• 小刀受伤了
  • 点击:5580评论:22019/05/27 17:59

子安说,小刀受伤了。

我问他,受的什么伤?怎么受伤的?子安不说,只说,想知道的话,去看看他吧。

小刀和子安都是我的同学。我们三个一开始都在深圳打工。虽然不在一个地方,但时不时地会聚一聚,一起吹吹水,聊聊女人和人生。小刀常说,他的理想是浪迹天涯,行侠仗义,把所有看不管的人,比如贪官恶霸通通干掉,还一个和平和谐的世界。我跟子安总笑他。子安会说,有本事你干过我再说!结婚以后,子安做了上门女婿,去了成都。我跟小刀继续留在深圳一直为深圳的改革再出发而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前年,小刀被妻子叫回老家做生意。而我,因为父亲身体不好,最近也被迫“遣返”老家。

既然我在家,而又知道小刀受了伤,没有理由 不去看看小刀。于是,我决定去看小刀。

小刀原本跟我是同村,两家相隔不过三里远。上小学时,因为小学就在小刀的院子后面,所以上学的时候,我经常去他家或者子安家玩。有时放学了,直接在小刀家蹭饭吃。那时谁家都穷,有的连饭都吃不饱。不过小刀的父亲母亲从来不会因为我在他家蹭饭而讨厌我憎恨我。他们都很喜欢我。因为我是班长,成绩好。做父母的看到自己的孩子跟成绩好的在一起玩,自然是高兴的。吃完饭,我、小刀和子安就上山去砍柴,然后回来一起写作业,玩游戏。天快黑的时候,我才背着柴和书包回去。中学要去镇上读。那时,小刀和子安经常在路口等我,然后一起走十几里路去镇上上学。放学后,一起去学校后面的煤矿上捡煤渣。捡了煤渣回家,就不用上山砍柴了。不用上山砍柴,就有时间读各种书了。小刀喜欢看武侠,子安喜欢看言情,而我喜欢看文学名著。那年月虽然不像现在哪里都能搞到书,但他的路子总比我广,总能搞到我喜欢的书。

如今,小刀已经是城里人了。去看小刀不能像上学那时,抬脚就到了。

关于做城里人,并不是小刀的初衷。他总跟我和子安吹水说,虽然在深圳打了那么多年的工,总觉得城里做什么都方便,交通也好,住在大城市也体面,但我真心只想在乡里住。乡里空气多好,环境多好,人情味多浓,想去谁家去谁家,想说什么说什么。我总说他是故意在我们面前显摆,得了好处还卖乖。他又说,兄弟,我说的是真心话。住在城里有什么好?每天只能窝在那个80平方的小屋里,除了妻子孩子,就只剩下电脑电视和手机了,连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找不到。跟邻居讲话还有千小心万小心,生怕说错话得罪了人家。

我说,你也可以行侠仗义,闯荡江湖啊。

他说,哥哥,行侠仗义只是个梦,闯荡江湖也只也想想,挣钱养家培育后代才是要紧事!

他说的有道理,所以我不跟他争。

去县城就要先去镇上,只有镇上才有通往县城的车。

去镇上呢?没有公交车,我自己也没有摩托车,所以只能将就去镇上办事的人,搭他们的便车。可这天我的运气跟天气一样不好,没碰上去镇上办事的人。所以我只能一个人慢慢地走,边走边等边望,希望后面突然冒出一部摩托车来。

一直走到小刀的院子,还没有车出现。我就想,真他妈的该买部车!有车多方便,想去哪云哪,不用将就人。可惜,我的钱都被我……

小刀会不会就在村里呢?我突然这样想。

我决定去看小刀的时候,想过给他打电话的,但最终还是没有打。因为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我就朝小刀的“娘家”走去,希望能在那里看到他。如果他在村里,我就可以免去走十几里路的痛苦了。

小刀的“娘家”变化蛮大的,院子虽然比较冷清,但很有时代感。原先这个院子跟我们院子算是整个村最穷的了,清一色的土砖屋,有的甚至还是老式的木结构屋;而如今,清一色的红砖屋,甚至小洋楼。偶尔看见一座土砖屋或老式木结构屋,也是破败不堪的,四周或墙壁上或屋内或屋顶都长满了野草,好生凄凉。正是这处凄凉的“绿色的历史”,给人以强烈的时代感。印象中,小刀家住的也是土砖屋。多年不去他家伸脚了,看到眼前这一派新的景象,我有些迷茫了,不确定哪座屋是他家的。后来问了一位老伯才确定,我右手边那栋二层楼房便是小刀家。据说,这原是他父母给他准备结婚的房子。而现在,住着的却是一对孤独的老人。

叔,小刀在家没?

小刀的母亲不在家,屋里只有他父亲。望着曾经声如洪钟身壮如牛、如今瘦如干柴精神恍惚的刘叔,我喉咙里像堵了冰块,同时感觉眼里突然有一种力量在冲击。问完这句话,我把头转向天花板,继续说,叔,你好能力啊,砌了这么好一座屋。

刘叔拿眼定定地望着我,脸上想表现出一丝惊喜,又怕是某种惊吓而紧紧地收着。显然,他没有认出我来。

这不怪刘叔没眼力,是我不孝不敬不亲故人,我嘴上跟小刀称兄道弟,算算却差不多有十年没来看他一眼了。

叔,是我,小杰,小时候讲话口吃的那个杰仔!想起来没?

我担心他耳朵也不好使,所以声音稍微显得有点大。我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屋里似乎有了回音,我听着自己的声音都觉得有些可怕。

哦,小杰哦!你舍得过来哩!好多年没看到你哩,到哪里发财去了?

我啊,以前跟小刀都在深圳,最近老人身体不好,回来照顾他们。

杰啊,你有孝心,晓得回来照顾老人。……在外头发了财,是好事。不过要记得啊,再发财,也要回屋里来嘞!这里才是你们的根嘞!你们的祖公老子都在这片山上,在看着你,等着你!……你千万莫学安仔的样啊。他是发了财就忘了祖公老子了!……

原以为刘叔有些老年痴呆了,见了我以后,却精神起来了,声音也如记忆中那般洪亮,嘴里像放炮仗一样响个不停。我听得很开心,仿佛在听自己的父亲跟我讲经书。我父亲若是有这般精神该多好啊。我没有打断他,让他继续讲,我坐在旁边静静地听着,一边礼貌性地微笑着点点头,表示我在认真地听或者认同他说的话。

讲到子安时,我心里突然像被电击了一样。刘叔怎么会这样看子安呢?虽然我觉得刘叔对子安可能有些误解,但我不想提子安的事,我只想问小刀在没在家。

小刀?我哪里晓得?你看我屋里有这个人么?我没得一个叫小刀的崽!刘叔一听我问小刀,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刚才那张兴奋喜悦的脸瞬间就拉下来了。

看来小刀是真的没有回来,而且可能跟他父亲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我没有告诉刘叔小刀受伤的事,我怕他嘴硬心软,然后因担心而操心,因操心而更加伤心。我望一眼外面的马路,心里虽然有些害怕吃人精力的路,但还是下决心:就算没有顺风车,走也要走到镇上去。小的时候能走,为什么现在不能走?现在水泥马路通村了,难道脚还要跟着贵气起来吗?

告别了刘叔,我便起身继续往镇的方向走去。只有前进,才能解开谜底。

走在路上,我在心里问小刀,兄弟,你若真住在乡里,也未必会这家坐那家坐吧?现在家里的年轻人都出门打工了,剩下的不是老头就是小孩子,去别人家里找谁玩呢?除非找我。前提是,我要在家。对,我在家。他知道我回来了。他也说等不忙的时候就回来找我喝几杯。我等着呢。我说。可是我眼珠子都盼出来了,也不见他回来。有位哲人说过,山不过来我过去。我也起了好几回的势,担心他忙,或者有段日子没见了,怕我们之间的那种无间的情感不再浓烈了,去了反而会坏了彼此心中的美好,所以一直也没有去成。这回,得知他受伤了,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去了,而且打着“关心”的招牌。

这条路我有些年头没有走了。在深圳工作的那些年,虽然也偶尔回一趟,每每回家必然是要经过这条路的,但自从出了家门,真正地“走”,怕还是头一回。一个人走在这条熟悉而陌生的路上,应该是有万千感慨的,但实际上我一点感慨都没有。我脑子里只想着小刀,一直在猜测他到底受了什么伤,以至于子安不肯告诉我。

想着想着,我又想到他结婚的事,想到他说他不想当城里人的事。

奶奶的熊,你不是不想做城里人吗,为什么还要去城里住?当真是有了老婆忘了爹娘了啊,现在连你父母都不要了!肯定是有一阵子没回来看二老了!不然你老爸也不会那样!你要真住在乡下多好,我也不用吃这个苦了啊!

我一个人一边走一边生着闷气。

很多事,不是你不想就不会发生的。正如小刀不想做城里人一样。他不想,但他的妻子想。应该说,如果他不想,他的妻子便不可能是他的妻子了。因为结婚前,那个女人说了,想结婚可以,最低标准:在县城里要有一套房子。怎么办?如果是我,我会怎么选?小刀那么爱她,总不能说我不想做城里人吧?不想,可以啊,别想结婚啊!就算真不想,也不能说。为什么?因为你说不想其实就是在说,你没有这个能力!没有这个能力,人家凭什么嫁给你呢?哪家姑娘愁嫁?小刀当时肯定也很纠结的。总之,最后他还是投降了。他不顾父母反对,四处筹钱,在县城里按揭了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结婚以后,他的家就安在了县城。所以,乡下就成了他的娘家。

子安说,刀,现在咱哥俩是一路货了。

小刀不认同子安的说法。你是嫁出去的,我还是男人!言下之意,子安不是男人。

子安也不生气,只笑,说,你不懂。

我说,安老大,我懂你。

我怎么不懂他呢?父辈那个时代,只有女人才有娘家,男人哪来的娘家一说?哦,上门女婿也有娘家,比如子安这样的。而现在,无论男女,不管有没有在外面买房的,似乎谁都像是嫁出去的“姑娘”,家乡永远都是这些男人的娘家。比如我,虽然不像子安,也不像小刀,我是标准的“孝子”,但一年到头照样难得回家一趟,还不如我母亲回娘家勤呢。

说起来,我好像真的是大孝子一样,父母身体不好,我辞掉好工作回老家专门守在他们身边。实际上呢?我不是。我是没办法。小刀虽然和我一样,只有一兄弟,但他起码还有两个姐姐。而我父母只有我这一个种,我不回来谁回来呢?指望我妻子吗?用我母亲的话讲,婆娘永远是牛栏方——枓起来的。婆娘再好,也比不得我这个亲骨肉。实际上,我天天在盼,盼望父母的身体快点好起来。父母身体好转以后,我就可以继续投奔深圳了。那里才是安置梦想的最佳风水宝地。我不虚伪,我一心想做城里人。只是我不争气,手里有个钱就手痒。我一直在想,做不了深圳人,起码也要做个省城人,县城人!只是……

我又走了大约三里路,终于听到后面有动静了。我惊喜的万分。我立在原地,等那个可爱的声音向我飞过来。

近了,近了。

二叔?你去镇上啊?

这二叔不是我的亲二叔。我的亲二叔早年在煤矿厂出意外去了极乐世界了。他是子安的父亲。

小杰啊!啊呀,你是稀客啊!你好久回来的?

我们一个坐在车上,一个站在马路上,一人一句地讲了好些话。要不是天上又突然落起几滴雨,估计这个场景还要保持一刻钟以上。我上了二叔的车,他拉着我飞一般地冲往前冲。二叔年纪虽不小了,开起摩托车来,猛得像个小年轻。不比子安差!我心想。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家庭兄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别看了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6-04
  • 520周冠打赏43000,共计43000
  • 2019-06-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19/05/28 10:19:03
    • 分享到:
  • 故事一开始就以小刀受伤蒙上了神秘色彩,结合城乡尴尬的现状,跟着作者一步步解开谜底。小刀受的伤,也是常常环绕我们耳畔的家长里短,看到这里,作为读者的我有点小失望了,但结尾小刀的死亡,画风一个急转,却让我很满意。在我看来,作者是借小刀的死来刺激杰仔改变,学会接受不喜欢,是一种成长的方式。
  • 谢谢老师精彩好评。问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文学路上的学生。
  • 文学路上的学生。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5
  • 45004
  • 130
  • 19280
  • 相较于往常,今年的“睦邻文学奖”更热闹。个人认为,原因有三:一是,充分发挥“传帮带”作用,扶持鼓励文学新人。该举措招惹来一群新面孔,为邻家注入新力量,增添新活力;二是,主办方不断为我们提出新的命题,例如“发现马峦”、“70�40计划”,等等,命题作文有效激发写作兴趣,丰富写作题材;三是,值班工作人员及时送上热腾腾的“盒饭”,这一福利不断烘托“读”、“写”、“评”良性互动的氛围。

    黄元罗“70·40”:我们的拓荒记

    2019/8/20 13:20:42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小林兄的文字之途,起步艰辛,但一路走来,也充满了风景、花朵与阳光。喜欢文学的人,总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他一手抓物质,一手抓精神,两手都不闲着,两手都要硬。这样的人生,是相对平衡的,常将明月照金樽,胜于污淖陷渠沟。世界太大,每个人只能守护属于自己的那一方园地,只要经营好了,也就无憾了,“因为我认真地生活过”,这就够了。

    笑笑书生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0 11:33:14
  • 你把生活看在眼里,揉进心里,渗进诗里。生活里的诗,诗里的生活,都是那么厚重,这从首长诗里看到芸芸众生,看到世界的角角落落。

    平溪慧子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0 11:03:04
  • 读罢,感同身受一词自动跳出来,眼睛里有点潮。我和小林兄年龄差不多。我晚一年参加高考。那时挤独木桥,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第一年,我们班一个也没考上。后来考上的,都是通过复课。文学爱好,是我们的共同点。小林兄提到的《业余作者》,也曾发过几次我的习作。在深圳谋生后,大概是2000年,有一次,我在书摊上看到一本《江门文艺》,上面刊登了我的习作,那种惊喜与激动,亦如小林兄看到自己的的作品发在《大鹏湾》上一样。

    淘书乐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0 10:52:29
  • 读老段的“作文”:放心——他很少留下破绽,出现硬伤;他的文字,都能保持相对平稳的水准。这篇也一样。几个人物的生活交集与感情纠葛,占据了他们人生的核心部分,他们相互纠缠,撕扯,伤害,损耗,生者如死,死者如生——即使是一个骨灰盒,也仍然在影响着他们的人生。“所有的欢愉都注定有一个悲凉的结局。”所有的空中花园都是没有根基梁柱的,漂浮在空中,一推就倒,一戳就烂。老段把人生写得如此悲凉和绝望,真是个狠角色!

    笑笑书生空中花园

    2019/8/20 10:48:04
  • 石头的耐心足够辨别人间。我开始大量她 第二页第四句,应该是打量她吧。 很久没去过八卦岭了,这回跟着诗作者神游一次八卦岭有一种别样感觉。

    悠悠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0 10:47:43
  • 曾经苦过的就懂得生活的不易,比方:父亲,他总是关注生活在困境中的人。虽然作者所生活的年代及生活的处境远远超过了父亲那时的年代,但遗传了父亲血脉里善良的DNA分子,以及小时候那刻在骨子里受过的痛疼。浪人就是曾经的父亲、街头的流浪者以及过去的自己,只要看到那现象便想到过去的父亲及自己的影子,引起读者内心的颤栗。

    红红的雨浪人

    2019/8/19 20:02:46
  • 空中花园:没有了实实在在的东西,一切都是虚幻。比方:健康没有了,像猫猫一样,什么都不是自己的了,宝马也好,几套房产也罢,仅一个骨灰能代表她了。平时听人常说的一句话,贫贱夫妻百事哀,但太有钱的把生活也是过得成一团乱麻。在深圳这个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里,通过老段的小说,让我看到了有钱人的烦忧,婚姻的不幸,便是人生的最大的不幸。或许真是平平淡淡才是真吧。

    红红的雨空中花园

    2019/8/19 17:04:22
  • 听过最多的段子,就是段先生的段子。又黄又辣。当然,段先生牛的不只是男欢女爱的段子讲得好, 小说也是一流,虽然其中少不了激情四射的场景。只是,段先生的这场情爱演绎有一个悲凉的背景。最要命的情爱就是这样吧——镜中花,水中月,却为此耗尽一生。 这种婚姻在现代社会里,并不少见,多少中年男女在其中度日如年。可是,又无力逃离。

    小宇空中花园

    2019/8/19 16:52:00
  • 喜欢看这样的故事,每一个大小人物都鲜活无比,谁也不知道这些大小人物,在下一段里会有怎样的人生际遇。揣着揭开面纱的“目的”,就会有一直读下去的冲动。有故事的人,是幸福的人,尤其是爱好文字的人。这些生活中,经历的事,遇到了人,他日的某刻,跃然笔下,就成了永远的存在。 生命,因为这些存在而深刻。

    小宇下梅林上人

    2019/8/19 16:41:32
  • 雨夜里的醉酒,加一段偶遇,代驾男和瘦女人猫猫,没有太多的铺垫,粗暴而直接地介入了男主的生活,把男主本来就一团乱麻的生活搅得支离破碎。最终代驾和妻子去了西藏,猫猫呢,唯一的愿望没有达成,成了一个骨灰盒,这个过程,没有人能引起我的一丝同情。世界在作家眼里是一团糟糕的。作为读者,完成这样一次阅读,也如台风过境一样凄凉,难以述说的五味杂陈。。。。。。

    曾楚桥空中花园

    2019/8/19 16:38:07
  • 这是一篇反映都市生活中年男女情感的小说,读来令人叹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老段却写得有滋有味。无论男女,当婚姻难以为继,其实任何人的任何决定都无所谓对错。人有七情六欲,何况是中年男女,还生活在深圳。作者没有选边站队,没有刻意批判谁,似乎所有结局都没有结局,任何选择都在情理之中。空中花园,如空中楼阁,写的就是中年男女虚无的情感和难以把握的人生。

    梦蝶空中花园

    2019/8/19 15:43:29
  • 随着城市不断的改革创新,有的人急流勇退,回去故乡。有的人随着工厂撤退,而离开深圳,转到离深圳较近的一些城市工作。坚持就是胜利,有梦真好。你的梦想是你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在深圳的每一个日子里,都离不开心中的已经树立的目标。梦想,梦想需要努力,梦想成真还需要脚踏实地去做事。梦想不会忘了勤恳,上进的那个人,有付出就有收获。为你有今天的收获而开心!

    梦蝶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19 14:35:26
  • 看完了,很消沉。主人公一度卑微到尘埃里。如果单身时期只是平凡的姑娘,婚后就是一颗渺小的尘埃,可有可无,无爱无痛,无声无息。是她不善管理婚姻吧,出了问题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一味迁就,一心只为儿子而丧失了爱的资本。

    放学别走木子的心事

    2019/8/19 14:23:11
  • 认识荣姐,是在第一届的草根赛。荣姐对文友非常热情,忙里忙外的身影,穿梭在人群中,给熟悉和不熟悉的文友拍照。介绍自己,也介绍文友相识。荣姐在邻家网的付出有目共睹,给不认识的文友写评,评论文章态度和蔼,意见中肯,更多时候,有鼓励,有支持,更有爱护!荣姐,是邻家网的亲人,是邻家网的荣姐,我们向你学习!

    梦蝶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2019/8/19 13:42: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