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野
  • 点击:27878评论:42019/06/05 13:34

天恐文章浑断绝,

再降贾岛在人间

—韩愈


1、孟郊祠


镭射影厅在深夜贩卖着港式娱乐

绿皮火车的汽笛,搬运着身体

他们连接着很多个城市,风物

和不为人知的习俗。九十年代

狂飙式的突进,为人们遗留了

一座祠堂。那时并没有如此多

老年人跳着广场舞。只有少数几个

在修练太极。这种古老的运动

和祠堂里的老人一样,被加入

怀旧情愫的色素。喂养着少年


衰老的故事正在上演。被镌刻的诗句

是东野先生传奇的终审判决书。人们

习惯于在温情的词句中剔除苦吟的喉结

给他加上感恩的外衣。让他在异地的墓穴中

不会因风霜而无法怀想英溪的清泉

让他通过弱水,泅渡回第一声啼哭

发生的地方。那被宿命论刺穿的悲凉

仍在为他陪葬。一座祠堂的竖起就能遮盖

生命的阴影么?它的雕塑以沉默的姿态

回应这种可能性。直到日暮仍无法解答


十年后,我曾想制造应景的新闻

在母亲节当天,让离别的母子重聚在祠堂

用这动人的场景。去捂热在时代中冷却的

母子情。而我将动用汉字的象形意义

制造在场的煽情。这究竟是为了唤醒

内心感恩的幼狮。还是让我成为

制造话题的猎犬?我终于割掉自己

敏锐的鼻子。不再为这捆绑的意义

送出无妄的助攻。当我停留在被荒废的

大殿之中。金色的光芒似在成为泥塑

新的法器:如果它仍未照亮母性的意义

我们将何以面对乡贤吟诵的深情?



2、长安


那日,在长安的帝国斜阳中你策马走过

被灯笼统治的夜幕。新晋的进士分布在

各个酒肆之中,享用着春风带来的蹄声

很少有你这样的年长者,仍在为功名书写

人生的楷体。用它的周正弥补偏离的仕途

总有风暴会带来新生的嫩芽。苍翠的敕令

将塑封怀才不遇的过往。翻新的朝服

将不再是母亲的手笔,御赐的恩典将废黜

先前的厄运。你将在飞抵武康的家书中

在韩昌黎贺信中,取出被喜悦熏染的词语


那是给母亲最好的祝福。让每一根针线

都能缝起赴考的意义。在京城的明月中

被风霜撑破的旧衣。仍在客栈中闪烁着

异色的光芒。被江南的春晖造就的织物

在贡院夜晚的倒春寒中,曾用暖流抵御

随西北风南下的病菌。在落花的阵仗中

它又将用一抹黯然。为彩色的世界注入

性冷淡的镇静剂。否则旋转的首都将

变成醉生梦死的勾栏。再没有清醒的时刻引领

你远离群氓,固然他们也来自于母亲的子宫


看榜的日子是浮生的眷顾。冷去的功名

在短暂的欢愉过后,仍将瘦弱地进入

编年史的旮旯。安史之乱曾在你的幼年

瓦解盛世的欢愉。悲剧性的关照

在大团圆的东方,用希腊式的元素

完成自己的实验。一朵溧阳的流萤

灿烂地捕捉周边的山水。在诗句中

未被完成的乡愁。将在阌乡划上

真正的休止符。那时候墓地上的草丛

将攀附上所有被照亮的人心。可怜此地

并没有读懂你的悲苦:高堂的白发

仍在烛照远游的路途。砥砺时刻

终究不过是昙花的睫毛,最终被

死亡剪去。化为被烟云吞没的气体



3、北京:周江林


在望京被夜色麻醉的酒吧。羊肉被

啤酒浸泡后变得疲倦,它不再执迷于

草原和牧场。此刻它只想快速地到达

食物终点站:在往生的道路上

它将再一次寻找故乡。而人类没有

这样的快意。在对面坐着的诗人

他的发际线已经溃败。迷人的江南

仍在他的唇齿间波动。像摊开的水墨画

而他舌苔的笔痕,在卖力地挥舞

尤其是八十年代,他和潘维共同经营的

液体江南。成为他意念的墨汁

在渲染中,他返青的发色在京城

化为及时雨。补充着缺水的人生


纵使声色的欢愉覆盖童年的阿娇

纵使犬马的劳顿囚禁少年的意志

他仍在抽取明月带来的喟叹。用夙夜的

酒席中残留的记忆,变成句子拯救

被推土机的酸性腐蚀的风貌。县城的搬迁

让这一过程变得迟滞。卡带般地保留着

那些日子。摆渡而来的诗友仍能在今日

再次看到旧居中他狂狷的手势。在比划中

一个久居外乡的人,为没有出走的诗友

保留原乡本真的特质。这一刻他带着

记忆的母性,为大家缝补缺失的黑白岁月

当他在暗房,漂染出底片上展示的过往

羞于启齿的部分往事。又成为想要PS的对象


那些印着单位名称的旧信纸,有着

粗粝的红条。那些被束之高阁的心事

在灰尘中被解救。当英雄牌钢笔炮制的汉字

又在阳光中展览。这也将成为一种三春晖么?

在春节短暂的晾晒,是它们一年中的例外

和鹊桥有着同样的功效。在此之后

它又将被一张车票打包进钢铁的坐骑

千年后的都城,已东迁至遥远的燕赵大地

盛唐的花钿,重新爬上岁月的额头

而在他望京的家中。已对家乡关闭了

辨识的软件。液体江南并没有被快递进京



4、深圳:赵俊


如果是唐代,移居深圳的我必须

称之为谪居。瘴气弥漫的南国

将会荼毒我的一生。如果在那时

带着母亲踏上路途,不孝的污名

将变成箭矢,射穿我人生的盾牌

可在当代,鹏城已成为弄潮的名词

青年们让它成为铠甲。对抗着离乡

衍生的孤独。当我走在深南中路

成片的芒果树突出着自己的南国身份

和江南保持着克制的距离。在汉语里

它们一直和地理学一样,保持着

偏居一隅的习性。在典籍中它们偶尔

出现在流放者的诗篇。瞬间又在

死亡或回京的喜悦泡沫中消弭


在深圳,经常有朗诵者动用真气

去演绎东野先生的诗篇。而每次我都要

向他们贩卖他的生平。他是如何地在

人生三大悲的泥沼中走出。穿越汉诗

幽暗的森林,变成你们眼中的原木

搭建乡愁的宫殿。我必须将丝绸的荣耀

复制在此地的寻常街巷。纺织虫豸的温暖

度过此地少有的冬夜。那些女红的技艺

已年久失修。一双封建的手已不能左右

现代白领们敲击键盘的频率。在此地

人们成长为母亲,将他们的孩子送往

全球的任何角落。除了携带宋朝

才出现的交子。再不需要一件母亲

缝制的衣衫,去对抗寒流和异乡的孤独


我以旁观者的身份,指挥着他们的乡愁

我并不知道,自己永恒的孤独中就镶嵌着

故乡缺席的那一部分。在我更小的时候

母亲曾在缝纫机上,续写过唐诗的传奇

而在少年后,她将一切交给裁缝领养

这并不能阻止在夜深时,她对冬夜的想念

冒着风雪而来的水乡女人,是她的母亲

她会在双宫茧布下的白色迷幻阵中,找到

正确的纹理。那时候她只是离家几公里

就酿造了乡愁的原浆。而此地远去千山

她的梦是否会和我发生重叠。在对家园

永恒的叙说中,她是否也曾想到

我们从莫干山搬出后租住的房屋

就在孟郊祠的隔壁,这是否预示了

别离的发生,在大殿中的眼睛曾

向我们投来一瞥,以神力让我们也尝试

背离家乡的滋味,只是他并不不知道

我有异样的决心,即使离乡也要母子同往



5、普罗维登斯:王华儿


像剪刀手爱德华一样,你开始修剪

别墅花园中的杂草。忍冬花仍在

招惹着面临绝路的蜜蜂。除了肤色

你像个普通的社区公民,在这里打理着

生活的一切,成为合众国的一片枝叶

如果再生长出去,你就能看见东海岸的阳光

穿过花园的地心,就能到达武康河滨公园

那里站立着东野的雕塑。他的诗句

一直是灯塔,引领着你归航的船队

有一次你穿越地表覆盖的水,进行

环球旅行。以这样的方式将自己回到

母亲的皱纹中。像东野先生一样

仔细端详那双平原的女性之手


也许这是个隐喻。用水流走向终端的方式

你完成去国还乡的转身。并没有人要求你

交出地图和指南针。断送再次远行的桅杆

在遥远的国度,唐诗被封存在母语的密室

封条中贴满遗忘大师书写的符咒。电话里

母亲的乡音变成霓裳。将故乡的消息运往

唐代诗句从未征服的地方。你时常迷恋

庞德和斯奈德的改写,他们在英语的汤匙中

加添着汉语的蔗糖。在咖啡的基础味道中

增添了调配者自己的表达。在游子的精神脾胃

这是意外的惊喜。像那包带来的泥土同时

养活了两地的植物。让你得以饱足


而这一次,母亲的讯息将从地域的限制

变成生死的相隔。女性的双手已化为

被木头囚禁的粉末。故乡的意义在那一刻

变得轻盈。脐带和母乳建立的秩序

已随着死亡通知书而部分瓦解,你站在

北美的花园里怀念母亲,和站在江南

某座空房并无本质区别。逝去的风景

可以在照片中找回。而现实的地理学

正在被人类的双手所改写。当你再一次

回到母亲的墓前。一束鲜花就是永恒的祝福

仅仅是祝福,并不能像母亲的手艺一般

为游子抵抗寒风,虽然她并不知道

那些季候风从何而来,也许仅仅是

一片树叶的颤动,或是海怪的咆哮

而此时,你只能借助于异国的壁炉



6、母性归来


我曾编辑过以你的名字命名的校刊

在校歌的吟唱中。你的诗句又一次

展览给众多的耳膜,却未必能进入

每个人灵魂的沟壑。拯救人们

被浮华猎杀的生活。被误读的你

一直在敲击着阅读者。你被铭记的

是被脸谱化的温情。那些吟诵者们

根本无暇复述你的厄运。韩昌黎为你

写下的墓志铭。成为你入殓的通行证

这像你身后的江山:由盛唐的暖色调

转为阴郁。富庶的江南在横征暴敛中

被酷吏的犬齿咬出鲜血。洗濯着夜色  


《织妇辞》连接的是,身后无数个

可能成为你母亲的人。很少有人读出

你曾想化身为所有人的儿子。为她们在

被亏欠的世代命名,为她们的怨恨加入

你行军令一般准确的词语。在每个

痛哭流涕的夜晚。年少丧父的你授予

每个女性无上的权柄。他们一边读着你

写给母亲的诗感动莫名,一边又在加害

同样的女性。就算你寄情于溧阳的山水

你依然用冷色的诗句,在为薄情的时代

加添自己的诅咒。你的咬合力并不是

立竿见影。却持续地拖曳着被伤害的山水


很多人将忘记你暴毙的夜晚。你成为

那个时代露阴癖的佐证:无人知晓

叹息的灵魂被召唤。一具皮囊成了

客居地的累赘。多年后人们保留你

故乡的枯井,像是地方考古学的神龛

又被加添了香火。而当时你的尸骨

冷却在异乡,作为野地磷火的楔子

将照耀那些离开家乡的学子。直到

母性的光芒烛照在新世纪的祭坛

再没有人喝令别人的母亲,只要她

愿意用织物为孩子驱赶素色的山水

手中的针线,将化为飞向孤独的暗器

  • 1
  • 2
  • 3
  • 4
  • 关键词:故乡、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5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5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4
  • 刘洪霞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刘洪霞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3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6-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由历史的虚无走向当下的现实,追溯源头连接现在,交错的时空牵引出乡愁的线头,思绪跳跃性强,却有主杆为中心向外扩射,诗意的叙述放在历史的背景里,纹理质感因而增加了它的厚度。这组诗有诗人直接的陈述与抒情,蒙太奇镜头转换的景与人交织出现,通过客观形象和意象的呈现,画面感时空感深邃悠远,有着现代诗歌的暗示性,含蓄深沉。
  • 回复
  • 每一首诗既独立存在,有可以连缀成一个开放的大的文本去看待,因为相同的意象在每首诗中重复出现。诗歌表面写游子乡愁,深层意蕴是在追溯历史,讽喻当下,历史元素的加入,使得现代诗歌极具时空的纵深感,又增强了反思当下的深刻性。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9/05 17:38:14
    • 分享到:
  • 前几天在一个诗歌朗诵会临时朗诵了赵俊一首诗,发现他的诗歌很适合用那种起承转合的情绪来朗读。他的诗歌不是平面的,也不是完全跳跃的,失去逻辑的。他是一个阔大的平面体。东野作为一个“线索”,串联起所有篇章,而每篇似乎又像一步步微小说,或者微故事,这些微故事,与作者息息相关,甚至紧密相连。这样,所有文字就成了某种佐证:关于人生、命运、生存或死亡的探讨成了顺其自然的可能。
  • 特别喜欢最后一首,某种麾之不去的情绪在文字里,是缅怀,是喟叹,是伤感,兼而有之。正是这种发自内里的情绪流动,让文字熠熠生辉。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69600
  • 4
  • 580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