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野
  • 点击:1423评论:02019/06/05 13:34

天恐文章浑断绝,

再降贾岛在人间

—韩愈


1、孟郊祠


镭射影厅在深夜贩卖着港式娱乐

绿皮火车的汽笛,搬运着身体

他们连接着很多个城市,风物

和不为人知的习俗。九十年代

狂飙式的突进,为人们遗留了

一座祠堂。那时并没有如此多

老年人跳着广场舞。只有少数几个

在修练太极。这种古老的运动

和祠堂里的老人一样,被加入

怀旧情愫的色素。喂养着少年


衰老的故事正在上演。被镌刻的诗句

是东野先生传奇的终审判决书。人们

习惯于在温情的词句中剔除苦吟的喉结

给他加上感恩的外衣。让他在异地的墓穴中

不会因风霜而无法怀想英溪的清泉

让他通过弱水,泅渡回第一声啼哭

发生的地方。那被宿命论刺穿的悲凉

仍在为他陪葬。一座祠堂的竖起就能遮盖

生命的阴影么?它的雕塑以沉默的姿态

回应这种可能性。直到日暮仍无法解答


十年后,我曾想制造应景的新闻

在母亲节当天,让离别的母子重聚在祠堂

用这动人的场景。去捂热在时代中冷却的

母子情。而我将动用汉字的象形意义

制造在场的煽情。这究竟是为了唤醒

内心感恩的幼狮。还是让我成为

制造话题的猎犬?我终于割掉自己

敏锐的鼻子。不再为这捆绑的意义

送出无妄的助攻。当我停留在被荒废的

大殿之中。金色的光芒似在成为泥塑

新的法器:如果它仍未照亮母性的意义

我们将何以面对乡贤吟诵的深情?



2、长安


那日,在长安的帝国斜阳中你策马走过

被灯笼统治的夜幕。新晋的进士分布在

各个酒肆之中,享用着春风带来的蹄声

很少有你这样的年长者,仍在为功名书写

人生的楷体。用它的周正弥补偏离的仕途

总有风暴会带来新生的嫩芽。苍翠的敕令

将塑封怀才不遇的过往。翻新的朝服

将不再是母亲的手笔,御赐的恩典将废黜

先前的厄运。你将在飞抵武康的家书中

在韩昌黎贺信中,取出被喜悦熏染的词语


那是给母亲最好的祝福。让每一根针线

都能缝起赴考的意义。在京城的明月中

被风霜撑破的旧衣。仍在客栈中闪烁着

异色的光芒。被江南的春晖造就的织物

在贡院夜晚的倒春寒中,曾用暖流抵御

随西北风南下的病菌。在落花的阵仗中

它又将用一抹黯然。为彩色的世界注入

性冷淡的镇静剂。否则旋转的首都将

变成醉生梦死的勾栏。再没有清醒的时刻引领

你远离群氓,固然他们也来自于母亲的子宫


看榜的日子是浮生的眷顾。冷去的功名

在短暂的欢愉过后,仍将瘦弱地进入

编年史的旮旯。安史之乱曾在你的幼年

瓦解盛世的欢愉。悲剧性的关照

在大团圆的东方,用希腊式的元素

完成自己的实验。一朵溧阳的流萤

灿烂地捕捉周边的山水。在诗句中

未被完成的乡愁。将在阌乡划上

真正的休止符。那时候墓地上的草丛

将攀附上所有被照亮的人心。可怜此地

并没有读懂你的悲苦:高堂的白发

仍在烛照远游的路途。砥砺时刻

终究不过是昙花的睫毛,最终被

死亡剪去。化为被烟云吞没的气体



3、北京:周江林


在望京被夜色麻醉的酒吧。羊肉被

啤酒浸泡后变得疲倦,它不再执迷于

草原和牧场。此刻它只想快速地到达

食物终点站:在往生的道路上

它将再一次寻找故乡。而人类没有

这样的快意。在对面坐着的诗人

他的发际线已经溃败。迷人的江南

仍在他的唇齿间波动。像摊开的水墨画

而他舌苔的笔痕,在卖力地挥舞

尤其是八十年代,他和潘维共同经营的

液体江南。成为他意念的墨汁

在渲染中,他返青的发色在京城

化为及时雨。补充着缺水的人生


纵使声色的欢愉覆盖童年的阿娇

纵使犬马的劳顿囚禁少年的意志

他仍在抽取明月带来的喟叹。用夙夜的

酒席中残留的记忆,变成句子拯救

被推土机的酸性腐蚀的风貌。县城的搬迁

让这一过程变得迟滞。卡带般地保留着

那些日子。摆渡而来的诗友仍能在今日

再次看到旧居中他狂狷的手势。在比划中

一个久居外乡的人,为没有出走的诗友

保留原乡本真的特质。这一刻他带着

记忆的母性,为大家缝补缺失的黑白岁月

当他在暗房,漂染出底片上展示的过往

羞于启齿的部分往事。又成为想要PS的对象


那些印着单位名称的旧信纸,有着

粗粝的红条。那些被束之高阁的心事

在灰尘中被解救。当英雄牌钢笔炮制的汉字

又在阳光中展览。这也将成为一种三春晖么?

在春节短暂的晾晒,是它们一年中的例外

和鹊桥有着同样的功效。在此之后

它又将被一张车票打包进钢铁的坐骑

千年后的都城,已东迁至遥远的燕赵大地

盛唐的花钿,重新爬上岁月的额头

而在他望京的家中。已对家乡关闭了

辨识的软件。液体江南并没有被快递进京



4、深圳:赵俊


如果是唐代,移居深圳的我必须

称之为谪居。瘴气弥漫的南国

将会荼毒我的一生。如果在那时

带着母亲踏上路途,不孝的污名

将变成箭矢,射穿我人生的盾牌

可在当代,鹏城已成为弄潮的名词

青年们让它成为铠甲。对抗着离乡

衍生的孤独。当我走在深南中路

成片的芒果树突出着自己的南国身份

和江南保持着克制的距离。在汉语里

它们一直和地理学一样,保持着

偏居一隅的习性。在典籍中它们偶尔

出现在流放者的诗篇。瞬间又在

死亡或回京的喜悦泡沫中消弭


在深圳,经常有朗诵者动用真气

去演绎东野先生的诗篇。而每次我都要

向他们贩卖他的生平。他是如何地在

人生三大悲的泥沼中走出。穿越汉诗

幽暗的森林,变成你们眼中的原木

搭建乡愁的宫殿。我必须将丝绸的荣耀

复制在此地的寻常街巷。纺织虫豸的温暖

度过此地少有的冬夜。那些女红的技艺

已年久失修。一双封建的手已不能左右

现代白领们敲击键盘的频率。在此地

人们成长为母亲,将他们的孩子送往

全球的任何角落。除了携带宋朝

才出现的交子。再不需要一件母亲

缝制的衣衫,去对抗寒流和异乡的孤独


我以旁观者的身份,指挥着他们的乡愁

我并不知道,自己永恒的孤独中就镶嵌着

故乡缺席的那一部分。在我更小的时候

母亲曾在缝纫机上,续写过唐诗的传奇

而在少年后,她将一切交给裁缝领养

这并不能阻止在夜深时,她对冬夜的想念

冒着风雪而来的水乡女人,是她的母亲

她会在双宫茧布下的白色迷幻阵中,找到

正确的纹理。那时候她只是离家几公里

就酿造了乡愁的原浆。而此地远去千山

她的梦是否会和我发生重叠。在对家园

永恒的叙说中,她是否也曾想到

我们从莫干山搬出后租住的房屋

就在孟郊祠的隔壁,这是否预示了

别离的发生,在大殿中的眼睛曾

向我们投来一瞥,以神力让我们也尝试

背离家乡的滋味,只是他并不不知道

我有异样的决心,即使离乡也要母子同往



5、普罗维登斯:王华儿


像剪刀手爱德华一样,你开始修剪

别墅花园中的杂草。忍冬花仍在

招惹着面临绝路的蜜蜂。除了肤色

你像个普通的社区公民,在这里打理着

生活的一切,成为合众国的一片枝叶

如果再生长出去,你就能看见东海岸的阳光

穿过花园的地心,就能到达武康河滨公园

那里站立着东野的雕塑。他的诗句

一直是灯塔,引领着你归航的船队

有一次你穿越地表覆盖的水,进行

环球旅行。以这样的方式将自己回到

母亲的皱纹中。像东野先生一样

仔细端详那双平原的女性之手


也许这是个隐喻。用水流走向终端的方式

你完成去国还乡的转身。并没有人要求你

交出地图和指南针。断送再次远行的桅杆

在遥远的国度,唐诗被封存在母语的密室

封条中贴满遗忘大师书写的符咒。电话里

母亲的乡音变成霓裳。将故乡的消息运往

唐代诗句从未征服的地方。你时常迷恋

庞德和斯奈德的改写,他们在英语的汤匙中

加添着汉语的蔗糖。在咖啡的基础味道中

增添了调配者自己的表达。在游子的精神脾胃

这是意外的惊喜。像那包带来的泥土同时

养活了两地的植物。让你得以饱足


而这一次,母亲的讯息将从地域的限制

变成生死的相隔。女性的双手已化为

被木头囚禁的粉末。故乡的意义在那一刻

变得轻盈。脐带和母乳建立的秩序

已随着死亡通知书而部分瓦解,你站在

北美的花园里怀念母亲,和站在江南

某座空房并无本质区别。逝去的风景

可以在照片中找回。而现实的地理学

正在被人类的双手所改写。当你再一次

回到母亲的墓前。一束鲜花就是永恒的祝福

仅仅是祝福,并不能像母亲的手艺一般

为游子抵抗寒风,虽然她并不知道

那些季候风从何而来,也许仅仅是

一片树叶的颤动,或是海怪的咆哮

而此时,你只能借助于异国的壁炉



6、母性归来


我曾编辑过以你的名字命名的校刊

在校歌的吟唱中。你的诗句又一次

展览给众多的耳膜,却未必能进入

每个人灵魂的沟壑。拯救人们

被浮华猎杀的生活。被误读的你

一直在敲击着阅读者。你被铭记的

是被脸谱化的温情。那些吟诵者们

根本无暇复述你的厄运。韩昌黎为你

写下的墓志铭。成为你入殓的通行证

这像你身后的江山:由盛唐的暖色调

转为阴郁。富庶的江南在横征暴敛中

被酷吏的犬齿咬出鲜血。洗濯着夜色  


《织妇辞》连接的是,身后无数个

可能成为你母亲的人。很少有人读出

你曾想化身为所有人的儿子。为她们在

被亏欠的世代命名,为她们的怨恨加入

你行军令一般准确的词语。在每个

痛哭流涕的夜晚。年少丧父的你授予

每个女性无上的权柄。他们一边读着你

写给母亲的诗感动莫名,一边又在加害

同样的女性。就算你寄情于溧阳的山水

你依然用冷色的诗句,在为薄情的时代

加添自己的诅咒。你的咬合力并不是

立竿见影。却持续地拖曳着被伤害的山水


很多人将忘记你暴毙的夜晚。你成为

那个时代露阴癖的佐证:无人知晓

叹息的灵魂被召唤。一具皮囊成了

客居地的累赘。多年后人们保留你

故乡的枯井,像是地方考古学的神龛

又被加添了香火。而当时你的尸骨

冷却在异乡,作为野地磷火的楔子

将照耀那些离开家乡的学子。直到

母性的光芒烛照在新世纪的祭坛

再没有人喝令别人的母亲,只要她

愿意用织物为孩子驱赶素色的山水

手中的针线,将化为飞向孤独的暗器

  • 1
  • 关键词:故乡、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6-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40600
  • 3
  • 450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入深圳记》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是作者走出逼仄的书斋,用眼去观察深圳的生存环境、风土人情,用心去感受人生的酸甜苦辣、世态百相,在此基础之上形成的真情实感。更难能可贵的是,组诗当中还深深透露出诗人某些担忧的意识,比如说深圳的高房价(含高房租)、底层人物对子女正确的教育方式的缺失,等等。

    黄元罗入深圳记

    2019/6/5 11:03:01
  • 谢老师是第七届睦邻文学奖首位参赛者,而我则是首位投资客。细细品读完该篇参赛作品,窃以为有三大优势:一是,题材契合大赛要求,是一篇有关深圳的社区口述史;二是,小标题起的非常好,足见作者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提炼;三是,对每一位社区工匠的概述,均遵循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用文学的语言来表达。

    黄元罗社区工匠•最美是你

    2019/6/5 10:45:40
  • 很喜欢读国华老师的散文。床头放着他的《街巷志》,睡前随便翻几页,觉得身子会变轻,心里充满温柔的忧伤,梦也会来得早些。这两篇文章同样具有王国华特色与品质,但也有不同。《在树上聊天》颇具魔幻色彩。树上与树下,是两个世界,一为红尘、江湖,一为心灵、精神。能上树的人是幸福的,他们拥有自己的秘密,不足为外人道。《地铁里的“他们”》写出了深圳众生相,他们逸出自己,停留在地铁中,各自鲜活各自悲喜——跟我们一样。

    笑笑书生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43:51
  • 昨儿国华兄告诉我,他今年不想当提名评委了,他是作家,他要创作,他想以普通作者身份参赛,特此告知。这有啥子不可以的呢?我们都是普通人,在评委岗位就是评委,在参赛岗位就是参赛作者,没有固定不变的身份之牵累,这太好了,太好玩了,为此,赞一个!

    深圳老亨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05:4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