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长
  • 点击:90914评论:32013/09/16 09:31
摘要:因为受拉长训斥上网倾诉,遇到知心好友,想不到的是,好友居然是现实中真心对待自己的拉长

 

拉长(zhǎng),阿朵翻阅了辞海都没有查询到这个词的意思,在网上也没有搜索到。最终在QQ聊天室里,一名自诩为拉长的“冷酷的人”(QQ名)的网友给阿朵一个答案:英文line(线)的中文谐音“拉”,指一个生产流水线的管理者。

 

原来如此!回想这几天的情形,阿朵的鼻子酸酸的,思绪拉得好长——

 

在学校当班长的阿朵今年考了一个三类大学,不愿去。要是搁在前七、八年前,在偏僻的鄂西小乡村考上一个大学生,那真是穷山沟里飞出了金凤凰。如今,山沟沟里出的大学生多了起来,不考上名牌大学,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山里人知道,大学在搞扩招,就算高考300多分就可以上一个什么信息技术学院读书。他们怎么也弄不明白:以前考大学像中状元,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如今,上大学像鸡窝里捡鸡蛋,很顺手。

 

阿朵决定南下打工。临行前,教书的父亲再三劝阻:不想上这个学校,还是复读一年再考不行么?阿朵坚毅的目光让父母的话显得很无力。为什么隔壁比阿朵大2岁柱子哥初中毕业后闯荡深圳5年多,能回家盖了小楼房?听说是一个模具厂的领班,每月工资有6、7千元,这可是阿朵父亲工资的3、4倍!为什么村上的喜枝姐、三国哥在一个三类大学毕业后,听说在广州求职时,几个月都没有找到一个像样的工作,现在在一家电子厂工作,工资比柱子的工资一半还要少?这两个问号总在阿朵脑海里盘旋,这是她决定早出去打工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不想拖累本不宽裕的家庭,何况弟弟刚考上县一中。县城的生活比咱乡村的生活要贵得多。3年前,阿朵考县一中差3分,父亲准备用钱买分让阿朵上县一中。县一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距离录取分在20分之内的考生都可以买分上一中,每分500元。阿朵坚决不同意,后来上了一个镇上的普通高中。父母从阿朵小的时候就知道她的执拗。

 

怀揣着柱子哥的通讯地址,阿朵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在深圳宝安找到柱子时,柱子说,他们厂只招男工不招女工。阿朵在柱子的指点下,顺利地进了一家电子厂,底薪1100元,包住不包吃,试用期一个月。

 

穿上灰色工衣上班报到的那一天,阿朵精神抖擞,车间在四楼,乘电梯上吧,阿朵想。于是站在电梯门口等着。电梯下到一层,阿朵正朝电梯门里走。

 

喂,小姐,你不能乘电梯,这电梯专门装货的。开电梯的人指着阿朵说。

 

阿朵不觉愣了一下,脸红红的,赶紧缩回了迈进电梯门的步子。

 

阿朵在爬楼梯时怎么也想不通:如果专是装货的也罢,可阿朵明明看见和她一起等电梯有一个穿白衬衣打黄领带的人进了电梯的呀,明明听见那电梯工在说,陈经理,您好,请坐。并把自己的胶椅递给了那个穿白衬衣打黄领带的人。准是那个电梯工睁着眼睛说瞎话,势利眼!

 

在四楼门口,门上醒目地标示:装配1拉。阿朵径直走到车间唯一的办公桌前,向一个胸前工衣上绣有“拉长”字样的大姐递上了上岗通知书。

 

新来的,不熟练,先练练速度,小娟,你把她带到拉尾打包装。拉长大姐指着正在拖货的一个员工说。

 

拆开纸板,用封箱胶封底,反过来,装拉上流下来的成品,再封口,一横两竖。小娟边讲边给阿朵做了一个示范。

 

就这样?比家里插秧简单!记得双抢季节,烈日炎炎,那二亩八分秧地总是母亲和阿朵在两天内完成。分秧,将秧苗顺指甲尖不深不浅地插入泥中,秧苗与秧苗之间的行距间距要整齐摆列,不能稀不能密,否则影响收成。初次插秧时,阿朵刚满八岁。母亲手把手地交,几年后,阿朵插秧的速度比母亲还要快,还要好。

 

想什么啦,快点打包装。小娟命令声把阿朵的思绪拉了回来。

 

拆纸板,装产品,封箱,阿朵机械地重复着。

 

天气热,车间的人也多,空气混浊。几只大排风扇呼呼作响。

 

不一会儿,阿朵已汗流浃背。吹一下风吧,阿朵直起了腰板,面对着风扇。

 

不要偷懒,新来的,快点!这样下去会影响整条拉的生产速度。不知什么时候,拉长已站在阿朵的身后。

 

难道我没有名字吗?这样吆喝。没看到我忙到现在!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饱汉不知饿汉饥!阿朵心想,可不敢发泄出来。有什么了不起的,就不是一个所谓的拉长!

 

2

 

一天下来,阿朵全身散了架。阿朵开始怀念起家里的日子。现在也快到了双抢的日子,那二亩八分地今年可只有母亲一人插了,够辛苦的。阿朵想到这差点掉出了眼泪。有什么困难也要扛住,千万不要被人瞧不起。

 

不就是拉长的几句训斥,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拉长为什么不干活,只是在那里指手画脚的?还比老师都神气!最起码,老师为学生传道授业解惑,而拉长呢?拉长是什么职位?她到底能拿多少钱?这是阿朵最想知道的问题。

 

在网吧QQ聊天室里,阿朵遇到了“冷酷的人”。

 

“冷酷的人”说,当拉长不容易,几十号人的管理,全靠她。

 

靠她?她做了什么事?就在那里指指点点。阿朵不解,用力地敲打着电脑键盘。

 

这个你不懂了。生产部只管下生产单,任务明确后,需什么电子原件,什么物料,配件多少,半成品多少都要一一核算,不能错,全靠拉长去分解,还要安排人员领料、入库。

 

这还不简单,不就是一个数字的分解结合?!阿朵的回车健显得干脆。

 

安排一条流水线的生产任务是很有学问的。为了产品数量、质量,谁坐拉头,谁坐拉中,谁坐拉尾,是一个很有技巧的安排,因人而坐,以老带新,以熟带生,还要掌握每个员工的思想动态,这个最重要。要是遇到生产新产品,要试拉,第一步干什么,第二步干什么……每一道工序做到既省工又省时,不走弯路,每一道工序的细节都要想到。“冷酷的人”解释道。

 

那拉长一个月能拿多少钱呢?阿朵问。

 

看什么样的工厂。一般的厂拉长的工资也就高员工的几百元钱;如果有一定规模的厂,大概可拿3千多元。

 

3千多!那可是父亲工资的2倍,也是母亲二亩八分地一年的收入。阿朵暗自羡慕。倏然间,一个念头闪现在她的脑海。

 

3

 

一拉的拉长叫田美丽。经打听,阿朵知道了拉长的名字。名字很美丽,人却长得不咱的,小眼睛,单眼皮,左腮边有一个红印记,那张嘴唇薄得厉害,活页一样灵巧,好像专为她训斥人而生。阿朵不止一次的这样认为。特别是她责备员工的时候,真像家乡骂街的泼妇。

 

然而,一些老员工却说,田美丽有她的“美丽”。在这家工厂打工已有13年的历史,是工厂最老的员工,她的厂牌编号是001,经过她的手所出的产品全部飘往大洋彼岸的美国。听说最为挑剔的美国佬客户在检验田美丽拉上生产的产品时,总是竖起大拇指连声说OK。田美丽所管的生产流水线是工厂10条生产流水线中最为出色的。田美丽的拉上的员工每月的绩效奖是全厂最高的,这是全厂员工最为羡慕的地方。阿朵开始觉得田美丽的“美丽”是因为质管部陈经理是从田美丽的拉上走出去的,也正是那天同她一起等电梯的那个穿白衬衣打黄领带的人。田美丽好似一座不可愈越的山峰,阿朵脑海里的那个念头又觉得遥不可及。

 

半个月后,拉长田美丽将阿朵分配到拉上打螺丝。打螺丝可是整个流水线上除了打包装以外最累的活了。打螺丝的锋批的力度要掌握得当,既不能打深又不能打浅,几乎如家里插秧一样。唯一与插秧不同的是不用弯腰。

 

阿朵学得也快,打得也快。坐在隔壁工位的欧小真总打不好螺丝,经常受到拉长田美丽的训斥:这样简单的动作都不会打,我的大姐,叫我如何说你。每次吼完后,田美丽又耐心地给欧小真讲原理,做示范。毕竟欧小真是从城市里走出来的下岗女工,今年35岁,是整个流水线上年龄最大的员工了,比阿朵早进厂二天。要不是现在沿海地区用工环境的改变,工厂哪会招35岁的做流水线上的普工。

 

看到欧小真难过的样子,阿朵熟练打好螺丝后,开始帮欧小真的忙,流水线恢复了正常的流速。

 

每天工作11小时,8小时正班,3小时加班,阿朵习以为常了。一个月下来,阿朵不仅试用期合格,还上了工厂的绩效光荣榜。并且领到了2500多元工资时,高兴极了,这可比教书20年的父亲的工资还高好几百元!当晚就给父亲打了近一个小时的亲情电话。

 

4

 

在看书呀,拉长田美丽稀客似地进了阿朵所住的集体宿舍,径直来到了阿朵的铁架床前。

 

哟,《安娜·卡列尼那》,世界名著,别看了,今天发工资,我请你出去卡拉OK一下,放松放松。田美丽夺下阿朵的书,拉着阿朵往外走。

 

稀奇!太阳从西边起。一向凶巴巴的人,今天怎么和颜悦色起来?还请我出去卡拉OK,是不是什么陷阱让我去钻?

 

谢谢,不去了,打工挣不了几个钱。阿朵口里这么说,心里可没这么想,推辞而已。为什么请客只请我一个人去?有问题!

 

今天我女儿被老乡从家里带来我这儿度暑假,想找人陪陪,我知道你读书多,见识广,想请你帮她指导指导一下学习技巧,不知你乐不乐意?我女儿很调皮,今年刚读完小学一年级。

 

原来是这样!阿朵暗自舒了口气,跟随田美丽来到了她在厂里分配的单间宿舍。阿朵看到一个扎双辫的女孩正在液晶显示器的电脑前看动画片。

 

甜甜,快叫大姐姐。田美丽对着女儿说。

 

大姐姐,甜甜那童真的叫声让阿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漂亮的小女孩!简直像年画上的小孩子!阿朵一下子和甜甜亲近了许多。

 

来到工厂附近卡拉OK室里,甜甜拿着话筒不放手,《采蘑菇小姑娘》《小螺号》一曲接一曲。看着女儿在唱,田美丽叫了一盘花生,一盘田螺,一盘烧烤,两啤酒,硬是要求阿朵“赏光”。

 

几杯啤酒下肚,田美丽的话多了起来:我念了一年的初中,父亲就患病离我们而去。母亲带着我们三个女儿生活得特艰难。作为在家里老大的我不得不辍学回家,帮着母亲干农活,硬是撑了几年。17岁那年,我随老乡来这里打工。那时候,找工作特别难,我个头不高,很多工厂不要。后来,为了进刚开的这家厂,我花了50元钱买了一条“特美斯”香烟送给了那个发登记号的保安,才让进的。那可是我最后的一点线,要是进不了,准会流落街头。

 

田美丽说到这儿,又呷了一杯啤酒。不容易啊!进厂后,我拼命地干活,得到了上司的认可,半年后,我当上了代理拉长,和我一起进厂的人,除了我,现在一个都不剩了。现在,每当我看到你干活的样子,就好像找回到了当年我的影子。阿朵,你可能不知道,你可是工厂开厂以来第一个在试用期内上了工厂的光荣榜的。好样的,我敬你一杯。

 

又一杯啤酒下肚,田美丽的脸更红了,那脸上的红印记显得特别耀眼。阿朵,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质管部的陈规陈经理你认识吧,他可是我的初恋情人。在我当拉长第二年里,陈规应聘到我的拉上当电子修理工,他是一个职业技校毕业生,我看他工作挺实在的,经常力荐他,还鼓励他参加自考,报名时,没有钱,还是我帮垫的,我们好了近三年时间,我们谈好了,等他拿到毕业证后,我们就结婚。当他拿到毕业证后,为了他有一个更好的工种,我甚至找到开这家工厂的香港老板。老板说看在我这个老拉长的份上,把陈规调到工厂质管部任技术员。没想到,陈规调走不出三个月,就和写字楼的一个人事文员好上了。我真是难过极了,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我的老厂长劝慰我,想想自己的亲人,好好过日子吧。我明白,我没有文化,人也长得不好看,和陈规相比,是有距离的。想通了,也不怪他了,人各有志。阿朵,听大姐我一句话,好好学习,有了真本事,走到哪里都不怕!

  • 关键词:
  • 分享到: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粱子16310积分 2013/11/19
    • 分享到:
  • 我也做过拉长,整天挨骂、、、、、、、、、、、、、、、、
  • 回复
    • 道长34860积分 2013/09/17
    • 分享到:
  • 丁丁老乡.你写拉长.我是道长.同为长字辈的.不顶你顶谁?
  • 回复
  •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拉长是个悠闲之人,自认高人一等,就不知天高地厚的使唤工人如牲畜。殊不知原来做拉长压力这么大啊,今天算是学习了。
  • 回复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170积分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100
  • 1
  • 170
  • 生活真是一个万花筒,啥事啥人都有,骗子的伎俩五花八门,让人防不胜防。骗子总利用善良之人的同情心,装可怜骗取财物。很多人都会像文中的“我”一样,被骗了一次还不长记性,还会接二连三上当受骗。没办法,这和本性善良有关,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可有时候面对骗子,不“上当”甚者觉得自己太冷漠。有时也很困惑,真正有弱小需要帮助时,很多人都會疑虑重重怕是騙子。我相信,善良的人一定会有好报,我,其实也是这类人。

    红月亮面熟

    2017/4/26 18:58:55
  • 我对美人夜翻书这个文友也有“面熟”的感觉。因为她给我打赏过,也给其它的文友多次打赏过。印象中,她的出现,是以投资者的身份出现的。读作者的这篇微咖,我更注重一个细节,微咖中的“我”为啥那么善忘。时隔一年的事,就不记得了。恰似在隐隐似寓:心善者,不求回报。生活中,我们会遇到耍花样的骗子,但有些可恶的骗子,台词和招术都不换,甚至选址还是那个地,只是换了个时间再来。善良,应该留给真正需要资助的急需者。

    吴春丽面熟

    2017/4/26 17:38:55
  • 我也曾听到过一位退休的老姐姐说,自己的孩子,能帮就帮吧。想必吕师傅也是这样想的吧,儿子大学毕业后准备在省城买房结婚,做父亲的怎么样也得支持一点。谁知,现在的房价昂贵啊,不是一个艺术人就能承受得起的。吕老连个首付都拿不出来!怎么办?为了孩子,豁出去了,蹲点街头,从事“卖字”的小买卖。但愿吕师傅的付出,能得到儿子的认可。从吕老到吕师傅,转换的是一声称呼,却也道出了以吕师傅为代表的老艺术家们的无奈心声。

    吴春丽吕师傅

    2017/4/26 16:33:24
  • 小说语言已经到达一定的高度,在平静的叙述上,能抓住人物的特征,触痛读者的灵魂,或者说拔动读者的心弦。小说语言最高巧的就是作者能将一个个字符掷向无数个读者,而能弹起读者的心弦。“一蹲就是一袋旱烟的工夫”简单的一句话中既传出人物个性,又传递出情节的发展。小说的语境到达这样的高度就具备一种音律,具有让人回味的内在力量。 而小说最根本是作者究竟关注了什么,在这一点上作者也在努力向更大的时空拓展。

    信安湖天稻秧

    2017/4/26 15:29:12
  • 这篇文章出现了零纪录的评论。我来是刷新这个纪录的。当然,我也阅读了刘学铭老师的文章,才提笔写这个评论的。阅读和写作,两者相辅相成,密不可分。从小学开始,学铭就嗜书如命,最喜欢唱本小说,比如,《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学铭在读书的时候,身旁总爱放着一只笔和一个札记本。多写随感,很能磨炼一个人的文笔。难能可贵的是,退休后,学铭一直笔耕不辍。热心地从事生态文明和低碳人生等课题的研究和创作。致敬!

    吴春丽感恩阅读和写作

    2017/4/26 8:57:07
  • 这是我刚来深圳打工的真实写照。开始都要查房,没有证件,当盲流处理。抓走,甚至劳教。这样的环境,很多打工者胆战心惊。过去了二十多年,我们回忆那段难忘的岁月,无不感到,这些事情就发生在昨天,就在眼前。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深圳的社会治安明显好转。千千万万的打工者,为深圳的建设付出了很多贡献,这些第一批打工人的经历,就是现在的打工者应该尊重和觉醒的。珍惜当前好的生活环境,为社会多贡献,实现自己的梦想。

    潮湿的梦血迹

    2017/4/26 6:54:40
  • 《风雪夜归人》题目富有诗意,文笔流畅语句优美,女人的心理描写形象生动。红杏出墙的她在宾馆不顾风雪寒冷,固执地等候她的情人,心急如焚发微信聊QQ,担忧他遭了不测。终究都是有家庭的两个人,这段婚外恋,男人先回心转意,一句“对不起,我已回家”,将这段见不得光的地下情戛然而止,所幸失去理智的她也将这段恋情画上句号,各自都回归家庭,感情重新归位。红尘之中,难免移情别恋,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婚姻且行且珍惜!

    红月亮风雪夜归人

    2017/4/25 21:06:39
  • 这是出自骨子的热爱,才有这么真挚的告白书!初识飞泉,是读他的诗歌。能连续两年拿下睦邻奖项,可见他杠杠的实力。私底下,我们有个交流群,叫“铮铮诗社”。虽然我很少在这个群发言,但这个群的信息,我许多时候都会抽空看聊天记录。关于文学之路,需要交流,有时候太封闭了得不到视野的开拓,多交流,多学习,还是能触动人的思维。欣赏飞泉对文学的坚守:与其怨怼,愤懑,还不如把时间花在阅读、写作及与志同道合的朋友的探讨上

    吴春丽葡萄入榨 ——进入睦邻两周年

    2017/4/25 16:47:52
  • 其实这篇文章早几天就应该发了,一直发不上去。今天终于成功发布,很快就审查通过,并得到费兄高额打赏并特别推荐。毫无疑问,邻家是我的起航站,是梦想放飞的地方。一直以来,得到了邻家诸多良师益友支持,也连续获两年奖项。却遗憾无以回报,只能发自内心地说点感想,真正地表达邻家带来的意义,也许这是对人生的有决定意义的。从这点来看,我与邻家是如此血气想通,宛若家人。再次诚挚感谢所有人。

    江飞泉葡萄入榨 ——进入睦邻两周年

    2017/4/25 16:28:22
  • 把女方父母的修养品质纳入考核儿媳的范围,感觉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父母的品质修养欠佳,子女能优秀到哪儿去呢?一旦品质被质疑,后患多多,甚至连累爱情,本文李倩的爱情就被连累啦。为人父母者,一定要注重自身的修养。当然,我们在评判别人这不对那不对,这不可那不可时也要审视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万不可闹出说人前落人后的大笑话!

    端柔握手

    2017/4/24 19:58:34
  • 当供大于求时,女工就变得一文不值。当家庭的贫困将经济压力都集中在一个女孩子身上时,当工厂层层盘剥暴力相向时,她只能被迫做出无奈的选择。手也乱,手又乱了,将她的心理矛盾简明扼要地道出,一声爹,更是包含着渴望的亲情和无尽的心酸。老板的好色无耻与女工的无奈委身,很具有代表性。 敲门时,阿文喊,李总,脱口而出的却是——爹!可改为:敲门时,阿文想喊李总,脱口而出的却是——爹!

    冰凌花第三次暗示

    2017/4/24 13:46:11
  • 当下,“城镇包围农村”所带来的阵痛类的文章可谓屡见不鲜,但又百看不厌。为何?因为它能引起共鸣!让刨了大半辈子的父辈离开农村就犹如那鱼儿离开了水。“被进城”所带来的不适,多半是心理上的,比如说因没有退休工资和医保,怕被儿媳或女婿看不起、城里铜墙铁壁式的规则及人情又让他们感到茫然……。怎么办?真心希望邻家的各位大咖们能拿起手中的笔为此构思出若干个能让千千万万的农家“老爷子”安居乐业的好创意。

    黄元罗稻秧

    2017/4/24 10:13:28
  • “我”的傻姑姑命运多舛,令人唏嘘不已,连孩子都嫌弃娘,其实这不是傻姑姑的错,她也是有感情的,她有感应自己的父亲命在旦夕,就一个人连夜赶路,为和父亲再见最后一面,好感人啊!父女情深,自己竟然也随父亲去了。另一个姑姑,是父亲的救命恩人,因为舍命出手救人,而变成了傻子,父亲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带着孩子去看望恩人,并让儿子问恩人叫姑姑。再一次为温暖的真情所感动!阿木编故事真是高手,向阿木学习并点赞!

    红月亮姑姑

    2017/4/24 10:09:47
  • 女人进家门了,一个声音响起,这是个表层上来自于外界的声音,我却将这声音看成是女人内在的声音。作者以她娴熟的架构故事的能力,创造出了一个合于逻辑的虚构人物形象,而这一形象在读者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对这这个女性更多是同情,当下的女性随着时代的潮流,不得不被“三个数字键”锁住了内心,这不上她的错,她也无力突围,她本来一切都依懒于老公,而老公在她内心的渴望中异化了。这一异化,也正是人类失去的。

    信安湖天数字键

    2017/4/22 15:58:44
  • 做“麻辣烫”式的串联,真不容易!怎么样也要给点赏金鼓励鼓励!赏月亮盒饭一个!串联费时又费劲,月亮有心,心里总装着邻家的文友,邻家的微咖作品。其实读文容易,精读难。要读透一个微咖作品,还是需要充足的时间。以老牛来说吧,他善在作品中挖“坑”,不容易读他的作品。出于对作品的尊重,有时候在解读上得反反复复地去读,才能通过多读达到渐悟的效果!月亮几乎读过近期所有的微咖作品,才能做出这么一锅色香味具全的麻辣烫

    吴春丽微咖名字串联:老牛买房记

    2017/4/22 11: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