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侵权的解读方式
  • 点击:391评论:02019/06/12 21:27

1

头天晚上喝了酒,还有点多,朱梦来回来路过公司门口时,好像看到曹正春那辆3个8车牌的奥迪停在那儿。等朱梦来的车靠近时,那辆奥迪却发动扬长而去。

朱梦来有点恍惚,这老曹到我公司门口是想干什么,也没太在意。

第二天,朱梦来起来有些晚,他洗了一个热水澡开始吃早餐。爱人毛小钰已经坐在桌旁,她刚给朱梦来盛了枸杞鸡汤,眼看着朱梦来日益消瘦,特意在早餐上给他大补。

“嗯,真好喝,这早餐还真得吃好点,早餐饱一天饱早餐好一天好啊。”朱梦来端起碗象小孩似的,喝了一口,直叫好,惹得毛小钰也是忍俊不已。

“清生,我家里有点事要10点后去公司,公司早会你就主持一下。”安顿好了工作,朱梦来放松心情,准备美美地享受爱妻给他做的早餐。

玉宇成家具公司大院里,苟清生正在召集全厂人员开早会,突然间听到公司门外人声鼎沸。这是怎么回事,他有点纳闷 ,保安去哪了,怎么外头这么乱。他正要打电话给当值的保安人员。就见五六个警官走过来,“你们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是我,发生了什么事情?”苟清生有些不明就里。

“你叫什么名字?”

“苟清生。”

“那好,你到办公室来,”为首的拿出个清单,“叫你们朱梦来也过来。”

“朱总还没来。”

“打电话叫他过来,我们这里有些情况需要你们配合。”

这时,门口保安走过来想跟苟清生解释。为首警官对着他说:“别说话,记住,所以人员只准进不准出,一直要等我们调查完。”

办公室内,已经有几个公安人员在拿公司的制度文件,有人走进设计室,收起资料柜里的设计图纸,并喝令设计师拷出设计图纸资料,设计师不愿意。那个为首的警官过来。

“大家配合下,我们是市局经侦大队的,你们公司涉嫌侵犯知识产权,现在是取证,这是搜查证,苟清生,过来签收下。”

接到苟清生的电话,朱梦来很奇怪,都已经说了要晚点过来,怎么还要催啊,说有公安过来了解点事,那好吧。和妻子打了声招呼,便上车往公司走。

这边苟清生一边按公安提供的名字叫人来办公室。来的公安把人分别叫到三个办公室,分头同这些人谈话。苟清生看到这份人员名单,见到都是从信致尊公司过来的人,心里已经明白了很多。

朱梦来正一心开车,负责厂区辖区的派出所朱警官打来电话。

“朱总,听说我们有很多同事在你们厂里,是怎么回事?路都给封了,只准进不准出的。”

“哦,”朱梦来保持着原有的节奏,“也没有什么大事,他们说有些情况要我们配合调查。”

“哦,那就好。”朱警官似乎放下心来。

“谢谢关心,改天过来坐。”收起电话,老朱已经反应过来,隐隐约约知道今天大概是个什么样的事情了。车头一转,不再往公司方向走了。今天的事情明摆着是暴风雨来了,他做出判断,今天的公安就是来抓他朱梦来的,再有就是来抓苟清生的,和这些从信致尊公司过来的人,不管他们有没有从办公室找到他们要找的东西,当然也许他们早就已经拿到了他们要找的东西,苟清生今天都会被抓的。那我这样不去公司,是不是我老朱害了他苟清生和那帮兄弟?啊,不对,就是我现在过去,他们抓了我,他们也一样还会抓苟清生和他们想抓的人的。

果然,玉宇成公司里,公安人员分头找过几个员工后,把他们叫到会议室里,不准离开。一边催苟清生,朱梦来怎么还没来。苟清生其实也已经知道事情的原委了,说着电话打不通,心里做好了被抓走的准备了。

那五六个公安将找来的文件资料、光盘等用纸箱打好包,让在场人员签字确认。完了看朱梦来始终未出现,也知道他不可能再来了,便叫来苟清生。

“请你和名单上的这六个人跟我们去局里协助调查。”

“你们这样会影响我们的正常工作的,”苟清生说,“再说,我们也要同我们朱总说一声啊,我们这些人都不是主要负责人。”

“你们这个厂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做下去了,还正常工作?”那警官终于原形毕露,“你们老朱自己不回来啊。我们总不能在这里一直傻傻地等着他吧。”

苟清生再没有话说,只得同那六个员工一起上了他们的车。出公司门时,苟清生看到公司外面已经被公安人员团团包围。

门外边,辖区的管片朱警官赶过来,上前同带队的警官搭腔,知道了怎么一回事,想起刚才还给朱梦来打了一个电话,便知道自己可能是无意中帮了朱梦来一把,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走过来,对苟清生他们说:“大家都配合下,把情况都说清楚就行了,也没有什么大事。”

苟清生看了他一眼,说一声谢谢便上了那辆警车。

朱梦来并没有离开这座城市,他来找他这个做装修的朋友张总。张总让老朱在自己公司办公室先喝茶,中午叫了两个快餐在办公室搞定,下午忙完便到了傍晚。开车拉着老朱到了一个酒吧。朱梦来本没有心情,张总一把把他按到最前面的椅子上。

舞台中央,一个黑发女郎,梳着马尾辫,粉色的文胸,配着镶着铜色金属装饰的碎片白色波西米亚长裙。鼓声响起,便开始左右扭胯。不断抖动的臀部释放着惑人心魄的信号。扭腰结束,她开始前后挺胸,那文胸下美妙的尤物似乎蓬勃而出,一会双膝跪在地下,双手上扬,扭动腰部,乳峰乱颤。而后站起身,一手拉起裙摆,任白皙的大腿裸露。一个转身,臀部又是乱颤,裙间饰物,叮当响做一片。

节目很精彩,张总不时端起杯子,朱梦来却毫无兴趣。半夜,朱梦来随着张总回到他的住处,说了自己的困境。张总沉思了半刻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兄弟。

老朱借了张总的电话打给毛小钰。毛小钰早已经知道公司的事情,正担心朱梦来呢。

“老公,别担心,”毛小钰并没有哭,而是很坚强地说,“你就是万一进去了我也一定会想办法把你救出来的。”

张总倒是认为这个事问题不大,无非是曹正春花钱想出口气,做家具要设计的吗?做家具不是跟我们做装修的一样大家看到什么好就做什么吗?做个家具还有知识产权吗?从来也没听说过啊。你就先歇歇,出去旅游下,国外去不了,咱就到国内的风景旅游地去走走,十天半个月再回来,风头过了再找找人,也就过去了。朱梦来说好吧,浑浑噩噩地睡去。

第二天,朱梦来把车开进张总别墅地下室的车库里,提着包上了开往厦门的大巴,傍晚便到了美丽的鼓浪屿。

一连几天,朱梦来都傻傻地坐在沙滩上,望远处的金门岛,看海鸟在天空上飞,人们在欢快地跳着,但这些热闹都是他们的,老朱明白这些跟自己没有一毛钱关系,现在的自己除了时间什么也没有。

第五天夜里,朱梦来正甜甜地睡着,门口传来服务员的声音。他迷迷糊糊地下床,等一打开门,几个穿着警服的人一下涌进来。

“朱梦来?是吧?”前面的人手里端着枪,指着朱梦来。

“是?怎么啦?”朱梦来看到黑洞洞的枪口很恐惧,下意识地回答。

“快,”来人叫后面的人,“快按住他,拷上。”

这时,朱梦来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异常地平静。抓他的人却很紧张,两个人按住他,一个人上来搜查老朱的身体。

“没有武器,”老朱忙说,“什么武器也没有。”

那些人却不听,手里的枪齐刷刷地指着老朱。

“至于吗?我又不是杀人犯。”来的几个人却不管这些,把朱梦来死死地按倒在床上,扳过他的双手拷上。一只皮鞋没穿好很不舒服,老朱努力把脚往里套,却始终不得要领。一个人过来本想一脚踢开,见老朱很执着,便摇摇头弯下腰帮忙穿好。

当晚就在当地派出所的会议室坐了一晚上,几个警官除了一再证实你就是朱梦来之外,不再有人理会老朱。朱梦来被折腾了几个小时,累坏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第二天,朱梦来被市公安局经侦大队警官带上飞机。飞机上的朱梦来百感交集,他想起刻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牌上面那首德国牧师马丁尼默勒的诗句,一脸茫然,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怎样的命运。

2

今年的家具展销会,声势进一步浩大,全国各地的商贾云集。从这两年的情况来看老朱的玉宇成家具和老曹的信致尊家具依然是展销会的主角。市场份额上,老曹的信致尊家具远远大于老朱的玉宇成家具,但今年的市场预估让曹正春大吃一惊。朱梦来的产品越来越受欢迎啊,这次展销会的订单必定有大的突破。这些经销商啊,都是有奶便是娘啊,该想点办法了。曹正春坐在自己宽大的班台后面,叫来了采购部经理王经理营和销部经理段经理。

“曹总,叫我有事?”王经理率先走了进来,看他的身高也就170,年约40岁左右,戴着金丝框的眼镜,颇有几分儒雅之气。

“王经理啊,最近原料采购怎么样?”曹正春没有直接谈家具展销的事,而是对他的手头业务表示关心。

“不太理想,最近木材都在涨价,采购成本居高不下,压力很大啊。” 王经理实话实说。

“你辛苦下,成本是价格的基础啊,你要多用心。想办法缓解,一定要多想办法缓解,目前公司资金压力很大啊。”别看老曹外表嚣张,其实也有其难言之隐的。

“曹总,王经理也在啊。” 段经理笑呵呵走了进来,所谓心宽体胖在他身上是最好的验证。

“马上要开展销会了,二位有什么好点子。我们今年再弄不过玉宇成,很快就要被老朱吃掉。”

曹正春的话有些危言耸听,但是不可否认,玉宇成公司和信致尊公司的实力是越来越接近,并大有皇帝轮流做的趋势

“还得要产品设计上创新,这样才能吸引客户。” 王经理直言不讳,一针见血。

“展销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再说了,咱们公司的设计理念在全国一直走在前列的,怎么就不能吸引人了呢。”

曹正春无奈。

“今年我们产品是在工艺上增加了底漆修色,在国内应该属于第一家。”段经理说。

“老朱呢?他们有什么新招?”老曹只关心朱梦来的事。

“他们今年是做实木亮光,风格还是走欧美风。”

“那不还是做我们的产品嘛,这个老朱。”老曹毒毒地点点头。

“是啊,外观设计一样的,后段工艺不同而已,但现在市场上这样的事情很多啊,有不少于一半产品外观同我们的产品大同小异的。”

“这真的可以算侵权了,但没实质证据啊。”王经理瑶瑶头。

“那只好多出点血了,加大服务力度,把客户吸引到我们这里来。”段经理沉吟了半响

“你有什么高招?”曹正春问。

“淡水啊,我们的后花园,” 段经理语出惊人,“去那里包他个酒店,一条龙服务,留着人的胃,留住人的、、、、、,啊。”

老曹笑了起来,算是就这样吧。

家具展销大会开幕。信致尊公司果真在淡水包了间酒店,实行一条龙接待,各地的经销商蜂拥而至。曹正春看着眼前的景象,感觉这个段经理还真是个人才,看这个样子,今年公司有望接到更多的订单。

不想第一天就出了事,一个来自东北的客户,喝多了点,搂着个小姐不松手,在酒店被前来查黄的警察逮个正着。等段经理赶到派出所,处理的警察告诉他。这是嫖娼啊,罚款5000,拘留15天。段经理说,罚款没问题,拘留能不能免了。免?现在什么时候?不可能。

  • 1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侵权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王桦
  • (我名即我号)
  • 3秀才
  • 2星
  • 2钻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24500
  • 15
  • 4730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入深圳记》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是作者走出逼仄的书斋,用眼去观察深圳的生存环境、风土人情,用心去感受人生的酸甜苦辣、世态百相,在此基础之上形成的真情实感。更难能可贵的是,组诗当中还深深透露出诗人某些担忧的意识,比如说深圳的高房价(含高房租)、底层人物对子女正确的教育方式的缺失,等等。

    黄元罗入深圳记

    2019/6/5 11:03:01
  • 谢老师是第七届睦邻文学奖首位参赛者,而我则是首位投资客。细细品读完该篇参赛作品,窃以为有三大优势:一是,题材契合大赛要求,是一篇有关深圳的社区口述史;二是,小标题起的非常好,足见作者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提炼;三是,对每一位社区工匠的概述,均遵循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用文学的语言来表达。

    黄元罗社区工匠•最美是你

    2019/6/5 10:45:40
  • 很喜欢读国华老师的散文。床头放着他的《街巷志》,睡前随便翻几页,觉得身子会变轻,心里充满温柔的忧伤,梦也会来得早些。这两篇文章同样具有王国华特色与品质,但也有不同。《在树上聊天》颇具魔幻色彩。树上与树下,是两个世界,一为红尘、江湖,一为心灵、精神。能上树的人是幸福的,他们拥有自己的秘密,不足为外人道。《地铁里的“他们”》写出了深圳众生相,他们逸出自己,停留在地铁中,各自鲜活各自悲喜——跟我们一样。

    笑笑书生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43:51
  • 昨儿国华兄告诉我,他今年不想当提名评委了,他是作家,他要创作,他想以普通作者身份参赛,特此告知。这有啥子不可以的呢?我们都是普通人,在评委岗位就是评委,在参赛岗位就是参赛作者,没有固定不变的身份之牵累,这太好了,太好玩了,为此,赞一个!

    深圳老亨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5 9:05:4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