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侵权的解读方式
  • 点击:4228评论:02019/06/12 21:27

1

头天晚上喝了酒,还有点多,朱梦来回来路过公司门口时,好像看到曹正春那辆3个8车牌的奥迪停在那儿。等朱梦来的车靠近时,那辆奥迪却发动扬长而去。

朱梦来有点恍惚,这老曹到我公司门口是想干什么,也没太在意。

第二天,朱梦来起来有些晚,他洗了一个热水澡开始吃早餐。爱人毛小钰已经坐在桌旁,她刚给朱梦来盛了枸杞鸡汤,眼看着朱梦来日益消瘦,特意在早餐上给他大补。

“嗯,真好喝,这早餐还真得吃好点,早餐饱一天饱早餐好一天好啊。”朱梦来端起碗象小孩似的,喝了一口,直叫好,惹得毛小钰也是忍俊不已。

“清生,我家里有点事要10点后去公司,公司早会你就主持一下。”安顿好了工作,朱梦来放松心情,准备美美地享受爱妻给他做的早餐。

玉宇成家具公司大院里,苟清生正在召集全厂人员开早会,突然间听到公司门外人声鼎沸。这是怎么回事,他有点纳闷 ,保安去哪了,怎么外头这么乱。他正要打电话给当值的保安人员。就见五六个警官走过来,“你们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是我,发生了什么事情?”苟清生有些不明就里。

“你叫什么名字?”

“苟清生。”

“那好,你到办公室来,”为首的拿出个清单,“叫你们朱梦来也过来。”

“朱总还没来。”

“打电话叫他过来,我们这里有些情况需要你们配合。”

这时,门口保安走过来想跟苟清生解释。为首警官对着他说:“别说话,记住,所以人员只准进不准出,一直要等我们调查完。”

办公室内,已经有几个公安人员在拿公司的制度文件,有人走进设计室,收起资料柜里的设计图纸,并喝令设计师拷出设计图纸资料,设计师不愿意。那个为首的警官过来。

“大家配合下,我们是市局经侦大队的,你们公司涉嫌侵犯知识产权,现在是取证,这是搜查证,苟清生,过来签收下。”

接到苟清生的电话,朱梦来很奇怪,都已经说了要晚点过来,怎么还要催啊,说有公安过来了解点事,那好吧。和妻子打了声招呼,便上车往公司走。

这边苟清生一边按公安提供的名字叫人来办公室。来的公安把人分别叫到三个办公室,分头同这些人谈话。苟清生看到这份人员名单,见到都是从信致尊公司过来的人,心里已经明白了很多。

朱梦来正一心开车,负责厂区辖区的派出所朱警官打来电话。

“朱总,听说我们有很多同事在你们厂里,是怎么回事?路都给封了,只准进不准出的。”

“哦,”朱梦来保持着原有的节奏,“也没有什么大事,他们说有些情况要我们配合调查。”

“哦,那就好。”朱警官似乎放下心来。

“谢谢关心,改天过来坐。”收起电话,老朱已经反应过来,隐隐约约知道今天大概是个什么样的事情了。车头一转,不再往公司方向走了。今天的事情明摆着是暴风雨来了,他做出判断,今天的公安就是来抓他朱梦来的,再有就是来抓苟清生的,和这些从信致尊公司过来的人,不管他们有没有从办公室找到他们要找的东西,当然也许他们早就已经拿到了他们要找的东西,苟清生今天都会被抓的。那我这样不去公司,是不是我老朱害了他苟清生和那帮兄弟?啊,不对,就是我现在过去,他们抓了我,他们也一样还会抓苟清生和他们想抓的人的。

果然,玉宇成公司里,公安人员分头找过几个员工后,把他们叫到会议室里,不准离开。一边催苟清生,朱梦来怎么还没来。苟清生其实也已经知道事情的原委了,说着电话打不通,心里做好了被抓走的准备了。

那五六个公安将找来的文件资料、光盘等用纸箱打好包,让在场人员签字确认。完了看朱梦来始终未出现,也知道他不可能再来了,便叫来苟清生。

“请你和名单上的这六个人跟我们去局里协助调查。”

“你们这样会影响我们的正常工作的,”苟清生说,“再说,我们也要同我们朱总说一声啊,我们这些人都不是主要负责人。”

“你们这个厂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做下去了,还正常工作?”那警官终于原形毕露,“你们老朱自己不回来啊。我们总不能在这里一直傻傻地等着他吧。”

苟清生再没有话说,只得同那六个员工一起上了他们的车。出公司门时,苟清生看到公司外面已经被公安人员团团包围。

门外边,辖区的管片朱警官赶过来,上前同带队的警官搭腔,知道了怎么一回事,想起刚才还给朱梦来打了一个电话,便知道自己可能是无意中帮了朱梦来一把,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走过来,对苟清生他们说:“大家都配合下,把情况都说清楚就行了,也没有什么大事。”

苟清生看了他一眼,说一声谢谢便上了那辆警车。

朱梦来并没有离开这座城市,他来找他这个做装修的朋友张总。张总让老朱在自己公司办公室先喝茶,中午叫了两个快餐在办公室搞定,下午忙完便到了傍晚。开车拉着老朱到了一个酒吧。朱梦来本没有心情,张总一把把他按到最前面的椅子上。

舞台中央,一个黑发女郎,梳着马尾辫,粉色的文胸,配着镶着铜色金属装饰的碎片白色波西米亚长裙。鼓声响起,便开始左右扭胯。不断抖动的臀部释放着惑人心魄的信号。扭腰结束,她开始前后挺胸,那文胸下美妙的尤物似乎蓬勃而出,一会双膝跪在地下,双手上扬,扭动腰部,乳峰乱颤。而后站起身,一手拉起裙摆,任白皙的大腿裸露。一个转身,臀部又是乱颤,裙间饰物,叮当响做一片。

节目很精彩,张总不时端起杯子,朱梦来却毫无兴趣。半夜,朱梦来随着张总回到他的住处,说了自己的困境。张总沉思了半刻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兄弟。

老朱借了张总的电话打给毛小钰。毛小钰早已经知道公司的事情,正担心朱梦来呢。

“老公,别担心,”毛小钰并没有哭,而是很坚强地说,“你就是万一进去了我也一定会想办法把你救出来的。”

张总倒是认为这个事问题不大,无非是曹正春花钱想出口气,做家具要设计的吗?做家具不是跟我们做装修的一样大家看到什么好就做什么吗?做个家具还有知识产权吗?从来也没听说过啊。你就先歇歇,出去旅游下,国外去不了,咱就到国内的风景旅游地去走走,十天半个月再回来,风头过了再找找人,也就过去了。朱梦来说好吧,浑浑噩噩地睡去。

第二天,朱梦来把车开进张总别墅地下室的车库里,提着包上了开往厦门的大巴,傍晚便到了美丽的鼓浪屿。

一连几天,朱梦来都傻傻地坐在沙滩上,望远处的金门岛,看海鸟在天空上飞,人们在欢快地跳着,但这些热闹都是他们的,老朱明白这些跟自己没有一毛钱关系,现在的自己除了时间什么也没有。

第五天夜里,朱梦来正甜甜地睡着,门口传来服务员的声音。他迷迷糊糊地下床,等一打开门,几个穿着警服的人一下涌进来。

“朱梦来?是吧?”前面的人手里端着枪,指着朱梦来。

“是?怎么啦?”朱梦来看到黑洞洞的枪口很恐惧,下意识地回答。

“快,”来人叫后面的人,“快按住他,拷上。”

这时,朱梦来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异常地平静。抓他的人却很紧张,两个人按住他,一个人上来搜查老朱的身体。

“没有武器,”老朱忙说,“什么武器也没有。”

那些人却不听,手里的枪齐刷刷地指着老朱。

“至于吗?我又不是杀人犯。”来的几个人却不管这些,把朱梦来死死地按倒在床上,扳过他的双手拷上。一只皮鞋没穿好很不舒服,老朱努力把脚往里套,却始终不得要领。一个人过来本想一脚踢开,见老朱很执着,便摇摇头弯下腰帮忙穿好。

当晚就在当地派出所的会议室坐了一晚上,几个警官除了一再证实你就是朱梦来之外,不再有人理会老朱。朱梦来被折腾了几个小时,累坏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第二天,朱梦来被市公安局经侦大队警官带上飞机。飞机上的朱梦来百感交集,他想起刻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牌上面那首德国牧师马丁尼默勒的诗句,一脸茫然,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怎样的命运。

2

今年的家具展销会,声势进一步浩大,全国各地的商贾云集。从这两年的情况来看老朱的玉宇成家具和老曹的信致尊家具依然是展销会的主角。市场份额上,老曹的信致尊家具远远大于老朱的玉宇成家具,但今年的市场预估让曹正春大吃一惊。朱梦来的产品越来越受欢迎啊,这次展销会的订单必定有大的突破。这些经销商啊,都是有奶便是娘啊,该想点办法了。曹正春坐在自己宽大的班台后面,叫来了采购部经理王经理营和销部经理段经理。

“曹总,叫我有事?”王经理率先走了进来,看他的身高也就170,年约40岁左右,戴着金丝框的眼镜,颇有几分儒雅之气。

“王经理啊,最近原料采购怎么样?”曹正春没有直接谈家具展销的事,而是对他的手头业务表示关心。

“不太理想,最近木材都在涨价,采购成本居高不下,压力很大啊。” 王经理实话实说。

“你辛苦下,成本是价格的基础啊,你要多用心。想办法缓解,一定要多想办法缓解,目前公司资金压力很大啊。”别看老曹外表嚣张,其实也有其难言之隐的。

“曹总,王经理也在啊。” 段经理笑呵呵走了进来,所谓心宽体胖在他身上是最好的验证。

“马上要开展销会了,二位有什么好点子。我们今年再弄不过玉宇成,很快就要被老朱吃掉。”

曹正春的话有些危言耸听,但是不可否认,玉宇成公司和信致尊公司的实力是越来越接近,并大有皇帝轮流做的趋势

“还得要产品设计上创新,这样才能吸引客户。” 王经理直言不讳,一针见血。

“展销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再说了,咱们公司的设计理念在全国一直走在前列的,怎么就不能吸引人了呢。”

曹正春无奈。

“今年我们产品是在工艺上增加了底漆修色,在国内应该属于第一家。”段经理说。

“老朱呢?他们有什么新招?”老曹只关心朱梦来的事。

“他们今年是做实木亮光,风格还是走欧美风。”

“那不还是做我们的产品嘛,这个老朱。”老曹毒毒地点点头。

“是啊,外观设计一样的,后段工艺不同而已,但现在市场上这样的事情很多啊,有不少于一半产品外观同我们的产品大同小异的。”

“这真的可以算侵权了,但没实质证据啊。”王经理瑶瑶头。

“那只好多出点血了,加大服务力度,把客户吸引到我们这里来。”段经理沉吟了半响

“你有什么高招?”曹正春问。

“淡水啊,我们的后花园,” 段经理语出惊人,“去那里包他个酒店,一条龙服务,留着人的胃,留住人的、、、、、,啊。”

老曹笑了起来,算是就这样吧。

家具展销大会开幕。信致尊公司果真在淡水包了间酒店,实行一条龙接待,各地的经销商蜂拥而至。曹正春看着眼前的景象,感觉这个段经理还真是个人才,看这个样子,今年公司有望接到更多的订单。

不想第一天就出了事,一个来自东北的客户,喝多了点,搂着个小姐不松手,在酒店被前来查黄的警察逮个正着。等段经理赶到派出所,处理的警察告诉他。这是嫖娼啊,罚款5000,拘留15天。段经理说,罚款没问题,拘留能不能免了。免?现在什么时候?不可能。

  • 1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侵权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王桦
  • (我名即我号)
  • 3秀才
  • 2星
  • 2钻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24500
  • 15
  • 4750
  • 相较于往常,今年的“睦邻文学奖”更热闹。个人认为,原因有三:一是,充分发挥“传帮带”作用,扶持鼓励文学新人。该举措招惹来一群新面孔,为邻家注入新力量,增添新活力;二是,主办方不断为我们提出新的命题,例如“发现马峦”、“70�40计划”,等等,命题作文有效激发写作兴趣,丰富写作题材;三是,值班工作人员及时送上热腾腾的“盒饭”,这一福利不断烘托“读”、“写”、“评”良性互动的氛围。

    黄元罗“70·40”:我们的拓荒记

    2019/8/20 13:20:42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小林兄的文字之途,起步艰辛,但一路走来,也充满了风景、花朵与阳光。喜欢文学的人,总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他一手抓物质,一手抓精神,两手都不闲着,两手都要硬。这样的人生,是相对平衡的,常将明月照金樽,胜于污淖陷渠沟。世界太大,每个人只能守护属于自己的那一方园地,只要经营好了,也就无憾了,“因为我认真地生活过”,这就够了。

    笑笑书生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0 11:33:14
  • 你把生活看在眼里,揉进心里,渗进诗里。生活里的诗,诗里的生活,都是那么厚重,这从首长诗里看到芸芸众生,看到世界的角角落落。

    平溪慧子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0 11:03:04
  • 读罢,感同身受一词自动跳出来,眼睛里有点潮。我和小林兄年龄差不多。我晚一年参加高考。那时挤独木桥,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第一年,我们班一个也没考上。后来考上的,都是通过复课。文学爱好,是我们的共同点。小林兄提到的《业余作者》,也曾发过几次我的习作。在深圳谋生后,大概是2000年,有一次,我在书摊上看到一本《江门文艺》,上面刊登了我的习作,那种惊喜与激动,亦如小林兄看到自己的的作品发在《大鹏湾》上一样。

    淘书乐我的人生,我的梦

    2019/8/20 10:52:29
  • 读老段的“作文”:放心——他很少留下破绽,出现硬伤;他的文字,都能保持相对平稳的水准。这篇也一样。几个人物的生活交集与感情纠葛,占据了他们人生的核心部分,他们相互纠缠,撕扯,伤害,损耗,生者如死,死者如生——即使是一个骨灰盒,也仍然在影响着他们的人生。“所有的欢愉都注定有一个悲凉的结局。”所有的空中花园都是没有根基梁柱的,漂浮在空中,一推就倒,一戳就烂。老段把人生写得如此悲凉和绝望,真是个狠角色!

    笑笑书生空中花园

    2019/8/20 10:48:04
  • 石头的耐心足够辨别人间。我开始大量她 第二页第四句,应该是打量她吧。 很久没去过八卦岭了,这回跟着诗作者神游一次八卦岭有一种别样感觉。

    悠悠从八卦岭出来

    2019/8/20 10:47:43
  • 曾经苦过的就懂得生活的不易,比方:父亲,他总是关注生活在困境中的人。虽然作者所生活的年代及生活的处境远远超过了父亲那时的年代,但遗传了父亲血脉里善良的DNA分子,以及小时候那刻在骨子里受过的痛疼。浪人就是曾经的父亲、街头的流浪者以及过去的自己,只要看到那现象便想到过去的父亲及自己的影子,引起读者内心的颤栗。

    红红的雨浪人

    2019/8/19 20:02:46
  • 空中花园:没有了实实在在的东西,一切都是虚幻。比方:健康没有了,像猫猫一样,什么都不是自己的了,宝马也好,几套房产也罢,仅一个骨灰能代表她了。平时听人常说的一句话,贫贱夫妻百事哀,但太有钱的把生活也是过得成一团乱麻。在深圳这个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里,通过老段的小说,让我看到了有钱人的烦忧,婚姻的不幸,便是人生的最大的不幸。或许真是平平淡淡才是真吧。

    红红的雨空中花园

    2019/8/19 17:04:22
  • 听过最多的段子,就是段先生的段子。又黄又辣。当然,段先生牛的不只是男欢女爱的段子讲得好, 小说也是一流,虽然其中少不了激情四射的场景。只是,段先生的这场情爱演绎有一个悲凉的背景。最要命的情爱就是这样吧——镜中花,水中月,却为此耗尽一生。 这种婚姻在现代社会里,并不少见,多少中年男女在其中度日如年。可是,又无力逃离。

    小宇空中花园

    2019/8/19 16:52:00
  • 喜欢看这样的故事,每一个大小人物都鲜活无比,谁也不知道这些大小人物,在下一段里会有怎样的人生际遇。揣着揭开面纱的“目的”,就会有一直读下去的冲动。有故事的人,是幸福的人,尤其是爱好文字的人。这些生活中,经历的事,遇到了人,他日的某刻,跃然笔下,就成了永远的存在。 生命,因为这些存在而深刻。

    小宇下梅林上人

    2019/8/19 16:41:32
  • 雨夜里的醉酒,加一段偶遇,代驾男和瘦女人猫猫,没有太多的铺垫,粗暴而直接地介入了男主的生活,把男主本来就一团乱麻的生活搅得支离破碎。最终代驾和妻子去了西藏,猫猫呢,唯一的愿望没有达成,成了一个骨灰盒,这个过程,没有人能引起我的一丝同情。世界在作家眼里是一团糟糕的。作为读者,完成这样一次阅读,也如台风过境一样凄凉,难以述说的五味杂陈。。。。。。

    曾楚桥空中花园

    2019/8/19 16:38:07
  • 这是一篇反映都市生活中年男女情感的小说,读来令人叹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老段却写得有滋有味。无论男女,当婚姻难以为继,其实任何人的任何决定都无所谓对错。人有七情六欲,何况是中年男女,还生活在深圳。作者没有选边站队,没有刻意批判谁,似乎所有结局都没有结局,任何选择都在情理之中。空中花园,如空中楼阁,写的就是中年男女虚无的情感和难以把握的人生。

    梦蝶空中花园

    2019/8/19 15:43:29
  • 随着城市不断的改革创新,有的人急流勇退,回去故乡。有的人随着工厂撤退,而离开深圳,转到离深圳较近的一些城市工作。坚持就是胜利,有梦真好。你的梦想是你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在深圳的每一个日子里,都离不开心中的已经树立的目标。梦想,梦想需要努力,梦想成真还需要脚踏实地去做事。梦想不会忘了勤恳,上进的那个人,有付出就有收获。为你有今天的收获而开心!

    梦蝶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8/19 14:35:26
  • 看完了,很消沉。主人公一度卑微到尘埃里。如果单身时期只是平凡的姑娘,婚后就是一颗渺小的尘埃,可有可无,无爱无痛,无声无息。是她不善管理婚姻吧,出了问题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一味迁就,一心只为儿子而丧失了爱的资本。

    放学别走木子的心事

    2019/8/19 14:23:11
  • 认识荣姐,是在第一届的草根赛。荣姐对文友非常热情,忙里忙外的身影,穿梭在人群中,给熟悉和不熟悉的文友拍照。介绍自己,也介绍文友相识。荣姐在邻家网的付出有目共睹,给不认识的文友写评,评论文章态度和蔼,意见中肯,更多时候,有鼓励,有支持,更有爱护!荣姐,是邻家网的亲人,是邻家网的荣姐,我们向你学习!

    梦蝶邻家作品精评雅集

    2019/8/19 13:42: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