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侵权的解读方式
  • 点击:28866评论:02019/06/12 21:27

1

头天晚上喝了酒,还有点多,朱梦来回来路过公司门口时,好像看到曹正春那辆3个8车牌的奥迪停在那儿。等朱梦来的车靠近时,那辆奥迪却发动扬长而去。

朱梦来有点恍惚,这老曹到我公司门口是想干什么,也没太在意。

第二天,朱梦来起来有些晚,他洗了一个热水澡开始吃早餐。爱人毛小钰已经坐在桌旁,她刚给朱梦来盛了枸杞鸡汤,眼看着朱梦来日益消瘦,特意在早餐上给他大补。

“嗯,真好喝,这早餐还真得吃好点,早餐饱一天饱早餐好一天好啊。”朱梦来端起碗象小孩似的,喝了一口,直叫好,惹得毛小钰也是忍俊不已。

“清生,我家里有点事要10点后去公司,公司早会你就主持一下。”安顿好了工作,朱梦来放松心情,准备美美地享受爱妻给他做的早餐。

玉宇成家具公司大院里,苟清生正在召集全厂人员开早会,突然间听到公司门外人声鼎沸。这是怎么回事,他有点纳闷 ,保安去哪了,怎么外头这么乱。他正要打电话给当值的保安人员。就见五六个警官走过来,“你们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是我,发生了什么事情?”苟清生有些不明就里。

“你叫什么名字?”

“苟清生。”

“那好,你到办公室来,”为首的拿出个清单,“叫你们朱梦来也过来。”

“朱总还没来。”

“打电话叫他过来,我们这里有些情况需要你们配合。”

这时,门口保安走过来想跟苟清生解释。为首警官对着他说:“别说话,记住,所以人员只准进不准出,一直要等我们调查完。”

办公室内,已经有几个公安人员在拿公司的制度文件,有人走进设计室,收起资料柜里的设计图纸,并喝令设计师拷出设计图纸资料,设计师不愿意。那个为首的警官过来。

“大家配合下,我们是市局经侦大队的,你们公司涉嫌侵犯知识产权,现在是取证,这是搜查证,苟清生,过来签收下。”

接到苟清生的电话,朱梦来很奇怪,都已经说了要晚点过来,怎么还要催啊,说有公安过来了解点事,那好吧。和妻子打了声招呼,便上车往公司走。

这边苟清生一边按公安提供的名字叫人来办公室。来的公安把人分别叫到三个办公室,分头同这些人谈话。苟清生看到这份人员名单,见到都是从信致尊公司过来的人,心里已经明白了很多。

朱梦来正一心开车,负责厂区辖区的派出所朱警官打来电话。

“朱总,听说我们有很多同事在你们厂里,是怎么回事?路都给封了,只准进不准出的。”

“哦,”朱梦来保持着原有的节奏,“也没有什么大事,他们说有些情况要我们配合调查。”

“哦,那就好。”朱警官似乎放下心来。

“谢谢关心,改天过来坐。”收起电话,老朱已经反应过来,隐隐约约知道今天大概是个什么样的事情了。车头一转,不再往公司方向走了。今天的事情明摆着是暴风雨来了,他做出判断,今天的公安就是来抓他朱梦来的,再有就是来抓苟清生的,和这些从信致尊公司过来的人,不管他们有没有从办公室找到他们要找的东西,当然也许他们早就已经拿到了他们要找的东西,苟清生今天都会被抓的。那我这样不去公司,是不是我老朱害了他苟清生和那帮兄弟?啊,不对,就是我现在过去,他们抓了我,他们也一样还会抓苟清生和他们想抓的人的。

果然,玉宇成公司里,公安人员分头找过几个员工后,把他们叫到会议室里,不准离开。一边催苟清生,朱梦来怎么还没来。苟清生其实也已经知道事情的原委了,说着电话打不通,心里做好了被抓走的准备了。

那五六个公安将找来的文件资料、光盘等用纸箱打好包,让在场人员签字确认。完了看朱梦来始终未出现,也知道他不可能再来了,便叫来苟清生。

“请你和名单上的这六个人跟我们去局里协助调查。”

“你们这样会影响我们的正常工作的,”苟清生说,“再说,我们也要同我们朱总说一声啊,我们这些人都不是主要负责人。”

“你们这个厂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做下去了,还正常工作?”那警官终于原形毕露,“你们老朱自己不回来啊。我们总不能在这里一直傻傻地等着他吧。”

苟清生再没有话说,只得同那六个员工一起上了他们的车。出公司门时,苟清生看到公司外面已经被公安人员团团包围。

门外边,辖区的管片朱警官赶过来,上前同带队的警官搭腔,知道了怎么一回事,想起刚才还给朱梦来打了一个电话,便知道自己可能是无意中帮了朱梦来一把,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走过来,对苟清生他们说:“大家都配合下,把情况都说清楚就行了,也没有什么大事。”

苟清生看了他一眼,说一声谢谢便上了那辆警车。

朱梦来并没有离开这座城市,他来找他这个做装修的朋友张总。张总让老朱在自己公司办公室先喝茶,中午叫了两个快餐在办公室搞定,下午忙完便到了傍晚。开车拉着老朱到了一个酒吧。朱梦来本没有心情,张总一把把他按到最前面的椅子上。

舞台中央,一个黑发女郎,梳着马尾辫,粉色的文胸,配着镶着铜色金属装饰的碎片白色波西米亚长裙。鼓声响起,便开始左右扭胯。不断抖动的臀部释放着惑人心魄的信号。扭腰结束,她开始前后挺胸,那文胸下美妙的尤物似乎蓬勃而出,一会双膝跪在地下,双手上扬,扭动腰部,乳峰乱颤。而后站起身,一手拉起裙摆,任白皙的大腿裸露。一个转身,臀部又是乱颤,裙间饰物,叮当响做一片。

节目很精彩,张总不时端起杯子,朱梦来却毫无兴趣。半夜,朱梦来随着张总回到他的住处,说了自己的困境。张总沉思了半刻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兄弟。

老朱借了张总的电话打给毛小钰。毛小钰早已经知道公司的事情,正担心朱梦来呢。

“老公,别担心,”毛小钰并没有哭,而是很坚强地说,“你就是万一进去了我也一定会想办法把你救出来的。”

张总倒是认为这个事问题不大,无非是曹正春花钱想出口气,做家具要设计的吗?做家具不是跟我们做装修的一样大家看到什么好就做什么吗?做个家具还有知识产权吗?从来也没听说过啊。你就先歇歇,出去旅游下,国外去不了,咱就到国内的风景旅游地去走走,十天半个月再回来,风头过了再找找人,也就过去了。朱梦来说好吧,浑浑噩噩地睡去。

第二天,朱梦来把车开进张总别墅地下室的车库里,提着包上了开往厦门的大巴,傍晚便到了美丽的鼓浪屿。

一连几天,朱梦来都傻傻地坐在沙滩上,望远处的金门岛,看海鸟在天空上飞,人们在欢快地跳着,但这些热闹都是他们的,老朱明白这些跟自己没有一毛钱关系,现在的自己除了时间什么也没有。

第五天夜里,朱梦来正甜甜地睡着,门口传来服务员的声音。他迷迷糊糊地下床,等一打开门,几个穿着警服的人一下涌进来。

“朱梦来?是吧?”前面的人手里端着枪,指着朱梦来。

“是?怎么啦?”朱梦来看到黑洞洞的枪口很恐惧,下意识地回答。

“快,”来人叫后面的人,“快按住他,拷上。”

这时,朱梦来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异常地平静。抓他的人却很紧张,两个人按住他,一个人上来搜查老朱的身体。

“没有武器,”老朱忙说,“什么武器也没有。”

那些人却不听,手里的枪齐刷刷地指着老朱。

“至于吗?我又不是杀人犯。”来的几个人却不管这些,把朱梦来死死地按倒在床上,扳过他的双手拷上。一只皮鞋没穿好很不舒服,老朱努力把脚往里套,却始终不得要领。一个人过来本想一脚踢开,见老朱很执着,便摇摇头弯下腰帮忙穿好。

当晚就在当地派出所的会议室坐了一晚上,几个警官除了一再证实你就是朱梦来之外,不再有人理会老朱。朱梦来被折腾了几个小时,累坏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第二天,朱梦来被市公安局经侦大队警官带上飞机。飞机上的朱梦来百感交集,他想起刻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牌上面那首德国牧师马丁尼默勒的诗句,一脸茫然,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怎样的命运。

2

今年的家具展销会,声势进一步浩大,全国各地的商贾云集。从这两年的情况来看老朱的玉宇成家具和老曹的信致尊家具依然是展销会的主角。市场份额上,老曹的信致尊家具远远大于老朱的玉宇成家具,但今年的市场预估让曹正春大吃一惊。朱梦来的产品越来越受欢迎啊,这次展销会的订单必定有大的突破。这些经销商啊,都是有奶便是娘啊,该想点办法了。曹正春坐在自己宽大的班台后面,叫来了采购部经理王经理营和销部经理段经理。

“曹总,叫我有事?”王经理率先走了进来,看他的身高也就170,年约40岁左右,戴着金丝框的眼镜,颇有几分儒雅之气。

“王经理啊,最近原料采购怎么样?”曹正春没有直接谈家具展销的事,而是对他的手头业务表示关心。

“不太理想,最近木材都在涨价,采购成本居高不下,压力很大啊。” 王经理实话实说。

“你辛苦下,成本是价格的基础啊,你要多用心。想办法缓解,一定要多想办法缓解,目前公司资金压力很大啊。”别看老曹外表嚣张,其实也有其难言之隐的。

“曹总,王经理也在啊。” 段经理笑呵呵走了进来,所谓心宽体胖在他身上是最好的验证。

“马上要开展销会了,二位有什么好点子。我们今年再弄不过玉宇成,很快就要被老朱吃掉。”

曹正春的话有些危言耸听,但是不可否认,玉宇成公司和信致尊公司的实力是越来越接近,并大有皇帝轮流做的趋势

“还得要产品设计上创新,这样才能吸引客户。” 王经理直言不讳,一针见血。

“展销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再说了,咱们公司的设计理念在全国一直走在前列的,怎么就不能吸引人了呢。”

曹正春无奈。

“今年我们产品是在工艺上增加了底漆修色,在国内应该属于第一家。”段经理说。

“老朱呢?他们有什么新招?”老曹只关心朱梦来的事。

“他们今年是做实木亮光,风格还是走欧美风。”

“那不还是做我们的产品嘛,这个老朱。”老曹毒毒地点点头。

“是啊,外观设计一样的,后段工艺不同而已,但现在市场上这样的事情很多啊,有不少于一半产品外观同我们的产品大同小异的。”

“这真的可以算侵权了,但没实质证据啊。”王经理瑶瑶头。

“那只好多出点血了,加大服务力度,把客户吸引到我们这里来。”段经理沉吟了半响

“你有什么高招?”曹正春问。

“淡水啊,我们的后花园,” 段经理语出惊人,“去那里包他个酒店,一条龙服务,留着人的胃,留住人的、、、、、,啊。”

老曹笑了起来,算是就这样吧。

家具展销大会开幕。信致尊公司果真在淡水包了间酒店,实行一条龙接待,各地的经销商蜂拥而至。曹正春看着眼前的景象,感觉这个段经理还真是个人才,看这个样子,今年公司有望接到更多的订单。

不想第一天就出了事,一个来自东北的客户,喝多了点,搂着个小姐不松手,在酒店被前来查黄的警察逮个正着。等段经理赶到派出所,处理的警察告诉他。这是嫖娼啊,罚款5000,拘留15天。段经理说,罚款没问题,拘留能不能免了。免?现在什么时候?不可能。

  • 1
  • 2
  • 3
  • 4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侵权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王桦
  • (我名即我号)
  • 3秀才
  • 2星
  • 2钻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来自内地企业的下岗职工,感谢深圳的包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24500
  • 15
  • 4770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看到楚桥哭了,我赶紧读完了。朴素的文字感动人心,可怜的母亲,是在旧时社会成长的,很多这样的母亲的真实写照,一个被抱养的女儿,后来又成为媳妇,一个物质贫乏的时代,有时人的婚姻还真不由得是自己作主。。飞泉的母亲年轻时的不能干,以我看是因为你祖母太能干,把什么事都包办了,以致你母亲没有动手能力。好在中年后的母亲做事又利索起来了。

    红红的雨​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6:13:31
  • 作者的经历,每一段都是一个打工者的缩影,几乎来深圳打工的底层都经历过。只是有的较为幸运,有的甚至比本文作者经历过的还多,无论如何这篇文章都是来深圳的人代表性的经历,真实而充满着艰涩的过程,吸引着读者不断读下去,让读者无不勾起自己来深圳的打工经历,感同身受。只是最后作者怎样华丽地转身,作者并没有写下去,就此戛然而止,余情绕梁。

    叶紫一直往南方开

    2020/10/26 14:04:25
  • 看了本文,我觉得邻家需要这样以大视野观察深圳本土企业的文章,无论是从侧面还是从正面,都让我们身在当时当下的人,看到了整个时代浪潮,让企业风起云涌经历。

    叶紫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6 9:56:23
  • 《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一篇侧面反映华为如何腾飞的好文章!作者小龙的旅行很巧妙地用自己的所见所闻,简要介绍了自己和华为在工作上的相交相接。文章中华为的狼性文化、《华为人》报、《华为基本法》等都是非常好的第一手素材,读后既真实可信,又可以资借鉴。特别是文章中写任正非的几小段,几笔勾勒下来,一个睿智低调的老人就跃然于纸上。华为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一面大旗,是一部耐读耐看的现代大剧,期盼更多这样的好文章。

    方华吉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1 19:43:41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谢龙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