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石洲口述史
  • 点击:42287评论:172019/07/04 10:15
  • 2019年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广义的白石洲指深南大道南侧的白石洲村与深南大道北侧的下白石村、上白石村、塘头村、新塘村,一共五村。


深圳人都知道白石洲。

白石洲中最古老、最精华的建筑是塘头老屋,这是很多人所不知道的。

从空中俯看白石洲,用一个不十分恰当的比喻,像卫星云图中的台风,风眼就是塘头老屋,所有的建筑都是围绕着它向外拓展。最直观了解可以在百度图片中输入“白石洲”,图片上建筑群中凹下去的一个方格就是塘头老屋。

塘头老屋共五排,南北走向,每排长度约百米,每排两栋,一共是十栋,统一为灰瓦覆顶、人字坡面的一层建筑,栋前有空地,左右栋之间有一丈余宽东西走向的通道,因此整体建筑就成对称结构。每栋九间,每间深九米宽三点五米,整体感觉像老旧的单层并列的九间教室,五排一共是九十间。

遗憾的是几年前塘头老屋已经被南山区列入危房,但一些老房门楣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金黄色横批还在;没有人居住的老房都挂着一把铁锁,瓦楞上也长出或高或低的青草野蒿,在夏日下一片焦黄……

也许一年后塘头老屋会同整个白石洲一起消亡。

所以我想以它为切入点说说白石洲。

以前从老屋面前走过,我会细细观察屋顶瓦片的破损的面积是不是变大,瞧瞧从刷着水泥的墙体中突围出来的黄土是不是又扩展……如同寒暄一位老态龙钟的老者;现在不会了,……

是的,老屋已经步入暮年,它的寂寞与周边握手楼交头结耳相与言欢构成强烈的对比;它的暗淡与城市的灯火辉煌光亦是一种反差。

这种反差六十年前已经存在,只是以前是五排十栋九十个房间的热闹与周围的寂静形成对比。

六十年前,这里与中国南方最普通的小丘陵没有两样,小山上有树木,也有经济作物——荔枝、龙眼,小山的西南面有个叫下白石的小村落,村落周围有大面积的田野,种有水稻也种有花生、甘蔗,村里的百姓还可到村子一里外的海里打鱼,或者在滩涂上养殖生蚝。但到1959年平静的生活变化了,当年的11月,广东省佛山专区农垦局在此创办了省属国营企业沙河农场。(1951年,根据党中央、国务院“一定要建立我们自己的橡胶生产基地”的决定,由中国人民解放军两个整师、一个独立团的两万多名官兵为主体组建了华南垦殖总局,叶剑英元帅任首任局长。沙河农场是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的延续。)下白石村划归国营农场,对于一直以种田糊口、靠海谋生的百姓是一件天大的喜庆之事,划入农场的还有位于下白石村南边、沿海而生的村落——白石洲,下白石村西北边上的上白石村,以及更远点同样在西北方向的新塘村。农场的面积很大,有12.863平方公里,东到康佳集团(已经拆除)东边的小溪,即靠近今天的侨城东路;西到大沙河;南到海边(填海之前),北到今天的北环大道。农场在这范围内,种植荔枝、龙眼等果树,也种水稻、花生等农作物;南面临海,在两三平方公里的滩涂上修建蚝田。

在广阔的农场内,除了原来四村村民一层楼的房子外,就是起伏的小山坡与大面积的田野,当然还有无边的海。农场是一个国营单位,对于五六十年代的人来说,能进入国营单位那是很光荣的事。塘头村就在这样的光荣的背景下加入国营单位。

那么塘头村凭什么加入沙河农场呢?

这就得追溯到历史,1956年宝安县人民政府决定在南头公社石岩大队拦河蓄水,修建水库(铁岗水库前身)为西乡、沙井等公社农田灌溉,铁岗、新祠堂、下埔村、塘头村四个村庄和大片农田要被淹没。塘头村有上百户人家,不需要整个村庄搬迁,只有地势低的要搬走。据塘头村池姓老人叙述:1959年的搬迁是由宝安县牵头,移民办公室组织,搬迁工作队进驻塘头村。曾灸、吴季两位同志为派驻塘头村工作队的队员。塘头村只允许部分村民搬迁。搬迁地点:一为宝安县政府区域(1949年10月16日宝安解放.1953年,因深圳镇连接广九铁路,交通便利,人口较多,工商业兴旺,宝安县政府从南头迁至深圳墟。县政府大楼在蛟湖路,即东门老街西北面的一片沼泽当中。政府旧楼在1979年以后被用作深圳经济特区管委会的办公楼,后来拆掉旧楼,盖起深圳迎宾馆)的蔡屋围,从事种花、养金鱼工作;二是国营沙河农场,以耕种为产业。几位塘头村群众代表多次考察,一致认为国营沙河农场生活比较有保障,最后确定搬迁到白石洲,搬迁68户人家,486人。这68户人家是经过严格挑选的,先由村民先申请,工作队政审,以吴根同志为首的沙河农场工作组负责接收。所有地、富、反、坏、右分子,及以偷渡去香港的人员不准搬迁,这是基于保证边防的安全,以及不损害国营农场的形象;搬迁的地点与人员确定了,但沙河农场并没有给他们提供住房,只提供了一块土地,就是杜鹃山的余脉(杜鹃山的主峰在华侨城中学初中部的后面也就是现在的燕晗山郊野公园,现在华侨城里还有杜鹃山路)的西坡,当时山上虽种有荔枝,但仍是荒山野岭,有不少埋人的坟地。经历大跃进的群众,思想上有了严格的统一,并不在乎是否是墓地,安居房依山修建,在房子没有修建完成之前,搬迁人员分散寄居在上白石村和下白石村,住是村民的破旧房子。

经过58、59、60年三年时间,房子陆续建好,搬迁宣告完成,五排安居房井然有序地被建造出来,十栋房屋分左右两组,均匀布置。建筑一层,格局一致,每栋九个开间,每间深9米,宽3.5米。屋顶为双面坡,上覆瓦片。村名还叫塘头村。村子南边是下白石曾氏宗祠(曾氏宗祠占地面积114㎡到180㎡之间,坐北朝南,大门门匾上书“曾氏宗祠”,进门是一进院子,而后是拜堂,拜堂大门门匾书“安邦定国梁”,在“四清运动”中被毁,如今在它的上面建成了握手楼),在宗祠边挖一口水井,供村民吃喝洗漱之用。瓦房的东南方向修有仓库,用于储藏粮食,建筑形式和瓦房类似(现已拆除)。瓦房与水井之间的空地曾经是农用晒场。

修建这些安居房进展缓慢是由于安居房计划由政府修建,但是当时国家经济困难,改由集体修建,修建任务是这样安排:水库的水放到哪个公社,哪个公社就掏钱修建。当时物质贫乏,石灰短缺,房梁是旧村拆下来,抬来翻修使用;房子修建没有专门设计图纸,由土建工程师指挥建造,因为格式一样,又只有一层,建造并不复杂。

房子修好之后,分散在上下白石村的塘头村村民终于又住到一块了,他们的身份也变了,成了沙河农场的员工。搬迁来的塘头村员工有三位党员,他们抓生产,以种粮食为主;组织青年突击队、组织民兵连与边防部队一起站岗放哨;当然还有一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当时搬迁出来的村民思想认识都很高:在政治上也有高人一等的地位;生活上也获得了一份保障。每个劳动力月薪19.5元人民币,比附近公社大队社员好很多。

如此一来,白石洲四村就成了白石洲五村,村民成了沙河农场的员工。他们成为员工之后,在得到的同时也失去了作为一个村民应该保留的东西,比如自己的传统文化,自己的根基等。改革开放以后,深圳很多村落当年被破坏的传统宗祠都被村民保留或者恢复,而白石洲的宗祠、神庙、牌坊一直没有得到重建,而且随着白石洲改造更一步推进,塘头村最古老的建筑也会在推土机声中消失殆尽。一旦塘头老屋消失,塘头村移民最后一点的家园情结也将随之消失,塘二代,塘三代将是没有根的村民,他们要寻根也将无从寻找,最初的塘头村也在因1994年铁岗水库扩容之时,在1999年全村搬迁。塘头村已经没于水中。

查阅资料塘头村的历史资料:

明清时期,陈氏、邓氏先祖最早在此开村(塘头村)。清康熙年间,池氏先祖也从福建汀洲(龙岩)迁来建屋立村。原塘头老村位于铁岗水库上游,和尚岗山岭下西坡,明清时期,塘头村属新安县南头乡。中华民国时期,属宝安县南头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亦属宝安县南头乡。1955年成立初级社后转高级社,1958年公社化时(当时属南头公社石岩大队管辖)。1958年修建铁岗水库,把位于低洼处被水库淹没的一半村民,搬迁至现深圳市南山区白石洲,建塘头新村,位于山岗高处的村民则留在原地;1961年7月体制下放时属石岩公社管辖。1963年1月,撤区并社,塘头村并入南头公社。至1975年属石岩公社白芒大队管辖。1976年,塘头村改称燎原大队。1980年10月,划属塘头大队。1984年,改为塘头乡,乡驻地塘头村,辖塘头和应人石2个村,169户,829人;耕地面积939亩,其中果园旱地126亩,以水果为主。1993年,将塘头乡分为塘头村和应人石村。1994年铁岗水库扩容,该村下余村民也被纳入移民搬迁计划,自1995年至1999年全村整体搬迁至2公里外相对平缓的山顶,在山顶规划新村,平整之后新建别墅式居民新村,老村废弃。2004年7月1日以后,改塘头村委会为塘头社区居委会。

主要姓氏有池、邓、刘、陈、邹等姓氏。第一大姓为池姓,明朝从福建汀洲上杭县迁移至广东梅州,清康熙从梅州迁移至本地。第二大姓为邓姓,元明时期从福建迁移至广东梅州,清初从梅州迁移至本地。第三大姓为刘姓,明清时期从福建迁移至广东梅州,清初从梅州迁移至本地。

现居住白石洲的塘头村居民是老塘头村的一支,假如这些老房子能长久存在,百年之后,几百年之后,甚至千年,在高楼林立的白石洲高层建筑当中有这么一块作为记载历史的地方,必将成为一道白石洲的风景,甚至是深圳的风景。


塘头村68户人家搬迁到白石洲之后,就成了一个大村落,它背靠小山(这个小山的痕迹尚在,从塘村老房子后面一直到沙河小学,只是建满了握手楼),前面是一片农田,田里种的是水稻、花生、甘蔗等作物,一年四季也都是绿油油的;远处就是尘土飞扬的沙河路(现在的沙河街),隔着沙河路还是一片的农田,然后就是沙河,对岸是大冲村。

与它相邻的下白石村倒显得小了,塘头村进入白石洲之后,两个村就已经接近融合。

下白石村紧靠一条坑坑洼洼的公路(广深公路,可通到广州,深南大道的前身),30多户,200多人,据说是明代(据曾姓村民说曾有一个明代的墓碑证明明朝时期此地已有人定居)就搬迁至此,村民要么种植、要么下海。

关于下白石村的名字来历有这样的传说:以前在一片辽阔的海湾沙洲上来了一批福建的客家人,于是就有了一个小村庄,村后有麒麟山(主峰在市长大厦的东面到世界之窗大门之间,现在已经不见痕迹了;如今世界之窗内尚有1983年10月修建的麒麟烈士墓),山上长满了马尾松等树木,山顶上天生一块大白石,于是村子取名为“白石洲”(今深南大道南侧,京基百纳的后面的村子),麒麟山北面的村子就叫“下白石”(深南大道的北边金三角向东那一片),下白石村的西北面的村子,就称为“上白石”(江南百货一片),至于新塘村(侨城馨苑一片)名字的由来,就不得而知了。解放前,这些村子与中国所有南方海边村落一样,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生活单一而贫困。于是就有很多人参加革命,1941年,地下党组织成员从香港边界进入上白石村,他们打着教书、经商的名号,白天在荔枝林劳作,晚上进村宣传革命。村民的革命热情日渐高涨,由16人组成的上白石党支部也很快组建起来,据记载上白石村30多户人家之中,参加地下党、游击队和解放军的就有20多人。东江纵队副司令员王作尧,参谋长周伯明,以及短枪队、武工队经常到上白石村活动。由于上白石村邻海,视野开阔,一有敌情便可立即发现,游击队员可以向村后的山地和密林转移隐蔽,可攻可守。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白石洲 历史 现在 将来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只因不才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胡野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3
  • 文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1
  • 文夕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8-31
  • 繁柯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深圳太需要如此诚实的记录了,中国人素有记史修志的传统,只是当代无人肯做,以至于一个不太老的城市也变的混沌不清。很喜欢这种纯粹白描的冷静写法,如果每个村子都来这么清晰的一篇,深圳就容易说清了。
  • 谢谢胡老师,住在白石洲十年了,有感情,希望留下一点记忆,因为白石洲四村即将消亡。

    回复

    • 文夕评委2019/08/31 15:38:31
    • 分享到:
  • 我在华侨城住了十多年,经常去到白石洲。看到的都是握手楼拥抱楼接吻楼,真想不到白石洲还有这样两列五排九十间的平房群存在。找个时间,我要去白石洲找一找这片平房群,这片老平房是白石洲历史的一部分。随着城市化进程,白石洲会消失,这片老房也会消失。塘头村祖先从福建龙岩迁徙到宝安塘头,又从宝安塘头迁徙到白石洲建新塘头村。如今,一切都会是都将消失,塘头村人最后的精神家园亦将从地球上消失,留下的只有这部历史。
  • 谢谢文夕评委。要看塘头老屋要趁早呵。我给您领路,我拍了好多老屋的照片,若能加微信就可以上传给您了
    • 文夕2019/09/04 17:19:46
    • 分享到:
  • 好加我13811029143

    回复

  • 白石洲被旅游景点、高档小区、大型商场环绕,号称深圳最大、最密集的城中村之一。曾欣赏电影《亲爱的》,对白石洲地名有初步印象。村后有山,山上多厂,石白且巨,故曰白石洲。白石洲正在执行旧改,旧改前的风貌即将进入时代发展的史册。作者从白石洲五村之一的塘头村的最古老的建筑群开始讲述,引领读者详细了解,从六十年前至今的一系列发展。
  • 谢谢只因不才,塘头老屋值得一看,会刻骨铭心,因为即将消亡。

    回复

    • 老师父2童生2019/07/10 09:46:52
    • 分享到:
  • 感谢费主编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7/07 11:04:34
    • 分享到:
  • 看来功课做得很足啊,梳理得一清二楚了。但最喜欢看的还是雷老师讲故事再写一篇
  • 谢谢晓霞,我好好地再读《廉颇蔺相如列传》写一篇《刺客列传》。

    回复

  • 老师傅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 不写,就不好意思
  • 我继续努力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04 14:45:15
    • 分享到:
  • 文中出现不少史料信息,可见作者下了功夫,要是以讲故事的形式表述会更吸引我。
  • 专门网购了一本200元的《宝安县志》,谢谢。
  • 但没有什么用,哈哈。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4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45185
  • 11
  • 195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