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石洲口述史
  • 点击:16012评论:172019/07/04 10:15
  • 2019年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广义的白石洲指深南大道南侧的白石洲村与深南大道北侧的下白石村、上白石村、塘头村、新塘村,一共五村。


深圳人都知道白石洲。

白石洲中最古老、最精华的建筑是塘头老屋,这是很多人所不知道的。

从空中俯看白石洲,用一个不十分恰当的比喻,像卫星云图中的台风,风眼就是塘头老屋,所有的建筑都是围绕着它向外拓展。最直观了解可以在百度图片中输入“白石洲”,图片上建筑群中凹下去的一个方格就是塘头老屋。

塘头老屋共五排,南北走向,每排长度约百米,每排两栋,一共是十栋,统一为灰瓦覆顶、人字坡面的一层建筑,栋前有空地,左右栋之间有一丈余宽东西走向的通道,因此整体建筑就成对称结构。每栋九间,每间深九米宽三点五米,整体感觉像老旧的单层并列的九间教室,五排一共是九十间。

遗憾的是几年前塘头老屋已经被南山区列入危房,但一些老房门楣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金黄色横批还在;没有人居住的老房都挂着一把铁锁,瓦楞上也长出或高或低的青草野蒿,在夏日下一片焦黄……

也许一年后塘头老屋会同整个白石洲一起消亡。

所以我想以它为切入点说说白石洲。

以前从老屋面前走过,我会细细观察屋顶瓦片的破损的面积是不是变大,瞧瞧从刷着水泥的墙体中突围出来的黄土是不是又扩展……如同寒暄一位老态龙钟的老者;现在不会了,……

是的,老屋已经步入暮年,它的寂寞与周边握手楼交头结耳相与言欢构成强烈的对比;它的暗淡与城市的灯火辉煌光亦是一种反差。

这种反差六十年前已经存在,只是以前是五排十栋九十个房间的热闹与周围的寂静形成对比。

六十年前,这里与中国南方最普通的小丘陵没有两样,小山上有树木,也有经济作物——荔枝、龙眼,小山的西南面有个叫下白石的小村落,村落周围有大面积的田野,种有水稻也种有花生、甘蔗,村里的百姓还可到村子一里外的海里打鱼,或者在滩涂上养殖生蚝。但到1959年平静的生活变化了,当年的11月,广东省佛山专区农垦局在此创办了省属国营企业沙河农场。(1951年,根据党中央、国务院“一定要建立我们自己的橡胶生产基地”的决定,由中国人民解放军两个整师、一个独立团的两万多名官兵为主体组建了华南垦殖总局,叶剑英元帅任首任局长。沙河农场是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的延续。)下白石村划归国营农场,对于一直以种田糊口、靠海谋生的百姓是一件天大的喜庆之事,划入农场的还有位于下白石村南边、沿海而生的村落——白石洲,下白石村西北边上的上白石村,以及更远点同样在西北方向的新塘村。农场的面积很大,有12.863平方公里,东到康佳集团(已经拆除)东边的小溪,即靠近今天的侨城东路;西到大沙河;南到海边(填海之前),北到今天的北环大道。农场在这范围内,种植荔枝、龙眼等果树,也种水稻、花生等农作物;南面临海,在两三平方公里的滩涂上修建蚝田。

在广阔的农场内,除了原来四村村民一层楼的房子外,就是起伏的小山坡与大面积的田野,当然还有无边的海。农场是一个国营单位,对于五六十年代的人来说,能进入国营单位那是很光荣的事。塘头村就在这样的光荣的背景下加入国营单位。

那么塘头村凭什么加入沙河农场呢?

这就得追溯到历史,1956年宝安县人民政府决定在南头公社石岩大队拦河蓄水,修建水库(铁岗水库前身)为西乡、沙井等公社农田灌溉,铁岗、新祠堂、下埔村、塘头村四个村庄和大片农田要被淹没。塘头村有上百户人家,不需要整个村庄搬迁,只有地势低的要搬走。据塘头村池姓老人叙述:1959年的搬迁是由宝安县牵头,移民办公室组织,搬迁工作队进驻塘头村。曾灸、吴季两位同志为派驻塘头村工作队的队员。塘头村只允许部分村民搬迁。搬迁地点:一为宝安县政府区域(1949年10月16日宝安解放.1953年,因深圳镇连接广九铁路,交通便利,人口较多,工商业兴旺,宝安县政府从南头迁至深圳墟。县政府大楼在蛟湖路,即东门老街西北面的一片沼泽当中。政府旧楼在1979年以后被用作深圳经济特区管委会的办公楼,后来拆掉旧楼,盖起深圳迎宾馆)的蔡屋围,从事种花、养金鱼工作;二是国营沙河农场,以耕种为产业。几位塘头村群众代表多次考察,一致认为国营沙河农场生活比较有保障,最后确定搬迁到白石洲,搬迁68户人家,486人。这68户人家是经过严格挑选的,先由村民先申请,工作队政审,以吴根同志为首的沙河农场工作组负责接收。所有地、富、反、坏、右分子,及以偷渡去香港的人员不准搬迁,这是基于保证边防的安全,以及不损害国营农场的形象;搬迁的地点与人员确定了,但沙河农场并没有给他们提供住房,只提供了一块土地,就是杜鹃山的余脉(杜鹃山的主峰在华侨城中学初中部的后面也就是现在的燕晗山郊野公园,现在华侨城里还有杜鹃山路)的西坡,当时山上虽种有荔枝,但仍是荒山野岭,有不少埋人的坟地。经历大跃进的群众,思想上有了严格的统一,并不在乎是否是墓地,安居房依山修建,在房子没有修建完成之前,搬迁人员分散寄居在上白石村和下白石村,住是村民的破旧房子。

经过58、59、60年三年时间,房子陆续建好,搬迁宣告完成,五排安居房井然有序地被建造出来,十栋房屋分左右两组,均匀布置。建筑一层,格局一致,每栋九个开间,每间深9米,宽3.5米。屋顶为双面坡,上覆瓦片。村名还叫塘头村。村子南边是下白石曾氏宗祠(曾氏宗祠占地面积114㎡到180㎡之间,坐北朝南,大门门匾上书“曾氏宗祠”,进门是一进院子,而后是拜堂,拜堂大门门匾书“安邦定国梁”,在“四清运动”中被毁,如今在它的上面建成了握手楼),在宗祠边挖一口水井,供村民吃喝洗漱之用。瓦房的东南方向修有仓库,用于储藏粮食,建筑形式和瓦房类似(现已拆除)。瓦房与水井之间的空地曾经是农用晒场。

修建这些安居房进展缓慢是由于安居房计划由政府修建,但是当时国家经济困难,改由集体修建,修建任务是这样安排:水库的水放到哪个公社,哪个公社就掏钱修建。当时物质贫乏,石灰短缺,房梁是旧村拆下来,抬来翻修使用;房子修建没有专门设计图纸,由土建工程师指挥建造,因为格式一样,又只有一层,建造并不复杂。

房子修好之后,分散在上下白石村的塘头村村民终于又住到一块了,他们的身份也变了,成了沙河农场的员工。搬迁来的塘头村员工有三位党员,他们抓生产,以种粮食为主;组织青年突击队、组织民兵连与边防部队一起站岗放哨;当然还有一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当时搬迁出来的村民思想认识都很高:在政治上也有高人一等的地位;生活上也获得了一份保障。每个劳动力月薪19.5元人民币,比附近公社大队社员好很多。

如此一来,白石洲四村就成了白石洲五村,村民成了沙河农场的员工。他们成为员工之后,在得到的同时也失去了作为一个村民应该保留的东西,比如自己的传统文化,自己的根基等。改革开放以后,深圳很多村落当年被破坏的传统宗祠都被村民保留或者恢复,而白石洲的宗祠、神庙、牌坊一直没有得到重建,而且随着白石洲改造更一步推进,塘头村最古老的建筑也会在推土机声中消失殆尽。一旦塘头老屋消失,塘头村移民最后一点的家园情结也将随之消失,塘二代,塘三代将是没有根的村民,他们要寻根也将无从寻找,最初的塘头村也在因1994年铁岗水库扩容之时,在1999年全村搬迁。塘头村已经没于水中。

查阅资料塘头村的历史资料:

明清时期,陈氏、邓氏先祖最早在此开村(塘头村)。清康熙年间,池氏先祖也从福建汀洲(龙岩)迁来建屋立村。原塘头老村位于铁岗水库上游,和尚岗山岭下西坡,明清时期,塘头村属新安县南头乡。中华民国时期,属宝安县南头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亦属宝安县南头乡。1955年成立初级社后转高级社,1958年公社化时(当时属南头公社石岩大队管辖)。1958年修建铁岗水库,把位于低洼处被水库淹没的一半村民,搬迁至现深圳市南山区白石洲,建塘头新村,位于山岗高处的村民则留在原地;1961年7月体制下放时属石岩公社管辖。1963年1月,撤区并社,塘头村并入南头公社。至1975年属石岩公社白芒大队管辖。1976年,塘头村改称燎原大队。1980年10月,划属塘头大队。1984年,改为塘头乡,乡驻地塘头村,辖塘头和应人石2个村,169户,829人;耕地面积939亩,其中果园旱地126亩,以水果为主。1993年,将塘头乡分为塘头村和应人石村。1994年铁岗水库扩容,该村下余村民也被纳入移民搬迁计划,自1995年至1999年全村整体搬迁至2公里外相对平缓的山顶,在山顶规划新村,平整之后新建别墅式居民新村,老村废弃。2004年7月1日以后,改塘头村委会为塘头社区居委会。

主要姓氏有池、邓、刘、陈、邹等姓氏。第一大姓为池姓,明朝从福建汀洲上杭县迁移至广东梅州,清康熙从梅州迁移至本地。第二大姓为邓姓,元明时期从福建迁移至广东梅州,清初从梅州迁移至本地。第三大姓为刘姓,明清时期从福建迁移至广东梅州,清初从梅州迁移至本地。

现居住白石洲的塘头村居民是老塘头村的一支,假如这些老房子能长久存在,百年之后,几百年之后,甚至千年,在高楼林立的白石洲高层建筑当中有这么一块作为记载历史的地方,必将成为一道白石洲的风景,甚至是深圳的风景。


塘头村68户人家搬迁到白石洲之后,就成了一个大村落,它背靠小山(这个小山的痕迹尚在,从塘村老房子后面一直到沙河小学,只是建满了握手楼),前面是一片农田,田里种的是水稻、花生、甘蔗等作物,一年四季也都是绿油油的;远处就是尘土飞扬的沙河路(现在的沙河街),隔着沙河路还是一片的农田,然后就是沙河,对岸是大冲村。

与它相邻的下白石村倒显得小了,塘头村进入白石洲之后,两个村就已经接近融合。

下白石村紧靠一条坑坑洼洼的公路(广深公路,可通到广州,深南大道的前身),30多户,200多人,据说是明代(据曾姓村民说曾有一个明代的墓碑证明明朝时期此地已有人定居)就搬迁至此,村民要么种植、要么下海。

关于下白石村的名字来历有这样的传说:以前在一片辽阔的海湾沙洲上来了一批福建的客家人,于是就有了一个小村庄,村后有麒麟山(主峰在市长大厦的东面到世界之窗大门之间,现在已经不见痕迹了;如今世界之窗内尚有1983年10月修建的麒麟烈士墓),山上长满了马尾松等树木,山顶上天生一块大白石,于是村子取名为“白石洲”(今深南大道南侧,京基百纳的后面的村子),麒麟山北面的村子就叫“下白石”(深南大道的北边金三角向东那一片),下白石村的西北面的村子,就称为“上白石”(江南百货一片),至于新塘村(侨城馨苑一片)名字的由来,就不得而知了。解放前,这些村子与中国所有南方海边村落一样,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生活单一而贫困。于是就有很多人参加革命,1941年,地下党组织成员从香港边界进入上白石村,他们打着教书、经商的名号,白天在荔枝林劳作,晚上进村宣传革命。村民的革命热情日渐高涨,由16人组成的上白石党支部也很快组建起来,据记载上白石村30多户人家之中,参加地下党、游击队和解放军的就有20多人。东江纵队副司令员王作尧,参谋长周伯明,以及短枪队、武工队经常到上白石村活动。由于上白石村邻海,视野开阔,一有敌情便可立即发现,游击队员可以向村后的山地和密林转移隐蔽,可攻可守。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白石洲 历史 现在 将来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只因不才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胡野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3
  • 文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1
  • 文夕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8-31
  • 繁柯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深圳太需要如此诚实的记录了,中国人素有记史修志的传统,只是当代无人肯做,以至于一个不太老的城市也变的混沌不清。很喜欢这种纯粹白描的冷静写法,如果每个村子都来这么清晰的一篇,深圳就容易说清了。
  • 谢谢胡老师,住在白石洲十年了,有感情,希望留下一点记忆,因为白石洲四村即将消亡。

    回复

    • 文夕评委2019/08/31 15:38:31
    • 分享到:
  • 我在华侨城住了十多年,经常去到白石洲。看到的都是握手楼拥抱楼接吻楼,真想不到白石洲还有这样两列五排九十间的平房群存在。找个时间,我要去白石洲找一找这片平房群,这片老平房是白石洲历史的一部分。随着城市化进程,白石洲会消失,这片老房也会消失。塘头村祖先从福建龙岩迁徙到宝安塘头,又从宝安塘头迁徙到白石洲建新塘头村。如今,一切都会是都将消失,塘头村人最后的精神家园亦将从地球上消失,留下的只有这部历史。
  • 谢谢文夕评委。要看塘头老屋要趁早呵。我给您领路,我拍了好多老屋的照片,若能加微信就可以上传给您了
    • 文夕2019/09/04 17:19:46
    • 分享到:
  • 好加我13811029143

    回复

  • 白石洲被旅游景点、高档小区、大型商场环绕,号称深圳最大、最密集的城中村之一。曾欣赏电影《亲爱的》,对白石洲地名有初步印象。村后有山,山上多厂,石白且巨,故曰白石洲。白石洲正在执行旧改,旧改前的风貌即将进入时代发展的史册。作者从白石洲五村之一的塘头村的最古老的建筑群开始讲述,引领读者详细了解,从六十年前至今的一系列发展。
  • 谢谢只因不才,塘头老屋值得一看,会刻骨铭心,因为即将消亡。

    回复

    • 老师父2童生2019/07/10 09:46:52
    • 分享到:
  • 感谢费主编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7/07 11:04:34
    • 分享到:
  • 看来功课做得很足啊,梳理得一清二楚了。但最喜欢看的还是雷老师讲故事再写一篇
  • 谢谢晓霞,我好好地再读《廉颇蔺相如列传》写一篇《刺客列传》。

    回复

  • 老师傅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 不写,就不好意思
  • 我继续努力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04 14:45:15
    • 分享到:
  • 文中出现不少史料信息,可见作者下了功夫,要是以讲故事的形式表述会更吸引我。
  • 专门网购了一本200元的《宝安县志》,谢谢。
  • 但没有什么用,哈哈。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4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36405
  • 8
  • 126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