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石洲口述史
  • 点击:3409评论:102019/07/04 10:15

广义的白石洲指深南大道南侧的白石洲村与深南大道北侧的下白石村、上白石村、塘头村、新塘村,一共五村。


如果在白石洲没有任何规则的握手楼当中有一间深九米宽三四米,上覆灰瓦人字坡面屋顶的一层小屋,你一定不会留意;但如果是完全一样并列的九间呢?你一定会留意吧;如果并列的九间隔着一丈宽是同样并列的九间呢?你一定会惊讶了;再进一步假如,这样一排还有同样的一排呢?两排还有不够,三排也不够,四排还太少,一共是五排呢?那么你是不是一会问:白石洲里真的有这样的房子吗?

如果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真的呢?

你是否会生出很多疑问呢?

答案是一定的。

这就是白石洲五村之一的塘头村的最古老的建筑群,只是现在它已经被列入危房,一些老房门楣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金黄色横批还在;没有人居住的老房都挂着一把铁锁,瓦楞上也长出或高或低的青草,

它是白石洲里最古老的房子,也许它会成为白石洲最早消失的老房子。

所以我想说说它们。

每次从它跟前走过,我会看看那瓦片上破损的面积是不是又变大了呢?瞧瞧从刷着水泥的墙体中突围出来的黄土是不是又扩大了呢?

是的,它已经步入暮年,它的寂寞与周边的握手楼交头结耳相与言欢构成强烈的反差;城市的灯火辉煌光与它的暗淡同样是一种反差。

这种反差六十年前已经存在,只是这种反差是五排十栋九十个房间热闹与周围的寂静形成对比。

六十年前这里是怎么的样子呢?与中国南方最为普通的小丘陵没有两样,小山上有树木,也有经济作物——荔枝、龙眼,小山的西南面有个叫下白石的小村落,村落周围有大面积的田野,种有水稻也种花生甘蔗,村里的百姓要么到村子一里外的海里打鱼,要么在滩涂上养殖生蚝。但到1959年情况有了变化,当年的11月,广东省佛山专区农垦局在此创办了省属国营企业沙河农场。(1951年,根据党中央、国务院“一定要建立我们自己的橡胶生产基地”的决定,由中国人民解放军两个整师、一个独立团的两万多名官兵为主体组建了华南垦殖总局,叶剑英元帅任首任局长。沙河农场是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的延续。)下白石村划入国营农场,对于一直以靠海谋生、种田糊口的百姓是一件喜庆的事情,划入农场的还有下白石村南边沿海而生的村落——白石洲,下白石村西北边上的上白石村,以及更远点同样在西北方向的新塘村。农场的面积很大,有12.863平方公里,东到康佳集团(已经拆除)东边的小溪,即靠近今天的侨城东路;西到大沙河;南到海边(填海之前),北到今天的北环路。农场在这个范围以内,种植着荔枝、水稻等农作物;南面临海有两三平方公里的滩涂上修建蚝田。

在广阔的农场内,除了原来四村村民一层楼的房子外,就是起伏的小山坡与大面积的田野,当然还有无边的海。但农场是一个国营单位,对于五六十年代的人来说,能进入国营单位那是很光荣的事。于是塘头村就在这样的光荣的背景下加入了国营单位。

那么塘头村凭什么加入沙河农场呢?

这就得追溯到历史,1956年宝安县人民政府决定在南头公社石岩大队拦河蓄水,修建水库(铁岗水库前身)为西乡、沙井等公社农田灌溉之用,铁岗、新祠堂、下埔村、塘头村四个村庄和大片农田要被淹没。塘头村有上百户人家,但并不需要整个村庄都被淹没,只有地势低的要搬迁,其实搬到地势高的地方也是可以。据塘头村池姓老人叙述:1959年的搬迁是由宝安牵头,移民办公室组织,搬迁工作队进驻塘头村。当时名叫曾灸、吴季的两位同志就是被派驻塘头的工作队队员。塘头村只允许部分村民搬迁。搬迁的地点:一为宝安县政府区域(1949年10月16日宝安解放.1953年,因深圳镇连接广九铁路,交通便利,人口较多,工商业兴旺,宝安县政府从南头迁至深圳墟。县政府就在蛟湖路一带,也就是东门老街西北面的一片沼泽地。县政府的旧楼在1979年以后被用作了深圳经济特区管委会的办公楼,再后来拆掉了旧楼,盖起了深圳迎宾馆)的蔡屋围,从事种花、养金鱼工作;二是国营沙河农场,以耕种为产业,经过当时的几位群众代表多次考察认为国营沙河农场,生活比较有保障,最后确定搬迁到白石洲,搬迁68户人家,486人。这68户人家是经过严格挑选的,先由村民先申请,工作队政审,沙河农场以吴根同志为首的工作组负责接收工作。所有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及以前偷渡去香港的人员不准搬迁,这是基于保证边防的安全,以及不损害国营农场的形象;搬迁的地点与人判断确定,但沙河农场并没有给他们提供住房,只提供了一块土地,就是杜鹃山的余脉(杜鹃山的主峰在华侨城中学初中部的后面也就是现在的燕晗山郊野公园,现在华侨城里还有杜鹃山路)的西坡,当时山上种有荔枝树,但仍然是荒山野岭,有不少埋人的坟地,房子就依山修建,在房子没有修建完成之前,这些搬迁的人家就分散寄居在在上白石和下白石村里,住是村民的破旧房子,但还是不够,大家互相帮助克服。

经过58、59、60年三年时间房子陆续建好,搬迁也宣告完成,安居房井然有序地被建造出来,十栋房屋分两列,一列五栋均匀布置。每一栋的格局一致。建筑为一层,每栋九个开间,每间进深9m。,一个开间为3.5m。屋顶为双面坡,上覆瓦片。村名还叫塘头村。村子的南边是下白石曾氏宗祠,在曾氏宗祠边挖了一口水井,而这口水井的位置紧邻着下白石村的祠堂。瓦房的东南方向,有一个仓库用于储藏粮食,其建筑形式和瓦房类似,现已拆除。而瓦房和南面水井之间的空地曾经是一个农用晒场。据说曾氏宗祠的占地面积在114㎡到180㎡之间,坐北朝南。大门门匾上书“曾氏宗祠”,进门是一进院子,而后是拜堂,拜堂大门门匾书“安邦定国梁”。在后来的“四清运动”中毁于一旦,如今在它的上面建成了握手楼了。

修建这些房子进展缓慢是由于这些安居房本来是国家建的,但是当时国家经济困难,就改由集体修建,修建的任务是水库的水放到哪个公社,哪个公社就掏钱给修建;当时物质贫乏,连石灰都没有,房梁也是旧村拆下来抬来翻修使用的;房子修建不用图纸,请搞土建的工程师指挥建造,因为格式一样,又只有一层,设计并不复杂。房子修好了,还挖了水井,经过三四年的修建,分散的塘头村村民终于住到一起,他们的身份也变了,成了沙河农场的员工了。搬迁来的塘头村员工有三位党员,他们抓生产以种粮食为主;组织了青年突击队,组织民兵连与边防部队一起站岗放哨保卫海边防线;当然还有一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当时搬迁出来的村民思想认识都很高:在政治上有高人一等的地位。政治上,这种从农民变身农场职工的转变让他们更加体面。进入农场,服从单位领导同时也是对国家的服从,能够进入单位符合中国当时主流社会对个人身份的认同。在经济上,凭借优秀的政治成份而搬迁的村民进入单位,也被认为获得了一份生活的保障。每个劳动力月薪19.5元人民币也有人说是16.5元人民币,但比附近公社大队社员就好多了,对于村民来说,当时沙河农场的土地属于集体所有,加入农场并没有失去土地,他们和其他四村的村民一起,耕种在农场12.83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就这样原来的白石洲四村就成了白石洲五村了,原来分散的村民就成了沙河农场的员工。当他们成为员工之后,他们在得到的同时也失去了作为一个村民应该保留的东西,比如自己的传统文化,自己的根基,无论是在作为建筑的物质形态上,还是在生活中的仪式和行为上。改革开放以后,深圳很多村落当年被破坏的传统宗祠都被村民保留或者得以恢复,而白石洲的这些宗祠、神庙、牌坊一直没有得到重建,而且随着白石洲改造更一步推进,塘头村最古老的建筑也会在推土机声中消失殆尽。一旦塘头老屋子消失,塘头村移民最后一点的家园情结也将随之消失,塘二代,塘三代将是没有根的村民了,而且他们要寻根也将无从寻找,最初的塘头村也在因1994年铁岗水库扩容之时,在1999年全村搬迁。塘头村村已经没于水中。从网络上查询了以下内容:

明清时期,陈氏、邓氏先祖最早在此开村(塘头村)。清康熙年间,池氏先祖也从福建汀洲(龙岩)迁来建屋立村。原塘头老村位于铁岗水库上游,和尚岗山岭下西坡,明清时期,塘头村属新安县南头乡。中华民国时期,属宝安县南头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亦属宝安县南头乡。1955年成立初级社后转高级社,1958年公社化时(当时属南头公社石岩大队管辖)。1958年修建铁岗水库,把位于低洼处被水库淹没的一半村民,搬迁至现深圳市南山区白石洲,建塘头新村,位于山岗高处的村民则留在原地;1961年7月体制下放时属石岩公社管辖。1963年1月,撤区并社,塘头村并入南头公社。至1975年属石岩公社白芒大队管辖。1976年,塘头村改称燎原大队。1980年10月,划属塘头大队。1984年,改为塘头乡,乡驻地塘头村,辖塘头和应人石2个村,169户,829人;耕地面积939亩,其中果园旱地126亩,以水果为主。1993年,将塘头乡分为塘头村和应人石村。1994年铁岗水库扩容,该村下余村民也被纳入移民搬迁计划,自1995年至1999年全村整体搬迁至2公里外相对平缓的山顶,在山顶规划新村,平整之后新建别墅式居民新村,老村废弃。2004年7月1日以后,改塘头村委会为塘头社区居委会。

主要姓氏有池、邓、刘、陈、邹等姓氏。第一大姓为池姓,明朝从福建汀洲上杭县迁移至广东梅州,清康熙从梅州迁移至本地。第二大姓为邓姓,元明时期从福建迁移至广东梅州,清初从梅州迁移至本地。第三大姓为刘姓,明清时期从福建迁移至广东梅州,清初从梅州迁移至本地。

现居住白石洲的塘头村居民是老塘头村的一支,假如这些老房子能长久在存在是不是他们最初的记忆,百年之后,几百年之后,甚至千年,在高楼林立的白石洲高层建筑当中有这么一块作为记载历史的地方,那必将成为一道白石洲的风景,甚至是深圳的风景。


塘头村68户人家搬迁到白石洲,是一个大村落,它背靠小山(这个小山的痕迹尚在,从塘村老房子后面一直到沙河小学,只是建满了握手楼)前面是一片农田,田里种的是水稻、花生、甘蔗等作物,一年四季也都是绿油油的;远处就是尘土飞扬的沙河路(现在的沙河街),隔着沙河路还是一片的农田,然后就是沙河,对岸是大冲村。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白石洲 历史 现在 将来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繁柯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老师父2童生2019/07/10 09:46:52
    • 分享到:
  • 感谢费主编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7/07 11:04:34
    • 分享到:
  • 看来功课做得很足啊,梳理得一清二楚了。但最喜欢看的还是雷老师讲故事再写一篇
  • 谢谢晓霞,我好好地再读《廉颇蔺相如列传》写一篇《刺客列传》。

    回复

  • 老师傅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 不写,就不好意思
  • 我继续努力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04 14:45:15
    • 分享到:
  • 文中出现不少史料信息,可见作者下了功夫,要是以讲故事的形式表述会更吸引我。
  • 专门网购了一本200元的《宝安县志》,谢谢。
  • 但没有什么用,哈哈。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4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1447
  • 7
  • 1010
  • 他看着我一直在看他的手,就解释说,我的手不好看。是个干苦力的命。 他说,你不心疼啊,这么新卖废品是最不划算的。 单从对这个收废品的人的描写,就可以看到在外漂泊的艰难生活的一斑,一个收废品的人尚且对文化文学有如此的敬畏和爱惜,何况一辈子都在为文学熬夜熬日的人呢!不管生活如何,总算还有文学相伴。

    平溪慧子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8 20:50:18
  • 这是一部令人振奋也让人感动的城市奋斗史书,真替作者感到高兴,同时也为他点个大大的赞。能够远离舒服区选择来竞争激烈的深圳打拼已经让人佩服,而在短短几年的奋斗生涯里,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更是淋漓畅快,让人赞赏不已。尤其获得政府资助的清华高级工商管理课程,并不是所有人能做到,让我想到同样的2008年辞职考MBA的往事,尽管目前还没得到有效用途,但我也是无怨无悔。

    江飞泉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8/18 17:39:19
  • 感觉是一种泥胎打滑,种子挣不开壳,朝阳里的某种色盲,绝望中时不时流露的男人媚态,作者是个多面手,能把这些感觉表达到位,写绝望写死亡,写冷漠写空转,无疑是文坛顶级高手,像双雪涛、于一爽等等,但,这里是邻家的坛子,你的作品要冲着大奖来,你要拿出最适合的,最精彩的,我相信你会得大奖,似是而非的爱,模棱两可的笑,东成西就的果,写出命运的况味,写出流变中的宿命!

    健字号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8 1:59:10
  • 深圳,曾经代加工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在不断前进的路上,转型升级把一些低密度制造业给淘汰出局。这是进步。勤勉踏实的人,在哪里工作都会有容身之地。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处理,繁复沉重的工作负担。让改革开放之初的一代人既找到了自身的价值,又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更找到了前进的方向。入深故事皆不同,每篇都有汗与累!

    涸辙之鱼入深圳记

    2019/8/17 12:58:19
  •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像写实又像是写虚,作者这样安排一个故事,告诉我们情节,与我们摸索出来的结局,或有出入。有些作者写的故事情节,我们刚看到开头就已经知道结尾,而好的故事情节,让我们心潮澎湃,在作者的迂回转折中把读者带向一个情感的制高点,读来欲罢不能!

    涸辙之鱼私生子

    2019/8/17 12:47:36
  • 月是深圳明,情是书生真。由唐朝的月亮到深圳的月亮,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无论月亮在哪儿,书生意气风发,书生的月亮在心里,心里的明月,永远照亮着你,不管万水千山。书生此文,写情写景抒情,都错落有致,细细道来,情真意切,感动!

    涸辙之鱼月是深圳明

    2019/8/17 12:34:23
  • 卖马蹄的人是为了养家糊口,买马蹄的人是为了自己的老伴,自己的爱人。撕开马蹄的外表,里面的内涵可是美好的,它好吃,醇甘清香,糯香爽口。看,卖马蹄的人,为了更好的吸引顾客,假装受伤,而买马蹄的人,因为有自己的心事,反而不曾留意。做人应学马蹄,不应该虚有其表!

    涸辙之鱼城中村系列:马蹄

    2019/8/17 12:17:47
  • 点题就写在深圳的奋斗过程。人物形象,故事情节,如行云流水。故事不算错综复杂,但情节设计引人入胜。能吸引读者一口气读完,后面的一大段回忆,用来衬托上半段的描述,感觉有点衔接不上,静待整篇。再来细细阅读。

    涸辙之鱼深圳式奋斗

    2019/8/17 12:03:05
  • 这些年,没有骗我们消费的,只有卖楼的了!真是说出了卖房人的心声。想想当年陪着笑脸,跟你称兄道弟的中介小哥,为了套你卖成将来翻倍的房子, 施放的苦肉计,真是百感交集。李玉写得很克制,但我们都能感到他压抑着的愤慲,他流露出的真切感受,我闻到了板倒井,或者泥池大曲的清冽。文章就是这样写成的,真切的感情,加上作者训练有素的行文,更深一点,李玉的风格化叙事,一如父亲那篇!

    健字号​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17 11:05:10
  • 坪山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特别是马峦山,可以说是四季去过。不同的季节马峦山有不同的风景。印象最深的是,一次跟草根文学艺术协会去马峦山采风,黄东和带上他的儿子,孙夜一路抱着小黄。我们老中青几代人走在家乡间的小路上让我们欣赏蓝天白云瀑布涓涓细流,欣赏樱花翠柳走地鸡鹅牛羊,品赏柴禾灶煮出来的白斩鹅、嫩姜焖鸭、豆腐酿等等,这些菜都有是驴友们自己做。下午还可打会小麻将。坪山青山绿水湿地公园让人留连往返。

    春风妙语关于坪山的一组诗歌

    2019/8/17 10:37:28
  • 这篇小说读后确实论人耳目一新。看似荒诞的内容,却有着内在合理的逻辑。正如作家笔下的人物,寄托着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毋庸置疑,作家的私心,掩藏在作品中人物的身上,一样合情合理。然而作品中的人物,并不是作家手中的玩偶。成功的作品,塑造的人物一定是鲜活的,有思想有灵魂。不同环境下的他们,所言所行往往会出乎作者的预料。

    淘书乐私生子

    2019/8/17 10:28:30
  • 我在等待最后的结果,主人公的男朋友什么时候出现。这个故事我看了两遍,第一次看到第十页,今天早上来看,更新到十三页。从开头的深圳职场故事延伸到后面的成长往事经历,一口气读下来,为主人公能紧握的命运手,而欢欣,而鼓舞。一切看似顺利简单,却是这样不经意间从小积累起来。幸运降临,不都是一个一个脚步的努力才换来的吗?

    梦蝶深圳式奋斗

    2019/8/17 9:48:44
  • 那天在沙井遇见刘郎,介绍说他是90后诗人,今天读完他的诗,果然气度不凡。一组37首组成《深圳梦》,串起了人们在深圳打拼的生活。《有的风》一直吹着我们往前走,《有时候》依然有人像妈妈那样抱着你,《写作业》我告诉孩子的,字是有生命的《深圳梦》你躺在深圳的某栋楼思考着怎么能把自已变成那只鸟等等。作者的诗易读易懂,每一首诗如天上的星星似乎相隔很远又很有关联。光可以可照亮黑暗中的路,孤独是一笔财富。

    春风妙语深圳梦

    2019/8/17 8:12:12
  • 坪山,在大龙岗时代就对它很熟悉了,聚龙山,坑梓大道,坪山湿地公园,都去过,赏过,还登上聚龙山顶,眺望落日,观赏繁花,书写诗篇。一去经年,有好几年没在踏足坪山,内心满是思念。此次,看到作者贴出一组坪山的诗歌,就当又回到那时的美好时光。那时聚龙山上的那座巨鼎好像有龙的纹饰,华丽壮观,被认为是镇山之宝。而坑梓大道当时再扩建之中,尘土飞扬,我们都说未来是一片恢弘远景。

    江飞泉关于坪山的一组诗歌

    2019/8/16 23:40:22
  • 俗话说“一波三折”,赵老师,这是“一深三入”啊,经历曲折,但文字里洋溢着对深圳的向往和追求,也散发着80年代特区深圳的那份活力和激情。那股闯劲后来没有了,至少2000年后当我来深圳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调档案、转户口等,是你们当时的最大障碍,也是波折的原由,到后来也都不再是问题了。我们各自的“入深圳记”,汇集成了这个时代的烙印,这也是“入深圳记”的意义所在。

    熊宗俊入深圳记:三顾鹏城方入深

    2019/8/16 22:50:3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