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别故乡入深圳
  • 点击:15167评论:62019/07/08 06:11

出粮所记


如果不说收入,其实在粮所的日子还是不错的。每天的工作也不忙,也就是月底做做帐,报一下表,报报税。我作为粮所的主办会计,也许在县城不算什么,但是在乡下,在水洼街,也算是头面人物吧,天天 都是和乡里干部、和村里的书记村长喝酒,日子过得也相当快活。

但妻子对我的状况不满意,当然主要是收入待遇不满意。当时我一个月也就是400多元吧,妻子说,这收入,要是在县城买套房子,需要不吃不喝地干10年才行。当时我们县城的房价是每平方500元左右,买一套一般的房子,就按120平方吧,也需要60000元。

妻子是一名教师,我是粮所会计,我觉得挺好的,两人关系也比较融洽,她的学校离我们粮所有2公里的距离,有一条公路从我们粮所门口直通她们学校门口,中间是大段的庄稼地,这段庄稼地,见证我们的爱情从无到有的成长,有时候她包了饺子,会打电话让我过去,她的手很巧,饺子很精致,每一个都像一个艺术品,喂饱了肚子,却消灭了“艺术品”,所以有满足,也有遗憾。

两口子的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明智的人,都会先把两口子的关系搞好,然后才能腾出精力来,去搞其他关系,比如去征服世界呀,惠及天下呀。这是我的认识,也是她的认识,这个共同的认识让我们的关系更加融洽了。她很漂亮,在她的学校,我看她第一眼就惊为天人,她高中我认识,算是我的高中同学吧,但没想到这些年,她出落得如此漂亮。

但随着浪漫渐去,激情平息,生活中的真实逼走了许多理想的,不着调的东西,渐渐漏出自己的内核,就是她开始对我的收入,当然也包括她自己的收入开始不满意起来。世界上,如果凭什么最让人费解,我想,答案一定是女人。女人是让人着迷又让人费解的,有时候,她明明有想法,却不直接说出来,而是让我想,让我猜,我要从她的海量语言了,理出来那些是她真正想说,那些是她真正想要的,然后,顺着她的劲儿,我才能获得她的奖励,否则,他就甩给我一个枕头,很干脆地说,睡沙发去!

再后来,她就开始动员我跳出粮所了,她说,粮所,并不是适合你呆的地方,尽快跳出来。我说,粮所那么多人,大家都生活得好好的。

妻子说,你和别人不一样,你有文凭,你有会计师证,只要跳出来,就比粮所强。

但我还是不想出来。作为主办会计,算是粮所的二把手吧,手里还是有一定的实权的,在费用上有签报的权利,因此也不能说没有灰色收入。但妻子还是不满意,说,那点小钱算什么,就是一个月你再收入200元,那也不济事呀。我就说,那我干所长吧,活动活动干所长。

我也就是随便说说,但妻子听了我的话后,两眼开始放出光来。她说,对,干所长,这个行,你要是能干所长,那就不用急着出去。

我当时只是随便说说,没有想到,妻子却把此时当真了,便推着我办这个事情。没有办法,我开始着手运作这件事情。

不深入一事,你永远不知道这里面的水有多深,原来对官场的一切,虽然有所耳闻,但都是道听途书的东西,现在开始要运作这个事情,并且想运作成这件事情,才发现,这件事情的难度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大学生,而妻子一家,也没有什么当官的亲戚。现在要想干所长,才发现,这不仅仅是钱的事,如果关系不硬,你就是花再多的钱,也只是打水漂。而我们县城的官场,被几家人把持着,所有的官帽,都是圈内的资源,根本是不会给你圈外的人士的。

所以要想挤入圈内,必须从高端下手。听说这一批想干所长的人,有些已经从省里开始找人了,以至于所长任免的最终结果还没有出来,就已经有人说,这个人是副省长打招呼的,那个人是市委书记关照的,还有是省农业厅厅长的外甥,这些人都是冲着粮所所长来的,肯定跑不了,最终结果的公布的确是和这些早就漫天飞的小道消息是一样的。

原来我觉得自己还有一些能力,也比较年轻,应聘所长还是有优势的。但在权贵面前,能力算个鸟呀!因此我就落榜了,很是挫伤我的锐气,也沮丧了妻子的心情。妻子心情不好,不光是竞聘没有成功这一件事上,还有家长里短的许多其他事,都被她抖落了出来,成为我的历史罪证,这些罪证都证明,嫁给我,真的是她的不幸她的委屈。

妻子最恼火的并不是我没有竞聘成功,而是我没有成功,却还花了很多钱。没有过硬的关系,我只能用钱上了。妻子说,什么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我们这就是!你说说,没有过硬的关系,咱们张这个精干什么?!

这以后,妻子的埋怨更多了,我们之间的不和谐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于是,被埋怨困扰的我,渐渐萌生了跳离粮所的想法。

但人毕竟是习惯性的动物,在没有特别的刺激发生以前,人都是习惯于走老路,延续过去的生活的。我觉得粮所的日子,自己过习惯了,虽然有想法,但距离真正的实施还差着十万八千里。我的最大行动,也就是看看报纸,有时候特别关注一下招聘信息,日子还在继续延续着。老婆说,你说你,现在所长你也没有争取上,这个地方还有什么可待呢,不如出去。我就争辩说,现在小孩小,现在出去不合适。妻子说,不要找理由和借口,我们的小孩你照顾多少呀,还不是每天我在照顾,你拿这个当理由,你说你可笑不可笑呢?

其实通过这次竞聘所长,我已经对当地政治生态厌烦之极,县城里权力的代际传播很厉害,有权势的,他们的子女早早地安排好了,因此,这是一种变相的家天下,只不过以前是一个人的家天下,现在是一帮人的家天下,由此,衍生一个现象,我们县第一高中的升学率特别高,我想这大概就是当地人在当地看不到机会了,拼力学习,努力往外面跑,挣脱当地政治生态的束缚,获取个人的最大成长紧密相关吧。在政府的很多部门,外甥打水舅舅喝,叔叔部署侄儿做,是较为普遍的现象。而这次提拔所长,能竞聘上来的,差不多都是关系户。

世间的万事万物都在变化,粮所的形势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开始慢慢变了,变的形势严峻了。形势变严峻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村提留和乡统筹,不再和交粮食挂钩,粮食的经营主体开始放开,粮所不再干独家生意,排队交公粮的现象早就不见了。其实还有更重磅的消息,正在路上,只不过我当时不知道罢了,那就是我国延续了2000多年的农业税,也就是俗称的“皇粮国税”会在2006年取消,你想想,“皇粮”都不存在了,而粮所,作为一个收皇粮,存皇粮的单位,自然失去了很多价值。整个形势都告诉我,是该跳出粮所,逃离县城的时候了。

但我依然还是没有下最后的决心出来。人其实是一种靠意志力推动的动物,要是不想干某件事情,就会找出种种理由,来验证干的条件不具备;要是真正想干某件事情,就会克服各种条件,冲破各种阻挠地干。

最终让我下定决心走出粮所,逃离故乡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的一个朋友的离奇被捕。

我们粮食局有个面粉厂,这两年形势不好,生产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工人连续好几年发不下工资,由于生活所迫,这些人每到领导视察的时候,就会围堵县政府。后来县领导就出面,让县粮库托管了面粉厂,面粉厂的问题解决了,但粮库的问题又产生了,粮库的人担心自己的待遇下降,粮库的30多名员工,而面粉厂200多名员工,现在30多人要养活200多人,当然吃不消,面粉厂的人不上访了,但粮库的人就开始上访,县政府费了好大的劲,采用从各个粮食单位收取专项管理费的方法,然后用专项管理费支付面粉厂人员工资,暂时化解了这个问题,粮库是收储量最大的单位,因此粮库成了承担面粉厂人员费用的最大单位。

粮库有个主办会计,叫张笑音,我们是同一批在财政局培训的会计,再加上经常一起在粮局开会,慢慢就熟悉了,有时候,我们一起聊天,每每说起面粉厂下岗工人的生活,她总是叹息道:那些下岗工人生活很苦呀,一个月150元的生活费,要养活一下子,真的很难呀。我对她的话,表示认同。张笑音说,你不要光点头呀,你们粮所的管理费,都欠了3个月了,快交了吧。我这才想起来,她向我诉苦,是为了催收我们欠缴的管理费,因为这些管理费都要转到粮库,由粮库一并支付给下岗工人。我说,好,我们马上交,这是人家救命的钱。然后我问,这管理费好收不?因为我早就听说,有很多单位都不愿意交管理费。张笑音说,当然不好收了,许多单位都说,现在形势不好了,我们自己的工资都发不下来,怎么还给面粉厂的人发工资。因此,都是我设了脸面来要。我对此有点少少地感到不解,我说,你们粮库有你们的一把手赵主任,你是会计,按说收钱的事不归你管,你只管做好自己的帐就好了,收钱的事然赵主任找粮所所长要。张笑音苦笑一下,别有深意地说:赵主任每天都很忙呀,那有时间管这个,我操心这个,是因为我三叔就是面粉厂的下岗工人,我三叔有个女儿,学习很好,但家里太穷,目前已经辍学了。

我刚听了一句就笑了,是因为张笑音的“赵主任每天都很忙”这八个字。因为我知道,赵主任是粮食系统出了名的色鬼,听说光情人就有5个之多,还包了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听说这学生刚刚给赵主任生了一个儿子,赵主任五十多岁了,依然宝刀未老,这是粮食系统最热的花边,酒桌上,喝上几杯酒后,谈的最多的就是赵主任和他情人的故事。

张笑音本该和赵主任的关系很好的,张笑音是赵主任专门要过去。虽然我们主办会计都是粮食局任命的,主任管不了我们,但粮局安排会计,一般都会征求粮所和粮库一把手的意见。在这个征求意见时,赵主任直接说,他要张笑音。小道消息说,当时赵主任找搭档是有条件的,第一要女会计,女会计心细,会计工作就是要心细的;第一要漂亮,赵主任要粮局给他派最漂亮的会计,赵主任说,粮库是粮局的形象,会计是粮库的形象,必须要漂亮。张笑音当然是足够漂亮的一个人,这完全符合赵主任的条件。但后来,两个人的关系并不好,这一方面说明,虽然张笑音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却并不是赵主任期待的漂亮女人;另一方面说明张笑音是一个有骨气的女人,都知道,粮库主任掌握着粮库里几乎所有的权力,靠拢权力,自己的利益就有了保证,张笑音把关系搞得这么疆,就是放弃自己的利益。

前面说过,我和张笑音是同一批在财政局培训的主办会计,因此我们两个的关系还是比较好的,有时候,有些敏感的话题,张笑音愿意跟我谈。张笑音说他和赵主任的隔阂源自一次饮酒,酒醉后的赵主任就楼了张笑音,当然搂住只是第一步,后面应该还有很多步,这是赵主任认定的发展路径。但张笑音的一个耳光把赵主任后面的许多想法都给打跑了,也打出了两个人的隔阂。张笑音说,她是来粮库干工作的,不是三陪。我对她的想法虽然钦佩,但还是不以为然,觉得张笑音还是过于正统了,觉得她不是一个能够见风使舵的人,现在这样的人真的很少了。

  • 1
  • 2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乡土城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昆阳森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生活就像一枚硬币,你打开了这面,你就失去了那面。逃离粮所时的决然,初入深圳的惶然,深夜孤身在外的孑然,都是文韋的点缀。文章的核心是对人性的反思。对于困难,对于不可改变,人们更多想到的就是逃离。但真正的英雄,都应该是直面现状,直面问题。在英雄面前,我们详洋自得的成功根本不值得一提,真的不值得一提。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1 14:11:04
    • 分享到:
  • 如果感性一点可以追寻理想,理性一点就是赚钱,人生没有好坏,看你想怎么活吧。
  • 是的,翻开哪面说哪面!谢谢评论和打赏!

    回复

  • 很实在的文字,看来作者是个老实人。内地与深圳真是两个世界,在内地,精明的选择的是明哲保身,否则结局也就同张笑音一样,幸亏现在内地的风气又有所好转,也是由于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有方吧,终于让那些恶势力不再得宠。我也同作者一样,站在正义的一边,张笑音是令人敬佩的。人生就是这样,在得到的同时也在行失去,不可能福禄双全。在深圳工作钱包是鼓起来了,但老家的小孩失去了一个父亲的管教,或多或少是要弱些。
  • 谢谢点评,就想写点儿真实的惑受。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3
  • 27398
  • 80
  • 11380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字里行间是生活的琐碎,文章始末是情感的真挚。一处10年点滴记忆的出租屋,一群女儿混熟的玩伴,每个人的成长是那么的相似却有各不相同。这波回忆杀,充满了真实和温馨,也许还有无奈和唏嘘吧,毕竟这就是生活啊!

    别看了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5 9:20:35
  • 瑞雪不久前发表的《神奇的红土地》游记,以清丽的笔触,描绘了红土地的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和土地贫瘠,取得了读者的好评。今天,又发表一篇堪称姊妹篇游记——《有个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念湖,是个藏匿大山深处高山湖泊。那里湖光山色,梯田村落,有鱼逐浪,候鸟翱翔,那是游人停泊心灵的港湾,鸟类栖息的天堂。祖国名山大川,无论游记还是实景,人们屡见不鲜,可贵的是为不见经传的美景,传名立传,做美丽地方的“伯乐”。

    北国寒星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2020/3/1 23:38:36
  • 我几次去过深圳,但一直没有去过园岭。读了水去先生的《园岭迷藏》,闭目回忆一下,街道店铺、公园书店、小巷货摊,新旧杂陈的景观,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似曾相识,仿佛我亲自到过园岭,并且动了“再一次旧地重游”的好感!这就是这篇作品给人的视觉效果!文章很像一篇介绍园岭地理人文的导游词,而作者则是语言质朴绘声绘色的导游员,而那迷宫式的迂回盘转的城市结构,使身临其境的观光者,如同捉迷藏一般,这是此文魅力所在。

    北国寒星园岭迷藏

    2020/2/28 21:57:34
  • 深度好文!作者以细腻笔触,描绘与活化了在新冠肆虐下,农村人的乡情、社情和心情。新冠肺炎突然把国人,投入一个陌生的情境,年节不能正常过,亲友不能走动,离乡的游子们,想亲近家乡山水,也变得绝不可能!尽管百姓听话,但对突然而至的瘟灾,心有余悸、心有余怨,一旦战疫斗志松弛,过年过节的习俗,又会卷土重来,使封村封城创造的大好形势,就可能毁于一旦。作者以生动文笔给世人提个醒,对当前抗疫斗争极具现实意义。

    北国寒星封村记03:海上明月共潮生

    2020/2/25 17:22:46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