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与盐田一街
    有苦楚的沉积、感恩的甜蜜、宽恕的释然、行云流水般的美好,这就是盐田一街……
  • [13] [0]

 

 一

这条街依旧没有名字。暂且称它为盐田一街吧。

历经十几度春秋,它与我一起长大,它由当初小小的一隅,长胳膊伸腿的,铺满了整一条街道,而我自孩童时代居住于此,其间仅不情愿地搬过一次家,所幸的是我依旧和它在一起,且相隔不远,出门右拐便是了。

仅半年不见,这次从广州回来,街道两旁打好的地基早已装上强壮的身躯,高高在上,鸟瞰着在它眼中微弱如蚁的盐田一街,或许它也看到了我现在走在路上心满意足的笑容。

这里的路依旧是修了又翻,翻了又修,黑黝黝的工人们在忙碌完早上的旭阳中午的烈日下午的火炙之后,于此时的黄昏终于可以靠着栏杆或躺在机器上歇歇,又或是直接地坐在路边的阶梯上,抽着闲烟,一圈圈白白的烟雾逐渐模糊了当初由自己建立起来的高耸入云的高楼——它就熊立在对面,中间仅仅是隔着一条马路还有一圈圈永不弥散的烟雾。

 

夕阳还挂在梧桐山顶时,即是盐田一街开始要活跃起来的标志了。

小吃档最先出动,有臭气逼人的名副其实臭豆腐,有集蒸煮煎炸于一体的水饺车,那飘着麻油撒着葱花的麻辣烫,还有车站旁香气刺鼻味道够呛的烤面筋和羊肉串,当然,那些做夜市的餐馆也推出了菜单:香喷喷的烤活鱼,酱料十足的炒米粉,鲜嫩诱人的砂锅粥,加上那韧性十足的大碗拉面。我一路走过去,携着香气,品尝这五湖四海的美味,舌尖的味蕾实在是扯得我难受,只好左一串香肠,右一碗绿豆糖水,可是,这却是一个可怕的开始,接下里便是不停歇的大快朵颐。我又看到了几十年前那一个馋嘴的小女孩,放学后背着沉沉的书包手攥着一元大钞精心打算着今天吃什么,那时候还是一元钱还可以买两大串的牛肉丸的日子,多满足啊。就蹲在街口,在各种白的黑的瘦的肥的的腿经过的街口处狼吞虎咽,吃到最后一颗时,却又泪眼汪汪地嘟着嘴摸摸自己的肚皮,想把那七颗在肚中几乎还保持着圆滚滚形状的丸子再拿出来插回竹签内放进口中细细地嚼碎他们。可是如果我的愿望真的实现了的话,我相信我肚中存在的依旧会是那七颗形状从不会改变的丸子。吃完香肠喝光绿豆糖水后,垂涎的口水又不得已地尝了两块冰镇西瓜,那自喉间滑滑入肚的清凉,冰镇了我体内的每一处细胞,不觉轻轻闭眼微微耸肩再慢慢松弛下来,境界啊。等我舒缓享受过后,肚子又催促了,唯一对付的方法,我只有快步走到臭豆腐的档口处深吸一口气,让鼻尖口腔大脑都是那些发霉般的臭豆腐味,我不是有偏见,只是这么多年来,我依旧对那几片黑色的小块下不了手入不了口。

于是,我就饱了。

第二波出巢的是卖诸如衣服、小饰品、家居用品的。一块块小小的地布,上面摆明密密麻麻的商品,却也整齐有序,附着路旁大树阴影的斑斑驳驳,竟也别有一番风味。这其中也有卖书的,稍大一点的地方,主人从一摞摞纸皮箱中抱出一摞摞的书,随意摆放着,也不分门别类就这么摆着,在昏黄的路灯下泛黄的书页显得更加陈旧。

卖书的是一位哑巴老伯,他总是一个人坐在一张小板凳上,靠着空盒子,抿着嘴巴,眼睛打着转窥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手中永远都拿着一条绳子,那是他用来捆书的,时而扯扯绳子,时而用它来绕手。有一次一位小伙子来买书,随意挑了三本厚厚的就问多少钱,老伯把右手的食指搭在左手的食指上,比了一个“十”字,小伙子不知详情也看不懂,不耐其烦地嚷着:“多少啊,你说话啊喂……”老伯还是抿着嘴用手比划着。两人就这么对峙着,一场有声与无声的交锋,小伙子的声音越来越高,不知是不是吵到了旁边躺着休息的三轮车夫,他转过头来,坏坏地笑着说:“他说一百块……”小伙子白了他一眼,从口袋中抽出一张皱皱巴巴的五元,丢在最高的一摞书上,然后边走边嘀咕:“真是奇怪,不说话……”来到了旁边的水饺档坐下来,当然,身子是背对着的。老伯站起身来拿着把皱巴巴的五元再皱巴巴地塞回口袋中,又坐下来,继续玩弄那根绳子,百无聊赖地等待下一位客人。

很久以后,“你说话啊喂……”这句不起眼的话一直回旋在我的耳旁,他仿佛换成了老伯陌生的声音,对着上帝竭力地控诉,控诉着一种命运的不公,一种生活的不测,也仿佛是他对自己的质问,你为什么不说话,质问自己从没开口过的人生,质问没有欢声笑语的日子。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个白天躲在树荫下卖二手家具的女人是老伯的妻子。那矮小的身材,却有精致的五官,即使皱纹的疯长也掩盖不了她清澈眸子中的灵动,那岁月带不走的绰约使人联想翩翩。唯一遗憾的是她的手,我不知道称之为“遗憾”是否恰当,那是一次畸形的存在,且不说多了一根的手指,整个右手手掌是向里的,伸不直的手指也无可奈何地蜷着,像是在拼命抓紧什么,却又失望地看着它溜走,那是岁月吗?是过往吗?还是命数?

那是一个很暗的晚上,我突然有事需要与朋友见上一面,地点就定在街口,即老伯的卖书摊处。那天风出奇的大,我匆匆来到路口时,看到两个身影在忙忙碌碌,老伯在熟练地捆着书,然后一堆堆地往纸箱里塞,女人则弓着背,拖地的长裙被吹得在空中乱舞,她又要护着裙子,又要捡书,右手臂是曲着的,上面叠着三四本书,左手还在努力地拾着,然后搭在原有的书上,最后将沉甸甸的“砖头”小心地放在老伯的脚跟给他捆好。书页在风中的沙沙声寂寞地响着,没过多久便停了下来,只见他们一起推着装满书的小板车慢慢地走进了幽暗的巷子中,只是走了很远很远,还望见那飘动的裙裾,像是想奋飞的蝴蝶只有单边翅膀,无力地在风中抖动。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是否有感人的爱情故事,还是命运的无奈的把他们硬牵在了一起,只是我每次看到他们想起他们的时候,就会像现在一样不禁唏嘘一声,至于原因至今我自己也不明白。生命中的很多事情就是这么糊糊涂涂的,没有前因后果,没有因为所以。

 

再往前走些,是一处修单车的地盘。那是两栋高楼之间的夹缝,不够宽敞,却也幽长。他们长期窝在这里,背倚高楼窄窄的墙角,自己拉起一幡“帷帘”,以挡住高楼阳台上落下来的水滴,也企图挡住生活中的狂风暴雨。前阵子台风来得凶猛而频繁,吹得天昏地暗,乾坤倒转,他们修车的工具还好吗?那一幡“帷帘”怎么样了?

现在时分,生意冷淡,只见他们那里多了一张陈旧的麻将桌,三四个团团围坐,正在兴致勃勃地斗牌,周围星星零零地站着的几位牌友,手提着一些买好的青菜豆腐,一会儿侧身看看这个人的运气,一会儿歪着头瞅瞅那个人的牌局,时而点点头,时而面无表情。一局结束后,大家开始嚷嚷,操着一口流利的客家话,唧唧喳喳地评论着,有替输的人出谋略的,赢家呢就在沾沾自喜地说着自己的丰功伟绩,并一边喜滋滋地收好其他几人分别递来的一元钱,用香烟盒压在自己的桌角处,招呼开始下一轮。

不知何时,当初那一位修单车的小伙子已经结婚生子了。地上不远的席子处有抱着奶瓶在自娱自乐的宝宝,也有正在颤颤巍巍地学走路,还有一位正躺在奶奶的怀中哭嚷着撒娇。他们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车道上的一切,吮着手指,是看不透这个五颜六色的社会,还是迫不及待地渴望加入其中?他们是否还会像父辈一样躲在墙角处却也自食其力开开心心,还是有一天登上那头顶上高耸入云的高楼雄心勃勃眺望远方。这里总有太多的可能性,像是一道多选题,正确的答案永远不知道该有几个,因为题目的千变万化。人生的坎坷曲折,命运的模糊不定,又是谁可以猜得透,道得明。它不是街口的红绿灯,永远只有三种颜色在反反复复地变化,我们看不清面纱下的它真实的面容,也许我们会焦躁不安,会跌跌撞撞,极端时会怨天尤人,自暴自弃。尽管如此,劫难与幸运,都是生活,它使我们有了七情六欲,懂得了爱恨情仇,不再是一张单调的白纸。

转弯处,熙熙攘攘的人们左拥右簇地从“人人乐”超市出来,说起这家超市,自从它横空一世,周围的小超市也就陆续倒闭了,唯有它引领潮流,屹立不倒,周围的服装品牌店小吃连锁店林林立立。记得这家奶茶店,不是因为它的烧仙草或是柠檬茶,而是那一位已离我远去是我的遗憾不得弥补的同学。每每放学时,他总是会定时地出现在这里,像是一场无言的约定,默契和谐,仿佛生活就该过得那么有滋有味,尽管那时候我们还在艰苦地上着高三。我们虽然是同在一所小小的学校,是隔壁班,彼此却没有交流过,哪怕是点点头微微笑,示意一下,都没有。他或许永远不会知道,在走廊的另一头有一位同学看着矮小的他昂着头吞吐烟雾,听着他优哉游哉地吹着口哨,那都给我的单调高三添上了几笔想象的色彩,以及对所谓自由的渴望。他成绩不好是小混混,也不闹事就爱抽烟,烟瘾极大,感觉活在烟雾中的他飘飘欲仙,甚至早已迷糊了我记忆中他那迷离的眼神和总是如死水般的面容,他只有在喝奶茶时才会使面颊动起来如一般的活生生的人,嘴角微微向上翘,陶醉满足的神情,和我似乎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如果故事可以一直这么平淡无奇地发展下去,最后的结局就算平庸,也不会是像现实一样来得那么猝不及防,直到他在午休时突然晕倒的那一天。至今我的耳边还萦绕着救护车缓慢得无能为力的低鸣,以及班主任向我们悲痛地通报他永远离开了我们回不来的消息时班上同学惊吓的表情,那是刚成年的孩子第一次赤裸裸地切身接触到所谓的生死,可是虽然它就在那,我们依旧看不清它的轮廓它的形态,看不清它的面容它的表情。惊慌的我们只能怀着战战兢兢的心不断地向生的洞穴里退缩回去,只想牢牢地平安呆在那里,尽管里面也是黑暗无天,同样也是看不到光明。稚嫩的我们依旧没有办法参透生死,只能贪婪地站在生的边缘用欲望抵制死亡。

事后我们许多同学的手上都戴上了所谓的幸运绳辟邪符,那一根根细细地红绳紧箍着粗细不均的手腕,单凭那几丝几缕的丝线真的可以捆束得住力大无穷的死神,还是为了竭力留下对自己那未卜命运的守护神。殊不知,这两个使人敬畏的神灵其实本是一体,试问是“菩萨妖精,还是妖精菩萨”?

我依旧光着手腕路过那家奶茶店,祈求可以再一次看到第三张桌子旁独自坐着的那一位同学,面露难见的洋溢着的幸福。我愣住了——他还在那,还是那一杯奶茶。突然他抬起头来看到了我,正如以前多次的相遇一样,不同的是,我们都没有再回避大家的目光,反而点头微笑,这两个连续的动作在我们看来它酝酿了跨生死的岁月,现在似乎是一场庄严的仪式,忏悔着我们以前熟悉的陌生以及从未打开过的心灵。周围静止的一切请记住我的道歉,时刻提醒着我那些冷漠那些抗拒是多么使人神伤。

  • 标签:盐田街道生命相信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梁二平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王威评委2680积分2013/10/01 12:58:38

    深圳,是一个大社区,这个社区中,既有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繁华所在,也有如盐田一街这样的安静一隅。它当然有苦楚的沉积,更多的是感恩的甜蜜、宽恕的释然、行云流水般的美好。

    分享到:木易2013/10/02 16:07:53

    是的,而且无论怎么样,这都是生活,自有它的故事所在,也有其独有的魅力。那或许会有人传诵偶尔讲起来,也有的是默默地上演,可是其实我们都知道。

      回复
  • 分享到:王国华评委1700积分2013/09/17 13:53:36

    一幅美丽的风景画。

    分享到:木易2013/09/17 21:04:06

    真实的美丽——最美,真实的风景——最迷人。

      回复
  • 分享到:梁二平280积分2013/10/10 14:07:59

    这个题目很有意思,那个一街,并不真叫一街,因作者与之感情深厚,遂自己命它为盐田一街。其实,这样的街,盐田应有很多,选出一个自己熟悉的街来写,写好一条街,就写好了所有街,写出了一条街与自己的互动,也就写出了自己与这个城市的互动。以社区而论,这作品,很社区了。

    分享到:木易2013/10/10 21:36:21

    哈哈,好有趣的形容哦。自己从小都是在这里长大的,对这里的一点儿的变迁其实都是会在不经意间看在眼里,这里的人,这里的事,也就是我自己的真实的生活。因为,这个社区,这片土地,有着我太多的回忆。

      回复
  • 分享到:大生哥2680积分2013/09/17 12:01:40

    写得真的很好也很有味道,赞一个。严重期待作者更多的文字。

    分享到:木易2013/09/17 21:02:53

    正在努力中哦~

    分享到:大生哥2013/09/18 09:31:01

    为你加油!

      回复
  • 分享到:勿语40880积分2013/10/17 14:04:04

    这条街,没有名字,却让作者倾心,这里的生活很平淡,却让人们看来很幸福。

    分享到:木易2013/10/18 17:33:41

    就像是我们的生活一样,有自己独有的魅力,没有人会为他们命名,可是他们就是我们。

      回复
  • 分享到:何人4940积分2013/09/27 17:39:17

    描写细致入微

    分享到:木易2013/09/28 22:43:17

    谢谢。这几乎都是有感而发的,这里有的都是一些熟悉的过去,不过自我感觉语言还是贫乏些。仍须努力!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7
  • 40869
  • 7
  • 349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