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47年的那个夏天
  • 点击:15287评论:122019/07/13 16:52

在方圆酒吧,调酒师郑春城来得早,他也会与方媛媛面对面坐着,讲一些故事:

粤北广阔的南岭山脉绵延二百多里,山麓一片郁郁葱葱,山高、谷深、林密、溪清,有“千种冈峦千种树,一重岩壑一重云”的境界,明朝进士周求盟写有《南岭千峰》,诗云:轻烟伴雨出田垅,次第千峰画长空;谷树长陪溪水老,白云偶带广寒宫。明朝开庆进士陈仲璘亦有《定风波》一词:“碧水青山映晚霞,吹烟袅袅有人家。几个牧童争上渡,嬉戏,笑音深处过年华。归去来兮颜愈少。意闲心适夏日佳。村舍老翁相借问。唯道,此心伴与远山他。”只可惜解放前的南岭山麓已经不再是归隐的世外桃源了。

山高坡陡,沟壑纵横,莽莽粤北山区,成了游击战争的理想之地,从1935年到1937年,陈毅、项英率领红军游击队,以南岭山脉开展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牵制大量国民党军队,使得长征主力红军顺利北上。

1946年即中华民国35年6月,根据国共两党签订的《双十协定》,东江纵队奉命北撤山东解放区。为了准备对付蒋介石发动内战,中共广东区委决定,部队主力北撤山东烟台,但在粤赣湘边大山处,秘密留下200多人的精干武装,1946年7月,蒋介石以30万兵力,包围进攻李先念的中原解放区,内战全面爆发。8月中旬,隐蔽部队从电台收到延安《解放日报》社论。社论号召解放区全体军民紧急行动起来,团结一致,保卫解放区,粉碎蒋介石的进攻。东纵在粤北的隐蔽部队结束隐蔽生活,恢复武装斗争活动。

1946年11月,中共广东区委做出“恢复武装斗争”的决定。1947年3月“中共五岭地委”成立,建立“粤赣湘边区人民解放总队”。1947年的夏天,粤北仁始县发动了“仁始暴动”;这次暴动影响到仁始县,乃至整个五岭地区;可惜的是暴动的领导者、五岭总队仁始大队大队长周会有,在暴动之后的第三十天,从省城广州返回游击队驻地马坑村途经仁始县城时,遭到国民党保安团杀害,人头悬挂在仁始城楼,警卫员周秀山下落不明。

在南岭山麓中有一个村子,叫单寮厂,其实不叫一个村,就是一户人家,六口人,户主郑桂英六十多岁,妻子郑周氏也近六十了,儿子郑贤乾四十出头,儿媳妇李雪花与郑贤乾同岁,孙子郑德光十八岁,孙女郑霞霞十六。郑贵英给孙子说了一门亲,是十里外岭头村的程家,已经订了婚,就等待黄道吉日办结婚大礼了。孙女郑霞霞待字闺中。一家人依靠门前山坡的一片水田与房后的树林过日子,水田是自己的,山场也是自己的,自耕自足,日子过得还自在;比不上大户人家,但比没有田地的佃户要好很多。

独门独户,房子就修得结实,家里有两杆鸟铳,不全是用来打猎的,每年也都有土匪上门来,郑贵英说:“你们要一些粮食,可以;如果你们要多了,以后什么也得不到。”

土匪也知道,他这一户人家,就靠着门前的这块水田生活,也适可而止,每年秋收的时候上来,打点秋风,要点粮食也就作罢。

所以,郑桂英一家的日子,还是相对平静也很平安。

夏天的一个傍晚天还没有完全暗下来,郑桂英一家都坐在门前乘凉,家里的两条黄狗突然拼命地叫了起来,是有人要来了。郑桂英一家人都站起来向远处眺望,但是没有看到人,显然是在暗处。三个女性先回到屋子里,郑贤乾也回到屋里,拿出鸟铳,蹲在暗处瞄准前方,郑桂英朝着远处喊道:“道上的哪位朋友,打个名号,有什么事,出来说话。”

这时从暗地里传来了一个声音说:“路过的,想到你家讨一口水喝,讨一口饭吃。”

郑桂英说:“你出来。”

黑暗中一个人向他们家走来。两只狗又“汪汪汪”地狂叫起来,郑桂英喝住了狗。两只狗很听话地回到他们的身边,摇着尾巴坐下。黑暗的那个人慢慢地走到了他们的面前。李雪花着打火把出来,火把照出一个年轻的脸,他身上背着一只长枪,腰里还斜挎着一只驳壳枪,这样的打扮让郑家的人都吓了一跳。

来人说:“大爷,大叔你们不用害怕,我是游击队的,你们听说过‘仁始暴动’吗?我路过这里,想要一口饭吃,马上就走了。”

郑桂英不知道“仁始暴动”,也不知道游击队的事情,但是他相信,不管是游击队、土匪,还是国民党,只要身上背枪的就不能跟他们有来往,也不能与他们起争端。但今天来人都报了名号而且声称就是上门要一口饭吃,讨一口水喝,吃完了就走,他就没有理由不让他进门了,于是他吩咐儿媳妇李雪花说:“去给客人准备晚饭。”

他带年轻人进屋,把门紧紧关上了。

当寮厂又平静了下来。

郑贤乾认真端详着年轻人那一张脸之后,也把鸟铳收起来了。郑德光看到年轻人身上的两支枪就很好奇地问:“这叫什么枪?”

“三八大盖。”年轻人又拍了拍身上的短枪说,“这叫驳壳枪。”

郑桂英突然问:“你叫什么名字?”

“周秀山。”

郑桂英就不再问了。

周秀山继续向郑德光介绍说:“这三八大盖可比鸟铳厉害多了,打得远还是自动……。”他不说了。

郑德光说:“你怎么不说了?”

周秀山突然“哇哇”地哭了。

这出乎郑桂英一家人的意料,彼此看了看。

“有什么难事说出来。”郑桂英把手里的长烟竿递给了周秀山,周秀山接过猛吸了几口,说:“我们队长牺牲了。”

“你说说是怎么回事?”郑桂英停顿了一会儿安慰地说,“说出来说好了。”

游击队仁始大队大队长周会有带着警卫员周秀山从侯官返回马坑,他们化装成“担回头”的挑夫,筐里藏着唯一的驳壳枪。他们正要通过仁始县城的紫桥头的时候,突然从桥头上站出来两个叼着纸烟的保安团士兵,他们拦住了周会友与周秀山,要查他们的竹筐,周会友把身上的一块银元塞给了他们,两个保安团士兵收下钱彼此看了一眼突然端直枪对准了他们。其中一个大声吆喝道:“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周会有说:“从广州城挑回来的咸鱼虾。”

“五筐咸鱼虾都值不了这一块钱。”保安团兵奸笑地说,“你们挑上东西跟我们走一趟。”

周会有给周秀山使了个眼色,两人弯身挑担子的时候,周秀山抱住了其中的一个,把他摔倒在地上,扭打成一团;另一个保安团士兵一愣,却自己跳到桥下去了,周会有拿起扁担向与周秀山报扭成一团的士兵脑壳敲了下去。士兵来不及哼地一声就倒下了,周会有捡起了那支三八大盖,周秀山把保安团士兵身上的子弹带解下,背上,把筐里的驳壳枪拿出就往来的方向跑,结果发生了意外,跳到桥下的士兵,突然开枪,这一枪竟然击中了周会有,周会有“卟”在摔倒了,那支三八大盖也摔了出去,周秀山捡起枪挂在脖子背起周会有就跑。在紫桥头里还有保安团的士兵驻守,闻讯赶来,“噼哩啪啦”地朝他们开枪,结果又有一枪打在这周会有的身上。

周会有说了一句:“秀山,快走。”人从周秀山的肩膀上滑了下来。周秀山看到周会有全身是血,趴在地上,跪下准备背起周会有,周会友拦住了他,断断续续地说:“你……快……走。”

周秀山不说话扶着周会友就跑步。

“我……不……行了。”

周秀山咬牙扶着周会友继续往前,周友会身上的鲜血淋着一地,人已经没有声音了,后面的保安团士兵就要追上了,周秀山只好放下周会有,背起长三八大盖就往山上跑。追上来的保安团士兵看见周秀山逃到了山上,又看到了上躺着的周会有,架起周会用高兴地返回了。

作为警卫员,没有保护好首长的安全,丢下首长独自逃走就是逃兵,周秀山在山上整整哭了半天,一直呆到晚上,他想进城探明队长的情况,但他发现仁始城门警戒森严,他根本就进不了城,第二天上午,长周会有的人头就被悬挂在仁始城楼前。

周秀山只好返回游击队驻地马坑村。天渐渐暗下来了,两天来一直饿着肚子,走不动了,看到远处有一户人家的灯光,就想上门要口饭吃。

听了周秀山的叙述,郑桂英用烟竿敲了敲鞋底,说:“你先吃饭,吃完了好赶路。”

“爷爷,”郑德光说,“能不能让他住一晚?明早走。”

“你懂什么?”郑桂英训斥孙子说,“晚上赶路才安全,白天背着枪多危险。”

郑德光不敢吭声了。

这时陈雪花正好端上了晚饭,一碗白米粥,还加了一块咸猪肉,这是郑家用来招待贵客的。周秀山的确饿了,端起碗说了一句谢谢,就三口两口了吃完了,陈雪花说:“你再你装一碗,你吃慢点。”

周秀山又吃了一碗。起身对郑贵英说:“大爷,多谢您了。”拿起三八大盖就往外走。

“路上当心。”郑桂英说,“大爷就不留你了。”

突然门外的狗猛烈地叫了起来。准备去开门的郑桂英停止了脚步。

周秀山警觉地抓起枪,大家都站立不动了,空气瞬间凝固了;还是周秀山反应快,说:“大爷,有后门吗?”

“有。”郑德光,“我带你走。”

“不行。”郑桂英断然说,“现在不能出去。德光你带他躲起来,雪花把碗筷收拾好。贤乾你到楼上看看是什么人?”

郑贤乾跑到二楼。说:“爹,有七八个人打着火把,看不清什么人。”

郑德光领着周秀山跑进房间熟练地移开床铺底下的暗板,露出了地道口,对周秀山说:“你先下。”

周秀山说:“你呢?”

“你沿着地道走,尽头有一个门,推开就往山上跑。”

周秀山站着不动。

郑德光催促说:“怎么还不下去?”

“我不能走!”周秀山说,“前天前我抛下队长,今天再不能连累你们了。”

“不走,万一被抓走了怎么办?”

“我就是不能连累你们一家。”

“你先下去。”

“不下。”

两人僵持不下。狗叫声越来越激烈了。

……

春城讲到这里停了下来,说:“明天再讲吧。”

方媛媛说:“你爱讲不讲,随便。”

两人开始干活了。

第二天,春城说:“昨天讲到两人僵持不下。狗叫声越来越激烈了。”

门外的声音传了进来:“开门!开门!开门开门!”

“来啦,来啦。”郑桂英在屋里回答道,“谁呀?”

“郑桂英,郑桂英开门。”外面的说,“我是陈保长。”

“再不开门,看我们把你的门给砸了。”外面另一个声音大声叫嚷起来,“门再结实,能禁得起手榴弹吗?”

郑贤乾又抄起的鸟铳。

“收起来。”郑桂英对他说,“把家里的钱都拿出来。”

郑贤乾说:“总共才五块。”

“三块,给他们三块。”

外面开始砸门了。

郑桂英说:“来啦,来啦,别砸了。”

透过门缝郑桂英看到外面一片通红的火光,来人不少。郑桂英拨下门闩,厚重的大门一下就被冲开了,外面的人一拥而进,冲到房子里。荷枪实弹地国民党兵把郑桂英一家人给围住了,领头的用手枪指着郑桂英说:“你就是郑桂英?”

没等郑桂英开口,陈保长点头哈腰地说:“林班长,他就是。”

“郑桂英,你孙子,应该应征入伍。”林班长大声吆喝道,“把人交出来。”

  • 1
  • 2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解放战争入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1
  • 繁柯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 谢谢您的耐心,我会认真写好,只是担心写不好。

    回复

    • 老师父2童生2019/07/21 17:37:52
    • 分享到:
  • 谢谢繁柯打赏。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7 10:52:52
    • 分享到:
  • 很有真实的南迁,也很历史。点个赞!
  • 回复
    • 老师父2童生2019/07/15 15:33:32
    • 分享到:
  • 打错了字:“大宝”应该是“春城”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7/15 09:24:16
    • 分享到:
  • 不一样的入深圳记
  • 原名就叫《入深记》,后来改了,是不是改得不好了?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7/15 09:23:50
    • 分享到:
  • 结尾还有点出人意料的了
  • 有武侠的味道吧

    回复

  • 老师父,这是影视剧的架构啊。
  • 想发挥胡思乱想的特长是节选,哈哈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4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38405
  • 8
  • 1280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字里行间是生活的琐碎,文章始末是情感的真挚。一处10年点滴记忆的出租屋,一群女儿混熟的玩伴,每个人的成长是那么的相似却有各不相同。这波回忆杀,充满了真实和温馨,也许还有无奈和唏嘘吧,毕竟这就是生活啊!

    别看了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5 9:20:35
  • 瑞雪不久前发表的《神奇的红土地》游记,以清丽的笔触,描绘了红土地的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和土地贫瘠,取得了读者的好评。今天,又发表一篇堪称姊妹篇游记——《有个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念湖,是个藏匿大山深处高山湖泊。那里湖光山色,梯田村落,有鱼逐浪,候鸟翱翔,那是游人停泊心灵的港湾,鸟类栖息的天堂。祖国名山大川,无论游记还是实景,人们屡见不鲜,可贵的是为不见经传的美景,传名立传,做美丽地方的“伯乐”。

    北国寒星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2020/3/1 23:38:36
  • 我几次去过深圳,但一直没有去过园岭。读了水去先生的《园岭迷藏》,闭目回忆一下,街道店铺、公园书店、小巷货摊,新旧杂陈的景观,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似曾相识,仿佛我亲自到过园岭,并且动了“再一次旧地重游”的好感!这就是这篇作品给人的视觉效果!文章很像一篇介绍园岭地理人文的导游词,而作者则是语言质朴绘声绘色的导游员,而那迷宫式的迂回盘转的城市结构,使身临其境的观光者,如同捉迷藏一般,这是此文魅力所在。

    北国寒星园岭迷藏

    2020/2/28 21:57:34
  • 深度好文!作者以细腻笔触,描绘与活化了在新冠肆虐下,农村人的乡情、社情和心情。新冠肺炎突然把国人,投入一个陌生的情境,年节不能正常过,亲友不能走动,离乡的游子们,想亲近家乡山水,也变得绝不可能!尽管百姓听话,但对突然而至的瘟灾,心有余悸、心有余怨,一旦战疫斗志松弛,过年过节的习俗,又会卷土重来,使封村封城创造的大好形势,就可能毁于一旦。作者以生动文笔给世人提个醒,对当前抗疫斗争极具现实意义。

    北国寒星封村记03:海上明月共潮生

    2020/2/25 17:22:46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