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47年的那个夏天
  • 点击:9138评论:122019/07/13 16:52

在方圆酒吧,调酒师郑春城来得早,他也会与方媛媛面对面坐着,讲一些故事:

粤北广阔的南岭山脉绵延二百多里,山麓一片郁郁葱葱,山高、谷深、林密、溪清,有“千种冈峦千种树,一重岩壑一重云”的境界,明朝进士周求盟写有《南岭千峰》,诗云:轻烟伴雨出田垅,次第千峰画长空;谷树长陪溪水老,白云偶带广寒宫。明朝开庆进士陈仲璘亦有《定风波》一词:“碧水青山映晚霞,吹烟袅袅有人家。几个牧童争上渡,嬉戏,笑音深处过年华。归去来兮颜愈少。意闲心适夏日佳。村舍老翁相借问。唯道,此心伴与远山他。”只可惜解放前的南岭山麓已经不再是归隐的世外桃源了。

山高坡陡,沟壑纵横,莽莽粤北山区,成了游击战争的理想之地,从1935年到1937年,陈毅、项英率领红军游击队,以南岭山脉开展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牵制大量国民党军队,使得长征主力红军顺利北上。

1946年即中华民国35年6月,根据国共两党签订的《双十协定》,东江纵队奉命北撤山东解放区。为了准备对付蒋介石发动内战,中共广东区委决定,部队主力北撤山东烟台,但在粤赣湘边大山处,秘密留下200多人的精干武装,1946年7月,蒋介石以30万兵力,包围进攻李先念的中原解放区,内战全面爆发。8月中旬,隐蔽部队从电台收到延安《解放日报》社论。社论号召解放区全体军民紧急行动起来,团结一致,保卫解放区,粉碎蒋介石的进攻。东纵在粤北的隐蔽部队结束隐蔽生活,恢复武装斗争活动。

1946年11月,中共广东区委做出“恢复武装斗争”的决定。1947年3月“中共五岭地委”成立,建立“粤赣湘边区人民解放总队”。1947年的夏天,粤北仁始县发动了“仁始暴动”;这次暴动影响到仁始县,乃至整个五岭地区;可惜的是暴动的领导者、五岭总队仁始大队大队长周会有,在暴动之后的第三十天,从省城广州返回游击队驻地马坑村途经仁始县城时,遭到国民党保安团杀害,人头悬挂在仁始城楼,警卫员周秀山下落不明。

在南岭山麓中有一个村子,叫单寮厂,其实不叫一个村,就是一户人家,六口人,户主郑桂英六十多岁,妻子郑周氏也近六十了,儿子郑贤乾四十出头,儿媳妇李雪花与郑贤乾同岁,孙子郑德光十八岁,孙女郑霞霞十六。郑贵英给孙子说了一门亲,是十里外岭头村的程家,已经订了婚,就等待黄道吉日办结婚大礼了。孙女郑霞霞待字闺中。一家人依靠门前山坡的一片水田与房后的树林过日子,水田是自己的,山场也是自己的,自耕自足,日子过得还自在;比不上大户人家,但比没有田地的佃户要好很多。

独门独户,房子就修得结实,家里有两杆鸟铳,不全是用来打猎的,每年也都有土匪上门来,郑贵英说:“你们要一些粮食,可以;如果你们要多了,以后什么也得不到。”

土匪也知道,他这一户人家,就靠着门前的这块水田生活,也适可而止,每年秋收的时候上来,打点秋风,要点粮食也就作罢。

所以,郑桂英一家的日子,还是相对平静也很平安。

夏天的一个傍晚天还没有完全暗下来,郑桂英一家都坐在门前乘凉,家里的两条黄狗突然拼命地叫了起来,是有人要来了。郑桂英一家人都站起来向远处眺望,但是没有看到人,显然是在暗处。三个女性先回到屋子里,郑贤乾也回到屋里,拿出鸟铳,蹲在暗处瞄准前方,郑桂英朝着远处喊道:“道上的哪位朋友,打个名号,有什么事,出来说话。”

这时从暗地里传来了一个声音说:“路过的,想到你家讨一口水喝,讨一口饭吃。”

郑桂英说:“你出来。”

黑暗中一个人向他们家走来。两只狗又“汪汪汪”地狂叫起来,郑桂英喝住了狗。两只狗很听话地回到他们的身边,摇着尾巴坐下。黑暗的那个人慢慢地走到了他们的面前。李雪花着打火把出来,火把照出一个年轻的脸,他身上背着一只长枪,腰里还斜挎着一只驳壳枪,这样的打扮让郑家的人都吓了一跳。

来人说:“大爷,大叔你们不用害怕,我是游击队的,你们听说过‘仁始暴动’吗?我路过这里,想要一口饭吃,马上就走了。”

郑桂英不知道“仁始暴动”,也不知道游击队的事情,但是他相信,不管是游击队、土匪,还是国民党,只要身上背枪的就不能跟他们有来往,也不能与他们起争端。但今天来人都报了名号而且声称就是上门要一口饭吃,讨一口水喝,吃完了就走,他就没有理由不让他进门了,于是他吩咐儿媳妇李雪花说:“去给客人准备晚饭。”

他带年轻人进屋,把门紧紧关上了。

当寮厂又平静了下来。

郑贤乾认真端详着年轻人那一张脸之后,也把鸟铳收起来了。郑德光看到年轻人身上的两支枪就很好奇地问:“这叫什么枪?”

“三八大盖。”年轻人又拍了拍身上的短枪说,“这叫驳壳枪。”

郑桂英突然问:“你叫什么名字?”

“周秀山。”

郑桂英就不再问了。

周秀山继续向郑德光介绍说:“这三八大盖可比鸟铳厉害多了,打得远还是自动……。”他不说了。

郑德光说:“你怎么不说了?”

周秀山突然“哇哇”地哭了。

这出乎郑桂英一家人的意料,彼此看了看。

“有什么难事说出来。”郑桂英把手里的长烟竿递给了周秀山,周秀山接过猛吸了几口,说:“我们队长牺牲了。”

“你说说是怎么回事?”郑桂英停顿了一会儿安慰地说,“说出来说好了。”

游击队仁始大队大队长周会有带着警卫员周秀山从侯官返回马坑,他们化装成“担回头”的挑夫,筐里藏着唯一的驳壳枪。他们正要通过仁始县城的紫桥头的时候,突然从桥头上站出来两个叼着纸烟的保安团士兵,他们拦住了周会友与周秀山,要查他们的竹筐,周会友把身上的一块银元塞给了他们,两个保安团士兵收下钱彼此看了一眼突然端直枪对准了他们。其中一个大声吆喝道:“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周会有说:“从广州城挑回来的咸鱼虾。”

“五筐咸鱼虾都值不了这一块钱。”保安团兵奸笑地说,“你们挑上东西跟我们走一趟。”

周会有给周秀山使了个眼色,两人弯身挑担子的时候,周秀山抱住了其中的一个,把他摔倒在地上,扭打成一团;另一个保安团士兵一愣,却自己跳到桥下去了,周会有拿起扁担向与周秀山报扭成一团的士兵脑壳敲了下去。士兵来不及哼地一声就倒下了,周会有捡起了那支三八大盖,周秀山把保安团士兵身上的子弹带解下,背上,把筐里的驳壳枪拿出就往来的方向跑,结果发生了意外,跳到桥下的士兵,突然开枪,这一枪竟然击中了周会有,周会有“卟”在摔倒了,那支三八大盖也摔了出去,周秀山捡起枪挂在脖子背起周会有就跑。在紫桥头里还有保安团的士兵驻守,闻讯赶来,“噼哩啪啦”地朝他们开枪,结果又有一枪打在这周会有的身上。

周会有说了一句:“秀山,快走。”人从周秀山的肩膀上滑了下来。周秀山看到周会有全身是血,趴在地上,跪下准备背起周会有,周会友拦住了他,断断续续地说:“你……快……走。”

周秀山不说话扶着周会友就跑步。

“我……不……行了。”

周秀山咬牙扶着周会友继续往前,周友会身上的鲜血淋着一地,人已经没有声音了,后面的保安团士兵就要追上了,周秀山只好放下周会有,背起长三八大盖就往山上跑。追上来的保安团士兵看见周秀山逃到了山上,又看到了上躺着的周会有,架起周会用高兴地返回了。

作为警卫员,没有保护好首长的安全,丢下首长独自逃走就是逃兵,周秀山在山上整整哭了半天,一直呆到晚上,他想进城探明队长的情况,但他发现仁始城门警戒森严,他根本就进不了城,第二天上午,长周会有的人头就被悬挂在仁始城楼前。

周秀山只好返回游击队驻地马坑村。天渐渐暗下来了,两天来一直饿着肚子,走不动了,看到远处有一户人家的灯光,就想上门要口饭吃。

听了周秀山的叙述,郑桂英用烟竿敲了敲鞋底,说:“你先吃饭,吃完了好赶路。”

“爷爷,”郑德光说,“能不能让他住一晚?明早走。”

“你懂什么?”郑桂英训斥孙子说,“晚上赶路才安全,白天背着枪多危险。”

郑德光不敢吭声了。

这时陈雪花正好端上了晚饭,一碗白米粥,还加了一块咸猪肉,这是郑家用来招待贵客的。周秀山的确饿了,端起碗说了一句谢谢,就三口两口了吃完了,陈雪花说:“你再你装一碗,你吃慢点。”

周秀山又吃了一碗。起身对郑贵英说:“大爷,多谢您了。”拿起三八大盖就往外走。

“路上当心。”郑桂英说,“大爷就不留你了。”

突然门外的狗猛烈地叫了起来。准备去开门的郑桂英停止了脚步。

周秀山警觉地抓起枪,大家都站立不动了,空气瞬间凝固了;还是周秀山反应快,说:“大爷,有后门吗?”

“有。”郑德光,“我带你走。”

“不行。”郑桂英断然说,“现在不能出去。德光你带他躲起来,雪花把碗筷收拾好。贤乾你到楼上看看是什么人?”

郑贤乾跑到二楼。说:“爹,有七八个人打着火把,看不清什么人。”

郑德光领着周秀山跑进房间熟练地移开床铺底下的暗板,露出了地道口,对周秀山说:“你先下。”

周秀山说:“你呢?”

“你沿着地道走,尽头有一个门,推开就往山上跑。”

周秀山站着不动。

郑德光催促说:“怎么还不下去?”

“我不能走!”周秀山说,“前天前我抛下队长,今天再不能连累你们了。”

“不走,万一被抓走了怎么办?”

“我就是不能连累你们一家。”

“你先下去。”

“不下。”

两人僵持不下。狗叫声越来越激烈了。

……

春城讲到这里停了下来,说:“明天再讲吧。”

方媛媛说:“你爱讲不讲,随便。”

两人开始干活了。

第二天,春城说:“昨天讲到两人僵持不下。狗叫声越来越激烈了。”

门外的声音传了进来:“开门!开门!开门开门!”

“来啦,来啦。”郑桂英在屋里回答道,“谁呀?”

“郑桂英,郑桂英开门。”外面的说,“我是陈保长。”

“再不开门,看我们把你的门给砸了。”外面另一个声音大声叫嚷起来,“门再结实,能禁得起手榴弹吗?”

郑贤乾又抄起的鸟铳。

“收起来。”郑桂英对他说,“把家里的钱都拿出来。”

郑贤乾说:“总共才五块。”

“三块,给他们三块。”

外面开始砸门了。

郑桂英说:“来啦,来啦,别砸了。”

透过门缝郑桂英看到外面一片通红的火光,来人不少。郑桂英拨下门闩,厚重的大门一下就被冲开了,外面的人一拥而进,冲到房子里。荷枪实弹地国民党兵把郑桂英一家人给围住了,领头的用手枪指着郑桂英说:“你就是郑桂英?”

没等郑桂英开口,陈保长点头哈腰地说:“林班长,他就是。”

“郑桂英,你孙子,应该应征入伍。”林班长大声吆喝道,“把人交出来。”

  • 1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解放战争入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1
  • 繁柯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1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春城的故事还没讲完。他讲的是1947年那个厂天,郑家面临抓壮丁。虽然郑家的郑德光没被抓去当兵,只能选择进城或进山。后来,郑桂英爷孙在深圳墟建立了地下党联络点,无论党内外同志去香港,抑或是香港的同志去广州,这里都是他们联络的好地方。故事拼劲着讲一定很精彩。战争、爱情、革命、虽然是节选我,我到是且听你的下回分解。
  • 谢谢您的耐心,我会认真写好,只是担心写不好。

    回复

    • 老师父2童生2019/07/21 17:37:52
    • 分享到:
  • 谢谢繁柯打赏。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07/17 10:52:52
    • 分享到:
  • 很有真实的南迁,也很历史。点个赞!
  • 回复
    • 老师父2童生2019/07/15 15:33:32
    • 分享到:
  • 打错了字:“大宝”应该是“春城”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7/15 09:24:16
    • 分享到:
  • 不一样的入深圳记
  • 原名就叫《入深记》,后来改了,是不是改得不好了?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7/15 09:23:50
    • 分享到:
  • 结尾还有点出人意料的了
  • 有武侠的味道吧

    回复

  • 老师父,这是影视剧的架构啊。
  • 想发挥胡思乱想的特长是节选,哈哈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4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35905
  • 7
  • 1110
  • 欢迎邻家新人夜上阑珊!她从湖北一回到深圳,就写了二首诗及一篇文章发在邻家。施霞是一位非常勤力的写手。《一棵孤独的树》这首诗,开篇略感压抑,如“我独自站在那里,站成一棵孤独的树”,这句诗中好就好在一个“站”字,让人开篇就有一种读下去的欲望。但当读下去却又豁然开朗,这首诗又并非是一首只写孤独的诗,或许写的是爱情,或许写的是亲情,“我的心啊,等成果实,盼着你来采摘”,这句诗眼就非常之妙,能打动人心!

    方华吉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9 21:23:35
  • 施霞小妹是我湖北乡党,她是深圳市作协会员,我们是在市作协安排的凤凰、张家界采风之旅认识的,施霞是一位网络写手,写过长篇,文笔颇佳,故我向她推荐了邻家网站,没想到她很快就在邻家注册并发文章了。文中的汪明山我是熟悉的,因我的祖籍也是鄂州市鄂城区,她写的汪明山离我老家汀祖也就五公里路程,所以读她的文章有一股归乡的亲切感。施霞在文章中用较多的笔墨写了在装修新房过程中的亲情友情,朴实自然,感情真挚,特赞之!

    方华吉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21:02:10
  • 看完这篇文章,我感受到更多的是冷和难受。不错,亲戚是一帮有爱有温暖的好亲戚,让人在冬天遇到暖阳,可是“我”婆家的做法就有点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新媳妇回来,不说住新房子,但新被子还是要置买一套的吧,这倒也罢了,更难以容忍的是,结婚第五天,老公就对怀孕四个月的“我”拳打脚踢,想想都觉得可怕,如何能与他度过20年的委屈岁月?文章对亲戚亲情叙事方面略为平实,如果加上一些感情色彩,感染力会强一些。

    梦晴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5:05:26
  • 遇到好的风景,还要遇到好的人,才算相得益彰,对得起旅行的热情、期望与所花费的精力、金钱。现在祖国大地,大江南北,好风景不少,被人糟蹋的地方也不少,视觉的餍足,往往伴随着心灵的煎熬。国庆在丽江,固然也感受到了餐饮、住宿等服务水平的提高,但也见识了个别同胞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丧失了诚实和朴素,做些不该做的小动作,让人不禁心生鄙视。祈愿这个国家,土地干净,风景秀丽,礼仪葳蕤,人文昌盛,庶几可称文明国度。

    笑笑书生旅行散记

    2019/12/9 11:07:35
  • 有亲人和亲情,是人们活着的理由,也是幸福的保障。不过,你那个结婚第五天、对怀孕四个月的你拳打脚踢的老公,实在是让人无语。我倒建议,你应该勇敢地把那段省略的“一万个委屈二十年的艰辛岁月”写出来,这些内容本身就具备了建构优质非虚构作品的特质。

    笑笑书生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0:56:33
  • 欢迎新作者的到来。在寒冷的冬天读作者的文章,心里有许些暖意。眼看临近春节,在深圳打拼的人,往返于异乡与故乡之间。其实有很多的无奈,也身不由己。文章虽短,蛮喜欢作者的文风,看似聊天的语气,字里行间无不露出亲情、乡情与友情。按理说修房子是大事情,都应该亲力亲为。但又舍不下在深圳打拼的事业,一个人有这么多的亲人真好。有他们的支持,能让作者能好好打拼。哈哈,喜欢文章中的三奶奶,会喝会打麻将,蛮有生活气息。

    春风妙语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9:06:55
  • 作者不仅是美食家还是旅行家。通过在旅游中遇到的一些人,一些事,记录人性的光芒与善良。在江西寒冷的冬天,六十多岁的阿奶雪中送炭,引他们进屋烤火,还免费给姜汤喝。果农免费让他们摘橙子品尝。婆婆待游客如亲人,服务周到。在草原上体贴入微的司机,让游客在自家吃到价廉正宗江西菜。后来作者己经回深,求他帮助被宰的20位旅客。受作者引导,帮助邮轮上下游客改正浪费食的确缺点。心存善念,计较少包容多。会遇到更多美好

    春风妙语旅行散记

    2019/12/5 12:32:34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梦晴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1:41:52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江飞泉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0:47:35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大明府故乡风吹晒布路

    2019/11/24 21:08:23
  • 飞泉今年很高产,一篇孩子又一篇孩子滔滔不绝地生,羡慕,嫉妒。记得在图书馆南书房参加一次活动时,跟赵老师打过照面,很平静和气的一位长者;朋友圈里也见过他的书法,清润可人。在飞泉笔下,赵老师不但是个杂文家,同时也是个深圳主义者——高攀一句,跟我一样。他的《深夜记》,是关于深圳的文字,“既有二三十年前的历史画卷,亦有当下的风情拾遗”,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让我忍不住想一读为快。另,谢谢飞泉提到我的名字

    笑笑书生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

    2019/11/19 16:33:58
  • 总之,道是无然却有然,读不懂的人就如读不懂的诗一样,太深奥了就不是草根,小鱼总浮在水面上,要是能沉就不会直白这么简单了。诗不是深藏的专利,我们普通凡人也可以可学学诗仙诗圣去面朝黄土,仰望天穹,发发内心感叹有何不可?大鱼大肉可入席,难道青菜萝卜就不入味?营养学里面粗茶淡饭也有一课,本以草根多发力,为何不可叹几句,来深三十近三十,往来无常莫怨人!

    文缘磋砣

    2019/11/19 15:12:59
  • 家弟非常精进,写了这么多的词。我基本上没写过词,但我非常喜欢读。要写好一首词,很不容易。平仄,韵律。每句子中包括了许多的典故,要积累很多的知识才写得好。年轻人能把词也得炉火纯青,除自身努力,想必也受到家人的潜移默化吧。从家弟这首词中,让我读到了弟弟的大婚举办在国庆之际,广东与湖南人结为伉俪,郎才女貌。这首词作者对弟弟与弟媳衷心祝愿,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宝贵子。这也是作为双方父母与亲人美好的期待。

    春风妙语沁园春•贺弟弟大婚

    2019/11/19 9:59:53
  • 再看这首关于父亲的作品,内心难免联想到前几日连续看的电影《偷自行车的人》《小鞋子》和《草房子》,里面形形色色的父亲就是我们熟悉或者陌生的那一个。父亲是经常被我们忽略的人,关于母亲的文字浩如烟海,而对于父亲的书写,仿佛被遗忘一样。但我们知道,父亲是更加不会表达的那一个,他对你的爱是和母亲一样的。于是,我看到作者笔下罗列父亲的好,但作者却无法真正代替父亲感受到生命的疼生活的苦。

    江飞泉​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5 10:12:17
  • 虽然文字有些稚嫩,但还是有蛮多可取处。其一就是质朴的情感,通篇没有过多的修饰和纷繁意象,反而释放了一种直白纯朴之美,譬如,关于学校宿舍的校友,本身就带有校园里质朴的特质,这种回忆总是令人记忆犹新,且非常美好。作者应该非常年轻,有着令人艳羡的年龄资本,意味着有更多见证生活美妙的机会。于是,想建议下,多写写身边的事物,身边的人,身边的风景。

    江飞泉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15 10:02: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