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莺之歌
  • 点击:5214评论:62019/07/19 11:44

夜莺之歌是为爱情之歌、梦想之歌、纯真之歌。以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流行歌坛为蓝本,歌女赛沐贞娓娓道来各种往事,那些奋斗挣扎,那些歌坛往昔,浮华与激情,侵凌与真情,还有那令人心碎的纯真。书写那个时代的梦想与执念,唱出一曲深情的纯真之歌。   ——题记


一天上午,我给窗外一阵阵高一声、低一声“哇——啊——”的喧哗声吵醒了。人的睡眠,如若被活生生搅断了,就好比一艘在水底自由游弋的潜艇,给一个鲁莽的指挥官突然下达上浮的指令,等到它如一条巨鳄般冲出水面,却发现置身于一个锣鼓喧天的港口。眼下我就是这般情形。我踱到窗前,拉开遮得严严实实的窗帘,看到——

一个女人,爬上了楼下人行道边上高高的路灯杆子,坐在形如花瓣的杆子横杠上,正悠闲地晃荡着两只光脚,就跟游人坐在湖边的堤岸边上,伸着光脚丫拨弄着水一样。女人穿着一条浅灰色的半窄身的高腰裤子,身上套着一件半袖浅黄色上衣,从侧后方看去,宛若一条身形姣好的美人鱼。 女人二十出头,脸蛋儿俊俏又精致,此刻正挂着洋洋自得的笑容,时而眺望一下远处,时而低头瞅瞅瞧热闹的人们,继而又高扬起头来,清高地歪着脑袋,显出目空一切的神情,又像小姑娘似的哼了一声,旁若无人地哼唱起什么曲调来,头随着节奏微微地晃动。地上观看的人,这会儿安静多了,他们三五一群地聚集在商店的门前,在屋檐边,在路边摊撑开的遮阳伞下,在人行道的树荫下,像一个集会。那边菜市场门前也扎了几堆人。马路对面的一幢楼上,几乎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了,煞像一张宽而平的脸膛上凭空生出了许多空洞的大嘴巴。人们从窗子探出头来,就跟一窝鸟儿焦急地伸长脑袋。在一个窗口前,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袒露着半边胸膛,给孩子喂奶。另一个窗口,一个中年模样的男子端着一个望远镜,军事指挥官似的煞有介事地瞄着。消息不胫而走,附近的人,路过的人,都不想错过这个瞧热闹的机会,正急匆匆地往这边赶来。就连路上经过的汽车,接受检阅似的放慢了车速,一律向路灯杆子行注目礼,由于车子减速,车流阻缓,后面的车子就疯狂地按起了喇叭,好像一声声怒骂,尖锐嘈杂的声音连绵起伏。

那个女人忽然站起身来,人们啊的发出一片惊叫声,好一阵骚动。人们情绪生动起来,活跃起来,好像有人偷偷地笑出声来,有人轻轻地吁出了一大口闷气,也有人哎哟哎哟地为这个女人担惊受怕起来。女人立起来后,在“花瓣”上站稳了,挺直了腰,凝望着远处,灰白的马路如同奔涌的河流,在远处隐没进了一片水泥的丛林之中,她微抬起下巴,眼睛微合,陶醉了一般,开始摆手扭腰做起了简单的舞蹈动作来,哗——,人群爆发出此起彼伏的叫喊,有人还低吼了一声:这妞,简直酷呆了。她的动作简捷、优美,有板有眼,像是经常练这个的。她半窄的裤子,随着躯体的摆动,荡漾出身上优美的线条,她几乎半裸的手臂,灵巧得如杨丽萍的孔雀之手,优美的动作带有一种异乎寻常、高贵而又忧伤的意味。她的脚几乎没动,看来她是很清楚潜在的危险的。她俨然是一棵从磐石缝隙里长出来的树条,迎风招展。在小超市的门前那儿,聚了一堆人,里面有几个声音高点的,传得很开:这姑娘好邪门呢,样子不像个疯子,可她干吗爬那么高去跳舞——八成是个精神病,错不了。没事上那杆子,吃饱了撑的——她怎么上去的,我来得晚了点,没瞧见——这闺女准是吃了什么大亏了,糟蹋人哪——这妞模样倒是不错,身材好,唉,可惜了——有人报警了没,警察是干啥吃的,老半天,还没个影儿。——人们议论着,像在唠家常似的,好像谁都在为她担心,又好像谁都不。

从远处隐约传来的警笛声唤醒了人们的期待。一辆火红色的消防车与一辆青白颜色的警车,好似河流中两只飞扬跋扈的鱼类,一路叫嚣着冲过来。消防车红艳如火,警车青白如烟,一前一后,状若从远处飞过来的一个火球,后面拖曳着青烟和白烟。围观的人终于等来了那个意料之中的结果,一片喜悦之色。消防车像一团火似的猛地停住,警车如影随形,小跟班似的停在它屁股后边,消防车停得急,刹车声格吱一阵响,恰似放出来的一个响屁。消防车下来的人穿着橙黄制服,仿佛从火堆里扒出来的几只烤熟了的螃蟹,一只个子大一点的向车里吆喝着,消防车上就陡然长出一条手臂来,云梯架起来了。几个个子小点的,从车上搬下消防救生汽垫,像席子一样铺在了路灯杆子的下边,那几个警察,一块儿仰望着上头的女人。一个对着上面喊叫开了:这位女士,上面危险,请你马上下来。女人岿然不动,甚至都不朝下边看一眼。喊话的警察觉得没脸子,他火气大了一点:上面的公民,你扰乱了公共秩序,我们再一次劝告你,请你下来,否则我们将采取强制的措施。女人好似被这一番大声嚷嚷惊动了,低下头认真地看了下边一会,忽然做了个鬼脸,还吐出了长舌头,人群中又一阵哄堂大笑,有人吼道:她是个疯娘们,你跟她讲道理?那个警察摇了摇头,向消防车那边示意一下,大个子的那个消防员就挥挥手,云梯便缓缓地上升,伸长,云梯顶端的斗台上,站着两个消防员,橙黄色的制服在半空中耀眼醒目,就好像一个向上托起的果篮里的两个鲜艳的大橙子。云梯升到了跟女人一般高时,那两个消防员就像亲爱的大哥哥似的伸长了双臂,期待着那女的听话地携手搭肩,投怀送抱,那女人倏地站起身来,一步跨到这莲花座的边缘,弯下腰去,抓住边上的一根横杆子,一个挫身,便迅捷得像一只猴子一样荡在了横杆之下,众人一阵惊叫。底下几个消防员忙着挪动汽垫位置。云梯急降,亦步亦趋,形影不离。女人的身体挂在横杆之下,又肖似一条挂在藤架下个子修长、成熟了的甜瓜,那两个消防员随时要伸出手去采摘。路灯杆子轻微晃动,宛若秋千架。这路灯杆子设计成了一棵树跟一株花的综合体,杆子上有三两根造型像树叶又像花瓣的架子,那女人一个晃荡,便像高低杠运动员一样飘过去,牢牢抓住了一根“树枝”,稳稳地站在一朵“花瓣”上。这时,我便又听到了上午吵醒了我的那阵“哇——啊——”的声音了。地上的警察,扯开了嗓子喊道:姑娘,太危险了,别胡闹,你怎么上去的你就怎么下来,行吗?云梯一阵吱嘎作响,追随来到了“花瓣”前。女人几乎无路可逃,要么又攀上顶上的灯架,要么就往下溜,或者干脆跳下去。消防员好似瞧出了她的穷途末路,毫不客气,凶神恶煞地步步逼近,近乎并肩而立。消防员伸手去拉她,她展开凌厉的双爪,左抵右挡,一阵乱挠乱抓。消防员无可奈何,无计可施,一个有点火起,索性抱住了她的腰肢,围观的人群一片哗然,大笑。他们这副架势就好似闹别扭打着架的两口子。女人却意外地挣脱了,摇摇晃晃地站稳了,气呼呼地瞪着他们,怒目而视,怒不可言,消防员尴尬地笑着。就在他们手足无措的当儿,女人一个腾跃,像一只健美的鹿一样抱住了路灯杆子,猴子一般滑溜下去,底下的消防员和警察,一概围在杆子四周,守株待兔。女人滑到一半,瞧明白了形势,便又像一只壁虎似的往上爬去,大个子消防员可没这副好耐性,他咒骂了一声,伸出长手臂,一把揪住了女人的一只脚踝,女人奋力挣扎,徒劳地使着劲,就像被钉在柱子上的壁虎标本,动也动不了。警察凑上去帮忙,扯脚的扯脚,拉裤子的拉裤子,女人终于被几个大男人拉下地来了。他们一个按肩,一个揪手臂,女人就用双腿踢,如一匹被按住了辔头,但四只蹄子还不安分的马驹。他们就又忙着去抓她的腿,一个警察的帽子被她一脚踹飞了,像一个轻盈的盆子在地上滚出好几米远,旁边的一个围观者,腼腆地捡起来,拿给警察,那警察此刻双手没空儿,拾帽者便给他戴上了。这几个人就跟逮住了一只活蹦乱跳的羊羔,一块抬着往警车走去。

这当儿,我却瞥见从楼下的走廊里行出一个人来,那个身影,那种姿态,一眼就看出是小超市的老板娘,她脚步有点踉跄,有点急促,又有点犹豫,她走出几步又停住了,我瞧不出她是什么状况,但可以感觉到,她关切地盯着那个女的。他们抬着把那女人往警车里面塞,也把自己塞进去了,砰的一声关上车门。云梯上的消防员正在慢慢降落,他们高高在上,领袖一样,冲着人群喊着:没事了,大伙都散了哦,都散了,该干啥干啥去。片刻,消防车和警车开走之后,人群渐渐散去,这个地头,这条街道,便又恢复回它原本的模样,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儿似的。


这一日午后,我去小超市买东西,柜台后坐着老板娘,神思恍惚,美眉微蹙,好似西子捧心,直到我唤了她一声,她始才惊觉过来,全然不像先前,笑脸如花,曼语如兰。我有点诧异,却又想到上午她对那个女人的举动,便问道:大姐,有什么事情吗?她眼珠子里旋即泛起了涟漪,就像花瓣上笼着的一层露水,唉的叹了一声,揉了揉了眼睛,低着头,说道:大姐闹心着呐——你要什么,自个拿吧!我便踱到橱架前,挑了东西,算了价格,给了她一张差不多的票子。打从那回事之后,我跟她之间便用不着明算账了,找零呀,差个一块几毛呀,就免了。她眼眶里带着红痕,瞧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你晚上有空儿吗?……姐姐心里慌,想跟你聊天儿。

我回到房间,想着老板娘的异样,心里直嘀咕,准是发生什么事儿了。我瞅着窗外如铝片一样明晃晃的街道,那根路灯杆子,这会儿显得伶仃多了,呈现出一派斑驳的暗灰色,活像一株即将枯萎的花枝。上午那个女人在那上面舞之蹈之的时候,人声鼎沸,如庙会般热闹,老板娘肯定早就看见那个女人的了,末了她那个举动似乎表明她认识那个女人,并为此踌躇不前。我想不明白。不过我早就认准了她可不是个简单的角儿,她准是个有故事的人。就像那回,她找上了我,着实叫我意料不到。

大约一年多前,我只身来到这个城市,当网络枪手混口饭吃。我干的这营生可不是给那些网络小说大神们或文学网站当枪手,而是专给人家写公文材料,就是工作总结、工作报告或是领导致辞什么的这一类。我租的地方位于城郊,算是叫城乡结合部吧,恰好跟老板娘赛沐贞同一幢楼,我住顶层七楼,单间,她住四楼,套间。她在楼下一层开个小超市。从见她第一天起,我就觉得她不简单,一个美艳少妇,怎么能这样安之若素地待在这个地方开个小超市呢?后来我便常常到她那儿去买东西,一来二往的,就有点儿熟稔了,她也了解到我大概是干啥的。好几个月前,一天深夜,我正在为一个老主顾忙乎着一篇马屁文章,一阵橐橐的脚步声自下面的楼梯清晰又有韵律地传上来,俨然就是一双轻盈而修长的腿脚上的高跟鞋敲击出来的,一声一声的,把人心都敲得酥酥麻麻的。这声音绕上了七楼的走廊,居然在我门前停住了,随即响起了两下敲门声,鸣啭的嗓音传进来,分明就是老板娘。我在愕然之中赶忙去开门,门外袅袅站着老板娘,脸上淡施脂粉,穿着一袭浅色的裙子,仿佛一朵睡莲从梦的尽头飘来。虽说一来二往的,我与她熟稔了许多,在小超市里聊上几句,在楼道相遇,亲切地打个招呼,像个好邻居那样相处,但她突然夜访,不免叫人紧张又狐疑。好在老板娘此时的神情不似那般情境下的脸绽春花、言语如火、举止如藤,一时间我就收回了心猿意马。她倒像个来串门的邻家姐姐,亲切地说:小哥哥,打扰了,有空吗,姐姐找你有事儿。说完便径直走了进来,我有点窘迫地从书桌前搬出那张椅子,请她坐。她扭动着秀挺的脖子,左右打量着室内,恰似一株攀上高枝的报春花,伸展着藤条,要把周遭瞧个仔细,她说:唉,小哥哥,这么俭朴呀,瞧你这日子过的,想攒钱娶媳妇啊。一边说着,一边却在床沿边坐了下来,从裙子下边伸出的两条小腿,颀长,优美,又优雅地交叉着,我便只好坐椅子上,反主为客了。她说:你成天呆在屋子里写呀抄的,你不觉得烦吗?你能赚到钱吗?我说,凑合吧,反正自食其力,我也没害什么人。她扑哧地笑了,花枝乱颤:瞧你说的,好像别人干的事情,就是坏事似的。不过,你这样子倒是很可疑哦,成天关在屋子里,也不晓得琢磨什么玩意儿,警察叔叔要是上门,你能讲得清么?我也调侃起来:我干的这活儿,要细究起来,虽说不害人,但也确实帮了坏人一点儿小忙,除此之外,就是制造了一大堆的垃圾。不过,总体说来,我还算得上一个守法的公民。她俊俏的眼睛盯着我,胸脯上的两根美人骨若隐若现,滑溜的双肩,端庄得像油画上的少女,说道:姐瞧你是个好人,怀才不遇的那种,姐看人多了,一看一个准。你就打算这样子写下去吗?有没有想过写书卖钱,像韩寒、郭敬明他们那样,有一大堆的书迷。想不到老板娘竟然这样高看我,还跟那两大神相提并论,着实羞杀了我,于是说道:我哪能跟人家比,我写的就是垃圾,为了填饱肚子而已,别人看上了,给我一两张票子,我就知足了。说完了,顿觉诧异,她怎么知道那两大神呢,她可不在那年龄层呀。她听了,娇嗔一声:没跟姐说真话。男人的心没一个小的,姐可是个明白人。可别太操劳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心高爬不了小山坡,往后多跟姐嗑巴嗑巴,别成天蹲在屋子里了,像个夜猫子似的。我瞧你向来都是老半夜了,灯总还是亮着,让姐想起了我最初的那段日子。刚才,我也是见你还没睡下,姐应下一个事儿,忽然就想起你来了。姐要拜托你一件事,行不行?我的感觉很是奇妙,她跟我,这才算是头一次正儿八经地会面交往,可她那种姿态,熟稔得就跟知根知底的一样,她求我事情,我哪能拒绝的,她见我应承下来,便径自讲开了。

  • 1
1/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以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发轫于深穗的流行歌坛为蓝本歌女赛沐贞娓娓道来那些往昔还有那令人心碎的纯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微微尘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微微尘1布衣2019/09/20 15:13:07
    • 分享到: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 谢谢微微尘老师抬爱

    回复

  • 谢谢微微尘老师的打赏!
  • 回复
  • 感谢各位老师文友的斧阅、奖赏! 拙作以一九八九十年代发轫于深圳广州的流行歌坛为蓝本,纯虚构,文中一人物系作者向当时一流行歌手偶像的致敬、怀念,人物非实写,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系虚构写作的手法。
  • 回复
  • 谢谢暁霞囡老师的打赏!
  • 回复
  • 谢谢老亨老师的打赏!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1钻
  • 读客,码字人,著有长篇《站在窗前的人》
  • 读客,码字人,著有长篇《站在窗前的人》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600
  • 1
  • 590
  • 元罗兄果真对邻家一片拳拳之心啊,每一点都发自肺腑。的确,如你所言,邻家是每个人的邻家,如一片森林,是由很多生态组成的,难免就有各种人等。而且邻家赛事决定了它的烟火气和锅焦味,互动互评是维持文学生态的一个重要指标,也是邻家葳蕤向上的重要原因。的确,邻家人中有不少元罗说的各色人等,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一棍子打死。有的文友可能线上不大喜欢点评,但线下活动积极主动,一样为邻家做出贡献。

    江飞泉这几类“邻家人”做不得

    2019/10/8 10:59:24
  • 读到第十几页了,觉得作者一家很亲密,很纯真善良,互相理解,相互、包容、支持。家人特别支持她写作,为了她能参赛,竟然格外省吃俭用。她的梦想同样是家人的梦想,真幸福。可我等,即使对于家人,有时也瞒着秘密,比如当年高中热爱写作时,从不敢与父母说,担心自己不成功,让父母期望又失望。至今,父母只知我非常爱好看书,尤是历史故事。不知晓我偶尔也给报社投稿。但父母一直鼓励我学写作。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10/7 15:18:25
  • 这场笑中带泪的“逗你玩”,反映了节假日驾车出行的纠结。作者经历的这场“逗”,我也亲身经历过。而文中出现的那些不守规则的逆行,相信车主们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还是要依法处理违规行为,这本身是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公平”的主张。而“只限单号”的说法,我个人以为是有歧义的,到底是“限制单号”还是“限于单号”?驾车出行,那些路标提示应当一目了然,不必过多思考,这样也是从细节上体现“以人为本”的原则。

    雪候鸟“限行单号”逗你玩

    2019/10/7 11:39:38
  • 小人物、小故事、小角度,书写出了大格局、大情怀、大丰收,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两万多名基建工程兵陆陆续续扮演起深圳拓荒牛的角色,可以说,是他们改变了深圳,见证了深圳这座城市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不断成长;同样,深圳也改变了他们,让他们的人生价值在工作中得到充分体现,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有滋有味、丰富多彩!

    黄元罗钢铁骨头

    2019/10/7 11:03:07
  • 来自小山村的我,在初中学了《大堰河----我的保姆》《致橡树》后,才知道有这现代诗歌的东西。语文老师让班上传阅了徐志摩与汪国真的诗集,看了后便爱上了诗歌,和同学们一起抄写自己喜欢的诗歌,也会胡乱涂鸦。那时大家玩得很嗨,乐此不疲,只是一直以来写诗歌总不得要领。上邻家,必看飞泉的诗,因为他现代感强,风格独特,灵感丰富,且像火山砰砰砰爆发出力量。飞泉在诗歌驾驭上算是成熟的,题目,题材,都能让人耳目一新。

    心灵拾贝​铜质玫瑰

    2019/10/6 21:57:19
  • 借物喻人的赋诗方式,总是百看不厌。作者家乡的牛卵坨其实就是一个个满怀理想的游子,带着理想,把自己的价值带给外面的世界。而那些世态炎凉和暗礁险滩,总难免把淳朴的心弄得伤痕累累,可正如深圳一位作家所言,游子回归桑梓小住往往会满血复活。遍布诱惑与陷阱的“外面”,故乡亲娘贴心的缝补与粘合,初心才不会丢失,方向才会坚定。即便是想放弃,故乡的味道也是最好的灵丹妙药,让脆弱的游子重拾坚强。

    雪候鸟牛卵坨(又名八月炸)

    2019/10/6 9:00:15
  • 钢铁骨头,是脚踏实地人的骨头,哪怕是挑粪桶也不觉得羞愧;是热血青年的骨头,向往当兵奉献祖国;是有情义人的骨头,结婚成家担责任;是勇往直前的骨头,敢于在南方渔村来闯荡。正是有这样敢于吃苦耐劳、奉献精神、敢闯精神,才建立了幸福的小家庭,建设了美好的大深圳。如今深圳成为闻名世界的深圳,他们却功成身退,但他们的钢铁骨头精神永远绽着光芒,永远值得歌唱。在新中国70周年之际,军人的气节在此文中得到诠释。

    心灵拾贝钢铁骨头

    2019/10/3 17:31:33
  • 一个偶然的机会与这个平台相遇,当时没有一个认识的朋友,就抱着试一试,玩一玩的态度投了一篇稿,也没有想到咋地,但后来见到有人给留评,还入围了,当时心情就特别好,因为得到了关注与认可嘛。慢慢地就认识一帮热情高涨的师友,得到他们的指导/帮助,有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写作的动力就大了起来,写作的范围也就宽了。整体来说,邻家平台聚集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在打造文学生态圈中功不可没。

    心灵拾贝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10/3 16:57:22
  • 诗人的语言以一贯跳跃、激昂、新颖带点古怪的风格展现在这首诗中。读者在品诗时如对天鹅进行了一次观礼,朱红的掌、仙女的音符是极为唯美的。这么美丽的精灵,却有着多舛的命运,表达出了天鹅在人们对它们进行猎杀、大自然残酷的环境中仍是高洁,优雅、不屈、坚强的精神。我被点化成蛇也是一种意象,是相对于天鹅一种自嘲比拟,在对天鹅的赞赏中,思想砰出力量,人格逐渐提升,与天鹅在死亡的救赎中,完成人类的自我救赎。

    心灵拾贝白色城堡——天鹅的颂诗

    2019/10/3 16:46:33
  • 开篇画面感十足的夸张写法,着实让人忍俊不禁。而笑过之后,有种知足常乐的快慰。我十几年前刚来深圳做销售时,出门行街经常被人称为“老板”。从一开始的受宠若惊窃喜在心到后来的习以为常自嘲神器再到如今的重任在肩,相信这个称呼见证了无数和我一样的人成长的心路历程。粤语中的老板娘叫做“事头婆”,事事领头的女强人。我有位文友便是这样“撸起袖子”拼命工作的事头婆。为母则刚的她有着男人一般的刚强,笑容却一直在脸上。

    雪候鸟遍地都是老板娘

    2019/9/29 14:54:46
  • “老三届”是那个时代特定历史时期的一种称谓,数百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经历过难忘的苦辣酸甜,以至多少年后久别重逢的团聚,也忘不掉刻骨铭心的情结,尽管那是一代知青一生中永远的隐痛,可在这首诗中,并没有过多的抱怨,而更多的却是一种回顾和珍惜,并为曾经拥有的这段生活而骄傲,而激动不已。体现的基调是昂扬向上的,有对历史的解析,有对未来的渴望,读后令人振奋和鼓舞。

    君子伯牙永远的老三届(组诗之一)

    2019/9/29 9:17:58
  • 最后一句打动了我。让我想到朋友魏先和那首《那是我的父亲》,前面大段的铺陈,就为了送出最后一句的感叹:父亲啊,永远是那个让人遗憾却永远靠不近的人。作者用“慢”的意象,将父亲喝酒、下棋的过程呈现出来,给了慢动作回放的效果,让人动容。前两节的细节描写很美,光斑停在他的鞋面上,斜阳暗示着晚年暮秋,却并不让人感觉萧瑟肃杀,情感的容器装得下“父亲的慢”,却装不下时光的流转,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江飞泉父亲的慢

    2019/9/27 12:26:14
  • 先佑这篇基建工程兵的采写并不容易,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它不能投机取巧,也不能胡编乱造。这是特殊题材的桎梏,要写好一个人的传记是非常具有难度的事情。基建工程老兵彭叔代表的是大多数,即在深圳定居下来,也算安稳知足,但没有大富大贵起来的那部分。的确,有少数成为既得利益者,但大多数没有。好在,很多像彭叔这样的城市基石,刚硬、质朴、坚挺,他们支撑着这座城市的框架和脊梁。他们在某种意义上,更让我们尊敬。

    江飞泉深圳之上,高楼之下

    2019/9/27 12:00:32
  • 满屏的粥香,满腔的暖意。我庆幸没有在凌晨四点抵达沈阳时看到这篇文章,不然定会饥肠辘辘。其实,真正养人的一日三餐,并非一定要珍贵的食材,而是满满的用心。印象中的粥,无非就是少米多水煮到软。当我尝过粤港地区那熬到绵糯回香的粥时,才知道为什么有“粥粉面”中粥排第一位的座次。世间事,都怕用心。而这样的用心,有时候会被误会为“傻”,而往往是傻傻的用心会有大大的福报。这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另一种解释吧。

    雪候鸟凌晨煮粥

    2019/9/26 12:36:11
  • 构思精妙,思想深邃,语言充满金属与花卉混合的质感。天鹅是现代诗里出镜率很高的禽鸟。经过诗歌与思想的装扮,天鹅已经不仅仅是天鹅了。在这组诗中,天鹅具备了宏大的象征意义:它优雅、高洁、独立、凛然不可侵犯,带盐了诗人心中的美与理想。这座白色城堡,容纳了世间所有的柔弱与美好,“没有一片沼泽与黑暗能扣留它们。/死亡也不能。”“远方的天空和星群折射的光芒是/它们寻找归宿的理由。/它们在寻找。”早一点贴出多好!

    笑笑书生白色城堡——天鹅的颂诗

    2019/9/25 18:59: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