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记忆
  • 点击:100494评论:392013/03/31 21:10
  • 首届“睦邻文学奖”十佳

1

我二哥在海富社区怡华村开了多年的小商铺,具体有多少年了,现在连我二哥自己也算不清楚。我就用“很久很久以前”来表述吧——很久很久以前,暑假,我和弟弟坐长途客车到深圳,那时还没有深汕高速,客车跑的是低速,弯曲、坎坷,还漫长。大概要一天时间,我们才在夜幕中看见了灯光。我们不知道那些灯光是不是深圳的灯光。弟弟是个灵活的人,他问了身边一个中年男人:“大哥,深圳到了吗?”“到了,这是松岗。”那时也不知道深圳有多大,只知道到了就是到了,跟去镇上去县城差不多。谁知从松岗到新安(当时叫县城)还有那么漫长的路程,当然路是好走了,现在知道,当时走的便是107国道。我和弟弟都提着心看窗外,窗外的灯火越来越璀璨,我们却无心看风景,心里面担心的是会不会坐过了头,因为来时家人有交代:千万不能坐过了头,县城再过一点就是南头关了,是市内了,是要证件的。我们当时没有任何证件,甚至连身份证也都没办,我们怕一不小心碰到了枪口上,像两块五花肉一般被提着去坐牢。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事,对于当时只有十五岁的我和十三岁的弟弟来说。

弟弟几乎没隔几分钟都要问一次乘务员:“宝晖大厦到了吗?”——来之前二哥在电话里嘱咐我们在宝晖大厦下车。乘务员是个性子不怎么好的中年妇女,面对一个毛头小孩烦人的询问,她总是高声回答:“没。”就一个字,没任何多余的解释,比如还有多久,或者是到了我自然会叫你。如果有那样的话,我们也大概可以放下心来。她一个个“没”,一次次地把我们的心放下又提起,随着奔跑的客车漂浮在半空。弟弟问得多了,乘务员干脆连“没”也懒得回答,她就趴在座位上假寐,任凭弟弟怎么问也叫不醒。客车在奔跑,一车人仿佛都睡着了,谁也不会告诉我们到底到了哪里。我们都快哭了。

  • 1
这是VIP作品,后续内容需打赏才可继续阅读!

您只需点赞10元,即享月度会员,30天内免费阅读全网作品。

  • 关键词:深圳西乡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51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方华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篱豆秋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入选理由:该作品用一种糅合了外来者对深圳的疏离与融入这两种相互背离的感情态度,来表现一个大发展时代下,个人及社会的变迁。“我”把自己有意放逐在都市主流生活外,这种边缘化,既是对现实的无奈,也是对自我的坚守。身处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及其命运动态式展示,在城市的发展进程中,具有重要的标本意义与文学价值。
  • 谢费老师精彩点评

    回复

  • 这篇文章将作者的个人体验和情感很好地糅合进文本当中,是贴着生活来写的,真实生动。我比较赞成晋江南的点评:一切严肃的作品说到底都是自传性质的,而且一个人如果想要创造出任何一件具有真实价值的东西,他便必须使用他自己生活中的素材和精力(托马斯,沃尔夫)。他的话用在这一篇作品上,并不为过。不论多么微小或者平凡的事情,只要浸透了自己的纤维,就值得细细摩挲。
  • 是“晋东南”。
  • 实在不好意思,是我打错字了。见谅。

    回复

  • 格非:作品的纪实性叙事,始终笼罩着真切可感的氛围。作者笔下的人和事看似琐碎,却具有感人至深的力量。
  • 回复
  • 邓一光:全新的城市未必由全新的社区组成,城中村注定要在城市化进程中留下它特殊的社会学和历史学意义,同时也留下社会学家和历史学家通常会忽略甚至警惕的美学空白。作者难得地写出了“漂”着的城中村和“漂”着的现代人,这恰好是这座快速建立和高速发展着的新型城市的一个现代化隐喻——后工业时代的速度和空间诉求,只能用日新月异来形容,在转瞬既是百年的时空更替中,许多人来过又走了,成了城市的过客,
  • 另一些人成了城市的主人,也许离开的人还没有寻找到与离开之境相互依存和彼此欣赏的关系,而留下的人则把自己连同希望一起暂且寄存在这座城市里,等待它们发芽和开花,
  • 城市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美学的空白也是这么被填补的。

    回复

  • 忙里偷闲,终于看完了这篇文字。陈再见,好样的。什么时候来我家里喝酒聊天,也可以住宿。我们不用塑料杯喝酒,但也不指望酒杯相碰,弄出什么声音;我住在福田,天花板稍高,希望你没有压抑感。
  • 回复
    • 方华吉4举人2013/07/16 06:47:31
    • 分享到:
  • 和再见君在沙井街道办领奖时有过一面之缘,印像是朴质无华有内涵就像这篇长文。在此狂言,四年内我要超越再见君!无他,共勉同进而已。
    • 乐之2013/07/16 08:41:57
    • 分享到:
  • 公开下战书,打擂台,有英雄气,见证则个。
  • 看戏不怕台高呀。我也来做见证。
  • 热血沸腾呀,期待文坛大家的PK。
    • 若尘2015/06/05 15:36:32
    • 分享到:
  • 华吉兄好样的!顶一个

    回复

    • 廖东平5进士2014/09/01 01:53:25
    • 分享到:
  • 看你写的这段,我双眼湿润:我天天都在写,出租屋里时刻回响着敲动键盘的声音,以至于我一坐上电脑桌,才刚学会说话的女儿就会走过来问我:“爸爸,你又写小说啊?”三岁不到的她根本不明白小说二字的含义,完全是因为经常听我和妻子说起而强行记下的信息。我相信我说起这两个字时是激动而亢奋的,而一旦出自女儿之口,它们却满身爬满了辛酸,让我几乎落泪。这些我都没敢告诉母亲,我怕她一劝我放弃,我就真的放弃了。
  • 回复
  • 陈再见《深圳记忆》第二个小节,已发布在宝安日报上了,这不违规吗?严厉打击这类所谓的作家。
  • 回复
    • 道长5进士2013/09/25 09:59:08
    • 分享到:
  • 恭喜再见网友入决!老道一直注意新文章评论去了.刚刚拜读.非常好的文章.迟顶一个!祝贺!
  • 回复
    • 小芳2童生2013/09/15 21:09:28
    • 分享到:
  • 这写的就是一篇叙述文,写的来深圳的过程,不过写得也很好。
  • 回复
    • 茨平3秀才2013/08/08 09:49:31
    • 分享到:
  • 再见的文笔没得说,我这个初入广东的文学中年只能连说三个好字。
  • 回复
    • 黄国晟1布衣2013/06/17 21:33:12
    • 分享到:
  • 1、"柔软的塑料的一次性杯子没能在园岭村的深夜发出声响"这样改一下如何?——"柔软的一次性塑料杯没能在园岭村的夜空中发出声响",省字,又省了一个“的”字,更简洁。 2、陈再见,这种名字不怎么欣赏,为何非得用一些约定俗成的的字?我还叫“莫分别”呢!呵呵,再如潘长江、陈黄河、李河南等等,不喜之。当然,起名是任何人的自由,评论就只是一种个人感觉吧! 3、散文,但像是小说的笔触,或改名为《深圳纪事》?
  • 文笔胜过入围的其它大部分文章
  • 对别人的名字进行批判似乎不怎么妥当吧??
  • 没事,起名自由,只是给了我上面的一种感觉而已

    回复

    • 陈再见2童生2013/06/02 12:40:44
    • 分享到:
  • 版主好,我这个文章的类别应该是散文,请问能否帮我改一下?
  • 回复
    • 隆焱5进士2013/05/24 19:35:21
    • 分享到:
  • 再见兄弟的文字,无处不显露出一个小说家的实力。
  • 回复
  • 伶仃洋的编辑,显然再见的文章让我按捺不住从头看到尾,真的很实在,很接地气,生活就是这么平淡无奇,但留给每个人的感觉却是不一样的精彩!赞
  • 回复
    • 卢时雨1布衣2013/04/04 11:26:40
    • 分享到:
  • 像缓慢的流水一样,平凡琐碎的生活,这不正是我们大多数市民的生活吗?
  • 回复
    • 追梦1布衣2013/04/02 17:53:58
    • 分享到:
  • 很喜欢这篇文章,顶起!
  • 回复
    • 追梦1布衣2013/04/02 17:52:13
    • 分享到:
  • 记忆留下的痕迹有时可以篡改现实。
  • 回复
    • 伊伊3秀才2013/04/02 17:05:20
    • 分享到:
  • 有些事看起来是坏事,但会发现一些美好。
  • 回复
    • 高峰4举人2013/04/02 00:30:34
    • 分享到:
  • 年纪不大,文字老到,文坛新星,学习榜样。记得再见的个性签名写了这样一句话:“那些写得少又想写得好的人,要么是天才,要么是天真。”我完全认同这个观点,正所谓:付出终有回报!
  •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2钻
  •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9
  • 17700
  • 9
  • 145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