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卷帘人
  • 点击:10247评论:502019/07/22 22:09

《百年孤独》有言:

“父母是隔在你和死亡之间的一道帘子。”

我等中年,

皆缓缓卷帘是也。



上篇——一入深圳


1,深圳,我来了

此是己亥开年初八日,午后了,临窗坐住书房,窗外大好阳光,正如这一年头,天空大致都是明媚的,和暖天气。

1997年吧,好像也是在春节之后,我暂时结束了一年有余的北漂,疲累羞惭兼有之,但总算回家了。北漂是为摇滚,之前我高中毕业,然后父母庇佑着,去到一家旱涝保收的商业单位上班,钟表眼镜店,我只专眼镜一门,从验光到磨片到配镜直至修理全手工,五年已然老手。工作不好不坏,工资不高不低,九十年代初物价递升,收入随之递增,出师之后多挣外快,可以。况且计划经济转型市场经济之际,大半还是旧气象,即便城市中心商业,也几乎朝八晚六,不兴夜市。一周六日,早晚两班,工时不过六小时,其余全是闲空,我搞乐队,无锡最早最地下自然也最不知名的摇滚乐队——麻雀。扎根地下防空洞的地下乐队,缺器材少人头从无演出机会的死磕乐队,人家在唱流行《同桌的你》,我自己写歌《雨水冲刷着每个脚印》:“雨水将每个脚印冲刷着,活着我们彼此相爱着;雨水将每个脚印冲刷着,活着我们彼此伤害着……。”授与不受,天理不容,最后我的乐队成员们也都磕去了《睡我上铺的兄弟》,观念上的时间差。终于,我决心自磕了,磕出了乐队,也磕掉了工作,辞职北漂去,摇滚乐的大本营,北京我来了。来了就瞎了,瞎着找同道,瞎着找圈子,那时迷笛学校草创,三里屯刚起酒吧,前辈的摇滚大腕精神领袖都穷得恨不能卖身,南方人的我更找不到一点活路。人有保底节操,事情做不出格,坑不来同伙,也骗不了女生,骗吃骗住骗睡,大不好意思“骨肉皮”(指混迹摇滚乐的女青年)的拥趸。

多年的积蓄,再仔细地花费,终于也是穷尽,记得最后我是去了一趟沈阳,沈阳歌舞团一哥们,我和他在圆明园树村同宿了数月,他带我回家帮忙做小样(指原创歌曲录音带),小样未成,倒是吃喝玩乐了两个月。然后就接到母亲的召唤,回来吧,回家吧,有个深圳工作的好机会。父亲是无锡铸造厂的总工,有个大学生的徒弟,停薪留职下海经商了,深圳只去了一年,就站住了脚跟,开办了自己的公司,需要自己人。我哥已经成了他的身边人,外贸公司,需要内地与深圳之间的货运,两家合买了一辆卡车,我哥长途跑运输。别无选择,唯一的出路,自闯世界鼻青脸肿,借坡下驴是为明智吧,何况,传说中的特区,深圳可是吸引啊。无锡出发,转道安徽载上床上用品,一路国道转去江西,再往广东。两个司机轮班,两天一夜,除去吃喝拉撒补给,几乎马不停蹄。

一个白天结束就是江西境,没有高速路的年代,天黑地暗前灯照亮十几米的眼前道,正如张岱《湖心亭看雪》意象所示,上下大茫,星火一点而已。不能坏车,不能爆胎,荒野之中不能丝毫纰漏,否则前后不得救援,呼唤无应。一边防贼,上坡缓速,自有剪径贼攀车而上,割篷布探囊取物;一边躲警,超载超速,自有雁过拔毛路数,十之三四。眼皮不敢打架,沿途比比皆是车祸,车毁人亡警钟长鸣,我只一直不睡,陪司机聊天说话。终究天亮,山野雾蒙,安心停车筋骨舒展,兄长爱好摄影,一台尼康相机,古树烟村照相。记得后来一年我自深圳归,也是随车,至江西道,正好暮时,沿途田地水牛散放,一头两头几十上百头数来,真是我童年记忆家乡依稀尚存的农业时代,土坯陋房,世隔几重,穷啊。最后就逾越一道高岭,此途最为险峻几乎直上直下的陡坡,乌龟样爬将上去,又一路死刹放滑下去,终于到得中继,道边就有水管喷淋,赶紧前后轮胎刹片一一浇火,降温之下腾腾热气。车多人忙,豁然眼界一派生意,已然广东界了,树也新山也绿,较之之前江西境的颓然,焕然别样天地,深圳,我来了。


2,货车长途

年初十,情人节。今年猪年,又是我的本命,四轮了。

最早的情人节记忆,是工作几年后,我专心摇滚,一心出走,二十四五不想好好恋爱。身边同类城市家庭子弟,多是单位稳定,随之恋爱顺理,跟着谈婚论嫁,开始生儿育女进阶了。我最好的中学Z同学,三年同桌,城中出了名的花花少,学校里曾立誓,不过三十五决不婚姻,我们结伴的四兄弟中,必定是他最为晚婚的。Z同学从来女友多多,跨年龄跨区域风流著名,上下年级学校内外,大小美丑皆沾,普世欢爱。结果事与愿违,恰是第一个被收了骨头,四人中第一个结了婚,也是四人中唯一被帮着布置新房又闹了洞房的。四人中Z同学家庭条件最是优渥,七零头的一代,家中还是多子女,他是唯一一个家中拥有独立房间的,随后第一个拥有一套独立住房,结婚更是另外拥有了一套新楼婚房。那年的情人节,我们几个约去Z同学的新房度过,除了他的新婚妻子,就我带了一位女伴。是单位的同事,比我年少,外人看来肯定般配,两个人经常一起,但我不确定她是我的女友,牵手都没有,只是互为同伴。那天还有L同学X同学,都还是单身苦熬的穷屌丝,还跟学校一样,甘心情愿给朋友做大电灯泡,乐哉。Z同学家自备麻将桌,自备卡拉OK音响,我带去的女伴唱了一首歌,《没有情人的情人节》。

后两年,我北漂东西,日常大闲无事,写了本中篇小说《迟缓发育》,就写我们几人那几年的状态。人生寄望,日子恰为恒定,大凡岁月太快,而我们身心只愿停留少年胡乱,社会是父母辈的,我们一无所有也无力太多挣扎,只能迟缓发育,混呗。我是不甘混了,于是辞职离开了,只剩下他们三个,在生之养之的老所在发霉呗,按部就班,当年所有人都认为我最高级。“好比一幢房子,有几多寄居者;好比一条船,有几多摆渡者。他们都沾沾自喜的,唯独我,闷闷不乐的。哎,我可真的犯了错,哎,我可真的犯了错。好比一种空间,有几多争夺者;好比一种地位,有几多窥视者。他们都喋喋不休的,唯独我,哑口无言的。哎,我可真的蒙了羞,哎,我可真的蒙了羞……。”(《钟表店的政治》,写于1996)。苏南人说法,把刚刚成长起来的男孩称做“半斤头雄鸡”,稀拉硬毛瘦骨嶙峋,身无长物发心大闯世界。事实规律,在你熟人熟头的老地盘鲜有出头机会,千里之遥陌生陌地想要打出一片江山,近乎痴人说梦吧。北京的摇滚圈,大有一批北京小孩,父母家庭也是坐地,不是大院的,就是大学的,也是混,也是愿意迟缓发育。只是他们较之我们这类外来北漂的,自有一个额外优势,饿了可以回家吃,穷了可以回家住,能就近。我饿得穷得久了,就近不了,也就只能千里回家了,转头奔深圳讨传说中的金钱富贵了。

“总怀念那火红的年月,我们都是同学少年,工厂的大门为年轻人敞开,我们都是有志青年。可今天又是怎样的年月,我们依旧是同事同志;工厂的大门一成不变敞开,我们已不是有为青年……。”这是我记录下的最早一首歌曲,《工厂的主人》,应该是93年左右,当然,那时还远做梦不到深圳呢。深圳是为特区,独特在于,是被一圈围起,出入如同边境。记得不差的话,应该是入的南头关,执枪武警值守,人车验证严格,一张出入通行证,即可拒人咫尺千里。兄长跑车数年,有个几次吧,同伴司机办证失期,不得已强过。笨法,攀于车厢底盘,演一出木马计。后来就用巧,过关验证,两张大钞团于掌心,与人暗手交接,不动声色放行。接下的记忆不深了,应该是顺着深南大道一路下去,过华侨城,见了许多江南不能见到的繁树茂木,而如今的北环道,还要第二年才能开通呢。然后就是进城,也没有太多印象,只是上了一座高架,楼宇间有一处庞中华硬笔书法的大广告牌吧,还有先科电子,专营VCD以及引进国外影碟。先科公司的一墙之隔,就是梅园仓库了,高架上俯视而下,偌大的仓库区,铁路车辆蝼蚁般搬运工,各处进,各处出,人与货的阵地,载着我们人货的车辆也杀入其中。

兄长的载重卡车,是出厂就先行改装的,换底板,做挡箱,除了后门开启,顶头露天,只以篷布来蒙,只为多装货多运输。在无锡所见,道路上行驶,多也小型车辆,一部载重三四十吨的卡车,俨然庞然大物了。直到梅园仓库所见,一色香港的货运重卡,三菱重工标志,居高临下的驾驶室,小巫见大巫,那才是真正的高高在上,我们的车子是孙子辈的。孙子般车子是负责进货,从内地的工厂把货运到深圳,入梅园仓库或者笋岗仓库。爷爷般车子是负责出货,把仓库的货转运,入香港至港口码头,万吨巨轮载上货柜就飘洋过海了。梅园笋岗仓库的作用就在于仓储进出货,内地运来是箱包散货,搬运工送到仓库存放;香港出货便是货柜,长柜短柜统装,还是搬运工一箱一包装载。车靠货台,已然有人等候接货,仓管员派单,搬运工一组七八人,个个赤膊精干,几部铁制手推车,麻利解篷布开门下货。有人在上,有人站中,有人居下,高处箱包搬移,中间头顶肩接,左右再有助手,落下便到推车之上。一箱一包上摞,小则六七箱,大则四五包,身后就是货梯,两三车一趟,上楼去了。六七层的楼,往往堆去最角落,仓储码堆,纯人力堆放码高,仓储费以面积计算,越高越好。一车几十箱包,运送十来车,上下五六趟,要是车辆不多,电梯不忙,半小时上下搞定。结单收车,小费交付,兄长这一趟运输也就圆满结束。


3,宝安南路大信大厦

深圳,原为宝安县,罗湖区的所在,就有一条宝安路。梅园仓库在宝安北路,笋岗仓库是在中段,过笋岗东路,一路向南宝安南路,其中独起一栋最高楼,就是深圳新地标的地王大厦。1997年的深圳,城市的核心就在罗湖,而居民的最为富豪区,就在宝安南路的北段,笋岗东路始,地王大厦终。宝安南路交红桂路,再前岔分煤场路,有一栋大信大厦,就是我今后公司的驻地,我于深圳的深入,首先便是从这宝安南路这大信大厦开始。大信大厦商住两便,是一栋圈楼,也就是楼膛中空,四周一转走廊,公司住户各门各家。我们公司占了高层西南角一套,好像就是三室一厅,老板办公室一间,老板夫妇住宿一间,再有一间老板女儿和保姆住,空余样板堆货。其实原本就是标准的住家,进门大块的厅堂,除了会客茶席,就摆我们几张办公桌。入里厨房卫生间一应,专门请了个阿姨,负责三餐,尤其公司所有人的午晚两餐,还有接送小孩子上下小学。办公房是租的,也就随后半年,楼下放出一套两居室的房子,老板毫不犹豫吃进,以后办公与吃住得以分开,各自独立有了喘息,所有人自在多了。

  • 1
1/11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城市故乡生活生命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4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张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15
  • 张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13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11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11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胡野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陈彻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9-03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2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7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7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7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8-26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8-26
  • 文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6
  • 文夕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8-26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5000
  • 2019-08-26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4
  • 熊宗俊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2
  • 悠悠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8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6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6
  • 悠悠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9-07-25
  • Enemy打赏5000,共计7000
  • 2019-07-25
  • 骨风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25
  • Enemy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25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4
  • 深圳老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4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4
  • 暁霞囡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9-07-23
  • 繁柯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2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张军评委2019/09/13 22:34:49
    • 分享到: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 感谢,鞠躬,中秋快乐

    回复

  • 本作品有五四新文学之风致,别说在深圳文学圈,就是在中国文坛,其文风也是珍稀品种,难得!诸篇章巧妙勾连,与文字相得益彰,有痞气有雅气,有鬼味有仙味,散淡中见超然;把深圳近四十年之嬗变与种种人生况味调制在一起,变成拼盘,变成火锅,变成大杂烩,勾舌勾胃勾心,这是一个上等的文艺厨子才具备的功力。水去先生真是个鸟人,在文字的天空中飞得洒脱!挑个刺:有一些病句和语法瑕疵,伤观感,请订正。
  • 感谢,鞠躬。

    回复

  • 你若在文字中掏了心,他便会在阅读时入了心。文字是泼洒的性情,文字也是一味药。这一通洋洋洒洒,这一通枝枝蔓蔓,大开大合,野趣横生。在密密麻麻的作者之林中孑然傲立,独成一个孤本。独成一派气象!
  • 感谢,鞠躬

    回复

  • 这样的文字在邻家文学里应属上乘。同样是讲述自己的深圳故事,同样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情节,但每一笔都显得那么扎实、妥帖,写底层生活其实也可以极尽优雅的,并非一定带着哭腔以示悲惨,也未必夹着粗话以表豪放,优雅才是汉语书写的正途。不知水去先生为谁,猜想应该也是一位散淡的文人,他的文字看似漫不经心,但处处显出功力,貌似散乱不堪,但最终又都能收拢回来。殊为不俗。
  • 感谢,鞠躬

    回复

  • 随着水去先生卷起这一道道深圳门帘,一同跨入他的时光河流,信步游走在这个百感交集的特区都市。作者一贯漫不经心的叙述风格,信马由缰的翩跹思绪,仿佛电影的镜头伸向深圳的街头里巷,无数的脚印叠加在一起,有你的也有我的,汇聚的就是我们的深圳故事。梳理往事一梦惊觉,梦想行囊渐渐空空如也,都替换成沉重的生存行囊了。笔触兼工代写,无宏大叙事,野生蔓草丛生的落笔,人间百味皆入心入髓,一句“过岁无欺我”,叹岁月唏嘘。
  • 感谢,鞠躬

    回复

  • 水去洋洋洒洒,事无巨细,有"清明上河图"之细腻,也有春秋笔法之写意。一开始还相对发度严谨,到后面就随意挥洒,放开来写,难免泥沙俱下,但皆可圏可点。文章忌散而繁,但水去偏写得散而繁,枝枝叶叶,一会荡起一个闲笔,堆砌一堆繁花似锦的歌词。如果修枝去叶,删繁就简,洗去泥沙,干净倒是干净了,却失了原文旁逸斜出、花团锦簇的韵味,失了野生的锐气和灵气。水去的写作成在野,有才气支撑,但要野成大家,谈何容易?
  • 感谢,鞠躬

    回复

  • 深圳这么一个愣头青的城市,一路狂奔在主流媒体、政府工作报告的宏大叙事里,你摸不到它,像梦露的大腿。你说它没文化,它说有,因为它有钱。这是个很容易把有钱当成有文化的时代。在这样的语境下,我们的细细书写几乎是没意义的。但总得有人做些没意义的事,比如作家。《深圳卷帘人》在给我们摸一些摸得着的东西,避开宏大,回到细部,带有温度带有呼吸的细部。几年前,我说过水草淤泥的话,夸奖邻家文字的粘度和养份。至今仍是。
  • 感谢,鞠躬

    回复

    • 文夕评委2019/08/26 11:49:17
    • 分享到:
  • 《深圳卷帘人》令我惊羡!读文若见一位江南才子,后背欣长,长发及腰,腼腆的脸庞下是一颗激荡的心,多才多艺的如歌青春纵横南北千万里。"终究大感疲累吧,泪水总是清凉"多年后不惑的才子缓卷帘,"过岁无欺我"白弄一局局,一切只在顺取,回帘后,隔帘看深圳(江湖)变又变,变再变⋯记得我读《李叔同文集》亦有过如此深动的形象,欣长的后背,长发在晨㬢中剃下,飘落,然而脸上的朝霞却是"体味至乐,人生无复大求!"
  • 感谢,鞠躬
    • 文夕2019/08/26 22:44:46
    • 分享到: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8/13 23:47:17
    • 分享到:
  • “阴阳只一缣,人道御寒炎,过岁无欺我,间中缓卷帘。”在这石头记式的结尾中,我终于喘了口气,终于庆幸如果我的《葡萄入榨》放在今年,连渣都没有,这两天连续看了几篇质量极高的非虚构,顺健、李瑄、双鱼、水去、李玉……这些熟稔的朋友,纷纷掏出心来,让人应接不暇,屡屡走神——时常在想里面的那本书没看过,哪部电影或哪个地方是熟悉的,这就是非虚构的魅力,我知道你是真的,所以我会认真地查找与自己关联的痕迹
  • 但这些并非本文的重点,作者令人惊叹的精练文笔让我感慨:水去并非浪子般的玩家啊,“嘴上无所谓,做起事来板上钉钉的狠角色”(老亨),的确如此。他的典雅精致的文字让文本容量增大不少,让我苦读两天都没有完成。
  • 他时隔八年两次入深,不同的心境不同的结局。里面太多的私隐爆料,需要读者亲自去挖掘。我想说的是我一直以为他是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却未料到他对感情和性福之事有“迟育”之嫌,以致我阅读期间不禁莞尔
  • 这不是我想象中的“水叔叔”啊。但鉴于他出众的外形和难以自掩饰的才华,能得到如今的人生果实也在情理之中。而他的字里行间满是感恩之情,或许是文字之外给人最大的惊喜。
  • 在观照人生旅途同时,也阅鉴人生感悟,在略带伤感的语境中,许以“卷帘人”的人生馈赠。而那些隽永的歌词和旁征博引的书籍和音乐,就是最好的佐证。
  • 飞泉,评这么多,累不累啊
  • 坏叔叔啊,说累,确实因为要不断跟帖,烦死了。说不累,是因为文字太好,而且让我学到很多新知识。

    回复

    • 熊宗俊1布衣2019/08/02 00:19:03
    • 分享到:
  • 断断续续,总算读完,水去兄的文字颇有古风遗韵。全篇不仅是写两次与深圳之缘,更是个人人生经历的总括,有家族的历史,更有自己三观的描述。本想以此文窥兄之情感故事,但惜墨如金,连恋爱、结婚都一笔带过。我们可谓相认多年,但真正相识是本文,由此知道你玩过摇滚,写个歌词,画过插画,著过小说,酷爱中华传统文化,却生在基督家庭,又是中医世家,人生传奇,个性有趣,确认是高冷文艺中年。
  • 回复
    • 悠悠3秀才2019/07/26 19:19:51
    • 分享到:
  • 通篇读完,作者文字传递给我些许的哀伤,或似哀而不伤,很淡......作者是早懂了人生的,毎章节开头那些歌,就是佐证。最后几章节,作者悟懂人生那些肺腑感言是大白话、大实话,读进去看懂了受益匪浅。读不进去被文言绕晕。从上篇到下篇写到结婚、住入前海公寓,淡定从容就此过上美好生活,一部文艺片。
  • 回复
  • 又:文中提到东门博雅书店、地王大厦后面的书城,我也经常去,如今前者已不存,不想在此重逢,一乐。水去一支如椽妙笔,写尽过往无限事,我们读之,好像也跟着他一起体验了一种别样的人生,但却完全免费,快哉。偌大深圳,帘内帘外,烟火迷离,绿肥红瘦,生张熟李,喜怒哀乐,春往秋来,一点一滴,构成这座城市的主体精神,不同于京沪纽约巴黎,却自有其魅力与意义。此正是:“阴阳只一缣,人道御寒炎,过岁无欺我,间中缓卷帘。”
  • 鞠躬

    回复

  • 今年太忙,无暇读写,注定要错过邻家许多妙文,遗憾!昨天忙里偷闲读双鱼,今天见缝插针读水去,两种风格,两个天地,各自精彩。水去这篇,结构上以时间和自身经历巧妙切割,形成整体故事闭环,可谓精巧;行文迅疾,词句跳跃,中间穿插歌曲,仿佛电视剧中的插曲,韵味十足。文中写了自己的北漂、深漂生涯,当然主要是后者:写歌唱歌,仓库监工,书报摊,写写画画,抟砂塑器……触目皆是甜酸苦辣人间味,令人眼花缭乱而又感慨系之。
  • 再鞠躬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9/07/24 15:47:56
    • 分享到:
  • 一口气读了水去先生与众不同的入深记,从最初对深圳印象---“蟹有蟹路,虾有虾道,这是你能体会的,深圳到处黄金暗道。只是你能睁眼看到,未必就能觅其门道,所以有人发财发死,有人打工打死,当然也有人住楼,有人落得坐牢,甚至杀头掉脑。”到在深圳“我真是自寻了一条迥异道路,相较她们金鱼般生存,我鲇鱼般活着。”的相安之处。作者人生感悟至深至切,达到了哲学、宗教的来去由便,也许这就是活得透砌而随性的呓语。
  • 感谢,鞠躬

    回复

  • 读完作者的入深圳记,让我真正的了解了他入深圳后的所作所为。我在2013年认识水去先生,后来也是每次文学活动与饭群的聚会上能见到他。他是很儒雅的人,读者在作品中能读到。弹吉它、画漫画、喝酒、写诗、写歌词、写文章,包括他今天的文章,每一节内容都很丰富,都用诗来开头。他两次入深圳,现在深圳结婚定居,能把它他作为故乡,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辛酸与励志的故事,他写了,看样子又会获奖,我没动笔。
  • 感谢感谢

    回复

  • 这排版,我在电脑上反而看不清,在手机上到好看些。水去是个嘴上无所谓,做起事来板上钉钉的狠角色,这篇文字缠绵悱恻,自揭了不少隐私,让读来受益。且不论文笔,能从字里行间了解一个人、读懂一个人,明白一个人生的阅历之于另一个人生的启迪,或观照,或借镜,阅读揣摩之际,仿佛多活了一回,换一种方式将人生又经历一遭,生命的意义顿时丰富起来,充盈起来,其实才是读者的最大受益。这也是《入深圳记》的命意之所在。
  • 修改后的排版到底好看些,推荐大家发文都使用“一键排版”。
  • 是滴

    回复

  • 古韵、拉杂、清傲。喜欢。我猜这一篇为本届睦邻奖之首,做个记号。
  • 回复
    • 游利华2童生2019/09/06 14:09:26
    • 分享到:
  • 梅园仓库,东门博雅、笋岗、地王书城,都是我十分熟悉的地方,尤其梅园仓库,距我家五分钟,小学时天天穿过,最好的朋友父亲就是仓库运输队的。大奖之作。
  • 谢谢游游
  • 游游,我和你意见一致,大奖之作,哈哈。

    回复

  • 挺有意思的,可以拍成纪录片或者文艺电影,配上作者写的那些歌,又是一番滋味。曾经年少轻狂,而今佛系半卷帘人,反差很有特性,面对生活的硬,我们怎能服软!
  • 回复
    • Enemy1布衣2019/07/25 15:47:50
    • 分享到:
  • 写了长篇大论的评论,点击发表提示要先实名认证,回来就发现我写了200字的“巨作”流产了,一怒之下又打赏了50元。
  • 辛苦辛苦,希望有回报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2
  • 111292
  • 44
  • 573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