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南流记
  • 点击:23844评论:72019/08/04 15:24
  • 2019年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走在北京六月的城中村街头,傍晚的雷阵雨让全身显得粘稠,失落的感觉可能更多是来自于年龄的陡增。是的,我三十二岁了,在祖国的大地上漂泊十六年如空空一梦,而我梦开始的地方是当时号称祖国的淘金圣地――深圳。

那些意气风发的岁月仿佛从潮湿闷热的沥青路上灌进大裤腿,里再蔓延到发梢直至摇动着每一根发根,然后将我往多年前的光阴里拽,拽回我懵懵懂懂的十六岁。

我是在非典刚过半个月后的那年夏天,交一千多块钱跟着县城技校老师,撘上三十多个小时火车蹲着去深圳的。当时南下打工的多如牛毛,别说座位了,硬挤进了车厢甚至好大一会儿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有。到了下半夜困得实在不行,刚眯一下眼睛又被火车的轰鸣声惊醒。醒一下睡一下,睡一下醒一下,头像炸裂了一般,仿佛一秒是被掰开成两半来。就是那样在车厢里被陌生的人群和蛇皮袋子行李箱一路挤着到达南方。

由于当时进深圳关内需要进关证。那辆火车只开到惠州站。在惠州下了绿皮火车走出车站大门的那一刻,我抬头看到眼前不远处的山和大片云朵漂浮的天空,一个青春激昂的小伙子,刹那间感到的阔达与明媚至今我都印象深刻。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高山,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高楼,可真正感到那么多的人,是我几天后在进了第一个工厂车间之后才强烈感觉到的。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在进厂之前先措不及防的上了人生的第一课。出了车站广场,老师准备带大家去坐大巴。不远处就听到小喇叭里传来“惠州到横岗,10块一位,10块一位。”

老师估计也是图便宜,闻声径直便带大家坐上了车。可没想到车刚开十多分钟,两个男“售票员”开始从车后边最后一排收钱。一个女性乘客掏出钱包,递给他10元。售票的人说“50元,十块是坐一段,想都想的到十块钱怎么可能坐那么远,坐到横岗就是需要50。”当时一车人惊了,每个人都意识到这是坐黑车要被宰了。之前在电视机看到的桥段这是在现实中上演了。估计女顾客见他们收钱的两个人这么明目张胆光天化日之下讹诈想必不是第一次,就乖乖的多掏了40元。轮到收第二个人的时候,是个男顾客。穿一身休闲正装,应该出来工作有几年了,虽有社会经验,也是十分小心的说:“你们上车时说的十块就是十块啊,要不然你让我下车,我不坐了。”其中一个收钱的高个黑脸男一脸不屑道:“想下车想的美,交了钱可以滚蛋。怎么着?你这是不打算交钱的意思对吧?”男顾客支支吾吾着想辩解什么。黑脸男另一个帮手不耐烦了,上去就是抡那个男顾客一巴掌,扯起嗓门怒斥道:“我看你他妈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打你你还真当老子是吃素的啊。想活路就抓紧时间把将交了。”随即也回头朝车厢前的顾客大声说:“你们也都乖乖地自觉的准备好,每个人50元,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几个人陆续着交给了他们。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爸爸把一个季节的麦子卖了一千多块钱都交给老师了,只给我借了两百块多余的零花钱。正想着时问到我们的一个同学,那同学胆怯地小声说:“我没有带钱,都给学校老师了,找老师要可以吗?”又问到其中一个学生模样的小伙子,他也说:“我也是没钱,都交了,找老师要吧。”那时候很流行技校,有点胆子的人开技校,打着教学生学技术给找工作的旗号,赚了农村穷苦孩子家庭不少钱。我们的老师和另外一个学生的老师起初也并不认识,他们经常跑江湖一下就看出了是怎么回事,一起站起来大喊:“快点停车,我们要下车!”二三十个学生也都应声站了起来。  两个收钱的和一个司机也一下蒙了。司机一看那么多人,恐怕是不好对付,停下了车。车钥匙还被其中一个顾客拔了下来,说要报警,还说看着车上的人不要让他们走了。那时候一般人都还没有手机,老师用手机帮忙打了110。交了钱的还有人下车在公路边的香樟树上折断一截树枝,一副准备打架讨回钱的姿势。

报警电话里也说不清我们的具体地址是哪里,在大家还没防备的情况下,大巴车瞬间发动起来,一阵轰鸣尾气,向前飞快开去。大家有人惊讶也有人唏嘘,有人说道:“可能他们有备用钥匙,我那五十块钱恐怕是要不回来了。”还有人说:“咱还是赶快坐另一辆车走吧,这人生地不熟的,别等不来警察把他们的同伙等来,再敲诈抢劫我们一次就麻烦了。”好像他说的也有道理,老师在路上又摆手叫了一辆去往横岗的大巴车。上车前还特别问:“多少钱一位啊?我们刚才都被骗了。”售票员好像也明白发生了什么,用着听起来十分新鲜的广普话笑着说:“十五一位,我们是正规的,谁让你们相信他们的鬼话。”大家这就又挤上了另一辆大巴,站在车厢里继续往最终目的地深圳横岗开。车窗外的水稻田和芭蕉树在晃眼的阳光下沉默的生长着,带着这个被急剧开发城市的最后质朴,像是迎接着远道而来的客人,可仿佛又从不管也管不着这片土地上的人类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巴车终于到达了深圳横岗。老师把我们带到了一家便宜的旅馆。每个人分到了一个木板床位,连个铺垫都没有。那可能就是为像我们这样的技校学生准备的临时落脚点。大家拿出自己从家里带的被子,实在太累了,有的同学坐上床后倒头便睡下了。

我和来自隔壁兰考县的一个大哥,由于没出过远门,在火车上人挨着人,不方便也不好意思当着陌生人的面吃东西。在火车上只干吃了两包方便面,喝了点水,也是都饿得不行。当我掏出妈妈给我带的煮熟的十来个鸡蛋,发现居然在包里挤的都碎了,而且南方也热,鸡蛋都臭了。兰考的大哥说:“鸡蛋坏了,扔了吧。”当我把鸡蛋扔在垃圾桶的时候,觉得真可惜。那种情绪现在想想和我这流浪十多年青春时光的流逝有着相似的可惜与酸楚。

两天后,我进了人生的第一个工厂。我依然清晰得记得,那是在布吉镇上李朗村一个叫联大的电子厂。是加工复读机的一个大工厂,可能是工厂工资低的缘故,老师从职业介绍所带我们进那个厂不用应聘直接上岗。办好进厂手续,戴上厂牌,第一次进车间就被穿着统一浅绿色工装的工人撼了。那么多的人,穿着一样的衣服,做着相同的动作。当时倒没有看到类似机器人的感觉。反而是有一种新鲜感,甚至有一种荣誉与庆幸,因为我当时实际年龄才才十五岁半,是童工。终于顺利进厂了。

我们被分配到生产部各个工位,刚进厂大多数做的是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的工作。我被安排在拉尾,线长说话挺客气,把我带到一个员工面前说:“72,这是你的新徒弟,你负责把他教会,然后去拉头帮忙加工机板。”我小心的看着穿着工服带着工帽的“72师傅”他的胸前也有个塑料厂牌,写着部门年龄进厂职务和日期,年龄看上去也和我大小差不多。后来我才知道,原来72是工序的排位,无论哪一个人在那里做,都可以称为72。铁打的工厂流水的工人,我就这样成了新的“72。”

我工作内容是把耳塞放进一个塑料袋里用胶带封好口,放在一个装有复读机的盒子里。他边教我做边小声的说,这个最简单,你用心学,很快就学会了。我试着做了几个,他说还不错,熟练了就好了。他刚离开了一会小儿,我的就跟不上流水线的速度了,着急的汗珠子都流出来了。后边工序的人看我来不及了,急忙叫“阿源阿源,快过来一下。”原来“阿源”是顶位的。他会做流水线上任何一个工序,有上厕所的员工需要找他拿离位证,他专门负责顶位。拿不到离位证则意味着不能离开工位一步,否则流水线就会断流。顶位的过来想要发火。看我是新来的,也就没有嚷我。边帮我清理堆积的产品边告诉我怎么做的快。说这是最简单的工序,如果这就做不了肯定被辞退。他还问我哪里的?我说河南商丘,他说他是驻马店的,老乡呢。虽然我在老家时,从没有到过驻马店,但瞬间觉得还是很亲切。就那样诚惶诚恐的过了初次上班的一上午时光。

中午下了班,车间里有人指点我们新来的员工去小卖部买饭缸勺子打饭吃饭。本来我们新来的都想买筷子。可店老板说大家都用勺子吃饭。看到一个个工人端着盛好饭菜的饭盒,用勺子往嘴里撅着米饭和菜也就都买了勺子。虽然老家在中原从小都是面食为主,可第一次吃蒸米就菜也倒觉着还挺可口。

可当端着饭菜回到宿舍的一幕,让人大惊失色。也是第一次见识到深圳开放的一面。居然几个小伙子都赤裸着身体坐在宿舍的床上对着呼呼的小风扇吃饭。真的难以想象这是哪里的风俗啊,怎么那么的与众不同。难道是天气太热吗?七月的深圳的确很热很热,可也不至于午休吃饭的功夫就全部脱光光来消暑吧。后来去刷碗的时候,听宿舍另外一个比我们来得早的员工说,那几个赤身裸体的是湖北还是湖南的我记不得了。想象中他们老家应该有很美的山,有随时可以跳下去洗澡的河,多美丽质朴的地方才能孕育出这样自然洒脱的性格啊。那一天的场面也成了我离开那个工厂后十多年打工生涯中的绝版一幕。

吃了饭我们几个就准备去找个电话亭往家里打电话,告诉家人已经进厂了的好消息。可厂门口的保安不让出去,说中午禁止任何员工出厂门。晚上6点以后才能出厂区。到了晚上一下班,我们几个没顾上吃饭都跑回宿舍拿电话本,着急去电话亭往家里打电话。工厂门口对面是一个小卖部,隔壁就是电话房。纸皮上挂着几个大字“长途电话5毛一分钟。”我们同学几个挤满了几个电话机旁。当时家里还没有座机,我打电话给村里有电话的远门堂哥家,让他转告给爸妈说“我进厂了,已经找到工作,不要担心。过段时间我再打回去。”怕浪费电话费就匆匆地挂了电话。

等大家都打好电话,都交钱出了电话亭。看到兰考的大哥戴的厂牌他叫田国礼,听起来很像一个古代的公子哥的名字。他性格比较开朗,出了电话亭说“电话费好贵啊。”大家都说:“是啊。”突然不知是谁先看到下水道旁的石板上一只大老鼠在吃残渣米粒。他指给大家看,大家不约而同的扭头去看,田国礼惊奇的喊到:“南方的老鼠那么大,居然还不怕人。”老鼠旁若无人的吃着地下的米粒剩菜,还真是奇怪,只一两米远,它都不怕人。其中一个同学打趣道:“在南方不但的人胆子大,老鼠的胆子也不小呢。”在一阵新奇的哄笑中大家穿过马路,急忙赶去工厂,因为晚上要加班。灯火通明的车间里已经有人吃过晚饭断断续续的进去了。

那天加班到十二点,对于我们这些在家不超过八点就睡的农村孩子来说,工厂的初体验是既新鲜又带着些许疲倦。回头宿舍,大家都没有排队洗澡,不一会儿我们都在南方的工业区宿舍里做起了各自打工生涯的第一个梦。可悲的是,这个恍惚的倦梦让我连续不断的做了十多年,从南方做到北方,到现在还未有一刻终止。

  • 1
  • 2
  • 3
  • 4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非虚构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深圳小树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嘲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08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7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07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6
  • 暁霞囡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9-08-0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非虚构的文字一般,题材也普通,打工题材难以写出新意。但贵在真诚、真实,十六岁的年纪,第一次出门打工,遭遇到的种种,既有青春的无奈、迷茫、惆怅,也有友情的可贵,情窦初开的懵懂……真是值得珍惜的时光。打工生涯持续了许多年,但最开始也是最难忘的。中国作为制造大国,深圳作为制造重镇,非一朝建成,离不开一代代打工者的努力。只是对打工的记录与书写汗牛充栋,能翻出新意的甚少,这也是打工文学式微的原因所在。
  • 回复
  • 从范雨素知道了皮村,也是范雨素这样的故事激励了我本人工作了20年与文字无关的再捡起高考后放下的笔来写作。小海这篇很细节的点滴青春,看到令人心里隐隐生疼!加油!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9/08/08 14:16:55
    • 分享到:
  • 这段南漂时间虽短,却深刻而具体。感动之余更多是字里行间的亲切。想起第一次来深圳,第一次进工厂,第一次拿到人生第一桶金,第一次背井离乡,年少懵懂不知事,后来才明白出来打拼不只是为了赚更多的钱,还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07 06:53:53
    • 分享到:
  • 曾经,遍地开花的工厂,合资的,外企的,港台的,私企的,还有一些无照经营的地下工厂,让成千上万的人流进入工厂,走进深圳。很多工人,为了改善家中的环境,卖力的挥洒自己的青春,劳动法未颁布时,很多工厂有血汗工厂的称谓。青春年华,流水一样没了,曾经在这片天空下经历过的一切,也不会如风一样吹散。经历,是人生成长的过程。忽然想起了那些年,那几句流行语: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去当八路。愿一切安好
  • 回复
  • 这应是一篇回忆的文章,16岁时还是青年,来深圳打工。那时深圳的条件非常艰苦,而年轻的作者离开父母独立挣钱,从家里舒适的环境到深圳受磨难。时什么也不懂,看不习惯赤身裸体的室友,女生相邀也不懂得那是别人喜欢自己。车间的工作如流水般忙碌。南漂的人现在在北京,想想自己的过去,不知是如何挣扎出来的。磨难也是财富,让我们懂得珍惜。从南漂到北漂,作者积累了漂的经验,把漂的日子记录下来,也是写作最好的素材。
  •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8/05 08:32:07
    • 分享到:
  • 从一篇有关皮村文学小组的采访文章认识到小海,今天看文章,才知道里中的各个故事。无论深圳,还是北京,继续梦吧
  • 谢谢关注鼓励呢,多交流就好了,打赏就不必了[em_63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5100
  • 1
  • 33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