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沉浮
  • 点击:27606评论:192019/08/06 23:54

一、

艾丽丝看着手上的纸牌愁眉不展,一双灵动的眸子似乎要愁出雾来。再看着旁边的吕青青,手舞足蹈,满脸的愉悦像是中了大奖般,知道她肯定是抓了一手好牌。瞧瞧桌上少得可怜的筹码,这盘若是输了,整个下午就成了陪衬。正皱眉间,只见江晓娇伸出两只手腕上都戴着名贵玻璃种玉镯的纤纤玉手,把纸牌扔到桌子上,娇声娇气地说:“不玩了,打了一下午的牌,倦的很,我先走一步。”

江晓娇的声音婉如莺啼般悦耳,在吕青青听来有如芒刺在身。可是,江晓娇的语气不容质疑,即使是搅牌这种近乎无礼的行为,在她行云流水般的举止中也显得优雅无比。江晓娇搅牌的时候,用的是标准的兰花指造型,让人很容易发现她左、右手的无名指上,各戴有一枚白金镶18克拉宝石的名贵钻戒。

艾丽丝见江晓娇提出不玩,趁机把手中的烂牌扔到桌子上搅和。这回,吕青青想坚持也来不及了,她气得咬牙切齿,打了一个下午的牌,把工厂几天的利润都输光了,教人怎么甘心?好不容易来了一手“王炸”天牌可以翻本,谁知被江晓娇这个可恶的女人搅没了。她憋着一肚子的气,当着江晓娇的面却没敢放半个屁。

江晓娇从LV包中掏出一款时尚新颖的苹果手机,娇滴滴地打电话叫司机,一面莲步生风,不管不顾地走了。

江晓娇一走,压在吕青青身上的那副千斤重担好像被人突然移开,她胸中那种郁闷之气顿时顺着干瘪的胸膛起伏跌宕,那张涂了粉的脸上几颗褐色的雀班变得十分饱满生动。吕青青的粉拳狠狠地捶在桌子上,“咚”地一声,大理石的桌面纹丝不动,她的拳头被反弹得生疼。吕青青疵牙裂齿,恨不得把手中的牌撕个稀烂,又怕别人说她玩不起,憋了半天,才恨恨地说出一句:“以后再也不打了,有钱人惹不起,我是在给自己找气受呢。”

艾丽丝见她一副吃瘪的样子,不动声色地把桌上的钱收起,吃吃地笑了起来:“青青,我也输了不少呢,这打牌横竖是你进我出,总得有个垫底的,哪能回回赢?只不过是大家见面图个兴致消磨时间而已。”

这桌上的八百块,恐怕也是赢来的吧?吕青青不想点破她。毕竟这段时间艾丽丝也输了一些钱。看着她饱满的胸部走起路来一漾一漾的,吕青青心里很羡慕,要是自己再漂亮一点,说不定高大伟就会不舍得自己抛头露面去受气了。

柳亦依朝着江晓娇离去的背影悠悠地说:“输多输少都没关系,关键是要守规则。她输了就不让大家走,赢了就拍屁股走人,根本不管别人感受!”

柳亦依也输得很惨,垂头丧气没有一丝从容的风采。吕青青顿时像找到知己一样:“就是看不惯这种人。要不,明天就不约她了?”

“也不是输不起,谁怕谁?”柳亦依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底气越来越不足。

艾丽丝看着眼前两个勾心斗角的女人,心中一阵鄙夷,都说胸大无脑,看你们胸也不大,脑子却是长到猪身上了,输点钱就跟要命似的,别以为你们俩故意合伙坑老娘没人知道。

江晓娇一走,剩下的三个女人立刻作鸟兽散。

吕青青回去后便在丈夫高大伟面前抱怨,说不想跟江晓娇继续打牌了,你要巴结别人你自己去。高大伟开了一家纸箱包装厂,手下有三、四十名员工干活,作为一厂之主,高大伟哪有时间和精力去陪人打牌?他的时间精力都被厂子里各种大小不一的杂事割分着,即使中午吃一顿饭,中途还会被十几个电话给打断,卖保险的、卖房子的、推销业务的、同行业务试探价格等等。听了吕青青的抱怨,高大伟恨不得和吕青青对调身份性别,去巴结江晓娇。他好说歹说,又以身色诱,才把吕青青劝得乐呵呵的。

工厂的业务半死不活,高大伟想破脑袋去巴结天雄公司的老板周健雄,希望他能赏口饭吃,得知周健雄的太太江晓娇爱打牌,便怂恿吕青青出马。吕青青的打牌技术很烂,而且还常常上瘾,高大伟心想,要是输点小钱能让周太太高兴高兴,说不定对方吹吹耳边风,厂子里的订单就多起来了。

果然,江晓娇赢了钱,回去后立刻在周健雄耳边吹嘘自己的战绩。耳边风吹多了,吕青青和柳亦依这两个人的名字就牢牢地被周健雄记住了。赌场上的快乐,都是建立在他的痛苦之上。看着娇妻的兴奋劲儿,周健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就想照顾一下那两个倒霉女人背后的男人。

月底供应商结算货款的时候,高大伟开着他的那辆破捷达跑来周健雄的办公室哭穷诉苦,用焦头烂额的现实诉说创业的艰辛。周健雄知道高大伟无非就是想要自己多给他增加一点采购订单。高大伟身材高大,膀粗腰圆,天生长了一副干力气活的好骨架,身高一米九零的他站在身高一米七二的周健雄跟前,活生生像一副低头认罪的模样。见周健雄要抽烟,高大伟立刻低眉顺眼地拿出自己从香港淘来的打火机,“吧嗒”一声给周健雄点上。

周健雄的举止优雅,尽管长期吸烟,手指却十分白嫩,高大伟特别羡慕周健雄那双保养得像女人一样精致的手。再看看自己的那双手,骨节粗大,皮肤粗糙,夹烟的指头黑黄相间,手掌间还混合着车间机器的烟尘气息。

这时,周健雄那双书生一般好看的手像扔飞镖一样,抬手甩出一根烟,高大伟手忙脚乱地接住:“好烟啊!”然后放到鼻子上闻一闻,一副享受的样子。

烟是台湾佬送的,大陆这边买不到呢。周健雄原本对长得一副土匪模样的高大伟不大理睬,随着吕青青的名字不断进入耳中,他看眼前的高大伟也没有平时这么碍眼,想到人家老婆每次打牌都会输给江晓娇一万多块,不禁又默默为这个大块头默哀起来。周健雄当着高大伟的面打电话吩咐采购经理,从下个月开始,可考虑给高大伟的纸箱厂多下一点采购订单,还鼓励高大伟的工厂兼做一些不干胶的印刷业务。

高大伟受宠若惊,感激涕零拍着胸脯表示往后一定以周总马首是瞻。回家后立刻拿出多年积攒的五十多万元,买了两台彩印机制作不干胶做起了印刷业务。吕青青不解地问:“咱们什么也不懂,就买印刷机,你不怕亏本吗?”

高大伟像看白痴一样瞪了吕青青一眼:“真是头发长见识短,那可是周老大说的话,他能让咱们吃亏吗?技术上不懂可以请师傅,印刷行业可是暴利。”

周健雄言出必行,当月就把公司的不干胶采购订单,划拉了一半到高大伟的纸箱厂。高大伟眉开眼笑,和周健雄走在一起时,情不自禁地又把身板向下弯了二分。


二、

柳亦依是一个重庆妹子,重庆的山水把她滋养得粉嫩水灵。十八岁那年,她来深圳打工,上班的第一天没有拿到工厂的食堂的饭卡,就餐时打不到饭菜,急得直掉眼泪,正好遇到从湖南来的打工仔刘志勇鞍前马后地帮她跑人事部把饭卡办好,柳亦依心里暗暗感激。

刘志勇个头不高,相貌普通,若不是拥有车间小组长这个身份,混在人群里根本没有人会注意他。柳亦依是普通员工,从小到大都没和当官的人接触过的她,见到刘志勇这个芝麻大的小组长,就像是见到一个高不可攀的大人物,人前人后地一口一个“组长”。看到刘志勇这个当官的对她没有一点架子,柳亦依一颗芳心立刻萌动,觉得这个男人越看越耐看,可以托付终生。刘志勇当年二十五岁,正处于血气方刚的年纪,见柳亦依长得端庄秀气,也立刻喜欢上了。庄稼地里长大的孩子,也不需要什么精神上的志同道合之类,聊天时,都是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话,那段时间,俩个年轻的躯体里荷尔蒙莫名地在血液里沸腾,柳亦依一副爱得死去活来的模样,刘志勇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把她追到手。一来二去,柳亦依肚子里有了孩子,也就一门心思跟定刘志勇。

夫妻俩在同一个工厂一干就是七年,七年时间,足以让刘志勇从一个小组长成长为车间主管。工厂的工资并不高,孩子出生后,刘志勇压力陡增,准备跳槽到另外一家福利较高的工厂上班。就在他准备跳槽的时候,突然遇到“贵人”周健雄,指点他开一家电子加工厂。周健雄是他们厂里的采购商,俩人平时经常打交道。听说刘志勇准备跳槽,周健雄就鼓励他做电子元件加工。就这样,刘志勇夫妇带着周健雄的采购订单,辞职后创办了志高电子厂。

刘志勇邀了几个亲戚朋友做帮手,自己做技术兼管理,升级为老板娘的柳亦依把孩子扔给家中父母后,在工厂里做财务兼打杂。夫妻俩平时起得比员工早,睡得比员工晚。业务忙的时候,柳亦依下班回家做饭照顾孩子,刘志勇则和员工一样在车间里赤膊加班到很晚。可以说,夫妻俩赚的每一分钱都是辛苦血汗钱。志高厂淡季的时候,厂里的纯利润和刘志勇上班拿月薪时旗鼓相当;利润好的时候,一个月可以赚十几万元。夫妻俩年收入近百万,一只脚迈进了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圈,与普通上班族相比,经济上的优越感就呈现出来了,可是与天雄公司的财大气粗相比,志高厂简直是人家胳膊上的一根毫毛。

周末上午,刘志勇戴着一副斯文眼镜,打扮得一副成功人士范的模样准备出门。在工厂呆的那些年,把他身上的泥土味刨光了,特别是戴上眼镜之后,在柳依依的眼中,他整个人似乎都拔高了一档气质。柳依依忍不住在他的腰间狠狠地掐了一把:“少喝点酒,少干坏事!”

刘志勇见她眼神不对,讪讪地说:“我这还不是为了给厂里增加订单吗?”

“昨天衣领上的香水味怎么来的?别以为我不知道,要是再去那种地方沾花惹草的地方,小心我把它剪掉。”柳依依做了一个恶狠狠的夸张动作。

“依依,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周健雄把事情都扔给下面的人,现在天雄公司新来的采购总监不好对付,事情还没谈下来,我这不赶着陪他吗?”

这两年天雄公司的业务量涨了不少,而下给志高厂的采购订单还维持在原来的水平,要说刘志勇心里不着急是不可能的,此刻见柳依依对自己频繁外出应酬生疑,心里便有了主意。

“要不由你出马,说不定就能把他们搞定!”

“刘志勇,你太无耻了,我是你的老婆呢。”柳依依顿时怒不可遏,掐在刘志勇腰间的手更用力了。

刘志勇一声惨叫:“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让你出面,找周总的太太江晓娇吹吹耳边风……”

听了刘志勇的一番解释,柳依依将信将疑。男人们谈业务,大多在酒桌上拼酒拉拢感情,女人其实也可以另僻蹊径,投其所好帮助男人搞定对方家里的女人。为了帮助丈夫拓展业务,柳依依不得不考虑这个现实问题。

周健雄的妻子江晓娇,是一个还没上事业打拼前线便退居到“娱乐二线”的女人,成天只和一帮贵妇相约去纽约、巴黎买LV限量版包、品牌时装和香水,或者去韩国做美容,江晓娇去深圳隔壁的香港购物的次数,就和家里保姆去菜市场买菜的频率差不多。

如此频繁的购物休闲,柳亦依消费不起,吕青青也消费不起,艾丽丝倒是常去香港纽约巴黎,但她每次去都是和业务有关。吕青青去艾丽丝品牌店买衣服,常常和老板娘艾丽丝讨价还价半天。当吕青青穿着从艾丽丝品牌店买的衣服去参加天雄公司的酬宾宴会时,柳亦依也穿着同样品牌的衣服前来赴宴。俩个女人围着艾丽丝品牌店的服装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最后研究起“攻价策略”,结成同盟一致对付艾丽丝这个“心黑手辣”的老板娘。

  • 1
  • 2
  • 3
  • 4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沉浮房地产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Cool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7
  • 郭建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7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8-26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6
  • 陈彻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8-26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2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淘书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9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7
  • 张谋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商战浮沉即是人生浮沉,经济特区的特殊性, 同时也有它迅速裂变的背景环境,面对瞬息万变的商业大潮,几个家庭随着这股浪潮,在实体加工业和房地产发展中几番跌宕,最终抵不过时代的命运。可见作者对加工行业这个题材有一定的熟悉度,所以写来就得心应手,整体可圈可点,小人物在大时代中现实的一面,刻画得还是很到位。但人物太过粗线条,情节结构上还可以加强些戏剧冲突,就更为饱满一些。
  • 感谢蔓青老师的细致点评!

    回复

  • 很扎实的写法。林黛玉叫香菱写诗,雕新不如叙旧。小说搞法很多,以争奇斗妍为能事。但大多也就图个奇妍、凑个热闹,先锋文学最终仍是回到老老实实的叙个小事、现个小实,回到“叙旧”的路子上了。我这是夸《沉浮》。很少读这样近乎白描的小说了——当然,这不过是我阅读浅陋而已——,读乘风兄此篇,有眼前一热之感,如人海之中邂逅睽违久矣的旧女友,温存不在而温暖依然。好的小说,当如旧女友。奇妍之作红唇烈焰而已,过不得夜。
  • 谢谢郭老师!

    回复

    • 陈彻评委2019/08/26 11:29:33
    • 分享到:
  • 现实主义手法的虚构作品,总是能在读者的心灵上给予或轻或重的击打。这篇小说风格平实、写法传统,在几个家庭几个人的经历间从容地讲述了深圳从21世纪初的黄金十年到被房价飙升阴影笼罩的10后十年这段对深圳至关重要的历史。人物刻画虽略显粗糙,但故事讲述非常抓人,人生的起伏跌宕在个人奋斗与时代变幻间的碰撞撼人心魄。这篇小说可读性高,我诚意推荐。
  • 非常感谢,收到了陈彻老师的第一个提名。

    回复

  • 几个男人,几个女人,几个行业,几个阶层,构成了深圳一个群体的时代肖像。他们是业务关系,也是朋友关系。他们在深圳这片土地上交集、开拓、沉浮,经历着这座城市给予他们的成功与失败、欢喜与悲伤。小说内容热门,命题庞大,但写起来却举重若轻,游刃有余。乘风无痕是写作老手,写作路子宽广,能写武侠,也能写现实,而在他的笔下,我们总能读出人性的软弱与欲望的强大,这就让其作品有了足够的深度。继续往下挖吧,下面有金子。
  • 谢谢书生的支持!准备继续写职场系列。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8/09 12:16:22
    • 分享到:
  • 作为职业经理人出身的卫平写这类题材的小说也好,非虚构也好,就是好看,情节仿佛是他亲身经历一样。这篇小说里赤裸裸地将开厂办实业和炒房干投机两件事情抖得淋漓尽致。开一年工厂、养活几十号工人、纳税多少千万的利润最终不如炒一套中心区房子的所得,不得不说是这个时代的悲剧。实业兴邦,这句话历来是真理,但是如今怎样呢?炒房、金融、P2P、货币、互联网——这些虚空的行业,倒不是说不好,它们同样是国家的经济产业支柱
  • ——只是这些能替代实业吗?当然不能。于是就有很多像周健雄这样的实干家最终只能关门歇业,让人心痛。这让我想到,我家附近的六约埔厦路,最辉煌时可谓云集了数十家一流工厂,如今萧条凋敝,
  • 很多厂房改造成出租屋、廉价小旅馆,令人唏嘘不已。是这些企业家不努力吗?是他们不想做实业了吗?是微薄的利润,高企的税收,上扬的人工,最终达到边际效应的临界点。好在很多实业家坚持下来,近年有回归的趋势
  • 但依然无法阻挡房地产这个庞然大物以碾压势头向前。而像文中那些无所事事的师奶和二奶们,居然靠炒房轻易赚得盆满钵满,对于扎根深圳的年轻一代是怎样的毁灭性打击?
  • 飞泉评价很用心,写了这么多。感谢!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09 08:30:38
    • 分享到:
  • 沉沉浮浮的实业有限公司,曾经意气风发,最后败了,实在令人扼腕长叹。压垮掉的不止一个周老板,其实,在房地产的开发,腾地中,无数个实业公司被无形中击垮,倒闭。这场冲击波让一些实业公司无奈退出,或搬去东南亚的其他地方另寻出路。商人逐利,本无可厚非,但放弃实业,像买房卖房这样本末倒置的赚取,是不是太悲哀?实业立足,还是实业已经穷途末路?真值得反思。。。
  • 点评到位,奖励了一个鸡腿,谢谢!

    回复

    • 淘书乐4举人2019/08/08 17:53:01
    • 分享到:
  • 与梁兄一起参加过一次读书活动,印象颇深。今天特意花了整个下午细细阅读这篇作品,写得真不错。阅读过程中,有两三次,足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尽管作品内容,实业与房地产的枯荣兴衰,不是我所熟悉的,但长期生活在深圳,还是时有耳闻,也有过目睹,很现实,很真实。实业与房地产,冰火两重天,这是不正常的,值得庙堂之上的管理层警醒和积极作为。作者在人物塑造上很成功,特别是周健雄和高大伟这两个形象,颇多意味。
  • 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来读拙作,林涛兄用心了。谢谢!

    回复

  • 虽然是小说,但好像又很真实地发生在我们周围,创业难,守业更难。真正的商人应该是什么样的,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了。一只觉得这些见钱眼开的老板及老板的太太们以金钱至上观念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乱糟糟的。一夜暴富的,这种商人素质会好到哪里去。最后踏踏实实办工厂做生意的,不如人家炒房的了,这是个怎么样的世道?沉沉浮浮应该是商家之常情,人的成败都是自己的选择。
  • 谢谢红红!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那些狂妄与小心翼翼,都是一种无知,生活与我们一样卑微!
  • 那些狂妄与小心翼翼,都是一种无知,生活与我们一样卑微!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3
  • 70813
  • 151
  • 18770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