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深圳记:三顾鹏城方入深
  • 点击:3184评论:242019/08/13 17:33


我到深圳的经历,比较平庸。虽然稍有曲折,但无甚传奇。然记录一下,也

未尝不可。


初闻深圳


我是1983年进入了陕西省委党校理训班学习的,学制是大专,脱产两年,系统学习马哲、政经、科社、党史、党建这五大门课。这是当时为适应中国四个现代化建设对干部的需要,党校教育正规化而面向全社会通过报名考试录取招收的第一批学员。到1985年,两年期满,本应毕业,我们却面临两个选择,一是毕业,一是再多学两年,或继续那五大科,或选择新开的经济管理专业(盖因党和国家已经把工作重点从阶级斗争转为经济建设),毕业为本科学历。这时,已有同学既不准备继续上学,也不想毕业后回原单位甚至也不在陕西待了,而是要联系去深圳工作。这样,深圳因有了同学的这个媒介才第一次似乎与自己接近起来。但是,我深感自己知识贫乏,就选择了留下来继续念书。两年后,我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是从党校毕业,没有回位于咸阳的原单位,而是被留下来在校刊室工作,担任编辑。二是孩子出生不久,而妻子的工作单位还在咸阳;三是母亲突然患病身亡。虽然不断有前些年去了深圳同学的消息,然而我自己拖累太大,并不十分关心这方面的事情。在党校工作起初也很顺利,那时党校作为为改革开放提供理论支持的单位,携胡耀邦在中央党校开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的余威,思想比较解放,也有些学术氛围,我在其中亦想有一些学术上的建树,当然主要还是想解决中国现代化建设实践中的问题。但这时毕竟社会已经有了开放的活力,信息开始多元,经济特区发展的冲击力不时波及到相对落后闭塞的内地,让人听闻之下,总是感受到一些震动。而期间还真是有一些同学朋友,毅然决然地卷起了铺盖卷,陆续去了深圳。他们回来探亲,我们会找时间见面,听他们说深圳的情况。他们的讲述,也很引起我们这些固守内地的人对深圳的憧憬。1988年,海南经济特区建立,当时认为,新开发地区的机会更多,于是有些同学同事,利用暑期去海南考察甚至联系单位,回来自然有一番描绘。记得那年下半年的某天晚上我们还曾在五楼校刊室的会议室组织过一个自发的推介会,来了很多认识不认识的人,由一些从深圳海南回来的人大谈南方的形势,鼓动了很多人都蠢蠢欲动想去特区发展。总括起来,那段时间,深圳如何如何,某些同学在深圳又如何如何,这些消息,渐渐地种在了我们的心里,在等待一个起根发芽的机会。


初见深圳


那时工作虽然还好,但经济收入上,却是十分贫困,每月工资大概也就几十块钱,捉襟见肘。社会上早有一些人靠种种途径赚了不少钱,但我们这种单位的人却只能安贫乐道,虽然总是心有不甘。1988年,我只靠抽空参加中国首届酒文化节的宣传机构得到一笔意外之财,2000元报酬,成为我当时最大的一笔财富。所谓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理想与现实总是发生矛盾冲突。然后就是那件让人沮丧的事情。于是1989年7月,暑假一放,我就偕同同事兼同学赵飞南下,目标首选是深圳,但到底能否找到工作,心中十分茫然。我们自然也把身段放得很低,打算不论深圳还是珠海甚至海南,只要有要我们的单位,不论做什么事,都留下来。于是,我们先到广州,再转深圳。在西安到广州的列车上,我们竟意外地碰到了以前是同学、现在同为党校同事的郑建平,他也是要去深圳找工作。啊哈,看来去深圳是人人的向往啊!

登上广深线的列车,感觉就完全不同。干净卫生的车厢和文明礼貌的服务以前从来没有看见过,没有体验过。出站踏上深圳的土地,刺眼的阳光让我有点眩晕感,灼热的空气也让人不太适应。不光是气候不适应,一切完全都是新的,环境,语言,氛围,行为方式,包括空气。对于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我们的心里还是怯怯的,我与赵飞只能投亲靠友。深南东路的长安大厦是陕西人的老巢,赵飞和我有一个学长贺国奇在这里上班,另外赵飞还有个朋友也在这里。两位熟人把我们安排住在了一个宿舍里,贺国奇还塞给我们一把饭票,让我们在职工食堂就餐,这下解决了食宿的大问题,也让我们羞涩的钱囊不致于更加脸红。从第二天开始,我们便走上了漫漫求职路。当时已有一些同学在市政府、在一些企业、在蛇口招商局工作,我们求他们帮助介绍,也自己一个单位一个单位敲门去送简历和自己发表的文章,想的是广种薄收,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幸运之神降临。罗湖这边跑完,我们又搭车到蛇口,在蛇口招商局任秘书的张宏斌同学接待了我们,还为我们复印已经所剩不多的简历等资料,同在招商局任职的陈毅力同学请我们到海上世界吃饭。后来又见到了在一个私企做事的方忠同学,当然话题主要是怎么样才能找到事情做。可惜,我们当时思想还是比较禁锢,也担心自己没有经商的能力,所以求职的范围只限于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除了招商局,几乎没有去企业,也不了解都有什么样的企业,私企更不敢去。这样一来,求职的范围就显得有点狭窄,所以在深圳,几乎没有什么结果。

但是,深圳此行也长了不少见识:深圳如此之热,但深圳人出来都是西装革履,显得很正规庄重。你想在深圳吃上一碗面条,是要比登天还难,虽然也有所谓的云吞面,但这那里是陕西人所说的面啊!最让我纳闷的是,如此大夏天,深圳人不穿凉鞋,看着都热的波鞋却大行其道。在这里,我第一次亲近了大海。一个周末,已经在深圳工作了的同学相约去大梅沙,我们也被邀请,当坐着同学开的车来到海边,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大海。我不会游泳,但是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迫不及待地下到了海里,并且用舌尖轻轻地尝了一下,果然,海水是咸的!而当天晚上,承同学请客,我还第一次尝到了海鲜,吃到了螃蟹这样生猛的东西。我还记得我们游览了香蜜湖度假村,那时的香蜜湖似乎还是郊野的感觉。天很闷热,我的衣衫被汗水湿透。还记得有次回来晚了,在长安大酒店斜对面的南方联合大酒店一侧,当时有个小饭店,便在那里用晚餐,口袋钱少,我又不太爱吃肉,于是点了一盘炒通菜,但要了五碗米饭。那一次我吃得相当窘迫,如芒在背。

大约一周时间,我们结束了深圳之行,赶赴珠海,虽仍有朋友介绍我们给他在珠海的朋友,但珠海的整体状况显然不能与深圳相比,我们大约只投了二三份简历就继续南下,又到海南去了。

海南已有好几个原来的同学同事,葛韶峰同学已经在海南市委党校上班,党校当时在五公祠对面,学校安排他暂时住在当年日军司令部的一栋小楼上。葛韶峰与太太热情地接待了我俩,安排我们住在他们家里。在海口,因为特区新立,热气腾腾的感觉。在我们的努力下,有一个公司接纳了赵飞,我也在另一家公司谋到了职务,看了我的材料,公司老总拍板说:你来做办公室主任。知道我的工作关系还在单位,就联系海南人才交流中心给单位写了一个商调函,让我回单位办理调动。但那时,人事关系的调动并没有那么容易,我回到单位,便被会议、清查等事件团团围住,去海南的事最终也拖黄了。


再下深圳


去海南的事被拖黄以后,只好又在单位上班,心里也并不怎么后悔,因为海南的教育相对落后,即使去了,小孩的上学也是问题。这时,郑建平却已在深圳市政府的深圳市投资促进中心找到一份工作,后来才明白党校已经同意放他调离。郑建平是有心人,到深圳后,把给我在深圳找单位作为己任。1990还是1991年,深圳市投资促进中心来西安招商,李清森局长亲自带队,经郑建平介绍,我带着自己的资料赶到酒店面见李局,李局看了资料后还比较满意,说有机会的话可以考虑,这样我算是成为一个备选的人员。就这两三年间,我周围的老师、同事、同学,又有不少人离开故土,纷纷南下,或深圳,或北海,或海南,而赵飞也在前一年去了深圳工作。他们这一去一来,又带给我们不少新的消息,深圳观念的开放、行政效率的高效便捷和,整个社会对市场规律的尊重,人们思想意识和行为方式的转变、个人收入的提高,确实让人向往。到了1992年下半年,深圳市准备进行机构改革,要扩大投资促进中心的职能范围,增加编制,郑建平看到时机到来,请示李局,同意我先来上班试用。所以是年八月,我再度南下,到深圳市投资中心报道。但毕竟人生地不熟,心里还是充满惶恐的。投资促进中心当时在政府二办,为工作方便,便安排我们这些试用的人住在科技招待所,吃饭在市政府食堂。恰在这时,北京要举办全国沿海开放城市改革开放成就展览会,全国20个沿海开放城市都要展现自己改革开放的成果,深圳市政府就把筹办展览的任务交给了投资促进中心,于是由投资促进中心成立筹展办,我还记得王众孚副市长给我们开会时的情景,筹展办后来在华联大厦租了办公室,郑建平和我都成为筹展办的工作人员,为筹备这个展览开始工作。

进入筹展工作后,才知道深圳有那么多的大公司,万科,莱茵达,飞亚达,石化,特发,赛格,中华自行车等等,这期间,我又亲身全程经历了92年深圳股市大风潮,因我当时只是持临时身份证来深,无法参与抽签,因此每日骑着一部破单车到处看排队和抢购的风景,并在风潮中被催泪弹刺激得泪水不止,还被武警一警棍打在右臂上,当即肿起一道高梁。后来我据自己目击写成一篇报告文学,一整版发在《西安晚报》的“万象”栏目,并获得了好稿大赛的奖项。

这次因为在深圳待的时间较长,与深圳有了比较深入的接触,耳闻目睹了许多创业成功或失败的故事,大家从五湖四海而来,素昧平生但彼此彼此,有点同是天涯闯深人的感觉,觉得今后的日子,就要靠自己的努力加运气,未来未知但希望在前。长夜无聊,电视里的930电影、飞图镭射卡拉ok流行榜,也是内地所看不到的,连街上步履匆匆的人潮,都是内地不曾有的景象,更不用说从晚上十点才开始的夜生活。那时感觉就连深圳的空气中,都充满了新活、奋斗、拼搏、蓬勃向上、生机勃发的味道。当然也有让人痛苦的事情就是每天为吃饭发愁,因为跑到政府食堂吃饭,人多,排长队太麻烦,就近改在华联楼下吃快餐,我当年曾在一篇文章中说过这种感受:“日复一日的米饭米饭米饭,吃得人望而生畏。”“每到饭时,虽然肚子饿的咕咕乱叫,但打来了饭菜,却是相看两生厌,引不起一点食欲。”但总得维持生命需要最基本的卡路里吧,于是只好强迫进食。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入深圳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12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520周冠打赏27000,共计27000
  • 2019-08-19
  • Enemy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18
  • 熊宗俊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7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4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14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4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入深圳记”用写信史的笔法写就,老到,简练,干货不少——从中可以窥见体制内工作者是如何从内地流转(调动)到深圳的,读来令人感概。与那些身无牵绊的年轻的打工仔、打工妹风风火火闯深圳不同,拖家带口的五味子选择了一条风险可控、相对稳健的“南寻之路”,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这种类型的南下“寻梦者”,在新深圳人中其实占了不小的比例,五味子的文章为他们的“入深圳记”做了一个不可或缺的历史注脚。
  • 不愧孙行者!火眼金睛,看问题入木三分!谢谢!

    回复

  • 摸着长发很顺滑,但我们喜欢看头发“起岔”。“三顾”,本身就饱含着一种执着,一种渴望,一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劲头儿。在信息量巨大的欲说还休中,我们喜欢这份“征服”的劲儿,喜欢这一份回头看从前,万事休的淡定。不能因为读者“喜欢”就停驻,必须要发疯一样奔跑,跑出喘息声,跑出叹息声,这种咏叹,是我们最宝贵的记忆和期待。常常,我们在别人的故事里读懂了自己懵懂的人生。
  • 谢谢评论和奖励!

    回复

  • 所谓好事多磨,三顾鹏城方才成功入深。虽然简短,好似只是开了头,看得不大过瘾,可就这不长的文字里,展现了入深的曲折与不易。有多少人,怀揣梦想,从内地来到深圳,又有多少人,在深圳折翅,回到故乡。这个城市演绎了多少入深圳记与出深圳记。像作者这样,三出三进者少,这种精神值得书写。能留在深圳,不说大浪淘沙,那也是经历了诸般考验的。深圳的热度与光环一直都在,一代代入深者,还在演绎着属于他们自己的入深圳记。
  • 谢谢评论及奖励!

    回复

    • 熊宗俊1布衣2019/08/16 22:50:39
    • 分享到:
  • 俗话说“一波三折”,赵老师,这是“一深三入”啊,经历曲折,但文字里洋溢着对深圳的向往和追求,也散发着80年代特区深圳的那份活力和激情。那股闯劲后来没有了,至少2000年后当我来深圳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调档案、转户口等,是你们当时的最大障碍,也是波折的原由,到后来也都不再是问题了。我们各自的“入深圳记”,汇集成了这个时代的烙印,这也是“入深圳记”的意义所在。
  • 谢谢评论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8/14 12:01:05
    • 分享到:
  • 赵老师这篇文章很短,只能算是入深记的引子,但里面蕴藏的信息量还是很大的,那些实名的朋友同事似乎历历在目,栩栩如生地呈现了那时的片段。赵老师入深历程颇为曲折,好在有了好结果,如今也26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里程碑,每一段经历都值得铭记,每一位遇到的人都值得感恩——我认为这是入深记的宗旨。看到每一篇文章中隐含的真实信息,隐含着与这个城市息息相关的坐标、词语和我并不熟悉的故事,都会有种触电般的畅快。
  • 阅读小说是一种对虚构人生的快感感知,阅读非虚构却是对真实人生的对位解读。从每一个作者身上,可以看到这座城市的发展变迁,版图拓展,人事纷繁,立刻可以感知城市的魅力所在,否则也没有那么多人执着地奔赴而来。
  • 鉴于此,我很期待倚平叔能将26年的深圳阅历如画卷般展于我们面前,让我们有幸从他的角度观照这座城市的成长时序、美好点滴,以便温习不曾经历过或忽略的那些深圳往事,进而感受入深者身上与众不同的韵味和气息。
  • 谢谢飞泉!我可能对主题理解得狭义了一点,但后续要写,却太多的话。还待以后。你的评论文字升华到了理论的高度,比我的文章水平高多了!

    回复

  • 哈:《三顾鹏城方入深》,其实故事挺多吧。从文章中让我了解到,你入深圳算是顺利的,调过来。许多来深圳打拼的人,是通过多种渠道才入深圳户口,当然,现在要入深圳也很好入,本科学历愿在深圳工作,都有许多优待政策。建议作者再将这篇文章续写,入深圳后的故事,每个来深圳的人,都有许多故事,无论是环境、饮食、气候,语言,一切都有跟过去不同。包括身边的人物,都是可写的素材。读下王健顺老师的文章,就明白我说的意思。
  • 谢谢!

    回复

  • 还可以继续写啊,读得不过瘾。这三入深圳还真有点意思,虽然不同于普普通通的打工者一样,没有那么多悲情故事,肚子都没钱填饱,住也没得地方住,相比之下,作者到底是有能力的人,资质不一样,有可靠的同学。虽然个人的经历没有大起大落,大悲大喜,但语言平实,也有可读性。如果把扎根下来所经历的事情多写一写,也是一篇不错的纪实文章。
  • 感谢评论!所谓“入深圳记”,我理解只是写道进入深圳就算结束,因为要再写在深圳的经历,那就“说来话长”了。因此没有多写。谢谢!
  • 写到,不是写道,笔误了!
  • 此入深圳虽点到为止,我等认为若能在深圳一番崛起再搁笔也无妨,未来可不写,留白以作展望。
  • 谢谢!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14 11:02:46
    • 分享到:
  • 一个个入深故事告诉我们,深圳的宽广胸怀,随时欢迎你来。
  • 谢谢!

    回复

    • 五味子1布衣2019/08/13 22:59:29
    • 分享到:
  • 第二个小标题“初见深圳”的第一行,“每月工作”应是“每月工资”。惭愧!
  • 已经修改

    回复

    • 五味子1布衣2019/08/13 22:14:04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先生打赏!愧领了!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睦邻友好
  • 睦邻友好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43124
  • 2
  • 64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