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八卦岭出来
  • 点击:2842评论:192019/08/20 05:13

未眠的人,灯盏是她的姓名


在八卦岭一栋旧楼的宿舍,我掏空内心的路途

高出城市的几颗星星打开了我的黑夜。对不起

结满心事的它们,沿着一种生活的纬度盛开

可以去想的人我可以不同程度的想。嗯,想

现实虚构了不可理喻的部分,穿裙子的风

也想守住一粒种子的耐心吗?我很好奇

途径的芬芳会是怎样的煎熬?这是八卦岭


顶着大雨的雾从八卦一路一直跟从着我

楼梯扶手上的雨珠,每一颗都浸染了八卦二路

八卦四路的猫,或者八卦五路的一朵野花

它们始终保持了生活的节奏,不需等待和回顾

九街上的一些旧物可以构成一种生活,譬如美食

那个抽烟的女人你还记得吗?她让生活的铁发声


在楼顶上奔跑的人,他无法理解一粒墙角的种子

敢于把种子算成一块铁捶打出声,生活的铁啊

每一次都是金属的光。泥土上围绕的藤蔓与花朵

作业草稿本盖住的身份证,户籍在南,编码在北

我不能确定这个下午的光泽。是阳光的温度

还是铁的温度。我无法知晓的坚硬和炙热

你如果来过八卦岭,你也就理解了蛰伏的火焰


转过身来的事物即可遇见。肩上的杂什多沉寂

招手的配件都跟公路上的抒情有着重要的关系

这是真的,在这里有太多的维修师傅

他们手里有着各种皮色的水壶,晃荡的水和壶

有几次我在横穿斑马线时,停下来观察他们

喇叭按响了掩盖的脚印和苍茫

去向不明的工厂留下了工人们的宿舍楼

出租的每一间门上的锁把是铁的

只有打开的锁才是铜的


卖光碟的中年妇女来回穿梭在他们中间

刀郎的那一场雪在这里落满大街

纷纷扬扬的曲调。草原的调制也浑然天成

一路讲述的街道与行人。公交车来了

什么时候抬头看了一眼树,树上的鸟响应

汗水和劳动紧挨在一起。搬运才很动人

吃苦耐劳的吃和吃饭的吃

意思当然是不同的,你要是愿意

你要是愿意去重新认识它们


旭飞花园的花该是一种怎样的颜料涂抹而成

站台上的广告牌像个应酬的诗人

去深南大道的天空它们的蓝与我的站立

也保持了奔腾的清澈。面点王和麦当劳

还有过去不远的姑奶奶或者红荔村

穿工衣戴厂牌打临工的听听口音也是诗嘛

站台旁边的报刊亭还有报纸卖吗?

宿舍楼上的女工衣面朝大海的方向

我却化了三块钱买了一根老冰棍


澳康达兄弟是个什么梗?加油啊

人民检察院每日检察着马路上的人民

红绿灯红绿灯红绿灯。心里默念三遍

它们和她们有一定的关系吧

我相信提到它们就会想起她

它们是一种讯息。科技的长城也长在心里

她不过是一枚乡村的工卡和编号

碗内的粮食有些跟爱情攀不上亲戚关系

我看见了这样的一块铁炙热如你的眼睛


这个夜晚的蚊子,被一桶方便面撞见

亲眼目睹的面包已放过最初的颤栗

词语。句子。段落。一个人未必需要修辞

第一次和第三次,关于二次的眺望

很晚摆摊回来的一对夫妻。反复被点燃

她用赤身裸体的刀,敲打着身体上的铁

然后奔向他。你见过铁皮上千仓百孔的漏洞么

整个夜晚的失眠忘乎所以的呼吸和歌唱

我突然发现科技所引发的工业让城市有了沸腾

没有人知道后来万有引力的想象也成了铁

颠沛流离的一只小兽,它跳出来揭开了人间的隐秘


这是另外一个夜晚的钥匙。还是一个夜晚

那个在园岭地铁出口和衣而睡的男人,是磨碾的米

从未离开过南方附近的蚂蚁。每一只都亲历过黄昏

用手机在来回打听消息的草木,事物有它的归期

我不止一次的停顿,然后陷入一种感概

翻身站立的这个陌生人,他推了推脸上的眼镜

他会有一个怎样的名字来安放心事重重的潦草

卖糖葫芦的老男人刚才还在叫嚷个不停


两个爱过的路人没有人再记得眼泪

他和她,她和他。回到刚才的月光里交谈

确实应该出来这里看看,抬头可见的月亮

错过经历的风雨和云朵。星辰构成了回忆的片断

我们才是大地上的亲人,繁体字的胜记在报幕

想必一只猫还是不要停下来。银泉酒店门口的相逢

可以忽略世事的悲伤,没有人相信一朵落花的流水

酒抓住了一匹马的夜游,烧烤的寂寞是凌晨打开的栅栏

出一身汗的人,想起昨日的酒劲,有点度数


那么多楼梯都爬过了。现在爬多几层能有多大事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的没关系。嗯,没关系

细碎的布不是不,步行街上的人,独自等待的人

心事不定的人,烦躁不安的人。海在海边

因为一种久违了的分数被作业草稿纸撕了又撕

她不再信任数学的绵羊,每一只都下落不明

为一个无边的打盹我痛恨后半夜的空旷

我走过的长廊轮廓分明。它们是一种屈辱的辽阔

从楼顶望去。从楼顶望去。从楼顶望去

对讲机。打点帮。每个墙上的光点

农夫山泉滋润的茶派会派出哪一个下一秒

它们究竟演奏了什么叙事曲。若非老小真的不小了

监控的生活,摄像头拍下清晰的日常

难以启齿的寒也叫风寒。关节炎周围都是故乡

我坐在空中花园的长木椅上,某明奇妙就当在写诗


我想试着抽根烟,但我已经戒烟好几个月了

有一些话想说出来说出来吧。房间的灯一直亮着

打着赤脚的石头也有翅膀你相信吗

出于故意的猫在故意的喵叫。不早不晚相遇

问你一个问题:独自行走与一个人行走有区别吗

散文诗一样渐渐老了的日记,谁还在坚持

我停下来。一个俏丽的女人手里正夹着一根烟

她若无其事地吐着烟圈。植物一排排的醒着


绕过八卦岭地铁站的拐角,没有人知道

你的行走需要命运洗几次牌?树上的鸟儿惊飞

一无所知的远和一无所有的远肯定是不同的

体育馆的躁动最终抵达了身体的宁静

有个坚硬的背影有着多少练习的清晨

自行车卷起前尘的情节。两个人在天桥上的对弈

他们在精心设计的心思里挖空各自的生活

现在我感到有点遗憾。天台上的有老鼠

它们见证了后半夜的飞机和金属的轰鸣


工业区是八卦岭日夜流淌的河流

骑自行车的响玲婉转悠扬。她穿的裙子真好看

正月的碗端起来的度数酝酿的时间几人知晓

广场上好看得舞蹈与柴米油盐也有彩排

睡在人间的星辰也睡过所有爱过的人

慢下来的每一种布,石头和剪刀的游戏

在深夜试着清唱的灯光啊有家乡的口音


社康中心路上的环卫工人也难免慌张

只要你愿意停下来,你会听见鸟的飞舞

只要习惯了起早摸黑的操持,落雨无妨

即使尘土飞扬暴雨起伏又如何呢?

事件。人物。地址。默默秉持的笑


友谊医院让你想起了火车和飞鸟,奇怪吧

这个结实的想象与你相遇。病历单上的

戏剧都在友谊以外的枝叶上

不管我们在哪里不管钥匙换了多少枚

从命运的斜坡上下来的尘土起风了

在春天能够想起的事物有怎么的笔画呢

载在身体里的树,手心手背都是肉

泥土的咳嗽,手稿燃烧至今


夜幕时分的小区保安不曾擦洗它们

收费亭靠窗前发呆的蜻蜓,也无人关注

进进出出的汽车有时跑不过一条有斑纹的狗

生活的集市和乡音的超市都是这一家那里一家

由来已经的想。一个人的炊烟属于粮食

赶路的城市以地铁的速度平稳推进

铁轨难以完成相遇的习俗。她们的叙事

每一扇窗的玻璃上都有我们保存的秘密

你承受过哪些呢?隐喻的奔跑与坚韧的赞美

巴尔扎克说,痛苦能使一切变得伟大


去往维也纳的一桩事物。生长成南方的庄稼

包装印刷推开了低迷的粮油与植物

我只是感到口渴顺路在人行天桥上想起了什么

大汗淋漓的笋岗触手可及。窗户上有几对蝴蝶

它们对照便利店和报刊亭的角度展开构思

我在犹豫是买一瓶可口可乐还是东鹏特饮呢

我们当初决心已下的会在瞬间感到彷徨

所有途经园岭南的夏天,到了园岭还是夏天


随手揭开饮料上的瓶盖,你一饮而尽

旧了的电线柱也恰好站在你的的身旁

它上面有字,有大写的电话号吗

小摊主用手里的刀在修复着太阳的模型

一根甘蔗的表达足以剃度他所有的心事

在服装上有讲究的在建筑的插画里也能

我喜欢这样无所事事的看着某处

那个不停把甘蔗渣吐到手里。然后又

随手甩落到地上的人,为何不直接吐出来


电信营业厅沉寂了下来。夜色纷繁

租房是我们的亲人,嗑瓜子的女人

在无尽期的磕着。失败。嘲讽。欢乐。伤痛

步入十字街上的灯盏一亮再亮

迷宫的羊和鱼你可以仔细辨认。夜宵正浓

手执五街或九街的炙热,这里的街通往小镇

也通往炒作的乡愁。多情的昆虫我难以理解

好看的姑娘像极了颠沛流离的的欢爱


天虹小店在醒着的你我之间

当我决定要到里面去买口香糖

我看见华源世纪酒店的门口有很黑人

他们都坐在台阶上,也有女人站在那里笑

他们都拎着打开的瓶酒。我看见有人跳舞了

一个涂得很浓的女人,穿着睡衣与我穿过

女人怀里还环抱着梦呓的狗

晚稻种植的制服和三三两两的警灯

上游的账单消息许多人都忽略了明细表


这样的夜晚不过是夜晚而已。在房间里

镜子可以看穿一个人的经历

阳台上跳出的一只老鼠这真的不是错觉

忘记拉上的窗帘,女人的身体也是镜子

很多虚空的人都躺在床上。宽大的床

往生活里扔垃圾的人啊,活该喊破嗓音

无论你多晚归来,楼梯的灯已经亮了


从你来的时候我就开始想了想。地铁上

一对男女拥抱在一起,发出欢腾的声响

大多数人都低头盯着自己的手机

有个背包的姑娘对每个人说同样的话

你好可以帮忙扫下我的二维码吗

不管是拒绝还是接受了,她都会说谢谢

乘坐地铁的雨还是落了下来

你站在出口一直计算,小跑会淋湿多少


坐公交车显然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午夜的车上只有我和老司机两个人

老司机说他开了十七年的公交车了

老司机不抽烟不喝酒也从不吃宵夜

老司机说了很多的话。我有点困了

我直到快要到站时也一直没有人再上车


晚饭后你想要去外面走走。32号楼

以前世印刷厂还是电子厂还服装厂不重要了

你一直往前走,这里的喧嚣一点也不单薄

嗯,生活原本就是这样在各自的轨迹上转行

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又开什么小差呢

几张折叠的轻便小桌几种样式的栅栏

隔壁的男人和他的女人就住在隔壁

一只去年的猫它想干什么?它叫唤搞笑

不说话的世界上有许多生长的花在盛开


从鹏基到鹏盛看上去并不远,走起来也不近

搬运的一些话无需说出来。世间的诸多风物

上好的酒配得上用三两个夜晚痛饮

从不开口的花和花上的叶,在鹏盛村

时间印刻在精打细算的生活里

我们在一座海的城市。关于海的宽阔

我已经不在意她的宽阔。她的摇晃跟事物

试图从角度找寻的浪波。我知道很多

去往大海的人都想读懂自己

很久没有这样坐下来这样长久而耐心的倾听


六一四和六零五有没有什么联想呢

多种纬度的房间。钥匙是从一楼到六楼的呼吸

由着它们就好了别人谈论的声响也这般轻浅

这雨说落就落了。雨也是对大地的一种表达

你看肯德基门口也在落雨。两个好看的女人

朝陌生的男人打招呼,她们着男人到了肯德基

女人说,大哥帮我们买点吃的吧

男人笑了起来,真的假的?女人们点点头

男人带她们去了肯德基前台点餐

男人付了账就匆匆走了。女人要求退账

她们跟收银台的服务员说把刚才点的餐退了

退回所有的现金给她们就可以了,谢谢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八卦岭诗歌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3
  • 陈彻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2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3
  • 淘书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1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1
  • 平溪慧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0
  • 悠悠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0
  • 悠悠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8-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彻评委2019/09/02 11:29:01
    • 分享到:
  • 我曾在八卦岭住过一段时日,能想象到在夜色中想飞在那一片灰扑扑的工业区和城中村小楼之上的心情。深圳是一个可以写出好诗的地方,因为它给人们的打击够狠够烈、甜蜜也够浓够呛。叶洱这首诗让我从每一行里都读到了这种甜苦交加、飞翔的轻和生活之重的纠结。生活是苦难的、但终究是值得的。
  • 生活是苦难的,但终究是值得的。谢谢陈彻老师提名点评!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8/22 18:16:56
    • 分享到:
  • 自从《天鹅》之后我没有写长诗了,因为我知道写一首长诗要耗费多大的精力和能量,所以首先我要为叶洱兄点赞。用一首长诗写遍一个地方,要寄托怎样的深情,也许也只有作者心里清楚。对于八卦岭,我还是有点感情的,曾经频频光顾那边的食街,八卦岭堪称是中国菜系的微缩图,堪称深圳的“舌尖上的清明上河图”,而让我更有感情的是对那边的鹏基商务时空熟悉,曾经有朋友和客户都在那里上班,构筑了相对纯粹的创意空间。
  • 而对八卦岭更大的向往是因为那边有飞地书局,常常跑去参加活动,见到很多名家,这样一来,八卦岭又成了深圳文化的“飞地”,相对偏安一隅,不与CBD的繁华争宠,而是以自己独特魅力见证了城市变迁。
  • 很遗憾的是,八卦岭纳入了深圳旧改工程,有朝一日终究会泯灭在记忆中,但又如何,“从八卦岭出来,我情不自禁的回头一望 ”,或是对其最好的情感寄托。
  • 八卦岭,是低处生活的一枚月亮。

    回复

    • 淘书乐4举人2019/08/21 11:24:48
    • 分享到:
  • 几次点开这首长诗,几次试着好好阅读。然而抱歉得很,对于我这个不懂诗的人来说,实在有点勉为其难。但我还是不甘心,还是想在这里写下几句不痛不痒的话。我认识作者,他是我老乡。我知道他的一些事,也领略过他的才华横溢。一直以来,作者的处境都不是很好。这种处境,凡是痴迷文学的人,都不难理解。我真诚地希望作者能不负自己的文学才华,不向厄运屈服,写出真正能够为人们喜闻乐见的、流传千古的文字。
  • 谢谢鼓励与阅读,问好兄!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20 19:51:44
    • 分享到:
  • (感慨颇多)感觉是一个沧桑的男人,在无人处捞捡自己,哪怕是一个核桃,有着真实的坚硬,皱纹横生,遍体沟壑,清香犹在。人到了一定的年龄段,或者喜欢聚众,或者喜欢独居,都不为过。脸上有笑容的未必真快乐,脸上有愁绪的,未必生活中正在遭遇大风雨。喜欢那种脸上有大平静的人,他把所有的事儿都写在心里,遇到再多的事情,也是一脸的无动于衷。
  • 从容不迫,淡定自如。诗也是一种生命的独白。

    回复

  • 你把生活看在眼里,揉进心里,渗进诗里。生活里的诗,诗里的生活,都是那么厚重,这从首长诗里看到芸芸众生,看到世界的角角落落。
  • 日常生活里的柴米油盐也可以是诗。诗,是一个人身体里涌动的热爱,有泪也有笑。

    回复

    • 悠悠3秀才2019/08/20 10:47:43
    • 分享到:
  • 石头的耐心足够辨别人间。我开始大量她 第二页第四句,应该是打量她吧。 很久没去过八卦岭了,这回跟着诗作者神游一次八卦岭有一种别样感觉。
  • 嗯,谢谢,看得真仔细。

    回复

  • 我仅知道有一个八卦岭,却从未去过八卦岭。如果对生活麻木不仁,就不会有一颗敏感而易碎的玻璃心。人生也只不过如此,如潮涨潮落,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抛开昨天的不是,朝能给新生的路走。把所有的伤,所有的疼痛都留在八卦岭吧,真正从八卦岭走出来,生活总是要向前看的好。
  • 谢谢点评。

    回复

  • 这是我昨夜完成的一首小长诗,写完时已是凌晨四点多了。八卦岭的夜色依然保持了它的浓与郁,灯盏模访月光的度数。这个并不八卦的地方,又似乎隐藏了某种生活的指向。这不过是一个诗人在日常里感受的生活细枝。也是一个底层生活者的孤独自语。我们在城市低处的一种命运,一种与低处的生活有着宿命的况味和感伤。
  • 回复
  • 回头一望,望见自己在那一段潦草的往事和被往事覆盖的美好和忧伤。
  • 往事如酒,都在分行的独酌里。

    回复

  • 最近来访
  • 叶洱
  • (孤独的南瓜)
  • 1布衣
  • 3星
  • 2钻
  • 南瓜不说话,只默默生长。新浪微博@叶洱Eric
  • 南瓜不说话,只默默生长。新浪微博@叶洱Eric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81100
  • 4
  • 74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