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哀牢是个地名
  • 点击:9042评论:62019/08/29 14:25

1

王宜宾说他的发小吴达州有病,资阳问是什么病,王宜宾笑起来,颇为神秘。资阳当他开玩笑,噗嗤一声笑开了,说:“你才有病!”两个人去东莞看吴达州。吴达州在东莞花红眼镜厂上班。两个人将车停在眼镜厂斜对面的临时停车场。说是停车场,不过就是厂房到臭水沟中间的条形区域,被人见缝插针停了车,后续停的车多起来后就真的成了停车场。资阳半捂着鼻子走在前面,不断催促王宜宾快点。王宜宾锁好车门后往前走了两步又折回去拉了拉车门,确定锁上了,这才又继续往前走。

离吴达州下班还有几分钟,资阳提议到对面的小店里找个位置坐下等,王宜宾说算了,免得下班时人多,不容易找人。资阳前后左右看了看,一整排厂房,少说也有七八栋,全是花红眼镜厂的。厂房外环绕着几间早餐店、饭店、百货店,都是一副兴旺发达的样子。

准点,吴达州出现在厂门口,他身后还很空旷,没有想象中的浩荡画面。资阳看着王宜宾喃喃自语:“不是下班了吗,怎么不见其他人呢?”王宜宾笑着说:“其他人估计还在排队呢!”资阳想说为什么吴达州不用排队呢,吴达州已经一把搂住了王宜宾的肩膀,整个人都凑到跟前来了。

看着资阳,吴达州的小眼睛虚眯成一条缝,未开口先咳了两声,一半对空气一半对资阳说:“这么多年不见,你倒是一点都没老啊。”

资阳抿着嘴,客套地回话说:“哪里呀,怎么可能没老,都老成什么样了。”又说:“你倒是没老。”定睛看吴达州一眼,原先魁梧的身体变窄了,脸小了,人瘦了一号。资阳补充说:“不过,你怎么瘦了这么多?”王宜宾接话说:“我都说了他有病!”吴达州没有反驳。

三个人说着话,很有默契地往厂房外的那排饭店走。

进了川菜馆,吴达州才问资阳吃川菜习不习惯,资阳连连点头说:“可以的,必须得习惯啊,现在不吃麻辣倒有点难受了。”话落,拍了拍王宜宾的肩膀。吴达州显得很高兴,坐到餐桌旁点菜,意气风发的样子。

“想不到你俩又走到一块了。”吴达州利索地点好菜,将单子递给服务员时说。

王宜宾和资阳相互看了一眼,笑着,不做声。

吴达州往窗外瞅了瞅,“啪”一声,将筷子擢进消毒后薄膜封装的碗盘中,顺着擢破的孔,将薄膜剥下来。资阳给他倒茶,茶才倒进去,他端起来一饮而尽。王宜宾悄声将自己和资阳的碗筷都用茶水烫了烫。吴达州朗声说:“洗什么洗?你来广东久了,也跟着穷讲究!”资阳附合说:“是这样的,其实就是消过毒的餐具呢,是没必要再洗了。”吴达州点了点头,眼神又往窗外瞟。

资阳找话说,问吴达州:“怎么不见你老婆?”吴达州答话前拿目光将王宜宾从头扫到脚,然后才说:“李瑶啊,宜宾没告诉你吗?她早就回四川去了哦。”资阳“啊”了一声表示惊讶,看向王宜宾。王宜宾根本不理会他俩的谈话,自顾自拿着点菜单看。看了一会,低头去翻手机,边翻边轻声对吴达州说:“你一个有病的人能这样吃吗?”吴达州两眼一鼓,大大咧咧地说:“怎么不能吃了?我只是得了糖尿病,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病。”

说起李瑶,资阳有近7年没见过她了,面貌日渐模糊,依稀记得是一个精瘦的女人,黑红皮肤,长相算得上娟秀。当年与王宜宾闹分手的时候,李瑶还为王宜宾当过几次说客,在资阳面前说王宜宾百般好。资阳握电话叹息数声,直言不讳:“王宜宾好是好,坏就坏在我俩都穷得叮铛响,在一起又绑手绑脚的,不如分开了各自奋斗几年。”资阳还曾笑着说有缘的男女即使绕着地球转一圈仍会回到彼此的身边。

如今,算是验证了,资阳和王宜宾确实又回到了彼此身边。像是有所感应,王宜宾举起茶杯看资阳一眼,发出感叹:“不容易呀!”吴达州笑着,也说不容易啊,不容易,生活都很不容易啊,何况这脆弱的感情呢。这话令资阳内心一紧,徒生出些不快。

服务员将酒端上来,两个男人有一杯没一杯的喝。资阳也不劝,只闷头给他们倒酒。喝了酒的吴达州讲起话来更大声,惊雷一样。他先是报怨时间过得快,一晃来广东打工都有20年了,后感叹自己近两年老得太快了。王宜宾也跟着回忆起刚来打工那会,东莞遍地还是待开发的荒地,野草遍地都长。厂房也少。找个厂进去打工还得托人找关系,得塞钱给人家,给人家送礼。没过两年,厂多起来了,若要招工,招聘方会在自己的厂门口贴张红色或是白色的纸,纸上简略地写着招聘的岗位、人数、薪资、要求等等。后来就有了职业介绍所,兴起了人才市场,有了现场招聘的概念。开先两年,工人找工作去人才市场得交钱,招工单位就不用交钱,因为找工作的人多,需要招工的工厂相对少一些。发展到后面两年,去人才市场找工作,工人不用交钱了,倒是招聘方要交钱才能去,大把工作岗位需要招人。直到现在,劳务派遣公司取代了职业介绍所,网上招聘取代了现场招聘……“广东发展太快了。”王宜宾盯着酒杯说。吴达州有了些醉态,说起话来却不含糊,他说:“是经济发展得太快了!”紧接着又说了句三字经,感叹这社会更替。

两个男人天南地北说了一通终于落到实处,吴达州说他已经跟厂里面的高层谈话了,厂里头补偿他20来万,他就离职,不占着这个位置了,要给年轻人挪地方。王宜宾觉得吴达州痴人说梦,厂里怎么可能答应拿20来万打发他,这也不是一笔小数字。吴达州自有他的说法,他勾着手指头,脸红脖子粗,两只小眼睛放出光来,咬着嘴唇,嘴里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我又不是空口说白话,我在这个厂工作了20年!我在这娶妻生子,在这安营扎寨,我的青春奉献给了花红,我的梦想也奉献给了花红,我现在老了,花红难道不应该回馈我一些遣散费吗?”王宜宾沉默半晌后举起空杯子碰了碰吴达州的脸,嘴里求饶似的:“好了,好了。你是花红的大功臣,你说的都对,行了吧?”吴达州满意了,摊在椅子上,身体往后靠,仰着头对着天花板。

“李瑶现在四川每天做些什么呢?”资阳问出这话后又觉得不合时宜,自我感觉有些小尴尬。不曾想,吴达州立即像打了鸡血似地坐直了身体,一本正经地回答:“她在做生意呢!她跟我姐学做生意呢!我就想着吧,拿着厂里补偿我的20万,回家去,然后像我姐那样开个店,可以卖些小东西,也可以像我姐那样倒腾些机械器材。李瑶回去了,正好先练练手,积攒点经验。”

资阳关心的是另外的问题。于是,她又问:“李瑶,她在你家住得惯吗?”吴达州瞬间像被什么剥去了筋骨,整个身体再一次摊软了,坐那垂着头垮着肩,懒洋洋地回答:“她哪会住得不惯呀?我们都老夫老妻了,她现在对四川比对她娘家湖北还熟呢。”资阳心里想那就好呢。转念一想,女人天生就需要适应能力强吧,不管是谁,嫁了人,离开生养自己、熟悉的那片土地,去到陌生的家庭环境中去,要在那里立足发展,要把陌生的地方当成家,谈何容易啊。

从川菜馆出来,迎着风,资阳将身上的风衣紧了紧。她一个人走在前面,吴达州和王宜宾相互搀扶着落在后面。天快黑了。快走近停车场门口时,身后猛地传过来一声训斥,一个男声在远处问:“哎!你要去干什么?”资阳站住,回头去看。王宜宾也回头看了看,可吴达州正奋不顾身似地拖着他往前面走。资阳隔着风寻朝着人声处问:“怎么了?”

“没说你!说那两个男的!”有人回答。

“哦,我们去开停在这里的车?有事吗?”资阳扯着嗓门问。等了一会,那边没声了。资阳说话的间隙,吴达州和王宜宾已经超过她,走到车里去了。待资阳赶到,王宜宾正对吴达州说:“这段时间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呀,别出什么事。”吴达州不置可否地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说:“能出啥事呀!”

资阳打开车门,点火,挂挡,松了刹车,车子就自动滑行出去了。轻点油门,资阳看着后视镜里的饭店、厂房、临时停车场以及那旁边的臭水沟迅速出现又迅速消失不见,有点恍惚。她突然产生一种强烈的错觉: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2

“李瑶带着一儿一女来广东过暑假,达州开车领他们过深圳来玩。”王宜宾才记起这个事,对资阳急急忙忙说得准备点蔬菜、水果。资阳说蔬菜水果家里都有,倒是要买点肉。王宜宾武断地说吴达州是糖尿病患者,要尽量多吃蔬菜,少吃肉。资阳笑他眼里只有吴达州,这不还有李瑶和两个孩子吗。说笑间,吴达州就来电话了,说小区保安不给进,问车能停在哪?资阳下楼去跟小区保安交涉,希望能让吴达州的车开进小区。保安是新换的,梗着脖子说他只听保安队长的,队长说放行就放行,队长说不能放行就没法放行。资阳没法,只得绕着小区旁边找车位。找了一圈没找着,又找了一圈,后来才在附近的饭店找到空位。饭店的老板跟资阳熟,保安也跟她熟。

吴达州的车是北京现代,白色,收拾得油光锃亮。资阳隔着车窗和李瑶打招呼。李瑶对资阳点点头,没有将车窗摇下来,待车停稳了开门走出来拉着资阳解释说:“刚那边灰尘大啊,没摇下窗来是怕孩子们受不了,对不住啊。”资阳说:“都老熟人了,客气啥。”两个孩子,儿子大,女儿小。儿子叫资阳干妈,资阳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连连招呼孩子们赶紧到家里去。

孩子们个个都长得比资阳还要高了,可毕竟是孩子,一到家就四处疯跑。这里翻翻,那里看看。李瑶显得过于矜持,先是站在门口将头轻轻往里探,被资阳一把拉进去后又问要不要换拖鞋,说怕踩脏了地板。资阳说不怕,几天没拖地了。李瑶要求换鞋套。资阳说鞋套倒是有,可实在没有那个必要。李瑶还是坚持戴上了鞋套,又唤两个孩子来换。孩子们坦率地表示脚上戴着鞋套不舒服,不肯。李瑶连连叹息,嘴里说些儿大不由娘,女大不由娘的话。

资阳住的是小两房,客卧是原先的客厅隔出来的。最显眼的是两个房间就墙而立的大书柜,请人专门订做的,上接天花板,下到地板,沿墙打了一整排书柜。李瑶在那些书柜面前频频发出赞叹。她翻到资阳出版的书,一双大眼里全是泪。她说与吴达州谈恋爱那阵也是爱写作的,写过散文,也写小说。甚至于,她和吴达州还合写过一部长篇小说呢。后来呢?后来……没有了后来。结婚生子!李瑶对资阳摇了摇头,又摇了摇。资阳想不出自己能接什么话,便说:“有一双这么好的孩子呢,多好!”李瑶并不跟着资阳的话走,恨恨地说:“我为了他,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们,放弃了兴趣爱好、放弃了梦想,现在又放弃了工作,到头来却感觉什么都不是,资阳,你知道吗,我觉得不值。”资阳搓了搓手,不知如何是好。

  • 1
  • 2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都市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1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梁龙基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1
  • 米欣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30
  • 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0
  • 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9
  • 梦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8-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梁龙基1布衣2019/09/01 10:11:24
    • 分享到:
  • 唐老师的阅历很丰富,看这个小说感觉像在看真实故事一样。语言本身非常好,又娓娓道来,讲述一个好故事,有友情也有爱情,更有打工者的经历。在广东珠三角的城市追梦,确实得到了不少,但也同时存在着非常多的无奈。有时我们只管往前冲,一年又一年,来不及回首,便已过去了十年,甚至二十年。十年,二十年,得到与失去,又何其让人感慨。乡情,憧憬,依然支撑着打工一族,一往无前。除了一往无前,也已别无选择。
    • 唐诗2019/09/02 13:06:38
    • 分享到:
  • 多谢一直以来的关注和支持~

    回复

    • 2童生2019/08/29 19:44:59
    • 分享到:
  • 现时工厂里打工的一种特有现象,父妻间两地分居,渐渐地感情变淡了,难免会产生婚外情,这种现象就是所谓的打工夫妻。“朋友毕竟不是亲人,不是一辈子都不散的关系。”朋友是患难见真情的,当你出事的时,会义无反顾地帮你。有一句话君子之交淡如水,但是真正的朋友,他像一杯烈酒,醇香如喉过火。读此文我一直在寻觅哀牢在哪里?结果最后才弄明白,迂回曲折,尤如画龙点睛之妙“哀牢是一个地名”,读来别有一番风味。
    • 唐诗2019/09/02 13:04:51
    • 分享到:
  • 谢谢您持续的关注!~

    回复

  • 构思巧妙,反映了当下的现实,读来很有感触,学习了!
    • 唐诗2019/09/02 13:05:51
    • 分享到:
  • 多交流。谢谢您。

    回复

  • 最近来访
  • 唐诗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4星
  • 3钻
  • 我已经很老了。。。
  • 我已经很老了。。。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1
  • 4800
  • 21
  • 297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