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村城嬗变说梅林
  • 点击:21443评论:262019/08/31 17:52
  • 2019年福田区“睦邻文学奖”十佳


做一次村城嬗变的旅人,挎着纸笔,逆着时光行走,徜徉在这个姓“梅”的地方,在村民们常开的笑口中,采撷旧时的微风与明月,寻回让人心跳加速的记忆和韶华。

一切都在等待,那些浓密的岁月需要缅怀,探究,记录,逆着匆忙的时光,慢下来,停下来,享一日浮生,问春光几许。


走近牌坊,打开记忆之门


这是一块红瓦青墙制成的牌坊,苍穹之下,云涛阵阵,豪情四溢。

牌坊地址:上梅林梅村路,距离北环大道几十米,东侧是运发汽修大楼、衡州食府;西侧是深圳燃气学院。

不管是风雨交错,还是阳光灿烂,“上梅林村”几个金色大字在约五米高的牌坊顶端熠熠生辉,带着大气与宽广,迎接每一份从尘埃中投来的或敬仰或疑惑的目光。一副对联刻于牌坊两侧,上联:梅萼清奇冰肌香雪海;下联:林丘茂密风貌翠云涛。十八个字,道出了上梅林的风骨与神韵。牌坊背面,是“源远流长”,同50米外祠堂村小牌坊上的“继往开来”遥相呼应,共同诉说、缅怀上梅林村几百年的沧桑巨变,迎接着已经到来和正在到来的辉煌荣光。

四根青色的大理石柱上,最下面刻着荔枝、杨梅,仿佛刻下了一种怀念与恩情,怀念曾经养育了世代上梅林人的自然奇珍。往昔再现,“梅林荔枝”绝代无双,杨梅情结铭心刻骨。

再往上看,龙腾鹤翔,牡丹怒放,鲤鱼生姿,松竹延年,这是上梅林人用吉祥富贵铺垫出对美好生活的绵绵企盼。

中间两根石柱周围,是二十四孝中的八个孝亲故事:扇枕温衾,卧冰求鲤,孝感动天,负米奉亲,亲尝汤药,哭竹生笋,恣蚊饱血,尝粪忧心……万善之门孝为基,忠孝传家,诗书耕读。800多年前,黄氏峭山公的子孙黄仲孙建上梅林村时,所遵从的“睦族、敬宗”的大孝精神从古圣先贤的智慧中源远流长,泽被后世。

四根青色的石柱,撑起了上梅林村的传统文化,撑起了上梅林村近百代历史的变迁。走近这牌坊,以崇敬和仰望之名,在几位老人的叙述中,翻开上梅林风起云涌的岁月。


一、源远流长承祖训  继往开来谱新章


祖先远道而来,剥去疲乏,褪下陈迹,在日升日落、花开花谢里,八百年初心如梅花般鲜艳,幽香自远古而来。

“垦地置田,筑室生焉。”南宋时期(约公元1170年间),黄峭山第十六代嫡孙黄仲孙带领族人,远离中原战火和黄河水灾,来到上梅林开基立村,客居南方,走进了田园牧歌式的农耕生活。

“路尽隐香处,飘然雪海间”。时光不老,想像着梅子飘香的季节,花海深处,一位姑娘着一袭红衣,挎着篮子,舞动长袖,从山间飘飘而来,在亮白如雪的繁花之间露齿一笑,轻轻地迈着小脚,消失在小路尽头。香气随风,翩然而去,阳光之下,云涛映衬着满山遍野的杨梅树,浩荡而温柔。山脚下,阡陌纵横,水田交织,勤劳的上梅林人顶着日头,正在田地间弯腰耕作。

在《福田溯源》上,我们看到了黄氏最初的起源地:黄氏发源于江夏郡安陆,故祖祠称“江夏堂”,俗称“江夏黄”。据《汉书.地理志》及郦道元所著《水经注》记载,汉高帝六年(公元201年)分南郡竟陵以东及江南置江夏郡,取汉江与夏(沔)水在郡境汇合之意。据唐代杜佑《通典》等典籍的记载,汉代江夏郡的郡治大约就在现在湖北云梦东南一带。循着历史的轨迹,溯流而上,黄氏子孙的光芒在尘埃厚积之处一股一股辉映出来,点亮了仓皇的时光。

史书记载,江夏黄的始祖最早可以追溯至东汉时期著名人物黄香。黄香是二十四孝故事“黄香温席”的主角。黄香很小的时候,便广泛阅读儒家经典,精心钻研道德学术,善写文章,被京师称为“天下无双,江夏黄童”,黄香长大后在汉安帝永初元年(107年)任魏郡太守。

黄香是一个大孝子,九岁丧母,对父亲极其孝敬。在酷夏,为父亲扇凉枕席;在寒冬,先用自己的身体为父亲温暖被褥,然后才让父亲安睡。

黄香的长子黄琼在汉桓帝永新元年(153年)官至太慰,级别远高于父亲。黄琼的孙子黄琬,从小就天资过人。史书上记载了黄琬小时候智慧惊人的两个故事:

一则:汉桓帝建和元年正月,发生日食,太后下诏,问黄琼日食当时景况。黄琼憋了半天,不知如何表达。当时七岁的黄琬正伴在祖父身边,悄悄向祖父说:“你就说日食时的太阳像月初时的月芽不行吗?”黄琼异常惊讶,即用此话回禀,太后凤颜大悦。

二则:司空盛允生病了,黄琼拟好文书,让黄琬去代为问候。当时正值江夏蛮人闹事。盛允看完文书,看着黄琬精神十足,甚是可爱,便逗黄琬说:“你们江夏这么大,为什么蛮人多而读书人少啊?”黄琬不加思索,立即答曰:“蛮人没有得到教化,这不正是你司空的责任吗?”司空盛允顿时无言以对。

黄琬长大后因镇压黄巾农民起义有功,在汉献帝时封为关内侯。后为讨伐董卓,为国除害,与司徒王允合谋,利用吕布与董卓的矛盾,用计让吕布将董卓诛杀,后被董卓的手下抓捕,死于狱中。

这场动乱为黄氏家族带来严重影响,为避免灭族之祸,举家逃至河南固始县隐居。直到唐末昭宗景福二年(公元893年),王允的后人王潮出任福建观察使,黄氏后裔黄惟淡才带领家人,从固始县随王潮入闽。

黄惟淡共有五个儿子,第三子名黄知良。黄知良又生五子,长子即为黄峭山。

黄峭山,是江夏黄氏一个重要人物,也是福田下沙、上沙、上梅林、福田四个村黄氏族人公认的共同始祖。如今,具有岭南建筑艺术风格的上梅林梅庄黄公祠,便成为维系黄氏族人情感与灵魂的纽带。在这座三进四合院格局的祠堂内,梁柱、檐棂、山墙和沼脊都有彩绘,雕刻着花草、鸟兽、人物或田园风光,特别是其中的壁画以古人的传统故事为题材,教化后人积德行善,济世天下。

睦族,敬宗,不忘根本。800年来,上梅林村民时刻不忘黄氏先祖遗训,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固守家园,披荆斩棘,繁衍生息。翻开《沙头梅林黄氏族谱》,仿佛看到有无数的灯火在书页中闪耀。祠堂里,在祖宗的牌位前,黄族每添加一个男丁,就要点一盏灯,在族谱上记下一个名字。灯火不熄,烟火不断,世代得以繁衍。

鸡鸣桑树,狗吠深巷。放眼收割的季节,只见老农的脸上,长满了青山,老妪的手中,流出了清泉。风雨滋润着的梅山,贫穷与饥饿搏斗,勤劳与汗水相惜,勤业安居乐俗,子孙绵延不辍。

“泽承荥郡,春满梅溪。”三月的清晨,梅山被小鸟叫醒,阳光暖融融的照着山上的小溪,路边的蒿草高高低低,簇拥着山间的梅树,露珠挂在树梢,欲滴未滴,诱惑着小草向上张开的嘴巴。

踩着碎步,披着霞光,大姑娘小媳妇挎着装满衣服的竹篮,一路说说笑笑,从家门口三三两两向溪水边走来。顷刻,那些光溜溜的石板上,捣衣声与溪水一起,欢唱。手脚麻利的女人们,嘴也不闲着,小媳妇的故事在空中飘,姑娘们的心事在水中飘。难以压抑的情怀,如水般清澈,在语言的敲打中,再也掩饰不住,哗哗哗地往外溢。

于是,梅溪浣衣处,成了女人们畅开心扉的道场。时间久了,就会发现,远处,总有小伙子徘徊的身影,在山上砍柴的他们抡着斧头,喊着号子,一棵棵枯树在难以抵挡的力量中倒地投降,鸟群四散,日头吓得躲出老远。轻风从山崖野林间飘来,从小伙子们光着的膀子上滑过,像轻纱一样拂过一颗颗血气方刚的心。放下手上的工具,小伙子们坐下来,侧着耳朵倾听,蓬勃的青春被姑娘们热情奔放的笑声撩拨着涟漪四起,于是再也忍不住,便张开了喉咙唱——

“唱歌唔论好声音,紧爱山歌意义深;恋妹唔贪人家女,紧爱阿妹情意真。”

歌声传到水面上,姑娘们春心荡漾,勇敢地对起了山歌——

“伢今来把山歌唱,唱出日头对月光;唱出麒麟对狮子,唱出金鸡对凤凰。”

“八月十五赴月华,哥掇月饼妹斟茶;食哥月饼甜到肚,食妹细茶开心花。”

“阿哥有心妹有心,唔怕山高水又深;山高妹会来开路,水深哥造船载人。”

于是, 郑姓的阿妹,黄姓的阿哥,以歌为媒,两心相许,爱情开花,和杨梅一起挂果。

好日子里,好花,好月,好春光。求婚传庚、下定过礼、择日迎亲,当花骄从郑家祠堂门前出发,直奔梅庄。黄公祠与龙母庙内琐呐声声,米饼飘香,当新娘们的盖头在洞房被新朗掀起,祠堂里祖宗的牌位前,那些骄傲的小灯早已跃跃欲试,准备点起一个家族的香火,黄姓或是郑姓的族谱上将再添人丁。

以忠孝传家的黄氏与郑氏后裔就这样在龙母美丽的神话中世代相续。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

穿过数百年的峰烟,上梅林走到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

抗战时期,战火四处漫延,民不聊生。为了呼应抗战形势,保家卫国,具有革命情怀的上梅林人在党的领导下在上梅林建立了革命据点,英雄主义的光芒在梅林上空闪耀。

1938年,为了有效抵御日本人地侵略,上梅林村村民组织了抗日自卫队,并在梅庄黄公祠设立东江纵队宝三区联乡办事处,全力投身革命工作,多方募集财物,支持革命斗争。村民主动积极为游击队筹粮筹款,运送各类物资,收集战争情报,为军队带路、送信,救护伤病员,为战友洗衣做饭,上梅林村遂成为抗日堡垒村。在1942年香港神秘大营救中,从香港被转移深圳的文化名人芧盾、邹韬奋等曾在路经梅林时,曾夜宿梅庄黄公祠。

抗战后期,东江纵队曾在梅林设立税站。解放战争时期,上梅林村村民队伍不断发展壮大,协助党组织建立乡民主政权,清匪反霸,为村民减租减息;同时筹粮筹钱,为部队送情报,掩护伤病员,为解放战争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上梅林村民众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先后与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在深圳革命斗争历史上写了光辉灿烂的一页。

建国前,战争不息,国无宁日,民不聊生,上梅林农业落后,生产力低下,自然灾害频发,农作物收成极少,村民的生活难以为继。建国后,农业生产开始有了较大的发展,为一个大时代的到来做好了种种铺垫。


二、风雨相伴千寻路 以农为业渡沧桑


上梅林因杨梅得名,四面环山,东有笔架山,西有龙顶山,南有莲花山,北有大脑壳山,曾经,山上种满青梅。

一说起青梅,就会想起李白的《长干行》:“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在朝晖夕阳下,小儿女天真无邪以竹为马,绕着青梅树玩耍游戏,青梅竹马的动人场景,在上梅林村曾种杨梅树的年代里,该是随处可拾吧。儿童欢快的笑声此起彼伏,震得青梅笑开了口,喜得竹马颤乱了头。在不远处的田野里,大人们则挥锄执铲,干得热火朝天,一面吆喝,一面说笑,春播秋收,春华秋实,好一幅与世无争的田园牧歌生活。

  • 1
  • 2
  • 3
  • 4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洗脚上田村城嬗变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5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青初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1-11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刘洪霞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5
  • 刘洪霞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4
  • 乘风无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胡野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3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2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1
  • 唐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1
  • 唐小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8-31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公子个头小小,笔下洪水涛涛。撇开浮华,探转内窥镜,挖掘城市之史,这需要一份文心,一份热情,一份耐心,一份坚持,从渔歌唱晚,走向灯火辉煌,这一寸寸堆积的历史细节,热血奔涌的记忆,需要有心人整理,需要有情人记录,需要一双泪汪汪的眼睛探测!蝶变,可贵。记录蝶变,尤为贵!
  • 记得当时采写梅林村史时有五个福田作家,分别采写上梅林和下梅林,在风俗、变迁、个人故事中各领一摊,内容互不交差,谁也不会占有谁的村料。我和另一个作家负责上梅林,他负责风俗,我负责上梅林村城变迁。
  • 感谢秦主席,你的支持与鼓励,就是力量。有关这股力量,足以战胜一切困难,包括流言飞语,包括暴风骤雨,包凄风苦雨。那些夜晚,那些周末,都可以见证文字耕耘的汗水无声地滴落。
  • 记得当时采写梅林村史时有五个福田作家,分别采写上梅林和下梅林,在风俗、变迁、个人故事中各领一摊,内容互不交差,谁也不会占有谁的材料。我和另一个作家负责上梅林,他负责风俗,我负责上梅林村城变迁。

    回复

  • 口述史本身的鲜活与生动的特性,加之作者在村民口述史的基础上所做的的深度文学加工,无疑为这篇作品加分。因为口述史的不可重复性而使得作品显得弥足珍贵,又因为口述史始终与正史保持着距离,作者完成了关于梅林独一无二的历史叙述。
  • 感恩洪霞老师。我格外珍惜每一次因为使命而书写的机会。因为书写而对这片地爱得深沉,因为爱得深沉而饱含泪水,因为饱含泪水所以使出浑身解数。

    回复

  • 深圳需要自己的史家,多少人在深圳生活,多少人从这里来来去去,但很少有人会把笔墨沉浸到陈旧的岁月里去,作者一直在致力于挖掘深圳的风土史,而且既有田间口述,又有史籍佐证,所以写来厚重坚实,尤为可信。文字也非常凝练,张弛有度。希望作者能继续这项有益的工程,让深圳不再是一个只活在当下没有过去的城市。
  • 感谢野秋老师鼓励。深圳早已成为我的第二故乡,只有当我用笔和脚步深入它时,我才发现我对它的爱有了份量。我希望我能继续深入它的肌肤和内里,和着它强劲的脉搏,展示出深圳人自强不息的姿态。

    回复

  • 作者手握史笔与文笔,将梅林的前世今生娓娓道来,赋予了这座年轻城市以历史纵深和文化内涵,让读者忍不住向往梅林,爱上梅林。除此之外,在作者笔下,迈向现代化的梅林依然山歌嘹亮,依然田园牧歌,“白首不相离的背影在晨曦中牵手而行,仿佛郑姓牵着黄姓,仿佛上梅林牵着下梅林,仿佛过去牵着现在,仿佛村庄牵着城市,仿佛现在牵着未来”。除了光辉的历史,更有未来的期许!
  • 谢谢德彬老师 。当我从梅林路的东头走到西头,从它的当下走向更远的过去,仿佛一场旅行,一路采撷和倾听,全力以赴,心若不惊,绝不回首,唯愿手中笔,写出厚重意。

    回复

  • 作者以深圳一个著名的地标“梅林”为切入口,以上梅林村人的口述为经纬,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了一个800年的深圳古村落的前世今生。其间浓缩的家族史、民俗史、奋斗史,以及国难当头,抗日烽火之下的上梅林村人可歌可泣的民族大义,读来感人肺腑。作者在记述中,并不是一味地追求宏观叙事,而是大中有小,小中见大。从近代到当代,一路走来,无数艰辛,无数欣喜。时代的变迁,沧海桑田,堪称是一部形象化的另类深圳村志。
  • 谢谢唐老师。能够走进一个村庄的历史,是偶然,也是机缘使然。怀着责任和使命,以无比的崇敬和虔诚,战战兢兢地去问询一个村庄的曾经和过往,我多么幸运。

    回复

    • 青初2童生2019/10/31 15:48:45
    • 分享到:
  • “儒、释、道共荣,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并存,在梅林这样一个小地方,堪称奇迹。在经济繁荣的背后,中西文化的融合与信仰的自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梅林精神,关注着人类的精神家园与灵魂的归宿。大隐隐于市,在这里,进可享人间烟火,退可入静室修行。 ” 文笔优美,行文流畅,感情真挚,有理有据,口述实佳作!
  • 谢谢青初。所有的花和果实,都是长在荆棘之上。一切努力,加油!

    回复

  • 跟随作者的笔,走进梅林村的记忆。梅林,从一个贫瘠的村庄,变成一个国际都市,其中有改革的缩影,有历史的变革,有打工创业者的努力,一些故事从作者笔下娓娓道来。当初,梅林村从种杨梅到种荔枝,从种荔枝到种房子、办企业,这一点一滴的变化,见证着深圳的发展,成长与嬗变。
  • 卫平说得极是。因为写村庄,我们更多地了解了这个城市,第一次知道了“洗脚上田”“逃港”“农村城市化”等饱含欢乐与泪水的名词。于是,把脚步停下来回首,钩沉深圳人的精神与意志,就成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 订:“名词”改为——词语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9/01 03:37:28
    • 分享到:
  • 曾经在上梅林上过两年班,穿过梅华路一街之隔就是上梅林村的牌坊和老式村寨,但是我几乎没进去拜访过。我觉得它于我无关,这是来深圳者普遍的情感,和深圳的某一场所没有发生感情,从而陷入漠不关心的旋涡。而丽英姐的这篇散文,堪称是上梅林的百科村志,800年的古村落一路的发展变迁,历经了战争、民族危难、改革开放、新时代机遇来临,娓娓道来。细节丰满充实,史实来源可靠,感情真挚细腻
  • 看得出是充分调研带着真情实感写出的宗族史书。上梅林的黄氏闻名遐迩,可以跟岗厦的文氏有一笔,而当初一宪大姐的岗厦传记斩获大奖,这让我们也对本文充满期待,在今年“入深圳记”的主题之下,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谢谢飞泉的誉美之辞。也许是命中注定,我要以书写的形式,去亲近一座村庄,打探几百年沧海桑田的变迁。我很怕我的笔太轻,不能扛起那些变幻的风云,所以只能不停地挥洒汗水。

    回复

  • 所有的热血与激情、耐心与坚持,都是建立在一份热爱之上。记得当时采写梅林村史时有五个福田作家,分别采写上梅林和下梅林,在风俗、变迁、个人故事中各领一摊,内容互不交差,谁也不会占有谁的村料。我和另一个作家负责上梅林,他负责风俗,我负责上梅林村城变迁。大家都很辛苦,拿着作协开据的采写证明,一起跑档案馆、图书馆、文史馆。一次不过,又推翻重写,修改数回,历经数月。其间之苦,只有参与的这几个作家很清楚。
  • 回复
  • 一支椽笔,一副文心,情满而溢,灵感飞扬,为梅林著史,为深圳添彩。梅林这块土地,虽地处福田,却又被北环隔开,虽接壤龙华,却又被山脉切割,因而自成一隅,既宁静又热闹,既质朴又华丽。没想到的是,它竟然有如此丰富的过去,家国之思与家族嬗变,尽在其中,被作者左采右携,啸傲前行,给我们留下了这篇文史精品。难得经纬兼顾,今昔交融,缓疾有致,可见作者对史料的艰苦占有,对文字的匠心琢磨。入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 谢谢书生。我只能用幸运二字来表达走进梅林的喜悦,这个曾经梅树成林的地方,足以让人诗兴大发。可那八百年的沧桑,无意中赐予书写者以冷静。所有的嬗变与荣华,终归无常,到头来,不过一场虚幻。
  • 以文学为修行。我所谓的虚幻,指的是一切都在变化之中,作为个体的人只能执一守中,安住在自己的内心,不去执着,把世界作为调心的道具,不被外界影响。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2钻
  • 崇真,求善,尙美
  • 崇真,求善,尙美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75771
  • 7
  • 115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