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着睡
  • 点击:88046评论:72013/09/18 14:35
摘要:你是否渴望一个瓷实的睡眠?是否因为焦虑,导致失眠甚至不孕。无根的都市人,寻找一切以为可依附之物

 

新桐无比渴望一个瓷实的睡眠。

但是她没有。经过一夜千疮百孔的睡眠后,她像往常一样,挤公车上班,一路浑浑噩噩,坐在会议室里,还有些迷糊。昨晚她又做梦了,依然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梦,一张床,小小的单人床,浮在空中,新桐吓坏了,躺在床上像被点了穴纹丝不敢动,摊开身子烧饼一样紧紧贴着床板,天爷,比飞机飞得还高,她狠狠地倒吸一口冷气,浑身僵冷,心跳都快骇停了。

下面,说说去年的年度考核。销售经理咳一声,严肃地扫了众人一眼,翻开一沓资料,语气沉重。

销售经理怎么老是画那么浓的妆?钢丝一样细黑的眉,腥红夸张的口红,还有那脸上的粉底,厚得刮下来煮成羹能够五个人吃饱。最让新桐看不惯的,是她还总穿一身深色的职业装,标准的A字裙,标准的小西服,标准的高跟鞋,销售经理整个人,就是一份标准的商务合同。

以上为去年年度考核,销售额不达标的员工将被解雇,我就不点名了,会后请自觉到秘书处办理离职手续。销售经理“啪”地合上资料,面无表情结束了这次会议。

新桐松了口气,自己刚刚在及格线上,旁边的澄华却苦笑一声,终于轮到我了。

澄华是公司老员工,从毕业起干到现在,整整十二年。新桐刚来公司时,不熟产品,更不懂销售,还是澄华手把手地带出来的。她比澄华大五岁,看起来却像大十岁,公司里的人都开玩笑说,澄华和新桐,好得像一对母女。

差二十万,要是死皮赖脸多跑几趟,那个单是可以签下来的。澄华无奈地摇摇头。

新桐看得出,她在发抖,身子往紧缩。

拼尽性命也难挡公司年年滚雪球上增的销售额啊,要不,跟销售经理说说,不就一次没达标吗。新桐顿了顿提议。

说有什么用,这是公司的规定。

规定也是人定的,怎么说也在公司老牛一样耕作了十几年。新桐嚷道。

澄华看了她一眼,使劲抿抿嘴,低头转身出了会议室,步子滞重地走向秘书办公间。

晚上下了班澄华一一跟同事们道别,除了两个老员工有些惊讶,其余的,匆匆与澄华说了再见就继续盯着电脑、或者闪出门口下班走人。新桐知道不能怪他们,公司每个月都要进进出出一批人。新桐提出请澄华吃饭,澄华说,也好,最后的晚餐。

澄华收拾了一堆东西。书、水杯、衣服、鞋子、牙膏纸巾,甚至还有一个花枕头和一床小被子。搁在平时,新桐一定会开着玩着说,你要不说,我还以为你就住在这一平大小的办公间里呢。一直沉默,谁都没有说什么话,四只手又是抱又是拎,完全像搬家。

街上人头汹涌,如一波波浪潮,围绕着她俩前扑后涌,一身重物前抱后背的俩人像被浪潮晃荡的小船。挑了一家餐馆坐好,澄华勉强点了两样菜。

往后怎么打算?新桐不看她,盯着落地窗外的街道。街道热闹泼天,仿佛烈火烹油、鲜花着锦。

没想好,真没想好。澄华抹了把脸,手却没放下来,两掌撑扶住低垂的额。

你呢?还是不好?停了一会儿,她放下手,问新桐。

新桐当然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对,睡不好,天天都失眠。

她失眠。严重失眠,几乎每夜都要在凌晨三四点才睡着。失眠倒也算了,报纸上做过一项调查,这个城市失眠的人达十分之八,一个宠大得惊人的数字,这么说,新桐不过这片大海中的一滴水珠,可新桐的失眠却影响了她生育,她怀不上孩子,医生说,你长年失眠,自然很难怀上孕。

菜上得很快,干锅黄鳝、爆炒腰花,妖精一样散发出诱人的香。

听说销售经理上周跟她新相上的男朋友吹了。澄华强打精神,笑着八卦。

哦,难怪她近来脾气又冲了。新桐接腔。

于是俩人一起吃吃笑起来。销售经理年满四十,是个标准的中产小富婆,在市区内有大小房三套,还有一辆红色奥迪,最骄傲的,是不久前她还上了本市一本有名的时尚杂志《潮领》,占据了开篇的重点潮领人物专访。听公司里多嘴的人说,年轻时的销售经理是个小美人,追求者众多,曾经有过一段婚姻,后来男的说没激情了,离了婚,这几年,销售经理最忙的事不是工作,而是相亲,平均一周三个地相,那些男人们的目光霜剑一般,生生把她这个当年的小美人看成了半老徐娘。

好像这次分了经理挺伤心的,男方年龄学历经济都与她相当,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更难得的,人家还是个老帅哥,经理自从跟了他,一天八个电话跟人家撒娇。新桐学了一句听来的传闻。

她也会撒娇?我还以为她连笑都不会呢,脸是水泥做的。新桐紧着夸张地比划了一下,她不喜欢销售经理,说这些也可以帮澄华出口气。

俩人又一起吃吃地笑,澄华竟然笑出了泪,新桐递给她一张纸巾接着说,别看她精明得跟王熙凤似地,八卦人士说,那老帅哥喜欢上了更年轻漂亮的,要她跟分手,她竟然跪下来求人家,又是鼻涕又是眼泪,告爷爷求奶奶的,差点没以死相逼。

澄华笑得更厉害了,捂着脸,肩膀一抽一抽地,笑声自手缝间传出,呜呜呜地,倒有点像哭。

窗外有人提着一个巨大的生日蛋糕走过。新桐的目光被梦幻的蛋糕牵着,想起上周澄华说找个好天让新桐去她那儿玩,她学会了烤蛋糕,烤得又香又软,再在上面描一层奶油花,漂亮得像春天。

周末一大早,新桐就押上老公陈海一起去医院做检查。

医生开了一堆化验单、查血、查小便、查子宫、查私处,该查的,都里三层外三层地翻开看了。没问题。一如往常,新桐和陈海都很健康。

那为什么怀不上孩子?新桐坐在医生旁边,凝着眉喃喃地问,心里明白问也白问。

这个很难说的,我遇见过很多病人,都怀不上孩子。女医生慈祥地看着她。

又没什么病,都很健康嘛。

那可不是这样说,到我这儿看病的人,身体都很健康,可就是怀不上,像你们这样情况的,多了去了,比如内分泌失调、比如饮食不当、比如……

比如失眠。新桐主动帮医生加上一项。

对,失眠也会影响,你们别着急,说不定回去就能怀上,年轻人要乐观嘛。

乐观?新桐觉得她一点乐观不起来,结婚五年了,从第一年起,她就想要个孩子。把一团嫩弹的肉抱在怀里,整个身心都要化做蜜糖了。

我看你是太累了,心理压力大,有的事,你越想就越不得,放轻松些。陈海看出了她的心思,将她的手握在自己手里。

你就没想?你就不想要个孩子?新桐转头认真地看着他。

上了公交车,新桐还拧结着眉头。公交车上人很多,侧边两个小青年听见他们的对话,好奇地瞧了一眼,又低头认真玩起手机来。

我,我可不像你那么执着,顺其自然吧。陈海转头望了一眼窗外说。

新桐哼了一声,没再说下去,只是反过来,将陈海的手紧紧握在了自己手里。

刚刚回到租住的地方,就听见房东屋里传出激动的说话声。

房东一个人住在一楼,大大敞开的屋门后,高高低低坐着几个人,有房东,还有一个是村长,另外三个白衣黑裤的男人。

炳嫂,你就签了合同吧,芳田村的人都签了,就差你了,你签了,人家地产商也好马上拆房子,不要耽误大家工作嘛。

村长挥动巴掌苦口婆心地说。

不签,他们签是他们的事,我就是不签。房东像个烈士,挺了挺胸膛。

阿姨啊,你看,我们也跑了这么多次了,给你的补偿也是村里最优厚的,你就迁就一下吧。一个白衣黑裤的年轻男人递上笔。

一道白光掠过,房东打掉他手中的笔,嘴角一横站起来,我不稀罕你们的补偿,我人这么老了,对什么都没兴趣,老骨老身折腾不起,就想安安稳稳在芳田村老死,你们走吧,我这儿不欢迎你们,以后都不要来了。

村长气咻咻地起身,骂了一句本地话,僵着一张怒脸首先跨了出来,另外几个男人不情不愿地摇头跟着走出了屋门。

夜里新桐早早就睡下了。为了能快点睡着,她放弃了喜欢的电影,听了一个小时的助眠音乐,看了一个小时的心灵鸡汤文,当然,少不了吃两勺自配的助眠药粉。陈海本来要与朋友在网上联网打游戏,怕影响新桐睡觉,也忍痛割爱早早陪她一起躺下了。

煎饼一样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到凌晨,白白浪费了四五个小时,陈海都快睡醒了,新桐才痛苦地感觉到了一丝稀薄的睡意。

这一回,她梦见自己睡在一座高架立交桥下。

灯光很亮,简直是太亮了,周围楼房的灯光、路灯的灯光,比白昼还亮,刺得人眼睛痛。高架立交桥又高又大,几十条弯弯绕绕的水泥桥交织作一团,像几十条缠绕一堆的长蛇,长蛇们拧着挤着,探头伸尾奔向未知的地方。高架桥边上,竖着一幅大大的广告宣传画,恍惚是一座美得像梦的城市。货车轰隆隆地驶在桥上,泥尘飞扬。一辆载满货物的泥头车莽壮地冲上桥,一路咆哮着大喇叭,呜呜呜,快要把人耳膜击穿。新桐痛苦地大叫一声,醒了。

床好端端的,屋里也很安静,窗帘拉得一条细弱的光钱也进不来,凌晨五点半。

从什么时候开始失眠的呢?新桐使劲闭上眼睛,仿佛强迫一个不愿睡觉的顽童。好像刚进城就这样了吧。新桐中专毕业,跟着朋友一起进城找工作,朋友带她们几个在城里逛了三天,春笋一样尖挺茂密的高楼,又长又直又宽的马路,还有园林一样美秀的公园,那三天,是新桐最初的失眠。天天夜里都兴奋得睡不着,跟人说未来的梦想,好不容易睡了,也是一个接一个地梦见那些白天走过看过的地方。

从此,随着环境和生活习惯的改变,她就慢慢落下了失眠的习惯,想睡也难以睡着了。一到夜里她的身体内就成了灯火通明的工地,每一个细胞都变作高瓦灯泡,每一根神经都呼喊不停忙忙碌碌。现在还好,租住的这个芳田村,让她的失眠稍稍好了一点,以前住在别的地方,她有时甚至整夜整夜睡不着,心急如焚瞪着两颗眼珠子看窗帘外的天空一点点地亮白起来。

她不明白哪儿来这么多光,亮得很。广告招牌、霓虹灯牌、路灯、装饰灯,她最开始没在意,后来有天因为挖坏了地下线路停电了,她才意识到那些光亮有多刺眼,第二天急急跑到窗帘店买了两块厚帘布,外加两块银灰的遮光布。

最难办的,却是噪音。白天众声喧哗,不觉其响,晚上一安静下来,那些车声、喇叭声、工地打桩声、机器运转声……,俞发显得清晰猖狂,无论她在哪个地方,无论她把窗户关得多严,没用,声音们都魔鬼一样无孔不入,阴魂一样穷追不舍,有的声音还会施巫术,你塞上耳朵,它就直接往你骨头里钻,虫子一样咬噬得你近乎发疯。

左搬右搬,东搬西搬,换了十个地方,才终于辗转找到了芳田村,是个位于城区的老村,虽然处在市中心,却由于村大村旧,既安静又淳朴。

自打结婚以来,新桐和陈海一直在努力攒钱买房,能在芳田村住到他们搬进新房,想来也挺美气的。

芳田村就像这个繁华大城市的一块胎记,显眼地摊在漂亮簇新的市中心,多次被报纸点名批评脏乱差。住久了,新桐觉得芳田村其实不是脏乱差,而是土,完全像个大村庄,七七八八胡乱撒落着的房屋,有的人家建了七八层小洋楼,有的人家还住着百年前的木楼,街道也是那种羊肠小道,铺着青石板,青石板旁淌着一条虽然弃用却还清澈的人工小溪。村子里除了百来栋房屋,还有祠堂、祖坟、土地庙。

  • 关键词:城市失眠
  • 分享到: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南翔评委750积分 2013/10/11
    • 分享到:
  • 小说写出了城市底层人群风中飘絮般的生存状态,身份认同的困惑和现实的焦虑感渗透在字里行间,引起人们对都市文明的反思。
  • 老女子谢过南翔老师:)
  • 回复
  • 的确,如作者所言,写出了一种都市人的焦虑感,特别是那些居无定所的人。文中的主人公因为焦虑,导致失眠和不孕。在她生活的城市,好像没有什么是属于她的。工作?说丢就丢,连工作十多年的“元老”也会被扫地出门;房子?没有,连出租屋也在拆迁当中。主人公白天面对是高强度的工作,晚上面对的是严重的失眠,和无孔不入的噪声、灯光污染。连做梦都是被碾压成肉饼。作品比较贴近深圳的现实,人物刻画得也很典型。
  • 费评委总是十分负责认真。
  • 回复
  • 读出了职场的残酷,也感觉到了都市人的生存焦虑。很多人都是梦着睡。小说的表现手法有些新潮,节奏感很强。
  • 回复
  • 有点累了,不能细读分贝妹妹的大作了,问个好先!
  • 握老郭糙手:)
  • 回复
  • 感谢领家唐兴林。这个小说,是想表达一种都市人的无根状态,焦虑寻找一切以为可依附之物。
  • 回复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1070积分
  • 4星
  • 4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5
  • 9000
  • 8
  • 1070
  • 生活真是一个万花筒,啥事啥人都有,骗子的伎俩五花八门,让人防不胜防。骗子总利用善良之人的同情心,装可怜骗取财物。很多人都会像文中的“我”一样,被骗了一次还不长记性,还会接二连三上当受骗。没办法,这和本性善良有关,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可有时候面对骗子,不“上当”甚者觉得自己太冷漠。有时也很困惑,真正有弱小需要帮助时,很多人都會疑虑重重怕是騙子。我相信,善良的人一定会有好报,我,其实也是这类人。

    红月亮面熟

    2017/4/26 18:58:55
  • 我对美人夜翻书这个文友也有“面熟”的感觉。因为她给我打赏过,也给其它的文友多次打赏过。印象中,她的出现,是以投资者的身份出现的。读作者的这篇微咖,我更注重一个细节,微咖中的“我”为啥那么善忘。时隔一年的事,就不记得了。恰似在隐隐似寓:心善者,不求回报。生活中,我们会遇到耍花样的骗子,但有些可恶的骗子,台词和招术都不换,甚至选址还是那个地,只是换了个时间再来。善良,应该留给真正需要资助的急需者。

    吴春丽面熟

    2017/4/26 17:38:55
  • 我也曾听到过一位退休的老姐姐说,自己的孩子,能帮就帮吧。想必吕师傅也是这样想的吧,儿子大学毕业后准备在省城买房结婚,做父亲的怎么样也得支持一点。谁知,现在的房价昂贵啊,不是一个艺术人就能承受得起的。吕老连个首付都拿不出来!怎么办?为了孩子,豁出去了,蹲点街头,从事“卖字”的小买卖。但愿吕师傅的付出,能得到儿子的认可。从吕老到吕师傅,转换的是一声称呼,却也道出了以吕师傅为代表的老艺术家们的无奈心声。

    吴春丽吕师傅

    2017/4/26 16:33:24
  • 小说语言已经到达一定的高度,在平静的叙述上,能抓住人物的特征,触痛读者的灵魂,或者说拔动读者的心弦。小说语言最高巧的就是作者能将一个个字符掷向无数个读者,而能弹起读者的心弦。“一蹲就是一袋旱烟的工夫”简单的一句话中既传出人物个性,又传递出情节的发展。小说的语境到达这样的高度就具备一种音律,具有让人回味的内在力量。 而小说最根本是作者究竟关注了什么,在这一点上作者也在努力向更大的时空拓展。

    信安湖天稻秧

    2017/4/26 15:29:12
  • 这篇文章出现了零纪录的评论。我来是刷新这个纪录的。当然,我也阅读了刘学铭老师的文章,才提笔写这个评论的。阅读和写作,两者相辅相成,密不可分。从小学开始,学铭就嗜书如命,最喜欢唱本小说,比如,《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学铭在读书的时候,身旁总爱放着一只笔和一个札记本。多写随感,很能磨炼一个人的文笔。难能可贵的是,退休后,学铭一直笔耕不辍。热心地从事生态文明和低碳人生等课题的研究和创作。致敬!

    吴春丽感恩阅读和写作

    2017/4/26 8:57:07
  • 这是我刚来深圳打工的真实写照。开始都要查房,没有证件,当盲流处理。抓走,甚至劳教。这样的环境,很多打工者胆战心惊。过去了二十多年,我们回忆那段难忘的岁月,无不感到,这些事情就发生在昨天,就在眼前。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深圳的社会治安明显好转。千千万万的打工者,为深圳的建设付出了很多贡献,这些第一批打工人的经历,就是现在的打工者应该尊重和觉醒的。珍惜当前好的生活环境,为社会多贡献,实现自己的梦想。

    潮湿的梦血迹

    2017/4/26 6:54:40
  • 《风雪夜归人》题目富有诗意,文笔流畅语句优美,女人的心理描写形象生动。红杏出墙的她在宾馆不顾风雪寒冷,固执地等候她的情人,心急如焚发微信聊QQ,担忧他遭了不测。终究都是有家庭的两个人,这段婚外恋,男人先回心转意,一句“对不起,我已回家”,将这段见不得光的地下情戛然而止,所幸失去理智的她也将这段恋情画上句号,各自都回归家庭,感情重新归位。红尘之中,难免移情别恋,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婚姻且行且珍惜!

    红月亮风雪夜归人

    2017/4/25 21:06:39
  • 这是出自骨子的热爱,才有这么真挚的告白书!初识飞泉,是读他的诗歌。能连续两年拿下睦邻奖项,可见他杠杠的实力。私底下,我们有个交流群,叫“铮铮诗社”。虽然我很少在这个群发言,但这个群的信息,我许多时候都会抽空看聊天记录。关于文学之路,需要交流,有时候太封闭了得不到视野的开拓,多交流,多学习,还是能触动人的思维。欣赏飞泉对文学的坚守:与其怨怼,愤懑,还不如把时间花在阅读、写作及与志同道合的朋友的探讨上

    吴春丽葡萄入榨 ——进入睦邻两周年

    2017/4/25 16:47:52
  • 其实这篇文章早几天就应该发了,一直发不上去。今天终于成功发布,很快就审查通过,并得到费兄高额打赏并特别推荐。毫无疑问,邻家是我的起航站,是梦想放飞的地方。一直以来,得到了邻家诸多良师益友支持,也连续获两年奖项。却遗憾无以回报,只能发自内心地说点感想,真正地表达邻家带来的意义,也许这是对人生的有决定意义的。从这点来看,我与邻家是如此血气想通,宛若家人。再次诚挚感谢所有人。

    江飞泉葡萄入榨 ——进入睦邻两周年

    2017/4/25 16:28:22
  • 把女方父母的修养品质纳入考核儿媳的范围,感觉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父母的品质修养欠佳,子女能优秀到哪儿去呢?一旦品质被质疑,后患多多,甚至连累爱情,本文李倩的爱情就被连累啦。为人父母者,一定要注重自身的修养。当然,我们在评判别人这不对那不对,这不可那不可时也要审视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万不可闹出说人前落人后的大笑话!

    端柔握手

    2017/4/24 19:58:34
  • 当供大于求时,女工就变得一文不值。当家庭的贫困将经济压力都集中在一个女孩子身上时,当工厂层层盘剥暴力相向时,她只能被迫做出无奈的选择。手也乱,手又乱了,将她的心理矛盾简明扼要地道出,一声爹,更是包含着渴望的亲情和无尽的心酸。老板的好色无耻与女工的无奈委身,很具有代表性。 敲门时,阿文喊,李总,脱口而出的却是——爹!可改为:敲门时,阿文想喊李总,脱口而出的却是——爹!

    冰凌花第三次暗示

    2017/4/24 13:46:11
  • 当下,“城镇包围农村”所带来的阵痛类的文章可谓屡见不鲜,但又百看不厌。为何?因为它能引起共鸣!让刨了大半辈子的父辈离开农村就犹如那鱼儿离开了水。“被进城”所带来的不适,多半是心理上的,比如说因没有退休工资和医保,怕被儿媳或女婿看不起、城里铜墙铁壁式的规则及人情又让他们感到茫然……。怎么办?真心希望邻家的各位大咖们能拿起手中的笔为此构思出若干个能让千千万万的农家“老爷子”安居乐业的好创意。

    黄元罗稻秧

    2017/4/24 10:13:28
  • “我”的傻姑姑命运多舛,令人唏嘘不已,连孩子都嫌弃娘,其实这不是傻姑姑的错,她也是有感情的,她有感应自己的父亲命在旦夕,就一个人连夜赶路,为和父亲再见最后一面,好感人啊!父女情深,自己竟然也随父亲去了。另一个姑姑,是父亲的救命恩人,因为舍命出手救人,而变成了傻子,父亲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带着孩子去看望恩人,并让儿子问恩人叫姑姑。再一次为温暖的真情所感动!阿木编故事真是高手,向阿木学习并点赞!

    红月亮姑姑

    2017/4/24 10:09:47
  • 女人进家门了,一个声音响起,这是个表层上来自于外界的声音,我却将这声音看成是女人内在的声音。作者以她娴熟的架构故事的能力,创造出了一个合于逻辑的虚构人物形象,而这一形象在读者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对这这个女性更多是同情,当下的女性随着时代的潮流,不得不被“三个数字键”锁住了内心,这不上她的错,她也无力突围,她本来一切都依懒于老公,而老公在她内心的渴望中异化了。这一异化,也正是人类失去的。

    信安湖天数字键

    2017/4/22 15:58:44
  • 做“麻辣烫”式的串联,真不容易!怎么样也要给点赏金鼓励鼓励!赏月亮盒饭一个!串联费时又费劲,月亮有心,心里总装着邻家的文友,邻家的微咖作品。其实读文容易,精读难。要读透一个微咖作品,还是需要充足的时间。以老牛来说吧,他善在作品中挖“坑”,不容易读他的作品。出于对作品的尊重,有时候在解读上得反反复复地去读,才能通过多读达到渐悟的效果!月亮几乎读过近期所有的微咖作品,才能做出这么一锅色香味具全的麻辣烫

    吴春丽微咖名字串联:老牛买房记

    2017/4/22 11: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