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 点击:5101评论:42019/10/28 10:27

寻访

桨橹声起,苍茫如帷幕降临、立于眼帘。苍茫蓊郁如华盖,遮蔽我的眼、我的皮肤、我的呼吸。苍穹像一片荒原倒立,我立于埠口,看烽烟弥漫,单调如隐士。

而我不在荒原,脚下的水波拉扯我。若隐若现的波纹恰似一场无目的的旅程图,它布满我的掌纹,我的毛细血管以及我缥缈的目光。

暮霭之下,我要乘舟归来,我要踏水而去。我要放逐身下之水,欲想掀起万顷波涛。

我不想在波纹中衰颓,我要汲取你苍茫的蓝色。

水的包容,因它与渡舟相濡以沫;它是温软的妙龄女子,粉红色的手伸向我。她沉静,如一棵凌霄花;她带着醉意,如一朵迷人的蔷薇。

我目光渺远,掠过水草、湖草、水鸭。万物沉睡,万物此时,安然如良民。

万顷波澜由蔚蓝熔成金黄,又凝成翡翠。鸟儿从一株苦楝树跳到另一株苦楝树。

我被水的时间抚摸,奔放的思维如封冻的冰人。


摆渡

水开始妩媚,长袖善舞的仙子引导我;柔情铁汉褪下坚硬的表装,宽阔如斯,圆熟着天然之梦。而苍茫如帷幕降临。

我要摆渡,去往另一岸朝拜,去拂拭肉身沾染的皮屑、尘土、污垢。

如果能由死到生,复活是万物抵达的泉源。我不想堕落凡间啊,哪怕只能伫立于水边,听着天使吟唱。她们说,从死亡到复活,这边是河,那边是岸。

万物啊,这边是河,那边是岸啊。前世五百次回眸,能换来彼岸的厮守吗?若能,有谁会在岸沿上守侯我,等候我?千古诘问缠绕着我,如铜质枷锁,带刺的桎梏……

我将在苍茫的夜色中靠岸,我要朝着冰与火分野的地平线,匍匐、拜谒,我要将心泊于彼岸。

“一苇渡江,一世超脱”,从复活到新生。从原本到原本。

从此,世间众生平等。


朝拜

是我们撼动了世界,还是世界战栗了我们?

万神园的数百台阶,可以超越轮回。我望向双曜日,刺目光芒穿透我,没有答案。

我以俗世的皮囊,接受神灵的喂养。

抛弃了世俗、腐化、欲望和尘嚣之后,我喂食着顷刻间的万丈深渊。

这样的时刻,在瞬间转动的潮流会是怎样玄秘的仪式?我举起手抚摸向天空。

乌黯的光,开始涌动,如星辰的波纹。

雪山之风清冽如酒,刺痛喉咙与皮肤。它掠过指尖和眼角,带来蔷薇的硬刺,铁蒺藜的暗杀以及满园的肃穆,如葬礼,如金属的死亡诗章。

某种暗涌的力量在大地底下升腾。

“神灵的赐予”。有人高声说出,“神灵的赐予!”

黑暗被捶打,万物终将通往光明。古老的朝圣者匍匐在路边,他们素洁的面孔,如官窑瓷器。

他们倾听着关于山神和祖先的古远传说。

我们倾听着他们。

恍惚中,祖先们的消瘦身影,在月光下浮现。在群峰背后,乌黑的山脊如死前巨兽脊背。他们用衣袖宽松,覆盖所有神圣之源,如上帝的穹顶。

他们向我们走来。我快步迎接上去,他们安详拥抱我,趟过附着我身上的时间洪流。

万物俱寂,惟有风轻拨大地之弦。

天空中的翅膀成为了标本,早就没有鸟儿飞过。


驻守

玉龙雪山的襁褓抚育出的高耸丰碑,洛克故居藏在下雪嵩村。它在那里迎接风雪,日光和月。

东巴人在此移交灵魂。纳西人在此掌管灵魂。

乌黯的时代,有圣人诞下的痕迹。洛克带来精神食粮,让苦难与鸦片成为化石。

纳西人成为见证者:他们给洛克牵马、做饭、种花。他们是洛克虔诚的教徒。

雪嵩村肃然耸立,山毛榉树在山脊迎风飒飒作响。洛克与之比邻而居。他们都是神灵的血铁伴侣。院子里杜鹃涂抹着先人的血,它们朝向天穹和星辰绽放。

洞外面的绝壁岩石之间,苍凉历史被封存,长出了黑色翅膀。

那么多黑黝黝的、皮如老鳞的山毛榉。山毛榉,碗碟般献上神灵的粮食和力量。

无法想象,“当一个山毛榉被当做碗碟时”,战争在哪里?山毛榉是纳西人的武器,山毛榉是洛克的圣杯。

我举目,夕阳烙刻在山洞。洛克的小小故居,我要揭示你威严的起源:这爿简朴肃静的房屋,于苍穹一隅矗立,是开拓者的方尖碑。四周几无人声,风儿依旧在低吟,花儿烂漫得如纳西女儿破碎的裙裾。

今日,我汲取着他的荣光。

我要用亘古的沉默,诉说短暂的会见。我和他,既天涯,又咫尺。


归去

梦境从未醒来。

左手的村庄、水车、浆声、丝竹、垂柳……铺开的什锦花丛中,有凝望者的泪痕。

我透过右侧的屋顶,遥望雪山倒影,草甸溢香,高原明媚的春天如我身体的血管奔流。穿透骨骼和肉体的阻隔,它在耳鼓里上下波动,在心室里上下翻腾。

伫立水岸,浆声灯影里褪去了秦淮风月,天雨流芳里搁浅了文人情怀,别离的泪在眼眸中流转。一声声庄重,一声声珍重,敲打着我的梦田。

纳西女孩的轻盈步履走远,纯洁的纱裙是月光最后的馈赠。

我们在最圆满的月下轻歌曼舞,拉动了故乡的琴弦:风骨柔软的小城啊,我不愿被你柔的溪流送走,它蜿蜒成亲人的思念。

红烛高悬的案台上,一抹月光,照拂我。

青石板路的青苔上,脊骨高耸,来自遥远家园的声音,如钟摆,如母亲拨动着念珠。

找一处灯笼闪烁处,坐进去,半闭双眼的老者唱着: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一晌贪欢后,归去,归去。

走出喧哗,将思想在光明的平静处耀响。


  • 1
  • 2
  • 关键词:丽江古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19-11-04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0-31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0-31
  • 梅花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10-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飞泉在丽江做过项目,在那里待过相当的时日;多年以后,尽管人已离开,但“梦境从未醒来”,于是就有了这组散文诗。偏居西南一隅的丽江,确实是一个神奇的所在:有雪山,有古城,有湖,有异质的文化。在那里,“我以俗世的皮囊,接受神灵的喂养”,生出无限诗思,滔滔汩汩,不择地而出。这组作品如此沉静、浑厚、深邃,与其意象的宏大、庄严与流动深度融合,具有相当墙裂的感染力。我都去过两次丽江了,为啥就写不出这样的作品呢?
  • 你是还没开始写,肯定能写出与众不同的诗意来。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9/10/30 13:46:24
    • 分享到:
  • 故乡是文人绕不开的情境,诗人尤其如此。过去,现在,未来,都密不可分。 只是,这故土在诗人的笔下,凭添了许多文化。读来,竟然有些遥不可及。乡还是那个乡,土还是那片土,只是,那少小离家的诗人,却已经不是那个少年了。
  • 无论是故乡还是异乡,丽江都是值得去一趟的,不,是N趟。出发吧,兄弟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1
  • 96890
  • 131
  • 3239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