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疯嫂
  • 点击:14002评论:02019/11/17 06:18

疯嫂倚靠在我家的厨房门上,指着正在搅拌猪食的我对我母亲说:“婶,要是你不嫌弃我这个疯癫婆,我来做你家蒲扇的婆娘行不?”

我母亲生气极了,抓起吹火筒就朝疯嫂身上甩去。随着一阵我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哎哟”声,疯嫂慌乱地转身跑开了。

疯嫂跑了很远,我们都还能听到她在扯着嗓子喊:我要做新娘!我要做新娘!

我们斜坡村整天处于疯疯癫癫这种状态的人很多,但自称为“疯癫婆”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疯嫂。

整个斜坡村,就只有我一个人不把疯嫂当疯癫婆看待。刚开始时,每次碰见她,我都认认真真地叫她一声“桃仙姐”。可疯嫂每次都拉长嗓子来提醒我:“蒲扇,我是癫子,你就叫我疯癫婆!”

“疯癫婆”这三个字我委实说不出口。于是,就来了个折中,改口叫她为“疯嫂”。

疯嫂是瘸子哥从距离我们斜坡村三十里远的一个叫邦洞的地方“捡”来的。疯嫂长得很漂亮。我们斜坡村的男人都说瘸子哥捡到了一个“宝”。

据瘸子哥说,那天他和一亲戚去逛邦洞牛市。刚走到牛市门口,一个姿色出众的年轻姑娘不知从那里钻出来,冷不丁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警惕性极高的瘸子哥毫不犹豫地推开那姑娘,问她:“你是谁呀?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那漂亮姑娘答非所问:“我漂亮吗?我能做你的新娘吗?”

后来究竟发生了些什么,瘸子哥从来没有跟任何事人说过。大伙只知道,年近四十的瘸子哥走了“桃花运”,乐颠颠地把这个比他小了将近二十岁的漂亮姑娘带到了斜坡村来。

疯嫂来到斜坡村的第一晚,瘸子哥家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疯嫂透过门缝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人群,一整晚都在兴奋地干笑:“哈哈,我要做新娘了,我要做新娘了!”

直到那时,斜坡村人才知道,这个名叫“桃仙”的贵州女人其实是个疯癫婆。

我和疯嫂家是邻居。我们两家都住在村尾。我家住在左边,她家住在右边。中间仅隔着一条一米来宽的小水沟。

一来到我们斜坡村,凤疯嫂就成了新闻人物。因为只要见到人,疯嫂就总要自言自语地絮叨她做过好几次新娘子的事。这个姿色出众的疯女人做新娘子的那些令人瞠目结舌的事被人添油加醋地传多了,也就习惯性地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疯嫂嫁给瘸子哥那年我正在读高中。我对疯嫂那似真似假的“风流韵事”不感兴趣。因此,我对包括自己父母在内的家人们喜欢背地里谈乱疯嫂和瘸子哥的做法颇颇有微词。

我真正开始留意疯嫂是在我考上某大学中文系那年。纯属偶然,我竟在那所末流大学里认识了来自疯嫂故乡邦洞的一位女生。无意间,我们聊起了疯嫂。

“蒲扇,你知道吗?桃仙那疯癫婆曾是我们邦洞中学的学霸。她不仅学习成绩好,还能写一手好诗。只可惜,不知为何一夜之间精神失常,变成如今这样了。”那女生无不惋惜地说。末了,她还告诉我,说疯嫂喜欢拿支钢笔在自己的手掌上、胳膊上或大腿上写些只有她自己才看得懂似诗非诗的文字……

疯嫂会写诗?这一消息对我的触动很大,毕竟我自己就是一个总喜欢有事没事涂鸦几句的狂热的诗歌爱好者。

我想向那位女生进一步了解疯嫂写诗那方面的事,比如,疯嫂究竟写的是那一类型的诗?她的精神失常是否与写诗这事有关?等等。那女生并没有给我确切的答案。她只是说疯嫂是个苦命的可怜女人,至于具体内情,那女生并不愿对我多说。

那年寒假回家,我刚走到村头的那棵枫木树下,疯嫂突然从枫木树旁的那间废弃已久的木房子里窜出来,手舞足蹈地站在我面前。在愣愣地看了我半天之后,疯嫂冷不丁来了一句:“蒲扇,我想做你的婆娘。”话音未落,她猛地一个转身,笑哈哈地朝村尾方向跑去。

等我走回到自家门口,听到疯嫂正在我家堂屋里跟我母亲说着她那句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我要做新娘子!我要做新娘子!我想做蒲扇的新娘子……”

见到我,疯嫂的“疯”劲来了。她当着我母亲的面,一把拽住我的手臂,问我肯不肯娶她做婆娘。

如果不是瘸子哥拿着长长的木棍及时赶来解围,真不知道疯嫂当时还会做出怎样“癫狂”的举动。就在瘸子哥拽住疯嫂的手,把她拖出我家堂屋门的那一刻,疯嫂挣扎着扶住了门框,然后癫笑着回过头来朝我努努嘴,毫无预兆地念起了顾城的诗句:“土地是弯曲的,我看不见你,只能远远地看见,你心上的蓝天……”

这令我震惊不已。老实说,疯嫂被瘸子哥拽走了许久,我的心都还在突突直跳。

更令我震惊的事还在后面。

就在那晚,疯嫂竟然趁瘸子哥睡熟后,偷偷溜出家门,越过那条小水沟,来到我家屋前,敲响了我的房门。

我那警惕性极高的母亲,在我起身打开房门前,已从她的卧室走出来,拦住了疯嫂。

“你这疯癫婆,越来越不像话了!这么晚还跑出来吓唬人!”我母亲拖着一条“打狗棍”,板着脸怒斥疯嫂。

这时的疯嫂神志似乎比较清醒。她一边惊恐地后退,一边摆着手跟我母亲解释:“婶,我是想来找蒲扇老弟帮我看看我刚刚写的一首诗。蒲扇老弟是大学生,他一定什么都懂……”说到这里,疯嫂失神的眸子突然焕发出了一丝亮光。

我就是在这时打开房门的。

见到我,疯嫂止住了后退的脚步。她兴奋地朝我挥手:“蒲扇,帮我看看我写的诗!”

母亲很不高兴。回过头来阻止我,说:“蒲扇,你不要理她。”

我看了看一脸怒容的母亲,又借助昏黄的灯光看了看几米开外正处于亢奋状态的疯嫂。为了打破尴尬的局面,我只得用央求的口吻对母亲说:“娘,我看疯嫂现在看起来还是比较清醒的。既然她都来了,那就让她把她写的诗拿给我看看之后再让她回去吧!”

母亲不懂什么诗。见我都这么说,就叹着气说,那你就快点看吧,以后不要再理睬她了。

疯嫂听清了母亲的话。她乐颠颠地跑向我,在距离我大约一米远的地方才站定。

“疯嫂,你真的会写诗呀?你写的诗在哪?你拿出来,我帮你看看吧!”我礼貌地对疯嫂说。

“我写的诗在这里,你看吧!”疯嫂一边说,一边走上前来,掀起了她的左手的衣袖。果然正如那所末流大学里的那位邦洞女生所说的那样,疯嫂竟然把那些她自以为是诗的文字写在了她自己的手臂上。

我凑过头去,看清了那些写在疯嫂雪白手臂上的文字:我喜欢/在无月的冬夜/把孤独/咀嚼成淡淡的清凉/不经心地把所有的光都拒绝/然后/在空无的世界/憧憬一次/没有花期的际遇……

一字一句读着疯嫂写在手臂上的杂乱文字,我被震撼住了。这哪里像一个神经病人写的东西,分明是一个真正的诗人在深情的呢喃!

那晚的凤嫂似乎真的是清醒的。临走前,她用从未有过的娇柔语调对我说:“蒲扇老弟,我的诗是乱写的,写得不好,你莫见笑。”

我把目光从疯嫂写满诗句的手臂上移开。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凤嫂。直到她一边跟我挥手,一边说下次再拿诗给我看时,我才敷衍式的随口回答说“好吧”。

没想到,我这句敷衍式的随口回答是在给我自己“添堵”。

那之后的整个寒假,几乎每天,凤嫂都要往我家跑。她有时目光呆滞地独自徘徊在我家屋前,一声不哼;有时则手舞足蹈地大声朗读着她自己所写的文字;而更多的时候,她直接推开我的房门,把写在手掌上,手臂上,甚至大腿上的诗句展示给我看。每次,在问我这些诗写得感不感人之余,她总要有意或无意添上几句:“蒲扇,你读懂了我的诗吗?你若不嫌弃,我做你的新娘子好吗?”

那是一段令我感到焦头烂额的日子。

好几次,疯嫂竟然爬到我的床上去了,并赖着不肯走。遇到这种情况,最恼怒的是我母亲。每次我母亲拿着吹火筒把疯嫂赶回家之后,都要顺便把瘸子哥教训一顿,说什么都怪瘸子哥娶了这么一个疯癫婆来害人。

每一次,待我母亲走后,瘸子哥都要狠狠地把疯嫂按在地板上痛打一顿。

疯嫂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声对我这个正接受高等教育的正义青年来说是一种震撼,更是一种折磨。

在返校前那天,我瞅准了个机会,在瘸子哥屋后的杨梅树下“偶遇”了他。

“瘸子哥,桃仙姐是个病人,你不能老是那么粗暴地对待她。”我开门见山地对瘸子哥说。

“蒲扇老弟,看来你蛮关心那疯癫婆的,怪不得她一天到晚总想往你家跑,甚至连晚上睡觉都在念叨着她要做新娘子之类的话……”瘸子哥用充满敌意的眼神看着我,那酸溜溜的话语里,更多的是抱怨。

我不想跟瘸子哥瞎扯这些,就转移了话题:“桃仙姐虽然有时疯疯癫癫的,但她的诗写得很好。听说她当年读了很多书,不知你知不知道她造成目前这样的原因?只要找到了她的病根,对症下药,我认为她的病是可以治好的……”

“我说蒲扇老弟,这是该你关心的事情吗?唉,你去读好你自己的书就得了。我家疯癫婆的问题,不用你瞎操心。”瘸子哥板着脸打断了我的话。

正在这时,疯嫂哼着歌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我和瘸子哥,她便独自哈哈大笑起来。

笑罢,她指了指瘸子哥,又指了指我,突然一本正经地说:“你们都不了解我。我是诗人,是一个苦难的诗人!”

见我和瘸子哥都面面相觑,疯嫂一边叹息一边摇头低语。直到瘸子哥反应过来,用手指着她的鼻梁,怒斥她,催她快点回到屋里去时,她才突然大声问我:“蒲扇老弟,你是不是明天就要回学校读书去了?你的学校是不是在一个叫湘西的地方?……”

疯嫂似乎还有什么话要问。但看到瘸子哥扬起的大拳头,她只得打住了话。

疯嫂朝我挥了挥手,恋恋不舍地一步一步退回了瘸子哥家的老木屋。

我尴尬地呆立在原地,想再跟瘸子哥说点什么,却一时不知从哪里说起。

瘸子哥怨恼地瞪了我几眼,极不高兴地呛了我一句“你不要多管闲事了”之后,便走开了。

我正准备抬脚离开,从瘸子哥屋里又传来了疯嫂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回到学校后,我渐渐淡忘了有关疯嫂的事。只是偶尔亲友口里得知疯嫂的病情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大概是三个月之后的某个周末,我和几个室友相约一起去校门口旁边的游戏厅消遣。刚走出大门口,就看到一个衣衫不整的年轻女子呆滞地倚靠在公交车站台旁的石柱上。那似曾熟悉的身影令我一震。

身旁的室友看出了一点端倪来。就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是不是那个疯女人引发了我们蒲大诗人的怜悯之情呀?”

“那是个疯女人?你怎么知道的?”我一个转身,抓住室友的手腕,惊奇地问。

“这谁不知道呀?那疯女人都在我们学校门口转悠了好几天了。据说,不管保安怎么赶都赶不走。”室友推开我手,显得有点不耐烦。

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一个念头冒出我的脑海:这女人不会是疯嫂吧?

我心里五味杂陈,一步一步朝那疯女人走去。

就在我离那疯女人只有不到五米远的时候,她慢慢地转过身来。我一下子呆愣住了,千真万确,那疯女人果然就是瘸子哥的老婆——疯嫂。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疯子诗人女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湘人,苗族,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 湘人,苗族,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4100
  • 53
  • 3530
  • 非常喜欢薛大姐这篇“办公室的故事”,文章篇幅不是太长,不影响阅读体验;人物性格刻画很到位,阅读后久久难以忘却。个人倒是有个小建议:文章结尾处可以设计李太太与隔壁的冷酷帅男走在一起的这个桥段,从而反衬前面李太太八卦冷酷帅男与妙龄少女幽会的真正目的:其实压根儿就没这事,我只是想要赶走竞争者,好近水楼台先得月而已。

    黄元罗完美八卦

    2020/7/7 9:23:15
  • 笔触细腻,脉络清晰,看似庞杂的叙事,文字却冷静而深沉。有买房的困苦,有难以言说的心路历程,更多的却是对生活的热爱对亲人的感恩。文章以自述的方式书写一代民工在深圳通过打拼买房,具有时代特性,是普通人创建幸福,感受幸福的真实体验。强烈的现场感,较为简洁的文字,又让本篇具有其难得的物质。这位来自沙井的作者去年才参加这个赛事,算是新作者了,鼓励一下,加油。

    段作文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7 9:14:41
  • 这个小故事,既像纪实,又像小说;主体内容由几段对话构成,看似简单,但男主的曲折人生、女主的破茧成“蝶”,以及几位八卦妇女的个性与心机,都在里面了。读来如见其人,饶有趣味。如果进一步扩展、丰富、打磨,可以变成一篇更有容量、更有质地的小说。参考曾楚桥小说《悼念王怀扬》

    笑笑书生完美八卦

    2020/7/6 17:50:43
  • 疫情爆发期间,你在哪?你在哪?至少我是不安地家里!等候疫情得到很大控制,然后才来的深圳,所以,我在这部日记里,看到了很多无奈,悲离合。人生的境遇真的很难料,人生也渺小,因而生活,皆为安与不安而努力,承担。矛盾都会温暖起来,在有一个个为生活,为更善的人们当中,我们也不能仅有一本《方方日记》。人说一粒沙中看世界,一座深圳、哪怕是深圳某一层面或与之相关的层面,依然可以看世界。

    张屯疫中烟火

    2020/6/29 20:48:00
  • 作者以深厚的史志笔法展示了坪山鲜为人知的马峦山历史,如一个高明的摄影师,把我们的视野拉回到七十多年前以至更为久远的年代,让我们的思绪去追溯消失在历史云烟中的东江纵队、两广纵队、粤赣湘边纵队的辉煌, 以及南迁先民筚路蓝缕、披荆斩棘、辟地立村、开枝散叶的艰难历程。文字简约而不失厚重,情感真诚质朴而无空泛的政治说教。体现了作者浓浓的人文情怀。

    gdszr马峦

    2020/6/29 16:29:24
  • 说句实话,在邻家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阅读到这类直击生活、贴紧地面,字里行间充满真情实感的打工文学。这样的文字初读起来颇为心酸:替那些曾经在或目前仍在深圳底层苦苦挣扎,以期搏个美好未来的打工者们心酸;待读罢结尾,又感动满满:感动着类似作者这样的“有志者事竟成”的勤奋之人,因为有你们,深圳才更美好。

    黄元罗楼岗村记事

    2020/6/28 9:56:27
  • 步入中年尾声的男人,如果日常生活节奏平淡如水的话,心中总有那么一丝不甘:有的想趁身体还算年轻,再来一段美丽的邂逅;有的则整日里胡思乱想着怎样才能一夜暴富?结果呢,钱包被骗瘪了不说,还被戏称为“傻叉”。所以啊,当我这个即将迎来不惑之年,又一事无成的屌丝细细品读完这篇文章后,真是感同身受呀。

    黄元罗最后的甜品

    2020/6/27 8:28:26
  • 美人胚子的老妈有一个财迷自私的外公,总想女儿嫁个有钱人。身为学霸的老妈并不喜欢"高富帅",偏偏喜欢一"穷″二″黑″才子(老爸)。当了校长的老妈与老爸含辛茹苦,省吃俭用。既要哺养自己的孩子,还要接济老爸几弟兄的后代,十几口人读书都寄宿家里。爱与情相依。老爸虽″穷″,但思进取,这样一对才子佳人,天造地设,惹人喜爱。喜欢作者写作风格,期待《岁月如歌》续集,相信黎家后代几兄妹的故事会更加精彩。

    春风妙语岁月如歌

    2020/6/27 1:30:07
  • 读了你的文章,心中非常痛。你有爱你的父亲,病魔却夺去了他的生命。都说父爱如山,文中充分得到体现。父亲非常了不起,既要工作又要干农活,还要养育那么多的儿女,让他们成材。家里的亲戚那么多,上有老下有小。他总是言传身教,用自己实际行动来感染孩子,孝敬老人,爱家爱孩子。你并没用华丽的词语堆积起来歌颂父爱,而是用很多的生活片断,把这些片断象珍珠一样串起来,直击心底,与读者产生共鸣。每个人都有有一个伟大的父亲

    春风妙语清明时节念父亲

    2020/6/26 16:30:13
  • 家庭史或家族史是挺难写的一种题材,这种题材很容易流于絮叨洋洋洒洒不着重点,也容易流于俗套。但这篇写得妙趣横生,第一句话就抓住我了。一口气看完,发现文章也是一气呵成。父母的爱情婚姻故事,外公的插手,竞争者的夺爱都没能阻挡一个少女笃定的心。父辈感情并不如当今的缤纷斑斓,可以说是枯燥无味的。他们的爱情却能坚如磐石,也是当今所不能作比的。美人胚的母亲和学霸上进的父亲也造就了作者,我熟悉的黎戈姐

    江飞泉岁月如歌

    2020/6/26 15:53:09
  • 连续看了作者的几篇文章,觉得文笔还是挺细腻的,而且充满怜悯情怀和感恩之心,这是写作者难能可贵的品质。这篇文章里提及的楼岗村,如同深圳很多城中村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无论是我熟悉的红宝路红村,还是松园街,岗边村,深坑或者是牛始埔……这种地方始终填塞着区别大都会的逼仄、杂乱、阴暗、窒息,也有大都会无法拥有的人间烟火,市井温情。文字点滴间见证的真情恰是城市缺失的。

    江飞泉楼岗村记事

    2020/6/24 12:27:29
  • 看完丽娜的新作,焕然一新。遣词造句宛若诗人。这是丽娜文字的明显变化,有些句子让人拍案叫绝。故事是她熟悉的画家故事,鸡毛蒜皮,鸡零狗碎,一地鸡毛,鸡飞狗跳——这些词不足以概括。一个屌丝男画家,坚持内心的理想着实让人感动,多少有我们斜影照在地上的样子。钱是男人的生命线,没有经济基础,男人就有寄人篱下之感。凌厉的婚姻现实里映照不出风花雪月。余留的只能是壮硕如猪一样的老婆,幻想的灵魂红颜,苟且偷生的日子和

    江飞泉最后的甜品

    2020/6/24 12:08:40
  • 一大早看这类文字需要勇气。关于父亲的文章,毫无疑问,朋友李玉的《墙角的父亲》是最震撼我的。每次再看到父亲题材的文章,难免有些期待。这篇没有让我失望,写得细密真诚,如泣如诉,父亲的坚强,隐忍和遗憾跃然纸上,童年对父亲的责怪以及长大后的理解,也让人感动不已。相对于母亲,父亲更容易被忽略,也更容易折断,父亲节就可见一斑。然而,父亲带来的价值和意义是超越母亲的。

    江飞泉清明时节念父亲

    2020/6/24 9:52:21
  • 黄元罗的文章就像坐在酒桌上的一个哥们,和你聊家常。朴素,真诚,有点小得意,也有小烦恼。酒过三巡,可以吹吹牛,也可以发发牢骚,但是,都是大实话。足以见得,作者已经将这里当做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文字盛宴之地,就像一群朋友,总要有个胖子,故事才有意思。这样的文友,给大家带来的不仅是轻松的喜悦,还有宽厚的从容。

    黑雪“感谢”圈子文化圆我写作梦

    2020/6/22 18:05:19
  • 干净,漂亮,有风尘,有小雨。诗歌在我看来,不必每句都美,要偶然弹出几个字点,亮了整个诗行。梁老师的诗,古朴里有腔调,风尘里见烟火。一直以为作者的小说不错,譬如“沉浮”,大有张爱玲的调调,本人极力推荐,文字讲究。如此说来,每个码字人都有诗人的潜质和情结,某个日子,便会排成最美的音符,吟诵出来。

    黑雪​甘坑客家古镇

    2020/6/22 17:41:2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