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宅女
    一个女人在城市里的诱惑与困惑……
  • [85] [0]


【《深圳•“宅”女》讲述了自由职业者“我”,家庭全职主妇“晓不”及二奶“何唯”三个主动或被动宅在家里的女人身上的故事,反映了深圳宅女们的孤独,空虚,困惑,迷惘,痛苦,无奈,以及她们奋发向上,积极进取,追求人格独立、精神独立、经济独立的美好情操。也反映了作为女性在求职立足社会方面种种不利因素,也呐喊社会能更多的关注女性,关注女性的生命价值。】


(一)

深圳的天多半时间被“锅”一样的灰霾盖着,蓝天白云仿佛成了传说,我自从1998告别故乡,至如今来深圳已十年了,对蓝天白云的期盼随着我的成熟日渐趋于平淡,不是我不喜欢蓝天白云了,而是我深知深圳的云漂不出故乡的味道。虽然我曾经渴望逃离那个生我养我的小山村,不料十年后的今天却总在梦里与它相逢。深圳十年,灰尘扑扑的公路变成了一条条花草相伴的水泥大道,边防证取消了,检查站不再人山人海地排着队,特区内外的差距日渐在缩小,随处可见抢劫现象越来越少,安全感渐渐增加,归宿感无形中慢慢形成,我终于如愿以偿地在深圳这片热土上拥有一处宅所。然而我的心却还是空空的,我要什么呢,我无数次问自己,可我依然茫然……

今天天空似乎没往日那么灰,带着些浅浅的蓝色,虽然不够清澈,却也还让人心情亮丽。

董晓不和何唯叫我一起打羽毛球,我答应了。其实我是不太愿意的,心里惦记着没写完的小说。但她们邀请好几次了,我也找不出拒绝的借口了,再说晓不老说要和我们商量商量她孩子上小学一年级的事。

换上运动装,穿上球鞋,我直奔广场。

那两个小妮子老早就在等我了,看到我来了,晓不大声说道:“哎呀呀,终于把我们的美女作家请出来了。”

董晓不总是这样,老称我为美女作家,弄得我很不好意思,偶尔写几个字投投哪敢称为家呢?要不是自己还开了个服装店饭都混不上有吃,更不用说买房子了。可后来却习惯了也不再争议。我正想接话,却听得何唯操着一口湖南的口音说道:“他妈的莫颜你再不来我就要打电话催你了。”

何唯就那德性,句句都离不了爆粗,但她原来不是这样子的,自从她被男朋友抛弃做了那个香港人的“二奶”后就变得像另一个人了。她打扮总是很时尚,天生的模特身材,你看她今天这模样,哪像来打球的,一件蝙蝠式时尚粉色上衣,一条黑色超短裤,脚上穿着一双拖式凉鞋。头发挽成双层式发髻,脖子戴着装饰的粉色挂链,与耳环是配套的饰物。只要她不说话,这明摆着就是一潮人。加上她无聊时参加培训班学了古筝撑门面,更是让男人感觉是个尤物。我最佩服她在男人面前装模做样,温柔细腻的样子,但她在我们面前却粗鲁得让你忽视她是一个女人。经常挂在她口头的一句话就是“感情算个屁,钱才是实在的,是唯一能让人感到真实的东西。”我要不是看在老乡和原来的友谊份上,真是不想与她往来的。有时候想想和做二奶的人在一起就觉得很丢人。但是在深圳,“二奶”算得上一种职业。

董晓不个儿一米六的样子,圆圆的脸,眼睛黑亮有神,樱桃小嘴,加上她一头学生发,显得比纯净水还纯。别看她生了小孩,就她那身段再去找个男朋友谈谈是绝对没问题的。但她自己说肚皮上还是有些赘肉的,反正我没掀开衣服看过她肚皮,所以远看仍然觉得她像个美少女。晓不本来在科技园一家广告公司做平面设计,月薪五千多。但去年辞职了,因为她婆婆回了老家,不愿意帮她带小孩了。晓不一说到她孩子就来劲,因为她孩子很聪明,在幼儿园成绩很好,还没上小学就能把小学语文课本从头读到尾了,中间只有间或一些字不认识。但她孩子到今年9月份还不到6周岁,相差2个月。按照规定没满6周岁是不能申请一年级的。本来这个事也没什么好操心的,既然规定了那就按规定来吧,大一些上有大一些上的好处。晓不本来想让孩子多读一个学前班的,然而总有高人前来指点,说某某某找了谁谁谁给了多少钱就把事情搞定了。这不,晓不心里就有想法了,孩子成绩本来就好,白白耽误一年确实不好,如果能避免这样,做家长的不去做岂不是对不起孩子,于是晓不就找了学校招生办的主任,包了一万块钱在信封里。人家钱是收了,但口里却说尽力而为。得不到一个肯定的答复,晓不这几个月心都悬着,时不时要找我们一起牢骚下。

看着一个做二奶的,一个结婚了失去了自我的,有时候我想我到底要不要结婚呢?这个问题让我头痛,不是我不相信爱情,也不是我太相信爱情,如果不相信或太相信都容易办,问题是我相信爱情却不是百分百。我没有独身的勇气,却深有做妻子和妈妈的恐惧。这个让我很纠结。有时想能遇上个丁克的男人就好了。可我总在失望,男人哪有几个不要孩子的呢,反正不要他们生。有时我想想“平等”这个词是不存在的,男人可以不管不顾地去拼事业,女人却得生儿育女,生理结构的不平等决定了生存状态的不平等。有时我真希望自己是个男人,但我一定不会说出来,因为我不可改变的是个女人,既然是女人了,那么就得活出女人的精彩。我总在矛盾着,也不停地化解矛盾,我想人生就是在矛盾中前行的吧……

晓不催着打球了,她的羽毛球打得漂亮,但今天她有些心不在蔫,总是失误。

“你们说,那招生办主任会不会收了钱不办事?”晓不又开始唠叨了。

“收了你的钱肯定会帮你办事的,你就把心放在胸膛里吧!”我口里说着,心里却没底,这只不过是一句安慰她的话而已,因为我不知说什么好。

“想吧,八成是蛋打鸡飞。这年代,有什么事情靠得上谱。”一旁的何唯扔了这么一句。晓不稍稍有些安慰的心一下子就搅乱了。她打了一会把球拍递给何唯说道:“还是你来吧,我都没心情打。”

何唯的球打得很猛,像极了她的性格。现在是更加猛了,她每一招都想把我的球置于死地。我心想这哪是锻炼身体呢?全供她来发泄了,我只有捡球的份。我在心里开始后悔来赴这趟“球赛”了。打了一会我觉得实在没劲说道:“咱们坐着聊会吧,这球打得太不靠谱了!”

晓不见我们停下来和她聊天很高兴,更加滔滔不绝起来。阳光透过榕树的缝隙洒在我们身上,榕树的气根努力地向地面垂去,有很多粗大的根已经延伸到地面扎进了泥土。宽广的停车场上零星地停着一些小汽车,停车场四周摆放着几辆半新的自行车,草地上有三五处人在打羽毛球,也有些人围着广场在跑步,还有两对带着孙子的老人家在散步玩耍,草坪过去的马路上车流不息,飞驰而过的汽车扬起一些尘土留下短暂的喧嚣。

晓不无论何时也不忘炫耀她孩子的聪明,她津津乐道地说着,我时不时搭一句,何唯却并不想掩饰她对这类话题的不感冒,她嘀咕着“除了孩子就不能说点别的了吗?”

晓不耸了耸肩苦笑道:“我现在还能说什么,孩子不就是我的全部吗?”

我看着晓不,感到她这一年来变化很大,以前跟她在一起总会兴致勃勃的聊聊时装,时尚,新闻甚至她公司发生的八卦事。不过一年的光景,她的世界缩小到那三室一厅,一日三餐,一家三口。她的话题也是在这几个“三”和“一”之内。晓不听何唯那么说一句就沉默了,接着何唯聊起了男人。男人永远是女人的话题,而且是公共的。女人对男人的期望、占有、抱怨、认可、否定,都是女人议论的谈资。何唯说男人是一种资源,不用白不用,女人利用男人天生就有优势。她说男人视女人如衣物,女人何尝不去把男人当挣钱的工具。男人花钱买衣物,女人干嘛非得不去承认,反过来也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这天然的一切。世界上本来存在的一切,总有它存在的理由,太计较了自己太辛苦。我知道何唯在说我辛苦,她总说我像个男人一样拼着不值。我不否认何唯,虽然不同意她,但她有她的立场。也许每个人站在不同的立场都会生成各自不同的观点,每个人都应该有发言的权利。其实我反感和讨厌二奶,认为她们给女人抹了黑。但又不知为什么我真的不讨厌何唯,只是在某些公众场合和她在一起时还是害怕别人知道她的身份,那好像会让我挂着二奶的招牌一样。何唯也很珍惜我们几个的情份,陌生的场景下她从不曝露自己的身份。

我还是主动把话题回到了晓不的孩子身上,毕竟她是真的想讨点意见,虽然我们都给不了她意见,但我们至少还可以真诚地表示我们的理解。我劝晓不看淡些,无论什么情况都有各自的好处,努力去做了就好,其它的随缘吧。但晓不担心那一万块钱会不明不白飞了。何唯突然说:“担心有个屁用,飞了的时候再说吧!”晓不想想也是,自己一直在做无谓的担忧。这么一想她也轻松下来,毕竟生活中真的有很多事不是我们努力了就会有好结果的。

我们三个女人在榕树下坐着,放眼望去,老人、幼儿、年轻的女人,没有年轻的男人,年轻男人都挣钱去了,他们没有闲着的权利。我有时又想,男人也难吧,男人也羡慕做女人的吧,至少在家闲着的时候没有人会觉得奇怪。其实无论做什么事情,无论过怎样的日子,最重要的是我们对自己过着的生活的态度,如果心无怨言,坦然接受,这就是好的,反过来如果在忍受着,张望着别的生活,那么日子就会拉得长长的,甚至于煎熬了!我不甘心做男人的附庸,所以我既要像女人一样优雅,又得像男人一样自强。对自己要求高了,有时自然就累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如此要强对不对,我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位置,存在的价值。何唯说女人太要强了男人很喜欢、很欣赏但不会想要。我知道她说得对,谁叫我不合潮流呢?在这个打开电视看新闻联播黑压压只有一片男人在开会的世道,在这个选择个啥代表一串串名字全是男人偶尔有个女人也需备注女的时代,我即使正常也会被看成异常的。……


(二)

我最怕出门,也许是宅成了一种习惯,也许是天生不爱与人打交道的个性。我的自卑与自傲如影随形,一边害怕自己之无趣寡味,一边又担心对方让人倒胃。这种心理导致了我狭隘的交际圈,而且路越走越窄。到如今与人交际成了一种恐惧,这种情形又加剧了我的“宅度”,由此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然而人总是要吃饭,否则我就可以足不出户了。今天是“因为时装有限公司”2008年度秋季服装订货会,我不得不前往参加。我很讨厌一年四个季度的时装订货会,如果不是为了生计,我宁愿放弃对服装的热爱,或者把对服装的热爱转换成对它的欣赏。我没有车,虽然拿到驾照三年了,但还是没有买车,一则是因为宅不出户不太需要,二则是因为深圳人和车都多得让人害怕,生怕一不小心把自己或者别人给弄飞了,小区前面的宝安大道发生撞车的事故太让人惊骇,以致让我走在人行道上都有些慌张,总担心哪个车会不会失控地撞上来。虽然如此,在某些特定的时候我是极想自己拥有一辆车的,比如现在。去公司参加订货会的人多半是有几分类似优雅味道的女人 ,但她们看我从的士车下来或公交车下车后步行过去的眼神总让我有些隐隐的不爽,好像我一下子就长得比她们矮了很多,虽然走到她们跟前的时候总是她们抬头。那些哪怕是从抽风的奇瑞QQ里钻出来的人也是那么的优雅,以致我在想优雅到底是一种气势还是一种气质。

  • 标签:宅女二奶莫颜晓不何唯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莫寒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莫寒10460积分2013/10/11 21:41:59

    “不是我不喜欢蓝天白云了,而是我深知深圳的云漂不出故乡的味道。” 诗意化的语言,给人无限遐想和忧思。。。通读下来,与其将它当成小说来读,不如理解成一段刺骨的成长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该作品不仅彰显出城市女性脆弱的生存现状和危机意识,同时也体现了女性的坚韧和不屈精神。小说中的语言朴实无华,甚至不加修饰,却依旧能起到撩人心扉的目的,这便是作品直面生活的力量。

    分享到:王盛菲2013/10/12 08:18:00

    谢谢莫寒鼓励!

      回复
  • 分享到:白木19350积分2015/04/20 16:39:17

    《深圳宅女》这个标题明显起小了。有点像一个大脸盘的人戴了一顶小帽子,别扭。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女人能演一出电视剧。文中的三个女人分别经历着不同的人生,但作者明显对婚姻生活带着悲观的情绪,用笼中鸟和晓不的精神抑郁,自杀,到最后爱上麻将不能自拔的堕落来给婚后的女人定了调。这就有点像钱钟书在围城里所讲的那样,里边的人想出来,外边的人想进去。世上事,从来都是,纸上得来终觉浅,事非经过不知难。

      回复
  • 分享到:共田芳子310积分2013/11/28 12:06:02

    支持写宅女。

    分享到:王盛菲2013/11/28 21:18:25

    谢谢,我会努力的。正在写长篇。

      回复
  • 分享到:真水无香2830积分2013/10/24 15:54:15

    分享到:王盛菲2013/10/25 08:27:56

    谢谢鼓励!

      回复
  • 分享到:陈彻8420积分2013/10/12 17:54:51

    故事真不错,讲述很流畅,题材角度也都很吸引人,几个主要人物形象树立得很鲜明。梁评委所说的“算不上是个好小说”我的个人理解是它缺乏小说的那种节奏感,也缺乏小说必须的起承转合,没有特别出彩的高潮,还有语言也稍嫌啰嗦,作者如果大刀阔斧地精简一下会更精彩。

    分享到:王盛菲2013/10/13 00:16:38

    谢谢,能得到各位邻友的批评和建议是我此次参赛最大的收获,这对我修改提供很大的参考。真诚感谢!远握!

      回复
  • 分享到:何人4940积分2013/10/11 15:28:37

    有水平

    分享到:王盛菲2013/10/11 15:41:24

    请多批评,共同进步。谢谢鼓励!

      回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89
  • 4400
  • 31
  • 1520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