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 点击:4412评论:42019/11/25 23:51

01

那天无意间看到原《新周刊》社长孙冕说“我不在丽江,就在去丽江的路上;不在去丽江的路上,就在去丽江的想法中”,于是内里一热,心想,人呀,一定要多出去转转,不然你就会觉得一亩三分地就是整个世界,久而久之,坐井观天的气质一旦养成,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那是接近元旦的一个晴好的周末,按计划飞昆明转机,在当日下午两点就到了丽江,有朋友将我接到束河的一个客栈,叫“星期八”。刚进门就看到一副字,也算是宣传语“候鸟往南飞,是为了追逐太阳的光明。”后来一查知道是噶尔梅林里的一句话。是啊,鸟都在寻找栖息地,何况于人。“星期八”的诗性让我记忆深刻,四周很静,几乎没有杂音。太静了,连车的辙响或人的微语都不曾听到。也并非完全阒然无声,耳边似乎有音乐传来,居然是刘欢的“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客栈老板是东北人,豪爽,热情,却与平素的东北人不同,不大爱侃大山。他端来苦丁茶,微苦的茶水在舌尖回荡,似乎能从苦涩中品出甘来。此刻,午后三点十分,适宜思考和幻想。世界真美妙呀,昨天还在深圳,今天就在这里了。如果时间能倒退,此时,也许凯鲁克亚正在书写《在路上》,叶芝正前往爱尔兰荒芜小岛途中,杜尚正在很随意地画一幅画,沈从文正在整理他的湘西漫记。随音乐变换,透过墨绿色的纱窗,窗外的湖水在阳光下漾着,远远看去蓝蓝一色,在碎金阳光中跳跃。近处,有淡绿的微光,是树或窗前的草,照及范围极小的区域,它恣意地生长着。这样一个上佳私所足以纳容我们微小胸怀,似乎我们能将欲望减少,透过内心,用“缓慢”这种表现形式,为避免被快节奏伤害。哈·纪伯伦说,“当我们拽着锁链时,生命竟也是自由自在的。”如今,我不是也能与自己自洽,超脱俗世束缚,自在于俗世之外,不与时间赛跑,不被历史左右。真好。

美美睡了一觉,朋友说晚上去四方街吃饭,于是简单拾掇一下,就出门。从束河到四方街并不远,一路轻松。是梦还未醒吗?我一脚踏进的,居然是江南水声悠悠的村庄,浆声、丝竹盈耳,分明是户户垂柳的江南水乡。看雪山倒影,草甸溢香,又全是高原的深邃景致。在如此水网密布的现代之城,却蕴藏着浆声灯影的秦淮风月,天雨流芳的文人情怀。美赋予生活的漫布着佛性的光环,轻盈的步履中负载着纯洁的芳踪,岁月铭刻下,始终是在遴选复杂后最简的结集。我不禁感叹:这万里之外的柔软江南,有迎来送往的流水,有红烛高悬的温清。四方街水上的小船,悠然地游荡;青石板路上传来远古家园的回响。随便找一处灯笼最亮的店铺,寻觅着,寻觅着倦意的醉,纷拥而至的外来思潮也撼动不了隐藏在内心的简朴,只需寻一处乐声悠扬之地,坐进去,听舞台上半闭双眼的老者唱: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

当天晚上,朋友带我吃当地美食,一种类似蚕蛹的水蜻蜓差点让我胆汁都吐尽了,以致后来看到类似的食品,都有作呕的倾向。相比深圳的都市街道,四方街的石路是肩负古城的筋骨,漫步在上面,总是踏踏实实的。心灵不须提防太多,放开去,反而是归于平静了。所有的灯红酒绿和迷醉奢华的场所,都被微红的夜空洗涤得干净,显得素雅,寂然而空灵。

我们都似乎有点喝醉了,有人唱起《再回首》,低沉浑厚的声音伤感迷离,那种郁结似乎难以轻易麾撒。我们从酒吧出来,无论认识不认识的,都在唱“Yaso,Yaso”,兴奋得像孩子,子夜时分,人群都似乎不愿散去,歌者依然高歌,笑者依然醉笑,徜徉的心还来不及缓缓收起,另一个黎明就开始了。简单的重复,却不是简单的记忆。当时间和空间化为一体,我们,为了寻找自己的影子,走向那没有终点的远方,走向那寂静的山谷,走向那辽阔的海洋,走向那超越时空的地方,走向那没有痛苦的故乡……法国人菲利普·德莱姆的哲语仿佛在天空中喧响。


02

按照计划,次日我们乘小船摆渡在文笔海,同行的导游告诉我,对面就是文笔山,海拔约3465米,与玉龙雪山形成神圣的呼应,尖尖的峰形恰似蓝天疾书的巨笔横亘在眼前。在晨曦阳光的明灭变幻中,山的轮廓渐渐清晰,隐隐地与苍天化为一体,它是如此神圣和庄严,还给人们震撼的宁静。此时,它绝对美丽、遒劲,蘸着湿湿的薄薄的晨雾,氤氲在天地间,散发水光的灵气,此刻,所有的激亢都将慢慢平复,所有的诱惑、悸动都将归于原点。山脚有清如明镜的湖泊,宛如一池浓墨,与文笔山相映成趣,称为文笔海。

当桨橹声起,小舟悠悠,那若隐若现的波纹恰似朝圣般的虔诚旅程。水此时如同渡舟的软性载体,包容、豁达、温情,以一种不存任何芥蒂的姿态,将生命从本原默默生发。我不禁感慨,这一岸到另一岸的距离,是否就是从喧嚣返回宁静的距离,从浮华奢侈抵达平复淡定的历程。在这由死到生,由堕落到复活的轮回中,我们是否可以放下内心的一切芥蒂与重负,从原本里来,到原本中去?摆渡者给我们讲了佛宗中佛陀“一苇渡江”的故事,让我想到生活中的许多事不过如此:放下,才能重新拾起,靠岸,才可泊心。

文笔海的水是妩媚和柔软的,丰茂的水草,游弋酣嬉的水鸭,兼之不知名的鸟儿从一株树跳到另一株树上,水又是活络的,舒展、幻灭、绵密、悠远,由蔚蓝转为金黄,又化为翡翠的清绿,仿若江南的秀丽,不由得让人觉得身至水乡。事实上,丽江水的清澈总会让人惊讶不已,据说这些化自雪山冰纯的潺潺细流,支撑着整座城市的灵魂。渠、道、湾、坞、廊、码头、栈桥、围堰等与水息息相关的各个细节串联成一起,可观赏、可亲近、可游戏、可回味。

水,以特有的冷静镇定着奔放的思维,以温厚的包容圈养着不羁的幻境,又以妩媚的柔软抚摩着坚硬的表装,宽阔的静,恬然的净,容纳着原始的意念,圆熟着天然的梦想。早就听闻丽江的文墨昌盛、人才辈出,大致是沾了文笔山、文笔海的"灵气"缘故罢。

除了文笔山海,朋友说著名藏传佛教圣地文峰寺,就坐落在文笔山腹地。它有着玄秘的传说,相传,从这里可以接近天堂,到这里拜谒,能参透生活的感悟。《被遗忘的王国》如是言辞:“沿着一条穿过田野和村庄的狭窄的道路,过几条很深的溪流,爬缓坡,穿过松林和杜鹃花丛,便到了文峰寺。……后面的森林属于寺院,因此成了鸟兽的庇护所,爬山虽很艰苦,但就像向天堂行进。” 根据史料记载,文峰寺是那种可以皈依灵魂的地方,在Shangri-ra地区都名声远播。它始建于清雍正十一年(1733年),随后西藏四宝法王来到丽江,请求知府管学宣倡捐增修,历时五年落成。现存大殿和僧房二院。寺内有佛像、壁画和古树名木,尤以山茶、铁杉闻名遐迩。寺周松杉茂密,溪流潺潺,空气清新,环境幽静,最适合休心养性。寺后山中有一灵洞,洞门向东,洞内清泉滴沥,洁净异常,佛教传说是上乐金刚与金刚亥母嬉戏之地。据说,藏传佛教噶举派大宝法王噶玛喇嘛从西藏远道来滇,曾三渡金沙江,终于在丽江找到这一神奇美丽的地方……美丽动人的神话传说将世外桃源的意和境勾勒出来,到处散透着和谐的气氛。十分宽容的宗教氛围在这里被最大度地激发,达到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


03

从文笔海回到四方街吃中午饭,朋友跟我们说,洛克故居是必须去看的,否则将会错过最灵性的部分。座落在玉龙雪山下雪嵩村的洛克故居,其实是一个平常的纳西族小院,在门口和院子里种有丽江随处可见的杜鹃花,还有一些其他花草,灿烂地开放着。院子里坐着几位老人,据说要么给洛克牵过马,要么吃过他给的巧克力。他留下的那些旧工具也被人们找出来,陈列在玻璃柜里展览,都是些现在看来很寻常的工具。在遥远的1922年,这个集探险家、测量员和资料收集员于一身的家伙,寻到玉龙雪山脚下的雪嵩村“定居”下来。洛克第一次来丽江时,头衔据说挺复杂,除了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特约撰搞人之外,还担负着其他两个机构的职责。他通过精心的考察和孜孜不倦的探险,为后人留下了10多种滇西北植物地理和纳西文化的珍贵著述。他的这种随兴而认真的生活态度影响了一大批后来者,他的后代拥趸们都对他异常崇拜,甚至不远万里来此拜谒他的故居。这对于洛克而言是应该是一项无上的荣誉。

洛克昔日住过的雪嵩村依然如故,玉湖的池水依然清澈无比,鱼在水面扑腾着,甚至可以想象洛克坐在湖畔喝咖啡的情景,一张小圆桌,一块圆桌布,点缀着小小的玉湖。玉湖后面的悬崖上有一个洞,据称那是从前东巴人举行灵魂移交仪式的地方。洞外面的绝壁岩石之间长着许多黑黝黝的、皮如老鳞的山毛榉,有1300多年历史。“Nec  bella fuerunt,Faginus  astabat  dum scyphus  ante  dapes.” (世人不会战争,在所需只是山毛榉的碗碟时。)茨威格这样形容列夫托尔斯泰的坟墓,“看过无数广厦华宫,竟发现都没有这爿简朴肃静,几无人声,只有风儿低吟,花儿烂漫的坟冢一样震撼着人们内心的情感。”我想洛克故居也是如此。它似乎在告诉着我们:如果人们能够逐步放弃诸如虚荣、地位、财富的东西,世界将会平静许多。它之所以震撼心灵,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用亘古的沉默,诉说亘古的眷恋,或者咫尺天涯,抑或天涯咫尺。

看完洛克故居,还有一点时间,我们驱车去了万神园。走进万神园那一刻,我相信生命是可以超越轮回的,在抛弃所有的世俗和腐化、欲望和尘嚣之后,我看到天地间瞬间转动的潮流是种玄秘的仪式,显得无比圣洁。雪山清冽的风掠过脸颊,我下意识用围巾遮住脸。导游说,最好不要遮挡,无遮无盖是对神灵最大的敬畏。除了满园的肃穆让人们收获一股暗涌的力量外,我觉得这些木雕神像,或从黑暗通往光明的路途中,传颂着古远的诉说,或带着朝圣的灵性,满载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精神力量。临近傍晚,园里万籁俱寂,只有风偶尔轻响,依稀间仿佛有纳西族祖先们的身影,飘逸着朝我们走来,指引着我们去往哪里似的。一只鸟,不知是不是鹰隼,刚好掠过天空,瞬息没有了痕迹,是啊,天空没有痕迹,鸟儿已经飞过。

回途中,我和导游聊了起来,导游是一个纳西人,姓和。年纪很轻,声音轻轻的,有点本地口音,语调中调和着当地好听的韵律,如同泉水击玉般清脆。她给人感觉很随和,很伶俐,似乎有求必应,诸如合影之类,总不会让我们扫兴。我们都很喜欢她,仿佛在鉴赏一幅隽永的山水墨笔。很自然,很纳西,那种淡淡有如山茶的芬芳,很是怡人,青春的面庞像白花杜鹃一样,第一直觉就是圣洁。她与大都市里常见的女孩子不同,时尚却毫无纯朴气质,经不起慢慢品点,静静欣赏。她告诉我:像蚂蚁一样劳作,像蝴蝶一样生活。其实“蚂蚁”是我们的过去,“蝴蝶”是我们的现在和将来。有点意思,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要放弃自己已有的东西,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能将一点单纯的人性,在得失享乐间变成奇异的式样,不是容易的事,它的复杂与单纯,将证明生命于追求之外,依然能存在,能发展,因为可以坦然以对。人走进喧哗的群众里去,为的是要淹没他自己的沉默的呼号。而人走出喧哗,则是将思想在光明的平静处耀响。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丽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2000,共计42000
  • 2019-12-02
  • 梅花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9-11-27
  • 梦晴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1-26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1-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梦晴3秀才2019/11/26 11:41:52
    • 分享到: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 丽江还是那个丽江,你已经不是那个你了,谢谢梦晴姐。说真的,现在丽江真的不如那时了,那时真的一顿饭可以等两小时,晒太阳。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11/26 10:47:35
    • 分享到: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 很多事情过去了很多年,最初的印象总是让人无比怀念。已经近十年没去丽江了,或许也没有最初时的惊艳和感动了,我想这份感情还是留藏心底吧,或许是对它最好的纪念。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1
  • 96890
  • 131
  • 3239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