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的呼唤
  • 点击:2666评论:02019/12/07 14:39

“噗咚”的一声,一位文质彬彬但面色苍白的年轻小伙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晕倒在了公交车站的路边。熙熙攘攘的路边,人来人往,但都朝着各自的目的地快速地移动着。生活大都市的蓝领白领金领们,提着黑色的公文包或肩膀上挎着时髦的挎包,脚步匆匆地行走着,从不回头地奔向各自的目的地。有些人看到了摔倒在路边的那位小伙子,却没有停下匆匆的脚步;有些人看到了摔倒在路边的那位小伙子,只是好奇地驻足了一会,说了一句疑惑的话:“不会是假摔吧?”,便扬风而去;有些人看到了摔倒在路边的那位小伙子,有些不解地自问:“这么年轻的人,长得斯斯文文的,还西装革履,怎么就躺在路边讨钱了呢?”,摇摇头,便消失在人海中、、、、、、也许,这年头,谁也不爱管闲事了,谁也不敢管闲事了,谁都怕一不小心,踩着一坨屎,惹上一身臭。所以,大多数人宁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去应对着与己无关的世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生活哲理已蔓延于茫茫人海,像流行性感冒在人群传染开了。

十几分钟后。一位穿着沾满了水泥和泥土的蓝色工衣的建筑工人,刚从工地上干完活,正准备去附近的快餐店吃饭,路过时,发现了躺在路上的那位小伙子。他二话没说,抱起躺在地上的小伙子,就往附近的医院跑。也许是救人心切,也许是身上没带手机,他竟然没有拨打120叫救护车,而是凭着满腔的热血,凭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朴素观念,利用长期的体力劳动磨练出的强壮体魄,抱着沉重的小伙子,往附近的G市人民医院狂奔着。  

年轻的建筑工人狂奔了10分钟,才来到医院的急诊科。“救人啊,医生!”,人还没进入诊室,声嘶力竭的叫喊声已响彻急诊科的大厅,像一颗炸弹引爆了,在有些吵吵闹闹的急诊科爆炸开了。这种急促的叫喊声,对于急诊科的医生而言,已经习惯了,他们敏锐的神经在日复一日的机械又繁忙工作中麻木了。当然,急诊科的医生们对于如何去抢救各类病人的应急程序,胸有成竹。他们听到了建筑工人的那一声“救人啊,医生!”,马上就反应了起来。年轻的护士拿出电子血压计来到了小伙子的身边量血压和脉搏,当班医生一边查看小伙子的意识、面色、瞳孔、皮肤等身体状况,一边轻轻地拍打了小伙子的肩膀问:“喂,你怎么了?你叫什么名字?”。这位小伙子慢慢清醒了,有些虚弱地回答:“陶金,陶渊明的陶,黄金的金。我怎么在这里了?”。

当班医生眉头紧皱,严肃地问:“你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吗?你现在觉得哪里不舒服?

陶金绞尽脑汁地回忆着,不大肯定地说:“我好像刚才在大街上,一阵天旋地转般的头晕后,便不省人事了。随后,重重地摔倒在了街边。之后发生的事情,我记不起来了。我现在头很晕,全身乏力,全身的骨骼都疼。医生,我这是怎么了?”

当班医生详细地问了陶金的身体状况和既往病史,并认真地完成了详细的体格检查,负责任地对他说:“根据你目前的病史和体格检查情况,我还不能确定你得了什么病。你需要抽血去做些相关的检查,必要时可能还需要做些胸片、B超或CT等检查。我建议你,先在急诊科留观吧。”

陶金没有选择的余地,无奈地顺从了医生的建议,像空调执行着遥控器的指令。

完成病史收集和体格检查的医生,迅速地开了医嘱。年轻的护士,娴熟地给陶金抽了血,打上了点滴,并叮嘱送陶金来医院的那位建筑工人去交付费用。

那位建筑工人一直陪伴在陶金的身边,帮他去挂号、交费、取药,直到他醒来。建筑工人认为他没啥大碍了,才跟陶金道了别,在陶金的视野消失了,隐身于茫茫人海。他也不留下个姓名和联系方式给陶金,像黑夜里划过天际的一颗流星,一闪而过,虽然不能像太阳那么耀眼,但总也点缀着夜空,给世人带来惊喜。

一个小时后,验血报告出来了。看完了陶金验血报告的当班医生,径直走到躺在急诊科留观室,来到陶金的床边,神色有些凝重,严肃地说:“陶先生,你的验血结果出来了。属于血液系统方面的疾病,而且还比较棘手,我建议你,最好去血液内科住院,作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怎么样?有没有带钱来了?因为要住院的话,需要先交2000块的押金。”

听了医生严肃的话语,陶金觉察出了什么。陶金的大脑,情不自禁地揣测着医生模棱两可的话语。难道我得了什么不治之症?难道医生惯于用这种模棱两可的话语忽悠病人去住院?揣测归揣测,陶金心里想:这家医院可是属于公立性质的三甲大型医院,呵护着G市一千多万市民的健康,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去忽悠像我这样寒酸的年轻人。

陶金不再多想,打了电话给一位很要好的朋友—李明,简明扼要地说了他的情况。

李明挂了陶金的电话,打个的士,急匆匆地来到医院。

李明一进急诊科,当班医生便拉着李明进去医生办公室,小声地说:“陶金,和你是什么关系?他得的可能是急性白血病,需要马上办理入院手续,进行更全面的检查和规范的治疗。你暂时不要跟他本人说这事,以免影响他情绪。”

听了医生的话,李明的心凉了,头懵了,不亚于被陨石砸中了头。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么阳光、活泼、朝气的陶金,怎么就得了这种不治之症呢。苍天太不长眼了,怎么就让这种绝症落在陶金的身上呢。

李明走了一会神,肯定地回答:“我是他朋友,以前曾经共事过。”

懵了一会的李明,挠挠后脑勺,振作起来,搀扶着依然虚弱的陶金去办理了入院手续,并搀扶着他住进了血液内科的19号病床。

陶金住进血液内科的第二天,住院部的医生便用粗短锐利的针头从他髂前上棘的扁骨上抽了几滴浓稠的鲜红的液体出来,然后,另一位医生娴熟快速地将抽出来的骨髓均匀地涂在好几张小小的玻片上。听说是准备拿去做骨髓检查的,以进一步明确病因。

陶金还是感觉全身很乏力,头总是晕晕沉沉的,总是提不起精神来,说起话来也是有气无力。见到他的病友或来医院看望他的朋友同事都说他的面色很苍白。

和陶金同住一间病房的是两个十来岁的小朋友,小小年纪,却都理了光头,光秃秃的头,闪亮闪亮的,甚是可爱,像出家的小和尚。陶金心里有些纳闷,好奇地打探一下——他们为什么剃光头。

其中一个小朋友带着一脸的天真,不避讳地跟陶金说:“因为我得了白血病,正在接受化疗,导致头发差不多掉光了。后来,我爸爸干脆给我剃了光头。”。

他们也许是年纪还小,似乎不明白得白血病是何物。这种被称为血癌的病,对于目前的医疗技术水平,算是难以攻克的不治之症。也许,由于无知,他们似乎没把什么白血病当回事,依然在弥漫着消毒水味道的小病房里,嬉笑哭闹,偶尔也会吵着嚷着要回家,要回去上学。

躺在白晃晃的病床上的陶金,闲着无聊时,也会逗着那两个光头的小朋友玩。有时,陶金讲安徒生的童话故事给他们听。有时,陶金出些谜语让他们猜。有时,陶金拿出自己的智能手机教他们打手机游戏。因为投缘,陶金和两个天真可爱的小朋友打成了一片,赢得了他们的信任,有些不愿意向主管医生说的话,却愿意说给陶金听。

18、19、20号三张病床组成的5号病房,经常洋溢着欢乐的笑声和像小鸟般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陶金发现,给他打针或发药的护士,上下身都是被白得刺眼的工衣包裹了,一顶划着红色横杠或斜杠的折叠式的白色帽子巧妙地镶在扎起来的头发上,浅蓝色的一次性口罩把脸庞都掩盖了,只剩下黑黑的眼睛在转动。护士们总是匆匆地来了,动作麻利地抽血、发药或打点滴,一丝不苟地叮嘱着陶金和两位小朋友怎么服药或按时服药之类的话语,然后,又急匆匆地走去下一间病房。在陶金的眼中,她们像一个个忙得不可交加的白衣天使,来去匆匆,一阵风的速度,便消失在陶金的视野范围内。

在众多的白衣天使中,有一位护士,特引他注目,有着窈窕的身姿,圆圆的脸蛋,白皙的皮肤。还有,她那水汪汪的黑眼睛,总是可以传神;她说起话来,像百灵鸟般婉转动听。每一次,这位不知叫什么名字的护士,来到5号病房,总是轻轻地抚摸着小朋友的光头,用甜美的嗓音吩咐说:“小强(或小东),来,该吃药了,把药吃了,姐姐送一件礼物给你。”。  

话一说完,她常常从宽大的工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塑料小公仔或一颗糖果,像变魔术似的递给那两位小朋友。她打针时的每一个动作,总是那么的娴熟和那么的细腻,如母亲般的细心。

每一次,陶金看到她婀娜多姿的身影时,总是莫名地兴奋,总忍不住多看她两眼。也许,她水汪汪的双眼里隐藏着天使般的“诱惑”。陶金总想跟她多聊两句,也许,她婉转动听的声音可以带走他的忧愁,像莫扎特的钢琴演奏曲,悄无声息地抚慰着躁动的婴儿。简直就是白衣天使化身的她,她的一举一动,她的只言片语,她迷人的眼神,像一粒纯洁无暇的珍珠,潜入了陶金的心底。

陶金从别的护士那里,打听到了她的名字——艾彩霞。她在这家医院工作有几个年头了,心地善良,是一位既让同事喜爱也让病人喜爱的女孩。同事对艾彩霞的赞美之语,让她本来就美好的形象在陶金的心里又加了不少分。

不知不觉,陶金总是盼着看她水汪汪的眼睛和倾听她婉转的嗓音。总而言之,陶金想见到她的欲望,更加强烈了;不见到她时,他有些莫名的失落。

陶金躺在医院的第三天。他的主管医生—张医生,亲自来到他的病床边,不苟言笑地说:“陶金,你的病,有些复杂和棘手,我建议你还是打个电话,叫你父母过来一趟。我们有些话,要跟你父母商量。”

一头雾水的陶金,眉头紧皱,不安地问:“张医生,我得的是什么病?现在还没有检查出来,还是你不敢对我说?我是不是得了白血病?”

张医生被陶金这一问,愣了好一会,不知该如何使用恰当的言词去回答他,强作镇定地说:“其实。你的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你先静下心养病。不要想得太多。”

张医生说完话,迅速走出了5号病房,回到医生办公室,继续忙着处理他的电子病历。

陶金从张医生的眼神和言词中,似乎解读出了什么。他内心里涌出了一种难以抗拒的无助感和汹涌澎湃的绝望感。这种无助感和绝望感,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

在万籁俱寂的黑夜,陶金一次又一次地唉声叹气:“老天爷,你真的如此绝情吗?我还这么年轻,难道就患上了什么不治之症吗?”。内心的焦虑和疾病的折磨,让本该修养生息的夜晚,对于他,却成了一种漫长的煎熬和没有尽头的痛苦。本来就很虚弱的他,更加憔悴了。

陶金的情绪波动,被心细如针的艾彩霞觉察到了。艾彩霞,总是有一种使命感——优质地服务每一位病人和要让每一位在血液内科住院的病人都乐观勇敢地面对无情的病魔。这种烙印在脑海里的使命感,使她一如既往地爱岗敬业,细心地呵护着每一位病人。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2508
  • 34
  • 253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