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十)
  • 点击:18161评论:02019/12/26 11:02

晚饭过后,已是八点半。顾佳有些疲倦,像持续飞行了几千公里的斑头雁,翅膀都难以展开了。朴博边搜肠刮肚着搬出了一大堆散步的好处,边强迫着她换上休闲服装和李宁牌运动鞋,软硬兼施地哄着她出了门。

朴博身穿的运动裤、运动短袖和运动鞋,都是李宁牌。这个品牌的价钱,对于他,还是贵了些,但衣服和鞋子的样式、质量以及身体的舒适性,都不错,如果和耐克比起来,还是有不小差距的。他现在身穿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参加一个长跑比赛时,赞助单位赠送的,给他省了半个月的伙食费。也许,让他选择的话,他更愿意去去迪卡侬购买运动衣服和运动鞋,不贵又耐用,每样运动系列商品,都详细地说明了——该类产品适合哪类人使用,适合做什么运动,适合在什么样的环境下运动,适合在什么温度下使用。

他总觉得,凭自己的特长,虽然不算太拔尖,但能够免费获取一些礼品,多少让他欢欣鼓舞。最近两年,听说中国的马拉松赛事,异常的火爆。许多城市,都挤破脑袋,向国家体育总局申办国际马拉松比赛,提高城市的知名度。有经济头脑的活跃人士,凭着自己的人脉,从世界各地召集了一批有长跑实力的黑人选手,频繁地参加全国各地的马拉松赛事,勇争前三名,赢取不菲的奖金,再加上邀请费,一场赛事下来,也能赚得盆满钵满。对于某些人,参加马拉松比赛,不仅仅是为了挑战生理极限,还成了一种营生。那些有国际知名度的黑人选手,凭着自己的长跑天赋,一年跑几次马拉松赛事,轻松地夺走丰厚的奖金,也能将日子过得很体面很风光。但这世界上,有异常天赋的人,总是少之又少。况且,天赋这东西,砸中谁,又不是父母的意愿或意志决定得了的,更不是个人的努力改变得了的,是老天爷说了算,中奖率似乎比中六合彩的头等奖还低吧。

出门时,他们撞到了同住179栋的邻居——赖勇。他刚从外面回来,正想回去自己的租房。

朴博固执地劝说着赖勇,一起散步。抵不过朴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游说,他只好服从了。毕竟,走走路,不会浪费他一毛钱,还可以锻炼身体,况且,他回到房间,也无所事事。闲着也是闲着,他顺从了,没有绝对的顺从,也没有绝对的排斥。

赖勇,80后,福建人,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年轻人。早年毕业于首都的某名牌大学的计算机专业,曾在首都工作了几个年头,当时在首都买了房,结了婚,还生了一个孩子。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和妻子离了婚,他把房子和孩子都留给了前妻。几年前,不甘于平庸的他,只身南下,来到新安市,闯荡,拼搏。目前在一家软件公司上班,自己还注册了一家公司,做电子产品外贸的。

朴博和赖勇,也算是性情中人,趣味相投,还能聊得来,也就有了超越酒肉的一种友谊。

他们三个人穿过城中村的小街窄巷,过了人行天桥,绕着金牛广场走。

“博哥。我想买一个背包用,我们去卖背包的店逛逛。”赖勇突然轻轻地说,语音里夹杂着挥之不去的闽南话音。

“好的。二楼有一家卖背包的店,最近好像在打折出售。走,上楼看看去。”朴博想了想,不大肯定地说。

接着,一阵沉默。

顾佳挽着朴博的胳膊,像天真的小女孩拉着父亲的手,面对庞大又复杂的大千世界,小女孩总是没有足够的智商去理解,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渴望得到有血缘关系的父亲的呵护,内心里依恋着大山般的父爱,牵手的动作就是这种依恋父亲的肢体表现。女孩子往往会滋生出恋父情结,男孩子自然滋生出恋母情结。

赖勇识趣地走在他们的后面,亦步亦趋着,看着他们手牵着手的背影,一种酸楚的滋味涌上心头,像喝了酸梅汤。

三个人,依次跨进涌动着的电梯,如涨潮般地往上爬,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上升着。升到了二楼,他们才抬脚,迈出了电梯,朝卖背包的店走去。

已是九点二十分了。这家打折的店面——乐佳精品店,没有打烊,装饰精致的店面,依然灯火通明,人来人去,甚是热闹。几个女营业员老道地招呼着形形色色的人,笑容僵硬地应答着顾客的提问。也许,她们拿着微薄的薪水,从早站到晚,像机器人那样重复着同样的言语和同样的动作,眼神满是厌倦和疲惫。做了几年销售的女营业员,别的不一定擅长,一定擅长察言观色和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是做销售的必备技能,具备了这种技能,东西想卖不出去都难。她们通过观察顾客穿什么样的衣服,带什么牌子的手表,用什么价位的手机,就能揣摩出该顾客能买得起什么价位的东西。听说,有些脑子灵活的营业员,可以根据顾客关注某件商品的时间多少,可以判断出该顾客是否有购买的意愿,八九不离十。

赖勇在温馨的店面,逛了一圈,看中了一款轻便的背包,拿下来,背在肩膀上,感觉还不错。看了挂在背包右下角的标价签,他脸色忽然沉了下来,似乎在纠结着什么。

“你好,先生。这个背包,是今年流行的款式,背起来,舒服又简便。是你用,还是你女朋友用?”女营业员笑了笑,圆滑地说着,勾引着赖勇的购买欲望。

“是我用。还有其他款式吗?”

“其实,这一款,好看又耐用。挺适合你用的。这款是我们店最畅销的。”

“嗯。挺好。只是价钱贵了些,打折吗?”

“这一款背包,没有打折哦。”

“不是所有东西都打五折吗?”

“没有啦。只是部分产品打折的。”

“那我等到它什么时候打五折,什么时候来买。”

“什么时候打五折,我也说不准。也许,往后,都不会打折呢。买东西嘛,觉得合适,就买吧。这个价钱,和其它动则成千上万的背包比起来,不算贵。”

“对我来说,贵了。我再看看别的。”

站在一旁的朴博看了赖勇那副小气样和斤斤计较的德行,都看不过眼,真想帮他出一半钱,让他把背包买了。

朴博直直地望着赖勇,意味深长地说:“阿勇。大男人,不要那么优柔寡断。看上了,就下单。不必在乎几个钱。”

“我赚来的钱,都不容易,不能任性地花钱。将钱花在不值得花的东西上,不是我的作风。况且,我得给年迈的父母赡养费,还得给不在身边的孩子抚养费。‘亚历山大’啊(压力很大)。能省就省吧。”

“唉。你呀,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好。”

三个人,在店面逛了几圈,什么也没买,就撤了。赖勇,没有被营业员的花言巧语打动,也没有屈服于朴博的意志,悄无声息地依从于一贯以来的购买习惯——物美价廉的东西才值得买。

赖勇没有带走那只背包,多少让营业员失望了。也许,女营业员早就做好了两种心理准备:一是他下单,她的业绩有了,这个月的奖金多些,当然开心了,会说些顺耳的话恭维他;二是他不买,就权当浪费一些口水吧,有些灰心丧意,不给好脸色给他看,但不至于耿耿于怀。买卖行为的发生,总是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影响着它,不会以营业员的意志为转移。风云变幻的市场,既有良币,也有劣币,它们都有市场的需求,良币未必就能垄断市场,劣币未必就不受消费者的宠爱,它们总是在暗暗地较劲,此消彼长,互相驱逐。

出了乐佳精品店,他们三人乘着电梯,下到一楼,走出商场,绕着广场的外围徒步。有些凉意的秋风,轻轻地吹拂着,一阵一阵地涌来,无声无息地抚弄着路边的树叶,窸窸窣窣地欢唱着,为这喧闹的街面,增添些许单调的音色。

广阔的金牛广场,有许多人,正在遛狗,有人牵着狗在踱步,有人用暗语吆喝着狗去捡回来抛出去的圆盘,有人则安静地抚弄着狗。各人有各人的遛狗方式。

朴博瞧了瞧这些生活过得很滋润的遛狗人士,悠悠地遛狗,欢快地和爱犬玩耍,突然像打翻了泡菜缸,酸的、甜的、辣的、苦的和咸的味觉,同时侵扰着大脑。在他的逻辑中,能养得起狗的人,应该可以归类为中产阶级。毕竟,养一只狗不亚于养一个小孩,花费不菲,没有经济实力的人,想都不敢想。连自己都养不活的低产阶级,怎么会去养一只狗呢?他不自觉地琢磨——这群人,有着什么样的身世背景?经历了怎样的奋斗历程?跨过了什么样的刀山火海?撞上了什么样的好运气?才拥有了这样的好生活。这多少让他有些羡慕的生活,对于他,却是遥不可及似的,像那头顶上的星星,看得见,却永远够不着。

走了一会,有些口渴的赖勇,建议去附近的便利店买饮料喝。

朴博淡定地说:“不用去买了。我们去星巴克要一杯白开水喝就是了。”

赖勇笑了笑,有些怀疑地说:“那里提供免费的白开水吗?”

朴博笑而不语,带着他们两人,走去几十米开外的星巴克。进入店里,朴博先让他们找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他独自走去服务台,驻足而望,看了几眼服务台上面的醒目标牌,清楚地罗列出了店里的咖啡品种和其它饮品,正视着忙碌的一位服务员,彬彬有礼地说:“你好。可以给我两杯温开水吗?”

年轻的服务员,正低着头,很投入地调配着拿铁咖啡,听了像从地下裂缝冒出的一句话,虽然没有马上抬起头,笑脸相迎,但还是礼貌地回话:“好的。请稍等一会。”。他认真地调配好了顾客已经下单的拿铁咖啡,再顺手拿起两个纯白色的陶瓷杯,转身,走到热水机旁边,装了半杯的热水,再倒回来,加半杯凉的过滤水,将两个杯子轻轻地放在桌子上,让朴博取走。

朴博心存敬意地说了一声:“谢谢啦。”,双手各抓住一个杯子的把柄,慢慢地走着,害怕走得太快,晃动得厉害,白开水溅了出来。朝着窗口的位置,径直走过去。

他为自己的这一偶然发现,曾经暗暗自喜了好长时间,不亚于哥伦布发现了美洲新大陆。毕竟,大摇大摆地走入跨国公司开的咖啡店,不消费,还可以要一杯免费的白开水,霸着一个坐位,听着舒缓的轻音乐或柔和的美国乡村音乐,沐浴着沁肤的冷气,该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以前,朴博和顾佳都想喝冰可乐时,从来不直接去麦当劳或肯德基下单,而是先去超市买来一大瓶可乐,再去麦当劳或肯德基那里要来两个一次性杯子和一些冰块,再把可乐倒入杯子,就可以品尝爽口的冰可乐了。这种省钱的小窍门,朴博从来没有向同事或身边的朋友透露过,而是留着自己独自享用,像小心翼翼地收藏着稀世罕见的青瓷,偶尔拿出来自个欣赏,自我陶醉一会。况且,这种见不得人的小窍门,他泄露了出来,别人不一定接受,反而会暗地里笑他抠门。他的这种小伎俩屡屡得逞,不能仅仅归功于他的观察入微,而是因为这些公司的足够宽容,这种宽容源于公司的文化——包容顾客,把顾客当做上帝,无论是否下单。正如星巴克,短短三十多年,为什么可以从一家小型企业发展成为一个全球化大公司,并且被不同文化国家所接受?也许,除了它拥有娴熟的技术,热情好客和对咖啡品质的追求,还秉持着消费者看不见的富有人文关怀的文化氛围和为顾客着想的经营理念吧。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挣扎、现实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008
  • 54
  • 4030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看到楚桥哭了,我赶紧读完了。朴素的文字感动人心,可怜的母亲,是在旧时社会成长的,很多这样的母亲的真实写照,一个被抱养的女儿,后来又成为媳妇,一个物质贫乏的时代,有时人的婚姻还真不由得是自己作主。。飞泉的母亲年轻时的不能干,以我看是因为你祖母太能干,把什么事都包办了,以致你母亲没有动手能力。好在中年后的母亲做事又利索起来了。

    红红的雨​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6:13:31
  • 作者的经历,每一段都是一个打工者的缩影,几乎来深圳打工的底层都经历过。只是有的较为幸运,有的甚至比本文作者经历过的还多,无论如何这篇文章都是来深圳的人代表性的经历,真实而充满着艰涩的过程,吸引着读者不断读下去,让读者无不勾起自己来深圳的打工经历,感同身受。只是最后作者怎样华丽地转身,作者并没有写下去,就此戛然而止,余情绕梁。

    叶紫一直往南方开

    2020/10/26 14:04:25
  • 看了本文,我觉得邻家需要这样以大视野观察深圳本土企业的文章,无论是从侧面还是从正面,都让我们身在当时当下的人,看到了整个时代浪潮,让企业风起云涌经历。

    叶紫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6 9:56:23
  • 《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一篇侧面反映华为如何腾飞的好文章!作者小龙的旅行很巧妙地用自己的所见所闻,简要介绍了自己和华为在工作上的相交相接。文章中华为的狼性文化、《华为人》报、《华为基本法》等都是非常好的第一手素材,读后既真实可信,又可以资借鉴。特别是文章中写任正非的几小段,几笔勾勒下来,一个睿智低调的老人就跃然于纸上。华为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一面大旗,是一部耐读耐看的现代大剧,期盼更多这样的好文章。

    方华吉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1 19:43:41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谢龙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