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十二)
  • 点击:18428评论:02019/12/28 14:34

十二

星期二的早上,朴博在湿漉漉的大街,走了大约十几分钟,虽然撑着一把雨伞,但全身还是湿了一半,秋雨的凉意沁入肌肤。到了科技大厦,他不用喊“芝麻开门”,不用动手,不用刷卡,透明的玻璃大门就及时打开,因为已经通过红外线感应到了他的存在。

大厅里铺了一张和大门等宽的红毯子,为了吸去闯入者鞋底的雨水。门边上有一服务台,有一穿着保安服的年轻小伙子,端坐在里面,仰起头,无精打采地观察着进进出出的人员,木木的表情,空洞洞的双眼,没有年轻人应有的清澈明亮的眼神,呆滞的双眼里,满是厌倦和无奈。也许是不满自己的薪水,也许是不满自己的工作岗位,也许是不满自己的碌碌无为。干他们这一行的,流动性很大,不是保安公司炒了他们,就是他们炒了公司。看到他们那迷茫的眼神,朴博不敢想象自己的明天。

过了大门,朴博故意在红地毯上多蹭几下,想彻底地蹭掉鞋底的雨水,收起雨伞,径直走去电梯处。

朴博搭着直升电梯上到了18楼,发现公司的玻璃大门依然紧闭着,像没睡醒的婴儿正酣睡着。门口边站着比他早到的财务经理——叶雄,无所事事的他,背靠着玻璃门,低着头,左手托住手机,右手指间歇性地点击着手机屏幕,正投入地玩着手机游戏,置身于妙不可言的虚拟世界。他暂时脱离了现实世界,沉浸在虚构的世界里,快乐着属于一个人的快乐。

朴博希望,生活不仅仅是眼前的苟且,还应该有田园、诗歌、好酒和远方,但苟且着过日子,却是他生活的大部分。田园诗酒和远方象征的是遥不可及的乌托邦,解决不了吃饭的问题,只能慰藉空虚的灵魂。他也想去征服珠穆朗玛峰,去环游世界,去探索没有听说过的远方,但是想想也就知足了,从不敢迈出第一步。他觉得,能在旅游杂志上观赏几眼珠穆朗玛峰的雄姿,从探险者的故事里寻觅些许抚慰心灵的鸡汤,已足矣。苟且就苟且吧,苟且着也是一种生活。诗歌是别人的诗歌,远方是别人的远方,离他很远,远得只能用光年来测算。

对于朴博的出现,叶雄没有马上反应出来,依然聚焦于手机屏幕。

“叶经理,早啊!”朴博热情地打着招呼。

叶雄是公司唯一管财务的,独揽管钱的大权,与钱有关的事情,都归他管,颇得老板赏识。平时,大家张口闭口都叫他叶经理,送他一个头衔,满足他的虚荣心,免得发工资或报销时,被他刁难。

“早。朴医生。有钥匙吗?”叶雄被熟悉的声音干扰了,有些不情愿地抬起头,瞄了一眼朴博,着急地问。

“我没有钥匙啊。今天怎么这么早?难道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朴博开玩笑似地说。

“你的意思是说我平时都迟到了?”

“不是这意思。就是觉得,这下雨天的,你怎么也这么早起床。这种天气躺在床上做梦,该是多么美妙。”

“这雷暴雨,把我一大早就弄醒了。醒了也就醒了,呆在憋闷的城中村,不能上网,太无聊了,所以我趁早跑过来公司蹭网。”

“你住哪里?远不远?”

“我住的地方离这还挺远的。坐地铁,要转线,需要一个多小时呢。一路挤着站过来,双腿都酸麻了。”

“坐地铁,还要一个多小时,那是挺远了。干嘛不过来附近租房?”

“附近的房价太贵了,凭我那点工资,租不起。你住哪里?”

“比你近很多,坐地铁,二十分钟左右。”

“租房贵不贵?不贵的话,我也搬去你那边住好了。”

“不算太贵。单房的话,不超过一千块;一房一厅的话,一千二左右。可不可以接受?”

“比我那贵点。帮我留意一下,可以的话,我过去你那边住。”

“好啊。求之不得啊。吃早餐了吗?叶经理。”

“在路边买了两个包子和一杯现榨豆浆,吃了。”

“豆浆,应该配油条,才是最佳搭配。”

“油条是好吃,但天天都吃油条,不就成了‘老油条’啦。况且,老是吃油条,对身体也不好吧。你们当医生的,不愿意吃这垃圾食品吧。”

“站在专业的角度,是不应该吃的。但我在医院上班时,发现医院的食堂每天都有油条卖,而且还挺抢手的,晚点到食堂吃早餐的话,你都买不到了。”

“啊。这似乎有点不合乎常理,医生是健康的守护神,应该拒绝这类垃圾食品,才对。”

“唉。话虽这么说,但油条好吃又不贵。就着豆浆啃油条,多少年的历史,多少代人的饮食风格,似乎已经烙印在很多人的骨子里。很难仅仅从健康的常识去分析这种现象。”

“那你吃不吃?”

“我一般不吃,嘴馋的时候,也会尝尝,图个痛快,像那头顶的流星,倏忽而过,不必去纠结。有时,总是抗拒不了内心的那种非理性冲动,那种不计较后果的冲动,你会吗?”

“你说的非理性冲动,应该就是人类的野性吧,生命的自然属性。他们躲在黑暗的深处,拨弄着心弦,抗拒着道貌岸然的陈规陋习,但却遵循着内心的方向。”

“叶经理,人才啊!分析得头头是道嘛。”

“这叫‘关公面前耍大刀’。见笑了。”

“哪有?你以前是做哪一行的?”

“说来话长。我以前是一名灵魂的工程师。在抑闷的学校呆了几个年头,规规矩矩地备课、上课、下课,本分地教人子弟。但,忽然有一天,我发现,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或许说外面的花花世界对我的诱惑太大了。我不顾亲人朋友的劝阻,毅然辞职,满怀情怀地来到这里,一直在一些公司当会计,工作也换了好几份。发现这里的钱,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赚;这里的生活,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光鲜亮丽。”

“哈哈。各有各的好,没有绝对的好,没有绝对的坏。好或坏,要看你站在什么角度去看了。”

“这句话,很有哲理性。我欣赏。”

叶雄,是80后,湖南人,未婚,来新安市前是一名中专学校的老师。不晓得为了追求什么,三年前,他辞职后来到这里。但工作不稳定,频频跳槽。两个月前通过智联招聘找到了这家公司,在网上投了简历,经过面试后,便加盟了当下这家求贤若渴的公司。

两个人聊得很是起劲,聊些上班时不能聊的东西。像两头野羚羊,忽然闯入了一片从未来过的大草原,贪婪地啃着茂盛的野草,甚至不管周围是否处潜伏着狮子或狼。

他们正聊着时,吴姐急匆匆地来了,一手提着挎包,一手拿雨伞,抱歉似地笑着说:“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所以晚到了。”

话还没说完,吴姐已拿出钥匙,轻巧地打开了公司的玻璃门上的锁,拿起有些笨重的锁具,轻轻地用肩膀推开一侧的玻璃门,进入公司。

朴博和叶雄紧随其后,鱼贯而入,打开湿漉漉的雨伞,置放于墙壁一角。紧接着,各自录指纹,打开电脑,对着白晃晃的屏幕发呆。因为老板还没到,他们都懒散地浏览着网页上的新闻。

虽然雨下个不停,但孔总依然在九点三十分,出现在公司。像调好的闹钟,准时响起。

孔总换上了拖鞋,坐在软软的椅子上,屁股还没捂热,就进来了两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他们精神饱满,气宇轩昂,敲了两下打开的玻璃门后,就径直走了进来。其中一位中年男子,彬彬有礼地问:“请问孔总在吗?”

孔总听了,条件反射般地回过头,瞄了一眼陌生的两位客人,但没有应话。

对面的吴燕听了,倏地站了起来,笑着说:“请问两位,有什么事吗?”

“我们是风投公司的王总,介绍过来的,找孔总聊聊。”

“欢迎。欢迎。请这边先坐一会。孔总还在忙。”

吴燕打开老总办公室的玻璃门,引着他们进来,安排他们就坐,并笑着问:“两位想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

“咖啡吧。”两位中年男子异口同声地回答。

吴燕从桌子底下那里拿出两个陶瓷杯和两包咖啡粉,为了省钱,公司使用的是可以反复使用的陶瓷杯,而不是一次性杯。她将咖啡粉倒进陶瓷杯,走出房间,走到孔总的位置,挨着耳边,轻声地嘀咕:“孔总,有两位投资者过来拜访。”

“嗯。我知道了。”孔总言简意赅地说,马上站了起来,转身进入专属于他的独立办公室。恭维式地笑着说:“欢迎二位的光临。刚才如有怠慢,请见谅。”

“不敢,不敢。能占用孔总宝贵的时间,和你聊聊,是我们的荣幸。”其中一位个子高些的中年男子说。

出于礼仪,孔总伸出热情的右手,依次和他们握个手,然后,面对着他们,坐下。

吴燕将泡好的咖啡,轻轻地端进来,轻轻地放在桌子上,并礼节性地说:“请慢用咖啡。”。话一说完,她就悄悄地退出来,关好玻璃门,和员工隔开了,避免他们的谈话内容传入员工的耳膜。

接着,两位中年男子,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将随身带来的名片,双手递给孔总。精心包装好的名片,既可以炫耀自己的头衔,也可以证实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胜过任何的自我吹嘘,让不认识他们的客人一目了然他们的辉煌过去。

孔总眯着眼睛,看了看他们的名片,笑了笑,处之泰然地说:“原来是恒远公司的李总和高经理,久仰,久仰。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李总听了这番恭维话,举起右手,轻轻地摇了摇,笑着说:“孔总。你这么说,就见外了。我们也是久闻你的大名,贸然来访,不知有没有影响你工作?”

一旁的高经理沉默不语,总是眉开眼笑地附和着李总的言语。偶尔,端起有些发烫的咖啡,轻轻地吹了几下,接着啜饮一小口。

“孔总,听说你们公司主要是搞移动医疗的,这可是当下最热门的投资领域啊。我们今天过来,主要是想参观一下公司,和孔总聊聊。看有没有合作的机会。”笑容可掬的李总,侃侃而谈。

“我们公司是去年9月正式注册,由国内知名医疗健康专家、移动互联网专家、天使投资人联合创办的。核心业务是通过移动互联网与医疗技术的跨界融合创新,为客户提供精准、绿色、低成本的医疗健康服务。愿景是努力成为全世界最有社会价值的医疗健康企业。 ”孔总动情地说,时而辅以丰富的肢体动作。

“请问,对于公司的发展,你们有什么具体的规划,或者说,有什么战略部署?”李总继续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们公司的发展规划是这样的:争取今年11月,建成创新型医疗技术体系和APP3.0版上线;明年4月,A轮融资1000万;明年10-12月,B轮融资5000万,完成产品金融化,月营收≥200万,成为移动医疗垂直服务第一品牌;三年后,在新三板上市,并成为交易最活跃的前10%的企业;6年后,拥有5亿注册用户、1亿VIP客户,年营业额500亿或交易额10万亿元。”孔总声情并茂地陈述着自己对公司的美好设计。

“孔总。你们的规划,还是蛮有诱惑力的。但我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想问问。作为新型公司,你们如何去赢得客户的信任?毕竟,通过移动互联网,不能面对面接触病人,你们又如何解决全面获取病人的资料,怎样根据获得的病人资料诊断疾病,怎样有效地和病人沟通,怎样有效地了解病人的病情变化?”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挣扎、现实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008
  • 54
  • 4030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看到楚桥哭了,我赶紧读完了。朴素的文字感动人心,可怜的母亲,是在旧时社会成长的,很多这样的母亲的真实写照,一个被抱养的女儿,后来又成为媳妇,一个物质贫乏的时代,有时人的婚姻还真不由得是自己作主。。飞泉的母亲年轻时的不能干,以我看是因为你祖母太能干,把什么事都包办了,以致你母亲没有动手能力。好在中年后的母亲做事又利索起来了。

    红红的雨​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6:13:31
  • 作者的经历,每一段都是一个打工者的缩影,几乎来深圳打工的底层都经历过。只是有的较为幸运,有的甚至比本文作者经历过的还多,无论如何这篇文章都是来深圳的人代表性的经历,真实而充满着艰涩的过程,吸引着读者不断读下去,让读者无不勾起自己来深圳的打工经历,感同身受。只是最后作者怎样华丽地转身,作者并没有写下去,就此戛然而止,余情绕梁。

    叶紫一直往南方开

    2020/10/26 14:04:25
  • 看了本文,我觉得邻家需要这样以大视野观察深圳本土企业的文章,无论是从侧面还是从正面,都让我们身在当时当下的人,看到了整个时代浪潮,让企业风起云涌经历。

    叶紫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6 9:56:23
  • 《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一篇侧面反映华为如何腾飞的好文章!作者小龙的旅行很巧妙地用自己的所见所闻,简要介绍了自己和华为在工作上的相交相接。文章中华为的狼性文化、《华为人》报、《华为基本法》等都是非常好的第一手素材,读后既真实可信,又可以资借鉴。特别是文章中写任正非的几小段,几笔勾勒下来,一个睿智低调的老人就跃然于纸上。华为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一面大旗,是一部耐读耐看的现代大剧,期盼更多这样的好文章。

    方华吉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1 19:43:41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谢龙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