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静止的摩天轮
  • 点击:14588评论:102019/12/30 10:59

1 狗语者

立冬那天,鸟城终于起了秋意,道路两旁的大叶榕并没有凋落,甚至泛黄,反而绿得深沉。唯一变化的是吹在脸上的风,有了几分清凉。阿祥骑着电单车,在人行道上低速行驶。若在平时,他肯定开得飞快,争分夺秒把保温箱里的披萨送到顾客手中。一刻钟前,他刚吃了交警的罚单,处罚理由是电单车进了机动车道。“可是,这一路段整天修路,人行道都挡住了。”他小声咕哝着,意识到解释毫无作用,唯一可行的方式是乖乖交上五十元罚款,便把后半句吞进肚子里。他看到身边还有几位被交警抓到的行人,跟自己犯的一样的错误。不过,行人横穿马路罚款二十元,电单车罚款五十。其中一个穿牛仔热裤的年轻女孩嘟囔着,说自己一天的饭钱罚没了。阿祥来不及听他们说话,他得尽可能快地把披萨送到顾客家里,即便今天算是白干了。

“一年四季都在修路。”他自言自语。想着自己每天行遍周边的街巷,看到的都是修路的景象。远的不说,就拿每天必经的晒鱼路说吧,春天的时候是青砖人行道,夏天的时候是红砖道,秋天的时候换成了石板道,冬天变成了水泥道。说不定明年再轮回一次。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道路要不停地更换与翻新,又觉得不是自己这个连鸟城户口都没有的外卖员该想的事,便不想了。可刚才的罚款和思考影响了车速,到了顾客居住的常春藤小区的时候,比预定送达时间超时了一刻钟。

一位只穿了一条夏威夷裤衩的青年男子开了门,接过了披萨,摸了摸包装盒的底部,递给了阿祥,说了句披萨凉了便关上了门。

“看他紫黑的眼袋,肯定是游戏党,死宅男。”阿祥咒骂了一句,下了楼,心里并没有怨恨什么。

按照公司规定,因送货迟到造成的退货需自己赔偿损失。眼看着临近中午,那个八寸半的虾仁牛肉披萨便成了阿祥的午餐。

经过晒鱼路的时候,他看到路边的儿童公园入口,便开了进去。寻了一处树阴,坐在长椅上,准备享用午餐。

他望了一眼公园游乐区静止的巨大摩天轮,想起了公司的调动通知,说是抽选部分员工到S城的分店。S城是国际性大都市,外国顾客很多,所以要求英语口语流畅,还要取得雅思考试成绩,口语单项要六分及以上。调到S城的员工,真是幸运儿,收入差不多变成原来的三倍。对于阿祥来说,他期待自己能调过去,原因是S城不天天修路,这样他才能找到畅途无阻的驾驶快感。道路通畅的时候,他感觉骑电单车跟开飞机一样。

他思量着自己大专毕业来鸟城打工,别说一句完整的英文,就连单词也差不多忘光啦。他也悄悄去一些英语培训机构问过,一节课两三百元的学费也非他可以承受。调去S城的念头折磨着他。实际上,他业余已经开始背单词了,还打开收音机听BBC,虽然什么都听不懂。

等他回过神来,忽然发现一条黄狗站在自己面前,正流着口水盯着自己手中的披萨。

那是一条中华田园犬,毛色鲜亮,身上还算干净,只是尾巴被剪短了一截。那半条尾巴轻轻左右摇动着,顶端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只是截面光秃秃的,没有毛发,看起来怪怪的。

阿祥撕下一块披萨,丢在面前的石板地面上。

那狗低头探嘴,轻轻衔起披萨一角,缓缓后退到几步开外的草丛,抬头看了阿祥一眼,似乎要记住恩主的面容一样,这才悄悄地吃了起来。

阿祥看得出来,这是一条举止斯文的狗,修养比自己往日送披萨遇见的一些主儿高许多。

阿祥吃完披萨的时候,那条狗也刚好享用完。他心里升起一股久违的温暖。

黄狗吃完,并没有离去,反而踩着细碎的步子来到阿祥面前,一双棕色大眼盯着他,一副想要开口说话的样子。

忽然,一道白光闪过阿祥脑际,计上心头。

“你是一条本地狗吗?(Are you local?)”阿祥用蹩脚的英语问道。

黄狗呜呜了两声作为回应。

“那你老家在哪里?你知道的,这座城市十之八九是外地人。那狗,十之八九也是外地狗吗?”

“呜呜。”

“你住在哪里?”

“汪汪。”

“你本来就是流浪狗,还是被主人遗弃了?”

“呜汪。”

“那好,不谈你的伤心事了。对了,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在这里会合好不好?”

“汪呜。”

“就这样说定了。”

“嗷嗷。”

阿祥的手机响了两声鸟鸣,那是有新订单的信号,便跨上电单车走了。

第二天阿祥来到儿童公园的时候,黄狗果然按时到达,时间观念很强。

这次,阿祥给了它整整半个芝士牛肉披萨。

“没想到你也那么准时。你知道鸟城哪类人最准时吗?一是披萨外卖员,二是人民教师。今天天气很好呀。鸟城的怪天气,立冬了还这么热。”

黄狗一言不发,怔怔地望着他。

“你怎么不搭话,难道今天的披萨不合你的胃口?”

黄狗头歪向一侧,依然没回应。

“你今天不配合是不是?看到街对面的野人饭店了吗?那里的狗肉火锅味道美极了!”

黄狗的头歪向另一边,还是沉默。

“你到底吱一声啊!臭狗!”

“记得明天这个时候按时会合,我上班去了。”

第三天的时候,黄狗迟到了。阿祥焦急地看着手腕上的电子表。

黄狗这次迟到了差不多一刻钟,这几乎触碰了阿祥忍耐的极点。但看到黄狗一瘸一拐地从街边跑来,阿祥心中的愤怒变成了悲悯。它是用三条腿跑过来的,一条前腿蜷缩了起来。

“阿黄,你怎么了?是不是垃圾桶翻找东西吃被人打了?”

黄狗呜呜地悲鸣了两声。

“这个世界就这样,弱者就容易被欺负。”

黄狗嗷嗷了几声。

“看到那边的火锅店了吗?你更要注意,免得成为阔人的盘中餐。”


2 自语者

一座城是另一座城的幻象。地名和建筑的外形可以复制,城市精神却无法挪移。

张潮站在晒鱼路十字路口,望着步行街熙熙攘攘的人群感叹道。他的声音微不足道,跟鸟鸣一样,完全淹没在人流喧嚣中。在鸟城,冬季所见多是候鸟。它们大概自知是外地鸟,叫声十分低微。

张潮的身侧,被台风夺去了枝叶的老榕树悄然发出新芽。整整两年,他都在暗自努力,筹划一次由表层向内里的跃迁。他书房的玻璃窗,正对着S城的方向。无数次,他的目光插上翅膀,越过儿童公园那架静止的巨大摩天轮,注视着那城涌上街头的人流。

有时候,城市忽然一片死寂,他恍惚听见隔壁城市的人声,他们操着另一种语言交谈。

有时候,他感觉到分外的寂寞,便玩起老套的找房游戏。这种玩法屡试不爽,至少可以与人说说话,运气好的话,还能结识年轻女孩。

一天傍晚,张潮和陈婷正从一个小区赶往另一个小区,忽然下起雨来。陈婷从随身小挎包里掏出遮阳伞,交给他打着。那把薰衣草颜色的女士遮阳伞小得出奇,鸟城的雨来势汹汹,恐怕没什么作用。两人几乎同时看到马路一侧的带顶棚的公交站台,便走到下面避雨,幸亏刚才的果断和及时,才没被淋成落汤鸡。站台那里早有几个人避雨,好在空间足够大,不至于拥挤。刚才雨伞倾斜的缘故,他的长袖湿了半边,面膜一样贴在身上。两个人保持着陌生男女应有的矜持,没有靠得太近,在拐弯的片刻,她的肩膀蹭到他的肋骨。

“下午看的几套房子有没有中意的?”她仰着脸问他。

“有一套价格合适,只是窗子朝北,终年不见阳光。房子小点无所谓,但一定要有阳光。没有阳光,怎么灿烂嘛!”他乐呵呵地说,一副在鸟城见多识广的样子。

“这附近,有阳光的单身公寓,至少四千元起租啦。”她眨眨眼,睫毛扫了扫,盯着手机上她所在的房屋租赁公司的软件。那个软件有一个很好的名字,叫“温馨之家”。可是,对于年轻人来说,在鸟城有个不必搬来搬去的家,几乎不可能。她很年轻,脸上还未褪去大学时代的青涩,五官娇小端庄,最引人注目的是,她下巴的正中心靠近下嘴唇的部位,有一颗美人痣。

他们说了几句话便沉默了。她是位忙碌的姑娘,正盯着手机,闪烁的信号灯表明她频繁收到新信息。她倒是跟站台上的公益广告很契合,广告语云“鸟城女人,又忙又美”。

“你不要见怪,干我这行就是这样。每天都要在外面跑,带租客看房。租客咨询的信息要及时回复,不然会扣绩效分。”她仰起脸说。一双不大却水灵的眼睛,躲在尖端上翘的修长睫毛下面。

“理解,理解。”他盯着面前身材娇小被工作占去大部分青春时光的姑娘。

这时候,有辆小汽车故意擦着路沿的公交车专用道疾驰而过,激起一道水帘,溅了大家一身。刚才侥幸躲过冬雨的人们,却被“飞车贼”溅了一身浑水。奇怪的是,大家并没有咒骂,旁边的那位中年男人只是轻轻叹息,似乎认同自己所处的阶层本该受此礼遇。一位长者苍老的脸上不仅没有怒气,还微微笑着,似乎觉得人生这杯酒,味道还蛮不错。

张潮没有咒骂,他的眼光聚集在陈婷身上,她正手指捏着湿掉的白色短上衣下摆,嘟着小嘴,一副吃惊的表情。

“这种事我在鸟城经历过多次了。总有一些人渣。”他试着安慰她。想着她刚来这座城市半年,却收到这样的洗礼。

“雨停了。这符合鸟城下雨天的性格,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他望望榕树枝叶一侧的天空,接着说。

“这儿离我的办公室不远。那里有台小型烘干机。要不,先去我那烘干衣服。”他说。

“好吧。不过,你办公室里没别人吧。”

“没,就我自己,其实那是一间书房。我不喜欢和别人分享一个房间。你去的话,你在屋里烘干衣服,我在大堂等你。”他语气微微颤抖,似乎怀疑自己能否赢得她的信任。

到了办公室,他从办公桌下面推出带轮子的烘干机,插上电,把钥匙放在桌上,便走出门,钻进电梯,去了大堂。

她反锁上门,趁着烘干衣服的空档,观察着那间奇怪的办公室。十几个楠竹书架和上面密密麻麻的书占据了绝大部分的空间。唯一没被书架遮掩的那堵墙上贴着一个大型穿衣镜,但房间里看不到任何一件衣服,除了烘干机上她的那件罩衫。

过了大概一刻钟,她穿着干爽的衣服笑盈盈地走来,把办公室钥匙递给他。

大堂外面的大道上,路灯和霓虹已经升起。

“方便的话,我想请你吃顿便餐。感谢你带我看了一下午的房,还淋了雨。”他说。

她沉默了一小会说:“好吧,不过七点钟有客户约我带着去看房。那客户下班后准时到这儿,预算一千五百元让我在附近给他找单身公寓。”

“天哪,没有四千,这附近哪能找到单身公寓?城中村租个鸽子笼都不止一千五。”

“好像是一名送餐员。”

“鸟城会教他怎么做人。”

他们边聊边进了一家湘菜馆。

她自称可以吃辣。他便点了一份双色剁椒鱼头、一盘空心菜、两碗米饭。一份瓦罐乌鸡汤给她,一瓶青岛啤酒给自己。

“谢谢你请我吃饭。”

“不,应该是谢谢你陪我吃饭。”

“你跟我一样没朋友吗?”

“朋友是有,不多。怎么,你一个朋友也没有?”

“没有。整天满城跑带着租客看房,回到郊区的住所已经半夜了。第二天七点又要出门,重复昨天的生活,比流水线工人还惨呢。根本没有一点个人生活的时间。我不知道这份工作要干多久。”

  • 1
  • 2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生活、生活、生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0000,共计40000
  • 2020-01-06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1-02
  • 一叶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9-12-31
  • 芜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2-31
  • 芜薇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12-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芜薇2童生2019/12/30 21:49:56
    • 分享到: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 感谢点评春节愉快!

    回复

    • 嘲讽4举人2020/01/02 16:25:55
    • 分享到:
  • 很多细节都是平日时常抱怨却不能改变的状态。不要太生活,简直了。
  • 感谢您共鸣

    回复

    • 一叶3秀才2019/12/31 14:44:25
    • 分享到:
  • 结尾漂亮,点赞!整个小说就连成一气了。
  • 感谢鼓励。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12/31 11:34:14
    • 分享到:
  • 又看到了熟悉的鸟城,还有涨潮德彬的小说,推进得很慢,又挺自然的。有人从建筑工地上摔下,有人从摩天轮上摔下,看似不一样的阿祥和涨潮,都一样期待静止的摩天轮转动。
    • 一叶2019/12/31 14:43:08
    • 分享到:
  • 看你写的“涨潮”我还以为欧阳德彬兄给男主改姓了。
  • 就数你火眼金睛
  • 晓霞懂我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8
  • 133033
  • 34
  • 423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