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静止的摩天轮
  • 点击:22761评论:112019/12/30 10:59

1 狗语者

立冬那天,鸟城终于起了秋意,道路两旁的大叶榕并没有凋落,甚至泛黄,反而绿得深沉。唯一变化的是吹在脸上的风,有了几分清凉。阿祥骑着电单车,在人行道上低速行驶。若在平时,他肯定开得飞快,争分夺秒把保温箱里的披萨送到顾客手中。一刻钟前,他刚吃了交警的罚单,处罚理由是电单车进了机动车道。“可是,这一路段整天修路,人行道都挡住了。”他小声咕哝着,意识到解释毫无作用,唯一可行的方式是乖乖交上五十元罚款,便把后半句吞进肚子里。他看到身边还有几位被交警抓到的行人,跟自己犯的一样的错误。不过,行人横穿马路罚款二十元,电单车罚款五十。其中一个穿牛仔热裤的年轻女孩嘟囔着,说自己一天的饭钱罚没了。阿祥来不及听他们说话,他得尽可能快地把披萨送到顾客家里,即便今天算是白干了。

“一年四季都在修路。”他自言自语。想着自己每天行遍周边的街巷,看到的都是修路的景象。远的不说,就拿每天必经的晒鱼路说吧,春天的时候是青砖人行道,夏天的时候是红砖道,秋天的时候换成了石板道,冬天变成了水泥道。说不定明年再轮回一次。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道路要不停地更换与翻新,又觉得不是自己这个连鸟城户口都没有的外卖员该想的事,便不想了。可刚才的罚款和思考影响了车速,到了顾客居住的常春藤小区的时候,比预定送达时间超时了一刻钟。

一位只穿了一条夏威夷裤衩的青年男子开了门,接过了披萨,摸了摸包装盒的底部,递给了阿祥,说了句披萨凉了便关上了门。

“看他紫黑的眼袋,肯定是游戏党,死宅男。”阿祥咒骂了一句,下了楼,心里并没有怨恨什么。

按照公司规定,因送货迟到造成的退货需自己赔偿损失。眼看着临近中午,那个八寸半的虾仁牛肉披萨便成了阿祥的午餐。

经过晒鱼路的时候,他看到路边的儿童公园入口,便开了进去。寻了一处树阴,坐在长椅上,准备享用午餐。

他望了一眼公园游乐区静止的巨大摩天轮,想起了公司的调动通知,说是抽选部分员工到S城的分店。S城是国际性大都市,外国顾客很多,所以要求英语口语流畅,还要取得雅思考试成绩,口语单项要六分及以上。调到S城的员工,真是幸运儿,收入差不多变成原来的三倍。对于阿祥来说,他期待自己能调过去,原因是S城不天天修路,这样他才能找到畅途无阻的驾驶快感。道路通畅的时候,他感觉骑电单车跟开飞机一样。

他思量着自己大专毕业来鸟城打工,别说一句完整的英文,就连单词也差不多忘光啦。他也悄悄去一些英语培训机构问过,一节课两三百元的学费也非他可以承受。调去S城的念头折磨着他。实际上,他业余已经开始背单词了,还打开收音机听BBC,虽然什么都听不懂。

等他回过神来,忽然发现一条黄狗站在自己面前,正流着口水盯着自己手中的披萨。

那是一条中华田园犬,毛色鲜亮,身上还算干净,只是尾巴被剪短了一截。那半条尾巴轻轻左右摇动着,顶端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只是截面光秃秃的,没有毛发,看起来怪怪的。

阿祥撕下一块披萨,丢在面前的石板地面上。

那狗低头探嘴,轻轻衔起披萨一角,缓缓后退到几步开外的草丛,抬头看了阿祥一眼,似乎要记住恩主的面容一样,这才悄悄地吃了起来。

阿祥看得出来,这是一条举止斯文的狗,修养比自己往日送披萨遇见的一些主儿高许多。

阿祥吃完披萨的时候,那条狗也刚好享用完。他心里升起一股久违的温暖。

黄狗吃完,并没有离去,反而踩着细碎的步子来到阿祥面前,一双棕色大眼盯着他,一副想要开口说话的样子。

忽然,一道白光闪过阿祥脑际,计上心头。

“你是一条本地狗吗?(Are you local?)”阿祥用蹩脚的英语问道。

黄狗呜呜了两声作为回应。

“那你老家在哪里?你知道的,这座城市十之八九是外地人。那狗,十之八九也是外地狗吗?”

“呜呜。”

“你住在哪里?”

“汪汪。”

“你本来就是流浪狗,还是被主人遗弃了?”

“呜汪。”

“那好,不谈你的伤心事了。对了,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在这里会合好不好?”

“汪呜。”

“就这样说定了。”

“嗷嗷。”

阿祥的手机响了两声鸟鸣,那是有新订单的信号,便跨上电单车走了。

第二天阿祥来到儿童公园的时候,黄狗果然按时到达,时间观念很强。

这次,阿祥给了它整整半个芝士牛肉披萨。

“没想到你也那么准时。你知道鸟城哪类人最准时吗?一是披萨外卖员,二是人民教师。今天天气很好呀。鸟城的怪天气,立冬了还这么热。”

黄狗一言不发,怔怔地望着他。

“你怎么不搭话,难道今天的披萨不合你的胃口?”

黄狗头歪向一侧,依然没回应。

“你今天不配合是不是?看到街对面的野人饭店了吗?那里的狗肉火锅味道美极了!”

黄狗的头歪向另一边,还是沉默。

“你到底吱一声啊!臭狗!”

“记得明天这个时候按时会合,我上班去了。”

第三天的时候,黄狗迟到了。阿祥焦急地看着手腕上的电子表。

黄狗这次迟到了差不多一刻钟,这几乎触碰了阿祥忍耐的极点。但看到黄狗一瘸一拐地从街边跑来,阿祥心中的愤怒变成了悲悯。它是用三条腿跑过来的,一条前腿蜷缩了起来。

“阿黄,你怎么了?是不是垃圾桶翻找东西吃被人打了?”

黄狗呜呜地悲鸣了两声。

“这个世界就这样,弱者就容易被欺负。”

黄狗嗷嗷了几声。

“看到那边的火锅店了吗?你更要注意,免得成为阔人的盘中餐。”


2 自语者

一座城是另一座城的幻象。地名和建筑的外形可以复制,城市精神却无法挪移。

张潮站在晒鱼路十字路口,望着步行街熙熙攘攘的人群感叹道。他的声音微不足道,跟鸟鸣一样,完全淹没在人流喧嚣中。在鸟城,冬季所见多是候鸟。它们大概自知是外地鸟,叫声十分低微。

张潮的身侧,被台风夺去了枝叶的老榕树悄然发出新芽。整整两年,他都在暗自努力,筹划一次由表层向内里的跃迁。他书房的玻璃窗,正对着S城的方向。无数次,他的目光插上翅膀,越过儿童公园那架静止的巨大摩天轮,注视着那城涌上街头的人流。

有时候,城市忽然一片死寂,他恍惚听见隔壁城市的人声,他们操着另一种语言交谈。

有时候,他感觉到分外的寂寞,便玩起老套的找房游戏。这种玩法屡试不爽,至少可以与人说说话,运气好的话,还能结识年轻女孩。

一天傍晚,张潮和陈婷正从一个小区赶往另一个小区,忽然下起雨来。陈婷从随身小挎包里掏出遮阳伞,交给他打着。那把薰衣草颜色的女士遮阳伞小得出奇,鸟城的雨来势汹汹,恐怕没什么作用。两人几乎同时看到马路一侧的带顶棚的公交站台,便走到下面避雨,幸亏刚才的果断和及时,才没被淋成落汤鸡。站台那里早有几个人避雨,好在空间足够大,不至于拥挤。刚才雨伞倾斜的缘故,他的长袖湿了半边,面膜一样贴在身上。两个人保持着陌生男女应有的矜持,没有靠得太近,在拐弯的片刻,她的肩膀蹭到他的肋骨。

“下午看的几套房子有没有中意的?”她仰着脸问他。

“有一套价格合适,只是窗子朝北,终年不见阳光。房子小点无所谓,但一定要有阳光。没有阳光,怎么灿烂嘛!”他乐呵呵地说,一副在鸟城见多识广的样子。

“这附近,有阳光的单身公寓,至少四千元起租啦。”她眨眨眼,睫毛扫了扫,盯着手机上她所在的房屋租赁公司的软件。那个软件有一个很好的名字,叫“温馨之家”。可是,对于年轻人来说,在鸟城有个不必搬来搬去的家,几乎不可能。她很年轻,脸上还未褪去大学时代的青涩,五官娇小端庄,最引人注目的是,她下巴的正中心靠近下嘴唇的部位,有一颗美人痣。

他们说了几句话便沉默了。她是位忙碌的姑娘,正盯着手机,闪烁的信号灯表明她频繁收到新信息。她倒是跟站台上的公益广告很契合,广告语云“鸟城女人,又忙又美”。

“你不要见怪,干我这行就是这样。每天都要在外面跑,带租客看房。租客咨询的信息要及时回复,不然会扣绩效分。”她仰起脸说。一双不大却水灵的眼睛,躲在尖端上翘的修长睫毛下面。

“理解,理解。”他盯着面前身材娇小被工作占去大部分青春时光的姑娘。

这时候,有辆小汽车故意擦着路沿的公交车专用道疾驰而过,激起一道水帘,溅了大家一身。刚才侥幸躲过冬雨的人们,却被“飞车贼”溅了一身浑水。奇怪的是,大家并没有咒骂,旁边的那位中年男人只是轻轻叹息,似乎认同自己所处的阶层本该受此礼遇。一位长者苍老的脸上不仅没有怒气,还微微笑着,似乎觉得人生这杯酒,味道还蛮不错。

张潮没有咒骂,他的眼光聚集在陈婷身上,她正手指捏着湿掉的白色短上衣下摆,嘟着小嘴,一副吃惊的表情。

“这种事我在鸟城经历过多次了。总有一些人渣。”他试着安慰她。想着她刚来这座城市半年,却收到这样的洗礼。

“雨停了。这符合鸟城下雨天的性格,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他望望榕树枝叶一侧的天空,接着说。

“这儿离我的办公室不远。那里有台小型烘干机。要不,先去我那烘干衣服。”他说。

“好吧。不过,你办公室里没别人吧。”

“没,就我自己,其实那是一间书房。我不喜欢和别人分享一个房间。你去的话,你在屋里烘干衣服,我在大堂等你。”他语气微微颤抖,似乎怀疑自己能否赢得她的信任。

到了办公室,他从办公桌下面推出带轮子的烘干机,插上电,把钥匙放在桌上,便走出门,钻进电梯,去了大堂。

她反锁上门,趁着烘干衣服的空档,观察着那间奇怪的办公室。十几个楠竹书架和上面密密麻麻的书占据了绝大部分的空间。唯一没被书架遮掩的那堵墙上贴着一个大型穿衣镜,但房间里看不到任何一件衣服,除了烘干机上她的那件罩衫。

过了大概一刻钟,她穿着干爽的衣服笑盈盈地走来,把办公室钥匙递给他。

大堂外面的大道上,路灯和霓虹已经升起。

“方便的话,我想请你吃顿便餐。感谢你带我看了一下午的房,还淋了雨。”他说。

她沉默了一小会说:“好吧,不过七点钟有客户约我带着去看房。那客户下班后准时到这儿,预算一千五百元让我在附近给他找单身公寓。”

“天哪,没有四千,这附近哪能找到单身公寓?城中村租个鸽子笼都不止一千五。”

“好像是一名送餐员。”

“鸟城会教他怎么做人。”

他们边聊边进了一家湘菜馆。

她自称可以吃辣。他便点了一份双色剁椒鱼头、一盘空心菜、两碗米饭。一份瓦罐乌鸡汤给她,一瓶青岛啤酒给自己。

“谢谢你请我吃饭。”

“不,应该是谢谢你陪我吃饭。”

“你跟我一样没朋友吗?”

“朋友是有,不多。怎么,你一个朋友也没有?”

“没有。整天满城跑带着租客看房,回到郊区的住所已经半夜了。第二天七点又要出门,重复昨天的生活,比流水线工人还惨呢。根本没有一点个人生活的时间。我不知道这份工作要干多久。”

  • 1
  • 2
  • 3
  • 4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生活、生活、生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健字号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9
  • 520周冠打赏40000,共计40000
  • 2020-01-06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1-02
  • 一叶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9-12-31
  • 芜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2-31
  • 芜薇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12-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深大荣退教授的得意门生,自然得到了写小说的一脉法门。成就一篇现代小说,不可或缺的“配方”一说,精彩。小说的城堡意象,摩天轮意象,女武神的命名,所包含的能指与所指,不言而喻,在现实的泥泞中,现代人无力超拔,于是流浪是看家狗的宿命,于是城市之眼有了摔死人的高危。现代人的出路在哪,没有答案,只有空转,现代人的精神在哪,没有回应。人与技术一样,到了极致,精神也有蓝海,可贵在小说于普通人中,找到了有效的支撑
  •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9/12/30 21:49:56
    • 分享到: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 感谢点评春节愉快!

    回复

    • 嘲讽4举人2020/01/02 16:25:55
    • 分享到:
  • 很多细节都是平日时常抱怨却不能改变的状态。不要太生活,简直了。
  • 感谢您共鸣

    回复

    • 一叶3秀才2019/12/31 14:44:25
    • 分享到:
  • 结尾漂亮,点赞!整个小说就连成一气了。
  • 感谢鼓励。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12/31 11:34:14
    • 分享到:
  • 又看到了熟悉的鸟城,还有涨潮德彬的小说,推进得很慢,又挺自然的。有人从建筑工地上摔下,有人从摩天轮上摔下,看似不一样的阿祥和涨潮,都一样期待静止的摩天轮转动。
    • 一叶2019/12/31 14:43:08
    • 分享到:
  • 看你写的“涨潮”我还以为欧阳德彬兄给男主改姓了。
  • 就数你火眼金睛
  • 晓霞懂我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8
  • 29533
  • 35
  • 461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 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