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二十二)
  • 点击:17291评论:02020/01/09 11:15

二十二

夜幕降临,给华丽的都市披上了黑面纱,掩饰着它的疲惫和冷漠。五光十色的灯箱广告和闪烁的LED灯光,不停地闪烁着,它们藏于摩天大楼,矗立于公路边的广告牌,或躲在公交车站的框架内,粉饰着各式各样的商品,或宣扬着某某公司的理念。哗众取宠的它们,配上精心布置的文字,总是诱惑着物欲横流的都市人,俘虏着都市的男男女女。

晚上九点,顾佳才踩着夜色,提着大包小包,兴冲冲地回到了租房。她用钥匙打开房门,便随手把大包小包扔地上,软乎乎地坐上椅子,放松着体力透支的身躯。她喘着大气,擦着额头的汗,不停地喊累,不停地抱怨着今天的行程,像搁浅的海豚,责怪着自己为什么为一条小鱼而游上浅滩。

“吃饭了吗?”朴博有些心疼地问。

“吃了。和同事在HK吃了咖喱鸡饭。好累啊。”顾佳有气无力地说。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过关口时,人山人海。排队的人多得吓死人,拐来弯去的队伍的长度,快赶上万里长城了。排了一个半小时的队,才过得了关。真是不可思议。”

“你这是花钱买罪受。买点化妆品,还非得跑去HK买不可。去屈臣氏买,或上京东网购,不行吗?”

“那不一样的。HK那边的化妆品,质量有保证,口碑好,按汇率折算的话,价钱也很便宜。还可以顺便逛逛HK的铜锣湾、旺角,看看维多利亚港的璀璨夜景,感受一下东西方文化交融杂交的神奇氛围。总比宅在家里‘淘宝’强吧?”

“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嘛。借购物之名,去花花世界吃喝玩乐。可不可以这样理解?”

“我去买东西,这是千真万确的,那些提回来的大包小包,就是物证。当然,我和闺蜜也玩得乐不思归,哗啦啦地花钱,换来转瞬即逝的飘飘然感。不也为HK的经济繁荣,贡献小女子一点微不足道的力量吗?只是把我的身躯累得,都快散架了。”

“你这是不爱国的消费行为。作为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就应该在祖国的疆域内消费,肥水不应该流外人田。你不在国内消费,拉动国内经济发展,为GDP增长做些贡献,却跑去HK消费,为世界的经济繁荣添材加油。这算吃里扒外吗?”

“你这是狭隘的爱国主义在作怪。你动脑子想想,为什么那么多的国人,跑去HK或国外,抢购奶粉和化妆品等商品?那是因为人家的产品的质量更有保证,用起来放心。对于消费者来说,无论他或她来自哪里,自由选择自己认可的物美价廉的商品,或愿意为好商品花更多的钱,那是上帝赋予人的权利。再说,那么多国内的人,喜欢跑到国外去抢购商品,不也在倒逼着国内的一些相关产业提升自己的产品质量吗?”

“你这是狡辩。我虽然没读过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它对于我,就像头顶的一颗行星),理解不了那些高深莫测的经济理论,不懂什么叫自由贸易。但我眼睁睁地看到,许多国人在国内赚了可观的人民币,却换成美元或欧元去国外买东西,哗啦啦的流通货币,不是无声无息地流进了外国人的口袋吗?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这是不是有点像19世纪初的鸦片贸易?历史总是会重演的,人类能从历史中吸取的教训,就是人类永远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你这是杞人忧天。这都什么年代了,地球都成地球村了,你还在鼓吹那一套退出历史舞台的价值观。你的思想观念太传统守旧了,这是自我封闭造成的。要顺应潮流,与时俱进。”

“我这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君子所为,这是为天下安危着想的胸怀,永远值得效仿。”

“你呀,你。你把自己当谁了?你把自己当做普罗米修斯了,可以从天上偷来火种,播撒在人间,为人类成为万物之灵提供必不可少的工具吗?”

“我有自知之明,我不是普罗米修斯,没有他那么伟大,但我和他有一样共同的东西——坚定的信念,他的信念是‘相信自己能够创造人,至少能够毁灭奥林匹斯众神’,我的信念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家园是最美好的,因为我的根在那里,不管它多么的贫瘠和落后,我都要呵护它,不抛弃它。’。”

“你有你的崇高信念,我有我的信念,随波逐流也好,庸俗也罢,那也是我个人的自由,我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你我不要再争辩了,辩也辩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你说服不了我,我也说服不了你。”

顾佳有些讨厌这种无底洞式的争辩,消耗大脑能量,又得不到什么实实在在的收获,不亚于竹篮打水一场空。或许,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辩,反而得以怡心养神。

朴博却热衷于苏格拉底式的街头辩论,认为可以提高自己明辨是非的能力,可以锻炼口才,可以提高IQ。所以,一旦开了头,他就乐此不疲地辩论下去,不在乎是否失态,不在乎是否伤感情,就像失控的汽车,老练的司机怎么踩刹车器和离合器,车轮都刹不住,依然动力十足地往前冲。他总是一厢情愿地想,通过战无不胜的苏格拉底式的狡辩,说服顾佳,像诸葛亮舌战群雄那样征服不服气的群臣,让她口服心服,进而言听计从于他。这样,他才能牢牢地拴住她的心,她即使长了翅膀,也飞不掉;即使飞出去,还会飞回他身边。他想,每一个男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征服心爱的女人的欲望,这是本能的欲望,任时间怎样的流逝,也铁的事实,像太阳下山了,天就要黑。

顾佳总是无可奈何于他这种不可理喻的无厘头争吵,不管怎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劝说他放弃这种于事无补的狡辩,他总是当做耳边风,左耳进右耳出。他不愿意改变已经固化的思维模式。它就像吃进肚子的食物,悄然地转化成了身体的一部分。狗总是改不了吃屎的。

她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他的大男人主义在作怪,不排除患上强迫症的可能,但她拿不出诊断强迫症的依据,她更不知道怎样才算是强迫症的人格。

“你大包小包的提回来。还买了些什么?”朴博下意识地转换话题,有些疑惑地问。

“大包装的是帮别人代购的美赞臣婴儿奶粉,小包装的是帮朋友代购的苹果手机。”

“你真够拼的。去一趟HK,天还没亮就出发,深夜才回来,出钱又出力,就帮朋友代购,当活雷锋吗?你不是说去买化妆品吗?”

“化妆品,当然买了。我这代购是可以赚差价的,不是免费服务的,哪像你,净干些吃力不讨好又没钱赚的事情。像上次帮那位什么史上最牛乞丐卖书的事,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希望你吸取教训。”

“喂。过去了,就不要提了。况且,我做的不是什么亏心事。虽然亏钱,但经得起良心的考验。你这一趟来回,也就赚个路费吧?”

“博士,这你就不懂了。何止赚个路费。如果就为了赚个路费,我还不愿意那么辛苦地去排队呢。这么大的付出,只收获那么一点路费,怎么也不符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游戏规则吧。”

“那你赚了多少?天机不可泄露吗?”

“哈哈。你我都同枕共眠了,还有什么天机不可泄露,不过是卖个关子而已。你再猜猜,能赚多少?”

一头雾水的朴博,忍不住抓耳挠腮,闭目心算,再睁眼掰手指,像闯入了出不来的迷宫似的。想了好一会,他才吞吞吐吐地说:“没有两百,也有三百吧。对不对?”

平心而言,他更希望是三百块,多多益善吧。反正是她利用周末时间,为那些抽不出时间又想用好产品的朋友买点东西,赚点差价,也是合法所得。不是什么见不得阳光的勾当。

“这一趟来回,共赚了不下四百吧。除去车费和吃饭,还剩下两百多吧。怎么样,比你宅在家里,强多了吧。”

“哇。利润这么可观。那我们以后每个周末,都去HK帮有需要买奶粉买苹果手机的朋友代购,各取所需。我们付出了劳力,赚点辛苦费,他们获得了优质的商品。多好的事!”

“我还以为,你的脑子都是一根筋,不会转弯呢。原来不是我想的那样,你心里的算盘,比我还会算呢。真是孺子可教也。”

“你就别冷嘲热讽我了。这年头,谁愿意跟钱过不去。谁不想方设法多赚钱,改善生活,提高生活品味。钱嘛,只要‘取之有道,用之有度’,就行。”

“哈哈。终于有共鸣了。”

“但我总觉得,这事情,做起来,不是那么简单的。赚这钱,一本万利,谁都想挣,那竞争肯定就白热化了,从而导致了谁赚钱都不容易。正如有个企业家所言‘这世界上最难的事情是挣诚实的大钱,其次是挣诚实的钱,再其次是挣钱。’,懂我的意思吗?”

“你呀,又绕进你脑海的迷宫了,这跟画地为牢,没啥区别。我累得像一条狗,都快趴下了。不跟你瞎扯,洗个热水澡,早点休息好了。”

“好,好。你去洗吧。”

朴博无奈地叹口气,挠挠头,站了起来,走到书架旁,取下海明威的《老人与海》。然后,他返回椅子的位置,坐下,双手捧起《老人与海》,快速地抖了一下书页,直到翻开书签留在的书页,双眼凝注着黑麻麻的字体,开始了阅读。他前几天阅读过的情节,若隐若现地出现在脑海,像初恋女孩子的音容笑貌,由于看到她留下的明信片,而勾起了往日的思念,但她的身影很模糊,甚至有些零碎,难以拼凑出一张完整的全身照。

其实,《老人与海》这本小说,已经是他第三次阅读了。字数不算太多,故事情节不太复杂,文字优美,语句简短明快,内涵丰富,意境耐人寻味。所以,他宁愿浪费宝贵的时间去阅读第三次。要不然,如果浪费有限的时间,去阅读一部没有内涵没有文学素养没有美感的长篇小说,还得将像臭豆腐那样没营养的故事情节,塞进容量有限的记忆匣子,他难以宽恕自己,还不如观看优酷网上的免费纪录片呢。

他觉得应该抛开《老人与海》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个光环,抱着看一本自己喜欢的小说的心态,坐在月光洒下的窗台,背靠结实的木椅子,如黑洞一般的夜晚过滤了都市的喧嚣和浮躁,静下心来,津津有味地阅读着它,就像搂抱着暗恋多年的女孩,窃窃私语着。甜言蜜语也好,吐槽烦恼也罢,都是无比的美妙,美妙得宁愿时光凝固在这一刻,将他们拥抱的姿态,变成一尊石像。也许,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想创造一座比铜像更永恒

平心而论,他由衷地佩服海明威的写作技巧。通过一个孤独的老渔夫,出海捕鱼,捕获了一条马林鱼,却被虎视眈眈的鲨鱼抢夺着他的胜利品,除了勇敢地反击鲨鱼,老渔夫没有任何的选择,无畏地和鲨鱼斗智斗勇,一次又一次地杀死凶猛的鲨鱼。老渔夫回到海边时,马林鱼只剩下一副鱼骨了,坚强的他,没有怨天尤人,没有悲伤欲绝,毕竟,他还活着,还能出海去捕鱼,还有一位陪伴着他的小孩子。

《老人与海》,不算长的几万字小说,想通过一个老渔夫的故事表达出什么呢?或者说,它的文字背后,隐藏着什么可歌可泣的精神意境?他边阅读,边猜想着,像数学家琢磨着哥德巴赫猜想。也许,马林鱼象征着地球上每一个人的梦想,连续三次出现的鲨鱼象征着人性的贪、嗔、痴,每一个人从诞生那一刻起,无时无刻不在和内心中的欲望和恶念斡旋着,也构想着宏伟的蓝图。只不过,大部分人的最终结局都是——不切实际的梦想被残酷的现实辗压得支离破碎。也许,如果将时间的长度延长至无限,地球上的万物(包括最高级的灵长类动物——人类)终将紊乱、破碎,化为尘埃;衰退和灭亡是时间推进的必然结果;没有什么可以逃脱时间的无情推进,所有物质都将在时间的推进中消失得无影无踪。自命不凡的人类,终究也不能永恒,不过是宇宙的黑暗中的瞬间光亮。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008
  • 54
  • 4030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看到楚桥哭了,我赶紧读完了。朴素的文字感动人心,可怜的母亲,是在旧时社会成长的,很多这样的母亲的真实写照,一个被抱养的女儿,后来又成为媳妇,一个物质贫乏的时代,有时人的婚姻还真不由得是自己作主。。飞泉的母亲年轻时的不能干,以我看是因为你祖母太能干,把什么事都包办了,以致你母亲没有动手能力。好在中年后的母亲做事又利索起来了。

    红红的雨​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6:13:31
  • 作者的经历,每一段都是一个打工者的缩影,几乎来深圳打工的底层都经历过。只是有的较为幸运,有的甚至比本文作者经历过的还多,无论如何这篇文章都是来深圳的人代表性的经历,真实而充满着艰涩的过程,吸引着读者不断读下去,让读者无不勾起自己来深圳的打工经历,感同身受。只是最后作者怎样华丽地转身,作者并没有写下去,就此戛然而止,余情绕梁。

    叶紫一直往南方开

    2020/10/26 14:04:25
  • 看了本文,我觉得邻家需要这样以大视野观察深圳本土企业的文章,无论是从侧面还是从正面,都让我们身在当时当下的人,看到了整个时代浪潮,让企业风起云涌经历。

    叶紫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6 9:56:23
  • 《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一篇侧面反映华为如何腾飞的好文章!作者小龙的旅行很巧妙地用自己的所见所闻,简要介绍了自己和华为在工作上的相交相接。文章中华为的狼性文化、《华为人》报、《华为基本法》等都是非常好的第一手素材,读后既真实可信,又可以资借鉴。特别是文章中写任正非的几小段,几笔勾勒下来,一个睿智低调的老人就跃然于纸上。华为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一面大旗,是一部耐读耐看的现代大剧,期盼更多这样的好文章。

    方华吉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1 19:43:41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谢龙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