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二十六)
  • 点击:17621评论:02020/01/14 15:08

二十六

整整一个星期,老板都出差在外。这无异于卸下了每一位员工头上的紧箍咒。朴博感觉过得很轻松,每一天都是一片艳阳天,陶醉于无拘无束的工作氛围,像当红明星摆脱了狗仔队的跟踪。这个星期的时间,似乎走动得比以往都快,像某位喜欢捣蛋的小屁孩用手拨快了时针。眨眼间,时间的脚步又走到了星期五,一个星期的最后一天工作日,过完了就属于个人的周末。

下班时间一到,朴博一分钟也不愿多呆,录完指纹,就逃离了办公室。他径直走到地铁口,却看到了最不愿看到的一幕——排队过安检的人,已经挤满了地下通道,还挤满了地面的入口。他往下一看,黑压压的人头,像乌云密布遮住了天空。他识趣地选择了逃避,逃避着让他喘不过气来的人海,不想掺合进来费时费力的排队。他像一只不会游泳的旱鸭子,不敢跳进茫茫人海。

一个忽闪而至的念头,浮现在他的脑海——去国贸大厦的路边和那位史上最牛的乞丐聊聊,看看他的近况如何,顺便打发无处可去的时间。

朴博转身,朝国贸大厦走去。到了那里,那位熟悉的身影,并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夏伟摆摊的位置被一位陌生的年轻小伙子占了,摆地摊卖着手机套,正起劲地吆喝着:“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便宜又耐用的手机套!”。铿锵有力的男中音,此起彼伏地回荡在空气中,刺激着过路人的耳膜,但眨眼间就会被更嘈杂的噪音淹没了。

没有看到夏伟,朴博有些失落。他不由自主地揣测着——夏伟身在哪里?那些书卖出了多少?夏伟是否听从他前几天的建议,去市民广场那边摆摊了?难道夏伟离开了这座都市,去别的都市漂泊了?有时,他又庆幸地想,夏伟如果还在这里摆地摊卖书的话,他肯定控制不了自己,继续掏钱,买夏伟的书,或许还会像做批发生意那样,买个十本二十本,再原价转卖给有爱心的朋友。只有这样,他的良心才不会愧疚。现在倒好,夏伟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他也就不需要花钱买书,也不至于愧疚。

其实,朴博难以理解自己这种不可理喻的自我安慰,说是幸灾乐祸亦不为过,像消化不了误吞的玻璃弹珠。他扪心自问着——我的脑海里怎么会冒出这样的念头?我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来龙去脉是怎样的?深陷于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他似乎难以从自己的认知和阅历中,从亲朋好友的身上,寻找到解释这个困惑的来龙去脉。与他没有任何利益纠葛的夏伟, 或许只是他漫长人生旅程中的一道风景,一道别具一格的风景。旅行时间有限的他,碍于现实的需求,困于已经定型的三观,理性地选择着合乎他心意的东西,不敢过度迷恋这道风景,不敢破坏这道风景的原生态,更不敢妄想改变这道风景的本来面貌。他像一位考生在做数学测试的单项选择题,只有唯一的答案可选,不得不根据前人留下的数学定律,遵循着大多数人认可的逻辑,违背着自己的意愿去选出一个正确的答案。他想,世上的风景,壮观也好,荒凉也罢,看过了,经历了,赏心悦目了,也就够了。该出现的终究会出现的,不该出现的终究不会出现,这世上的许多事情,终究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他改变不了任何的事实,就像三峡大坝改变不了长江之水向东奔流入大海的事实。

顾佳为了庆祝周末,和约好的闺蜜逛街去了,完全不顾朴博的感受。孤零零的朴博,没挤上回家的地铁列车,飘荡在大街小巷。他想起了林森——这位依然单身且五行缺木的知心朋友,想约林森出来吃个饭,聊聊天,度过寂寞的长夜。

朴博迅速从口袋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编辑微信内容,点击发送。

——现在有空吗?。

——我刚忙完,准备去吃饭呢。

——不要吃了,出来一起吃。怎么样?

——好啊。你有什么安排?

——过来海上世界逛逛,顺便在这边吃晚饭。

——行。那就一会见。

——待会见。

晚上七点十五分。他们在海上世界的必胜客餐厅门口碰了面,随意地寒暄两句。毕竟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他们没有什么拘束和尴尬,随性地评论着网络媒体的头条新闻。

朴博本来想请他吃一餐进口的龙虾和螃蟹的,但看了看菜单,被贵比黄金的价格吓了一跳,好在他的自控力良好,否则,他会像低血糖发作时出现晕倒在地的窘相。他识相地找了一个借口——我昨晚才吃过大闸蟹(其实,他昨晚没吃过大闸蟹。),删除了这家餐厅,逃出了进口海鲜餐厅的大门。

左挑右选了七八家餐厅后,他们才物色到了价钱适宜菜单合口的一家西北菜馆。朴博依据着两个人的口味,随意地点了孜然烤羊排、莜面鱼鱼、自制凉皮和凉拌蔬菜。

他们坐在二楼露天的阳台,赏心悦目地观赏着美轮美奂的都市夜景。此时,一轮圆圆的明月已挂上了深邃的夜空,将无尽的银辉洒落在大地,让华灯初上的都市夜景,更是熠熠生辉。四周低矮楼房的外墙被五颜六色的灯光装饰得迷离醉人,各式餐厅的招牌在LED灯光的精心装饰下,像一位美艳的时髦女郎,披着绫罗绸缎,眉来眼去地勾引着形形色色的行人。还有,那艘庞大的船只,不知从哪时起,就搁浅在已填充成陆地的海边,不再劈风斩浪,不再继续航行于大海,安然地享受着属于它的晚年。大街上,形形色色的人,衣着光鲜,欢快地进进出出诱人的餐厅。广场上,既有一家三口在悠然地散步,有成双的情侣互相依偎着沉醉于今宵美景,也有形单影只的身影彷徨在迷离的夜色中。在有些昏暗的不远处,有一排灯红酒绿的酒吧,紧紧地挨在一起,挤成一条街,便成了都市人流连忘返的酒吧街。也许,在多苦多难的世界,红尘中人太需要像酒这样猛烈的饮品,把人一下子带入另一种极端的状态中,麻醉着疲惫的身躯,慰藉着孤独的灵魂。

十几分钟后,年轻的女服务员,将他们所点的菜,陆续地端上桌面。

朴博执意让女服务员拿来两瓶冰的青岛生啤,希望通过酒精度不高的啤酒,升华他们的感情,带给他们超脱烦恼和痛苦的快感。酒过三巡后,他们的话匣子就打得更开了,像溃堤的洪水,汹涌澎湃着冲向远方。

“小林,我们很久没喝两杯了吧?”

“嗯。我知道你上班忙,下班陪嫂子。也就不好意思约你出来吃喝玩乐了。”

“唉。你这是什么狗屁理由。法律有规定,下了班,必须得回家陪老婆吗?没有吧。你我是多年的兄弟了。来,今晚就喝它个痛快。”

啤酒下肚后的朴博,情不自禁地亢奋起来,思维异常活跃,妙语连珠如打开的水龙头,哗啦啦地流淌出来,平时不轻易说出来的肺腑之言,也总是一吐为快。

“博哥。你可知道我是高尿酸病人,不适宜喝啤酒的。我们就适可而止吧。”

“不就高尿酸呗,没事的。偶尔喝点啤酒,阎罗王不敢拿你怎么样的。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你这是酒后诗兴大发啊。有李白的风范嘛。如果你早投胎在唐朝,说不定会是一位大诗人呢?”

“我算过我的前世是一位怀才不遇的秀才而已。我这是借酒浇愁,也许酒醒后愁更愁。你看头顶的月亮,多么皎洁;这身边的夜景,多迷人。‘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张九龄的诗写得真是妙。”

“你有什么愁呢?”

“你这单身王老五,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趁着还是孑然一身,好好地享受你这段无牵无挂的好日子。找一个女人过日子,得找一个称心如意的女子,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听你这语气,似乎不满意现在的婚姻生活吗?”

“哈哈。结婚后,我才发现这生活真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天天惦记着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价格,而不是田园诗酒。然后,为了两个家庭而妥协着,还得适应着种种的陈规陋习,应付着如影随形的人情世故。最头疼的是房子问题。我老婆可能是受到父母和身边闺蜜的教唆,整天就吵着买房,口口声声地说‘结了婚,没有自己的房住,哪像个家?’。你说,现在的房价这么高,高得我都不敢想,我哪拿得出买房的首付啊。”

“我个人觉得哦。既然买不起,就租着住吧。如果你们是新安市户口,也可以去申请公租房嘛。我相信,凭着你们两个人的努力,房子嘛,肯定会有的。”

“有时候,我总觉得,这生活,怎么越过越窝囊,越不像人过的日子。就像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无底洞,猴年马月才是个头?”

“生活不都这样吗?有些人,过得不幸福,过得不如意,不都是对生活的期望值太高了吗?”

“哈哈。你这话有意思。哲学家眼中的幸福是,带着自己的哭声来到人间,带着别人的哭声离开人间,这中间的过程就是幸福。你最近还经常在‘陌陌’上泡妞解决性饥饿问题吗?”

“现在已经不流行玩陌陌了。现在流行的是租一辆跑车,开去市中心的那些奢华酒吧泡美女。况且,在陌陌上约炮,总是存在太多不确定性因素,隐藏着不可预知的安全隐患。在陌陌上的那些女性,都是冲着你的钱而来。有时,运气不好,撞上了那些有组织的作案团伙,那麻烦就更大了。再说,一不小心,染上了什么梅毒之类的性病,这辈子就完蛋了。”

“你呀。胆子越来越小了。但是,食色性也。老祖宗,都知道这性行为可是人的本能,就像饿了就得吃饭。你也不能总是这么压抑着性冲动而活着吧。”

“我没打算打一辈子的光棍。我个人觉得,还是和正儿八经的女朋友发生性行为,放心又便宜,从商品的价值规律角度去分析,绝对是价廉物美的。偶尔,来一次鸳鸯浴,或到陌生的地方旅行,一起享受非同一般的浪漫性行为。是不是很诱人?”

“有人说,汽车就是男人移动的生殖器。这年头的人,有了钱,就任性,就四处寻找刺激,到处拈花惹草。有钱人,可以不负责任地包养好几个情妇,愿意为喜欢的女人大把大把地烧钱,久而久之,让大部分女人都势利了,没钱的男人都靠边站。这样,搞得穷困潦倒的男人讨不到老婆的概率更大,单身汉越来越多。”

“哈哈。你倒关心起社会问题来了。这种费脑筋的问题,最好不要想得太多,任你怎样的冥思苦想,也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捷径,倒不如抛之脑后,该怎样便怎样,过得洒脱些。人这一辈子,不就这么一回事嘛,何必拿那些与己无关的东西与自己过不去。”

“来。干一杯。喝个痛快。这酒,即使是低酒精度的啤酒,都是身体的麻醉剂。难怪有那么多人,喝酒会喝上瘾,戒都戒不了,不亚于抽鸦片啊。还有些人,甚至为了酒,可以不在乎一切,可以拼了命。”

“酒算得上人类伟大的发明之一吧。没有酒的话,这个世界会单调很多,这个世界会有更多的精神病人吧?博哥,你看,那边的酒吧,也是一处寻花问柳的好地方。听说,有些纨绔子弟,经常开着名车,到那里泡那些蓝眼睛、金头发和身材火辣的外国妞。”

“那是别人的生活。不是你我向往的生活。再说,我们也没那个经济能力去泡什么洋妞。连养活自己都成问题了,哪敢有非分之想?你想想,美女也算是地球上的稀缺资源吧,根据物以稀为贵的原则,这些洋美女的身价肯定很高。她们的眼光也高,不是非富即贵的男人,她们才懒得理你。我觉得,你账户上的钱没超过八位数的话,休想抱得这些美人归。”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008
  • 54
  • 403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