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二十六)
  • 点击:13466评论:02020/01/14 15:08

二十六

整整一个星期,老板都出差在外。这无异于卸下了每一位员工头上的紧箍咒。朴博感觉过得很轻松,每一天都是一片艳阳天,陶醉于无拘无束的工作氛围,像当红明星摆脱了狗仔队的跟踪。这个星期的时间,似乎走动得比以往都快,像某位喜欢捣蛋的小屁孩用手拨快了时针。眨眼间,时间的脚步又走到了星期五,一个星期的最后一天工作日,过完了就属于个人的周末。

下班时间一到,朴博一分钟也不愿多呆,录完指纹,就逃离了办公室。他径直走到地铁口,却看到了最不愿看到的一幕——排队过安检的人,已经挤满了地下通道,还挤满了地面的入口。他往下一看,黑压压的人头,像乌云密布遮住了天空。他识趣地选择了逃避,逃避着让他喘不过气来的人海,不想掺合进来费时费力的排队。他像一只不会游泳的旱鸭子,不敢跳进茫茫人海。

一个忽闪而至的念头,浮现在他的脑海——去国贸大厦的路边和那位史上最牛的乞丐聊聊,看看他的近况如何,顺便打发无处可去的时间。

朴博转身,朝国贸大厦走去。到了那里,那位熟悉的身影,并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夏伟摆摊的位置被一位陌生的年轻小伙子占了,摆地摊卖着手机套,正起劲地吆喝着:“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便宜又耐用的手机套!”。铿锵有力的男中音,此起彼伏地回荡在空气中,刺激着过路人的耳膜,但眨眼间就会被更嘈杂的噪音淹没了。

没有看到夏伟,朴博有些失落。他不由自主地揣测着——夏伟身在哪里?那些书卖出了多少?夏伟是否听从他前几天的建议,去市民广场那边摆摊了?难道夏伟离开了这座都市,去别的都市漂泊了?有时,他又庆幸地想,夏伟如果还在这里摆地摊卖书的话,他肯定控制不了自己,继续掏钱,买夏伟的书,或许还会像做批发生意那样,买个十本二十本,再原价转卖给有爱心的朋友。只有这样,他的良心才不会愧疚。现在倒好,夏伟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他也就不需要花钱买书,也不至于愧疚。

其实,朴博难以理解自己这种不可理喻的自我安慰,说是幸灾乐祸亦不为过,像消化不了误吞的玻璃弹珠。他扪心自问着——我的脑海里怎么会冒出这样的念头?我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来龙去脉是怎样的?深陷于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他似乎难以从自己的认知和阅历中,从亲朋好友的身上,寻找到解释这个困惑的来龙去脉。与他没有任何利益纠葛的夏伟, 或许只是他漫长人生旅程中的一道风景,一道别具一格的风景。旅行时间有限的他,碍于现实的需求,困于已经定型的三观,理性地选择着合乎他心意的东西,不敢过度迷恋这道风景,不敢破坏这道风景的原生态,更不敢妄想改变这道风景的本来面貌。他像一位考生在做数学测试的单项选择题,只有唯一的答案可选,不得不根据前人留下的数学定律,遵循着大多数人认可的逻辑,违背着自己的意愿去选出一个正确的答案。他想,世上的风景,壮观也好,荒凉也罢,看过了,经历了,赏心悦目了,也就够了。该出现的终究会出现的,不该出现的终究不会出现,这世上的许多事情,终究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他改变不了任何的事实,就像三峡大坝改变不了长江之水向东奔流入大海的事实。

顾佳为了庆祝周末,和约好的闺蜜逛街去了,完全不顾朴博的感受。孤零零的朴博,没挤上回家的地铁列车,飘荡在大街小巷。他想起了林森——这位依然单身且五行缺木的知心朋友,想约林森出来吃个饭,聊聊天,度过寂寞的长夜。

朴博迅速从口袋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编辑微信内容,点击发送。

——现在有空吗?。

——我刚忙完,准备去吃饭呢。

——不要吃了,出来一起吃。怎么样?

——好啊。你有什么安排?

——过来海上世界逛逛,顺便在这边吃晚饭。

——行。那就一会见。

——待会见。

晚上七点十五分。他们在海上世界的必胜客餐厅门口碰了面,随意地寒暄两句。毕竟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他们没有什么拘束和尴尬,随性地评论着网络媒体的头条新闻。

朴博本来想请他吃一餐进口的龙虾和螃蟹的,但看了看菜单,被贵比黄金的价格吓了一跳,好在他的自控力良好,否则,他会像低血糖发作时出现晕倒在地的窘相。他识相地找了一个借口——我昨晚才吃过大闸蟹(其实,他昨晚没吃过大闸蟹。),删除了这家餐厅,逃出了进口海鲜餐厅的大门。

左挑右选了七八家餐厅后,他们才物色到了价钱适宜菜单合口的一家西北菜馆。朴博依据着两个人的口味,随意地点了孜然烤羊排、莜面鱼鱼、自制凉皮和凉拌蔬菜。

他们坐在二楼露天的阳台,赏心悦目地观赏着美轮美奂的都市夜景。此时,一轮圆圆的明月已挂上了深邃的夜空,将无尽的银辉洒落在大地,让华灯初上的都市夜景,更是熠熠生辉。四周低矮楼房的外墙被五颜六色的灯光装饰得迷离醉人,各式餐厅的招牌在LED灯光的精心装饰下,像一位美艳的时髦女郎,披着绫罗绸缎,眉来眼去地勾引着形形色色的行人。还有,那艘庞大的船只,不知从哪时起,就搁浅在已填充成陆地的海边,不再劈风斩浪,不再继续航行于大海,安然地享受着属于它的晚年。大街上,形形色色的人,衣着光鲜,欢快地进进出出诱人的餐厅。广场上,既有一家三口在悠然地散步,有成双的情侣互相依偎着沉醉于今宵美景,也有形单影只的身影彷徨在迷离的夜色中。在有些昏暗的不远处,有一排灯红酒绿的酒吧,紧紧地挨在一起,挤成一条街,便成了都市人流连忘返的酒吧街。也许,在多苦多难的世界,红尘中人太需要像酒这样猛烈的饮品,把人一下子带入另一种极端的状态中,麻醉着疲惫的身躯,慰藉着孤独的灵魂。

十几分钟后,年轻的女服务员,将他们所点的菜,陆续地端上桌面。

朴博执意让女服务员拿来两瓶冰的青岛生啤,希望通过酒精度不高的啤酒,升华他们的感情,带给他们超脱烦恼和痛苦的快感。酒过三巡后,他们的话匣子就打得更开了,像溃堤的洪水,汹涌澎湃着冲向远方。

“小林,我们很久没喝两杯了吧?”

“嗯。我知道你上班忙,下班陪嫂子。也就不好意思约你出来吃喝玩乐了。”

“唉。你这是什么狗屁理由。法律有规定,下了班,必须得回家陪老婆吗?没有吧。你我是多年的兄弟了。来,今晚就喝它个痛快。”

啤酒下肚后的朴博,情不自禁地亢奋起来,思维异常活跃,妙语连珠如打开的水龙头,哗啦啦地流淌出来,平时不轻易说出来的肺腑之言,也总是一吐为快。

“博哥。你可知道我是高尿酸病人,不适宜喝啤酒的。我们就适可而止吧。”

“不就高尿酸呗,没事的。偶尔喝点啤酒,阎罗王不敢拿你怎么样的。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你这是酒后诗兴大发啊。有李白的风范嘛。如果你早投胎在唐朝,说不定会是一位大诗人呢?”

“我算过我的前世是一位怀才不遇的秀才而已。我这是借酒浇愁,也许酒醒后愁更愁。你看头顶的月亮,多么皎洁;这身边的夜景,多迷人。‘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张九龄的诗写得真是妙。”

“你有什么愁呢?”

“你这单身王老五,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趁着还是孑然一身,好好地享受你这段无牵无挂的好日子。找一个女人过日子,得找一个称心如意的女子,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听你这语气,似乎不满意现在的婚姻生活吗?”

“哈哈。结婚后,我才发现这生活真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天天惦记着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价格,而不是田园诗酒。然后,为了两个家庭而妥协着,还得适应着种种的陈规陋习,应付着如影随形的人情世故。最头疼的是房子问题。我老婆可能是受到父母和身边闺蜜的教唆,整天就吵着买房,口口声声地说‘结了婚,没有自己的房住,哪像个家?’。你说,现在的房价这么高,高得我都不敢想,我哪拿得出买房的首付啊。”

“我个人觉得哦。既然买不起,就租着住吧。如果你们是新安市户口,也可以去申请公租房嘛。我相信,凭着你们两个人的努力,房子嘛,肯定会有的。”

“有时候,我总觉得,这生活,怎么越过越窝囊,越不像人过的日子。就像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无底洞,猴年马月才是个头?”

“生活不都这样吗?有些人,过得不幸福,过得不如意,不都是对生活的期望值太高了吗?”

“哈哈。你这话有意思。哲学家眼中的幸福是,带着自己的哭声来到人间,带着别人的哭声离开人间,这中间的过程就是幸福。你最近还经常在‘陌陌’上泡妞解决性饥饿问题吗?”

“现在已经不流行玩陌陌了。现在流行的是租一辆跑车,开去市中心的那些奢华酒吧泡美女。况且,在陌陌上约炮,总是存在太多不确定性因素,隐藏着不可预知的安全隐患。在陌陌上的那些女性,都是冲着你的钱而来。有时,运气不好,撞上了那些有组织的作案团伙,那麻烦就更大了。再说,一不小心,染上了什么梅毒之类的性病,这辈子就完蛋了。”

“你呀。胆子越来越小了。但是,食色性也。老祖宗,都知道这性行为可是人的本能,就像饿了就得吃饭。你也不能总是这么压抑着性冲动而活着吧。”

“我没打算打一辈子的光棍。我个人觉得,还是和正儿八经的女朋友发生性行为,放心又便宜,从商品的价值规律角度去分析,绝对是价廉物美的。偶尔,来一次鸳鸯浴,或到陌生的地方旅行,一起享受非同一般的浪漫性行为。是不是很诱人?”

“有人说,汽车就是男人移动的生殖器。这年头的人,有了钱,就任性,就四处寻找刺激,到处拈花惹草。有钱人,可以不负责任地包养好几个情妇,愿意为喜欢的女人大把大把地烧钱,久而久之,让大部分女人都势利了,没钱的男人都靠边站。这样,搞得穷困潦倒的男人讨不到老婆的概率更大,单身汉越来越多。”

“哈哈。你倒关心起社会问题来了。这种费脑筋的问题,最好不要想得太多,任你怎样的冥思苦想,也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捷径,倒不如抛之脑后,该怎样便怎样,过得洒脱些。人这一辈子,不就这么一回事嘛,何必拿那些与己无关的东西与自己过不去。”

“来。干一杯。喝个痛快。这酒,即使是低酒精度的啤酒,都是身体的麻醉剂。难怪有那么多人,喝酒会喝上瘾,戒都戒不了,不亚于抽鸦片啊。还有些人,甚至为了酒,可以不在乎一切,可以拼了命。”

“酒算得上人类伟大的发明之一吧。没有酒的话,这个世界会单调很多,这个世界会有更多的精神病人吧?博哥,你看,那边的酒吧,也是一处寻花问柳的好地方。听说,有些纨绔子弟,经常开着名车,到那里泡那些蓝眼睛、金头发和身材火辣的外国妞。”

“那是别人的生活。不是你我向往的生活。再说,我们也没那个经济能力去泡什么洋妞。连养活自己都成问题了,哪敢有非分之想?你想想,美女也算是地球上的稀缺资源吧,根据物以稀为贵的原则,这些洋美女的身价肯定很高。她们的眼光也高,不是非富即贵的男人,她们才懒得理你。我觉得,你账户上的钱没超过八位数的话,休想抱得这些美人归。”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008
  • 54
  • 4030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