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二十七)
  • 点击:18667评论:02020/01/15 15:22

二十七

回到寒酸的蜗居处,已是深夜十一点多。朴博用感应器打开楼层的大门,右手拉开铁门,前脚走了进去,后脚还没落地,顾佳就像从地下冒出来似的,从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了,并迅速地拉住准备关上的铁门,紧随其后。他们齐肩并躯地站在直升电梯口,等候直线下降的电梯。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朴博有些困惑地问。

“嗯。你不也是嘛。我和同事聊些事情。聊过头了,不就晚了。”顾佳瞟了朴博一眼,淡定地说。

“聊什么事情?聊得这么投入。”

“关于做微商卖面膜的事。上次跟你提过的。”

“啊。你下定决心做了?”

“嗯。我觉得是一个兼职赚钱的好行业,值得试试。”

“你还是有点冲动,可能被你同事洗脑了。再观察一段时间,不行吗?”

“时间不等人。我觉得现在进入微商淘金,不晚。”

他们正聊得起劲,电梯嘎然而停,自动地打开厚重的门,迎候着急不可耐的他们。

他们抬起脚,走入一步之隔的电梯里,按一下11楼的按键。智能化的电梯,自动地关门,严格地执行着程序的指令,克服着地球重力,冲向指定的楼层。

“博士。你今晚干嘛去了?”

“一个人有点无聊。我约了林森出来,一起去海上世界吃饭了。西北菜,还是挺好吃的。下次带你去尝尝。”

“嗯。你买单还是他买单?”

“我说好请他的。但他硬是抢着买了单。他真是一个性情中人,豪爽,讲义气。典型的东北人的个性。”

“你呀,不应该让人家买单的。要不,明天叫他过来我们家吃饭。我们弄些好吃的,招待他。怎么样?”

“可以。”

“他找到女朋友了吗?”

“他前段时间刚和女朋友分手。现在应该单身吧。他相貌堂堂,工作稳定,收入高,又有房,不愁找不到女人。想嫁给他的女人排队都排到月球去了。”

“哈哈。我认识一个女的,是本地人,父母都是公务员,独生子女,硕士毕业,在银行上班的。各方面的条件很优越,就是年龄大了一点。要不,介绍给林森认识,怎么样?”

“多大了?”

“30岁左右吧。听说,前几年,人家介绍了一些富二代、官二代或海归派等优秀的男士给她。人家有钱的,她嫌弃人家没素养;人家有钱有素养的,她又嫌弃人家年龄太大。条件一般的男生,她看不上。就这样,她挑来挑去,便落了空,成了剩女。”

“跟他年龄差不多。可以考虑。我到时问问他。”

忽然,正缓缓地上升着的电梯,嘎吱一声,停了下来。电梯里面的显示灯和照明灯光,也灭了。朴博和顾佳两人,被困于黑糊糊的电梯里,像两只小羊羔走散了羊群,迷失在无边无际的无人区。一种世界末日般的恐慌,笼罩了他们的全身。无比惊恐的顾佳,伸出颤抖的右手,攥紧朴博的左手,丝毫不敢放松,像抓住最后的一根稻草。害怕一旦松开,她就会滑入另一个世界似的,一个回不来的世界,一个漫长得只剩下黑暗的世界。

此时的朴博,心里和顾佳一样的恐惧。恐惧已经粉碎了他结实的身躯和坚强的心灵,像一枚导弹,无情地摧毁了固若金汤的碉堡。伴随着恐惧而来的,还有隐身在黑暗中的空灵,平时只出现梦乡的它,竟然穿透电梯的铁门,悄然地现身,安慰着不知所措的他——不要恐慌。它用一种诡异的密语,传达着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信息,似乎暗示着他——他的人生旅程还没到终点,这里不是他的终点站。

朴博虽然恐惧得手足无措,但不敢有任何恐惧的肢体动作,更不敢倾诉出一句向恐惧妥协的言词。他是个男人,就得像个无畏的战士,抛头颅洒热血在所不惜,即使葬身于无情的战场,也是一种无上的光荣。为了稳住顾佳的情绪,他不敢绝望,不敢灰心丧意,不轻易向死神低头,像坚强的战士那样,绝不向敌人举手投降。

他们出于求生的本能,掏出了手机,拨打着楼层管理员和邻居的电话。但手机信号,被厚重的电梯门拦截了,总是传输不出去。他们声嘶力竭地呼叫着,希望无助的声音传出外面的世界,引起某位有缘人的注意。他们用力地拍打着电梯的门,在绝望的处境中寻求着外界的救助。此时的处境,就像一辆汽车陷入了泥沼地,越踩大油门,下陷得越深,越是无法自拔。

困于与外面世界隔绝的电梯里,他们除了间歇性地呼叫着,手脚并用地敲打着电梯门,也别无他法了。快被无边的黑暗吞噬了的他们,总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博士。我们就这样完蛋了吗?”顾佳声音哽咽着说。

“没事的。别害怕。说不定是暂时停电了。通电了,就没事。”朴博搜索出乐观的言词,安慰着恐慌的妻子,实质上也是在安慰自己。

“我怕!黑漆漆的,外面的人又发现不了我们,就像鬼门关似的。我们如果整个晚上都困在这里,会不会缺氧而死。如果你我过不了今晚,一起葬身于杀人不眨眼的电梯,我们来世岂不是还可以做夫妻?真是‘你我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却是同年同月同日死’。这就是我们的命吗?”

“别瞎想了。我给自己算过命,可以活一百岁的。不会那么轻易向阎罗王报到。”

“但愿佛祖保佑。如果今晚平安没事的话,我们就去寺庙烧香拜佛,还愿,好不好?”

“好。”

突然,电梯里的灯光,亮了,没有任何前兆地亮了,不可抗拒地亮了。那一点亮光,对于无助的他们,无异于迷失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探险者发现了一片绿洲,点燃了一个垂危生命活下去的希望。

朴博用颤巍巍的右手,重新按了一下11楼的按键。停了不知多长时间的电梯,又开始履行它的职责,迅速地上升着。

顾佳掏出手机,瞄一眼手机上的北京时间,已至12点了。她掐指一算——他们困于黑暗的电梯里,已有大半个小时了。

这不算长的大半个小时,对于漫长的人生,对于没有尽头的时间,足以忽略不计,不亚于一滴水之于大海。但对于他们,身陷于生死未卜的处境,短短的大半个小时,却漫长得看不到尽头,漫长得悲观厌世。

电梯疾速地升到了11楼。他们走出牢笼似的电梯,如释重负,恍惚告别了一段与世隔绝的时光,穿越了时空的隧道后,重新回到多姿多彩的世界。他们人生旅程中的那大半个小时,像一条绳子的一小段,被剪刀剪断了,没有任何暗示地消失了,从他们的脑海中消失了。

朴博掏出钥匙,打开房间的门锁,走入他们暂时寄存的一室一厅。他们虽然从恐惧的处境中缓过神来,但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依然停留在他们心头。

没有了睡意的他们,坐在大厅的椅子上,面面相觑,不知该庆幸逃过一劫,还是该抱怨这破电梯的捉弄。

“顾佳,你没事吧?”他端详着被惊吓得六神无主的妻子,情深意切地说。

“困在电梯时。我有种濒临地狱的感觉。如果不是拉住你的手,我说不定还被活活吓死在里面了。走出电梯后,就好多了。”顾佳依然如惊弓之鸟,小声地说。

“我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感觉灵魂差点就脱壳而去,飘回到属于它的归宿。我虽然恐慌得像深陷于绝境——前有万丈深渊,后有饿狼,但有一种轻飘飘的神奇感应,就像白云飘在蓝天似的。”

“我们搬来这里住一年多了,第一次遭遇这种事情吧。人倒霉的时候,连喝开水都塞牙缝。”

“或许,你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呢。正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福’。”

“祸也好,福也好。我们安全地走出了困境,就是最好的。也许,有些人,有些时候,就不那么好彩了。博士,我就有个闺蜜,原来是在某国企当客服经理的,长得高挑丰满、皮白柔嫩,气质优雅,算是男人见了都会心动的那种女人。后来,她的顶头上司,也就是国企的老总,一位可以呼风唤雨的成功人士,想包养她。”

“然后呢,她同意了吗?”

“她竟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国企老总抛出的橄榄枝。如果她答应了,立马就可以鱼跃龙门,一夜之间,就可以成为这座城市有房有车的一族,过上不为金钱而愁的奢靡生活。”

“她是那种比较清高有个性有追求有想法的女孩吧。一般的女孩,很难拒绝得了这种诱惑的吧?”

“人各有所求吧。她不怕过平淡的生活,宁愿凭自己的能力过日子,也不愿意靠出卖自己的青春和美貌去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不愿寄生在大树底下乘凉。我觉得,她拒绝被包养,是明智的。后来,她也就混不下去了,不得不离开了混得风生水起的国企,去了一家私企上班,找了一位做IT的男朋友,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也许清贫,但心安理得。”

“你闺蜜的故事,使我想起了我的一位发小。也是在新安市工作的。他给一位私企老板开车的。他人长得不怎样,个子不高,胖得有些臃肿的体型,满脸都是青春痘遗留的瘢痕,一副凶神恶煞的面相。没有一表人才,也没有风度翩翩,但那张嘴巴特会说,特会拍马屁,能把一根稻草游说成金条那种。然后,不知怎么就勾搭上了一位富婆。整天陪着富婆逛街和打麻将,陪着富婆吃喝玩乐,陪着富婆出去旅游。富婆喜欢的,他就喜欢;富婆不喜欢的,他也喜欢。听他说,富婆逢年过节,都会给他不少钱的,比替老板开车的年薪还高。”

“啊?这年头,还有女人包养男人的?他结婚了吗?”

“结婚了,还生了一个女孩。不过,老婆和孩子都在老家。两地分居,老婆根本管不了他。再说,他也没啥学历和背景,能依靠一位富婆,捞些不劳而获之财,即使委屈得像一条哈巴狗,对于他而言,也是值得的,符合他的三观。”

“哈哈。人这东西,怪得很。有时候,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马克思不是说过嘛。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被绞死的危险。人性本是自私的,是唯利是图的。所以,从这一角度去分析我发小被富婆包养的事件,就不值得大惊小怪了。”

“也许吧。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啦。”

从困于电梯的感悟,到身边的不可思议的故事,他们惬意地聊着,慢慢地冲淡了心中的恐惧。但他们的上眼皮和下眼皮,不知不觉地开始打架了。睡意终于来袭,他们遵循着身体的意愿,自觉地关上话匣子,像点击了电脑的关机键,准备进入休眠状态,进入另一个世界神游去了。


  • 1
  • 2
  • 3
  • 4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008
  • 54
  • 403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