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三十)
  • 点击:15795评论:02020/01/21 17:29

三十

又是周一,朴博遵守着公司的规章制度,规规矩矩地来到公司录指纹,重复地执行着固化的工作模式,完成自己的份内之事,像机器人重复着程序的指令。这是他改变不了的事实,也篡改不了的游戏规则,像地球的自转和公转,没有任何力量左右得了。也许,他已经像一只四处觅食的蚂蚁,或因一时贪恋糨糊的美味,或因失足,落入糨糊,使尽浑身解数,也挣脱不了糨糊的粘性。无论蚂蚁怎么的挣扎,终究逃不出糨糊。

公司的同事,大都在九点之前,陆续地赶到公司,录完指纹,进入工作模式,履行着劳动合同上的职责。

九点过后,周刚的位置依然空着。他高瘦的身影,没有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他不会卷舌的话音,没有回荡在大家的耳际。

“小周,今天怎么没来上班?”一脸困惑的杨强,扭过头注视着一旁的刘红,好奇地问。

“是不是生病了?还是家里有什么事?”刘红的脑海里闪现出了种种的不测,模棱两可地说。

“应该不会吧。上周五,还好好的呢。”杨强否定着刘红的无端揣测。

“上周五是上周五,今天是今天,都隔了两天,谁说得准,这中间的过程,谁敢保证百分之百不会出什么差错。”刘红固执地说。

“小刘,你是不是希望他生病了,你就有机会去照顾他,趁机展现你的魅力?”坐在刘红对面的梁豪,想活跃一下办公室的气氛,开玩笑地说。

“去。我才不稀罕呢。追我的男孩,都预约到明年了。”刘红不屑一顾地说。

忽然,公司QQ群的头像,嘀嘀几声过后,闪亮了一下。是不知身在何处的周刚发到群上的信息。正关心着他的下落的同事们,都不由自主地用鼠标双击公司QQ群的头像,仔细地阅读着周刚的信息。

周刚——孔总,我今天上午去拜访一位重要客户,直接去客户的公司,就不回公司报到了。望批准。

九点三十分还没到,孔总还没来到公司,但他手机版QQ正上着线。也许他看到了周刚的信息,但没有时间回复,或者看到了,却置之不理;或许,他没有看到周刚的信息,让它淹没在洪量的信息中。

和周刚平起平坐的同事们,看到周刚的信息后,一下子来了劲,一头扎入虚拟的空间,互相讨论着周刚出去拜访客户的偶然事件,像大锅里煮开了的八宝粥,沸腾着。

杨强——小周,又去拜访什么重量级的客户了?

周刚——也不是啦。过来拜访一位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都是老朋友了,过来喝喝茶,聊聊天,顺便推广一下我们公司。

刘红——哇塞。小鲜肉,不简单哦,小小年纪,竟然高攀上了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人不可貌相啊。

周刚——刘姐,过奖了。以前,通过朋友的关系,和他喝过几次酒,所以扯上了一点关系。也没什么啦,普普通通的朋友而已。没有熟到我跟他买房,可以给我打五折的地步。

叶雄——周刚,好样的。我们公司今年的业绩是否可以突破一万元,就看你的啦。

梁豪——我们今后,吃肉还是吃素,就看你的了。

朴博——小鲜肉,我们都是你坚强的后盾,希望你不辜负大伙对你的期盼。

周刚——呵呵。尽力而为,争取拿下公司的第一单业务,给大家一个交代,给公司一个交代。相信我吧。

杨强——小鲜肉,你是我们的偶像,有什么需要我们出手的,尽管开口。我们一定全力以赴地支持你。

周刚——已到房地产公司,不聊了。等我好消息吧。

刘红——祝你马到成功。

倏忽间,大家停止了在群上发信息,陷入了没有尽头的沉默中,像正冒着水泡的电热壶,触动了跳闸程序,瞬然间,断电了,没有水泡再冒出。

九点三十分,孔总的身影出现在办公室。他惯性地打开电脑,换上拖鞋,遵循着符合他观念的行为模式,不在乎员工们的眼神,不在乎员工们怎么说。也许,他的这种行为模式的背后有一种无比强大的暗力量,在操控着,不容妥协,像被驯化的水牛被一条绳子拴住了鼻子。

紧接着,孔总果断地召集所有员工开周会(每周一次的例会)。孔总的话刚说完,吴燕立即离开座位,疾步走到会议室,打开会议室的玻璃门,进入有些闷的房间,安置好开会所用的笔记本电脑和投影仪,为会议的开始做好一切准备。

过了几分钟,孔总便坐在主席位上,激昂地讲述着他上一周参加创业大会的所见所闻所感,有条有理地分析着移动医疗行业的现状和政策走向,理性地剖析着公司的弊端,煽情式地宣扬着公司的理念和无比美好的愿景。出口成章的孔总,滔滔不绝地阐述着一个前途无限的新行业,激情四射地描绘着公司的蓝图,悄无声息地栓牢信念不够坚定的员工,给一头雾水的员工们的体内注入了营养价值不高的心灵鸡汤。此情此景,不亚于世界第一成功导师——安东尼.罗宾,站在可容纳几万人的体育场中央的演讲台上,声情并茂地鼓吹着他那一套玄乎的成功学,激励着不甘心碌碌无为地过一辈子的听众(其实,这些崇拜安东尼·罗宾的听众,都是花了不少钱,才购得一张昂贵的门票,为他的腾黄发达贡献一份力量。)。

一个小时后,孔总才结束了他的讲话,按着他制定的游戏规则,起身,离开主席位,将主席位让给汇报工作的员工。他坐回专属他的位置——紧挨主席位的左手边,聚精会神地倾听着各位员工上一周的工作内容和这一周的工作安排,认真地在本子上记录着,作为绩效工资的一项考核指标。

冗长的周会,一直持续到了十二点,才结束。还剩下半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大家都人在曹营心在汉,难以将心思拉回到工作上,不知不觉,已飞到了外面的世界,脑海里一个劲地纠结着——该去哪家餐厅吃午饭和吃什么快餐。

一去不复返的时间,总是无情地流逝着。

时针嘀嗒嘀嗒地走到了下午五点半,只专属于某年某月某日的五点半。大家正沉浸在自己手头的工作上,公司QQ群上,忽然传来了不知身在何处的周刚的信息——我有一个很不幸的消息告诉大家,我得了急性胰腺炎,已入住新安市人民医院的消化内科,住18床。真悲催啊!

这条发在群上的消息,不亚于一颗炸弹在办公室爆炸了,大家的脑海一下子陷入了空白,不知如何编辑出一条合情合理的信息,发布在群上,似乎不敢相信这条消息是真的。这种被悲伤情绪笼罩着的沉默,持续了好几分钟。

杨强首先发话——小周,你上午不是还好好的嘛。怎么说病就病了?

刘红——就是嘛。我们还盼着你的好消息呢。谁知等来的却是坏消息。

叶雄——小鲜肉,你不是忽悠我们吧。今天可不是4月1日愚人节啊。

周刚——我生病住院的事,是千真万确的,我没有忽悠你们的任何理由。

吴燕——小周,你好好养病,孔总会给你病假的。

朴博——要不,跟孔总申请,提前一个小时下班,我们去医院看望小鲜肉,怎么样?

杨强——这提议,不错。我支持。

一直沉默着的孔总头像,冷不丁跳出一条信息——大家的心情,我理解。但希望大家还是以工作为重,下了班,再去医院探望周刚,不算迟。

孔总不发话则已,一发话就惊人,一发话就镇住了每一个人。

孔总的信息,呈现在电脑屏幕,投影在大家的视网膜中,引发着每一个人去思考。这条冷漠的信息,不亚于一瓢冷水洒在一堆燃烧得正旺的干柴,一下子就灭了火。正聊得乐融融的QQ群,忽然窒息了。大家都不再发言,都惜字如金,不愿意继续发表自己的想法,不愿意再做无为的挣扎。

周刚下意识地回了一条信息——谢谢孔总的关心,谢谢大家的关心。我没事的。

熬到18:30分,下班了。大家都坐58路公交车,来到市人民医院探望周刚,除了孔总和吴燕,一个都不少。

他们在医院附近的水果店买了一个装满苹果、香蕉、火龙果和雪梨的水果篮。杨强自告奋勇地提着水果篮,走在前面。

他们一伙人,走到住院部消化内科的18床的病房,将狭小的病房挤得水泄不通。

此时,周刚正躺在白花花的病床上,左鼻孔上还插了一条软管,连接着一个封闭的空瓶子,神情憔悴,眼神黯淡。当看到公司的十几个同事,涌进病房时,他还是吃了一惊,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几滴泪水在眼眶里打滚。

“你们来看我,我已经很感动了,怎么还破费买了那么多水果?再说,我现在也吃不了东西。”周刚有些吃力地说。

“小鲜肉,你怎么会把自己搞成了这样?得的是急性胰腺炎吗?”人群中年纪最大的孔主任,有些心疼地说。

“嗯。说来话长。我今天上午去拜访房地产公司的李总,到了中午,我们就一起在他公司附近的海鲜餐厅吃饭,两个人总共喝了两瓶52°的五粮液。喝完酒后十几分钟,我左边的肚子就痛得难以忍受,坐立不安,甚至都想在地上打滚了。后来,李总拨打了120,把我送来了医院。然后,急诊科的医生简单问了我几个问题和触摸一下我的肚子,便强烈建议我住院治疗。我也不知咋回事,为了不落下什么三长两短,不得不听医生的,就办理了住院手续。然后,就成了这样。”周刚苦笑着诉说整个发病的过程。

“你这胰腺炎,十有八九是大量喝酒后,诱发的。好在诊断及时,治疗及时,问题不大。应该治疗一个礼拜左右,就可以痊愈了。你也不要太担心,以后,得注意点。”临床经验丰富的刘主任,头头是道地分析着周刚的病情,也许是长期养成的惯性思维。

“小鲜肉。亏你还是在医疗公司上班的,连自己的身体都没照顾好,你怎么去说服你的客户,怎么让他们信任你?”刘红到了这时候,还一个死心眼地讽刺着周刚,像一对冤家似的。

“叶经理,小周是因为工作需要,才应酬喝酒的,导致了生病。这应该也算是工伤,公司是不是应该报销他全部的医疗费用。”杨强灵光一闪,振振有词地说。

“这个嘛。我也做不了主。能不能报销他的医疗费用,是孔总说了算。我个人觉得,小周可以向孔总申请。怎么说,也是为了公司的业务,才这样的。公司给予经济赔偿,是合情合理的。”叶雄略微沉吟,淡定地说。

“小鲜肉,你家人都不在这边,一个人照顾得了自己吗?要不我们轮流当你陪护。不收陪护费的。怎么样?”刘红改变冷嘲热讽的风格,温和地说,像母亲关心着生病的孩子。

“那倒不必。这样,岂不是耽误你们的工作了?我能动能说,打完点滴,直接按一下床头的呼叫键,护士就知道了。肚子痛了,或有什么需要帮助时,也可以按呼叫键,跟值班医生说就是了。一个人,应付得来。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我都没打电话回去跟他们说,免得他们担心。”周刚云轻风淡般地说。

“没事的。大家都是同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直说。”朴博很有诚意地说。

“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真不用。我如果要打饭的话,直接跟医院的营养食堂订餐。况且,我现在还不能吃饭呢。再说,我这房间,还有两位同病相怜的病友,也可以互相帮助。”周刚笑了笑,淡定地说。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008
  • 54
  • 4030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看到楚桥哭了,我赶紧读完了。朴素的文字感动人心,可怜的母亲,是在旧时社会成长的,很多这样的母亲的真实写照,一个被抱养的女儿,后来又成为媳妇,一个物质贫乏的时代,有时人的婚姻还真不由得是自己作主。。飞泉的母亲年轻时的不能干,以我看是因为你祖母太能干,把什么事都包办了,以致你母亲没有动手能力。好在中年后的母亲做事又利索起来了。

    红红的雨​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6:13:31
  • 作者的经历,每一段都是一个打工者的缩影,几乎来深圳打工的底层都经历过。只是有的较为幸运,有的甚至比本文作者经历过的还多,无论如何这篇文章都是来深圳的人代表性的经历,真实而充满着艰涩的过程,吸引着读者不断读下去,让读者无不勾起自己来深圳的打工经历,感同身受。只是最后作者怎样华丽地转身,作者并没有写下去,就此戛然而止,余情绕梁。

    叶紫一直往南方开

    2020/10/26 14:04:25
  • 看了本文,我觉得邻家需要这样以大视野观察深圳本土企业的文章,无论是从侧面还是从正面,都让我们身在当时当下的人,看到了整个时代浪潮,让企业风起云涌经历。

    叶紫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6 9:56:23
  • 《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一篇侧面反映华为如何腾飞的好文章!作者小龙的旅行很巧妙地用自己的所见所闻,简要介绍了自己和华为在工作上的相交相接。文章中华为的狼性文化、《华为人》报、《华为基本法》等都是非常好的第一手素材,读后既真实可信,又可以资借鉴。特别是文章中写任正非的几小段,几笔勾勒下来,一个睿智低调的老人就跃然于纸上。华为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一面大旗,是一部耐读耐看的现代大剧,期盼更多这样的好文章。

    方华吉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1 19:43:41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谢龙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