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变:如何在乡村扛过糟心春节?
  • 点击:11284评论:42020/01/29 10:28

01

农历正月初四,春节第四天。

今早起来,精神状态很不错。天气预报说今天多云转晴,便想和姑姑去镯坑金斗寺。去金斗寺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散心,这几天变化太快,内心憋屈得厉害,需要去外面走走;第二个是祈福,无论是宏观层面还是个人层面,我都想去点一炷香,说几句吉利话。

这几天陡然升级的新冠病毒疫情让全国都陷入紧张气氛中,在调侃或咒骂肥头大耳的庸官同时,我们也意识到生活已受到极大冲击。若是往年,这是老家最热闹的几天,亲友间到处串门拜年,宴请接连不断。

而且本来按计划,正月初六是小妹的婚礼。我们专门为此提前一周回来筹备,除夕前,也准备的差不多。那时,至少老家是平静而祥和的。无论县城还是乡村,都沉浸在喜庆的气氛之中。大年三十,我们去金斗寺拜佛祈福,晚上准备了简单饭菜,我们的心思不在年夜饭上, 而是在即将到来的喜事上。二舅舅写好的满屋的红联映在烛光里,将高挑而古老的厅厝撑托得越发古香古色。那专门添置的茶几,不时烧着热水,什锦木盒里零食和糖果,正待招待即将到来的宾客。

似乎一切都很顺利,按计划照常进行着。

春晚的无聊没有阻挡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凌晨十二点刚过,就有乡亲开大门了。我在一夜的哔哩啪啦声中迷糊入睡,次日五点多起床,和老爸一起将最大的鞭炮搬到大门口,开完大门后,我折回入睡,不过是想着暖和的被窝。

七点多收到李海堂的红包,这位大叔每年都会给我红包,我跟他说我准备起床给他拜年,他留言说准备初二前往福建。上午,我如往年去往好友生桂家里,似乎大家都在关心这次疫情,讨论着福建病例增加了几个。

中午回到家,李海堂来电,说现在深圳疫情不容乐观,全国亦是如此,他们商议决定不来了。说实话我有点失落,毕竟他是我的重要嘉宾。我和小妹商量,给准备出发的阿姨打电话,建议让她们也不要来了。这纯粹是出于安全考虑,也是艰难而慎重的决定。阿姨回复,说再看看,票不要先退。

接近傍晚,震宇他们的航班被告知取消了,我忽然意识到问题比较严重。如果震宇来不了,婚礼就没有意义。前几日,珠海的亲戚已经陆续决定不来,让我们感觉星光黯淡,这次看来真的要取消婚礼。这是不可抗力因素所致,相信亲戚朋友都能理解。不过震宇又说和他父母准备采取B方案,自驾过来,我们担忧,万一省界封锁,他们被挡过不来咋办,如果要过来,明天一早就要启程,越快越好。

然而不一会,表妹在亲人群发了一条尚未确认的消息,说建瓯下令取消一切宴席活动。我赶紧电话给忠明,国庆我已经跟他预定了两天酒席。他说镇政府已下达此类限制令,说元宵前不能办酒席了,建议我们取消。很快,我从市政部门的朋友那边得到确切消息,正月十五前,所有宴席取消,恢复时间待定。这样,一切都落定了。

首先赶紧通知准备自驾过来的震宇和家人婚礼取消的消息,即便他们过来了,也没有意义。接着打电话给隆生哥,说婚礼取消,跟他预定的房间也要取消了,非常抱歉,他倒表示理解。接着,我们逐一给亲朋好友电话、微信、口头通知婚礼取消的确切信息。

这次果断的决定倒让我们轻松下来,即便上面没有明确不能摆宴席,我们也不敢妄自举行。万一发生意外,东家需要负责,村委也逃不了干系。况且,有多少宾客来也是最大问题。没有宾客祝福的婚礼将失去它最大的意义。婚礼虽然取消了,疫情防范更加升级,我更加不能掉以轻心。


02

我决定取消所有计划中的拜访安排。

这非常让我无奈,但出于安全考虑,我必须这么做。不给别人添麻烦,也不给自己增负担。家里来客人实在无法拒绝的,尽量招待,但尽量建议不要串门了。最大的麻烦是家里老人的劝诫。这两天我说狠话、摔椅子,都无法阻止两老的出去游逛,我只能自求多福了。虽然我知道老家相对安全,而且防疫措施也做得很好,初三还封锁了去外地的出租车,以及从村镇抵达失去的交通工具。但病毒可不管这些,以防万一,自觉尊重游戏规则是重要的。亲情和邻里的关系维护也不在这一时,看着他们没戴口罩聚集在一起的场景,我深感担忧,又无能为力。

我有了决定提前回深的想法。几个朋友都提前回深,说深圳可能封城,如果深圳封城,那么意味着疫情已经非常严峻,到时再回深几乎不大可能了。我预定初五的高铁票,发现已没有建瓯西直达深圳的车,途经福州或厦门都不甚安全。更让我抓狂的是,我买不到口罩。表弟说口罩都脱销了,没有口罩,我已经无法进入高铁站,即便我能登上高铁,到深圳也会被带走。看来,顶风作案回深是行不通了,内心的确有点焦虑起来。后听到深圳封城的消息,是假消息;倒是那些返程的朋友,他们惊恐地发现,超市的蔬菜比平时涨了好几倍,而且去晚了几乎买不到菜。

这彻底打消了我回深的念头。

不过老家确实有点枯燥,担心在家里心情容易燥郁,这在大过年的不是什么好事。因疫情被打破的计划带来的空落以及前一阵病患带来的恐慌后遗症,在此刻一并爆发了。我感觉整个人被郁闷气息包围,无法找到突破口。看到两老依然扎进人堆不听劝阻,常常气不打一处来。好在姑姑和表弟表妹们离家比较近,家里不至于过度冷清。那张榆木茶几也算派上用场,每天自家人泡茶喝几杯,随便聊些无关痛痒的芝麻旧事。朋友圈那些愚蠢的新闻也成了吐槽的对象,整体而言,不算特别无聊。

这次疫情和之前的病患让我反思了人类的渺小。无论是社会层面的病患还是个体层面的痛苦都让人担心。尤其人到中年,对生命越发敬畏。我承认我是怕死之人,毕竟生命如此宝贵,当我看到故乡峰峦起伏的远山,长满鼠鞠草和马齿笕的田野,还有静静流淌的阳泽溪,我会想到万物于我并不刻薄,我何必忤逆这美好的外在。我自然要去珍惜。

这似乎是悖论,不是吗?我们一方面管不住自己的口腹之欲作践自己,一方面恍然大悟般告诫自己要珍惜生命。真是讽刺,如同那群肥头大耳的庸官,一方面大言不惭地打官腔说错数据,贻笑大方;一方面连基本的口罩都能戴反,沦为笑柄。

值得安慰的是,前期疾患有了明显好转,胃口也比之前好了很多。事实上,老家的空气、饮水、食品和环境对身体养护有很大作用。既然返深不易,还不如在老家多待一段时间,过完正月十五也不迟。前提是,我需要调整情绪,这个时候,完全依靠自己调节了。


03

这几天降温,最低温将低至1℃,天气阴沉,加上心理因素,总感觉瑟瑟发抖。我素来不喜穿羽绒服,觉得那种蓬松的衣服千篇一律。但怯冷的我此次不仅穿上了羽绒服,还用上了暖宝宝。不能抗击自然规律和生理规律。这种天气会持续几天。不过深圳也好不到哪去,温度也是低于10℃,天气亦是阴沉。回深的朋友抱怨深圳太缺乏肉食了,而且蔬菜价格贵得离谱。朋友老段买了一大堆面条和鸡蛋,感觉是为了应付可能发生的爆发期,而另一位朋友则展示了空荡荡的冰箱。这样一来,笃定了我推迟回深的计划。本身也没大事,更喜老家开阔的空间和清新的空气。

上午去金斗寺,一路行人非常少,偶尔碰到几个,也是匆匆走过,如临大敌。过了阳泽溪的石桥,田野呈现出新春的气息。几个乡亲已经在翻地耕种了,有几块地覆盖薄膜,不知是什么农作物。

姑姑说今年的鼠鞠草很少,不然可以做绿绿粿吃。所谓绿绿粿就是将鼠鞠草洗净切碎,和在米粿里一起磨好,放到锅里煮熟蒸透,拌上猪油、酱油等,味道清香甜糯。小火煎来吃,更加味美。我想到很多年前和表弟们去摘鼠鞠草,那时柑橘树还很多,几乎每棵柑橘树下都有一大簇的鼠鞠草,绿油油地招惹着采摘的人。

放眼望去,阳泽开阔的天空下,大地依然生机勃勃,一大片田里栽植了草籽,有些已如足球场般如茵如锦,如果上面再长满紫云英,夏季或许将是一大片姹紫嫣红吧。

阳泽溪倒是水流清澈,因不是春汛期,水很浅,长满绿苔。这里据说要开辟为漂流湾流,但多少缺点景致,四周除了田野,空空如也。这一览无余的景色似乎不大契合漂流移步异景的设定,或许未来会有不同的花木栽种于此,或者有桥廊亭榭装点溪流沿途,再作别论。

金斗寺藏于山坳里,倒也自在,从卦象角度看,算是正位。我倒觉得,它如同一个长者,静静观摩着不远处的乡村和村民,不干涉不控制,远远地庇护着,如同它长盛不衰的香火。今天人迹稀少,整个庙宇只看到一个看护的老人在扫地。也许刚刚走了一批,地上鞭炮纸屑还很新鲜,上的香也才烧了一点。我们虔诚地点香燃烛,从太保殿到三宝殿,再到四大天王殿,逐一上香。诺大的寺院就我们三人,山上来风,让人神清气爽,我们离开时,那老人也不见踪影。我倒在他们禅房拍了几张照片,不知是不是近年香火钱日渐稀少之故,里面的摆设和他们的食材都显简陋,远没有前几年民间借贷兴盛时供给的香火钱那么余裕。而夜晚放的烟花也从侧面验证了一个非法行业的衰败,从而说明只有辛劳勤恳才是致富的本原所在。

这几日都去小姑家坐坐,给他们挑选的胡桃木沙发非常气派,与身后的蓝色窗帘相得益彰,只是客厅还未雕琢修缮完毕,显得有些空落。这几年,他们勤俭节约,从置办地块到盖了四层楼房,不仅让自己离开了余边那个毫无生气,可能即将消失的小村庄,也从侧面再度让我们明白:勤劳致富的古训永远不会过时,只有投机取巧的人才会想着吃软钱,但那样注定不会长久。

故乡阳泽提供了滋养的空气和水土,这里的乡亲大气而友好,这些日子,无论我认识不认识的人,都会点头招呼。尽管我眼前只是略显模糊的身影,或者陌生的脸孔,那种亲善会让我心安。我想,这么古朴友善且有庇护的乡村肯定能躲避瘟疫的侵袭,那些恐怖的病毒估计也惧怕这样一个地方吧。



  • 1
  • 2
  • 3
  • 4
  • 关键词:春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学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2-12
  • 520周冠打赏46000,共计46000
  • 2020-02-03
  • 落梅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0-01-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王学君5进士2020/02/07 10:21:09
    • 分享到:
  • 问候飞泉平安!我们虽然不在一线现场,但是这场疫情已经是全中国的疫情,每个人的生活都受到牵连。透过一些普通人的生活细节的真实记录,你的文字以朴实,冷静,又饱含人间冷暖的深情描写了春节背景下这场役战对大众生活的影响以及他们的各种无奈的应对。这样的文字,注定不是抢占眼球的新闻,确是有意义的社会大事纪实。
  • 说得对啊,无论怎么批判或者抱怨,都要为普通的个体欢呼。

    回复

  • 文章新颖、别致;深刻、真实,活化了瘟疫肆虐下,平民百姓的心态;具象了防疫中,农村社会的现实。若干年后,史学家研究考察这场大灾难时,这篇文章能从文学的角度和社会学层面,提供可资参考的素材和凭据。 文章爱憎分明,对祸国殃民庸官的批判,一针见血、入木三分。比如,有这样一段评论:“真是讽刺,如同那群肥头大耳的庸官,一方面大言不惭地打官腔说错数据,一方面连基本的口罩都戴反,沦为笑柄”。
  • 谢谢老爷子喜欢,这是系列文章的第一篇。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6
  • 572388
  • 150
  • 3644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