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隔墙有眼
    婚托、出轨、跟踪、敲诈、复仇……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爱情婚姻是否真的不堪一击?现实与欲望又是什么?……
  • [6] [0]


钟骊掏出镜子照了照,整了整衣服,走进了咖啡厅,感觉自己有点像毅然赴死的地下党员。她不知道坐在咖啡厅里某个桌子旁等她的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想到这一点,她感觉到忐忑不安的同时有一点冒险的刺激。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从黑色坤包里拿出手机。听筒里传来岚姐着急的声音,“阿骊呀,你到了没有?那个男的打了好几次电话来…”。

“到了。”钟骊简短地回答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这时她看到了靠窗的一张桌子旁坐着的那个男人,一张略显臃肿的圆圆的脸,一套黑色的西服,黄色的领带在秋日阳光的映照下泛着淡淡的金辉。看到他一双手在桌上不停地搓来搓去,偶尔将脖子伸直看看窗外的马路,她知道他要见的男人就是他了。

“你好。”钟骊冲着还在向窗外探头探脑的男人打了声招呼。

那男人有点吃惊地回过头来,随即热情地向她伸出了手。“你…就是唐小姐。”

钟骊很自然地伸出自己的手握了握,“是的。”她在岚姐那里登记时用的是唐虹的名字,现在似乎都已经习惯了。想起自己第一次赴这种约会的时候,别人这样叫她,她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差点露馅了。

“您是辜先生吧?”钟骊说着坐在了对面。

“辜朝晖,叫我老辜就行了。”辜朝晖站起身,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钟骊看了看,上面印着"S市俊峰地产代理公司,销售总监,辜朝晖"。辜朝晖身子坐过去了,眼睛却盯住了钟骊放在桌上的双手。那是一双修长白皙的手,光滑、柔嫩而富有美感。几乎每一个认识她的人都对他这双手赞美有加,甚至有人说她没去学钢琴真是太可惜了。

钟骊悄悄地将手拳起来放在膝上,辜朝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忙向她自报家门。“唐小姐,我的情况你大概知道了。我是做地产代理的,今年38岁,离过婚,有一个女儿,跟着我,今年6岁,上幼儿园大班。在S市有两处房子,一套给了我老婆,哦,是前妻,一套自己住着,有150多平米,四房两厅…。”说到房子,辜朝晖的专业兴致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了,从房子的结构、朝向、质量、环境说到了装修、价格以及以后的走势。钟骊极力掩饰自己的厌倦和疲惫,装作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这给了辜朝晖极大的鼓励,他甚至有了一种相识恨晚的感觉。面对着眼前这个美丽而优雅的女人,他心里涌起了许多的幻想,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是幸运的。离开了凶悍而泼辣的前妻后,他一度几乎对女人失去了兴趣,在再次选择伴侣方面也变得谨慎而苛刻起来。也有人为他介绍过不少的女人,可是几乎没有一个满意的。直到今天见到钟骊,他觉得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钟骊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端倪,她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辜朝晖一下子停止了说话,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看钟骊。“对不起,光顾着说话了,喝咖啡呀。”

“没关系,你说的这些我都没有经历过,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真的吗?”辜朝晖的脸上绽开了灿烂的笑容。

“是真的。我平时忙于做服装生意,接触的人也不多,尤其是你们做地产代理的,因为我也没有房子要卖。”钟骊所说的做服装生意倒是真的,可那是一年以前的事了。因为丈夫闹离婚,她根本无心顾及生意,最后不得不关门大吉。她除了得到一套两居室的房子,什么都没留下,包括儿子亮亮。

“哦,唐小姐很能干呀,自己当老板。做的是什么品牌呀?”辜朝晖显得很有兴趣。

钟骊随口说了一个自己以前代理过的一个品牌,便开始想着怎样结束这次会面。因为她的任务基本上完成了,明天便可以到岚姐那里拿她的提成了。

可是辜朝晖这边却像一壶煮沸了的水,活跃得怎么也停不下来。他开始为钟骊的事业筹划未来的发展宏图了。

“我跟你说,唐小姐,你这步算是走对了。但是你应该往大了去做,做出自己的品牌,让别人做你的代理。真的,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合作呀,资金不是问题。你负责设计和管理,我帮你跑市场。在营销方面我还是有些办法的,这么多年我做的就是这行…。”

正在这时,钟骊的电话响了,一看号码,就知道是岚姐安排人打过来的。电话里传来一个小姐带着哭腔的声音:“老板,马上回来,店里出事了…。”钟骊故作镇定地说:“什么事,慢慢说。”“今天的营业款被人偷了。”钟骊故意惊讶地“啊”了一声,急促地说:“我马上回来。”然后略带歉意地对意犹未尽的辜朝晖说:“对不起,店里出了点事,我得马上回去。”说着拿起桌上的坤包就往外走。

“出什么事了?我开车送你吧。”辜朝晖很关切地问她。

“不用了,我打的回去挺方便。拜拜。”钟骊说着已经开始向外走。

“那我们下次…?”辜朝晖满怀期待地问钟骊。

“我会联系你的,我这有你的电话。”钟骊边说边走出了咖啡屋,留下一脸遗憾的辜朝晖站在桌子边发呆。


钟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多钟了,她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呆,然后开始想着今天要办的事,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以前的钟骊就像是一架上紧了发条的闹钟,总是那么精力充沛、有条不紊。以前的钟骊总是有那么多忙不完的事,去北京进货,去上海看展览,去广州参加交易会…。在她的眼里,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生意、生意。

直到有一天,她那当公务员的丈夫马晓松突然提出了离婚,她才意识到自己原来还有个家,有丈夫和儿子。可是还没等她明白过来,马晓松已经带着儿子离开了她,离开了那个他们共同生活过六年的家。她的生活一下子乱了套,她终于渐渐地明白了,原来每个人的生活都是有平衡点的,她可以一直忙于生意上的事,就是因为有家庭这个平衡点。现在这个平衡点没有了,她感觉自己像是走在钢丝上的小丑,随时都有可能摔下来。而且即使是摔得浑身碎骨,也没有人同情她,人们只会像是看一个怪物一样向她投去鄙夷的目光。她终于发现,原来看起来那么重要的事情现在好像都变得可有可无了。

她的生意一落千丈,可是她再也不关心了,到后来她干脆将门面转让了,一个人整天整天地呆在家里,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看着窗外发呆。她妈妈知道了他们的变故,从遥远的山西老家赶过来,看到她这种状况,心里急得不行,可是也没有办法。她只能劝钟骊和马晓松好好谈一谈,说不定能重归于好。钟骊拒绝了。不是她不愿意重归于好,只是她的性格决定了她不可能在丈夫面前示弱。况且她也明白,他们的婚姻实际上已经死亡了,她以前老是忙于生意,无暇想这件事,现在静下心来,她终于想通了。只是婚姻的失败感象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而且对儿子亮亮的思念也在不时地折磨着她,虽然她可以随时去看他,但是总觉得无形中有一种力量在逐渐地将儿子从她身边夺走,就像将她的心连根拔起,让她感到揪心的疼痛。

钟骊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拉开窗帘,一阵炫目的阳光迫不及待地从窗户中涌进来,她顿时感觉一阵晕眩,似乎快要倒下去了。她扶住墙壁站住了,心脏却莫名其妙地跳得厉害。她想起自己好一阵都是这样了,刚开始没注意,以为自己没休息好,也许睡上一觉就好了。可是一连好多天都这样,她便确信自己是病了,她决定去看医生。

她洗漱完毕,草草地化了一下妆,拿起坤包便匆匆地出门了。

医院永远是一派川流不息、热闹非凡的景象。钟骊排了队、挂了号,在大厅的长椅上等了差不多20分钟才看上病。

坐在她面前的是一个长着一张娃娃脸的男医生,如果不看他粗浓的眉毛下面那双沉静的眼睛,她真把他当成是刚出校门的实习生。她注意地看了一下他胸前的工牌,上面写着“主治医生,张秋华。”

那个张医生注意到了钟骊狐疑的神情,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笑了笑,“怎么了,不放心吗?很多人都这样,被我的外表欺骗了。”

钟骊略带歉意地笑了笑,“我真以为你是刚出校门的实习生呢。”

“没关系,不止你一个人这样认为。这只能怪我父母,给了我这么一张娃娃脸。”张医生调侃地说道。

钟骊也忍俊不禁地笑了。她向医生说了自己的病情,张医生很轻松地听着,一边在病历本上作着记录。他太清楚这类病人了,多半是闲得发慌,没事找事,实际上都没有什么要紧的病,一般给开点调节神经的药就可以了。

“这样吧,你先去验个血。”张医生没等钟骊说完,就给她开了一张化验单。钟骊拿了单子走了。

等化验结果出来至少还要一个小时,钟骊想着这儿离岚姐的办公室不远,干脆去她办公室坐会,顺便拿一下这几次的提成。

岚姐和她已经认识多年了,说起来岚姐还是她做服装生意时的老主顾。那时候岚姐的衣服基本上是在钟骊的店里买的,这样一来二去就成了朋友。钟骊只知道岚姐开了一家婚介所,生意还不错。后来婚介所越来越多,岚姐的生意就没有那么好做了。于是没事时总爱到钟骊那里去诉苦,顺便要钟骊介绍一些单身或者离异的顾客给她,钟骊也没当回事。再后来钟骊离婚了,岚姐知道了便经常过去安慰她。直到有一次很神秘地跟她提起“业务合作”的事情,说以她这么好的素质和条件,肯定会吸引不少顾客,挣到钱她们两个人可以对半分,而且碰到合适的也可以考虑再找一个,这叫一举两得。那时候钟骊还沉浸在婚变的痛苦中,没把她说的当回事。岚姐便有点着急,“我说阿骊,你可千万别把自己不当回事,你还年轻,才三十来岁,你不去我那里也行,但不能糟贱自己,知道吗?唉,我也不知道你老公怎么想的,这么好的女人不要,他想要什么样的呀?”

钟骊心里便酸酸的想哭,岚姐忙揽住她的肩,自己却忍不住先哭出了声。钟骊知道岚姐也不好受。她倒是没有离婚,可和离婚了差不多。他老公在她儿子刚出生的时候就和别的女人好上了,她哭过、闹过、回过娘家,可就是下不了离婚的决心。后来他老公干脆去了外地上班,S市的家成了他的临时旅馆。现在他们的儿子已经8岁了,这种生活却并没有任何改变。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找机会跟他吵,可现在别说吵,连话都很少说了。在彼此的眼里,对方只不过是像空气一样的存在着,好在大家都习惯了。如果没有儿子,她老公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在岚姐的感染下,钟骊也开始嘤嘤地哭起来。两个女人就这样哭一阵,说一阵,笑一阵,最后还是岚姐先止住了,她站起来准备往外走。“阿骊,我得走了,现在生意不好做,我得多花点心思。你也不能老这样呆在家里,你得给自己找点事做做。”说着,她已经走出了房子。看着岚姐消瘦的背影,钟骊突然有了恻隐之心。“岚姐,等等,我答应你了。”

“真的?”岚姐兴奋地转过身来,“啊,太好了,有你帮我就好办了。谢谢,阿骊,真的太谢谢你了。”

  • 标签:婚托出轨偷拍敲诈复仇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古佛岩4460积分2014/10/24 22:51:24

    改笔名。我们通常骂人就说:你去沙湾。

      回复
  • 分享到:萧剑5920积分2013/09/22 12:04:46

    可以拍成电影,供更多的人体会。

    分享到:沙湾2013/09/22 15:05:10

    谢谢支持。

      回复
  • 分享到:安道民850积分2013/09/21 21:23:43

    显然很卖座的都市浮世绘,强顶。

    分享到:沙湾2013/09/22 15:05:52

    谢谢评价。

      回复
  • 分享到:微社区14340积分2013/09/27 16:05:41

    现在的社会,爱情不经历一点波折,好像就不是爱情了。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3
  • 1100
  • 10
  • 1190
  • 隔墙有眼
  • 时间:2013-09-21
  • 点击:90523
  • 评论:4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浮途
  • 老黄牛学飞翔评》
  • 广博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