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村记03:海上明月共潮生
  • 点击:15335评论:42020/02/24 22:02

01

元宵。村上的菜店终于来了新菜,这是封村五天之后,第一次有新菜到来——我们似乎看到松绑的影子,街上人陡然多了起来。天气温晴,三两汇聚的人群也如惊蛰的虫子般蠢蠢欲动。然而,直觉告诉我,还不能掉以轻心。村委们在组织消毒,不管是否有用,都需要尝试。我问一个熟悉的村委,他说如今还不能放松,每一刻都要有人盯着。镇上有人下来检查,一个老人不听劝阻,还坐在那里骂骂咧咧,这样的人并不罕见。

我戴着口罩买了一些香菇和肉皮,下午再去买了卤粉,浪费了两个口罩,我真是败家子啊,这个时候应该省着用,爱惜稀缺品。元宵本是春节结束的终章,这天结束意味着又要等待一年,才能迎来新的春节。只有大吃一顿才能对得起这种节日。尽管疫情依然严峻,但百姓的吃穿用度依旧是刚需,疫情的阴霾不能遮掩节日的喜庆,毕竟感同身受无需用苦大仇深的方式才能兑现,而且也丝毫不会减少内心对疫情快速散去的祈福。我们四口毕竟眼大肚小,张罗一桌子菜,真正进肚的不过五分之一。但满桌的丰盛菜肴还是要摆得像个样子,才足以映衬春节最后的一天的流逝。

元宵晚上忽得知,隔壁小松镇有一例确诊的消息,多少消弭了些许快乐,也让本以为松绑的情绪陡然紧张起来。说的是小松溪头某武汉返乡人员已被确诊,他从武汉回来后和兄弟姐妹聚餐,已被隔离了十四天,昨晚本来是医学观察期最后一天,如果无事,将解除医学观察。不料,晚上忽然发热,症状与新冠肺炎基本吻合。忽觉得他之不幸,本以为度过潜伏观察期,就万事大吉,然而,不仅他有潜在风险,他的兄弟姐妹同样面临终决。某种意义上,隔离也是折磨,等于是等待审判结果,不知结果如何,不知病毒何时爆发。他亦是不幸的人,无论他是否愿意,他也是受害者。这是没办法的悲剧,本是建瓯人,第一他没有隐瞒,第二也没在观察期出去走动。他只是所有不幸的人其中的一个,无数个不幸的人,组成了这次让半个中国震颤和差点停摆的疫情。谁都不愿意听到我们的同乡——建瓯人在确诊名单中占据一席。即便他被确诊,也希望他没有让任何身边的人感染,愿所有人都能健康平安。他之不幸,恰是无数国人的不幸,而我们能感之不幸,安慰之、怜悯之、祝福之,也是为了我们自己。


02

本来我想在元宵结束《封村记》的记录,毕竟写多了也乏善可陈,记录也可能变了味道,我担心最终记录书成了批判书。然而有朋友鼓励我写下去,这真让我有了力量和勇气。我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暂时我是无法返深了。不如好好看看脚下的土地,我的故土,我熟悉却又陌生的故土;我的乡亲,我亲切却又疏远的乡亲。很多人与我照面,我都不大相识,但他们似乎认得我,或许他们认得我祖父,我父亲,我舅舅,我姑姑。于是我成了他们口中的某某的孙子,儿子,外甥和侄子,这是我的荣幸,我没有被故乡彻底忘却。

但我着实要感到抱歉,因近视加重已看不清偶尔路过的人,眼镜不过摆设。我生怕别人以为我清高而故意视而不见,其实并非我的初衷。如果可以,我真心愿意和他们聊聊。我愿意多问一下,你是我的亲戚?本家?宗亲?某个过去的邻居?邻居的孩子、女婿或者远房亲戚?我也乐意听听他们的故事,他们的奋斗史,成长史,家族史。我无法判定的似是而非的往事,如昨日风景般晾晒在眼前,让我既兴奋又难堪。我开始对他们感兴趣了。那天我向母亲求证,藤棚下卖豆腐“自奴子”的三个儿子绰号,以及他们现在住处,家庭情况,如此八卦让我惊异。我印象中,他们三兄弟似乎也都做豆腐,最终都没有子承父业。同样的疑问,也抛给了另外一个邻居,就是本家希兰的三个儿子,他们如今依然住在我家对面,经常可以照面招呼,只是我大抵无法区分他们的长幼和名字。同样的,沿着直街而下的邻居基本都是本家或者江氏宗亲,多半沾亲带故,若说我忘记他们,真有数典忘祖的嫌疑,好在我一直记得他们对我的好,也记得年幼时某些依稀的旧事,有待求证。


03

更晚一些,收到已在深圳的朋友信息,广东升级为一级流行区,和湖北省并列,这意味着我的归途更加不易。深圳作为广东的重灾区,毫无疑问也是一级级别,回去更加凶险,还不如躲在老家,或许更加安全一些。果真,正月十六,元宵节的次日,深圳被列为比肩武汉的“疫区”,大凡深圳出去的人都享受与武汉同等地位,不禁让人唏嘘。与深圳的亲友们交流,得知他们被圈囿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并不比在老家的我好多少,他们也建议我先不要想着回去,甚至羡慕我还能到山头地尾逛逛,呼吸清新空气,而非如他们一样,晚上好不容易出去透气,发现周遭到处是人。事实上,我暂时没有任何回去的计划,唯一担忧的是我那些绿植朋友,不知它们还能坚持多久。我相信它们能挺过这关。

这个元宵节啊,却是我大学以来在老家过的第一个元宵节,暌违二十年,似乎又有别样风味。尽管偶尔会烦闷和燥郁,尤其疫情刚开始时,如今已经趋于平稳。元宵下午,和老爸,弟弟一起到户外走走。老爸在家里也待着闷烦,当然也想出去。我们一路走,竟然到了自然村仙源,路上遇到的竹林,葡萄园,榛子林,茶山,田野,还有制茶厂,都让人感觉到生活还有如此的参差美好值得我们珍惜!我们可以愤怒,叹息,批判,但不要忘记身边点滴暖意,这都是可以让我们扛过寒冬的温情,如同感冒时熬的可乐姜,或者吃中药时补偿的白砂糖。老爸说那片葡萄园是好几个乡亲合股租赁几十亩土地,投入少说也有几十万。颇为现代化的葡萄园,一株株葡萄树用铁丝绑着,藤蔓挂在藤架上,假以时日,长长的藤蔓就会如岁月的触须一样,蜿蜒在时间的枝头。老爸说去年颇为丰收,不知今年疫情之后,是否会补偿一个丰收年,好比喝惯了苦涩黑咖啡,需要加一块甜蜜的方糖一样。

我们从十字路口前往仙源,刚好有人在放水抓鱼,几天前宛若瑞士边陲小镇的池塘,如今成了一潭淤泥。一个妇女抓了一条鱼,应该是鲢鱼。鲢鱼是老家虽属普通却颇受青睐,反而是鲫鱼不大受欢迎。另有妇女在摸田螺和黑蚌,运气好,还能抓到一两只乌龟。往旁侧走,一渠清流从上游倾注而下,表弟说看到有小鱼儿。这水倒真的清澈见底,我甚至想直接捧起来喝——几十年前,不都是喝这样的水?小路两侧是茶山和榛子林,茎叶还保留着去岁被采茶机割掉的切割痕迹,估摸一个月之后,又将绽放新芽。清明前后,一批新春的水仙或肉桂,或状元红,就将流入茶叶市场。全村数十家茶厂又将发出轰鸣的制茶声,七八月时,第三届茶叶交流会又将在振兴街举行。此时,茶树在厚积薄发,储蓄着新春的力量;茶农们在修补枯萎的茶树,或者除草施肥。一年生计在于春,对于农人而言,是痛,也是愉悦。如果碰到丰年,自然喜笑颜开,如果碰到歉年,雨水泛滥或者霜冻干旱,都会影响着一年收成。茶农如此,菜农、粮农、果农亦是如此。所谓盛世就是所有百姓能得到上苍眷顾,能安度年关。也需云端的人物知道体恤下层艰辛,如同大海要懂得每一朵浪花的疼痛一样。


04

写这篇时,似乎疫情迎来了拐点,至少数据上没有之前那么让人紧张,让人看到万物复苏的瞬息。

青年演员伊健兄在微博上说,疫情当前,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品性。正如有些人恐慌如热锅上的蚂蚁,失去判断是非的能力,听风是雨,尽给别人添乱;有些人却主动自我隔离,待在家里,拒绝一切活动,让病毒失去扩散机会。我回复他这些人都是平凡的英雄。我们时代不缺惊天动地的英雄,我们忽略的是平凡的英雄。他们和平庸的恶人一样容易被忽略,我们不能忽略他们。无论是堵村口的村委,还是已故去的吹哨人,或是普通的医疗工作者,他们都没有镁光灯下的明星或政客那么光彩照人,然而,撑起国家骨架的恰好是这些人。他们才是中国的脊梁。                                                                  

我也看到一些令人愤怒的新闻,无脑阴谋论叫嚣尘上,恶意驱逐伤害疫区来者,故意往电梯按钮吐口水,变态砸鄂车牌私家车……这些恶行令人发指。我不仅悲观地想:以某些国民的人智之蠢,人性之恶,很难断定他们是否有能力应对下一次更严峻的灾难,不过即便如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都无法阻挡人间更多更美的善行,这些善行才是我们抵抗疫情,迎来曙光的良方。

譬如让我们眼前一亮又羞赧不已的日本捐助物资纸盒上引用的优美诗句,如日本诗人长屋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以及唐代诗人王昌龄的名句: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而我们如今只会说“卧槽”“尼玛”“OMG”,鄙陋之处让人汗颜。我们很伤感地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似乎只有经济总量完成超越,但它不足以弥补在诸多方面被日益拉大的差距。看郭永怀和钱学森的纪录片时我一直感慨万千。那时,那时,我们的国家真是大师云集啊。而今,而今,我们还有什么?傲慢自大?贪婪无知?毫无担当?未来的岁月将会告诉我们一切。


05

今天一早,为一位不幸去世的医学教授默哀。这让我们不得不反思,我们该怎样对待专业人士:教授、医生、律师和记者。很多时候,只有当你需要时才觉得,“哇,它好珍贵”;然而,不需要时,似乎都可以无视它,甚至贬损它,嘲笑它,伤害它!我们的劣根在袍子下藏的小暴露无遗,也许也是这次疫情中,我们能吸取的教训之一。

我们度过灰色疫情阴霾后,面对秀色山川,我们是否很快忘记曾经的痛苦。珍惜当下和着眼未来固然不错,反思过往会让更大的教训不再发生。聂鲁达说,爱太短,遗忘太长。我不敢保证,半年之后,多少人能记住吹哨人,记住“人民的希望”,记住我们应该鞭笞的庸官、虱子会,病毒所?记住那些没有留下名字只化为数字的往生者?面对这样的超级病毒,任何职位、权力、财富和身份都没有任何意义。死亡才是这个世间唯一公平的事情。我们要敬畏生命,再也不能随意辜负唯一的机会。

值得警惕的是,村上的村民似乎有点松懈,也许是紧绷的神经需要放松下,也许觉得无所谓——任何的侥幸都是让人担心的。村上的超市货物已被清得差不多,县城南大门的仓库已经无货,其他的仓库物资又运不过来。这种情况应该不会持续很久,尽管不能放松,不过曙光已经绽放。黑夜终将过去,光明到来时,我们不能忘记身处黑暗的日子,更不能因为曾身处黑暗而忘记光明就在眼前。

我要尽量走到光明处,譬如昨日去了仙源。仙源早已没有了早年的热闹,村人都搬迁到阳泽本村,留下的大抵就是几十户,一两百人。我们进村几乎不见人烟,停歇的制茶厂罗列排开,敞开着门,成排的“摇青机”——用离心力和热量,将茶叶的水分和杂质去除,那一只只滚圆的长筒型机器唤起了我无数记忆,毕竟老爸曾做茶几十年。我印象中的茶厂芬芳四溢,晒在操场上带着露水的茶叶晒晾半天后,就将进入炒茶机,之后在经过滚筒的分离,精制磨茶的程序,半成品的茶进入了挑拣工序,最后包装出品。在老家,我的同龄人几乎都干过种茶、采茶、做茶或捡茶的事情,至少参与其中之一。那时满手都是黑厚的茶渍,而茶叶的衍生物,茶籽油渣饼和茶梗,也成了宝物,前者是肥皂的替代品,后者是烧饭的好燃料。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封村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7000,共计37000
  • 2020-03-02
  • 北国寒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2-27
  • 落梅打赏1000,共计5000
  • 2020-02-25
  • 落梅打赏2000,共计4000
  • 2020-02-25
  • 落梅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2-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深度好文!作者以细腻笔触,描绘与活化了在新冠肆虐下,农村人的乡情、社情和心情。新冠肺炎突然把国人,投入一个陌生的情境,年节不能正常过,亲友不能走动,离乡的游子们,想亲近家乡山水,也变得绝不可能!尽管百姓听话,但对突然而至的瘟灾,心有余悸、心有余怨,一旦战疫斗志松弛,过年过节的习俗,又会卷土重来,使封村封城创造的大好形势,就可能毁于一旦。作者以生动文笔给世人提个醒,对当前抗疫斗争极具现实意义。
  • 谢谢精彩点评。祝福安康。

    回复

  • 疫期,是飞泉的创作丰收期,不幸中的幸事。
  • 多谢亨总打赏,疫情会让我们放慢节奏,去掉一些浮躁。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9
  • 689749
  • 151
  • 3740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