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只口罩
  • 点击:3353评论:12020/04/03 04:23

深夜,医院门前,停了许多救护车。
    医院内,灯火通明。走廊,有护士和医生在匆匆走动,还有几位护士,歪歪斜斜坐在病室门外的地板上,似睡着了。
    一间病房,护士小姐章子欣跑出,差点与另一位护士晏巧玲迎面相撞。
    “快,快叫医生来,不行了,不行了,305床,快点,快叫医生来呀!”章子欣说完,正要跑回去,却被巧玲一把抓住。
    晏巧玲紧张地说:“没医生了,他们都在忙。”
    “啊,都凌晨两点了,医生还这么忙啊,那怎么办呀,你快去找啊,看吴主任在不在,快去呀!”章子欣直跺脚。 
    “吴主任也不在,他领口罩去了,我们科室的口罩快用完了。”巧玲抓住她说。
    “啊,那怎么办,怎么办呀,啊,巧玲,怎么办呀?”章子欣眼泪汪汪,着急地说。
    “别怕,新药很快就会研发出来的,你一定要小心啊,可能会人传人的呀。你先尽力抢救吧,我去看看311。”晏巧玲说完,急匆匆走了。
    章子欣眼泪汪汪,转身,又走进病房。病房内,305号床,病人戴着呼吸罩。子欣看着仪器,惊呆了,突然,她转身就跑,冲出了病房。
    走廊,急匆匆走来一位穿白大褂的男医生。子欣赶紧喊道:“吴主任,吴主任,快,快去305,快去看看305,快呀。”
    吴主任听了,迅速跑进病房,检查仪器,又察看了病人瞳孔,停手,转身,对章子欣说:“这次的病毒太可怕了。其实,我和你们一样,学了这么多年的医学知识,在关键时刻,却是一筹莫展,我真无能啊,我真恨自己呀。”吴主任痛苦的样子,低头走出了病房。
    章子欣愕然,眼泪汪汪,站在原地发呆。
    门外,吴主任走着,一位护士赶来,喊道:“吴主任,领到口罩没有啊,病人太多,我们科室的口罩快用完了呀。”
    “还有多少?”吴主任盯着她,问。
    “最多能用两天。”
    “两天?”吴主任盯着她,说。
    “是的,或许,不到两天就用完了。”护士说。
    吴主任想了想,低下头,不再说话,走了。
    医院内,灯火通明。走廊,护士和医生忙忙碌碌。
    晏巧玲(护士)走来,看到子欣(护士),说:“子欣,305现在怎样了呀,吴主任看了吗?”
    子欣擦拭着泪水,没有回答,她向工作台走去。晏巧玲跟着,又说:“哦,对了,护士长要我告诉你,连续工作超过了二十四小时的护士都可以休息半天,早上六点就可以下班了。”
    “休息?昨晚又来了这么多病人,人手不够啊,怎么能休息呀?”子欣说。
    晏巧玲说:“增援的医疗队已经到了,早上五点就来接班,护士长说,我们不能太疲劳,她怕我们受不了,也怕我们出差错。”
    子欣没回答。
    晏巧玲继续说:“我妈也很担心我,希望我回去一趟,做点好吃的给我吃。对了,子欣,你是外省的,现在到处关门了,就去我家吧?”
    “不了,谢谢!”子欣说。
    “啊?你一个外乡人,去哪里吃饭,去哪里休息呀?”巧玲担心地问。
    “谢谢你,巧玲,放心吧,我不是小孩子了。”子欣说完,低头走了。
    晏巧玲不解的样子,看着她的背影离去。
    白天,公园。
    树林里,走着一位妙龄女子,她是子欣。子欣摘下口罩,现出疲倦又姣好的面容。
    前面,有一张双人椅,此情此景,令她思绪万千。她开始回忆。
,  回忆内容:
    那一天,就在这张双人椅上,子欣坐着,她身边还坐着一位男孩子,他叫秦佳耀。
    佳耀看着她的脸,说:“你的同事知道我们的关系吗?”
    章子欣没回答,低下了头。
    “你怎么啦,好像不开心?”佳耀看着她,关心地问。
    子欣淡淡一笑,看着他,说:“我不想让同事知道。”
    “为什么?”佳耀不解地看着她。
    章子欣沉默片刻,说:“因为,巧玲对我说过,你是一位很优秀的男孩子,她好像,对你也有好感。”
    佳耀看着她的脸,说:“所以啊,我就希望,咱俩的事情,不要再隐瞒了,我要让全世界知道,我已经有了女朋友,我有了心爱的人,我的爱人,就是你。”
    子欣扬起脸蛋,眼泪汪汪,看着佳耀,说:“谢谢你!”她又低下头去,说:“我看,还是,过一段时间再说吧,我们医院,已有两位护士感染了病毒,我担心,假如,某一天,假如,我也感染了病毒,会害了你的。”
    “你胡说什么,子欣,我不许你胡说八道,听到没有?”佳耀摇晃她的肩膀吼道。
    章子欣眼泪汪汪,看着他,一言不发。
    突然,佳耀一把搂住她,哽咽道:“不要这样说,不要这样说啊,子欣,你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有事的,呜呜呜……答应我,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好不好啊?”
    子欣缩回身子,眼泪汪汪,看着他,一笑,说:“看你,还是个男子汉么,好吧,我答应你,好好保护自己,好么?”
    “是的,你会的,我相信你,这么好的女孩,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会平安的,等疫情过去,我们俩就结婚,我要布置一间最漂亮的新房,热热闹闹地把你娶回来,好吗?”
    “嗯,好!”子欣的脸上有泪珠滑落。
    “哦,对了,子欣啊,我妈给了我一只最好的口罩,我舍不得戴,给你吧。”佳耀掏出一只透明塑料袋,里面有一只口罩。
    “不不不,我们医院有,你自己用吧,我不需要。”子欣推辞。
    “不行,必须拿着,我天天呆在家里,不需要口罩,可是,你不一样,万一,医院里口罩不够用呢,我是说万一,明白吗?”佳耀严肃地说。
    章子欣接过了口罩。
    回忆结束。
    章子欣孤独地站着,她在发呆。
    白天,公园,还是这张双人椅,椅上没坐一人。
    章子欣不再回忆,孤身一人坐下。
    突然,她想起了什么,霍地站起,向公园外跑去。跑出公园,她又跑到街道对面,躲了起来。她看到:公园门外,跑来一位男孩,气喘吁吁,此人正是:秦佳耀。他焦急地向四周看了看,又向公园内跑去。秦佳耀看到:公园里,双人椅还在,却,不见一人。
    秦佳耀急了,赶紧拿出手机打电话,电话接通了,“喂,子欣,我到了,你在哪里呀?”
    公园大门外,街道对面,子欣躲着,眼泪汪汪,对着电话强忍着哭泣,故作镇静地说:“医院,有急事儿,我,又走了。”然后,她挂机,又关机,颤栗地哽咽着,她努力站起,向医院方向走去。
    秦佳耀继续拨打电话,电话无法接通。他失望至极,向四周看了看,又向公园外走去。
    白天,医院。
    医院大门外,停了几辆救护车,许多人忙忙碌碌,救护车上又抬下几位病人。
    医院内,住院部,走廊。有一位护士在跑,她冲进医生办公室,喘着气说:“李医生,检查报告显示,我们科室又有一位护士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李医生猛站起,惊愕地问:“啊,谁呀?”
    护士喘着气说道:“章子欣!”
    “什么?!”医生惊愕地瞪着她。
    白天,公园,四处寂寥无声。
    公园大门外,辅道旁,秦佳耀还站在那里,他在拨打电话,电话通了,却无人接听。
    白天,街道。
    人行道上,子欣戴着口罩,一个人走着,她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颤栗地哽咽,泪水顺着脸庞一颗颗滑落,滴在手机屏幕上。她在想:“对不起,佳耀哥,我天天和病人打交道,如果,我也感染了病毒,还和你见面,那么,我会害了你的。所以,我临时决定离开,让你失望了,对不起,佳耀哥,千万千万,别怪我呀,放心,等疫情过去,我会来找你的,我会补偿你的,我要守在你的身边,我还要看看,你是怎样布置新房的,我俩的新房,一定很漂亮,对吗?”
    这时,子欣的手机响铃了,是微信视频,姓名显示:护士长。子欣赶紧接通:“喂,护士长,您好。”
    “你在哪里?”视频里,护士长严肃地问。
    “我在青城路口,您有什么事吗?”子欣说。
    “请你立即走到没人的地方,站着别动,我们马上派车来接你,你的检测报告出来了,核酸检测为阳性,明白吗?”视频里,护士长严肃地说。
    章子欣不禁“啊?!”地一声,瞪大眼睛,无比惊恐的样子。
    白天,医院。
    医院大门外,停了几辆救护车,许多人在忙碌,救护车上又抬下几位病人。
    几位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医务工作人员,从救护车上抬下一位女孩,此人正是本医院的护士:章子欣。
    一位女孩叫喊着冲过来,她是章子欣的闺蜜,也是本医院的护士,此人正是:晏巧玲。
    晏巧玲强忍悲痛,小声呼喊着鼓励她,章子欣躺着,旁若无人,不说一句话。
    白天,街道。
    街道两旁,高楼如林。
    大街上,行人稀少。
    街道旁,人行道上,秦佳耀还在拨打电话,电话通了,却无人接听。
    白天,医院。
    医院大门外,停了几辆救护车,许多人忙忙碌碌,救护车上,又抬下几位病人。
    住院部,走廊,医护人员来去匆匆。
    病房内,病床前,晏巧玲在哭泣。病床上,章子欣躺着,拿出一只透明的塑料袋,里面有一只口罩,递给晏巧玲,平静地说:“巧玲,你看,这只口罩,是秦佳耀叫我送给你的。”
    晏巧玲一怔,说:“你说什么?”
    病床上,章子欣平静地说:“原谅我吧,巧玲,我知道你喜欢他,可是,我还是约他见面了,想不到,他,竟然,要我把这只口罩交给你。”章子欣说完,闭上了眼睛,头转向一边,泪水接连滴落。
    晏巧玲颤栗着,说:“不要啊,子欣,只要你能好起来,一切都无所谓,一切都无所谓呀,子欣,你一定要坚强啊,很快,很快就有新药临床了,很快的呀,你会好起来的,你会好起来的!”
    章子欣淡淡一笑,又静静望着天花板,说:“看似,我失去了许多,其实不然,只要你们安好,我就放心了,我感觉,现在,我已经拥有了全世界,我已经,很满足了。对了,请你告诉佳耀,其实,我不喜欢他,我是逗他玩儿的。还有,假如,我有什么不测,请你告诉他,我回了老家,我根本……根本就不喜欢他。”章子欣颤栗着,泪流满面。
    晏巧玲哭着:“别说了,别说了,你会好起来的,你会好起来的。”
    两个月后。
    终于,人们战胜了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已完全消失。可是,那位可爱的护士小姐章子欣却永远地离开了人间。
    江山依旧,万物生机勃勃。
    这是一个晴朗的日子,蓝天白云,穷尽万里。
    街道车水马龙,城市繁华再现,四处行人涌动。
    白天,公园。
    公园里,许多行人在漫步。
    树林里,有一张双人椅,坐着俩人。正是:晏巧玲和秦佳耀。
    晏巧玲拿出一只口罩,眼泪汪汪,望着秦佳耀,说:“还给你,我知道,这只口罩,是你送给子欣的礼物,尽管,她说不是。现在,子欣走了,永远,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更不愿,夺人所爱,这,可是子欣的全部啊。”
    “是的,我知道,这只口罩……就是子欣的全部,我知道,我知道……”秦佳耀眼泪汪汪,接过口罩,哽咽着,默默站起,向公园外走去。(完)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抗疫奉献白衣天使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1星
  • 0钻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3
  • 12900
  • 412
  • 24000
  • 这个富有诗意的标题,吸引了我,读后感慨万千,引起了内心的共鸣。因为我从事过快递工作多年,也曾做过会计工作,从一无所知到轻车熟路,从懵懂到熟练,一路走来,酸甜苦辣。我也喜欢慢慢成长的每一步,自己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来了就是深圳人,作者通过写实的手法,描写普通人在深圳的成长,青涩到成熟,寻找他乡与故乡的融合,奋斗的青春最美。由此及彼,谈到人生的感悟,实虚结合,语言朴实,蕴含着丰富的人生哲理。

    阮声我喜欢你慢慢成长的每一步

    2020/4/29 14:03:54
  • 刚开始读此文时,作者虚晃一枪,说不擅长写人物小传。初读感觉到如话家长里短,有些平淡。不经意继续阅读,发现李海棠的形象,具有鲜明的个性,与众不同,栩栩如生,充满故事性。行文采用欲扬先抑的方式,展现“傻老头”式的可爱,看则轻描淡写,实则字里行间,妙趣横生。在人物细节描写上,见微知著,与其说是人物传记,倒不如说是回忆录,充满了友情的真挚,亲情的温馨。人生有许多际遇,得一知已足矣,深情厚谊弥足珍贵。

    阮声吾兄海堂

    2020/4/29 13:47:18
  • 读出了一些小伤感。离开深圳去了湖南。和烈春也认识好几年,觉得他是很踏实肯干的人,按理来说,在深圳扎根没问题,可是如今遍地泥坑,已经没人敢说自己能轻松熬过去。穷则思变是很好的办法,就像文中说的,骑驴找马,这样有个保险,内心也会踏实不少。文中叙述的找工经历应该是没掺水分的,曲折、反复、充满不确定性。在现在摇摇欲坠的职场变革中成为一种常态。而真正坚持下来的人,才能最终品尝甘甜的果实。

    江飞泉2020年春南下深圳日记

    2020/4/29 10:36:29
  • 在我的印象中,城堡是欧洲中世纪的古老产物,充满神秘感。这篇小说的画面感丰富,随着镜头的推进,我一下子被带入了城堡,跟随主人公沈枫,一起寻找奇妙的旅行。沈枫与妻子,与老鲲,与梦中女神的多维关系,意识流的表现手法,语言对话,心理描写等都充满魔幻现实主义色彩。作者将这种梦幻,设置为睡魔,在现实与梦想之中,亦幻亦真,其实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想城堡,除了追求欲望,更多的是追求心灵的渴望。

    阮声城堡

    2020/4/24 18:10:54
  • 这是一部反映某个群体的心灵档案史,以魔幻般的文字和强烈的画面感,还原了重压之下的个体镜像图。通篇充满虚幻和诡异,叙述神神叨叨,看似松垮,实则紧凑。小说一开始就写到了死亡和诡异,毫不拖沓地拉开了“埋葬”的序幕,同时也奠定了作品的悲情基调。深圳是座充满希望与毁灭的城市,主人公的结局,或许是生活高压之下的产物。读完小说,我在想:对照小说里的“我”和杨梅,生活在深圳的底层人物,又有多少人和他们相似的呢?

    紫荆花埋葬

    2020/4/22 15:09:12
  • 上一次去桃德家里应该是遥远的2016还是17年,我还专门写了一首诗,那一次去了好多人,见过他家阁楼,但对菜园没太大印象,估摸那时的规模远不如现在。那么恭喜桃德的菜园迎来姹紫嫣红的春天,这是让人可喜的。桃德是勤快之人,也是质朴之人,待客、写作、伺候菜园子都是一样认真,给人无比踏实的感觉。后来一次桃德又邀约过一次,我加班无法践行,没有尝到桃德手艺,也没有机会亲自去摘两片薄荷,掐一根嫩黄瓜。

    江飞泉都市农夫 29楼的菜园

    2020/4/20 17:45:03
  • 莫非是作者的笔名很神奇,才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游逛广东的诸多名胜古迹和人文景观。从深圳到东莞,再到韶关和广州,一路观光,也让我跟随游历了我从未去过的东莞观音山、韶关南华寺,广州小蛮腰。其实以前在东莞做过很多地产项目,大抵也是走马观花,两点一线,基本没去过周边的景点,连稍微远一点的路况都不甚熟悉。倒是当年去韶关,在丹霞山下的一个别墅里度过两个晚上,清风明月入怀,很是惬意,晚上睡得特别好。

    江飞泉南粤散记

    2020/4/6 22:12:48
  • 其实我是看到诗中写到我“飞泉跌岩,冬暖夏凉”才评论的——当然这是开个玩笑。跟戴老师蛮熟,也读过不少他的作品,对他作品中那种“自然的诗意”是蛮喜欢的。“自然”在这里有几层意思:第一是说他喜欢写自然类的题材,山水田园、乡村小径、江河湖海都能在他作品中看到,这种源自自然界的诗意很打动人;第二是说他的诗意自然而来,不刻意矫饰,也不可以炫技,玩弄文字技巧,可谓浑然而天成,天然雕饰之。

    江飞泉在深南大道,我不停的放倒天空

    2020/4/6 22:00:49
  • 可以肯定的是,这篇应该是中秋节应景之作,却也写得动人质朴。月亮、月饼大抵与乡愁有关,尤其身处异域的游子,每每抬头望月就会低头思乡,这是人之常态。以此及彼,故乡的一切人情旧事就会喷涌而出,浮现脑海。小时分月饼的情景,让我想到儿时我吃过的肉馅饼,后因为被传闻是人油做的而弃之。当然这是谣传,却生生毁了我童年的美好记忆。吃月饼最后能配上葡萄园、秋千架或者老榆树下的一张石桌石凳,摆着果品若干,就着淡酒或清茶

    江飞泉举头望明月

    2020/4/2 11:08:59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