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滨故人
  • 点击:14750评论:42020/04/22 14:18

一、不速之客

南方的蔚蓝的天空由于多雨水汽的弥漫而变得厚重了;酷热的太阳,提前透支了青年的蓬勃伟力,像透过一片轻薄的浅色面纱,安静地凝望着淡绿色的大海。大海被形状不一的划水的船桨和轮船的螺旋桨的锋利所划破,它们把拥挤的海礁都犁了个底朝天,弄得霞光似乎分毫也不能被水面反射出来。被乱石堆阻挡住的海浪,承受着在浪尖上驶过的大船的重压,拍击着船舷和堤岸,卷起层层泡沫,夹杂着各种海藻,一股劲儿拍击着和嘀咕着。

这是位于深圳东南部的大鹏半岛,三面环海,东临大亚湾,西抱大鹏湾。大鹏半岛不仅拥有133.22公里长的海岸线,且有奇山、岛屿、海蚀崖、礁石、沙滩、古树、红树林、白鹭。更重要的是,那里还是个爱情胜地。

台风季时节,大鹏湾旅游业严重受挫。每当新闻上出现抗灾抢险的画面,吴亦鹏常常觉得事情离他十万八千里。他以为闲着没事干,才会去大鹏旅游。那个地方早年就去过,不过并没有留下什么好感。如果实在说一点好感也没有,那也不客观。毕竟他在那里还是有那么一段回忆。

吴亦鹏记得出发时刚好是雨季,他是开车从市区前往大鹏的,通常没人会怀疑他的动机。但是拐过个路口,他就开始绝望了。满道满街都是去大鹏的小车,即使平素呆在市区,也没觉得车有这么多,仿佛泄洪一般,往出口奔去。

吴亦鹏把手机朝副驾驶上一丢,开了车载音乐。来回循环了三遍《因为爱情》。他对港台歌星并不感冒,但是王菲和陈奕迅的唱腔实在了得,有种百听不厌的意思,吴亦鹏想着想着索性闭起了眼。

他梦见自己在一片大草原上飞奔,背后是一群洁白的马群和羊群。领头挥鞭的是位金发女郎,她身束红色飘带,头扎少数民族的圆帽,身材有致,脸容俏丽,颇有几分异域风情。

她停在马头朝吴亦鹏招手,还回了一个笑脸,让吴亦鹏赶快追她。吴亦鹏呵呵直乐,冲着金发女郎就追过去。可是眼看着快追到时,她却不见了。茫茫草原很是辽阔,不要说藏一个人,就是藏一群牛羊都不是问题。可问题是吴亦鹏不知道金发女郎从何里来的?怎么就又无缘无故消失了呢?

他于是就在草原上喊她,你在哪里?姑娘!草原卷过一阵风,把他的声音给吹远了,好像在沙漠一般,没有半点涟漪。倒是草原上的草木随风应和着,好像唱起了孤独的牧马曲。这些曲目来回激荡,勾起了吴亦鹏遥远的伤感的回忆。

一阵剧烈的车鸣声在后面响起,吴亦鹏这才恋恋不舍从草原梦里惊醒。

吴亦鹏踩了一脚油门,加速驱车赶往大鹏,他要天黑之前到达客栈。这次接下来的旅程如有神助,不再有梗塞,一路绿灯,异常顺畅。

日暮时分,吴亦鹏到达了较场尾的一家民宿——爱情客栈。光名字就让人浮想联翩,浪漫到不可以不去零距离接触,好比善饮者被佳酿吸引欲罢不能。

来之前,吴亦鹏打听过,这家民宿的老板是对年轻夫妇,待人和气,价格公道,住的地方整洁干净,很多游客都打了十分。这在竞争激烈的大鹏民宿市场,确乎是一股清流。据说老板从不上网推销,来的差不多是熟人推介。真应了那句话: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

特别是淡季,别的民宿老板都在渡假,店开在那里是为了养员工,说白了就是以旺养淡。而爱情客栈一年到头都人满为患,成了当地一个奇异的风景线。

树大招风,生意好自然招人妒忌。网上冷不丁起了几个诬蔑帖子,一些不明就里的游客莫名跟风,但是奇怪的是,时间一长,这些帖子会自动沉底,而爱情客栈的生意不仅没受影响,反而逆风飞扬,遥遥领先。想来群众之眼雪亮,不怀好意的诬陷终究会自动落败。

吴亦鹏到达爱情客栈,停好了车。晚上四近灯火明明灭灭,远处咸湿的海风迎面吹来,说不清是凉爽还是黏稠。只是心头一动,觉得毕竟到了大鹏,离大海更近了一些,才算圆了多年的美梦。至于草原上的美梦不会白做。但是草原跟大海有什么关系呢?他也百思不得其解。

光头老板正在厨房忙碌,老板娘半老徐娘在前台招呼。

吴亦鹏要了一间临海的客房。他住宿有个习惯,不要转角,不要最后,也不要冲楼梯口。这样一排除,就只有三楼的305房合适。吴亦鹏交了房费和押金,从老板娘那里领了钥匙,直接朝楼上走。

吴亦鹏旋开房门,很满意屋里的装饰,原木味的风格,很中式简约。他把行李放好,就坐在床头休息片刻。见茶几上压着一张明信片,还有一份台历。明信片扉页印着爱情客栈的LOGO,不过纸张很是惊艳,闻着淡淡的香水味,吴亦鹏直打喷嚏。他最近患上了过敏性鼻炎,且有点严重,对花粉等刺激十分敏感,这会儿却几乎闻不出什么香水味。尽管如此,台历上的封面女郎却引起了他的兴趣,怎么看怎么像是爱情客栈的老板娘。自家打了广告不算,还省了广告费,真是一举两得,吴亦鹏不禁佩服老板娘的伟大创意。

不过这台历印得确实不错,乍一接触很有审美趣味。也许职业使然,吴亦鹏把玩着,砂磨纸张,富于质感,显文化味,对爱情客栈的好感又添了几分。

从窗口一眼望过去,一幢又幢民宿紧挨着,附近响起了轻音乐,冷清的街道骤然热闹起来。地板发出了高跟鞋的脆响,还有啪啪啪的拖鞋声,以及几声小孩的叫闹声,几对青年男女隐约唱起了情歌。


二、红衣少女

靠在窗前,吴亦鹏发了一会儿呆,肚子饿得咕咕叫,似乎在向主人抗议。吴亦鹏拍拍肚皮,无奈摇摇头,便转身锁好门,咚咚咚下楼去外面找吃的。老板娘也不在柜台上,请的一个90后小妹正在无聊地刷剧,看到激动处,还啊地一声大叫起来。兴许是韩剧中哪位心仪帅哥出场了,把吴亦鹏着实吓了一大跳。

走出爱情客栈,就是一条敞亮的石板街。据说石板街就是远近驰名的酒吧街,此时已是黄金期。店门各式烧烤摆在门口,响起了轻柔动人的轻音乐。几位服务员正在轮翻上阵,表演起了甩酒瓶子和做印度飞饼的拿手好戏。

酒吧街看起来挺长,吴亦鹏从街头走到街尾,肚子空空如也,不知不觉也走累了,不想再折返回去,就顺势在街尾一家烧烤店坐下来。那里临近海边,有两层小楼。吴亦鹏挑了一个亭子间,海风吹拂过来,涌起了些许波浪,不过却很温柔,在波浪声之后,可以隐隐听见人们的私语;又将近旁人们的谈话,远远地传向墨黑的天际。

再远点,是一片柔软的沙滩。海水已经厌倦了白天的喧嚷,安静地伏在大鹏半岛的海湾里休憩。沙滩上余着一星半点霞光,似乎在做着最后的努力,不燃烧成灰烬便不罢休似的,充满着青春的决绝和力量之美。

近旁的沙滩上燃起了两堆篝火,围着一群年轻人。他们或唱或跳,着实热闹。

其中一个穿红色裙子的少女引人注目。她个子极高,挽起了裤角,两只脚丫灵活地旋转。有人抬了一台小音箱,歌曲愈发的劲爆,红裙少女居然毫不违和,只要随意切一首曲子,她的舞姿自动切换。刚开始还有几位小姑娘与之比拼,慢慢地,像大浪淘沙,她们自惭形秽,像潮水退却向了沙滩,静静地站到人后,看她的独舞。

几位男青年拍起了掌,一个长发男子不怀好意靠了过去,红裙少女明显感受到了他的歹意。她轻轻悄悄地挪移步伐,长发男子扑了个空,自讨没趣,灰溜溜走了,众人一阵哄笑。

红裙少女跟一众女伴走向篝火,火势渐小,潮水越大了,远处伸手不见五指,山那头全然被黑夜吞噬,岛屿失去了影踪。这时却来了一个怪老头,更奇怪的是他牵了两匹马。一黑一白,在夜里分外显眼,有人要骑吗?他招呼道。

五分钟五十元,十分钟一百元。

夜里骑白马,还真没试过。有人跃跃欲试,可一听到价格,马上打了退堂鼓。

“这可不是一般的白马,是我养的良马,多少人想跟我买都舍不得。要不是最近手头紧,我可不会带自己的宝马来表演。”老头眯缝着眼,仿若世外高人一般。

“哦,看不出来你这老头还挺有骨气!”有人议论。

“怎么样?想试试吗?”老头眼睛有些微光。

“我来试试看!”老头定睛一瞧,却是方才那位红裙少女。她刚舞过一场,很是精彩;众人见她又来骑马,对她顿生好奇,敬佩她是巾帼不让须眉。

红裙少女给老头一百元。挑了一匹白马,拉着缰绳就要骑。

老头在后边喊:“姑娘,你会骑吗?要不我教教你!”

红裙少女回道:“小意思!”话音刚落,她纵身上马,马似乎对她很是客气,没花多大功夫,马就骑着她在夜里飞跑起来,沙滩上人们纷纷躲避。马倒是从容,咴咴咴叫着,红裙少女长发飞扬,英姿飒爽把所有沙滩上的行人都惊呆了,连那位老头眼睛都看直了,甚至有人带头鼓起了掌。

吴亦鹏甚为动容。待他吃罢饭,本想回房休息,这时却临时改变主意,要去沙滩走一遭,顺便结识这位与众不同的红裙少女。

这时红裙少女已溜了一圈回到出发地,正跟老头结完账。马交回到了老头手上,她还有些舍不得。“真是好马,要不是还有事,真想再骑多十分钟!”红裙少女不无惋惜道。

老头伸出了大拇指说:“姑娘,你是位奇女子!这马也亏你骑才如此听话,换别人就难说了!”

“嘿嘿,说明好人有好报,好马识好人呗。”姑娘贫嘴道。

“姑娘,没想到你马骑这么好。我在亭子里都看到了。”吴亦鹏上前真心叹道。

“你是?呵呵,让你见笑了!”红裙少女不好意思。

“我叫吴亦鹏。游客一枚,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韩望月。第一次来大鹏。”

“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去酒吧街一起逛逛?”

“嗯,起风了,我们一起走吧。”

两人并排在酒吧街散起步来。左右一些男女夹杂着碎步,突然下起了微雨。韩望月有些惊慌,吴亦鹏说:“不妨事,我们去烧烤摊坐坐!”

因为下雨的缘故,店里客人骤然多了起来。吴亦鹏对韩望月说:“下雨天留客,看来我们得多呆一阵子。”

“这里很好,沙滩是热闹,这里是另一种热闹。”韩望月的兴致倒丝毫没受下雨的影响。

两人谈起了爱好,共同说起了旅游,有意相约明早去东山寺。听说那里有位世外高僧,许多香客慕名前往,所询之事,均能满意而归。不过高僧并不轻易见人,能否得到指点,得看机缘。

吴亦鹏笑道:“我看你去挺合适,高僧一见美女上山,再忙也变不忙了!”

韩望月笑道:“瞧你说的,好像你就是那位高僧似的!都像你这么不君子,肯定做不了高僧了!”

“行行行,韩大美女,我是俗人一个,认输还不行吗?”吴亦鹏假装举手投降。

韩望月道:“这还差不多!”说罢,呵呵大笑。

因为刚吃过晚饭不久,吴亦鹏倒没什么胃口。为着陪韩望月,他特地点了几样海鲜:虾、蟹、海鱼和花甲。满满两大盆,堆得桌子嫌小气了。冰啤一上来,再喝点酒佐餐,味道简直不要太美。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大鹏半岛不速之客海滨故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7-1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20/07/16 09:43:14
    • 分享到:
  • 个人感觉这是一篇散文诗化的叙事小说,作者用六个小片段串起了一个结局比较圆满的爱情故事。更难能可贵的是,文章在不经意间勾勒了若干元素,例如:“学会放下,人生万般自在,一切顺其自然”的生活哲理,提倡公益、传递善举的正能量,以及巧妙地嵌入了深圳某些名胜古迹。可以说,这些故事情节读起来既有嚼头,也契合当前正在进行中的“睦邻文学奖”参赛主旨。
  • 回复
    • Inna2童生2020/04/24 11:27:31
    • 分享到:
  • 一个角色邂逅牵出另一个角色的情感,乍一看是风花雪月,再一看又有几分公益性质。设定挺好的,只是不算流畅,还可再斟酌?
  • 回复
  • 感谢两位打赏,似乎进来读的不少,留言的不多,希望哪怕有只言片语也好,写下你的感触。或许有你熟悉的影迹。
  • 回复
  • 一直想写一篇关于海洋的小说,有一家客栈,一段动人的爱情故事。后来写了初稿,就有了这个小说的雏形。后来就由着人物去行走絮语,足迹在大鹏,寄托一种关于约定的故事。至于能否等到那个人?看完之后你就会得到答案。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80后,广东梅州人,文学创作中级,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著有散文集《爱的风景在路上》,现居深圳。
  • 80后,广东梅州人,文学创作中级,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著有散文集《爱的风景在路上》,现居深圳。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3
  • 13766
  • 24
  • 530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 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