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生命运多蹇的母亲
  • 点击:8124评论:22020/05/18 08:34

2020年4月30日中午,弟弟突然来电:“老妈不见了,打她手机不接,微信呼她也不回,你跟她联系瞧瞧,看看是什么情况?有消息了再通知我。”

随后,我接连给母亲打去好几个电话,却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这是怎么回事呀?难道老妈的手机被小偷顺走了?”我百思不得其解。约莫半个小时后,我又给弟弟打去电话,那边告知:“已先后与二姨娘和大姑妈联系过,都没有看到老妈。现在正准备去老爸老妈租住的小区调监控呢。”听到这话,我更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老妈到底去了哪里呢?”

下午两点,我按部就班到单位点卯,正准备把五一前的各项杂事收收尾。弟弟这时打来电话:“老妈在老家的老房子里走了,你和嫂子,还有大堃(儿子乳名)赶紧回来吧,其它话家来再说。”

震惊和悲伤之余,更多的是猝不及防: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前两天晚上,母亲还与我微信视频聊天,当时她精神状态蛮好的,有说有笑。更何况今天早上八点多钟,母亲还给我微信朋友圈第一条点了个赞呢。这才多大工夫,怎么突然就天人相隔了呢?

唉,想再多也没有用啊,当务之急是赶紧回老家。我先是给妻子打去电话,告诉她老妈走了,让她赶紧提前下班回去收拾行李。接着我又跟办公室主任请了假,随即又联系了辆去南京的合乘车,到银行取了点钱。就这样忙忙弄弄到了下午四点多才踏上回老家的路,到老家已接近晚上六点。一进堂屋,就看到母亲安安静静地躺在临时搭建的灵床上,好像是睡着了。我倒是希望母亲真的是睡着了,当她察觉长子一家三口回来时,又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朝众人拱拱手,呵呵笑道:“对不住各位了,我是跟你们开玩笑的,大家伙先找地方坐坐,我去弄晚饭。”可是,眼前几位姨娘和姑妈的痛哭声,弟弟和弟妹跪在一旁无声地烧着纸钱,以及母亲身上穿得严严实实的寿衣等残酷现实让我明白,母亲真的走了。

磕头、烧纸、答谢亲友后,我默默来到院落外,弟弟尾随而至,并告诉我母亲最后的人生轨迹:据老爸老妈租住的小区监控显示,老妈是早上五点五十八分独自一人挎着小包出小区大门的。见此,老爸又跑回出租屋,这才发现平日里老妈一直带在身上的门钥匙竟然被放在了枕头下面。如此看来,老妈很有可能回了乡下老家。父亲连忙给住在老家附近的大姨爹打去电话,拜托他赶紧到老家看看母亲在不在哪里?结果等到的却是老妈已吞服过量的类似安眠药的非处方药,待发现她时,全身早凉透了的噩耗。后来据村上几位在家庭作坊缝制毛绒玩具的街坊邻居跟我陈述,上午十点多钟,确实有辆面的开过来,当时她们也没过多留意,早晓得是你母亲回来,肯定会拦住她聊聊家常,或许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第二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凌晨四点多,我从睡梦中惊醒,静静地瞅着眼前装有母亲的冰棺,良久又悄默声的穿起衣服,走出院外,绕着离别快有七年的老屋蹓跶着。不知不觉间来到打谷场,发现垄沟边竟然栽有十来棵李树,上面挂满了青红相间的李子。忽然想起这是大堃刚满周岁的那年春天,父亲和母亲亲手种下的,说是等将来大堃长大了,回老家时摘给他当零食吃。我小心摘下一粒略红的李子,轻轻咬上一口,有点苦,还带点涩,如此清晰的味觉让我再一次清醒地意识到:母亲真的走了,以后再遇见她时只能是回忆中或睡梦里了。刹那间,我觉得十分难受,不由得蹲下身来,同时有关母亲的过往也如蒙太奇电影一般在我脑海中闪过。

母亲出生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的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县大圣乡的一个富农家庭,可谓“生不逢时”:一是,那会儿,“富农”是被专政的对象,但凡重活累活脏活全部摊派给你干不说,时不时还要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轻则是政治理论学习,重则脖子上挂块“富农”的牌子游村示众;二是,母亲出生那会儿,我们国家刚刚结束三年困难时期,农村家家户户都过着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苦日子,况且母亲上头已经有了三个哥哥(大哥和二哥因为饥饿先后夭折)和两个姐姐,一大家子那么多张嘴,如何得了哦!据听讲,母亲才出生,外婆一看是个女伢子,当场就有让她自生自灭的念想,幸亏外公不忍心,说了句,“大闺女和二闺女都不小了,就留着老巴子吧,等她懂事了也好给家里烧烧饭、放放牛。”就这样,母亲才保住了一条小命。还听说,母亲原本有一个妹妹,年纪正好比二姨娘家的大姐大一转,她就没那么好命,出生后因为没人管没人问,很快就没了。也许正是因为处于那个特殊的年代,生活在特殊的家庭,又亲眼目睹了种种不幸,才养成母亲性格上胆小、软弱和敏感等缺陷。

好不容易捱到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外公摘掉了富农的“帽子”,重新返回人民群众行列。然而,新的矛盾又滋生出来:外公一家与一墙之隔的老外公(外公最小的弟弟)一家总是处不来,几乎天天吵啊、闹啊。当时老外公年轻气盛,又有四个如狼似虎的儿子,在这场无休止的斗争中,外公一家毫无悬念始终处于下风。幸好那会儿母亲已经与隔壁村同样是地主家庭出身的父亲订了婚,很快又嫁了过来,跳出了那个充满诸多不如意的生活圈。记得母亲曾经说过,“别看我们家是单庄子,好处可多着呢,像养牲口方便呀,没有邻里纠纷啊……”

应该说结婚头十年是母亲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她不仅先后为老黄家生了两个儿子,还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住进了宽敞明亮的大瓦房,添置了组合家具、电视机、落地扇、缝纫机、自行车和手表等大宗物件。

幸福的日子总是那么的短暂。自从1993年和1998年爹爹、奶奶先后罹患癌症去世,家里的日子就日渐捉襟见肘了。随后,我和弟弟又相继考上大学,以及结婚买房,不仅掏空了家底子,还让父母背负上沉重的债务。雪上加霜的是,2014年初,因为我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病,不仅让家里的生活陷入困境,也压抑得全家人喘不过气来。记得农历二零一七年的除夕,父亲、母亲、我、妻子、儿子、弟弟和弟妹,一大家子七口人是在位于南京市六合区的弟弟家里团聚的。饭后,我与弟弟促膝长谈,说到母亲时,弟弟感到忧心忡忡,“自打你生病后,老妈精神一天不如一天,总是一个人干坐在房间里发呆很长时间。”我听了当时很不以为然,现在想来,或许是长期的精神紧张,情绪一时得不到宣泄,也或许是我们做子女的始终忙于各自的事业,疏忽了对父母的关心,导致性格过于敏感的母亲患了忧郁症。而这也为后面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压死骆驼的从来都不是最后一根稻草,而是每一根稻草。2019年10月,母亲突然肠胃疼痛,在南京市六合区中医院做胃肠镜全面检查,发现是肠息肉。经过微创手术,居家疗养期间,又突感胸闷、气短、呼吸困难,于是到南京市六合区人民医院做肺部CT,察觉左上肺叶有个约3.5cmx2.0cmx1.0cm的结节,决定行“VATS左肺上叶切除术”,取得标本进行病理诊断是左上肺腺癌,若想彻底去除“病根”,需要进行4—6次巩固化疗。

一听说要化疗,母亲慌了,哭着说:“不治了想回家。”在她的潜意识里,化疗就等于慢性死亡,最终人财两空。经过家人、亲友的耐心劝导,母亲还是接受了化疗。化疗期间难免会出现恶心、呕吐、食欲不振、掉头发等副作用,刚刚做完微创手术的母亲还多了口干嘴苦、肠胃不适等症状。每次母亲与我微信视频聊天,说起这些状况时,我都安慰她,这属于正常现象,甚至还笑侃她,化疗期间若发生这些现象还是好事呢,说明医院用的药是有效果的。母亲听着也是连连点头。后来母亲又说最近整夜整夜的失眠。我告诉她,也许是化疗期间用的激素类药物过多,再加上你居家疗养期间一直缺少锻炼,感觉不到累造成的。可以趁天气好的时候,早早晚晚出去散散步,身体如果受得了的话,还可以进行适当的快走或者慢跑。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自从2019年12月底,母亲住院进行第一次化疗,我与母亲匆匆告别后,就一直没有办法回家,导致对母亲的心理健康状况把握不准时、不准确。在母亲去世后,聆听着亲朋好友的零言碎语,通过层层梳理,我才恍然大悟:其实这半年来,身体逐渐好转的母亲却在不知不觉间得了重度抑郁症,这主要表现为神经衰弱引起失眠,失眠的时候,总是胡思乱想,由此产生厌世情绪。系列恶性循环,最终她在最应该努力康复的时候放弃了自己,抛下了老伴、儿子以及一对懵懂的孙子孙女,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我带着悲伤、痛悔和不甘写下上述文字,不仅仅是为了怀念去世的母亲,更多的是希望我的家人们和亲友们能够明白:虽然说生活总是不能让人处处都满意,但我们仍然要热情的活下去,有些事情在今天看来是无解的,或许一觉醒来就是小case.毕竟生活就是一个问题连着一个问题的解决过程,只要好好活着就一定会好起来的,若不然,一切都是一场空,因为人的生命不像走错路那样,可以返回重走,也不像买错东西那般,可以拿回去退换。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人生不能重来,一旦失去了就永远失去了。


  • 1
  • 2
  • 3
  • 4
  • 关键词:缅怀母亲命运多蹇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太奇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8-27
  • 青初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8-11
  • 落梅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5-1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勿语。6探花2020/05/18 09:14:26
    • 分享到: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旁人无法左右。祝安好!
  •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4钻
  • 邻家文学社区的粉丝
  • 邻家文学社区的粉丝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5
  • 192264
  • 46
  • 1394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