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孔雀东南飞
  • 点击:14167评论:32020/06/02 18:19

孔雀东南飞,千里不俳徊。上世纪九十年,我所在的洛阳市委宣传部先后有五个科长,从十三朝古都的洛阳,飞往了南国深圳改革开放的热土。

第一只飞走的,是宣传科长老范。他是老大学生,比我大。我俩是同时调进部里的,因会打篮球,报到那天,先被拉到了球场练球,准备参加马上就要开战的市直机关篮球赛。我俩在原单位,都是单位代表队的队员,到场上一遛,立马成了主力,把酷爱打球的李部长乐得喜笑颜开,我俩还未共事,先成了球友。印象最深的是拉我们去球场的那辆上海牌小轿车,那是我“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坐小轿车,新鲜、激动难以言表。那年宣传部成绩打得不错,篮球一直是部里业余爱好的传统项目,那几年一到周末,就到处联系打比赛,还先后从市图书馆、洛阳大学调来了一名司机大斌和一名教师小吳,都是场上的绝对主力,有一年终于打出了市直机关的亚军。老范和我在部里呆的那几年,活沒少干,球也沒少打。

老范比我提科长早些,他所在的宣传科是部里的大科室,上任后干得不错,正当顺风顺水之际,这老兄却突然提出申请要去深圳。常委部长和主管副部长都不舍得放人,无奈他去意已决,前后拖了一年多,才开了綠灯。老范是宣传部南下深圳的第一个科长,对我们都有些冲击和影响。部里的宣传工作问题不大,但篮球场少了名主力却是真的。

第二个南下深圳的是新闻科长小李子。这老弟开始在宣传科老范的手下,因为能干被提为新闻科长。一见老范远走高飞去了深圳,也心猿意马起来。老范到深圳后,他利用休假也考察了一下深圳。回洛后便向部里递了调动申请。他走的是一条通过组织调动的常规路线,好像比老范慢些,也调入了老范所在的单位,没待太久,进了深圳市政府办公厅。他儿子跟我儿子在一所中学,接孩子时碰见过几次。他在部里的篮球队是“板凳”队员,除非嬴得大局已定或者败得不可挽回之际,才会换上场遛遛,对球队的名次和战绩都无大碍。

第三个南下深圳的是外宣科长宁生。她走的是一条“曲线救国”之路。先到了洛阳高新区驻深圳办亊处当主任,为洛阳的高新区和企业牵线搭桥,引进投资。那年头这一类的办事处大热,几乎全国各地城市都会在深圳开设这么一个窗口。项目谈了许多,接待搞了不少,但真正落地的项目凤毛麟角。折腾了几年,最后还是横下一条心,离开了办事处,从岸上下了海。

第四个南下深圳的就是我这个在部里干了八年,当了七年文教科长的我了。不过准确说我下海时已去了市文联。去文联前部里的业余篮球生涯已临近尾声,最好的成绩是在强队如林、好手如云的市直机关篮球赛打过一次亚军,仅败给了当时有军级专业队队员转行的市工商局。让只有几十人的市委宣传部大出了一次风头。不过那时球队的主力是大斌、大宏、小司、小吳他们,我在第五、六人之间摇摆。随着年龄渐长,对篮球的痴爱也有所下陴。我来深圳,是因二弟先到的宝安集团宣传部正好有个空缺,就向老总陈政立推荐了我。看到老范、小李子、宁生三位科长都先行了一步,我便也义无反顾告别了铁饭碗。

第五个南下深圳的是外宣科副科长玉萍。相比之下,她最年轻。我从深圳回洛阳时,因都住在市委家属院,路上碰见几次。她对深圳很有兴趣,问这问那,不大像一般的寒喧。那时我就有一种预感,可能她也动了下海的心思。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她就辞职,先到珠海,后来深圳。在珠海,她到了石景山风景区做旅游。我所在的宝安集团有一次组织去珠海旅游,回程路上,她搭了集团的顺风车跟我一起回深圳。车到福田,她就下车找小李子去了。再过段时间,她调入了深圳特发旅游,当了副总,配了小车,还来过我住在关外的家,俨然一个白领丽人。只可惜有些太过要强,干了几年,又杀了回马枪,回到珠海石景山,仍不满足现状,又去了珠海驻京办事处。正是人到中年,事业处于上升期时,却不幸红颜薄命,撒手人寰,丢下老公、女儿,去了另一个世界,令人不胜惋惜,唏嘘不已。

曾经有人戏言:“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跟着宣传部,经常犯错误”。说的是组织系统的干部提拔较快,宣传系统的干部发展缓慢。发展快慢且不说,但宣传干部脑袋灵活,思维活跃,反应敏捷,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当年洛阳市人民政府公开招聘驻外办事处主任,市委宣传部的理论科长小朱和文教科长小陈报名应聘,几轮下来,分别出任了天津和大连两个办事处主任,令整个市直机关大为感叹!正应了邓小平南巡时对深圳特区的嘱托:“胆子再大一些,步子再快一些,思想再解放一些”,回首我们五个科长孔雀东南飞的历程,大同小异的都是在当时看来还是颇需要些勇气才能做出的这种自我选择。即便放眼全国,一个市委宣传部,竟走出了五位科长南下深圳,恐怕也不多见。时至今日,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如今早就流行考公务员了。时过境迁,也是见仁见智,有失有得了。

我们这五人,老范和小李子其实还是公务员,一个正处,一个副厅,基本还在原来的圈子。另外三人都在企业,是名副其实的下海。虽都是孔雀东南飞,也是各飞各的不同。如今都船到码头车到站,殊途同归皆退休。我和宁生住一个小区,会不期而遇打个照面,聊上几句往事如烟。只是遗憾了玉萍,走得太早,还最年轻。

有一次当了鹤壁市人大主任的小桂(请领导原谅,我还是沿袭部里老人的称呼)来深出差,我和小李子、宁生和他一聚,联系老范,未在深圳,都有些遗憾。不过这些年,大家还是隔三岔五,回洛阳小住几天。有人还保留着原来的住宅,有人又在老根据地买了新房,总之第二故乡难忘。我们这些飞来飞去的老孔雀,恐怕第二故乡也不限于洛阳。听宁生说,她老公还在洛阳搞了个企业,每年都会回洛阳小住一段,两边奔波,不亦乐乎。好在高铁通了,朝发夕至,十分便捷。虽算不上告老还乡,却都乐此不疲,毕竟都是在洛工作多年,又是从那里走出来的。

这正是,孔雀东南飞,人生路漫长。不管飞到哪,归途都一样!


  • 1
  • 2
  • 3
  • 4
  • 关键词:下海纪实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1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20/06/04 23:12:52
    • 分享到:
  • 凤凰择高枝而栖,是常情。人依然。深圳毕竟集合了各路精英,如今也是。机会无限,竞争也激烈,能熬下来的都是精英。当然不是说留守就一定不思进取,但人来世界走一遭,总要尝试一下未走过的路。这条路走通了,就是坦途。即便受阻,也是人生。但陈老师笔下五位科长陆续入深,也是现象了。不知对洛阳市委宣传部影响大不大,培养一个干部还是需要耗费很多时间的。这验证了一点,流动性依然是发展提升的重要途径,这比一潭死水好多了。
  • 谢谢江飞泉的点评和鼓励!

    回复

    • 陈昌华3秀才2020/07/25 14:39:34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的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陈昌华,50后,著有诗集《印象与烙印》《旗帜咏叹调》《深圳编年诗》文集《企业常青藤》主编《诗路花语——洛阳70年诗选》
  • 陈昌华,50后,著有诗集《印象与烙印》《旗帜咏叹调》《深圳编年诗》文集《企业常青藤》主编《诗路花语——洛阳70年诗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5
  • 11600
  • 104
  • 673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