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口罩江湖
  • 点击:16007评论:112020/06/08 10:11
  • 2020年福田区“睦邻文学奖”大奖

前言

2020年初,新冠疫情突如其来,短短数月中,席卷世界,各国纷纷闭关锁国,苍茫大地,一片沉寂。

3月17日,全国新增确诊病例13例,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意大利新增3233例、法国新增1210例、美国新增887例,超过伊朗和韩国,位列三甲。中国防疫利器之一的“口罩经验”迅速得到全球认可并普及。美国CDC(疾控中心)发布公告,允许中国国标口罩进入美国市场,欧盟各国纷纷给国标口罩开绿灯,表示临时接受国标口罩。依托世界工厂成熟供应链体系,在短短两个月中,中国口罩产能增长21倍,为全球抗疫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举世瞩目。

可是,特殊时期,疫情变幻无常,各国政策朝令夕改,变化之多,尤以美国为最,欧盟次之。对中国的口罩豁免令仅仅才11天,3月28日,美国FDA(食品药监局)颁布公告,将中国口罩排除在外。4月8日,美国再次改口,公布EAU名单,豁免比亚迪等5家中国企业,到4月26日,豁免名单上的中国公司数量达到74家。5月6日,突然又缩减到14家。美国口罩政策六周内变化了五次。

欧盟国家众多,政策更加复杂,对于中国国标口罩,一会接受,一会又不接爱,有时说声明性CE证书也可以,有时又说必须要有指定机构颁发的CE证书。而且各国政策还不一样,这一国接受,另一国可能就被拒绝,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在国内,人们纷纷加入口罩生产销售大军,到4月底,仅正规注册的口罩厂就增加了7万多家,还不包括无数没注册的作坊型口罩厂。在暴利的驱使下,口罩品质参差不齐,早期出口没有限制,什么样的口罩都能出口,收到不少国家的投诉。4月12日,海关出台公告,需要有正规注册和备案的工厂并出具合格证和检测报告才放行。4月26日,商务部颁布白名单和黑名单政策,海关仅对白名单企业出口口罩予以放行。大量中小型厂家内交外困,纷纷倒闭。

可以说,这是一段口罩进出口政策最混乱的时期,没有厂商能说得清楚,一批口罩出境后,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和遭遇。乱政之下,牛鬼蛇神,纷纷冒头,各显神通,一阵风刮过,一地鸡毛,有人被套,有人被吹上了天,也有人东奔西跑,头破血流。这时候的口罩市场,行内人形象地称之为“口罩江湖”。


上集:初入江湖

1.

我曾经是工程师,在一家跨国公司的新加坡总部工作多年,每天研究各种工业零件,业余喜欢写作和摄影,有一天突然厌倦了这种生活,回到深圳,创办了一家文化公司,立志把旅游和文学相结合,给大大小小的城市作传,业务并不佳。好不容易撑到2020年初,期待开年会有好消息,没想到一场疫情突如其来,所有洽谈中的业务都黄了。

对我来说,隔离并不可怕,反而让我有更多时间来写作,在朋友圈全民卖口罩的时候,我安静地蜗居在深圳写一本叫《丝路百日》的书,讲的是我在一百天里游历丝绸之路的见闻。这是一个转移注意力的好办法,可以让心思远离那些让人谈之变色的病毒。

直到三月中下旬,初稿完成,我才把目光移向外面的世界:街上行人寥寥,小区戒备森严,每个人都戴着口罩,怀疑任何碰到的人都是假想的病毒携带者。这个世界,短短两个月内,已面目全非。

我开始为柴米油盐担心,好友老王知道我的状况,要给我介绍一份做外贸的工作。考虑到有文化公司的牵绊,我只同意做兼职业务员。老王叮嘱我,让我放低心态,忘记过去,当自己是一名普通员工,从头开始。

2020年3月25日,其时,国内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全国新增确诊47例,且均为境外输入,各行各业开始复苏,国外意大利成为新的“震中”,累计确诊超过7万。我跟着老王见到了外贸公司老板肖总,肖总让业务经理李政给我分派了一个阿里巴巴国际站的账号和邮箱,并正式宣布:我可以开始工作了。

外贸公司的主营产品是电热手套、电热鞋垫、电热袜子和电热衣服。此时冬季刚过,春夏时节大家都不买电热产品,生意淡得出奇,员工们无所事事。肖总给大家开会,跟我们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在东莞有个好朋友开了口罩厂,主要做KN95型号,有货源优势,让大家在旗下各平台上架口罩,公司开始卖口罩,只不过他朋友现在做的产品还在设计包装,现在只能卖散装的,让我们在网上先找些图上架。

口罩出口欧洲需要CE认证,肖总朋友的CE证书是由欧盟检验机构ECM颁发,我在欧盟官网查了一下,发现ECM并没有颁发防护口罩证书的资质。我问李政怎么办?李政给我打开阿里平台上的口罩卖家链接,一个一个地找出他们的证书给我看,我发现大部分卖家证书的颁发机构都是ECM。李政跟我说,你看看,大家都这样做!

李政为了打消我的疑虑,拿了样品和我一起按照网上最火的鉴别方法做试验——口罩里装水不漏;中间熔喷布打火机烧不着;隔着口罩吹不灭外面的打火机明火。按这样一套方法做下来,我也放心不少,李政说得对,证书虽然不合规,但产品质量是好的,国外口罩奇缺,总比什么都不戴要强。

我一直反感朋友圈那些天天发广告卖口罩的人,没想到我也被迫要卖口罩,不过还好,我们的口罩是要卖往国外,不需要在朋友圈发广告,而且也算是为全球抗疫做一份贡献。于是便着手准备,李政当天就在网上扒了一些图,在阿里平台上架了商品,还花了二千多元买了五十个报价商机,一切准备就绪,我们的口罩外贸正式开始。


2.

平台上来自各个国家的口罩询盘很多,但竞争也很激烈,客户随便在平台发布一下口罩需求,十个报价资格瞬间就会被抢完。肖总给我们KN95口罩的底价是每个7.5元,但因为各国控制航班,到欧美的快递费涨了一倍,快递时间也延长了数倍。开始我报价10元,无人问津,后来降到9元,也无人询价,报出去的价格如同石沉大海,每一个报价,平台收50元,一天损失几百元。

我意识到是我们的货源问题,KN95口罩平台上到处都是,我们没有任何优势。便想着自找货源,把在朋友圈发布过口罩广告的朋友都找出来,卖口罩的竟然有几十个。随便问了两三个,报价都在9元以上,问到第四个——一位姓程做加工厂的朋友,他的报价低到离谱,才6.5元,这一发现,让我欣喜不已。

把这一好消息发在群里后,肖总半信半疑,让我多留一个心眼,他说朋友圈卖口罩的很多,但真正有货的没几个。我跟肖总说,这个人有个加工厂,专门做口罩耳带,资源广,信得过。李政很相信我,跟我一样高兴。我们把客户报价调到8.4元,立竿见影,两天内我们的客户回复率增长好几倍,李政主攻北美,收到一个来自美国的订单20万个,但需要样品测试。我收到一个意大利订单5千个,意大利客户很爽快,直接让我提供银行账号给他,他很快给我转了账。

李政说,一个外贸新手,几天内就有单,挺难得。下班后,我特意请李政吃饭,感谢他对我的指导,走出办公楼,正值下班高峰,街上人潮如鲫,除了大家都戴着口罩外,其它的跟平常已经没有两样。仅仅才一个月前,全世界都在看中国的热闹,如今,情况刚好相反,中国人撑过了一劫,而中国以外,劫难才刚刚开始。

货款四天后才到账,疫情期间,各种交易活动比往常都慢了半拍。程姓朋友让我把钱转给他,再给我发货。我跟他只是一面之交,不敢随便相信,便决定开车去东莞找他现场提货。

他的工厂很偏僻,占地很小,只有一层楼,车间里空空荡荡,只摆了一台塑胶成型机,办公室更是惨不忍睹,一张到处都是破洞的人造皮沙发和一个发黄的茶几就是全部家当。程姓朋友热情地倒茶给我喝,发黑的杯子让我难以下口。我问他,货呢?他说,正在联系呢!他让我坐一坐,说货马上安排好。说完,他就一个劲地打电话。

我这才明白,他也没现货。我质问他为什么骗我说有货!他说,现在这个行业都是这样子,收到款后再找货。他让我稍安勿躁,一定能帮我调到货。我想,既然来了,也没办法,只能等他结果,如果这次拿不到货,我也很没面子去面对李政和肖总。

程姓朋友毫不避讳,当着我的面在电话里大言不惭地问道:他手里有100万订单,最低价格多少?交期多长?自信的语气听得我一愣一愣。很多人还真把他当一回事,只是价格始终谈不下来,资质齐全的产品,价格最低也是8元,而且没现货,需要排单生产。这样的价格,扣掉清关费用,我们一分钱赚不到。我很生气,问他之前那么低的报价是怎么来的?

他说:“另一个朋友有300万个的订单,他去跟一家工厂谈判承包半个月的产量,工厂报价6.5元。”

“那300万订单现在怎么样了?”

“还没谈下来,所以也拿不到货。”

他的回答让我彻底死了心,5千个订单他可以跟人说是100万,他那300万订单谁知道实际是多少呢?如果我轻信了他,给他汇了款的话,后果会是怎样呢?我越想越生气,不愿再搭理他,拂袖而去。

我坐在车上,思考着该怎么做?怎样向肖总和李政交待?没找到货源,李政那20万订单也麻烦。于是,我又一次把朋友圈卖口罩的人都找出来,一个个询问,没一个有现货,价格都比公司的高,事实摆在眼前,我不得不认输。

我给肖总打电话,跟他说,您的顾虑是对的,对方的确没货。肖总在电话里很不耐烦,他说:你不要在外面跑了,先回来再说吧!


3.

回到公司,肖总召集我和李政开会,跟我们制订了规则,一是不要再在外面找任何供应商,口罩行业,骗子一大堆,我们玩不过人家。二是只能卖他朋友的货,他们是拜把子的战友,信得过。我说他朋友的货没有包装,也就是市场上所谓的白板,客户肯定不会接受。肖总让我们告诉客户实话,不接受就退款。

从肖总办公室出来,我和李政相对苦笑,按肖总的指示,不但已付款的单要黄,所有正在洽淡中的很多意向订单都要黄。果然,我跟意大利客户一说实情后,意大利客户选择了退款。我让财务原路把款退回去,看到财务给我的回单,心里很失落。

仅仅几天的外贸工作,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作息,原本每天早早陪女儿睡觉,现在每天晚上都一个人窝在书房里谈业务,因为与欧美的时差,晚上才是欧美客户最活跃的时间。我有些不甘心,便在阿里上寻找优质而低价的口罩资源,意大利客户的事件,让我终于明白,作为贸易公司,最核心的因素是可靠而稳定的供应商。所有的中间人或中间商都信不过,只有找到源头厂家的支持,生意才能顺利。

阿里平台上大部分都是代理商,但我可以从产品包装上看到厂家名称,然后百度到厂家的网站和联系方式。我一共联系了五家,工厂分别位于河南、成都、深圳、东莞和汕尾,河南和成都的在电话里还比较客气,但价格高,排程长,最少订单量为20万个起;深圳的告诉我,他们的产能排到了一个多月以后,暂时没法接单;东莞的回答更牛,语气里充满着傲慢和自豪,他说:“小伙子,你知道现在这行业现在怎么玩吗?我们散单一概不接,只做包产线长单,低于六十天的单也不接,包六十天的全款预付,包九十天的预付百份之五十,交货付余款。”

  • 1
  • 2
  • 3
  • 4
1/9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口罩外贸意大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7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刘郎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9-10
  • 文夕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4
  • 健字号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2
  • 健字号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1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20-06-15
  • Inna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6-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口罩救了人,口罩也害了人。身在美国,防疫之初,七十美元买五十个口罩不新鲜,口罩如同是纸币做的,换一个口罩就是丢一美元纸币呢。作者牢牢抓住这次疫情的核心点,以自己做口罩外贸的切身经历,为我们描述出外商,外贸公司以及生产广家、货运快速在网络时代的层层关联与种种尴尬,读来身临其境。联想起国内朋友让我帮他找口罩销路,已经是一天一个降价位,所幸我们点到为止。作者控制着表述的激情,是对读者的尊重,大巧若拙。
  • 感谢评委老师点评

    回复

    • 文夕评委2020/09/04 16:55:32
    • 分享到:
  • “我写下这篇文章为止,我也不知道在意大利客户身上最终发生了什么。只有一件事我很明确:我再也不卖口罩了。”疫情下我们以往的人生经验全部作废!从前我们抹着石头过河,现在我们蒙病毒的眼罩过河,天知道过不过得去,可能需要靠特异功能……
  • 感谢评委老师点评

    回复

  • 从一罩难求,到口罩满天飞,这里面有太多的故事,浑水摸鱼,乘机发财者只能赚得了一时,我们公司也尝试做过要转型做口罩,把这个事项提上议程,才知道正规生产需要条条框框特别,是有多么的不易,后来就只好作罢。口罩是疫情中人们唯一的防线,真的容不得欺骗,风险和机会共存中,合法生产/经营、诚信品质才是上上策。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20/07/14 15:26:09
    • 分享到:
  • 各行各业都不容易,最近找了份兼职,才明白血汗钱为什么叫血汗钱。
  • 回复
  • 喜读冬十年,其情真,其文顺
  • 感谢亨总,每写一篇总是能得到您的支持和鼓励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6/08 12:11:17
    • 分享到:
  • 想到一个真实故事,几个资源丰富的朋友合伙做口罩,机器到位,订单到位,熔喷布却被卡住了,结果有了熔喷布,口罩不值钱了,又抹不开面子,高价买了口罩给客户,最终核算净亏五百万。关键口罩机还能等下一波红利?——这些事情告诉我们,隔行如隔山,有巨大风险。如果不是吃头啖汤,很可能连骨头都没得嚼。作者还算不错,至少多少有盈余。这三个月,各种吐槽和后悔的事件层出不穷。而确实有些人发了“国难财”——他们抓住了机会点
  • 两个月赚足了五年的利润,这的确让人羡慕,但毕竟凤毛麟角,更多的是,血本无归,但也说明一件事,投资本就有风险,天下哪有包赚的好事?
  • 谢谢飞泉兄阅读和点评。今年的口罩行业的确是一个江湖,风险和机会并存,体验一下,也是挺有意思的经历。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63396
  • 21
  • 186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 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