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树下的理发店
  • 点击:12011评论:12020/06/13 13:05

题记:在我心里,那条狭长的街道,那棵高大的榕树,树下那个简陋的理发店,就是小镇上最美丽的图画。

那是松岗这个工业小镇寻常可见的一条街道,人行道上铺着绯红色的地板砖。我在大田洋一家电子厂上班,下班回去很晚了,街上的行人和车辆不多,显得冷冷清清。一轮明月静静地挂在夜空,皎洁的月光流淌在无边的夜里,漫过摇曳的树叶,轻柔地涂抹着地面。我吃力地挪动着沉重的双腿,像负重的蜗牛一步一步往城中村的出租屋走去,鞋底擦着地面发出“嚓嚓”的声响。也许是我的脚步声吵醒了草丛中的虫子,细腻的叫声从路边一下一下飘了过来,眨眼间消失在朦胧的夜色里。

人行道上有棵枝繁叶茂的榕树,浓密的叶片随风翩翩起舞,发出沙沙的声响,像一位久别重逢的朋友轻轻点着头向我问好。树下多出了一个简陋的理发店:一把椅子,一面没有边框的镜子,白色的小台灯发出柔和的光芒。小镇的大街小巷都是理发店,有人会来这人来车往的街边理发吗?没有客人,理发师傅坐在椅子上,微闭着双眼打着节拍大声唱了起来:

苦涩的沙

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父亲的责骂

母亲的哭泣

永远难忘记

……

我忙着赶路,没有看清理发师傅的脸,可他那略带沙哑的嗓音,在冷清的夜里飘荡开来,充满着无奈和期盼,透着丝丝的暖意,温暖着我的心房。我情不自禁地跟着他唱着,心底渐渐涌起了一股力量,脚步一下子变得轻快起来,回去的路也不再那么漫长。

那以后的每天晚上下班回去,我都会在那棵榕树下看到理发师傅,他穿着发白的牛仔装,看上去干净而纯朴。他有时微闭着双眼唱歌,有时低头看着杂志,有时也忙着给客人理发。狭长的街道,飘荡着他那深情的歌声,多了几分生动和热闹。每次从树下的理发店走过,望着发出柔和灯光的那盏台灯,我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孤单。

一个微风轻拂的黄昏,夕阳远远地挂在天的那一边,金色的余辉洒满了街道,几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在不紧不慢地走着。一直忙着加班,我的头发长得差点遮住了眼睛。路过树下的理发店时,我用手梳了梳头发,笑着轻声说:“师傅,帮我理一下发。”

理发师傅放下手中的旧杂志,抬起头望着我,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他三十多岁,剪着平头,黝黑的脸庞看上去特别粗糙。他撑着椅子吃力地站起来,急着去取双拐,让出椅子招呼我坐下。我从他身边走过那么多次,我在一个个冷清的夜里听过他唱了那么多首歌,可我居然没有注意到他是个拄拐的残疾人。我的心仿佛被针狠狠地扎了一下,疼痛并流出血来。他远离故土和父母,来到陌生而遥远的城市,每晚守着这么一个简陋的理发店给人家理发,我感受得到他一路走来的艰辛和困苦。师傅有些激动,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你这么年轻来我这里理发,我怕自己理不好,你还是去对面的那家理发店吧。”

“师傅,我在厂里打工,也不弄一些奇奇怪怪的发型,你帮我把头发剪短就行。”他点了点头,弯腰取来一块天蓝色的围布,抖了几抖拉着上方的两个角给我系上,接着挤压着瓶子,把蒸溜水均匀地喷洒在我的头发上。师傅站在我的身后,用梳子梳了梳我的头发,握着剪刀开始理发。他那长满厚茧的手掌,粗大厚实,温热地摸着我的头顶。他拄着双拐围着我,一下前一下后一下左一下右,拐杖敲击地面发出“咚咚”的声响,一下一下落在地上,也落在我那柔软的心里。师傅围着我转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他累了,一口一口喘气,手掌也被汗水浸湿了。我叫他歇一歇,他说自己习惯了,腋下架着双拐,转到我的身后,对着镜子歪着头,用海绵擦去残留在脖子上的发屑,脸上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慌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扶他坐上去,帮他把双拐靠在椅子边。是的,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在这个灯红酒绿的都市,有些貌美如花的女孩迷失了人生的方向,像小鸟那样被人保养起来。可这位理发的师傅,他拄着双拐在街边理发,一分一分挣着血汗钱养活自己。他理一次发,只收六块钱,你去那些理发店理发,修修剪剪洗洗吹吹就是几大十元。我不知道他每天可以挣到多少钱,我只是一个卑微的打工者,帮不上他什么忙,只能在心里为他默默祝福,希望他一天天会好起来!

“你的头发有些柔软,洗发时用力搓揉就会掉落。”师傅接着我递过去的钱,笑着说,脸上露出亲切的笑容。

理发师傅的坚韧感动了我。在我的心里,那条狭长的街道,那棵高大的榕树,树下那个简陋的理发店,就是小镇上最迷人的的图画。路过他的理发店,我有时会给他送去一块西瓜,有时带去一本旧杂志,有时蹲在椅子边陪他说说话。见面的次数多了,我从闲谈中知道了理发师傅是广西人,他二十几岁那年去山坡上放牛摔伤了腿,落下了病根。他为什么会来深圳漂泊,每天理发可以挣到多少钱呢?我怕伤了他的自尊心,他自己不主动说,我也不会问。

一个晚上,我给他带去半斤瓜子和一瓶饮料,他嗑了几颗瓜子,喝了几口饮料,抹了一把嘴巴,缓慢地说:“失去了左腿后,我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个废人,我倒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哭了大半夜。我哭,我妈也哭,一家人都在哭。我才二十几岁,今后的路还长,爸妈不可能养我一辈子。有一次,我无意中听到了《水手》这首歌,在歌声里找到了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我跟着隔壁的堂哥学了理发的手艺,十天半月就去街上给人家理发,挣几个钱补贴家用。后来,听人说大城市的机会多一些,村里的老乡背着我上了火车,我就和他一块来到深圳打寻找出路。我们租了一间没有窗户的铁皮房,老乡劝我去广场上讨钱,大城市人多,一天也有一百多块的收入。我想了几个晚上,自己没了左脚,可还有双手,就买了一套理发工具在路边理发。这条路是苦了一点,可用自己挣来的钱养活自己,心里头踏实。刚开始我担心城管会把我赶走,我就怕他们收走了这套理发工具,那我拿什么养活自己呢?这个城市还是好人多,那些城管没有收走我的理发工具,对面的那位老奶奶时不时会给我送来凉茶,一位老伯每次来我这儿理发,都会多给几块钱。我每天挣来的钱,除去吃用,多少还可以存一些。前几天,我还给家里寄去五百块钱,叫爸妈去街上买套新衣服……”

师傅搓揉着眼眶说不下去了,他的脸上写着幸福和对未来的憧憬。夜风从街道那边吹来,我歪过头去,泪水从眼眶里掉落下来,那是激动和幸福的泪水。师傅的处境是那样的艰难,可他选择了自己想走的那条路,咬着牙关一步步走下去,前面就是一片新天地!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树丫上冒出了嫩芽,色彩斑斓的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空气中飘散着花香的气息。中午路过树下的理发店,师傅刚理过发,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换上了黑色的新衣服,看上去精神十足。他像有什么喜事,红着脸乐呵呵笑着。

我刚和理发师傅说上几句话,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提着保温饭盒送饭来了,额头上有团铜钱大小的黑疤。她穿着发白的旧衣服,细致地挽了长发,透出淡雅的气质,看上去是个勤俭持家的贤惠女人。饭盒里有两个荷包蛋,几块炒肉片,香喷喷的米饭差点把我的馋虫勾了出来。那女人走后,师傅喝了几口茶水,给我递来一支香烟,一脸满足地说:“她是我的老婆,是我一个远房表姐介绍的。她离过婚,在夜市上卖一些小玩具。我们没有办婚礼,也没有买家具,请了几个老乡下馆子吃了一顿饭,现在娶媳妇要花好几万的彩礼,我们村里有二十几个男人都还没有成家哩。我是个残疾人,人家死心塌地跟着我过日子,我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新郎。我们还打算过些日子就回老家去,在小镇上开个理发店,也好照顾照顾家里的老人。”

是呀,理发师傅结婚了,他有了一个温馨的小家,家里有着热菜热饭,有个贤惠的女人等着他回去。我不会咂烟,可还是点燃了师傅递来的喜烟,用力吸一口,呛得我大声咳嗽起来。他坐在椅子上,望着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角渐渐润湿起来。这时,阳光洒满了这条街道,我觉得街道的每一个角落是那样的温暖……

  • 1
  • 2
  • 3
  • 4
  • 关键词:理发店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刘荣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20-07-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刘荣1布衣2020/08/12 08:18:03
    • 分享到:
  • 深圳是一座包容的城市,也是一座离梦想最近的城市。千千万万的热血青年怀揣梦想来这片热土地打拼,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值得书写的故事,这个群体也是值得社会各方关注的群体。不加班的夜晚,走过松裕路,不见了在树下理发的师傅,不论他是回了老家生活,还是去了别的地方谋生,我都祝他平安康健!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46350
  • 13
  • 99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