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峦
  • 点击:3324评论:62020/06/22 10:18

01

说起马峦山,早年因工作之故,可说是探访过多次,对它并不陌生。惭愧的是,大抵那些探访都带着商业目的,每每绕逛一圈,常常只是点到为止,了解个中皮毛,对马峦山并无深入了解。这么多年过去了,坪山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估摸早非当年的样子。心中念着再度探访的机会,近年日盛。机缘巧合,刚好有位因工作而结识的朋友镜唐住在坪山,如今转型做文化产业。得知我也在从事文创方面的工作,向我发起一次邀约。我自然不放过这次机会,恰借此机会故地重游。

我孤身一人前往坪山,抵达约定的汇集地坪山新区马峦街道,之前隶属于坪山街道,拆分后,独立出来。此次对于我,更像一次探寻历史的旅程,而非纯粹的自然旅游。事实上,我觉得空有山水情怀而无历史痕迹的景点是枯燥无味的,甚至浮躁的。好比失去双目的人,即便五官再端正,也丝毫无法接到光怪陆离的缤纷视界。这是令人遗憾的事情。当然,自然资源和历史情怀又往往相伴共生,它是无法彻底分割分离的,它们如双螺旋DNA一样相互交织,构筑出一个地方、一个景点、一处古迹特有的风韵。或许,这也是探寻的目的和意义所在。

镜唐早在那里等候我。同来的还有位端庄优雅的大姐,镜唐介绍说是他大学师姐佩仪,在坪山区某政府部门从事史料方面的工作。看来,并非我一人对文化旅程感兴趣。镜唐还说,等会还有两位朋友同往,并说先带我们上山吃农家乐,待下山来,再前往东江纵队纪念馆。不一会,一辆黑色丰田霸道就停在我们跟前,车上有两人,镜唐介绍说是他姐夫海涛和姐姐慧如。按照导航,大概二十分钟,我们便到了马峦山底,镜唐说,大概十几分钟就能到山顶。海涛说他第一次来,但愿不要走错。我们一路上规划着路线,闲聊中,镜唐把我吹捧到虚高位置,就差点说我得诺奖了。羞愧之余,也感激朋友盛情。其实与镜唐认识也就三两年,平时联络也不多,对文创领域的共通点让我们有不少共同话题。

镜唐说,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在深圳颇为有名的马峦村。他介绍,马峦村其实由六个散落各处的自然村而成——红花岭、新屋、建和、老围、光背、径子,迄今已有四五百年历史。这些古村落藏匿在云雾飘渺、层峦叠嶂的大山深处,掩映在郁郁葱葱、密密匝匝的树木丛林里,宛若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只不过,这几个古村落是真实的。据悉,这些原始住民的先祖早年间从河南迁徙,经福建和广东梅州来此定居。我们无法判定,他们幽居于大山深处,是为了躲避战乱,还是恰好路过此地,一时兴起,就此落脚,男耕女织,繁衍生息。如今,已找不到太多历史留下的陈迹,我们也无从想象,村民们如何翻山越岭,从坪山挑上百斤的生活用具回村里,或从村里挑着柴火或木炭到盐田或大梅沙卖。贫瘠的土地、艰险的道路、半亩薄田、若干橘树、荔枝或龙眼,就可能是他们全部家当和生活源泉。而我们只看到它们的幽静遗世,如世外桃源般藏匿在深山之中,与烦嚣都市保持着一定距离,殊不知,它经历了怎样残酷而艰难的生活变迁,它的先民们如何在恶劣的环境下顽强存活。现在,原住民大抵陆续离开了此地,这里已成为都市人徒步和野趣之地。这里的农家乐和大鹏、南澳、西冲的农家乐没什么区别,两三个人组成的家庭作坊,搭几台桌子,布置些锅灶瓢盆,就可以做出原滋原味的绿色菜肴,名曰农家乐,吸引着很多都市人前来尝鲜。很多人从福田、南山甚至东莞香港慕名而来,周末路上更是行人如织,熙熙攘攘,堵车惨状不忍描述。

车往山深处行驶,路没有想象的那么陡峭,周边的山也没有太多惊奇。最后一段路,我提议步行上山,得到大家认可。除了海涛继续开车,其他人都下了车。一路上倒是浓荫蔽日,深圳近午的太阳还有点生猛,却终究敌不过阵阵山风袭来。路上时不时钻出荔枝、龙眼树,还有深圳无处不在的勒杜鹃开在树木深处。几树紫荆花夹杂其中,开着紫色花,装点着深圳的秋色。还有更多我不识的木本植物和草本植物交错生长。惹得我只好打开“形色”软件,才逐一知道那些植物芳名,叶子花、夹竹桃、金凤花、琴叶珊瑚、芒萁……如同异乡遇到熟悉乡里,终于有招呼的机会。偶尔,草丛中窜出一只四脚蛇,也显得可爱异常,它们似乎不惧人,许是早已习惯人来车往。盘旋路越高,往低处望去,绿意葱茏一片,海拔高的好处就出来了。这也是为何人更喜住在高处。举目远眺,一片大好河山映入眼帘,心境洞开,一片舒畅之余,总会觉察,此生待我不薄,需要好好经营,不能辜负了人生的大好风光。但人生体悟终究要臣服于生理,走了一会,就觉得饥肠辘辘了。好在很快,我们一行就抵达了山上农家乐。佩仪早先预定了座位,我们到达不久就可以上菜。

主人热忱递上茶水和座位,我看到有靠背的木沙发,坐下去,气喘吁吁。我喝了点热茶,疲惫稍微消了些,但不想起身。佩仪剥了一粒橘子递给我,在橘子清芬中,饥饿感略略减轻些。我的身体开始慢慢复苏。一阵山风吹来,似乎还有点凉意。镜唐笑我太弱了,需要加强锻炼,我这点是要承认的。我可不像他经常骑行几十公里,一身爆炸的肌肉袒露无遗。

主人家的一条小黄狗在附近转悠。一看就不是城市中常见的贵宾或者拉布拉多,说是土狗又不完全准确,比土狗来得伶俐。它似乎对陌生客有提防,一直瞅着我,似乎要冲过来,主人说,它有点怯生,过一会就熟络了。果真,它很快就凑过来,允许让我抚摸它的脑袋。它的毛色偏褐色,几丝金黄色夹杂其中,显得不那么单调。忽然想到两年前和李海堂去惠州农家乐吃饭,也有一条差不多的小狗,差点被李海堂牵回家养。或许,少了一条小狗,生活也会失去很多乐趣吧。主人泡了功夫茶,得知我是福建人,问铁观音还是老枞,我对茶一向没有追求,只能说随意。他邀我们一边喝茶,一边等佳肴上桌。镜唐问现在本地人还多不多,答曰几乎走光了。穷山恶水哪能留住他们待那么久。况且坪山对这些原住民有了政策的补贴,大抵都住进新房了。也是,这么几百年,太为难马峦先民了。慧如好奇马峦村的来历,主人说,其实最早这里不叫马峦村,而叫“马难村”,因马峦山之故,峰高壁峭,道险路峻,连马都难爬上去,大家就戏称是"马难山"。后人觉得“马难山”不文雅,也不吉利,便取其谐音改称为“马峦山”。不过这也是道听途说罢了,具体真的如此吗?我不禁怀疑。不过,不管叫什么,这个古村落也有四五百年的历史,它的前世今生就是一部城市变迁史,记录着人类微型的动迁轨迹。“马难之变”终于成为历史。历史之所以成为历史,是因为它确实存在于这个现实世界,而且它确实跨越了时空的厚重,它是如此沉甸甸的摆在眼前,不容我们忽视。它是值得赏玩的。

大概二十分钟后,佩仪唤我们吃饭,海涛、镜唐、佩仪、慧如和我五人围坐在顶棚下的小圆桌,等待佳肴上桌。最先端来的,据说是马峦山本地的走地鸡,叫“雪花鸡”,我们都不明白为何叫“雪花鸡”,主人也不知道缘由,说因这种走地鸡几乎没有鸡油,鸡皮薄如雪花。我想估摸是杜撰的。掀开砂锅盖子,鸡汤的喷香扑面而来,让我们食欲大增。的确如主人所说,鸡汤几乎没有什么油花,清汤见底,加上竹荪特有清香调和,入口不腻,清爽养胃,太令人赞叹了。我们几个男士舀了一大碗,慧如笑着说,还有四五个菜,等会你们吃不下,我们可不管。招牌菜是醉鹅,据说也是当地名产,个头肥美,一只鹅估摸可满足十个人的分量。价格在三百左右。醉鹅顾名思义就是用白酒和啤酒混在一起煨烧,添上他们的祖传秘方,大火生焖到酥软,文火略微焖十五分钟,酱汁充分渗入鹅肉,既保持着原汁原味的鹅肉味道,又添了酱汁的香。咬之特别耐嚼,肥而不腻,酥而不软,味道难以用词形容。我们带了酒水,除海涛要开车,其余四人喝了四罐啤酒,镜唐的酒量是不错的,不过也就尽兴尽兴,意思下而已。第三道菜是杂鱼煲,说是附近水库捞的,自然无从考证。味道一般,没有特别出彩的花样,但求吃个新鲜活络,鱼汤的鲜甜味倒是还在。剩下三个菜一次性齐活,咸鱼茄子煲、炝小白菜,绿叶菜说是本地野菜,我怎么感觉就是麻叶,似乎又比麻叶更加清甜一些,味道不过一般。倒是佩仪和慧如,她们如小白兔般将它们卷席而光,对醉鹅和杂鱼几乎不动筷。害得我们三位男士几碗米饭下肚,肚皮起了浑圆,尤其海涛的肚子越发浑圆了。他年长我十余岁,算是大哥。镜唐笑他现在是弥勒佛,他乘势双掌合十,“看来吃了太多荤腥,罪过罪过。”惹得我们哈哈大笑。不得不说,这顿饭让我们吃得太尽兴,太心满意足。大凡让人心满意足的东西,多半会让人记忆犹新。估摸一年内很难找到匹敌的佳肴了。吃饭不在于名贵奢侈,也不在于精致仪式感,而在于和谁一起吃,在哪里吃。最后结账,不过六百多,人均一百多,也是划算至极。镜唐抢着买单,说难得见我一次。谁叫他是东道主,敲他一顿也是正常。等他来日到横岗,偿还他一顿好了。吃饱喝足,收拾一下,主人又邀我们喝普洱,能消食。临了,他执意要赠我们每人一小瓶自酿蜂蜜,我们赶忙说要付钱,他摆摆手,“跟你们也投缘,以后有机会常来捧场。”我们笑纳了主人盛情。

别了主人,我们决定徒步下山,也让入肚的美食有个缓解机会,再说下山之路峰回路转,颇有一番风味。马峦山海拔不过五百多米,不算高,在深圳也不算高的,但总感觉一路曲折逶迤,风景别有洞天。且它似乎还未经过多开发,余留有原生的清幽蓊郁。一路上,可见清澈溪流,流水淙淙沿坡而下,我还看到有小鱼游弋其中。山路旁植被也被保护得不错,好几种不同类的藤蔓相互交织,如蛛网般遮挡住后面树木,我认出了那是一棵凤凰木,并不高壮,隐藏在藤蔓深处,如同一位君王,安静地注视着过往行人。它那么遗世域外,殊不知,却是这里的真正主人,而我们都是过客。路旁的蕨类植物生命力顽强,葳蕤生长,霸占着原有的灌木的地界;稀疏的芦苇夹杂在灌木丛中,低垂着白色的穗,在阳光下居然生发出一种悲壮美。芦苇本就是抒发别离情感的好素材,什么候鸟南飞,飞过芦苇荡,什么折芦苇寄深情,多是让人伤感的画面。好在沿途的芦苇不多,如果一大片长着,真的有点感伤。佩仪随手折了一根,雪白的穗儿饱满而柔软,摸上去,毛茸茸的,像猫尾巴。佩仪说要插在玻璃瓶里,装饰书房,我倒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可惜我的书房已有好几株绿植,估摸没有芦苇的地盘了。

  • 1
  • 2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马峦山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gdszr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30
  • 520周冠打赏32000,共计32000
  • 2020-06-29
  • 落梅打赏5000,共计10000
  • 2020-06-28
  • 黑雪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6-24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24
  • 落梅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0-06-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gdszr1布衣2020/06/29 16:29:24
    • 分享到:
  • 作者以深厚的史志笔法展示了坪山鲜为人知的马峦山历史,如一个高明的摄影师,把我们的视野拉回到七十多年前以至更为久远的年代,让我们的思绪去追溯消失在历史云烟中的东江纵队、两广纵队、粤赣湘边纵队的辉煌, 以及南迁先民筚路蓝缕、披荆斩棘、辟地立村、开枝散叶的艰难历程。文字简约而不失厚重,情感真诚质朴而无空泛的政治说教。体现了作者浓浓的人文情怀。
  • 谢谢留言和认可。看来花了一周时间走访还是值得的。

    回复

    • 黑雪3秀才2020/06/22 17:16:50
    • 分享到:
  • 心思如此缜密,景色如此怡人,历史的风尘有也厚度,最最重要的是:文字如此稠密!书写这样的大散文,不是有超凡的体力和意志,就是对文字有超强的狂热。我觉得,飞泉兼而有之。作者是个精神上特立独行的人,对小事物有精细入微的关注力,对大世界有清醒而磅礴的认知,所以,文章可以微中见大,也可见得情怀、智慧和深刻的精神内涵。况且,诗人出身的作者,字字都是精雕细刻,这样的文字,读来清新自然,适合这个夏天。
  • 丽娜的评论让我很感动,尤其在炎热的夏日,这种崇高的鼓励让我感受到这篇文章写出来便有了意义。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20/06/29 08:34:19
    • 分享到:
  • 当前,游记类散文很容易出现以下两种不好的苗头:一是,类似枯燥的说明文,实在是读不下去;二是,全篇拼命用唐诗宋词来堆砌,基本上没什么实在的干货。飞泉兄的这篇《马峦》却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美食文化、山水文化、红色文化,等等,在他的笔下丰富、丰满起来;马峦山原住民的淳朴、曾生将军的戎马生涯,跃然纸上,读来获益匪浅!
  • 谢谢元罗兄美言,这篇文章还是下了一定苦工,去了东纵纪念馆现场两次。可能也是一种将文化和景色,抒情和叙述相融合的书写模式。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4
  • 559931
  • 149
  • 3626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