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江春水向南流
  • 点击:3238评论:22020/06/22 17:21

1

乌云渐聚渐浓,从阴沉的天空里凸显出来。太阳却偏要光芒万丈,硬把那乌云镶上一道道金边。雪已化尽,田野苍黄湿润。路旁的水杉树枝青叶茂,像两列高大挺拔的卫兵,随着道路一直往前延伸。

这是1995年某个冬日的风景,被靠窗而坐的劳春水尽收眼底。汽车像笨狗一样颠簸着。年方二十的春水,激动得有点想哭。

春水要去深圳了,那可是个让她向往已久的大地方。

记得十二岁那年,双抢刚过,娘从那边回到陈家湾村,袖子一勒,满手臂都是亮晃晃的电子表。爸平时小气得要命,却偏要拿去这个一块,那个一块,几下就派送完了。一块也没给春水留。

娘很心疼,却是敢怒不敢言。春水也是。恰好堂姑从县城回陈家湾扫墓。她是本县有名的富婆,所住宅子门口蹲着威武狮,人称吴家院子。吴家院子里走出来的人物水平高,堂姑将春水爸训了一顿:好你个没能耐的蛮木匠,跟老婆怄气倒也罢了,为啥要让自家女儿伤心?

可春水最伤心的,却是后来失去了那本《普希金诗集》。薄薄的一本,是堂姑的女婿陈流年送给她的。她反复背诵过,并当宝贝收在箱子里。最近把它翻出来,发现已被老鼠咬得不成样子。等自己到深圳,一定要去买本一模一样的。到时读给才高八斗的陈流年听,还要读给堂姑听,怎么的吧,我劳春水还就喜欢读诗了。

陈流年肯定会发懵,而堂姑更是会喊头晕。姑最看不惯读诗拽文的。比如陈流年这个爱好文学的穷酸女婿,就很不受她待见。两年前女婿走人时,丈母娘连喊菩萨开恩,说我吴家从此少了一个祸害。


2

得知春水要去深圳,堂姑昨夜里打电话来,说你刚跟人订婚,何必还要往外跑?以为深圳的钱这么好赚?

吴家把生意全部转到了深圳,连开几家湘菜馆。整个吴家院子十几套房子的出租从去年起交给春水代管。春水要是也去深圳,这不又得另外托人。所以堂姑越说越恼火:“那么大的院子不够你待,偏要一江春水向南流?你是平时看闲书太多了吧?吴家这几年养了个白眼狼么?”

无论堂姑说啥,春水都不敢顶嘴。毕竟当初爹死娘不在的时候,是堂姑收留了她,供她在县城上过半年学。至于后来成为保姆,那也只能怪自己成绩太差。堂姑是春水的恩人,也很会摆恩人的谱。春水平时喜欢诗啊词的,也会引来训斥:不是念书的料,只有干粗活的命,没文化的乡里妹子,何必乱装斯文!

堂姑在电话里更是呛人:不管到深圳哪个地方,你最多也只是个打工妹,到时混不下去了可别又来麻烦我!

这话就让春水不服了。她对着话筒连连龇牙,心里喊道:你以为我愿意在你家当一辈子保姆?单看你敲木鱼就要逼得我发疯呢。

敲木鱼的堂姑虽在千里之外,却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叹口气,变得温声细语:也罢,姑娘大了不中留,春水你是被那个毒药租客袁晓华迷住了心窍吧?跟他去打工?等到了深圳,万一遇到陈流年的话,可不要告诉他吴媚在哪里。一个古里古怪没良心的假文人,不值得我闺女吃回头草。亏你还一口一声陈老师。唉,姑娘心,海底针,你心里琢磨些啥,我也拿你没办法。

春水哭笑不得。自己能琢磨些啥呢?她倒是想深奥来着,可没那水平,再花心思也只是白赚得个头疼。但简单的人存心要保密的话,往往比那思维复杂的还要守口如瓶。吴媚,陈流年,以及他们那个放在乡下由奶奶抚养的早产儿。哦,还有,自己不久前刚订婚。未婚夫是一个那样的粗鄙料,她都不好意思向人提起。

总之吧,等到了深圳,她肯定赶紧找工作,绝不轻易上吴家的门。


3

天突然暗下来,远处白茫茫的一片。雨哗哗地落过来,无数豆大的雨滴打在车窗玻璃上,水珠儿拖着尾巴急匆匆地奔流而下,像无数蝌蚪在湍急的河流里竞相奔波游荡。谁若是仔细盯着,真要感叹好一派壮观景象。

带春水去深圳打工的人就坐在后面,不是袁晓华,而是堂姑的女婿,表姐吴媚分开两年的丈夫陈流年。

春水不时转过身去,兴奋告知:“陈老师,下雨啦。”“陈老师,你看那玻璃!”

陈流年牵牵嘴角,懒得答。他惊讶这春水怎么变了个人似的。到了深圳得赶紧将这只咕咕鸟打发了,离得越远越好。不过总得替她找份好点的工作,也不辜负她对他的一场信赖吧。待会上了火车,得跟她好好谈谈,出门在外说话要安分谨慎,要自我保护,更不要给他捅篓子。女孩子活泼一点固然不错,可也万万不能太轻浮。

春水跟邻座的那个男青年也聊得起劲。

男青年戴着金边眼镜,脖子上围着白围巾,像个不合时宜的民国青年,说话文绉绉的蛮有意思。都是要去深圳的,春水牢记娘的告诫:出门在外,既要多长心眼,又要广交朋友。大家认作老乡,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平素在吴家院子,她跟那些租客疯闹惯了,倒练就一番见人就熟的本事来。两个人嘻嘻哈哈的,好似早已认识一百年。

陈流年听得眼皮起跳,却不好插嘴。他自诩见多识广,却不是个能在世俗中打滚的,竟然看不清春水虚虚实实耍太极的路数。眼下这女子天真里透着世故,长谈中尽是胡侃,还几下摸清了对方的底细,连着那姓名住址,工作单位,电话号码之类的情报尽悉到手。

男青年名叫宋平,26岁,在深圳福田区一家电子厂做仓管员。春水琢磨着,仓管员就是个仓库保管员吧。但听宋平那口气,蛮像个电视剧里常说的高级白领。他喜欢用书面语言,谈话中时不时冒出一句诗来,说是哪个哪个写的。他称春水为小姐,留了电话号码给春水,说到时候需要帮忙的话,尽管找他,他恭候小姐大驾光临呢。

春水说“行呀”,把长刘海往脸侧拢拢,吹口气抿嘴笑笑。看他一脸认真负责的表情,心想:我凭啥相信你?不过你骗我也没关系。这真是萍水相逢,真话假话无关紧要呢。我要去投靠的人就在后头端坐,哪是你能比得的。

给他留的电话号码只是个假的,还说自己姓陈来着,家住沅江县城。又说起父母如何恩爱,自己跟那吴媚一样任性矜贵,有个高档院子,还经常把咖啡当水来喝。诗啊,文化啊,有啥了不起。春水也会谈论啊,当然仅限一个普希金。对这俄国佬的胡言乱语,她可是专门下过背诵工夫的。春水还笑嘻嘻地真背了一段:

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

你就在我的眼前降临,

如同昙花一现的梦幻,

如同纯真之美的化身。

……

我为绝望的悲痛所折磨,

我因纷乱的忙碌而不安,

一个温柔的声音总响在耳边,

妩媚的身影总在我梦中盘旋。

……。

把个宋平听得张大了嘴,深感折服。

这样的旅途,陌生人之间的胡吹乱侃,原来如此容易让人迷醉快活,甚至连她自己都要信以为真了。春水不觉又笑,再笑,最后竟笑得喘不过气来。

正值妙龄的女子笑得开怀时,真是一朵清早的花。此花虽乡野平常,却也是含苞欲放,顾盼生姿的。倒把那个附庸风雅的小青年宋平看得目光发直,心里叹道:好一朵野菊花!


4

经过两小时的颠簸,汽车到达省城汽车站,已经是中午了。雨也停了。

宋平说他是明天上午的火车,得先去舅娘家住一晚,就此分别,陈小姐后会有期呢。

他还伸过手来要跟春水握。春水以前在吴家院子跟袁晓华他们疯玩打闹都无所谓,却不好意思应付这种文气高尚的握手礼节。毕竟后头站着个陈流年,那才是握手派的正经材料呢。春水一惭愧,就把手藏在口袋里,忸怩起来。

宋平作宽容状地笑了,一摔头发,仿佛头发老长似的,潇洒地拖起行李箱,翩然离去。

春水跟着紧跑了几步,却看见宋平在出口拐弯的一个隐蔽地方突然停住,四处张望一会,就弯下腰来脱鞋子,白围巾都拖到地上啦。春水纳闷,心想他这时候脱鞋干啥?莫非是崴到脚啦?定睛细看,看到宋平从旅游鞋里贼似地掏出几张钱来,利索地抓在手里。

春水恍然大悟,捂着嘴笑起来:原来他是把钱藏在鞋子里。

这宋平刚才还又摔头发又握手的,显得不知多有派头,原来也是个心里没底的主,紧张着呢。可也怪不得,出门在外,是要多加小心。

钱是人的胆哪。今天一大早,春水的胆就被娘缝在内衣里,现在正跟着她的心脏一起跳动,似千钧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

车站的人多得呀。男女老少都木偶似的伸着脖子,每个人都目不斜视,面无表情,都像被无形的线牵扯着,急急忙忙往前冲。人在旅途,都煞有介事,行色匆匆,似乎都在进行着天大的事业,准备随时随地英勇献身似的;又似乎都在屈从命运的安排,目的地已经无关紧要,个个都是行尸走肉,半睡半醒。

春水紧跟在陈流年身后,却难免好奇,虽也步步小心,还是禁不住左顾右盼。车站是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就那么匆匆一瞥,眼都花了:景是流动的,人是漂泊的,实在显不出谁的风度气质,也分不出多少高低贵贱来。

就是旁边的陈流年,也是表情呆滞,仪态尽失。此时此地,他显得如此陌生渺小,再也无法出类拔萃,如果被谁轻轻一抹,尘世间绝对留不下半点痕迹的。

春水挤散了头发,于心乱如麻中握紧了拳头,直捏到手心出汗。他们顺着巨大的人流往前涌。好不容易到了火车站入口,春水再回头一看,不禁长吁了口气。我的个天呀,原来火车站是紧挨着汽车站的。真如娘所说,看见屋,走得哭。要是在老家陈家湾,端碗饭还没扒完,就整个游荡一圈了。这才几脚路呀,转来转去要这么久,真让人发怵。

在入口处验了票,就去接受行李检查,然后拖了箱子进了候车室,找两个位子紧挨着坐下。

两人坐定,无话。陈流年开始抽烟,二郎腿一翘,吞云吐雾之间,又显得风度翩翩。原来烟是男人混世道的道具,可以拿来定神壮胆的,好做个气定若闲,超凡脱俗的表面功夫。

春水看他一脸矜持孤傲,就暗自给自己打气:你欠我的。别以为到了深圳,就可以把我撇下。去你娘的脚呢,看来满脸斯文,我还不知你姓甚名谁?

心里一发泼,说起话来就麻辣些。春水也学他把二郎腿翘起,还晃上几晃。看陈流年抽了一根又一根,她突然间对陈流年说:“你尽抽烟干啥,都呛到我了!”

语气突兀,很不客气。陈流年听得一惊,还是任那烟圈喷出来,这才灭了烟头,丢在地上踩了一脚。也不看春水,只望着天花板,说:“我都抽十年了,是个老烟民。”言下之意是:岂能为你改变?

春水赶上一句:“那这会儿你就不能注意点?抽烟影响健康呢,你自己无所谓,可不要谋杀我!”

陈流年放下腿,改成正襟危坐,不自然地笑笑,摇头:“你这两年变得牙尖嘴利了。”

春水也笑起来:“你才知道呀,现在把我撇下还来得及呢。我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说着一双眼睛就躲躲闪闪地瞟过来,脸也红了。


5

陈流年即刻沉默。这女子如今开起口来,仿佛对他拥有某种权利似的,亲密中透着暧昧,使他哭笑不得又无可奈何,便存心要在路上就跟她拉开距离,划清界线。不然的话,到深圳见了那个合租女同事,就更不好办了。

  • 1
  • 2
1/7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第
  • 关键词:身在沟渠心有明月坚强隐忍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changdeman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7-28
  • 520周冠打赏34000,共计34000
  • 2020-06-29
  • Inna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0-06-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 谢谢汇洋文友的点评。身处变革年代,卑微小人物一个,从农村到城市,从内地到深圳,内心浪漫的人被碾压在生活的泥泞里时往往疼痛更深。顽强、开朗和勇敢,是必须的。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7600
  • 1
  • 32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