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扶贫纪事——来自扶贫一线的报告
  • 点击:3098评论:82020/06/29 10:52


故事从罗峰山脉开始。

轻烟伴雨出田垅,次第千峰画长空;

谷树长陪溪水老,白云偶带广寒宫。

这首明朝进士周求盟写的《罗峰千峰》,说的就是罗峰山脉,山脉绵延二三百里,山高、谷深、林密、溪清,正所谓“千种冈峦千种树,一重岩壑一重云”,几百年弹指过去,罗峰山脉却风骨不变。清朝嘉庆进士陈仲璘亦有《定风波》一词,说的亦是他的故乡罗峰山脉。

碧水青山映晚霞,吹烟袅袅有人家。几个牧童争上渡,嬉戏,笑音深处过年华。  归去来兮颜愈少。微笑,意闲心适夏日佳。村舍老翁相借问。唯道,此心伴与远山他。

可见罗峰山脉并不平常;然而随着历史的进程,罗峰山脉慢慢地退出历史前行的舞台沦为岭南省的贫困地区之一,千年的文化成了前行的包袱,为此中共岭南省委办公厅、岭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出台《关于加强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选派管理工作的实施意见》,四十五岁的岭南省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郑正被委以重任到罗峰山脉以驻村工作队总队长的身份挂职保平县委副书记,岭南省旅游学院招生处处长钟丽娜任驻村工作队副总队长挂任保平县政府副县长,同时还有七个工作队一同前来。第一组长王茂群是岭南省福山市农业局农林科科长,一位退伍军官,他选中了峭岗村,因为他认识同样是退伍军人的雷小牛,通过雷小牛了解了峭岗村。

罗峰山脉中汉畲杂居,其中的峭岗畲族村是一个畲族村,畲族祖先选择居住地是能偏远尽量偏远,峭岗这个地方就成了理想之地。三四十座房子,随意散落在峭岗褶皱的一个小山坡上,隐藏在高大的柿子树、绿油油的毛竹林中。若不是“吹烟袅袅”,还真难知晓“有人家”。

峭岗畲族村的历史可以上溯到几百年之前;但村子没有出现富裕之家,也没有出过宦达之士;假如不是几年前邻村——厂里自然村——发生山体滑坡事故,死亡三人,伤二十多人,峭岗畲族村也还是过着平静的生活。事故发生之后县乡两级政府对建在山坡上的村落都进行了安全评估。得出的结论是:峭岗畲族村属于“地质灾害危险地区”,建议整体搬迁;借机也落实了民族政策。

但村民并不同意,他们说,这村子都几百年了,从没有出现危险情况,隔壁村有危险就说我们村也有危险,太牵强;再说了我们村植被好,门前屋后不是松树、杉村,就是柿树、梅树、山茶树;村边的梯田,在水稻灌溉的季节也没有发生山体滑坡的现象。怎么说危险就危险了。

但是政府要求整体搬迁,说过去不危险不等于现在危险,整村都得搬。政府免费给宅基地,按人口每人五千元的建房补贴;村民打了个小算盘,五口之家就政府的补贴就可以修建两层的楼房,加一些资金,建一栋三层的农村小别墅也不是什么难事,于是同意了,但要求不拆除旧房子,留着养猪养鸡,政府也同意了。

两年时间,整个村子就搬迁到离峭岗畲族村三里外的平缓的山谷地带,村子还叫峭岗畲族村。

旧的峭岗畲族村就这样走进了历史。

雷小牛在部队时是王茂群手下的一个兵,他曾笑着告诉王茂群,说他在镇上读高中时,没有好好读书,开始谈恋爱,结果学业荒了,高考在县城,住在叔叔雷朝朗家,考试期间还能蒙头大睡,叔叔叫醒了他,才起床去考场,结果自然是在意料当中,连大专都没上,叔叔狠骂了他一顿,回到峭岗畲族村,征兵的时应征入伍,在农村有高中文化的青年不多,只要身体健康,应征入伍没什么问题,于是他就入伍了。

王茂群也知道雷小牛现在的情况,在部队呆了两年,退伍回乡;在峭岗新村呆不下去,与女朋友汪小琴去省城放州市谋了一份房地产中介的工作。

王茂群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把雷小牛叫回来。他在电话里联系了雷小牛,雷小牛说:“省城好是好,但干了一年,赚到的钱也只够两人的吃饭与租房的开支。”

王茂群说:“那你回来创业,我到你们村任第一书记了。”

雷小牛说“行。”

雷小牛要回乡创业,小琴不同意说:“要回去,你回去,我不回去。”

雷小牛态度坚决,农历十二月初回乡,十二月廿四小琴也回来了。过完年,小琴又去放州,她说:“你干出名堂后,我就回来;干不出名堂来,就跟我到城里打工。”

雷小牛笑着对王茂群说:“连长,你看……”

王茂群笑着说:“这不明摆着吗,要你干出名堂来,我们就商量着怎么干出点名堂来。”

雷小牛说:“峭岗旧村不是荒废了吗?用它想养羊正好。”

王茂群说:“只要你回乡创业我支持你。”

“问题是只有我一个解决不了一村的问题。”

“脱贫致富改变农村的现状要靠年轻人。”

雷小牛苦笑地说:“只是农村中年轻人大都入城打工了。”

王茂群说:“留住年轻人得有出路。”

雷小牛说:“农村的收入不比城里差才行。”

“如何增加农村的收入?”

“嗯,光种田不行,种水果、搞养殖都有很大的风险。”

王茂群说:“搞旅游如何?”

“搞旅游当然好,但得有美丽的风景,有休闲的场所,有美味的农家小吃。”

王茂群笑着说:“这峭岗村不就有美丽的风景吗?”

“有吗?”

“当然有,只是你没有发现。”

“你家这百年历史的土木结构的老房子,雕花的梁,刻砖图案的门楼,都是风景。还有全村的树木花草。”

雷小牛说:“就算有,但游客的资源没有。”

“种下梧桐树不怕引不来金凤凰。”

“行,那我听你的从养羊开始。”

“逐步发展为旅游基地。充分利用现代化技术向外传递我们峭岗村的风景,慢慢地外人就了解了我们。”

“行,我先带一个头。,连长说得一定错不了。”

节后王茂群陪雷小牛去办了一笔贷款,回到荒废的旧峭岗畲族村养羊,雷小牛的父亲雷朝云是一位忠厚的农民,儿子要养羊他很支持,他希望儿子能做一点踏实的事。正月里择了一个黄道吉日,父子俩从邻县卖回了50只种羊,开始养羊了。

雷小牛对王茂群说:“连长,你放心,我会把羊好。”

王茂群说:“但我不希望你一辈子做一个羊倌。“

雷小牛笑着说:“我相信你。”

雷小牛就一个人留在旧村养羊了,他碰上的第一个问题是照明问题。峭岗畲族村整村搬迁之后,电力也随之间断,电线杆子还在,电线也在,变压器却移到峭岗新村了。第一天晚上雷小牛就感受到夜是如此之漫长,不仅是漫长而且是停止,下午五点,他把50只种羊关进羊圈,开始准备晚餐,晚上不到7点,早早地躲进被窝里,躺在床上但睡不着,世界是一片的寂静,连虫子的叫声也没有,没有灯光,没有声音的世界,让黑暗中的雷小牛生出了许多联想,都是一些荒村古宅的诡异传说,死去的老人,放置棺材的老院,有鬼的古屋……

记得端英伯说过,下厝国阳叔公曾说,每天晚上,都感觉到房子里有人说话的声音,搬运东西的声音;但只要国阳叔公点上灯,声音就不见了,国阳叔公很害怕不敢住了。端英伯不相信,他说,世间哪有鬼!一天晚上他陪国阳叔公一起睡觉,到了半夜,果然有人说话的声音,他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砍柴刀,怒吼着破门而出,他听见有人惨叫声,然后就什么声音都没了,他们点上灯,发现地上有两条白色的布条。国阳叔公说,那是他过世的老婆下葬时的陪葬品。这让端英伯头冒冷汗,于是也连夜逃走了。

端英伯在讲这个故事时,就让还是少年的雷小牛毛骨悚然,后来乞丐伯家也讲了他家里发生的鬼怪的事。乞丐伯的家也是老房子,一天乞丐伯去楼上的粮仓,粮仓是不开窗户的,黑暗中乞丐伯蹲在地板装蕃薯米,感觉有人摸着他的头说,乞丐呀,我很饿。那是他过世祖母的声音,五十多岁的乞丐伯吓得魂飞魄散、夺门而逃。家里人听到乞丐伯的惊叫声,都慌忙的跑上楼来问:“怎么啦?怎么啦?”

乞丐伯惊魂未定的说:“祖母在里面,她说她饿了。”

家人说:“你眼花了吧,这么暗的粮仓你怎么看得见。”

乞丐伯说:“我没有看见,但祖母摸着我的头说话。”

见乞丐伯说的真切,全家人都害怕,仗着人多,乞丐伯的儿子点上油灯,进入房间,当然是什么也没有,但祖母的灵牌还真的在房间里,于是大家都认为祖母真地来粮仓了。家里请来了道士,做了法场,给祖母烧了纸钱,供了食品。从那以后家里人要进粮仓,一定要两个人一起上楼,一年之后,乞丐伯全家搬到乞丐婶娘家了,房子也就空下来了,成了村里第二栋鬼屋。后来村上有了电,村道也有路灯,再也没有人说鬼怪的故事,但国阳叔公的鬼屋还在。

今天见到一栋栋破旧又阴森森的房子时,雷小牛已经尘封的记忆被唤醒了。他想要不连长让我回来,我真不想回来,但话说回来在外面打工一辈子也不事。我得养两只小狗,还得养一些鸡,特别是公鸡,天还没亮就会打鸣,村里有一种叫山鸡的农家鸡,个头大,公鸡擅长打斗,是一种特别好养的鸡。

第三天雷小牛弄来了两只小狗,买了一千只鸡苗。有羊有鸡有小狗,但峭岗畲族村还是荒凉,毕竟荒废了三年,老房不是断瓦残垣,就多有颓废之色,房前屋后杂草丛生,高过人头的野蒿经冬之后虽然枯萎,但依然傲立,整齐石阶铺设的村主干道也几乎没入草丛,更不用说那些小路了。雷小牛决定整修整修,主干道沿山势而上,有点曲折但不蜿蜒,起点在村里的水泥公路,公路是几年前“村村通”工程时修筑的,往西可以到达大岗镇,往东连接厚地村,厚地村再住里就是蓝村,蓝村还可以往里,最里头的是葛藤村,葛藤往外是邻县东江市的管辖地,东江市隶属于放州市。

雷小牛对王茂群说:“连长,你不是让我搞旅游吗?那我把村道先修整吧。”

王茂群说:“我们一起干吧。”

雷小牛说:“那可不行,你忙你得去。”

王茂群说:“与你一起试点搞旅游就是我要忙的事。”

于是两人开始修村道了。青石铺成的村道依山而上,左右两侧的山坡上是一排排的房子了,共有八排房子,雷小牛的房子在五排,属于中间地段。他从自家的门前开始整修,离他家房子五六丈即村主干道右侧,有一株三个男人手接手才能合抱过来的老柿树。

雷小牛说:“连长,以前每到夏天的中午,老柿村底下就会聚集着老老少少,这其中砖头哥是一个传奇的人物,他没读过书,却能说‘古’,能说《八美楼》。小时候,我一直以为是“八美条”,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能听懂故事,说是一个叫蒋云的公子,娶了八位美貌的妻子,而且这中间要与‘苟子’(戏曲中反面人物,公子的对立面)进行斗争,记得砖头哥说沈月姑时特别起劲,因为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姐。砖头哥在讲到关键的时候就停下来,说明天再说,我们小孩子只好眼巴巴地等待。砖头哥讲古的时候,比砖头哥年纪大的大哥大伯也会插嘴说,砖头讲得不对,或者补充一些。砖头哥就说,那你来说,那你来说。那人就不吭声了。砖头哥说,我讲古的时候你们不要插嘴。于是大伙就说,好,好,你讲,你讲。砖头哥就继续讲下去。有时砖头哥正讲到高兴,砖头嫂就用大嗓门喊:‘砖头,讲古能换饭吃?天天讲古,还不去耘田!’砖头哥马上停下来,说:“不讲了,不讲了。’然后回家戴上斗笠与砖头嫂一起干农活去了。村里的习惯都不叫妇人的名字,砖头的老婆就叫砖头嫂、砖头婶。砖头嫂叫砖头干农活意味着在柿子树下乘凉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乘凉的人就纷纷离开去农田里干活。砖头哥还能说薛丁山的故事,说薛丁山征东征西;讲甘国宝的故事,说甘国宝的嫂子嫌弃甘国宝没钱,刁难他等等。

  • 1
  • 2
1/38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扶贫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太奇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7-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老师父2童生2020/06/30 11:20:44
    • 分享到:
  • 谢谢“别看了”了,还真的“别看了”,太长了。
  • 回复
  • 这篇巨著,吓到我了
  • 同被吓到。立马投资巨款
  • 哈哈哈,估计没有比这更长的了,我有耐心写完,没有耐心看完。谢谢两位。

    回复

    • 老师父2童生2020/06/29 18:35:34
    • 分享到:
  • 谢谢 gdszr的点评,非常感谢
  • 回复
    • 老师父2童生2020/06/29 18:34:08
    • 分享到:
  • 谢谢元罗兄
  • 回复
    • gdszr1布衣2020/06/29 14:55:55
    • 分享到:
  • 明清建筑、古代官道、榜眼探花、红色暴动这些都是不可多得的旅游元素,佩服作者的思路!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4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42526
  • 10
  • 162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