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扶贫纪事——来自扶贫一线的报告
  • 点击:11091评论:82020/06/29 10:52


故事从罗峰山脉开始。

轻烟伴雨出田垅,次第千峰画长空;

谷树长陪溪水老,白云偶带广寒宫。

这首明朝进士周求盟写的《罗峰千峰》,说的就是罗峰山脉,山脉绵延二三百里,山高、谷深、林密、溪清,正所谓“千种冈峦千种树,一重岩壑一重云”,几百年弹指过去,罗峰山脉却风骨不变。清朝嘉庆进士陈仲璘亦有《定风波》一词,说的亦是他的故乡罗峰山脉。

碧水青山映晚霞,吹烟袅袅有人家。几个牧童争上渡,嬉戏,笑音深处过年华。  归去来兮颜愈少。微笑,意闲心适夏日佳。村舍老翁相借问。唯道,此心伴与远山他。

可见罗峰山脉并不平常;然而随着历史的进程,罗峰山脉慢慢地退出历史前行的舞台沦为岭南省的贫困地区之一,千年的文化成了前行的包袱,为此中共岭南省委办公厅、岭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出台《关于加强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选派管理工作的实施意见》,四十五岁的岭南省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郑正被委以重任到罗峰山脉以驻村工作队总队长的身份挂职保平县委副书记,岭南省旅游学院招生处处长钟丽娜任驻村工作队副总队长挂任保平县政府副县长,同时还有七个工作队一同前来。第一组长王茂群是岭南省福山市农业局农林科科长,一位退伍军官,他选中了峭岗村,因为他认识同样是退伍军人的雷小牛,通过雷小牛了解了峭岗村。

罗峰山脉中汉畲杂居,其中的峭岗畲族村是一个畲族村,畲族祖先选择居住地是能偏远尽量偏远,峭岗这个地方就成了理想之地。三四十座房子,随意散落在峭岗褶皱的一个小山坡上,隐藏在高大的柿子树、绿油油的毛竹林中。若不是“吹烟袅袅”,还真难知晓“有人家”。

峭岗畲族村的历史可以上溯到几百年之前;但村子没有出现富裕之家,也没有出过宦达之士;假如不是几年前邻村——厂里自然村——发生山体滑坡事故,死亡三人,伤二十多人,峭岗畲族村也还是过着平静的生活。事故发生之后县乡两级政府对建在山坡上的村落都进行了安全评估。得出的结论是:峭岗畲族村属于“地质灾害危险地区”,建议整体搬迁;借机也落实了民族政策。

但村民并不同意,他们说,这村子都几百年了,从没有出现危险情况,隔壁村有危险就说我们村也有危险,太牵强;再说了我们村植被好,门前屋后不是松树、杉村,就是柿树、梅树、山茶树;村边的梯田,在水稻灌溉的季节也没有发生山体滑坡的现象。怎么说危险就危险了。

但是政府要求整体搬迁,说过去不危险不等于现在危险,整村都得搬。政府免费给宅基地,按人口每人五千元的建房补贴;村民打了个小算盘,五口之家就政府的补贴就可以修建两层的楼房,加一些资金,建一栋三层的农村小别墅也不是什么难事,于是同意了,但要求不拆除旧房子,留着养猪养鸡,政府也同意了。

两年时间,整个村子就搬迁到离峭岗畲族村三里外的平缓的山谷地带,村子还叫峭岗畲族村。

旧的峭岗畲族村就这样走进了历史。

雷小牛在部队时是王茂群手下的一个兵,他曾笑着告诉王茂群,说他在镇上读高中时,没有好好读书,开始谈恋爱,结果学业荒了,高考在县城,住在叔叔雷朝朗家,考试期间还能蒙头大睡,叔叔叫醒了他,才起床去考场,结果自然是在意料当中,连大专都没上,叔叔狠骂了他一顿,回到峭岗畲族村,征兵的时应征入伍,在农村有高中文化的青年不多,只要身体健康,应征入伍没什么问题,于是他就入伍了。

王茂群也知道雷小牛现在的情况,在部队呆了两年,退伍回乡;在峭岗新村呆不下去,与女朋友汪小琴去省城放州市谋了一份房地产中介的工作。

王茂群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把雷小牛叫回来。他在电话里联系了雷小牛,雷小牛说:“省城好是好,但干了一年,赚到的钱也只够两人的吃饭与租房的开支。”

王茂群说:“那你回来创业,我到你们村任第一书记了。”

雷小牛说“行。”

雷小牛要回乡创业,小琴不同意说:“要回去,你回去,我不回去。”

雷小牛态度坚决,农历十二月初回乡,十二月廿四小琴也回来了。过完年,小琴又去放州,她说:“你干出名堂后,我就回来;干不出名堂来,就跟我到城里打工。”

雷小牛笑着对王茂群说:“连长,你看……”

王茂群笑着说:“这不明摆着吗,要你干出名堂来,我们就商量着怎么干出点名堂来。”

雷小牛说:“峭岗旧村不是荒废了吗?用它想养羊正好。”

王茂群说:“只要你回乡创业我支持你。”

“问题是只有我一个解决不了一村的问题。”

“脱贫致富改变农村的现状要靠年轻人。”

雷小牛苦笑地说:“只是农村中年轻人大都入城打工了。”

王茂群说:“留住年轻人得有出路。”

雷小牛说:“农村的收入不比城里差才行。”

“如何增加农村的收入?”

“嗯,光种田不行,种水果、搞养殖都有很大的风险。”

王茂群说:“搞旅游如何?”

“搞旅游当然好,但得有美丽的风景,有休闲的场所,有美味的农家小吃。”

王茂群笑着说:“这峭岗村不就有美丽的风景吗?”

“有吗?”

“当然有,只是你没有发现。”

“你家这百年历史的土木结构的老房子,雕花的梁,刻砖图案的门楼,都是风景。还有全村的树木花草。”

雷小牛说:“就算有,但游客的资源没有。”

“种下梧桐树不怕引不来金凤凰。”

“行,那我听你的从养羊开始。”

“逐步发展为旅游基地。充分利用现代化技术向外传递我们峭岗村的风景,慢慢地外人就了解了我们。”

“行,我先带一个头。,连长说得一定错不了。”

节后王茂群陪雷小牛去办了一笔贷款,回到荒废的旧峭岗畲族村养羊,雷小牛的父亲雷朝云是一位忠厚的农民,儿子要养羊他很支持,他希望儿子能做一点踏实的事。正月里择了一个黄道吉日,父子俩从邻县卖回了50只种羊,开始养羊了。

雷小牛对王茂群说:“连长,你放心,我会把羊好。”

王茂群说:“但我不希望你一辈子做一个羊倌。“

雷小牛笑着说:“我相信你。”

雷小牛就一个人留在旧村养羊了,他碰上的第一个问题是照明问题。峭岗畲族村整村搬迁之后,电力也随之间断,电线杆子还在,电线也在,变压器却移到峭岗新村了。第一天晚上雷小牛就感受到夜是如此之漫长,不仅是漫长而且是停止,下午五点,他把50只种羊关进羊圈,开始准备晚餐,晚上不到7点,早早地躲进被窝里,躺在床上但睡不着,世界是一片的寂静,连虫子的叫声也没有,没有灯光,没有声音的世界,让黑暗中的雷小牛生出了许多联想,都是一些荒村古宅的诡异传说,死去的老人,放置棺材的老院,有鬼的古屋……

记得端英伯说过,下厝国阳叔公曾说,每天晚上,都感觉到房子里有人说话的声音,搬运东西的声音;但只要国阳叔公点上灯,声音就不见了,国阳叔公很害怕不敢住了。端英伯不相信,他说,世间哪有鬼!一天晚上他陪国阳叔公一起睡觉,到了半夜,果然有人说话的声音,他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砍柴刀,怒吼着破门而出,他听见有人惨叫声,然后就什么声音都没了,他们点上灯,发现地上有两条白色的布条。国阳叔公说,那是他过世的老婆下葬时的陪葬品。这让端英伯头冒冷汗,于是也连夜逃走了。

端英伯在讲这个故事时,就让还是少年的雷小牛毛骨悚然,后来乞丐伯家也讲了他家里发生的鬼怪的事。乞丐伯的家也是老房子,一天乞丐伯去楼上的粮仓,粮仓是不开窗户的,黑暗中乞丐伯蹲在地板装蕃薯米,感觉有人摸着他的头说,乞丐呀,我很饿。那是他过世祖母的声音,五十多岁的乞丐伯吓得魂飞魄散、夺门而逃。家里人听到乞丐伯的惊叫声,都慌忙的跑上楼来问:“怎么啦?怎么啦?”

乞丐伯惊魂未定的说:“祖母在里面,她说她饿了。”

家人说:“你眼花了吧,这么暗的粮仓你怎么看得见。”

乞丐伯说:“我没有看见,但祖母摸着我的头说话。”

见乞丐伯说的真切,全家人都害怕,仗着人多,乞丐伯的儿子点上油灯,进入房间,当然是什么也没有,但祖母的灵牌还真的在房间里,于是大家都认为祖母真地来粮仓了。家里请来了道士,做了法场,给祖母烧了纸钱,供了食品。从那以后家里人要进粮仓,一定要两个人一起上楼,一年之后,乞丐伯全家搬到乞丐婶娘家了,房子也就空下来了,成了村里第二栋鬼屋。后来村上有了电,村道也有路灯,再也没有人说鬼怪的故事,但国阳叔公的鬼屋还在。

今天见到一栋栋破旧又阴森森的房子时,雷小牛已经尘封的记忆被唤醒了。他想要不连长让我回来,我真不想回来,但话说回来在外面打工一辈子也不事。我得养两只小狗,还得养一些鸡,特别是公鸡,天还没亮就会打鸣,村里有一种叫山鸡的农家鸡,个头大,公鸡擅长打斗,是一种特别好养的鸡。

第三天雷小牛弄来了两只小狗,买了一千只鸡苗。有羊有鸡有小狗,但峭岗畲族村还是荒凉,毕竟荒废了三年,老房不是断瓦残垣,就多有颓废之色,房前屋后杂草丛生,高过人头的野蒿经冬之后虽然枯萎,但依然傲立,整齐石阶铺设的村主干道也几乎没入草丛,更不用说那些小路了。雷小牛决定整修整修,主干道沿山势而上,有点曲折但不蜿蜒,起点在村里的水泥公路,公路是几年前“村村通”工程时修筑的,往西可以到达大岗镇,往东连接厚地村,厚地村再住里就是蓝村,蓝村还可以往里,最里头的是葛藤村,葛藤往外是邻县东江市的管辖地,东江市隶属于放州市。

雷小牛对王茂群说:“连长,你不是让我搞旅游吗?那我把村道先修整吧。”

王茂群说:“我们一起干吧。”

雷小牛说:“那可不行,你忙你得去。”

王茂群说:“与你一起试点搞旅游就是我要忙的事。”

于是两人开始修村道了。青石铺成的村道依山而上,左右两侧的山坡上是一排排的房子了,共有八排房子,雷小牛的房子在五排,属于中间地段。他从自家的门前开始整修,离他家房子五六丈即村主干道右侧,有一株三个男人手接手才能合抱过来的老柿树。

雷小牛说:“连长,以前每到夏天的中午,老柿村底下就会聚集着老老少少,这其中砖头哥是一个传奇的人物,他没读过书,却能说‘古’,能说《八美楼》。小时候,我一直以为是“八美条”,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能听懂故事,说是一个叫蒋云的公子,娶了八位美貌的妻子,而且这中间要与‘苟子’(戏曲中反面人物,公子的对立面)进行斗争,记得砖头哥说沈月姑时特别起劲,因为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姐。砖头哥在讲到关键的时候就停下来,说明天再说,我们小孩子只好眼巴巴地等待。砖头哥讲古的时候,比砖头哥年纪大的大哥大伯也会插嘴说,砖头讲得不对,或者补充一些。砖头哥就说,那你来说,那你来说。那人就不吭声了。砖头哥说,我讲古的时候你们不要插嘴。于是大伙就说,好,好,你讲,你讲。砖头哥就继续讲下去。有时砖头哥正讲到高兴,砖头嫂就用大嗓门喊:‘砖头,讲古能换饭吃?天天讲古,还不去耘田!’砖头哥马上停下来,说:“不讲了,不讲了。’然后回家戴上斗笠与砖头嫂一起干农活去了。村里的习惯都不叫妇人的名字,砖头的老婆就叫砖头嫂、砖头婶。砖头嫂叫砖头干农活意味着在柿子树下乘凉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乘凉的人就纷纷离开去农田里干活。砖头哥还能说薛丁山的故事,说薛丁山征东征西;讲甘国宝的故事,说甘国宝的嫂子嫌弃甘国宝没钱,刁难他等等。

  • 1
  • 2
  • 3
  • 4
1/38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扶贫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太奇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7-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老师父2童生2020/06/30 11:20:44
    • 分享到:
  • 谢谢“别看了”了,还真的“别看了”,太长了。
  • 回复
  • 这篇巨著,吓到我了
  • 同被吓到。立马投资巨款
  • 哈哈哈,估计没有比这更长的了,我有耐心写完,没有耐心看完。谢谢两位。

    回复

    • 老师父2童生2020/06/29 18:35:34
    • 分享到:
  • 谢谢 gdszr的点评,非常感谢
  • 回复
    • 老师父2童生2020/06/29 18:34:08
    • 分享到:
  • 谢谢元罗兄
  • 回复
    • gdszr1布衣2020/06/29 14:55:55
    • 分享到:
  • 明清建筑、古代官道、榜眼探花、红色暴动这些都是不可多得的旅游元素,佩服作者的思路!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4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45185
  • 11
  • 195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