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叫李爱香(一)
  • 点击:1985评论:12020/07/04 16:14

第一章 成功的解救行动

在这个贫困的西北边远地区,解救被拐妇女原是件异常困难的工作,更何况是解救被拐已十年的傻女人,这次行动很成功。

在村长“枪毙你家儿子”的恫吓下,跛脚老太婆拦住嗷嗷叫的强壮的白痴儿子,还丢出了一张名叫李爱香的身份证。

在公安局,女干警就先带她好好洗漱了下,洗去满脸的煤灰,剪短了乱蓬蓬披散的长发,现在她完全符合了女干警心目里农村妇女形象,尤其配上了那身臃肿的衣裤,还有脚上那双搭扣胶底布鞋。

“李爱香,签名。”

在公安局的会议室里,面对着桌上放下的一叠材料,她迟疑了,原本低垂的头更往下低了下去。

“李爱香,签完不就可以回家了嘛!”女干警将笔塞到她手里,一边扶着她手写着字,一边笑着说:“苦了十多年了,回家不就都好了嘛。”

来接她的是李爱香的养父,是十年多没见的原因吧,见到她明显发了下怔,这个中年男人随即恢复了他谦恭的笑容,晃动着酒糟鼻,向所有人表示他真心实意的感谢。

干警一直送他们上了火车,记者手中的摄录机静静地记录着,镜头里的她低着头,没有说一句话,她的腿一直在瑟瑟发抖。

周围的人都在心里想,这真是个可怜的傻女人。

“咣”一大声,她吓得打了个哆嗦,是养父在她身后重重地碰上了防盗门,并小心地上了保险。

经过近一天的长途火车,他们来到的是一个灰蒙蒙的中部小城市,走进了城郊一栋八十年代宿舍楼模样的建筑,因为实在太破烂了,楼里住着没几户人家。

她站在一套二居室的客厅里,由于面积狭小,客厅和房间一目了然。空气中有着一种奇怪的味道,她记起来这是中药味,奶奶生病时会熬中药,苦涩的药味就长时间地弥漫在屋里。

“爱香回来了。”养父朝里屋喊了一声,回应的是一阵咳嗽,她发现,那床上脸向里睡着个很瘦的女人,因咳嗽耸动着肩膀,才会让人注意到。

养父在厨房里忙碌着,她坐在饭桌旁打量着屋子,上世纪的手打木家具,老式的电视机,同样老式的冰箱上放着一瓶塑料花,染成五颜六色的花朵,给一片阴暗中添了异样的温馨。

吃饭时养父心情不错,哼着小曲儿,喝了酒。

她只吃了几口饭,就走进了里间的另一间,碰上了门。

这房间很小,仅容放下一张床和桌,她坐到床上,终于松了口气。

看到桌上方的墙上挂着一面镜子,她不由站起身对着镜子仔细端详自己起来。

镜中的女人是陌生的,撩开女干警拿剪刀修剪过依旧乱蓬蓬的头发,一道疤痕从发间延伸到额头,她轻轻抚摸了一下这疤痕,脸上还有些红红的斑痕未褪去,是女干警大力揉搓灰垢留下的痕迹。她又轻轻解开几粒衣扣,抬起脖项,察看胸口裸露的皮肤,皮肤还是洁白细腻。

她想脱了这身丑陋的装束,但想到自己没有替换衣服,不禁低头叹了口气。

突然,她感到有只手摸在她腰间。

她一惊,猛抬头,镜中她的身后,竟是养父那张醉醺醺的笑脸。

她猛转身,打开他的手,不自觉地拿双手护住胸口。

他醉得很厉害,大着舌头,结结巴巴地说着:

“爱香,买给你的衣服,穿上……”举起件粉红色的衣服递过来,带着讨好的表情。

粉红色的衣服是一件吊带睡裙,廉价的半透明的化纤布料,衣边还点缀了些花边。

“不,不用……”,她厌恶地尽力地避开他的手,他却越逼越近。

身后是床,无法再退的她胡乱挥着手。

面对她的抗拒,养父始终无法靠上前,变了脸色,打了个酒嗝,手指着她威胁道:“你不是我家爱香,在公安局我就看出来了……”  他凑近脸,诡笑着:“要不要送你回公安局……查查清楚!”

他满嘴的酒气喷在她脸上,摇摇晃晃向着她倒了下来。

她咬牙狠命将他向边上一推,由于用力过猛,自己跌坐在地上,紧张让她一下子爬不起身,手撑着地倒退了几步,惊恐地望着倒在床上的醉鬼。

醉鬼身下压着粉红色的睡裙,抱着被子含糊地喊了几声“爱香”就不动了,他是睡着了,打起了酒鼾。

“遭孽啊……”一个女人的声音,紧接着是一阵咳嗽。

她猛回头,是那个病女人病歪歪地倚着门框。

“……遭孽啊……”病女人咳着,边喘边说:“十年前是我送掉了爱香,就怕出这种丑事……”病女人朝那醉鬼狠命呸了口吐沫,似乎耗尽了残余的气力,依着门框软了下去坐在地上,凄然笑了一笑,又一阵剧烈咳嗽。

“爱香,命苦啊!生下来就是个傻子,我的女儿现在是死了吗?”病女人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但我又有什么办法,我有病……我自己都得靠人养活……”眼中的眼泪慢慢流下来。

她沉默着,房间里只有病女人的咳嗽和醉鬼的响亮的酒鼾声。

过了很久,病女人缓缓抬起头,脸色变得阴沉凶恶,朝她喊了起来:“走!你走!……离开这里!”

天开始下起了雨,她飞快地迈着步子。

她向打着伞的路人问路,路人指点火车站的方向,心里都在奇怪这个淋雨的女人。

到了一个小广场,她又迷失了方向,雨停了,她茫然地站在到路边,两个穿制服的人走向她,等她发现时,他们已经到她面前了。

“我……我……”她向后退去,穿制服的其中一个急忙拉住她,是为了防止她退到车道上去,她却更害怕起来,挣扎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身份证,“我叫李爱香,我是傻子。”随着身份证一起,掉出了些纸币,这些钱是解救行动后干警和记者临时发起的募捐款。

穿制服的人愣了一下,相互交换了眼神,微笑起来,将掉在地上的钱捡了起来,将身份证和钱叠整齐,塞回到她手里,指着广场后的一排房子说:“你是买火车票吧,售票处在那儿。”他们把她当成是脑子有些不正常、要去买票乘车的农村妇女了。

这时她才稍微安定了情绪,看清眼前只是两个保安,忙向售票处跑去。

这个小城市位于火车干线上,有几趟南来北往的夜班车经过这里,她很快买好了票,过安检时她又害怕起来,故意将头低了下去,其实这是多余的,晚班的检票员、安检员哈欠连连,对这么个没行李的农村妇女,身份证也没看,嫌烦似地挥手让她快进去。

当她坐在开向南方的火车上,疲累的她方才慢慢定下神来,周围响着嗡嗡的声音,是列车运行的声音,融合旅客们的交谈、嗑瓜子、小孩的哭闹,这嘈杂的声音渐渐变的有节奏起来,哐哐哐,哐哐哐,……

在哐哐哐的声音中,夹杂了一个声音,就在她耳朵边,细弱而清晰,杀人犯,杀人犯,……

这声音固执地一直在她耳边,直至她迷迷糊糊地似乎睡了过去。


这是个梦。

开始是一片白色,渐渐她看清了,原来是骑着自行车的一个后背,那白色是他穿着的白衬衫,随着踩踏的动作,年青身躯的健美和快乐是有节奏的。

她在梦里看到那些年无数个早晨的一个,看到她自己背着书包坐在后座上,将他的校服外套理整齐放在膝上,脚下巷子的青石板是湿漉漉的,她抬头看,有株樱花树在路边院子里正在盛开,开满花朵的枝条伸出墙外,她看到粉白色的花朵因为着他们的经过,飘落了花瓣,花瓣飞起来,好像是有了生命,追随着他们,真美啊,……她不禁微笑起来。

真美啊,靠在小桌上的她在梦里微笑了。

梦里,她将头靠在他的背上,那么温暖,那温暖就象他的手温柔地抚摸她,然而,在白衬衫的白色中,慢慢洇出鲜艳的红色液体来,由小到大,像一朵硕大的玫瑰在盛开,是血!血碰到她的手,那血竟是滚烫的,她顾不了烫,拼命拿双手去捂,单车还在前进,他怎么还不停下来啊……她不禁喊起来:“快停,快停下来……齐辉!”

她叫着“齐辉”惊醒过来,对座的男青年满脸歉意地看着她,连声道歉。是男青年去接了热水,拿着的水杯里的热水溢了些出来,正洒在她手上。

在抬头的一瞬,她不自觉地撩起头发,男青年心里惊异地想,这个一直低着头的农村妇女,原来是个很漂亮的姑娘,额上那道疤痕又让她显得多么怪异和惊恐啊!

下午是这条小巷最安静的时候,上学或上班的人没有回来,主妇们还没有开始在厨房忙碌,站在巷子深处的一扇小门前,她以为自己还是像以前一样,是放学回家。她轻轻一推,门竟然开了,她走了进去,返身关上了门。

门里是个很小的院子,说是院子,其实是院墙和小屋间的夹道,几步就是房门,房门却是挂着锁,她试着拉了下窗户,窗户也在里面上了插销。

这是老式的木框玻璃窗,经了年月的木框上的油漆斑驳着,木质已经疏松了,她用指甲去抠木头,木屑一条条掉下来,尖利的木刺扎破了手指,流出血来,她也不觉得疼。就这样不知道抠了多久,她终于在木框上挖出了一个小窟窿,伸进手指拨开插销,打开窗。窗台不高,她爬了进去。

房间里是空着的,没有了那些熟悉的家具物件,显得空旷荒芜,有几束黄昏的阳光照了进来,细小的尘埃在温暖的橙黄色光线里飘动着。


是什么时间了?她习惯地去看墙上的挂钟,那地方现在只留着一颗铁钉。这时间,奶奶该做晚饭了吧?她蜷缩地坐在阴暗的角落里。

她看到她在阳光里做功课,齐辉在桌子的另一边,拿着英语书的双手长长地伸着摊在桌面上,将下巴支在桌上,眼睛却不看书,一直看着她。

“齐辉,这题怎么做?”她抬头才发现他在呆呆看着她。

“小乐,你真好看。”他痴痴地说。

“看书!快高考了……”她羞红了脸,拿笔去敲他的手,他灵活地移动着手指躲避着,冷不防握住了她的手,她抽了几下,他握得更紧了。

“奶奶,齐辉欺负我。”她向奶奶求援。

奶奶正端着一大碗汤走进来,笑呵呵地说:“我看到的,可是你先打他的哦。”

“奶奶英明。”齐辉现在早跳到奶奶身后,向她做着鬼脸。

三个人围着桌子吃饭时,齐辉说:“奶奶,你做的菜真好吃。等我和小乐大学毕业了,就去大城市工作,买个大房子,接你去一起住……”

奶奶夹个鸡腿给齐辉,又夹了个给小乐,“好,那现在你们就先多吃点!”

三个人都笑了,她看到奶奶笑得多开心啊。


阳光消失了,屋里陷入黑暗,巷子里热闹起来,电动单车的行驶声和嘟嘟的喇叭声、炒菜时锅铲碰击铁锅的声音、电视广告的音乐声,夹杂了小孩的哭闹,一阵阵地淹过黑暗的小屋,慢慢地,这声音低了下去,

她忘了时间,忘了饥饿,如果说一阵阵的噪音是潮声,那么回忆就是潮水带来的浪花,此刻充斥了她的大脑的全部空间。

  • 1
  • 2
  • 关键词:都市打拼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20/07/06 09:48:19
    • 分享到:
  • 好像不短 ,先马着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长对窗前云一段。浮生扰扰我偷闲。
  • 长对窗前云一段。浮生扰扰我偷闲。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18500
  • 49
  • 433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