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
  • 点击:2078评论:22020/07/05 15:35

第一章: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立冬快一个月了,枫市的人们还穿短袖,不是人们不尊重季节,而是枫市的季节太调皮。街道两旁的树木绿蓁蓁的,很少有树叶发黄飘落。偶尔吹来的风很清凉,没有一点寒意,只是金灿灿的阳光没有夏天那么火辣,就这一点与夏天有点区别。

李梓南背着双肩包和相机包,骑着一辆小摩托车,一路飞驰,乌黑浓密的头发在脑袋上舞蹈,像拍洗发水广告,身上的T恤像肚皮舞者的肌肉一样抖动着。他来到距离市区三十公里的郊区,在一个岔路口,溜进一条土路。土路很小,汽车走不了,看得出是摩托车和行人走出来的路。李梓南的摩托像轰炸机似的,吹起一路灰尘。

他吹了三公里土路,来到一座小山包脚下,山包很矮,像个长坡。他加把油门,冲上山坡,翻过这座山就到海边了。一块平地上停放着几十辆摩托车,他望着海边,游客们有的三五成群,有的踽踽独行,远看像蚂蚁一样在移动。

他停好摩托车,对着摩托车后视镜整理头发,一个中分头瞬间呈现,然后他钻进一片小树林里撒尿。他有强迫症,在做重要的事情之前,不管有尿无尿,必须撒尿,哪怕只是一个撒尿的动作。特别是他每晚入睡之前,都会在卫生间里站半天,像练气功似的把膀胱排空。

他尿到一半,树林里突然钻出一个女孩。他吓了一跳,忙转过身。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女孩边说边跑开,“惊起一滩鸥鹭!”

李梓南转过身,只见女孩的背影像只蝴蝶飘出树林。女孩身穿吊带牛仔短裤,一双运动鞋,白色T恤,粉红色的鸭舌帽子反着戴。

李梓南撒完尿,发现裤裆湿了一大块,在棕褐色的布料上映衬得很显眼,这比踩狗屎还令人尴尬。他从包里掏出一小包纸巾,一张张抽出摊开,吸附裤裆上的湿块。他觉得如果他穿的是黑色裤子,这湿块就看不出来了,后悔没穿黑色裤子来。

他在树林里折腾了半天,裤裆干得差不多了才出来。他到海边洗手,然后拿着相机沿着海边漫步。他是做摄影的,数码相机上市不久他就买了一台。他不轻易拍照,大多时间是在选景找角度,主要是因为他以前用惯了胶圈相机,养成了不乱拍的习惯。他拍照很专业,很多公司做产品宣传都找他拍照,有时候一些机关单位做宣传也找他拍照,他的摄影作品拿过不少大大小小的奖项。

他沿着海边走了几百米,突然眼前一亮,发现刚才在树林里吓到他的女孩坐在海边画画。他加快脚步上前,发现女孩在画日落和晚霞,女孩似乎没有发现他。他像一个老猎人遇到猎物一样,忙给女孩拍照。他每拍一张就换个角度再拍,侧影背影,全身半身都有,拍了十几张后他查看相机上的照片,嘴角浮起满意的微笑。他想再拍几张,发现女孩已在收拾工具。

他心里一慌,女孩发现他偷拍不高兴了?还是画完了要离开了?怎么办?他想上前搭讪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口才不错,还偶尔写文章发表,但是他不擅长也不喜欢搭讪。他很想跟这个女孩说上几句话。可是该说什么呢?没想到这关键时刻他竟想不出一句搭讪的话,真是急死人了。

“夕阳无限美,只是近黄昏。”他像被人推了一把,走到女孩身边,说话有点扭捏,似乎不是说夕阳。

女孩侧过脸,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他。很显然女孩没记住他,估计在树林里没看清他的脸。

“你好,我是……我是鸥鹭。”李梓南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地蹦出这句话。

“哈哈哈哈……”女孩想起来了,捧腹大笑,“原来是你啊!”

“你要回家了吗?”李梓南问。

“是啊,画完了,太阳也快落山了。”女孩停止收拾工具,“不对,应该是太阳快要落海了。”说完咯咯地笑着,继续收拾工具。

李梓南想说话但不知道说什么。

“你是摄影师?”女孩问。

“嗯。”李梓南突然想到话题了,“我给你看几张照片。”

“好啊。”女孩很有兴致。

李梓南盘腿坐在地上打开相机里的照片,女孩坐在他身边。

“哇,太漂亮了!你什么时候拍的?我一点没察觉到。”女孩看到自己的照片,很高兴。

“就在刚才啊。”李梓南继续往下翻照片,“可惜都是侧面和背影,要不我再给你拍几张正面的?”

“好啊!”女孩雀跃着站了起来,走到画架前,背对着画架摆姿势。

李梓南换着不同地角度,咔咔咔地拍着。他叫女孩换了几个姿势和背景,又咔咔咔地拍着,像缝纫机在缝衣服似的,完全不同他以往的拍照风格。

拍完照,女孩凑过来和李梓南一起坐在地上看照片,高兴得像个小孩子。李梓南闻到女孩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感觉这清香渗入了他的血液里,即便用血液分离机也不能把这种清香从他血液里分离出来。

“我加你q发给你吧。”李梓南说。

“好。”女孩从包里掏出一支圆珠笔,又抽出一张新画纸打算撕一角。

“别撕!”李梓南伸出左手,“好端端一张纸,别浪费,写我手上吧。”

“嘿嘿,有道理。”女孩握住李梓南的手掌。

李梓南心里一颤,感觉此生从未有过此刻这般幸福。

“等等,还是写手背上吧,写在掌心一不小心就弄没了。”

李梓南缓缓地把左手翻了过来,生怕甩掉女孩的手。

“嘻嘻,你这人真有意思。就写你手背上。”女孩调侃道,“你说写什么字体?几号字?”

“字体默认,字号大大益善。”李梓南傻笑着。

“好嘞。”

女孩想了想,在李梓南的左手背上写下自己的q号。笔尖的一起一落,李梓南都觉得是女孩在他心上敲下摩尔斯电码,等待他来破译。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李梓南问。

“苏茜。”

“请签名。”李梓南指着自己的左手,“宋体,大大益善。”

“好,我就给你签个名。”女孩嘻嘻一笑,“万一本画家以后成名了你想要我签名排不上队。”

“嗯,我以后再也不洗这只手了。”

女孩咯咯直笑,在q号后面一笔一划地写名字,写得很认真,像雕刻艺术品一样。一阵海风吹来,女孩的秀发在飘动,李梓南感觉像极了春风在吹湖岸的垂柳。他看见女孩扑闪着一双明眸,又长又弯的睫毛微颤着,嫩白的耳朵像刚绽开的白色花瓣。他感觉他的心湖里游过一只洁白美丽的天鹅,使他心波荡漾。

女孩在李梓南左手背上写下“苏茜”二字,还轻轻地吹了吹刚写好的字。李梓南顿感春风又绿江南岸。女孩的字写得很漂亮,字如其人。

“好名字,清新脱俗。我叫李梓南,木子李,《诗经》里‘维桑与梓,必恭敬止’的梓,南呢,就是南方的南。”

“你的名字才脱俗呢,都跟《诗经》联系上了。”苏茜笑嘻嘻地说。

李梓南不知再说些什么,想了想,问:“你会画肖像素描吗?”

“会啊。”苏茜指着李梓南狎笑,“你不会是想让我给你画肖像素描吧?”

李梓南一愣,窘笑:“可以吗?”

“要收费的,”苏茜交叉着双臂,故作傲态,“一百元一张。”

“好,”李梓南倏地站起来,“一百就一百。”

“你坐到那边去。”苏茜指着画架后面的地方。

苏茜给画架换上一张新纸,从包里取出铅笔。李梓南早在画架后面盘腿坐好,像幼儿园的小朋友在听老师讲故事。

苏茜手中的铅笔在画纸上沙沙沙地划动着,她时不时地看一下李梓南的脸。李梓南看着苏茜看得入迷,她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双眼明亮,睫毛又长又弯,鸭舌帽反戴在脑袋上,可爱之中又有几分调皮。李梓南时不时和苏茜聊两句,他觉得只有这样才有机会端详眼前这个叫苏茜女孩,还不会尴尬。他猜苏茜大概也在借机端详着他吧。他觉得自己不够帅气,但此时他嘴角却浮起一丝淡淡的微笑,也许是自信,也许是高兴。

几名游客围过来看苏茜画素描像,一个小伙子问:“画一张肖像多少钱呀?”

“不好意思,我这不是商业绘画。”苏茜回答。

李梓南听了这话,脸上掠过一丝得意的神情。

不到半个小时,苏茜就画好了。李梓南啧啧称赞,他从双肩包里拿起钱包,还没掏出来又放下。

“哎呀,我今天没带钱,我改天再给你吧。”李梓南一副真诚的样子。

“哈哈,我跟你开玩笑的,怎么会收你钱呢。你给我拍那么多照片,你不问我要钱就好了。”苏茜收拾工具,“我们走吧,天快黑了,其他人都走了。”

“好。”李梓南帮苏茜收拾工具。

苏茜也是骑小摩托来的,她的摩托比李梓南的摩托还小,粉红色的。李梓南说她和她小摩托很搭配。下山的时候,李梓南走在前面,不时回头嘱咐苏茜慢点开。他们到了山脚下,两人便并排着骑行,因为车后面灰尘很大。他们开得很慢,边走边聊,苏茜乐得咯咯笑。

小土路还没走到一半,苏茜的摩托突然熄火了。重新打火走了几米又熄火,反反复复。

“是不是没油了?”李梓南问。

“不会啊,我来的时候刚加满油。来回都不用到一半呢,我经常来这里。”

“那就是车坏了,我拖你走吧。”

“你带绳子了?”

“带了。”李梓南打开自己摩托车座位下的箱子,取出一根绳子。

绑好绳子,油门一轰,摩托车往前蹿了蹿,苏茜在后面惨叫一声。李梓南停下车,见身后灰尘弥漫。

苏茜捂着鼻子,跑到前面来:“我今晚不用吃晚饭啦,哈哈哈哈哈……”

李梓南看见苏茜狼狈的样子还那么可爱,忍不住噗嗤一笑,忙帮苏茜吹去身上的灰尘。

“对不起啊,我忘了路上有灰尘了。看来这样行不通。”

“那怎么办?”

李梓南想了想:“你骑我的车到马路等我,我推你的车到马路上,这样就能拖了。”

“啊,这很远哟。”

“没事,也就剩两公里了,我一会儿就赶上你。快走吧,趁天还没全黑。”

“那你要小心啊。”

“好的,走吧。”

苏茜骑着李梓南的车,先走了。

待灰尘消散,李梓南推着苏茜的车一路小跑,怕苏茜在马路上等久了,不安全。

苏茜在马路上等了十几分钟,李梓南便赶到了。她看着李梓南满头发汗,鞋子上布满灰尘,她有点心疼,把一包纸巾递给李梓南擦汗。紧接着苏茜又从包里掏出一瓶水,递给李梓南。

“我这还有大半瓶水,不过我喝过了,你要不要……。”

“喝过没关系,谢谢啊!”李梓南接过水拧开瓶盖,一饮而尽,酣畅淋漓,心满意足。

李梓南绑好绳子,拖着苏茜的车走了。一路上,李梓南时而唱歌,时而吟诗。苏茜在后面咯咯直笑,时不时附和一两句。一辆小摩托拖着另一辆小摩托在路上行驶,像小孩子玩开火车游戏,看起来有点滑稽,还有几分浪漫。路上的行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就连来往的轿车也不由放慢车速,多看几眼。也许他们在想这对青年人真浪漫,也许他们在想快乐与金钱物质是否有关,也许他们在想这小子真厉害,骑个摩托车也能撩到这么漂亮的女孩……

回到市区,他们先把摩托车送去修理。师傅说修车人多,要等一两个小时才能修好。

“灰尘没吃饱。”苏茜揉揉肚子,“我们找个地方吃饭,我请你,今天多亏有你。”

李梓南噗嗤一笑:“还是我请你吧。”

“你不是没带钱吗?”苏茜狎笑。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浪漫青春励志治愈虐恋孽缘凄美都市豪门职场现代斗争复仇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发表长篇时,先写一段引言,说明一下梗概,会帮到更多阅读者
    • 帅翰2020/07/09 19:37:13
    • 分享到:
  • 感谢老师指点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18
  • 152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