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
  • 点击:10437评论:32020/07/05 15:35

孽缘背后的秘密在二十年后揭晓,几个家庭两代人拉开了恩怨情仇的序幕。

第一章: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立冬快一个月了,枫市的人们还穿短袖,不是人们不尊重季节,而是枫市的季节太调皮。街道两旁的树木绿蓁蓁的,很少有树叶发黄飘落。偶尔吹来的风很清凉,没有一点寒意,只是金灿灿的阳光没有夏天那么火辣,就这一点与夏天有点区别。

李梓南背着双肩包和相机包,骑着一辆小摩托车,一路飞驰,乌黑浓密的头发在脑袋上舞蹈,像拍洗发水广告,身上的T恤像肚皮舞者的肌肉一样抖动着。他来到距离市区三十公里的郊区,在一个岔路口,溜进一条土路。土路很小,汽车走不了,看得出是摩托车和行人走出来的路。李梓南的摩托像轰炸机似的,吹起一路灰尘。

他吹了三公里土路,来到一座小山包脚下,山包很矮,像个长坡。他加把油门,冲上山坡,翻过这座山就到海边了。一块平地上停放着几十辆摩托车,他望着海边,游客们有的三五成群,有的踽踽独行,远看像蚂蚁一样在移动。

他停好摩托车,对着摩托车后视镜整理头发,一个中分头瞬间呈现,然后他钻进一片小树林里撒尿。他有强迫症,在做重要的事情之前,不管有尿无尿,必须撒尿,哪怕只是一个撒尿的动作。特别是他每晚入睡之前,都会在卫生间里站半天,像练气功似的把膀胱排空。

他尿到一半,树林里突然钻出一个女孩。他吓了一跳,忙转过身。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女孩边说边跑开,“惊起一滩鸥鹭!”

李梓南转过身,只见女孩的背影像只蝴蝶飘出树林。女孩身穿吊带牛仔短裤,一双运动鞋,白色T恤,粉红色的鸭舌帽子反着戴。

李梓南撒完尿,发现裤裆湿了一大块,在棕褐色的布料上映衬得很显眼,这比踩狗屎还令人尴尬。他从包里掏出一小包纸巾,一张张抽出摊开,吸附裤裆上的湿块。他觉得如果他穿的是黑色裤子,这湿块就看不出来了,后悔没穿黑色裤子来。

他在树林里折腾了半天,裤裆干得差不多了才出来。他到海边洗手,然后拿着相机沿着海边漫步。他是做摄影的,数码相机上市不久他就买了一台。他不轻易拍照,大多时间是在选景找角度,主要是因为他以前用惯了胶圈相机,养成了不乱拍的习惯。他拍照很专业,很多公司做产品宣传都找他拍照,有时候一些机关单位做宣传也找他拍照,他的摄影作品拿过不少大大小小的奖项。

他沿着海边走了几百米,突然眼前一亮,发现刚才在树林里吓到他的女孩坐在海边画画。他加快脚步上前,发现女孩在画日落和晚霞,女孩似乎没有发现他。他像一个老猎人遇到猎物一样,忙给女孩拍照。他每拍一张就换个角度再拍,侧影背影,全身半身都有,拍了十几张后他查看相机上的照片,嘴角浮起满意的微笑。他想再拍几张,发现女孩已在收拾工具。

他心里一慌,女孩发现他偷拍不高兴了?还是画完了要离开了?怎么办?他想上前搭讪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口才不错,还偶尔写文章发表,但是他不擅长也不喜欢搭讪。他很想跟这个女孩说上几句话。可是该说什么呢?没想到这关键时刻他竟想不出一句搭讪的话,真是急死人了。

“夕阳无限美,只是近黄昏。”他像被人推了一把,走到女孩身边,说话有点扭捏,似乎不是说夕阳。

女孩侧过脸,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他。很显然女孩没记住他,估计在树林里没看清他的脸。

“你好,我是……我是鸥鹭。”李梓南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地蹦出这句话。

“哈哈哈哈……”女孩想起来了,捧腹大笑,“原来是你啊!”

“你要回家了吗?”李梓南问。

“是啊,画完了,太阳也快落山了。”女孩停止收拾工具,“不对,应该是太阳快要落海了。”说完咯咯地笑着,继续收拾工具。

李梓南想说话但不知道说什么。

“你是摄影师?”女孩问。

“嗯。”李梓南突然想到话题了,“我给你看几张照片。”

“好啊。”女孩很有兴致。

李梓南盘腿坐在地上打开相机里的照片,女孩坐在他身边。

“哇,太漂亮了!你什么时候拍的?我一点没察觉到。”女孩看到自己的照片,很高兴。

“就在刚才啊。”李梓南继续往下翻照片,“可惜都是侧面和背影,要不我再给你拍几张正面的?”

“好啊!”女孩雀跃着站了起来,走到画架前,背对着画架摆姿势。

李梓南换着不同地角度,咔咔咔地拍着。他叫女孩换了几个姿势和背景,又咔咔咔地拍着,像缝纫机在缝衣服似的,完全不同他以往的拍照风格。

拍完照,女孩凑过来和李梓南一起坐在地上看照片,高兴得像个小孩子。李梓南闻到女孩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感觉这清香渗入了他的血液里,即便用血液分离机也不能把这种清香从他血液里分离出来。

“我加你q发给你吧。”李梓南说。

“好。”女孩从包里掏出一支圆珠笔,又抽出一张新画纸打算撕一角。

“别撕!”李梓南伸出左手,“好端端一张纸,别浪费,写我手上吧。”

“嘿嘿,有道理。”女孩握住李梓南的手掌。

李梓南心里一颤,感觉此生从未有过此刻这般幸福。

“等等,还是写手背上吧,写在掌心一不小心就弄没了。”

李梓南缓缓地把左手翻了过来,生怕甩掉女孩的手。

“嘻嘻,你这人真有意思。就写你手背上。”女孩调侃道,“你说写什么字体?几号字?”

“字体默认,字号大大益善。”李梓南傻笑着。

“好嘞。”

女孩想了想,在李梓南的左手背上写下自己的q号。笔尖的一起一落,李梓南都觉得是女孩在他心上敲下摩尔斯电码,等待他来破译。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李梓南问。

“苏茜。”

“请签名。”李梓南指着自己的左手,“宋体,大大益善。”

“好,我就给你签个名。”女孩嘻嘻一笑,“万一本画家以后成名了你想要我签名排不上队。”

“嗯,我以后再也不洗这只手了。”

女孩咯咯直笑,在q号后面一笔一划地写名字,写得很认真,像雕刻艺术品一样。一阵海风吹来,女孩的秀发在飘动,李梓南感觉像极了春风在吹湖岸的垂柳。他看见女孩扑闪着一双明眸,又长又弯的睫毛微颤着,嫩白的耳朵像刚绽开的白色花瓣。他感觉他的心湖里游过一只洁白美丽的天鹅,使他心波荡漾。

女孩在李梓南左手背上写下“苏茜”二字,还轻轻地吹了吹刚写好的字。李梓南顿感春风又绿江南岸。女孩的字写得很漂亮,字如其人。

“好名字,清新脱俗。我叫李梓南,木子李,《诗经》里‘维桑与梓,必恭敬止’的梓,南呢,就是南方的南。”

“你的名字才脱俗呢,都跟《诗经》联系上了。”苏茜笑嘻嘻地说。

李梓南不知再说些什么,想了想,问:“你会画肖像素描吗?”

“会啊。”苏茜指着李梓南狎笑,“你不会是想让我给你画肖像素描吧?”

李梓南一愣,窘笑:“可以吗?”

“要收费的,”苏茜交叉着双臂,故作傲态,“一百元一张。”

“好,”李梓南倏地站起来,“一百就一百。”

“你坐到那边去。”苏茜指着画架后面的地方。

苏茜给画架换上一张新纸,从包里取出铅笔。李梓南早在画架后面盘腿坐好,像幼儿园的小朋友在听老师讲故事。

苏茜手中的铅笔在画纸上沙沙沙地划动着,她时不时地看一下李梓南的脸。李梓南看着苏茜看得入迷,她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双眼明亮,睫毛又长又弯,鸭舌帽反戴在脑袋上,可爱之中又有几分调皮。李梓南时不时和苏茜聊两句,他觉得只有这样才有机会端详眼前这个叫苏茜女孩,还不会尴尬。他猜苏茜大概也在借机端详着他吧。他觉得自己不够帅气,但此时他嘴角却浮起一丝淡淡的微笑,也许是自信,也许是高兴。

几名游客围过来看苏茜画素描像,一个小伙子问:“画一张肖像多少钱呀?”

“不好意思,我这不是商业绘画。”苏茜回答。

李梓南听了这话,脸上掠过一丝得意的神情。

不到半个小时,苏茜就画好了。李梓南啧啧称赞,他从双肩包里拿起钱包,还没掏出来又放下。

“哎呀,我今天没带钱,我改天再给你吧。”李梓南一副真诚的样子。

“哈哈,我跟你开玩笑的,怎么会收你钱呢。你给我拍那么多照片,你不问我要钱就好了。”苏茜收拾工具,“我们走吧,天快黑了,其他人都走了。”

“好。”李梓南帮苏茜收拾工具。

苏茜也是骑小摩托来的,她的摩托比李梓南的摩托还小,粉红色的。李梓南说她和她小摩托很搭配。下山的时候,李梓南走在前面,不时回头嘱咐苏茜慢点开。他们到了山脚下,两人便并排着骑行,因为车后面灰尘很大。他们开得很慢,边走边聊,苏茜乐得咯咯笑。

小土路还没走到一半,苏茜的摩托突然熄火了。重新打火走了几米又熄火,反反复复。

“是不是没油了?”李梓南问。

“不会啊,我来的时候刚加满油。来回都不用到一半呢,我经常来这里。”

“那就是车坏了,我拖你走吧。”

“你带绳子了?”

“带了。”李梓南打开自己摩托车座位下的箱子,取出一根绳子。

绑好绳子,油门一轰,摩托车往前蹿了蹿,苏茜在后面惨叫一声。李梓南停下车,见身后灰尘弥漫。

苏茜捂着鼻子,跑到前面来:“我今晚不用吃晚饭啦,哈哈哈哈哈……”

李梓南看见苏茜狼狈的样子还那么可爱,忍不住噗嗤一笑,忙帮苏茜吹去身上的灰尘。

“对不起啊,我忘了路上有灰尘了。看来这样行不通。”

“那怎么办?”

李梓南想了想:“你骑我的车到马路等我,我推你的车到马路上,这样就能拖了。”

“啊,这很远哟。”

“没事,也就剩两公里了,我一会儿就赶上你。快走吧,趁天还没全黑。”

“那你要小心啊。”

“好的,走吧。”

苏茜骑着李梓南的车,先走了。

待灰尘消散,李梓南推着苏茜的车一路小跑,怕苏茜在马路上等久了,不安全。

苏茜在马路上等了十几分钟,李梓南便赶到了。她看着李梓南满头发汗,鞋子上布满灰尘,她有点心疼,把一包纸巾递给李梓南擦汗。紧接着苏茜又从包里掏出一瓶水,递给李梓南。

“我这还有大半瓶水,不过我喝过了,你要不要……。”

“喝过没关系,谢谢啊!”李梓南接过水拧开瓶盖,一饮而尽,酣畅淋漓,心满意足。

李梓南绑好绳子,拖着苏茜的车走了。一路上,李梓南时而唱歌,时而吟诗。苏茜在后面咯咯直笑,时不时附和一两句。一辆小摩托拖着另一辆小摩托在路上行驶,像小孩子玩开火车游戏,看起来有点滑稽,还有几分浪漫。路上的行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就连来往的轿车也不由放慢车速,多看几眼。也许他们在想这对青年人真浪漫,也许他们在想快乐与金钱物质是否有关,也许他们在想这小子真厉害,骑个摩托车也能撩到这么漂亮的女孩……

回到市区,他们先把摩托车送去修理。师傅说修车人多,要等一两个小时才能修好。

“灰尘没吃饱。”苏茜揉揉肚子,“我们找个地方吃饭,我请你,今天多亏有你。”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浪漫青春励志治愈虐恋孽缘凄美都市豪门职场现代斗争复仇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陈彻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12-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发表长篇时,先写一段引言,说明一下梗概,会帮到更多阅读者
    • 帅翰2020/07/09 19:37:13
    • 分享到:
  • 感谢老师指点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1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00
  • 56
  • 426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