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有千万种色彩
  • 点击:2126评论:02020/07/06 22:37


喜欢读诗,是那个恰同学少年的青葱年代,整个学生时代,从课本上到课本外的,从格律诗词到现代诗歌,我都喜欢,我常常想它们两者的美有什么区别,一直想不明白。有一天,偶然间再次读到: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眼前豁然开朗,如果格律诗是左岸风景,那么现代诗就是右岸风光,诗如中间的河水在我们的指掌间流淌,诗意如一片孤帆从日边而来。

尝试写诗,是1990年毕业后来到深圳,当时背井离乡来到深圳这片热土,这是一个遍地讲白话(粤语)的城市,语言的差异让我如同身在异国他乡,倍感孤独,工作之余,为了排遣孤独,我喜欢上了读书,更爱上了在《知音》《读者》《佛山文艺》《大鹏湾》等杂志中所刊登的诗歌,读着读着,心里有一种很强烈的欲望,我也可以这样写,真正拿起笔来,又不知从何下笔,有一天,一个好朋友和相恋九年的女友分手了,在经历了无数次的聚散两依依,最终他们感情的结局被现实的刀狠狠切割,我拿起笔写下了属于我关于诗的处女作:

玫瑰花儿不开

文/独上西楼

我说

花开的日子

我会来

我还说

玫瑰花开的日子

我会把那一朵

开得最美的

插在你芳香的发端

日升

月落

秋去

春来

可是

一直等到现在

玫瑰花儿不开

这首诗后来发表在《大鹏湾》杂志,领到了第一笔稿费,当时开心的比领一个月工资还要开心,我用稿费买了一本精致的笔记本,慢慢写一些青涩的文字,写了大约半个笔记本,在一次搬家的过程中,这个笔记本永远离开了我,就如同一段恋情,再也找不回来。 我想,也许与诗歌无缘吧,从那一天起,不再写诗。

直到我的儿子宇峻同学读小学三年级,他写作业,我就在旁边看书看手机陪伴他,我在智能手机上随手记录一下儿子的学习,自己的心情,写几句感悟什么的。有一天,学校的作业是写一首诗,峻同学写了一首《雨》,文字简单却不失童趣,老师要求家长要在诗后写一段评语,写完评语后,在空白处顺手写下一首《宠儿》

宠儿

文/独上西楼

你从我面前走过

从百花众目睽睽中走过

花看着盛开

阳光看着温暖

弯路看着开阔

小屋看着幸福

一朵花开要多长的呵护

一束阳光要多远的跋涉

一条曲径要经历多少的承诺

一间小屋要多久的等待

在阳光下

闻一朵花香

在路边

轻叩小屋柴扉

停下来,

满眼宠物

往前走,

一个宠儿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看到花写花,踩到草写草,觉得自己是能写诗的,可是,真的拿过来仔细看 ,我写的眼睛不是眼晴,鼻子不是鼻子,开始不停的否定与怀疑自己,我不是科班出身,我写的不是诗,我写的都是野路子,在无数次怀疑与否定中,我写下了这首《我想我可能是个假诗人》

我想我可能是个假诗人

我踩到草写草

我看到花写花

我写的鼻子

不是鼻子

我写的眼睛

不是眼睛

我摸到的雪是热的

我遇到的火是冷的

我听到的传说是真的

我看到的真相是假的

我写出来的不是诗

我写不出的才是诗

他在心里跳跃

他要爬在墙头

等那枝红杏

我手里抓住一滴风

它说里面有你的音讯

我却无法以文字回复

我想以梦为马

却找不到诗去扬鞭

文字灵感的缰绳

握在你远方的手里

我想

对牛弹琴

我想

指鹿为马

我想

我可能是个假诗人

就这样,在无数次的否定与肯定,肯定与否定之间,写出了超过一千首诗,在写诗的过程中,我一直在问自己也一直在问诗,诗是什么?诗到底是什么,想到这里,我拿起笔写下一首诗是什么,自己回答了自己的问题。

诗是什么

少年问我

诗是什么

诗是漫不经心的成长

朋友问我

诗是什么

诗是无处不在的期待

诗友问我

诗是什么

诗是从不在意的呼吸

诗也问我

诗是什么

诗是眼睛里一目了然的光

小狗摇头摆尾问我

诗是什么

诗是此刻忠心不二的信赖

小草拉着裤角问我

诗是什么

诗是秋天里遍洒山野的种子

我问自己

诗是什么

诗是心跳时永不停止的血液

我请问诗

诗是什么

诗是光阴里微风拂面的温暖

始于青苹之末

兴于草绿花香

是三月里的一丝小雨

是远方春天里

左手天堂

右手海洋

我看到了诗有千万种色彩,我感觉到了诗有无限的可能,诗歌为我打开了另一扇窗一扇门,那里有最美的世外桃源,而我一直虔诚的走在世外桃源的路上,最美的风景也一直在路上,我在想对于诗,一个诗者应该是有立场有态度的,于是写下我的诗观:詩是语言的寺庙,歌是心灵的道场。

诗歌。在不经意间,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如同我的呼吸和血液。在体内与体外循环交换。直到成为我的一种生活方式。 诗歌常常会跑到我面前,与我的身体与灵魂对话,我们有聊不完的话题,我有一个多年养成与坚持的习惯,随心、随性、随笔写下一首首小诗,身边的人和物会在不经意间入到诗里,成为一道道美丽的风景。读诗和读你,在读山与读海之间,记得,诗歌包容与深爱着所有的美好与残缺,记得我们都像诗一样。

三年前,我逐步认识了很多圈子里的诗人,老师,认识了赵婧秘书长,朱铁军总篇,李敏老师,夜哥,虞姐,天河老师,焦主席,吴笛主席,邬耀仿老师,戴逢春老师等等许多位前辈与老师们,在你们一路上的关心与帮助下,激励我充满信心去学习与创作,我逐步加入超过十个文学组织,在市级,省级与国家级的纯文学刊物上发表了一批诗歌作品,成为了三级作家,并出版了个人诗集《幸福再深一度》。这些成绩和各位老师们的大力支持与帮助密不可分。今天,作为深读诗会第十八期的主题诗人,我深感荣幸!作为一个诗者,在深读诗会这个文学殿堂里举办一场读诗会,是无比幸运与幸福的,请允许我向赵婧秘书长,朱铁军总编与

各位在座的前辈,老师与嘉宾们深深俯首,感谢!感激!感恩您们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与帮助,诗和远方,今天和以后的日子,我们一起流连与倘徉。  

忧愁时就读一首我写的诗,但愿你不读,也就是你没有忧愁,永远……  

幸福时请读一首我写的诗,但愿你常读,也就是你常常幸福,永远……

最后,感恩与祝福所有在座的老师们,嘉宾们幸福再深一度!幸福永远!再深一度!

注:深读诗会第18期主题诗人李国坚讲话稿(2020.07.03于深圳特区文学杂志文学厅)


  • 1
  • 2
  • 3
  • 4
  • 关键词:诗有千万种色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2钻
  • 李国坚,笔名独上西楼,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网络作家协会会员,深圳诗词学会会员。
  • 李国坚,笔名独上西楼,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网络作家协会会员,深圳诗词学会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4885
  • 145
  • 747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