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二)
  • 点击:1553评论:02020/07/08 22:39

第二章:为伊消得人憔悴


李梓南回到家里,相机包往床上一扔,立马打开电脑登q。他输入苏茜在他左手背上写的q号,搜索发现该q不在线,资料显示是男性。李梓南揉了揉眼,核对这个q号和手背上的q号完全一致,确定自己没输错。

这是怎么回事?李梓南在想,难道是苏茜写错了?应该不会吧,她写之前还认真想了想,写好以后还自己念了一遍确认没错了。想太多也没用,先加一下看看。李梓南把“我是李梓南”验证信息发过去。

李梓南后悔没问苏茜的手机码,不然他就可以打她电话确认一下。当时他是想问苏茜手机号的,只是觉得问了q号又问手机号,撩妹的目的性太强不好。当时他想到可以用手机保存q号,可不知为何他却没说。他是怕苏茜误会他想问她手机号,还是想让苏茜把q号和名字写在他手上,像索要明星签名一样留个纪念?他也搞不清自己当时怎么想。嗨,真没用,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还脸皮那么薄。他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一只蚊子被拍死在脸上,他不知道他是想扇自己顺便拍蚊子,还是想拍蚊子顺便扇自己。

他愣愣地坐在电脑前,已息的屏幕映着他的影子,愁容满面。他想如果加不上苏茜的q,他就去找苏茜,就算加上了,也可以找个理由去找她。虽然他不知道她家的具体位置,但知道大概位置,只要到那三岔路口周围等着就能等到她,哪怕等个两三天,两三个月,甚至两三年他也要等。他想到这,嘴角浮起一丝欣慰的笑容。他拿下脸上被拍扁的蚊子,没见血迹,他脸上掠过一丝愧色,似乎这只蚊子不该死。

他去卫生间洗掉脸上的污迹,然后脱衣服洗澡。热水器没开,水是冷的,但他没察觉,毕竟这天气洗冷水澡也不会觉得冷。他发现左手背上苏茜的名字被淋湿了,他的心像被马蜂蜇了一下顿感酸痛,忙用毛巾吸干左手背上的水珠,然后举起左手不让沾水。

他洗完澡回到卧室,看一下电脑屏幕,见发出去的添加好友申请还没通过验证,有点郁闷。他盯着左手背上苏茜的名字发呆好一阵子,然后把相机从包里取出,拍下苏茜的名字。他拍了几张发现拍的不好,主要是因为单手拿相机不稳,于是便架起三脚架重新拍了十几张才满意。

他接了一杯水,正要喝突然想起一件事,忙把杯子放回桌子上,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空水瓶。他当时喝完苏茜给他的大半瓶水后把空瓶放进背包里了,因为那附近没有垃圾桶。他把空水瓶放在床头的桌子上,看着瓶子发呆傻笑。

他打了一个哈欠,又看了一眼电脑屏幕,还没加上好友。他估计这q今晚不会上线了,但却不肯关电脑,把屏幕对着床头,没开提示音。他喝了刚才倒的那杯水,躺在床上,灯没关,眼睛慢慢掉下来又睁开,还时不时瞟一眼电脑屏幕。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来电。到底是谁这么晚了还给他来电?他没多想,立马拿起手机接听。

“你睡了吗?”手机里传出对方的声音。

李梓南觉得这声音很熟悉,马上想到这是苏茜的声音,顿时心花怒放。

“没睡呢,你怎么会有我手机号呀?”李梓南激动得声音有点发抖。

“你告诉我的,你忘了?你说有事就打你电话。”

“哦,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呀?”

“今天我忘了跟你说,明天我要开个画展,你有空过来帮忙吗?

“有空啊,有空有空。”

“明天需要很早出发,我怕等到明天再告诉你来不及,所以就现在打你电话。”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明天在哪里汇合?”

“你明天早上先来我家吧,我家在……在……”信号不好,苏茜话没说完,通话中断了。

李梓南查看通话记录,没看到苏茜的手机号。他拼命回忆他刚才接电话时看到的那个手机号码,但他脑海里浮现的却是苏茜给他写的q号。他把q号输入手机拨出去没反应,他不断调整数字的顺序,不停地拨,始终没反应。他感到脑仁胀痛,突然砰地一声响。

李梓南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见阳光从窗户洒进卧室,墙壁上的一个挂钩断了,一个装着零食的塑料袋子掉落在地上。原来刚才是做梦接到苏茜的电话。李梓南见电脑主机还亮着,这才想起昨晚忘了电脑。他按了一下键盘,屏幕亮起,见自己的q还是没加上好友,索性关了电脑,起床刷牙洗脸。

李梓南背着相机包走着去工作室上班,工作室离住所不远,不到一公里。他每天早上都会在路边一家早餐店吃早餐,有时吃点榨菜送一碗白粥,有时喝一碗皮蛋瘦肉粥,有时吃一笼蒸饺,有时买两三个包子和一杯豆浆打包带到工作室再吃。店老板很热情,他每天在店门口大老远看见李梓南走来,便喊着问要吃点什么。他今天也不例外,只是李梓南像丢了魂似的,没有听到他的招呼,像个幽灵似的从他面前走过。店老板一脸疑惑,也有点担心,追着李梓南走了几步,想问什么情况又不敢问,默默地看着李梓南走远,估计是觉得自己和李梓南还没熟到这程度。

工作室是李梓南自己投资成立的,请了三个同事,主要承接一些中小企业的企业宣传,大多是宣传片和平面广告及活动策划。大企业的活,他们揽不到,一是资质不够,二是大企业大多都有自己的企划部。李梓南和同事们处得不错,既是同事又是朋友。他们发现李梓南状态不好,开玩笑问他昨晚去哪潇洒了。他只说昨天去海边拍摄回来很晚,晚上又没睡好,感觉很累。

李梓南打开文档,写一个活动方案,但心情烦躁写不下去,索性关掉,把昨天拍的照片导入电脑修图。

他看着苏茜的照片在发呆,同事小马看见后,一蹬腿,坐着椅子滑到李梓南身边。

“哇,楠哥,这女孩是谁?好漂亮啊!是你女朋友吗?”小马问。

“不是,昨天在海边认识的,偷拍了几张”

其他两个同事小丁和小高跑过来围观。

“楠哥,我看你累成这样,昨晚是不是有故事了?”小高笑着问。

“没有没有,现在只是普通朋友。”李梓南苦笑着。

“要争取尽快有实质性的进展。”小高哈哈大笑。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啊。”小丁夹着小高的脖子,“思想龌龊,难怪电脑老中毒。”

“你别说我,咱俩半斤八两。”小高挣脱小丁的手跑开,“我倒要看看你电脑有多干净。”

“你别乱动,我文件还没保存呢。”小丁追了过去。

李梓南关掉照片,重新打开刚才的文档。

身边的小马一蹬腿,坐着椅子滑回自己座位。

李梓南把活动方案写了一半,觉得不满意,全删了。他把这个方案交给小马做,然后离开了工作室。

他骑着小摩托来到昨晚他和苏茜分手时,苏茜拐进的那条道路。他发现这条路很长,一眼望不到头,两侧是密集的住宅区,巷子很多,纵横交错。他不知道苏茜的家是在左边还是右边,他想起苏茜说她家在三岔路口拐个弯就到,所以他就在这条路的一两百米范围内徘徊。他从中午一直等到晚上九点,也不见苏茜的身影,倒是看见一些和苏茜相似的背影。

两个治安队员骑着一辆摩托来到李梓南面前。

“你好,有群众反映,你在这里徘徊一天了,请问你在这里做什么?”一个治安员问。

李梓南本来心情就不好,加上遇到盘问,他发火了:“我在里徘徊关你们什么事?我犯法了吗?这路是你们开的吗?你们吃饱没事干是吧?”

“请出示一下身份证?”

“出示身份证?你们是警察吗?有警察证吗?不是警察就没这资格!”

两个治安员哑口无言,退到一边。过了一会儿,一个警察骑着摩托车赶到,两个治安员迎了过来。

“同志,请你出示一下身份证。”警察对李梓南说。

“我没带。”李梓南余怒未消。

“报身份证号码也可以。”

“我记不住。”

“那只能请你跟我们回所里配合调查。”

李梓南发现事情不妙,苦笑了一下:“好吧,民不与官斗,穷不与富斗。”说完便掏出身份证。

“你也真是,早点配合不就完了吗?”警察接过身份证看了看,递还给李梓南:“你在这做什么?”

李梓南本想说在兜风,但却突然缓和语气:“在这找人,你能不能帮忙找找?有困难找警察嘛。”

“找人?你是在等人吧?在等什么人?”警察问。

“一个朋友,联系不上了,我只知道她住在这附近。”

“你们认识多久了?怎么连对方具体住哪都不知道?”

一股惆怅涌上李梓南心头,他苦笑了一下:“算了,我自己找吧。”说完骑着摩托车走了。

他一路狂飙,和昨晚走的是同一条路,同一个方向,但他今晚的心情和昨晚的心情截然相反。

晚上,李梓南依然开着电脑挂着q,等到凌晨一点也没消息。他躺在床上怎么睡也睡不着,感觉像有一块石头压在胸膛上,感觉呼吸都有点困。直到天将亮他才迷糊着睡着。醒来时已将近中午,他看了看电脑屏幕,还是没消息。

他关了电脑,洗漱完毕骑着摩托车出去了。

他又到那条路上等苏茜,一直等到晚上十点也没等到苏茜,倒是又遇见了那两个治安队员。他俩骑着一辆摩托车过来,瞟了李梓南一眼,假装看不见他。

“两位,又见面了,缘分啊!”李梓南冲他俩挥了挥手。

他俩冲李梓南笑了笑,从李梓南身边驶过。

李梓南回到家里,开电脑登q,还是没消息。他现在终于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望眼欲穿。

第三天早上,李梓南到公司写一份寻人启事,写了一半忽感不妥,怕苏茜知道会不高兴,所以删了没打印,只打印苏茜的一张照片。

李梓南找到苏茜住所附近的出租屋管理所,人家一听说他的来意,立马打发他走。他又来到苏茜住所附近的居委会,说明来意,人家理都不理他。他重新回到那条路上,等到晚上十二点,也没等到苏茜。他发现今晚有些店铺关门比前两晚早了很多,他猜想人家是把他当劫匪提防了。

他打正打算离开,又遇到那两个治安队员了。

“两位兄弟!”他向两位治安队员招手,“值夜班吗?聊一聊呗。”

巡逻摩托车停在李梓南面前。

“是的,最近在值夜班。” 开车的A队员说。

“还没等到人吗?”B队员问。

“没呢,正打算走了。”李梓南叹了一口气,突然想起了什么:“要不咱们一起去吃点夜宵?我请你们。”

“这不好吧,我们在上班呢。”A队员说。

“这没什么不好,上班不也得吃饭吗?用不了多长时间。那夜宵摊就在路边,咱就当在路边歇歇脚啊。”李梓南突然变得油嘴滑舌。

B队员用手捅了一下A队员的后背:“去吧,反正我们也要吃东西。”

“好吧,那让你破费了。”A队员说。

他们在夜宵摊,两杯啤酒下肚后,就像老朋友似的熟络起来了。

“哥,你在等什么人呀?不会是追债吧?”B队员边撸串边问。

“不是。”李梓南干了一杯啤酒,眉头紧锁:“在等一个女孩。”

“是么情况呀?哥”B队员来了兴致。

“一个刚认识的女孩,我把她的联系方式弄丢了,没保存好。”

“那她没你手机号吗?”B队员问。

李梓南一愣,窘笑:“有的,只是人家是女孩,矜持嘛。”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言情现代青春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18
  • 152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