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四)
  • 点击:1526评论:02020/07/08 22:47

第四章:花柳繁华地


今天,工作室事情有点多,快晚上八点了,李梓南和同事们还在工作室里忙活。这时,周正德给李梓南来电话,叫李梓南到酒店喝酒,说是有重要事情跟他说。李梓南在电话里没多问,给同事们到代交一下任务,他就赶去酒店了。

在酒店包房里,周正德和一名男子已经喝上了。

“梓南啊,这位是刘总。”周正德给李梓南做介绍。

“刘总,幸会。我叫李梓南。”

李梓南和刘总握手,互递名片。

李梓南快速看了一下刘总的名片,刘总名字叫刘敬义,一个公司的老总。

“刘总。梓南,坐下坐下,先吃点菜。酒慢慢喝,不急啊。”周正德慢条斯理地招呼着。

李梓南和刘总都坐下,碰杯喝酒。

“梓南啊,我过段时间就移民美国了。今晚呢,叫你来,介绍刘总给你认识,刘总以后会照顾你生意的。”

“感谢德哥,感谢刘总。我敬刘总一杯。”李梓南站起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兄弟别客气,你是周总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生意上的事你放心。”

“感谢刘总!”

李梓南没坐下,又倒了一杯酒。

“德哥,我敬你一杯。这么多年来你对我的帮助,我感激不尽!”李梓南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坐下吃菜,梓南,咱兄弟那么多年,别那么客气。”周正德拉着李梓南坐下。

三人边吃边聊,谈笑风生。

“对了,梓南,我见你空间相册里的画,是谁画的?”周正德问。

“画?”李梓南想了想,“噢,是我一个朋友画的。”

“看这画风是个女孩画的吧?很有可能是个美女呢。”周正德笑道。

“德哥好眼力,是个女孩画的。”

“是你女朋友吧?”

“还不是,刚认识没多久。”

“我有个地方适合开画展,你女朋友要是想开画展,你跟我说一声,免费提供给你们使用一段时间。”

“好的,谢谢哥。我问问她。”

酒足饭饱,三人都很尽兴。李梓南和刘敬义搀扶着微醉的周正德走出酒店。周正德的司机早已把车停在酒店大门前。李梓南和刘敬义把周正德扶上车。

“敬义,你上来。”周正德叫刘敬义上车。

刘敬义笑眯眯地爬上车。

“梓南,你也上来”周正德半命令似的叫着。

“咱去哪呀?哥”

“你上来再说。”

“好。”

李梓南绕到车子的另一侧,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别坐前面,到后面来,坐得下,聊聊天。”

“好的。”

李梓南也上了后排,周正德做中间。

“走吧,老地方。”周正德对司机说。

“好的,周总。”

路上,周正德拉着李梓南和刘敬义的手,说:“人生得意须尽欢,下一句什么来着?”

“莫使金樽空对月。”李梓南回答。

“对对对,”周正德哈哈大笑,“人生得意须尽欢,这酒,咱喝过了,光喝酒就够了吗?”

“不够。”刘敬义笑呵呵地说。

“对,光喝酒还不够。”周正德打了个嗝,喷出一股酒味,继续说“我要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去享受帝皇的生活,不然你们就白活了。”周正德指着李梓南,“特别是你,枉活三十年。今天哥就让你感受一下什么是帝皇生活。”

“哥,咱这是去哪呀?”

“到了你就知道了,哥保证你去了一次还想去。以后就让敬义多带你去吧,这家伙可是个老司机了。”

“周总你放心,我以后会照顾好梓南老弟的。”刘敬义一脸谄笑。

李梓南有点不安,已猜到他俩要带他去哪,毕竟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车子开到郊区的一个大酒店门前,酒店很是豪华气派,李梓南看不出这酒店是几星级,反正他很少见到这么豪华的酒店。他之前就听说过这片地方要开发,没想到现在已建起了这么一家如此豪华的酒店。

他现在既紧张又难过,就像一个爱留长发的小女孩即将被人剪掉她的秀发。他想跑,但想不出脱身之法。说临时有急事要离开?可他电话没响。假装上厕所?这也不行,除非他掉进厕所里。归根结底是他不想扫周正德的兴,不想得罪周正德。唉,先进去再想办法吧。

酒店经理看见周正德的车停在酒店门前,立马小跑着迎了出来,给周正德开车门,笑容很灿烂。李梓南沾了光,是他先下车。他看不出这种笑容是真诚还是虚伪,反正他很少看见这么灿烂的笑容。他往酒店大堂里看,没见几个人,很清冷。

酒店经理叫保安把车开到停车场,他领着周正德三人往酒店里走。李梓南第一次进入这么豪华的酒店,有点诚惶诚恐,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他感觉有点恍惚,不知是因为酒店地板太软和还是酒后眼花了。

在一个豪华大包间里,周正德半躺在软乎乎的沙发上,李梓南和刘敬义坐在周正德两侧。

“周总,要不要先喝点茶?”

经理问。

“不了,赶紧吧!”周正德看着天花板说。

“好的。”

经理拍了拍手,十个女孩依次进入包房,按序号站成一排。她们异口同声打招呼:“欢迎光临,很高兴为您服务!”

周正德坐了起来,抖了抖脑袋,似乎酒醒了,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这一排女孩。刘敬义吧砸着嘴,双眼放光。李梓南也看傻了眼。

“梓南,你先选。”周正德拍了一下李梓南的肩旁。

李梓南吓了一跳,“不不不,我……我。”

“嘿嘿,这年轻人害羞。敬义,你来!”

“周总还是您先来吧。”刘敬义擦了擦嘴巴。

“唉,别客气,快点!”

刘敬义指了3号和5号,两个女孩便上前搀扶着刘敬义。

“那我先过去了,周总、梓南。”

“去吧,放松放松,咱今晚就在这住下了。”周正德笑歪了嘴。

“梓南,该你了。”

“哥,这……这……”

“咋了?没中意的?”

周正德一挥手,女孩们全部退出去,另有十个女孩依次进来,流程与之前一样。

“看看相中哪个?”

“哥,要不你先选,我就……”

“怎么?还是没中意了?”周正德一挥手,“再换一批!”

女孩们全部退出去,另有十个女孩依次进来,流程与前两次一样。

“哥,你选吧,我就不选了。”

“还是看不上?”周正德转头看向酒店经理,提高嗓门问:“你这还有没有更好的?”

“周总,咱这的女孩都是最好的,都是最高级别的。要不再换一批看看?”酒店经理依然笑容灿烂。

“换!”周正德声音更大了。

“好的,周总,我们这里的女孩多的是,您说换就换,直到你们二位满意为止。”经理笑容依旧。

女孩们全部退出去,第四批女孩依次进来。

李梓南知道周正德表面是对酒店经理发火,其实是对他发火。看来他不选是不行了。他假装扫视女孩们几遍,随手指了一个女孩。

“8号?”周正德问。

“嗯。”李梓南点点头。

8号女孩走过来挽住李梓南的手臂。

“要不再来一个?”周正德笑眯眯地问。

“不了不了,哥。”李梓南很惊慌。

“去吧,好好放松放松。”

李梓南和8号女孩来到一个房间,很豪华很宽敞,就连卫生间和浴室也很大。浴缸洁白如玉,里面已提前放满了热水,水上飘着花瓣。卧室里灯光柔和,一张大床估计有两米多宽。

“先生(森)。先洗个澡吧。”女孩的声音很嗲。

李梓南洗完澡穿着睡衣出来。

女孩给他按背,手很柔软,力度不轻不重。李梓南之前的紧张与不安渐渐消失了,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不就是按个摩吗?自己竟往那方面想,他在心里骂自己思想龌龊。

李梓南感觉很舒服,迷迷糊糊睡着了。

“先生,先生,请翻个身换个姿势吧。”女孩摇晃着李梓南,轻声细语。

李梓南醒了过来,睡眼惺忪,慢慢翻过身,感觉有点不对经,睁大眼一看,傻眼了。

女孩的手搭在李梓南胸前。

李梓南胸膛被个硬东西磕了一下,立马想到那是刻着苏茜画像的玉坠。他一把甩掉女孩的手,猛地坐起来,跑进浴室,站在花洒下淋着冷水。他内体的那一团火像一个被放到大雨中的火盆,瞬间熄灭。他掏出玉坠,看着苏茜的画像,感觉自己的心被一只铁爪狠狠地抓了一把,哗啦啦往下落的水滴像他的心在滴血。

女孩敲浴室的门,问:“先生,您怎么啦?”

“滚!”李梓南大吼一声。

过了十几分钟,李梓南穿着另一件睡衣走出浴室,见女孩已穿上衣服,坐在床边。

“先生,您……您怎么啦?”女孩声音有点发抖。

李梓南发现女孩有点害怕,他把面色缓和下来,强颜一笑:“没事,你别害怕。”

“嗯。”女孩点点头。

李梓南也坐在床边,与女孩并排。

“咱们就聊聊天吧,什么都不做了。”

“好的,哥。”

李梓南发现女孩的声音不嗲了,他忍不住噗嗤一笑。女孩见李梓南笑了,她一下子放轻松了,跟李梓南聊了起来。

“哥,你这是怎么啦?”

“我突然想到了我的心上人,我不能对不起她,更不能对不起我自己。”

“呵呵,你真有意思,我很少听人说心上人,都是说女朋友或者妻子老婆。”

“我们认识还没多久。”

“哎呀,还没确定关系呀?那你有什么好内疚的。你为人家守身,人家可不一定为你守身。”

李梓南听了这话,像被人灌了一碗醋,心里酸溜溜的,沉默不语。

“你不会还是处男吧?”女孩笑着问。

李梓南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女孩哈哈大笑:“真的假的?我看你也有三十了吧?我见过女人装清纯,没见过男人装清纯的。”

李梓南苦笑着摇摇头。

“哥,那你谈过几次恋爱?”

“没谈过。”

“哈哈哈哈哈……”女孩笑得更厉害了,“哥,你这就装得有点过了,装处男也就算了,还说没谈过恋爱。”

“信不信随你,你我萍水相逢,我没必要跟你装。”李梓南很平静,一点没生气。

“哥,你不会是……”女孩想问什么问题又不太敢问。

“你是不是想问我身体或心理是不是有毛病?”李梓南笑了笑,“我能有什么毛病?你看我像有毛病的人吗?”

“嘻嘻,刚才看样子的确不像有毛病的人。”女孩捂着嘴吃吃地笑。

李梓南掏出钱包,取出三百元递给女孩。

“哥,钱是统一给酒店的,你们给过了。”

“这是我另外给你的小费,今晚的事不要跟我那两个朋友说。”

“放心吧哥,客人的事,我们不向任何人透露的。”

“那就多谢了!钱收下吧。”

“谢谢哥!”女孩接过钱。

李梓南拿起一张被子起身离开。

“哥你去哪?”

“你就睡床上吧,我睡沙发。”李梓南走到沙发前坐下。

房间安静了一小会。

“哥,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这种人?”

“没有。不过我倒是想问问,你为什么不找一份工作呢?”

“我这不是工作吗?这工作轻松来钱快。”

李梓南无奈地笑着摇摇头:“睡吧,时间不早了。”

熄灯一个小时了,李梓南还没睡着,但女孩早就睡着了,他隐约听到女孩的呼噜声。他握着胸膛的吊坠,脑海里浮现出苏茜的笑脸。他庆幸他今晚能悬崖勒马,否则他将坠入愧疚的深渊,也许一辈子都爬不上来。

第二天早上,李梓南发现他昨晚晾在浴室窗外的白色内裤不见了。他把脑袋探出窗外,看见他的内裤挂在楼下尖锐的防盗铁栅栏上随风飘扬,像极了败兵降将在城墙上插起白旗。他很无奈,只好直接穿上长裤下楼,感觉下半身空荡荡的像没穿裤子一样。

李梓南三人在酒店餐厅吃早餐的时候,周正德问:“梓南,昨晚感觉怎么样?”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言情现代青春虐恋孽缘复仇职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18
  • 152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