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五)
  • 点击:1305评论:02020/07/08 22:52

第五章:爱屋及乌,争风吃醋


今天是周六,李梓南要去把苏茜的画弄到市图书馆去布展。场地是周正德联络的,图书馆空房还很多,馆方也很乐意,更主要的周正德曾给图书馆捐过五十万,这个面子,馆方还是要给的。

苏茜对开画展没兴趣,甚至嫌麻烦。当初李梓南跟她说他的朋友可以免费提供场地时,她就不太愿意,但是见到李梓南那么高兴,她就答应了,不想辜负李梓南一片热心。

李梓南之所以选在今天布展,主要是因为他的工作室在周末没那么忙,其他同事也可以一起来帮忙。另外,林燕和她的男朋友郭一竹都是上班族,也是周末才有空来帮忙。苏茜的画很多,大多还没装裱。今天布展一天,明天是周日,人流多,正好开展。

李梓南除了雇一辆小货车运材料与工具以外,没请一个工人,都是朋友来帮忙。在展馆里,李梓南带领大家先把画装裱起来,光是装裱就花了大半天时间。接下来,李梓南测量墙壁的总长度,统计画的数量,计算出每幅画的间隔长度,然后开始钻孔打钉。郭一竹给他扶梯子,递工具,其他人协助苏茜根据画风和创作时间排列顺序,其中主要有油画、版画、水墨画、山水画。她平时的收入主要是给人画漫画和插画,将要展览的这几类画她从未卖过,她画这些画纯属兴趣爱好。

钉子还没打几个,李梓南踩空从梯子上掉下来,屁股先着地。高度虽然只有一米多,但对一个血肉之躯来讲震动也不小。大家吓了一跳,跑过来要扶他起来。他示意大家别动,感觉自己的某个内脏像是被震碎了一样。大家看着他,不敢动,干着急,苏茜都快急哭了。过了几分钟,他终于能说出话了。

“没事。”他挤出一个笑脸,挣扎着想站起来。

大家把他扶起来,纷纷问道:“没事吧?有没有伤哪了?”

“没事没事,咱继续干。”

他其实真有事,尾巴骨受伤了,很疼,深刻感受到武打电影实在夸张。他之所以忍着疼痛说没事,那是因为他见他的几个同事和郭一竹都笨手笨脚的,若他不在,今天肯定做不完布展。他各方面的动手能力还可以,因为他从小看着父亲做木工,还给父亲打下手,现在的他也算半个木工了。

“你真没事吗?可别硬撑着。咱们可以改天再布展。”苏茜有点不放心。

“真没事,这才多高呀。咱们继续干吧。”他笑着爬上梯子,一副没受伤的样子。

大家见他没事,接着继续干活。

布展整整用了一天。晚上大家一起吃饭,李梓南想叫周正德和刘敬义一起来吃饭,他先给周正德打电话,不料刘敬义跟周正德在一起,可他们有事没空来。周正德说明天开展他和刘敬义再来捧场。

第二天开展,来参观的观众很少,有的人走进展馆看了两眼就离开了,有的人走马观花浏览一遍就走了,更别说会有人买画。展馆里大多时候只有李梓南他们几人,像是自己给自己办画展,孤芳自赏一样。不过,这完全在苏茜的意料之中。她无所谓,倒是李梓南替她着急。李梓南几天前就设计出画展的大海报贴在图书馆大门口了,没想到竟是这效果。

临近中午,周正德和刘敬义来了,像电视剧那样,重量级人物或高手总是姗姗来迟。紧接着,图书馆馆长也闻声赶来了,对苏茜的画大加赞赏。周正德和刘敬义参观得很认真,每一幅画都仔细观看。刘敬义竟然还带来一个放大镜,时不时拿着放大镜贴近画作慢慢移动,像扫雷似的。馆长陪同他俩,其他人跟在他们身后,像极了陪同领导视察。或许,大家只是想看看他俩能看出什么名堂来。

刘敬义在一幅画作前停了下来,后退几步看了看,又凑近几步看看,用放大镜扫了一遍又一遍,捋着下巴的山羊须,思考了一会儿,自言自语:“这幅画的画风很像19世纪欧洲的画风……”

“哎,您还真别说,还真像!”馆长也端详起这幅画。

“嘿嘿,真不愧是行家呀。”周正德笑了笑,“我是对画不太懂,主要是来捧捧场,顺便陪刘总看看画。”

苏茜对古今中外的画派都很了解,她没觉得她这幅画像欧洲画风,但她没说话。

“这幅画卖多少钱?你出个价。”刘敬义问苏茜。

大伙很惊喜,没想到有人要买画,还这么爽快。大伙都在侧耳倾听苏茜怎么说。

苏茜莞尔一笑:“这画不值多少钱。大家都是朋友,我就把这幅画送给你吧。”

大伙听到苏茜这么说,不知道这画是真不值钱,还是苏茜真不在乎钱。

“我是很喜欢这幅画,但是我不能接受你的馈赠。虽说艺术是无价的,不宜粘上铜臭味,但我不掏钱实在心中不安。”刘敬义说得很诚恳。

大伙对刘敬义心生敬意。

“你要是不好意思接受馈赠,那就给几百就好了。”苏茜笑着说。

“几百?”刘敬义大吃一惊。

苏茜心里咯噔一下,以为他嫌太贵太离谱。

大伙也是这么想。

刘敬义捧腹大笑,还时不时跺脚。

大伙看着心里有点发毛。

刘敬义眼角笑出了眼泪,足足笑了半分钟终于停下了,但笑声还在回荡。他伸出五指,说:“我出五万买这幅画!”

苏茜吓了一跳,以为他是开玩笑或笑傻了。

大伙也是这么想。

“刘总,这画值不了那么多钱。最多一千。”苏茜说。

“五万,你要是当我是朋友,就五万卖给我。我出这个价,是为了以后这画升值了,你我心里都好受些。”

“刘总在书画界和古董界可是行家,从没看走眼过。他出五万买下这画,以后卖出去翻多少倍还不知道呢。”周正德笑道。

“我今天可是有备而来,果然没让我失望。”刘敬义从皮包里掏出一沓现金递给苏茜,“这是五万,你拿着。”

“刘总,这画真不值那么多钱!”苏茜没接钱。

刘敬义硬是把钱塞到进苏茜手里,然后自己把画取下来,抱在怀里,笑容满面。

苏茜看着手里的钱,很是为难。

大伙倒是很为苏茜高兴,喜形于色。

“没想到,今天我们这图书馆蓬荜生辉啊,竟然有如此杰作。”馆长激动得像是自己的画卖了出去一样,“可惜这么快就被刘总买走了,要是能再展示几天,那该多好!”

“哈哈,馆长你放心,以后我可以再拿来展示,你可得派人给我保护好啊!”

“那是当然啦。”

周正德和刘敬义临走时,周正德跟大家说今晚他在家里举办一个酒会,希望大家能赏光。

李梓南认识周正德好几年了,但没去过他家的别墅。晚上,李梓南和大家一起到周正德的别墅参加酒会。周正德的别墅离市区不远,在一座小山包脚下,大门两侧各摆放一只巨大的麒麟石雕。别墅占地几千平方米,有游泳池、篮球场、花园、假山、环院跑道。房子是地上三层,地下一层,室内设有卧室、客房、书房、工人房、艺术厅、餐厅、会客厅、影院、藏酒房、健身房、棋牌室等。

酒会摆在室外,来宾大概有一百人。周正德看见李梓南他们来了,端着酒杯过来招呼,叫他们随便参观,不必拘谨。然后,他忙着招呼其他来宾去了。

李梓南带了一沓名片,他和别人互换几张名片后,感觉人家对他的工作室兴趣不太,毕竟人家都是开公司的老总。李梓南自尊心受创,捂着裤兜里的名片不再发出。

李梓南喝了小半杯红酒,也没看是什么牌子,什么产地。他喝酒不讲究,给他假酒他也喝不出来,更别说品出酒的好坏,只要不是毒酒就行。他的几个同事倒是很有雅兴,聚在一起研究起酒来了。苏茜不太喜欢喝酒,抿了一口红酒就不再喝了。林燕倒是很喜欢喝酒,也很健谈,似乎还很懂社交。郭一竹对喝酒也不太感兴趣,只顾着吃水果点心,有点郁闷的样子。

李梓南和苏茜到艺术厅参观,苏茜被一幅石雕壁画吸引,驻足观看。壁画刻的是一群人,男男女女,其中一个男人赤裸着上身,下面用一块花布遮羞,身材很健美,好像是在秀腹肌,但他张大嘴巴,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其他人有的手足舞蹈,有的跪地大喊,有的咬牙切齿,有的泪流满面,不知是欢庆,还是悲痛。

李梓南也被吸引住了,但想不出这壁画在表达什么意思,他想得更多的是这壁画用的是什么石料,这块石头有多重,雕刻了多久,是怎么样挂到墙上的,为何粘得那么牢固。

苏茜和李梓南正看得入迷,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这是意大利壁画……”

苏茜和李梓南转过身,看见周正德和刘敬义走了过来。

“这块石雕壁画是由一位意大利雕刻画家,用汉白玉历时两年雕刻完成的。”周正德介绍,“这块石雕壁画重达三吨,雕刻好后用轮船运到中国。”

“周总对艺术的真是热爱!”苏茜称赞。

“那是,周总的艺术修养少有人可及。”刘敬义附和道。

李梓南倒是想听听周正德说一说这壁画表达什么意思,可他却没说这一点。李梓南心想他可能也不知道,也不好意思问他,万一他真不知道那岂不是令人难堪?

“我这艺术厅里,有各国的名画。我觉得苏小姐才是这些作品的知音,希望苏小姐能常来舍下赐教,更希望我们能成为知己。”

“周总过奖了,我虽然喜欢画画,但对艺术没多少见解。”苏茜有点不自在地笑。

李梓南对周正德说的话感到很反感,想带苏茜赶快离开这里。

“你晚上不是还有事吗?我送你回去吧。”李梓南对苏茜说。

苏茜一愣,忙道:“哎呀,你不说我都给忘了。周总刘总,那我们先走了!再见!”

“请便,再见!”

“再见!”

李梓南和苏茜跟几个他们的几个朋友打个招呼,便离开了周正德的别墅。

他俩没打车,在人行道上漫步。

“你是不是生气了?”苏茜有点想笑。

“没有。”李梓南气囊囊地说。

“还说没有。”苏茜忍不住笑了出来,“你的脸都快变成皮球了。”

李梓南没应声,只管往前漫步。

“咱把画展撤了好不好?”苏茜说。

李梓南一愣,停下脚步,脸上烟消云散:“好啊,明天就撤!”

“也不用那么急,过两三天再撤,给人家留点面子,别闹僵了。”

“嗯。”李梓南点点头。

他俩继续漫步。

“我觉得我那幅画就是一幅普普通通的画,值不了五万,很明显是刘总在照顾我。”

“黄鼠狼给鸡拜年!”

看着李梓南强装不生气又醋溜溜样子,苏茜噗嗤一笑。

“我明天把那五万给你,你帮我去还给刘总,好不好?一分都不要,画就送给他了。”

“好啊,我帮你拿去还给他。”

堵在李梓南胸膛里的一口闷气终于呼出来了,整个人轻松了好多,轻得像一片树叶。一阵风把他往苏茜那边吹,他挨着苏茜走,他的手时不时碰到苏茜的手。两只手像两个带磁性的钩锁,碰着碰着就紧紧扣在一起了。

  • 1
  • 2
  • 关键词:都市言情现代青春虐恋孽缘复仇职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18
  • 152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