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六)
  • 点击:1516评论:02020/07/08 22:55

第六章: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李梓南连续两天给刘敬义打电话,约他见个面,他都说忙没有空,也没说什么时候才有空。他其实是怕麻烦,怕李梓南来找他帮忙,都不敢在电话里问李梓南找他有什么事。李梓南更是不敢在电话里说约他见面的意图。

李梓南实在没办法,只好在第三次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说有一笔生意要和他面谈。他一听到有生意要谈,立马应邀来到一个茶楼和李梓南见面。他一见到李梓南就问是什么生意。李梓南不慌不忙,先给他倒了一杯茶,寒暄几句,问他这两天在忙什么。

“到底是怎么生意?”刘敬义实在等不及了。

李梓南从包里掏出五万现金,放在刘敬义面前。

“这是?”刘敬义眼睛一亮,以为是生意的定金,没想到李梓南如此大手笔。

“这是你向苏茜买画的那五万。”

“怎么了?”刘敬义一脸茫然。

“苏茜知道她的画值不了那么多钱,他知道你是在照顾她,所以叫我帮忙把钱退还给你……”

“哎呀呀,”刘敬义很为难,“那画我都转卖给别人了。”

“那画苏茜就送给你了,她说你的好意她心领了,以后还有麻烦你帮忙的地方,所以这五万请你务必收回。”

“她真是这样说的?”刘敬义脸上掠过一丝惊喜。

“嗯。”李梓南点了点头。

“这可这钱……这钱”刘敬义又犯难了,“你们退钱给我可不要跟别人说呀,特别是周总,不然让人家笑话。”

“放心吧刘总,不会跟别人说的。就你我和苏茜知道。”

刘敬义面带愧色,把钱收下,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好像怕钱烫手。

把钱退还给刘敬义后,李梓南和苏茜第二天一早就去展馆撤展。不到半天工夫就全都把画撤下了,叫一辆货车运回家。他们没叫其他人来帮忙,因为大家都要上班,再说撤展也很容易。撤展之前,李梓南打个电话向周正德吱一声,周正德问怎么那么快就撤展了。李梓南说没人来参观,占着人家地方还得每天来守着,不如早撤。听李梓南这么说,周正德不再多言。

下午,李梓南和苏茜去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海边玩。苏茜没有自己骑摩托,李梓南载着她。现在的天气有点凉了,有的人穿上了长袖外套,有的穿上了羽绒服,但有的人还穿短袖,一些爱美的女孩还穿短裙。苏茜穿着一件白色的绒毛领风衣,坐在摩托后座上,搂着李梓南的腰,脸蛋贴在他的后背上,闭着眼,像一只白天鹅把头埋在翅膀下漂在湖面上沉睡。李梓南心里美滋滋暖洋洋的,他开得很慢,真希望这路没尽头,一直这样开下去。

苏茜刚开始还跟李梓南说说话,后面就不说了,似乎睡着了。快到海边,摩托车在爬一个高坡的时候,苏茜似乎醒了,搂着李梓南的腰搂得更紧了。

他们到了海边停车的那块空地,李梓南没叫苏茜下车,就静静呆着,想让苏茜搂着他多睡一会,哪怕今天就这样待下去他也高兴。

海边风很小,但浪很大。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天空湛蓝湛蓝的,像被海水冲刷过似的,海天一色。海边有些人在散步,几只海鸥在海面上飞翔。对面此情此景,李梓南像曹操东临碣石一样,即兴作了一首诗,轻声吟诵,只是他作的诗体裁和风格及内容与曹操的《观沧海》相差甚远:

我要在海边建一座房子,

打开窗户,

就能看见大海,

隐约听见浪声。

房子里有我,有你,

还有一只大肥猫。

你在海边画画,

我在海边钓鱼,

天空像我们的梦一样深邃、蔚蓝。

我要在海边种一棵树,

树上挂个吊床。

我摇晃着你,

你的笑声堆成浪花。

我们的邻居只有鱼儿和海鸥,

大肥猫喜欢和鱼儿一起玩,

海鸥想带大肥猫一起飞,

它们有很多小秘密。

夜空中繁星点点,

海边只有一盏烛光,

和一双发亮的眼睛。

我不需要太多金钱,

只想做个渔夫。

我出海打鱼,

你在家做饭,

看见炊烟我就回家。

我喜欢大海,

它像极了你的眼睛,

纯净、透明、干净。

其实,李梓南刚吟诵两句苏茜就醒了,一直默默地听着。

“这是谁的诗?”苏茜问。

“当代诗人李梓南的诗。”李梓南郑重其事地说。

苏茜咯咯直笑,用额头撞了一下李梓南的后背:“到了怎么不叫我?差点听不到诗人吟诗。”

“我想让你多睡一会。”李梓南心里开了一朵花。

苏茜下车,站在李梓南身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李梓南感觉此时的苏茜好像一棵刚破土而出的小豆芽,他好想把这棵豆芽捧在手心,倾其所有呵护她。

“你睡得那么香,你梦到什么了?”李梓南问。

苏茜似乎想起了什么,噗嗤一笑,指着不远处的一片小树林:“我梦见一只鸥鹭在小树林里惊慌失措。”苏茜说完就跑开了。

“好你个惊慌失措,我就让你来个惊慌失措。”李梓南停好摩托车,要去追苏茜。

苏茜蹦蹦跳跳跑到沙滩上,脱下鞋子,光着脚丫在沙滩上跑。李梓南也脱掉鞋子,踩着苏茜脚印,追上苏茜,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便跑开。苏茜抓起一把湿沙捏成团,砸中李梓南的后脖子。李梓南惨叫一声,蹲下求饶。苏茜挠着李梓南的胳肢窝,李梓南满地打滚求饶。

李梓南和苏茜用沙子堆了一座10平方米左右的城堡,用树枝做门窗,贝壳做屋顶瓦片,小石铺路,大石当凳子,野草当树,做得惟妙惟肖。苏茜坐在城堡里,像极了白雪公主。李梓南给苏茜拍照,拍多少都不觉得够。苏茜想和李梓南一起合照,李梓南抱来一块大石头,把相机放在石头上,设置了延时拍照,然后跳进城堡里和苏茜紧靠在一起拍照。李梓南说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要让苏茜住进真的城堡里,要天天看到苏茜的笑脸。

两人玩累了,李梓南到摩托车上拿来他的大背包,爬上海边一块大石,把苏茜也拉上去,然后拿出食物摆在石头上,有包面、水果、泡椒凤爪、鸭脖、坚果、清水煮鸡蛋。更让苏茜惊讶的是竟然还有热牛奶装在保温瓶里。

“来,喝一杯热牛奶暖暖身子。”李梓南倒了一杯热牛奶递给苏茜。

苏茜看着眼前这个细致暖心的男人,她很感动。

“你也倒上一杯,我们一起喝。”苏茜接过牛奶。

李梓南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

“来,我们喝一杯交杯奶。”苏茜笑嘻嘻地说。

“好。”李梓南心花怒放。

两人手腕相钩,喝了一杯交杯奶。

李梓南说:“面包有了,牛奶也有了,鸡蛋我们也有了。但我们向往的远远不止这些,我们还缺一座城堡。”

“哈哈哈,城堡也有了,”苏茜指着他们刚才堆起那座沙子城堡,“在那呢。”

“说得对,赐你一个肥肥的凤爪。”

李梓南抓起一个凤爪递到苏茜嘴边。苏茜张开嘴接住,又用手拿着吃。

李梓南从裤兜里掏出一块玉坠。

“茜儿,送你一块玉坠。”

“哇!”苏茜接过玉坠,“好漂亮啊!”

“喜欢吗?”

“嗯,喜欢!你是不是也戴着一块玉坠?”

“嗯。”

“给我看看。”

“不给!”李梓南捂着胸口的玉坠不让苏茜看。

“不给我也要看!”

苏茜挠了挠李梓南胳肢窝,抓住李梓南脖子上的绳子拉出玉坠,仔细地看着玉坠她的画像和名字。

李梓南托着苏茜的手,苏茜呼出的气吹在他手上,很柔和。

苏茜狎笑一下,把李梓南送的玉坠递给他,娇嗔道:“干吗不把你的画像和名字刻上再送给我?拿回去刻好再送给我!”

李梓南没应声,亲了一下苏茜的嘴。

苏茜一愣,含情脉脉地看李梓南,问:“什么味?”

李梓南有点蒙,舔了舔嘴唇,突然结巴说:“辣……辣味!”

“那就给你辣个够!”

苏茜像一只猫往前一蹿,像啄木鸟似的,啄了几下李梓南的嘴。

李梓南捧着苏茜的脸,像个吸盘似的吸住苏茜的嘴……

两人在石头上打滚,突然掉进海里,瞬间冰火两重天。刚打过来的一个巨浪正在后退,把他们卷到海里。紧接着又一个巨浪打过来,他们推向岸边,但是他们还没抓住石头,后退的巨浪又把他们卷入海里。苏茜不会游泳,胡乱扑腾着。李梓南在她身后托着她,趁着下一个浪打过来时,奋力将她推向岸边。可是,他们的脚刚触碰的地面,后退的浪又将他们卷入海里。

这时,岸上有几个人闻声赶来,有个人扔一根绳子给李梓南。李梓南左手抱着苏茜,右手抓紧绳子,岸上的人便把他们往岸上拉。到了岸边,苏茜已被水呛得迷迷糊糊,李梓南把苏茜托举起来,岸上的人抓住苏茜的手把她拖上岸。又一个巨浪打来,把李梓南冲倒。李梓南还没站起来,后退的浪又把他卷入海里。岸上的人来不及拉绳子,绳子也被卷入海里。

苏茜吐出几口海水,苏醒过来,看了看身边,没看见李梓南。她摇摇晃晃站起来,看见李梓南在海里挣扎。

“梓南!!!”苏茜踉踉跄跄往海里跑去。

大伙拉住她。

“别下去,水又深浪又大。”

“是啊,这样下去不但救不了他,还搭上自己的命!”

“哎呀,怎么办呀?怎么办啊?他快不行了!”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救他!”苏茜挣不脱大伙的拉扯。

每一个浪打来,都能把李梓南往岸边推一些,但是每一次浪退都把李梓南卷走更远。苏茜的希望在浪起浪退中点燃与幻灭。

李梓南早已精疲力竭,隐约听到苏茜的哭天喊地,但他应不出声,眼前渐渐模糊。他觉得自己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时间虽然很短暂,但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能救了自己的心上人一命,他已无悔,已知足。

苏茜眼睁睁地看着李梓南在海里停止了挣扎,她感觉自己也快窒息了,悲伤、无助、绝望、恐惧吞噬着她,像海水吞噬李梓南一样。她真希望大伙放开她,让她下去就李梓南,哪怕救不上来一起死她也不怕。

李梓南不挣扎了,一动不动,越飘越远。苏茜已哭不出声,只觉得天昏地暗,天旋地转。

这时,一条小船经过,大伙看到了一线生机,拼命喊着船家。船家反应很快,立马加大油门往岸边驶来,好像知道出事了。达达的柴油机声在海浪声中渐渐清晰洪亮。船上只有一个人,是个皮肤黝黑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看样子是个渔夫。他听不清岸上的人在说什么,但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用一个很大很长的捞鱼网套住李梓南,想把李梓南拖上船,但是很困难,试了几次都拖不上来,大伙看着很着急。渔夫索性一只手驾驶船,另一只手拉着捞鱼网,驶向有沙滩的地方。

船快到沙滩时,渔夫把船熄了火,从船上跳下来,船带着惯性像强弩之末插在沙滩上。渔夫把李梓南从捞鱼网里抱出来,拖上沙滩,动作非常麻利,像拖一条大鱼一样。

苏茜跌跌撞撞向沙滩跑去,大家紧随其后,好像众人在追捕她一样。

苏茜看见李梓南躺在沙滩上,只穿一条内裤,像一条死鱼,一动不动,胸前的玉坠摆过一边,在阳光下晶莹剔透。渔夫在给李梓南做人工呼吸,然后再做胸外按压。苏茜扑跪在李梓南身边,又冷又慌,浑身颤抖,说不出话。

“你给他做人工呼吸,我做胸外按压。”渔夫边按边说,气喘吁吁。

苏茜忙趴下给李梓南做人工呼吸,这个急救措施她还是很懂的。可是她在发抖,她的嘴对不准李梓南的嘴。她深呼吸两下,镇定下来,再趴下就一嘴对上了,像两个高铁车头在对接。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言情现代青春虐恋孽缘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18
  • 152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