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八)
  • 点击:1395评论:02020/07/09 10:52

第八章: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后天就是除夕了,李梓南和苏茜今天上午带了一些年货去孤儿院看望院长和孩子们。孩子们大老远看见他俩来了,欢呼雀跃,像巢中待母归的鸟儿。孩子们跟李梓南很亲,拉着李梓南一起玩。

李梓南和苏茜临走时,一个叫安小朵的五岁女孩送给李梓南一幅画,画的是爸爸妈妈手牵着女儿,迎着太阳,在一片葵花田里散步。李梓南知道小朵是多么渴望有个家,能喊一声爸爸妈妈。

李梓南和苏茜走的时候,院长和孩子们到大门口送他俩。李梓南看见安小朵蹲在一个角落里,面向角落,双肩微颤,似乎在哭泣。

李梓南鼻子一酸,匆匆返回去,蹲在小朵身边,扶着她的双肩:“小朵,跟叔叔和小苏姐回老家过年好不好?”

小朵站起来,转过身,抱住李梓南,眼泪哗啦哗啦往下淌。

院长的眼睛湿润了。苏茜抱着院长,流下眼泪。苏茜其实也有这个想法,但她怕李梓南不乐意,所以没跟李梓南说。她没想到李梓南竟然跟她心有灵犀,这是善良人特有的爱心细心悲悯心。善良是世上最高贵的品质,她觉得她没有爱错人。

小朵牵着李梓南和苏茜的手,离开孤儿院,像极了她送给李梓南那幅画里的情景。

下午,李梓南带着苏茜和小朵坐着长途大巴回老家。在高速服务区休息的时候,李梓南背着苏茜和小朵给家里打电话,告诉家里人苏茜和小朵的身世,嘱咐家里人见面后不要问人家的家庭情况。倒是苏茜早就问清了李梓南的家庭情况,他家里有父母哥嫂,还有一个小侄女,名叫李苗苗,跟小朵一样大。苏茜给李梓南的家人都买了礼物,装满了一个大袋子。小朵的礼物来不及买了,她打算到家后把苗苗的礼物分给小朵一半,衣服玩具都有,卓卓有余。李梓南调侃苏茜,还没过门就这么贤惠了。

大巴车出了服务区没走多远就堵车了,此时才走了一半路程。高速路上车辆堵得密密麻麻,像蚂蚁一样挪动着,把乘客晃得哈欠连连,有的乘客靠在座位上睡着了,有的乘客还打起了呼噜。苏茜和小朵并排而坐,小朵靠窗,她们很兴奋,没有一点睡意,交头接耳低声闲聊,时不时捂嘴偷笑。李梓南坐在另一排座位,闭目养神,时不时侧过脸看一看这两个笑嘻嘻的女孩,脸上浮起甜甜的微笑,心里暖洋洋的。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高速路才畅通起来。车子开平稳了,乘客们反而睡不着了,大概是离家越近就越归心似箭了吧。

天全黑了,李梓南他们才回到镇上。李梓南的家距离镇上有七八公里,他哥早就开着手扶拖拉机到镇上等着了。李梓南三人走出车站大门,李梓南就看见他哥冲他们挥手,跑过来接行李。

拖拉机的拖斗里铺着厚厚的秋季稻草,李梓南他们坐在稻草上感觉软乎乎暖烘烘的。道路是没有路灯的土路,弯弯曲曲,坑坑洼洼。拖拉机像喝醉酒的粗汉咆哮着,奔跑着,射出的一道远光在路面上摇晃跳跃。李哥听不清李梓南他们在后面聊什么,只听见阵阵笑声。

苏茜说这是她第一次坐拖拉机,感觉很新奇,像梦境一半。小朵也很兴奋,她搂着李梓南不停地欢呼。

李梓南隐约看见村口的路边站着几个人。随着拖拉机离村口越来越近,李梓南渐渐看清那是他的父母和侄女苗苗打着手电筒站在村口等他们。

拖拉机停了下来,李梓南跳下拖拉机,从拖斗上抱下小朵,再抱下苏茜。苗苗迎了上来,拉着小朵的手,转圈圈,两人像是认识很久的朋友。李哥开着拖拉机把行李物品拉回家,李梓南他们走回去。

村庄里灯光寥落,衬托出城市里没有的恬静。李梓南一家人洒下一路笑声,和村里传来悠扬的犬吠牛哞相呼应。

李梓南家有个大院子,院子里亮着一盏高挂的明灯。老屋和新房相连互通,像祖孙俩依偎在一起。老屋是青砖瓦房,新房是两层楼房,新房在老屋的衬托下颇显巍峨。

李梓南的嫂子早在家准备好晚饭了,桌上摆满丰盛的菜肴,桌子中央的火锅热气升腾,真叫人嘴馋。大家都饿了,赶紧围着圆圆的饭桌坐下,举杯欢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俨然跟过年一样。

苏茜自从养父养母去世后,她就没再感受过家的温暖,此时她很感动。

李梓南一家人刚吃完晚饭,邻居们相继来到李梓南家里看热闹。一个大婶指着苏茜,问苗苗:“这个漂亮的小姐姐是谁?”

“是我小婶子。”苗苗脱口而出。

大家哈哈大笑。

苏茜的脸顿时红了,白里透红,像一朵花儿。

“这个小姑娘是谁?”大婶指着小朵,又问苗苗。

“是我妹妹,我二叔的女儿。”苗苗又脱口而出。

大家又哈哈大笑。

小朵心想,她要真是苗苗二叔的女儿那该多好啊。李梓南似乎知道小朵在想什么,把小朵抱在怀里。苗苗也往李梓南怀里钻。大婶开玩笑说,这两个小姑娘真像一对双胞胎姐妹。

邻居们坐着拉家常,品尝着李梓南带回来的年货,连连称赞,说没吃过这些东西。他们看时间不早了,没坐多久便散去。

苏茜从大包里把礼物一件件往外拿,大家都看傻眼了,感觉那大包像《西游记》里的后天人种袋一样能装。给李父李母各一盒保健品,各一件外套,一台按摩仪,一台血压测量仪。给李嫂一套化妆品和一盒燕窝补品,给李哥一个电动剃须刀,给苗苗两套衣服,两盒巧克力,两个公仔,两套漫画书,一个书包和一个文具盒,两个蝴蝶发夹。她把苗苗的这些礼物一半给小朵,正好够分。

大家拿到礼物都很高兴,只有李嫂既高兴又不安,因为她嫁进李家六年了,还没给公婆买过礼物。她没想到苏茜这个还没过门的小姑娘竟然买了这么多礼物,可真大方又细心,每件礼物都很实用,送到人的心坎上。

最高兴的是苗苗和小朵。

“小婶子真好!我妈妈都没给我买过这么多礼物。” 苗苗说。

李嫂脸都绿了,瞪了苗苗一眼。

大家只顾着笑。

苗苗做了个鬼脸,抱着礼物,带着小朵回房间去,叫小朵晚上跟她睡。

晚上睡前,苏茜在苗苗的房间陪她俩玩,笑声叫声一阵阵从房内传出,光听声音真像三个小女孩在一起玩。李母在李梓南房间里给他铺床,李梓南走进房间叫母亲早点去睡,他自己铺。说话间,母亲几下子就给铺好了,然后从柜子里抱出一床新被,要出门去。

“妈,你这一床被子要给谁铺?”李梓南问。

“给小苏啊。”

李梓南笑眯眯地凑到母亲耳边:“她和我睡。”

母亲一愣,拍拍脑门呵呵大笑,但又不敢太大声:“你看我这老思想,落后了不是。妈这就给你换上这一床新被子。”

母亲收起刚铺好的被子,换上新被,笑得合不上嘴。李梓南见母亲乐成这样,忍不住笑了。

夜深了,村庄里静悄悄的,偶尔传来几声犬吠。苏茜枕着李梓南的胳膊睡,鼻息呼在李梓南身上,感觉暖暖的。

“茜儿,茜儿”李梓南轻轻地叫了两声。

苏茜没回应,估计是睡着了。李梓南抬起苏茜的脑袋,刚放到枕头上她就醒了,像个粘人的婴儿一离开妈妈的怀抱就醒。

“你醒了?”

“嘻嘻,我还没睡着呢。”

“怎么那么久还没睡着?”

   “我有点认床,一换地方就很难睡着。”苏茜抱着李梓南的胳膊,“你怎么也没睡着?”

“其实我早就睡着了,你把我胳膊压麻了。”

“嘻嘻,我给你揉揉,你给我讲讲你小时候的故事好不好?”

“好,我给你讲讲故事。”

“嘻嘻,讲吧。”苏茜又枕在李梓南胳膊上,把他抱得紧紧的。

这个深夜里,李嫂也睡不着。

“哎,哎哎!”李嫂用手背拍拍李哥的肩旁。

“哎呀,你干吗?我都睡着了。”李哥嘟囔着。

“你说小苏买那么多礼物,那得花多少钱啊?这不会是老二买的吧?”

“又没花你钱,你管那么多做什么?谁买不都是他俩的钱吗?”

“咱俩还没登记结婚的时候,都不敢睡一块。现在这世道怎么变了?”

“你家离我家就几里地,都是一家人住一起,那时谁敢到谁家去睡?”

“嘿嘿,那也是,也不知道现在村里的年轻小伙小姑娘是怎样谈恋爱的,不会偷偷跑到镇上或县城去开房吧?”

李哥没回应,好像又睡着了。

“哎哎哎,”李嫂又拍了拍李哥的肩旁,“你猜老二和小苏小两口现在在干吗呢?”

“你管得可真宽,都管到人家被窝里去了。你不去当计生站长真可惜了!”李哥侧过身子,拉了拉被子,背对着李嫂。

李嫂一把拉回被子,也侧过身,与李哥背对背。就过了一小会儿,李哥响起了鼾声,抑扬顿挫,很有节凑感。李嫂早已习惯了这个鼾声节凑,对她似乎还有催眠作用,她很快也睡着了。

李梓南的故事还没讲完,才讲到他小时候一边放牛一边光着屁股在河里游泳的事。苏茜正听得入迷,突然听到有人在院子喊:“抓贼啊,抓贼啊,大楞、二毛,鸡被偷了,快出来抓贼!抓贼啊……”

“别怕,是我爸喊抓贼。”李梓南起床穿裤子,“你到苗苗房间去陪她们,我出去看看。”

“要小心啊。别去追,吓跑小偷就行了。”

“嗯。”李梓南拿着手电筒出门去。

李梓南跑到院子,见父亲依然再喊抓贼。

“老二,咱家的五只阉鸡被偷了,一只都不剩!”父亲急得直跺脚。

李哥也跑到院子里。

“爸,你在家守着,我和哥去把鸡追回来。”

李梓南和他哥跑出院门,分头去追。

村庄里各家门前纷纷亮起路灯,各家的男人拿着木棍和手电筒跑出家门。村庄里一片骚乱,敲盆声、喊抓声、脚步声、犬吠声连成一片。

苗苗和小朵靠着苏茜,苗苗拍着苏茜的背:“小婶子别怕,小偷胆子很小,一被发现就跑,不敢伤害人的。”

“别怕小苏姐姐!”小朵也拍着苏茜的后背。

苏茜是来保护这两个小女孩的,没想到这两个小家伙竟然保护起她来了。她噗嗤一笑:“我不怕,我是来保护你们的!”

“我们也保护你!”

苗苗和小朵搂着苏茜玩耍起来。

李嫂来到苗苗房间门前,见她们仨在玩耍,便离开了。

李梓南看见一条通往村尾的小路上有灰尘和鸡毛在飞,在手电筒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清晰。他顺着这条小路追了几百米,果然看见前面有个人双手拎着几只鸡在跑。

“站住!把鸡放下!”

李梓南加快脚步追上去。偷鸡贼也加快脚步逃跑,不肯将到手的鸡放下。

“把鸡放下,我放你走!”李梓南边追边喊。

偷鸡贼还是不肯把鸡放下,拼命逃跑。但是他跑不过李梓南,李梓南离他越来越近。李梓南通过他的轮廓和背影看出这个偷鸡贼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李梓南知道穷寇莫追的道理,但若不把鸡追回来,父亲就没心情过年。

李梓南撵上偷鸡贼,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偷鸡贼扔下手中的鸡,和李梓南扭打起来,李梓南的手电筒掉在地上。李梓南不想下狠手,不料被偷鸡贼撂倒在地。李梓南夹着偷鸡贼的脖子,偷鸡贼也夹着他的脖子,两人像压路机似的在路上滚打。偷鸡贼抓起路边的土块,砸在李梓南脑门上,土块应声而碎。李梓南感到一股暖流从脑门上往下淌,他知道自己脑门流血了,猛挥一拳打在偷鸡贼的脸上。偷鸡贼立马松手,不敢再反抗,连连求饶。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言情青春都市爱情浪漫虐恋孽缘复仇职场豪门斗争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18
  • 152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